孫翊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孫翊
丹楊太守
前任:吳景
繼任:孫瑜
偏將軍 丹楊太守
國家 中國
時代 東吳
主君 孫堅孫策孫權
叔弼
官職 丹楊太守
籍貫 吳郡富春
出生 184年
逝世 204年
丹楊郡


孫翊(184年-204年),一名孫儼叔弼吳郡富春(今浙江杭州富陽)人。東漢末年人物,東吳宗室,孫堅之三子,孫策孫權之弟。

生平[編輯]

遷居江都[編輯]

初平三年(192年),孫策在孫堅下葬後舉家移居江都,並在那裏遇到張紘,孫策決定向袁術請得父親舊部,佔領吳會以報父仇,並留孫翊在內的家屬給張紘照顧[1]

亦屬人選[編輯]

孫翊性格驍悍果烈,有其兄策之遺風。吳郡太守朱治舉薦為孝廉,又獲司空府辟命建安五年(200年),孫策臨死時,張昭等大臣希望孫策將兵權交給個性與孫策相似的三弟孫翊,但是孫策卻屬意二弟孫權,將印綬兵符交給了孫權[2]

鎮守丹楊[編輯]

建安八年(203年),舅父吳景因已故驟逝,孫翊以偏將軍丹楊太守,時年二十。當初孫權殺吳郡太守盛憲,盛憲以前的同僚孝廉媯覽戴員逃亡匿藏於山中。孫翊到了丹楊上任後,以禮羅致媯覽為大都督督兵,戴員為郡丞。媯覽、戴員親近邊鴻,數次被孫翊責難,於是密謀叛變。因孫權出征江夏太守黃祖,他們就找到機會實行奸計。

建安九年(204年),丹楊郡諸縣令長一齊會見孫翊,孫翊命妻子徐氏為他作宴卜卦,徐氏說卦相不佳有凶卦,勸孫翊不要作宴了。而孫翊認為長吏來了很久,應該儘快讓他們離開,於是開始送客。平時孫翊出入時都會持刀,當時因有醉意,所以空手送客,邊鴻於是從後斬殺孫翊,當時郡中所有人都很忙碌,無人去救孫翊。邊鴻殺害孫翊後逃入山中,終被追捕的徐氏擒獲。媯覽和戴員將殺孫翊的罪責都推給邊鴻,並且殺掉他,但丹陽的軍士與孫權的軍士都認定罪魁禍首是媯覽和戴員。廬江太守孫河得知孫翊被殺後趕到宛陵,責罵媯覽和戴員辦事不力令孫翊被殺。媯覽和戴員害怕事後被孫權處罰,於是殺孫河,派人北上迎接揚州刺史劉馥,要劉馥領兵到歷陽,他們就在丹楊接應。

當時媯覽接收了孫翊的姬妾們,連帶貌美的翊妻徐氏也想得到,徐氏假意答應,而以在晦日為亡夫置祭盡哀為由取得時間暗中聯結孫翊親信孫高傅嬰對付媯覽,孫、傅二人於是招集了孫翊的二十多個隨從一起行事。徐氏及後沐浴更衣,於房中設帳,笑面迎人,並派人請媯覽到其房中,實質卻將孫、傅等人在屋中埋伏。媯覽暗中派人去看她,見徐氏的表現後也沒有再懷疑,於是前去。徐氏見媯覽就出門拜迎,但一拜後就立即呼叫孫、傅二人出來,隨即將媯覽殺害,而隨從們也在外面將戴員殺了,徐氏遂以二人首級祭孫翊之墳,隨後媯覽及戴員的家族亦遭孫權誅殺。[3]

家庭[編輯]

祖父[編輯]

父母[編輯]

  • 孫堅,父親,東漢破虜將軍,在與黃祖的作戰中因中流矢而陣亡,拜烏程侯,孫權稱帝後追諡其父親為武烈皇帝。
  • 吳夫人,母親,孫堅元配妻子,孫權稱帝後追諡其母親為武烈皇后。

伯叔父[編輯]

  • 孫羌,孫堅之兄,伯父。
  • 孫靜,孫堅之弟,叔父。

兄弟[編輯]

  • 孫策,長兄,東漢討逆將軍,吳國奠基者,拜吳侯,孫權稱帝後追諡其長兄為長沙桓王。
  • 孫權,次兄,吳大帝,東吳開國君主。
  • 孫匡,四弟,長兄孫策讓其烏程侯爵位給幼弟孫匡繼承,早死。
  • 孫朗,庶弟,後遭孫權幽禁又逐出孫氏宗室。最後鬱鬱而終。

妹妹[編輯]

妻子[編輯]

  • 徐氏,擅長占卜,又設計殺死媯覽和戴員為孫翊報仇。

兒子[編輯]


評價[編輯]

陳壽:翊驍悍果烈,有兄策風。

參考資料[編輯]

  • 《三國志·吳書·宗室傳》
  1. ^ 《三國志·孫策傳》裴松之註引《吳歷》:「初策在江都時,張紘有母喪。策數詣紘,咨以世務,曰:『方今漢祚中微,天下擾攘,英雄俊傑各擁眾營私,未有能扶危濟亂者也。先君與袁氏共破董卓,功業未遂,卒為黃祖所害。策雖暗稚,竊有微志,欲從袁揚州求先君餘兵,就舅氏於丹楊,收合流散,東據吳會,報讎雪恥,為朝廷外籓。君以為何如?』紘答曰:『既素空劣,方居衰絰之中,無以奉贊盛略。』策曰:「『君高名播越,遠近懷歸。今日事計,決之於君,何得不紆慮啟告,副其高山之望?若微志得展,血讎得報,此乃君之勳力,策心所望也。』因涕泣橫流,顏色不變。紘見策忠壯內發,辭令慷慨,感其志言,乃答曰:『昔周道陵遲,齊、晉並興;王室已寧,諸侯貢職。今君紹先侯之軌,有驍武之名,若投丹楊,收兵吳會,則荊、揚可一,讎敵可報。據長江,奮威德,誅除群穢,匡輔漢室,功業侔於桓、文,豈徒外籓而已哉?方今世亂多難,若功成事立,當與同好俱南濟也。』策曰:『一與君同符合契,有永固之分,今便行矣,以老母弱弟委付於君,策無復回顧之憂。』
  2. ^ 《三國志·孫翊傳》註引《典略》:「翊名儼,性似策。策臨卒,張昭等謂策當以兵屬儼,而策呼權,佩以印綬。」
  3. ^ 《三國志·孫韶傳》註引《吳歷》:「媯覽、戴員親近邊洪等,數為翊所困,常欲叛逆,因吳主出征,遂其姦計。時諸縣令長並會見翊,翊以妻徐氏頗曉卜,翊入語徐:『吾明日欲為長吏作主人,卿試卜之。』徐言:『卦不能佳,可須異日。』翊以長吏來久,宜速遣,乃大請賓客。翊出入常持刀,爾時有酒色,空手送客,洪從後斫翊,郡中擾亂,無救翊者,遂為洪所殺,迸走入山。徐氏購募追捕,中宿乃得,覽、員歸罪殺洪。諸將皆知覽、員所為,而力不能討。覽入居軍府中,悉取翊嬪妾及左右侍御,欲復取徐。恐逆之見害,乃紿之曰:『乞須晦日設祭除服。』時月垂竟,覽聽須祭畢。徐潛使所親信語翊親近舊將孫高、傅嬰等,說:『覽已虜略婢妾,今又欲見偪,所以外許之者,欲安其意以免禍耳。欲立微計,願二君哀救。』高、嬰涕泣答言:『受府君恩遇,所以不即死難者,以死無益,欲思惟事計,事計未立,未敢啟夫人耳。今日之事,實夙夜所懷也。』乃密呼翊時侍養者二十餘人,以徐意語之,共盟誓,合謀。到晦日,設祭,徐氏哭泣盡哀畢,乃除服,薰香沐浴,更於他室,安施幃帳,言笑歡悅,示無戚容。大小悽愴,怪其如此。覽密覘視,無復疑意。徐呼高、嬰與諸婢羅住戶內,使人報覽,說已除凶即吉,惟府君敕命。覽盛意入,徐出戶拜。覽適得一拜,徐便大呼:『二君可起!』高、嬰俱出,共得殺覽,餘人即就外殺員。夫人乃還縗絰,奉覽、員首以祭翊墓。舉軍震駭,以為神異。吳主續至,悉族誅覽、員餘黨,擢高、嬰為牙門,其餘皆加賜金帛,殊其門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