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志平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姓名 尹志平
大和
清和子
出生 大定九年(1169)正月二十日
山東萊州
逝世 元憲宗元年(1251)二月初六日
燕京西郊清和宮
國籍 金朝
蒙古
種族 漢族
宗派 全真教
頭銜 全真教掌教(1227-1238)
修煉地 濰州玉清觀
燕京五華觀
師承 劉處玄
丘處機
徒弟與學生 段志堅
代表作 《葆光集》
《清和真人北遊語錄》
道教
Yin and Yang.svg
入門

尹志平(1169年-1251年),字大和,道號清和子,山東萊州人,全真教第六任掌教,丘處機弟子,曾隨師父到撒馬爾罕會見成吉思汗,掌教10年,退位歸隱,諡號清和妙道廣化真人[1]

生平[編輯]

入道[編輯]

尹志平祖先在北宋時是官宦之家,父、祖樂善好施[2],1182年13歲時,遇到全真教第二任掌教馬丹陽,出家入道,成為全真教道士,1187年,為父親所逼而還俗,被鎖於家中[3],尹志平再三逃走,家人方准許他入道。尹志平到洛陽拜訪王重陽弟子劉處玄[4],拜劉處玄為師[5],其父母又追來阻止,把他鎖住,尹志平再次逃去,到山東昌邑縣結庵修道,大有感悟,移居福山縣草庵,在當地照顧貧病弱小,到濰州雲遊時,金朝官員完顏龍虎讓尹志平居於玉清觀。1191年,尹志平到棲霞觀拜丘處機為師,受丘處機器重。此後尹志平再向王重陽弟子郝大通請教《易經》,自王處一傳受籙法,聲譽日漸提高,前來就學的人愈來愈多。1216年,蒙古入侵,尹志平到海島避禍,戰亂後回到濰州玉清觀[6]

1219年,成吉思汗劉仲祿為使者,請丘處機前去覲見,傳授長生之術[7],劉仲祿先到濰州會見尹志平,尹志平認為可趁此機會,以全真教義勸化蒙古人,遂陪同劉仲祿到萊州拜見丘處機,遊說師父應邀。丘處機挑選弟子18人隨行,於1220年出發[8],1221年到達撒馬爾罕,1222年南下到達成吉思汗汗庭,並與可汗同回撒馬爾罕[9]。1223年,丘處機率弟子東還,到雲中時,聽聞山東戰亂,派遣尹志平南下招撫勸降[10]。尹志平拯救百姓,皈依入於全真道者,可以免差役和賦稅[11]。次年丘處機居於燕京長春宮,前來禮敬的信眾甚多,尹志平不敢受此供奉,先後到河北縉雲秋陽觀、德興龍陽觀隱居[12]。1227年,丘處機仙遊時,遺令宋道安繼位,尹志平為第一副手。宋道安因年紀已老,請尹志平代替自己出任掌教[13]

掌教[編輯]

尹志平嗣教後,把燕京長春宮東部改建為白雲觀,在觀內修建處順堂,供奉丘處機仙骨,並請人在堂內畫上丘處機西遊的壁畫。1230年,有人誣告處順堂壁畫不敬,竟在靈堂繪畫會見蒙古大汗一事,蒙古人乘機打擊全真教,尹志平即日下獄,後來為師弟李志常代替入獄[14]。1231年,尹志平到河北灤平主持齋醮,為國祈福。1232年,窩闊台可汗到順天(今河北保定),尹志平前往迎見[15]。1233年,尹志平到燕京舉行黃籙齋醮,提出讓位予李志常,眾人反對,他又到燕京華陽觀講道,到東北義州舉行下元,在通仙觀過冬。次年遊閭山太玄觀,然後回到燕京[16]。1235年,尹志平奉詔在和林修築道院[17]

金末蒙古入侵關中,陝西鄠縣全真教祖庭靈虛觀被毀,道士遇害,京兆總管田雄信奉全真教,去信請尹志平前來。1236年,尹志平來到祖庭,籌劃重建道觀[18],田雄並把關中許多道觀託付尹志平[19]。尹志平到終南山已殘破的宗聖觀,委託李志柔加以重修[20],回程時,與李志常雲中接受聖旨,剃度道士千人,次年回到燕京。尹志平素常有退隱之志,教門事務多交予李志常負責,與蒙古朝廷的往來,往往也透過李志常進行[21]。1238年正月,尹志平傳位予李志常,共計掌教10年[22]

退隱[編輯]

1239年,尹志平修建燕京附近的五華山燒丹院,次年移居大房山真陽觀[23]。1241年初,尹志平應邀再到祖庭重陽宮(前靈虛觀),主持重葬王重陽的儀式,參與者達數千人[24]。1242年,尹志平到沁州神霄宮,翌年移居太原天寶觀,再回五華山建五華宮。1249年,元廷下旨賜號「清和演道玄德真人」,改五華觀為五華宮。1251年,在大房山清和宮(前真陽觀)歸真,年82[25]

思想[編輯]

全真教著重「功行」,即勤奮刻苦的修煉,與行善之舉[26]。尹志平認為,人的悟道成道,與所積的福德厚薄有關。道士積累「功行」,可以影響來世,來生與師父或聖賢再聚,一起修行,直至達致真道[27]。人要立志,節制情慾;佛道二家的心性修為,並無分別,信眾不必刻意追求通靈顯聖之事,只要功行積累深厚,心靈自得[28]

道行[編輯]

尹志平《葆光集》書影,《正統道藏》本

尹志平天資甚高,孩童時,不經意地已有出神忘我的入定經驗,「冥然漠然,不覺心形俱喪」[29]。入道後,習慣每晚在北斗下祈拜,並打坐瞑想;拜劉處玄為師後,夜間在樹下靜坐存思時,在異象中見劉處玄前來,揮刀斷其頭,意思是換去尹志平的頭面;10日後又見劉處玄來,剖出其心,意思是去除其俗心;再10日後,劉處玄來剖開其腹,取去一切內臟。自此尹志平認識到自己已超越塵俗,由俗人變成道人[30]。後來尹志平仍有不少神祕體驗,如曾在打坐中,感到體內之氣向上沖湧,頭頂應聲裂開,「甘液」從上而降[31]

貢獻[編輯]

尹志平掌教時,修復許多戰後荒廢的的宮觀,並把許多舊有宮觀吸納入全真教,任命全真教高道為住持,並開始為全真教制定「全真清規」,掌教時師弟宋德方開始編纂道藏玄都寶藏[32]。尹志平嗣教後,信徒眾多,供奉甚豐[33],廣受愛戴,出遊時百姓沿途膜拜,可謂道門精神領袖,因此重葬王重陽時,尹志平雖已退位,亦由他主持大典[34]丘處機晚年時,全真教已是北方最大教派[35]。尹志平掌教時,全真教趨於極盛,元代賈戫稱「教風之盛,自三代而下,未有若此時也」[36];弋彀說尹志平「徒侶遍天下,聞望重朝野。……自古教法之盛,功德之隆,惟清和師為最。」[37]尹志平詩文書信編為《葆光集》3卷,在燕京及出遊東北時的講道,記錄為《清和真人北遊語錄》4卷[38]

小說改編[編輯]

金庸武俠小說神鵰俠侶》原版中,全真教道士尹志平乘女主角小龍女無法動彈,加以迷姦,事後他對全真教和丘處機有愧,心裡卻對迷姦小龍女沾沾自喜;後來尹志平為護救小龍女,胸口撞上小龍女劍尖而逝去[39]。受《神鵰俠侶》影響,人們普遍認為尹志平人品不好,或認為他是個痴情男,很少人了解到尹志平是個「道行高深的道士」[40]。2003年,金庸到華山出席學術會議,陝西道教協會的道士加以攔阻,抗議《神鵰俠侶》侮辱全真教[41]。在小說修訂三版中,金庸為免有辱先賢,把尹志平改寫成虛構人物「甄志丙」,性格亦不再那麼污濁[42],全真教亦寫得更光明磊落胸襟廣闊[43]

註釋[編輯]

  1. ^ 鄭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實踐〉,頁121。
  2. ^ 鄭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實踐〉,頁114。
  3. ^ Stephen:〈尋找証驗〉,頁133。
  4. ^ 鄭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實踐〉,頁114-115。
  5. ^ Stephen:〈尋找証驗〉,頁133。
  6. ^ 鄭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實踐〉,頁115。
  7. ^ 姚道中:〈丘處機與成吉思汗〉,頁163。
  8. ^ 姚道中:〈丘處機與成吉思汗〉,頁165。
  9. ^ 姚道中:〈丘處機與成吉思汗〉,頁168-169。
  10. ^ 鄭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實踐〉,頁116。
  11. ^ 鄭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實踐〉,頁124。
  12. ^ 鄭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實踐〉,頁116。
  13. ^ 景安寧:《道教全真派宮觀、造像與祖師》,頁84。
  14. ^ 景安寧:《道教全真派宮觀、造像與祖師》,頁187。
  15. ^ 鄭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實踐〉,頁117。
  16. ^ 鄭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實踐〉,頁118。
  17. ^ 鄭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實踐〉,頁126。
  18. ^ 景安寧:《道教全真派宮觀、造像與祖師》,頁180。
  19. ^ 鄭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實踐〉,頁119。
  20. ^ 景安寧:《道教全真派宮觀、造像與祖師》,頁199。
  21. ^ 鄭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實踐〉,頁126。
  22. ^ 鄭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實踐〉,頁119。
  23. ^ 鄭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實踐〉,頁119。
  24. ^ 景安寧:《道教全真派宮觀、造像與祖師》,頁181。
  25. ^ 鄭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實踐〉,頁120。
  26. ^ Stephen:〈尋找証驗〉,頁152。
  27. ^ 鄭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實踐〉,頁123-124。
  28. ^ 鄭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實踐〉,頁128-129。
  29. ^ Stephen:〈尋找証驗〉,頁131。
  30. ^ Stephen:〈尋找証驗〉,頁133-134。
  31. ^ Stephen:〈尋找証驗〉,頁151。
  32. ^ 鄭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實踐〉,頁131-132。
  33. ^ 鄭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實踐〉,頁117。
  34. ^ 鄭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實踐〉,頁127。
  35. ^ 景安寧:《道教全真派宮觀、造像與祖師》,頁112。
  36. ^ 鄭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實踐〉,頁130。
  37. ^ 鄭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實踐〉,頁134。
  38. ^ 鄭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實踐〉,頁128。
  39. ^ 王怡仁:《金庸妙手改神鵰》,頁191、193、202。
  40. ^ 輕薄小龍女?尹志平沒幹這事兒〉,《河南商報》,2014年6月19日,A12版。
  41. ^ 輕薄小龍女?尹志平沒幹這事兒〉,《河南商報》,2014年6月19日,A12版。
  42. ^ 王怡仁:《金庸妙手改神鵰》,頁191、193-194。
  43. ^ 王怡仁:《金庸妙手改神鵰》,頁202-206。

參考書目[編輯]

  • 鄭素春:〈全真道士尹志平(1169-1251)的宗教實踐〉,《輔仁宗教研究》,22(2011),頁109-138。
  • 景安寧:《道教全真派宮觀、造像與祖師》(北京:中華書局,2012)。
  • Eskildsen Stephen(蘇德樸)著,宋學立譯:〈尋找証驗:全真教早期的內境和其他入定現象〉,載張廣保編:《多重視野下的西方全真教研究》(濟南:齊魯書社,2013),頁129-156。
  • 姚道中著,宋學立譯:〈丘處機與成吉思汗〉,載張廣保編:《多重視野下的西方全真教研究》(濟南:齊魯書社,2013),頁157-177。
  • 王怡仁:《金庸妙手改神鵰》(香港:心一堂有限公司,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