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麗·居禮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居禮夫人)
前往: 導覽搜尋
瑪麗亞·斯克沃多夫斯卡-居禮
Maria Skłodowska-Curie
Mariecurie2.jpg
出生 1867年11月7日(1867-11-07)
 俄羅斯帝國維斯瓦地區華沙省華沙(位於今 波蘭華沙
逝世 1934年7月4日(66歲)
Flag of France.svg 法國上薩瓦省
國籍  波蘭
 法國
研究領域 物理學化學
任職於 巴黎大學
母校 巴黎大學
巴黎市工業物理與化學高等學校
博士導師 Nobel prize medal.svg亨利·貝克勒
博士學生 安德烈-路易·德比耶納
瑪格麗特·佩雷
著名成就 放射性
元素
元素
獲獎 Nobel prize medal.svg 諾貝爾物理學獎(1903年)
戴維獎章(1903年)
馬陶西勳章英語Matteucci Medal(1904年)
Nobel prize medal.svg 諾貝爾化學獎(1911年)
簽名

瑪麗亞·斯克沃多夫斯卡-居禮波蘭語Marie Skłodowska-Curie[1],1867年11月7日-1934年7月4日),通常稱為瑪麗·居禮法語Marie Curie)或居禮夫人Madame Curie),波蘭裔法國籍女物理學家化學家。她是放射性現象的研究先驅,是獲得兩次諾貝爾獎的第一人及唯一的女性,到目前為止(2014年3月),她與鮑林是僅有的兩位獲得二種不同科學類諾貝爾獎的人。瑪麗·居禮是巴黎大學第一位女教授。1995年,她與丈夫皮埃爾·居禮一起移葬先賢祠

瑪麗·居禮原名瑪麗亞·斯克洛多夫斯卡,生於當時沙俄統治下的華沙,即現在波蘭的首都。她在華沙生活至24歲,1891年追隨姐姐布洛尼斯拉娃至巴黎讀書。她在巴黎取得學位並從事科學研究。她是巴黎和華沙「居禮研究所」的創始人。1903年她和丈夫皮埃爾·居禮亨利·貝克勒共同獲得了諾貝爾物理學獎,1911年又因放射化學方面的成就獲得諾貝爾化學獎。她的長女伊雷娜·約里奧-居禮和長女婿弗雷德里克·約里奧-居禮於1935年共同獲得諾貝爾化學獎。

瑪麗·居禮的成就包括開創了放射性理論,放射性的英文Radioactivity是由她命名的[2],她發明了分離放射性同位素的技術,以及發現兩種新元素(Po)和(Ra)。在她的指導下,人們第一次將放射性同位素用於治療癌症。

雖然瑪麗·居禮是法國公民,人身在異國,但也從未忘記她的波蘭出身。她教女兒波蘭文,也帶她們去過波蘭.[3][3]。她以祖國波蘭的名字命名她所發現的第一種元素釙,並在1932年在她的家鄉華沙建立了由她的姐姐、醫生布洛尼斯拉娃主持的鐳研究所(即現在的瑪麗亞·斯克洛多夫斯卡-居禮腫瘤學研究所,華沙居禮研究所)。

瑪麗·居禮因暴露在過量放射線而導致的再生障礙性貧血,在1934年病逝於法國上薩瓦省療養院,暴露在過量放射線的原因可能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使用流動式X光機所造成[4]

生平簡介[編輯]

早年生活[編輯]

瑪麗亞在華沙新城區的故居,現被改建為博物館

瑪麗亞·羅多夫斯卡1867年11月7日生於俄羅斯波蘭領地華沙,是博古什卡·布朗斯拉娃和瓦迪斯瓦夫·斯克洛斯基第五個和年紀最小的孩子[5],姐姐是索菲亞(1862年生)、約瑟夫(1863年)、布朗斯拉娃(1865年)和海倫娜(1866年)[6]

瓦迪斯瓦夫·斯克洛斯基與女兒們的合影,左起:瑪麗亞、布朗斯拉娃、索菲亞,1890年

父母參與旨在使波蘭獨立的民族起義(最近期的是1863年-1865年的一月起義[7]),受累於愛國情懷而失去財富,因而被艱難謀生的孩子們責備[7]

瑪利亞的祖父約瑟夫·斯克洛斯基是盧布林一位受人尊敬的教師[8]。,年少時是波蘭文壇巨匠博萊斯瓦夫·普魯斯的弟子[9]。父親瓦迪斯瓦夫·斯克洛斯基是瑪麗亞最喜歡的兩門科目——數學和物理的老師,也是華沙兩間文理中學的董事[6]。俄羅斯當局取消波蘭學校的實驗教學後,他就把大量實驗設備帶回家教孩子們用[6]

父親最終被親波蘭的俄國監事解僱,被迫接受低薪職位。家裡投資失誤賠了很多錢,最後只得將房子租給男孩以幫補家用[6]。母親布朗斯拉娃經營華沙一所著名的女子寄宿學校,瑪麗亞出生後辭去學校職務[6]。1878年5月,她死於肺結核,當時瑪麗亞十歲[6]。不到三年,瑪利亞最年長的姐姐索菲亞,被一位患有傷寒住客傳染後死亡[6]。瑪麗亞父親是位無神論者,母親是虔誠的天主教徒[10]。母親和妹妹的死去,使瑪麗亞不再信奉天主教,轉為不可知論者[11]

10歲時,瑪麗亞就讀於J.西科爾斯卡寄宿學校,隨後轉到一所1883年6月12日她帶著一枚金牌畢業的文理學校[5]。患上抑鬱症的第二年[6],他跟父親的親戚們呆在鄉下,第三年跟著父親去華沙接受輔導[5]。由於性別關係無法被正規高等院校錄取,她和姐姐布朗斯拉娃參與飛行大學,招收女學生的波蘭秘密高等教育愛國組織[5][6]

瑪麗亞1890年-1891年在華沙做科研的實驗室

瑪麗亞與姐姐布朗斯拉娃簽下協議,自己要向到巴黎學醫的姐姐提供經濟援助,以便在兩年後換取類似援助[5][12]。為此,瑪麗亞去當家庭教師,先是波蘭,然後是父親在Szczuki的地主親戚奧勞斯基的家人[5][12]。為後者工作時,瑪麗亞愛上了他們的兒子、日後的傑出數學家卡齊米日·奧勞斯基。父母不讓他跟身無分文的親戚結婚,卡齊米日無法反對[12]。瑪麗亞與卡齊米日的關係所帶來的損失,是雙方的悲劇。很很快就取得博士學生,開始走上數學家道路,擔任亞捷隆大學教授兼校長[7]。但作為華沙理工大學的剩男和數學教授,他會坐在1932年創設的鐳研究所前,於1935年豎立的瑪麗亞雕像前沉思[7][13]

1890年初,布朗斯拉娃幾個月剛跟波蘭物理學家、社會和政治活動家卡西米爾·德魯斯基結婚,就邀請瑪麗亞在巴黎跟他們組建家庭[5]。由於付不起大學學費,需用一年半甚至更長的時間籌集必備資金,瑪麗亞拒絕了她[5]。瑪麗亞得益於再次獲得利潤豐厚父親[12]。那段時間裡,瑪麗亞繼續接受教育、閱讀書籍、互換信件和自學[12]。1889年年初,她回到父親華沙的家中,在那裡擔任家庭教師,停留至1891年。之後,她就讀于飛行大學,開始靠近華沙舊城區的克拉科夫郊區街66號的工農業博物館化學實驗室,展開使用科學訓練(1890-1891)[5][6][12] 。該實驗室由曾在聖彼得堡擔任俄國化學家德米特里·伊萬諾維奇·門捷列夫的表兄約瑟夫·博古斯基打理[5][12][14]

巴黎時期[編輯]

1891年末,瑪麗亞(在法國改稱「瑪麗」)離開波蘭前往法國[15]。她現租下靠近大學的一間小閣樓,之後很快就跟姐姐和姐夫在拉丁區找到棲身之所,並就讀巴黎大學繼續學習物理、化學和數學[16][17]。她僅靠微薄資源謀生,受嚴寒折磨,偶爾因飢餓暈倒[17]

瑪麗白天做研究,晚上受輔導,才勉強堅持下來。1893年她被授予物理學學位後,任職於加布里埃爾·李普曼教授的工業實驗室。同時她繼續在巴黎大學學習,並在同伴的幫助於1894年取得第二學位[5][17][a]

瑪麗接受激勵民族工業團法語Société d'encouragement pour l'industrie nationale)調查各種鋼材的磁性的委託,開始她在巴黎的科研生涯[17]。同年,皮埃爾·居禮走進她的生活,兩人在自然科學領域的共同利益,促使他們走到一起[18]。皮埃爾是巴黎高等物理化工學院的輔導員,波蘭物理學家約瑟夫·科瓦爾斯基是他們的媒人。約瑟夫曾了解到瑪麗一直在尋找空間更大的實驗室,就想到皮埃爾能接觸到[5][17]。雖然皮埃爾沒用大型實驗室,他也能為瑪麗開始工作找到一些空間[17]

對科學的激情讓他們走得愈發貼近,彼此發展感情[5][17]。最終,皮埃爾向她求婚,但瑪麗仍打算回到祖國,起初沒有接受。然而皮埃爾哪怕法語教學減少,也要跟她搬到波蘭[5]。同時,1894年暑假,瑪麗回到華沙的家中[17]。她誤以為能在波蘭展開科研工作而從事勞動,卻被克拉科夫大學性別原因拒絕[7]。皮埃爾寄信說服她回到巴黎攻讀博士學位[17]。在瑪麗的堅持下,皮爾埃寫下他對磁性的研究,從而在1895年3月獲得博士學位,學校將他升為教授[17]。當代人諷刺瑪麗是「皮埃爾的最大發現[7]」。1895年7月26日,他們在上塞納省國璽非宗教儀式上民事結合結婚[19]。瑪麗穿著深藍色衣服代替婚紗,這套裝束成為她多年的實驗裝[17]。他們共有兩趟蜜月:長途自行車之旅和使他們更為親近的海外之旅[7]。對皮埃爾而言,瑪麗使他找到了新的愛情、一個夥伴和科學上可以依靠的合作者[7]

發現新元素[編輯]

居禮夫婦在實驗室

1895年威廉·倫琴發現X射線,儘管尚未了解到它的產生[20]。1896年,亨利·貝克勒發現鹽放出的射線有類似於X射線的穿透力[20] 。他證明這種輻射不像磷光那樣依賴外部能源,而是從本身散發出的[5]。瑪麗決定研究鈾射線,作為研究論文的可能課題[5]

她運用創新技術來調查樣本。15年前,她的丈夫和他的兄弟開發出用來測量電荷的敏感設備——驗電器[20]。運用皮埃爾的驗電器,她發現鈾射線讓樣品周圍的空氣導電[20]。利用該技術,她的首個結論是鈾化合物的活性僅取決於其存在量[20]。她推測,輻射並非分子間某種交互作用的產生的結果,它必然來源於源自本身。該推測向反駁原子不可分割的古代假說邁出重要一步[20][21]

1897年,女兒伊蕾娜·約里奧-居禮降生[15]。為了支撐家庭,她開始任教於高等師範學校[15]。沒有專業實驗室,她的大部分研究就在物理與化學校園旁的轉換棚中進行[15]。這個棚以前是醫學院的解剖室,通風差,常漏水[22] 。他們並未意識到從事沒有防護的有放射性工作,隨之而來的輻射暴露產生的不利影響。學校沒有資助她的研究,她卻得到冶金礦業、各類組織和政府的補貼[15][22][23]

居禮的系統性研究包括兩種鈾礦瀝青鈾礦銅礦雲母[22]。她用驗電器表明瀝青鈾礦的活性鈾的四倍、銅礦雲母的兩倍。她總結道,如果她先前關於鈾的數量及其活性的結果是對的,那麼這兩種礦物質必定含有其他少量物質,活性遠遠比鈾大[22][24]。她開始系統研究其他能釋放輻射的物質,到1898年,她發現也具備放射性[20]

皮埃爾對她的工作越來越感興趣。1898年中旬,他決定放棄對晶體的工作,加入她的行列[15][22]

里德寫的研究想法是她自己的,沒人幫她制定,儘管她將它帶給丈夫以尋求看法,她清楚地意識到自己對它的所有權。後來她在丈夫的傳記中兩次記錄現實,以確保不給歧義任何機會。她意識到,這本是她早期的職業生涯······很多科學家很難相信一個女人家能有做原創研究的能力。[25]

居禮一家三口

她敏銳地覺察到及時公布發現,確立優先權的重要性。兩年前,沒有貝克勒,將他發現放射性的功績第二年介紹給科學學院,那年的諾貝爾獎會被西拉·湯普森奪走。居禮選擇用相同迅速的手段出版。她的論文,讓人覺得她的工作簡約樸實,以至於她的前任教授加布里埃爾·李普曼1898年4月12日將其介紹給科學學院[26]。即便如此,正如湯普森被貝克勒擊敗,居禮的前路也充滿荊棘。有人告訴她兩個月前格哈德·卡爾·施密特已在柏林將她的研究發表[27]

當時,物理學界沒有人注意到居禮論文里,對瀝青鈾礦和銅礦雲母的活性,與鈾本身比起來是怎樣的大:「事實是非常顯著的,可以確信這些礦物質可能比鈾包含更活躍的元素。」後來她回想起對「儘可能迅速驗證這一假說的願望感到充滿激情[27]。」1898年4月14日,居禮夫婦樂觀地稱出並研磨100克瀝青鈾礦樣品。他們那時沒意識到,他們研究存在微量,最終不得要處理萬噸礦石[27]

1898年7月,居禮和丈夫發表一份聯合文件,宣布以「」命名發現的元素,以紀念再過二十年仍被三大帝國劃分的她的祖國波蘭[5]。1898年12月26日,居禮夫婦將他們發現的第二個元素命名為「」,拉丁文意為「光」[15][22][28]。他們在研究過程中還創造出單詞「放射性[5]」。

為了證明發現確鑿無疑,居禮夫婦試圖分離釙和鐳的純淨形式[22]。瀝青鈾礦是複雜的礦物,化學分離其成分是一項艱巨的任務。發現釙一直以來比較容易,化學上它類似於,釙是礦石中的唯一鉍類物質。然而鐳比較難實現,它在化學上與密切相關,瀝青鈾礦兩個元素都有[22]。1898年居禮夫婦獲得鐳的痕迹,但數量可觀且未受污染的鋇,仍然是可望不可即[29]。居禮夫婦將分離出的鐳鹽鑒別結晶。1902年,一噸瀝青鈾礦可分離出十分之一克氯化鐳。1910年,居禮夫人分離出純鐳金屬[22][30]。但她從未成功分離出半衰期僅為138天的釙[22]。1898年和1902年,居禮夫婦分別共同及單獨發表32篇科學論文,其中一篇宣布暴露在鐳中,病變或腫瘤細胞比健康細胞破壞得更快[31]

1900年,距離成為首位任教於高等師範學校的女性,戰俘也成為巴黎大學教授[32][33]。1902年,父親逝世之際她回到波蘭[15]

居禮夫婦合影,1903年

1903年6月,由加布里埃爾·李普曼監督,巴黎大學授予居禮夫人博士學位[15][34] 。當月英國皇家學會邀請居禮夫婦前往倫敦作關於放射性的演講。由於是女性,她被阻止,僅允許皮爾埃演講[15][34] 。同時,由鐳主導的新產業開始發展。居禮夫婦沒有就他們的發現申請專利,從這個日益有利可圖的業務中獲利甚少[22][32]

榮膺諾貝爾獎[編輯]

1903年獲得諾貝爾獎時的肖像

1903年12月,瑞典皇家科學院授予皮埃爾·居禮、瑪麗·居禮和亨利·貝可勒爾諾貝爾物理學獎,「以表彰他們共同研究貝克勒教授發現的放射現象的非凡服務」[15]。起初,委員會僅表彰皮埃爾和貝克勒,但有位倡導女性科學家的委員,瑞典數學家哥斯塔·米塔-列夫勒被皮埃爾的情況震驚,隨即向上申訴,瑪麗的名字才得以被提名。瑪麗是首位授予諾貝爾獎的女性[15]

居禮夫婦拒絕前往斯德哥爾摩私人領取獎金,皮埃爾也對公共儀式越來越感到不適[35][36]。由於諾貝爾獎得主必須開講座,居禮夫婦終於1905年去了一趟[36],還用獎金僱傭他們的首位實驗助理[36]。儘管居禮夫婦仍沒有合適的實驗室,但榮獲諾貝爾獎後,日內瓦大學向皮埃爾提供職位,巴黎大學又給他教授和物理學要職[15][32][33] 。由於皮埃爾抱怨,巴黎大學軟下心來,同意提供到1906年才準備好的新實驗室[36]

1904年,居禮夫人誕下第二個女兒,艾芙·居禮[36]。後來她聘請波蘭籍女家庭教師教女兒們母語,並把她們送到波蘭[3]

1906年4月19日,皮爾埃在交通事故中遇害。在瓢潑大雨中橫跨多菲內街,他被一輛馬車撞倒後被碾壓,造成顱骨骨折[15][37]。居禮夫人聽到丈夫去世的噩耗後,哀鴻遍野[38]。1906年5月13日,巴黎大學物理系決定保留皮爾埃的要職,將其授予瑪麗[38]。為紀念丈夫,她接受職位,成為巴黎大學首位女教授,希望建造世界一流的實驗室[38][39] She was the first woman to become a professor at the University of Paris.[15]

居禮和巴黎大學建立新實驗室的追求沒有止步。她晚年時帶領巴斯德研究院和巴黎大學為她創立的放射性實驗室——鐳研究所(現居禮夫人研究所)[39]。早在1909年,巴斯德研究院院長埃爾·保羅·埃米爾·魯就有設立鐳研究所的主動權,卻對巴黎大學沒有給居禮夫人提供適當的實驗室而感到失望,就建議她搬到研究所來[15][40]。只有這樣,居禮揚言要離開,巴黎大學才發善心,最終讓巴黎大學和巴斯德研究所聯合倡議設立居禮公館[40]

1911年首屆索維爾會議,居禮夫人(前排右二)與亨利·龐加萊;後排右四是歐內斯特·羅斯福;右二是阿爾伯特·愛因斯坦;最右的是保羅·朗之萬

1910年,居禮夫人成功分離出鐳,還以居禮夫婦最終給輻射排放國際標準命名[39]。然而,1911年,法國科學院以一[39],或兩票[41]之差沒能選舉她為會員,而投給幫助古列爾莫·馬可尼發明無線電愛德華·布朗利[42]。超過半個世紀後的1962年,居禮夫人的博士生瑪格麗特·佩里當選學院的首位女性會員。儘管居禮夫人在科研領域有名望,但公眾的態度傾向於排外,從而引發了錯誤猜測居禮夫人有猶太人血統的德雷福斯事件[15][41]。法國科學院選舉期間,因新聞界批評她身為外國人和無神論者,而被批評為右翼分子[41]。她的女兒後來向法國媒體談及公眾虛偽時,經常把提名法國榮譽獎項的母親描繪成卑微的外國人,但當她獲得諾貝爾獎等國外獎項時,她卻被看成法國的英雄[15]

1911年據透露,居禮與皮埃爾以前的學生,與妻子分居的已婚男士、物理學家保羅·朗之萬呆了一年時間[43]。婚外情的醜聞被她的學術對手利用。時年40多歲的居禮夫人,比朗之萬大五歲,被小報看作是為猶太家庭清障[44] 。她前赴比利時參加會議時,醜聞曝光。她回家時,發現家門口有一幫憤怒的打手,不得不向女兒尋求避難,而呆在朋友家裡[41]

1911年諾貝爾獎證書

國際認可她不斷攀登高峰的工作,使得瑞典皇家科學院於1911年第二次授予她諾貝爾化學獎[7],旨在表彰她分離出鐳,並研究出性這個了不起的元素的性質和化合物,推動發現元素鐳和釙的進步的服務[45]。她是贏得或共享兩次諾貝爾獎、跟萊納斯·鮑林獲得雙重領域諾貝爾獎的第一人。一支由小說家亨利克·顯克微支率領的著名學習團,鼓勵她回到祖國波蘭繼續科研[7]。居禮的第二個諾貝爾獎,使得她能說服法國政府支持1914年建立的集化學、物理、醫學研究一身的鐳研究所[40]。接受1911年諾貝爾獎一個月後,她因抑鬱症和腎臟疾病住院。1912年大多數時間,她避開公眾生活,跟物理學家朋友赫塔·埃爾頓呆在英國,養病14個月後的12月才返回實驗室[45]

1912年,華沙科學協會向提供有新實驗室的董事職務,但她拒絕了,專註於設立位於新命名的皮埃爾-居禮街的鐳研究所,直到1914年8月竣工[40][45] 。她於1913年回到波蘭,華沙表示歡迎,但此次訪問大多被俄羅斯當局忽視。由於大多數研究人被編入法國軍隊,研究所的發展因將要來的戰爭而中斷,直到1919年恢復運作[40][45][46]

一戰時期[編輯]

居禮夫人的移動X光車

一戰期間,居禮夫人認為前線需要設立放射中心,以協助戰場上的外科醫生[46]。快速學習放射學、解剖學和汽車學後,她購置X射線設備、車輛、輔助發電機,並開發後來被稱為「小居禮夫婦」的移動X光單元[46]。她在紅會擔任放射服務主人,成立法國第一軍用放射中心,於1914年末投入運營[46]。起初在一名軍醫和17歲的女兒艾琳的輔助玄,戰爭第一年,她引導20輛移動發射車和另外200個放射單位奔赴野戰醫院[40][46]。後來,她開始培訓其他女性助手[47]

1915年,居禮夫人製造的含有「雷射氣」的空心針中的鐳,可放出後來被鑒定為的無色的放射性氣體,用於消毒受感染的組織[47]。她用自己的電機製造鐳[47]。據統計,超過100萬受傷士兵被她用X射線單元處理[11][40]。因忙於這項工作,期間她減少科研。儘管她努力向法軍提供所有的人道主義貢獻,卻從未接受過法國政府任何的正式認可[46]

此外,開戰後她迅速捐出她的諾貝爾獎金質獎章以支援戰事,但法國國家銀行拒絕接受[47]。她用諾貝爾獎獎金買下戰爭債券[47] 。他是法國波蘭人委員會的積極會員,致力于波蘭方[48]。戰後她將戰時經歷總結成一本書,《放射與戰爭》(1919)[47]

戰後歲月[編輯]

1920年適逢鐳發現25周年,法國政府繼路易·巴斯德(1822-1895)後,為居禮夫人設立助學金[40]。1921年,瑪麗前往美國籌集研究鐳的資金而受到歡迎。瑪麗·馬丁利·梅洛妮夫人採訪瑪麗之後,設立瑪麗·居禮鐳基金會以籌集購買鐳的資金,宣傳她的行程[40][49]。1921年,美國總統沃倫·蓋瑪利爾·哈定白宮向她戰士美國收集到的1克鐳[50][51]。會面前,她意識到自己在國外的名聲越來越大,卻因法國官方沒有在公眾場合授予自己榮耀而尷尬。法國政府曾提供她榮譽獎,但被她拒絕[51][52]。1922年,她成為法國科學醫學院院士[40]。她還前往其他國家,在比利時、巴西、西班牙和捷克斯洛伐克公開授課[53]

在居禮夫人的帶領下,研究所出現了四位諾貝爾獎得主,包括女兒伊倫·約里奧-居禮和女婿弗雷德里克·約里奧-居禮[54] 。最終,研究所與歐內斯特·拉塞福卡文迪許實驗室斯特凡·梅耶維也納鐳研究所奧托·哈恩莉澤·邁特納威廉皇帝化學研究所,並稱四大放射性研究實驗室[54][55]

1922年8月,居禮夫人成為新成立的國際聯盟國際智力合作委員會的成員[56]。1923年,她以丈夫的名字為題,寫下皮埃爾的傳記[57]。1925年,她回到波蘭,參加華沙鐳研究所奠基儀式[40]。1929年,她的第二次美國之旅,為1932年揭幕、由其姐姐布朗斯拉娃擔任主席的華沙鐳研究所帶來鐳[40][51]。為科學勞動和隨之而來的宣傳的干擾引起她的不適,卻能為她工作提供需要的資源[51]。1930年,她擔任國際原子量委員會成員直至去世[58]

逝世[編輯]

居禮夫人塑像,1935年立於華沙鐳研究所前

1934年初,居禮夫人最後一次回到波蘭[7][59]。幾個月後的1934年7月4日,她在上薩瓦省帕西桑歇路莫斯療養院去世,因長期暴露在輻射中而患上再生障礙性貧血[40][60]。她那時工作沒有注意到游離輻射的破壞性影響,到後來也沒有開發出安全措施[59]。她隨手將裝有放射性同位素的試管放進口袋[61],或是儲存在辦公桌抽屜里,注意到它在暗夜中散發出的微弱光線[62] 。居禮夫人戰爭期間擔任月野戰醫院放射科醫生時,暴露在無屏蔽型X射線設備中。暴露於輻射幾十年而引起的慢性疾病(包括因白內障接近失明),直到死亡她都從未真正承認暴露輻射的健康風險[63]

她跟丈夫皮埃爾合葬於國璽的墓地[40]。六十年後的1995年,為紀念他們的成就,雙方遺體被移到巴黎先賢祠。她是迄今為止首位憑自身價值安葬在先賢祠的女性[56]

因放射性水平高,她19世紀90年代的論文處理時被認為太危險[64],甚至連她的食譜都具有高放射性。她的論文被保存在防輻射盒中,參閱者需穿防護服[64]

她在晚年寫的書《放射性》,於其1935年死後出版[59]

遺產[編輯]

波蘭盧布林居禮夫人大學的雕像

居禮夫婦在物理和社會方面的工作,對塑造20世紀和21世紀的世界有極大貢獻[65]。康奈爾大學教授L·皮爾斯·威廉士指出:

居禮夫婦的工作成果是劃時代的。鐳的放射性如此之大而不能被忽視。這似乎違背能量守恆原則,因而被迫審議這一物理學的基礎。發現鐳的實驗水平,給歐內斯特·拉塞福等人探測原子結構,提供放射性來源。拉塞福對α輻射的實驗,使得核原子率先被假定。在醫學上,鐳的放射性為順利破除癌症提供方法。[30]

由於居禮夫人的工作有助於推翻物理和化學的既定思路,使其在社會領域同樣使人印象深刻。為實現她的科研成果,不管是在祖國,還是在收養她的國家,都必須克服身為女性所設下的障礙。她在生活和職業生涯中的這一方面,被弗朗索瓦·吉羅的《居禮夫人傳》強調為瑪麗身為女權主義者先驅的作用[7]

她因城市和節儉的生活方式被人熟知[15][65]。她1893年收到的小獎學金,存到1897年才拿回[5][23]。她將第一次諾貝爾獎獎金給了朋友、家人、學生和研究助理[7]。她做出了剋制著不給鐳分離操作申請專利的不尋常決定,讓科學界的研究暢通無阻[66]。她堅持把獎金貢獻給科研機構,自己只是沾點光[65]。她和丈夫時常拒絕獎項和獎章[15]。據說愛因斯坦認為她是唯一不被名利所動的人[7]

紀念[編輯]

家族[編輯]

 
 
 
 
尤金·居禮
 
索菲-克萊爾·居禮
 
 
 
 
 
 
 
 
 
 
 
 
 
 
 
 
 
 
 
 
 
 
 
 
 
 
 
 
 
 
 
雅克·居禮
 
皮埃爾·居禮
 
瑪麗·居禮
 
 
 
 
 
 
 
 
 
 
 
 
 
 
 
 
 
 
 
 
 
 
 
 
 
 
 
 
 
 
 
 
 
 
 
 
弗雷德里克·約里奧-居禮
 
伊雷娜·約里奧-居禮
 
艾芙·居禮
 
小亨利·理查森·拉布伊斯
 
 
 
 
 
 
 
 
 
 
 
 
 
 
 
 
 
 
 
 
 
 
 
 
 
 
 
 
 
 
米歇爾·朗之萬
 
伊蓮娜·朗之萬-約里奧
 
皮埃爾·約里奧
 
 
 
 
 
 
 
 
 
 
 
 
 
 
 
 
 
 
 
 
 
 
 
 
 
 
 
 
 
 
伊夫·朗之萬
 
 
 
 
 
 
 
 
 
 

參考資料[編輯]

  1. ^ 她1911年的諾貝爾化學獎是頒給"Marie Sklodowska Curie" File:Dyplom Sklodowska-Curie.jpg
  2. ^ "She had given a whole new area of physics its name." "The Genius of Marie Curie: The Woman Who Lit Up the World" (a 2013 BBC documentary).
  3. ^ 3.0 3.1 3.2 Barbara Goldsmith. Obsessive Genius: The Inner World of Marie Curie. W. W. Norton & Company. 2005. 149. ISBN 978-0-393-05137-7. 
  4. ^ "The Genius of Marie Curie: The Woman Who Lit Up the World" (a 2013 BBC documentary).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5.11 5.12 5.13 5.14 5.15 5.16 5.17 5.18 Tadeusz Estreicher. Curie, Maria ze Skłodowskich//Polski słownik biograficzny, vol. 4. 1938: 111 (Polish). 
  6. ^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Marie Curie – Polish Girlhood (1867–1891) Part 1. 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 [7 November 2011]. 
  7. ^ 7.00 7.01 7.02 7.03 7.04 7.05 7.06 7.07 7.08 7.09 7.10 7.11 7.12 7.13 Wojciech A. Wierzewski. Mazowieckie korzenie Marii [Maria's Mazowsze Roots]. Gwiazda Polarna. 21 June 2008, 100 (13): 16–17 [10 September 2012]. 
  8. ^ Robert William Reid. Marie Curie. New American Library. 1974. 12. ISBN 0002115395. 
  9. ^ Miłosz, Czesław. The History of Polish Literatur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3. 291. ISBN 978-0-520-04477-7. "Undoubtedly the most important novelist of the period was Bolesław Prus..." 
  10. ^ Dan Barker. The Good Atheist: Living a Purpose-Filled Life Without God. Ulysses Press. 2011. 171. ISBN 978-1-56975-846-5. 
  11. ^ 11.0 11.1 Robert William Reid. Marie Curie. New American Library. 1974. 6. ISBN 0002115395. "Unusually at such an early age, she became what T.H. Huxley had just invented a word for: agnostic."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Marie Curie – Polish Girlhood (1867–1891) Part 2. 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 [7 November 2011]. 
  13. ^ Robert William Reid. Marie Curie. New American Library. 1974. 24. ISBN 0002115395. 
  14. ^ Robert William Reid. Marie Curie. New American Library. 1974: 23–23. ISBN 0002115395. 
  15. ^ 15.00 15.01 15.02 15.03 15.04 15.05 15.06 15.07 15.08 15.09 15.10 15.11 15.12 15.13 15.14 15.15 15.16 15.17 15.18 15.19 Tadeusz Estreicher. Curie, Maria ze Skłodowskich//Polski słownik biograficzny, vol. 4. 1938: 112 (Polish). 
  16. ^ Robert William Reid. Marie Curie. New American Library. 1974. 32. ISBN 0002115395. 
  17. ^ 17.00 17.01 17.02 17.03 17.04 17.05 17.06 17.07 17.08 17.09 17.10 Marie Curie – Student in Paris (1891–1897) Part 1. 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 [7 November 2011]. 
  18. ^ L. Pearce Williams. Curie, Pierre and Marie//Encyclopedia Americana, vol. 8. Danbury, Connecticut: Grolier, Inc. 1986. 331. 
  19. ^ les Actus DN. Marie Curie. [24 May 2013]. 
  20.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Marie Curie  – Research Breakthroughs (1807–1904)Part 1. 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 [7 November 2011]. 
  21. ^ Robert William Reid. Marie Curie. New American Library. 1974: 61–63. ISBN 0002115395. 
  22. ^ 22.00 22.01 22.02 22.03 22.04 22.05 22.06 22.07 22.08 22.09 22.10 Marie Curie  – Research Breakthroughs (1807–1904)Part 2. 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 [7 November 2011]. 
  23. ^ 23.0 23.1 Marie Curie – Student in Paris (1891–1897) Part 2. 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 [7 November 2011]. 
  24. ^ Robert William Reid. Marie Curie. New American Library. 1974: 63–64. ISBN 0002115395. 
  25. ^ Robert William Reid. Marie Curie. New American Library. 1974. 64. ISBN 0002115395. 
  26. ^ Robert William Reid. Marie Curie. New American Library. 1974: 64–65. ISBN 0002115395. 
  27. ^ 27.0 27.1 27.2 Robert William Reid. Marie Curie. New American Library. 1974. 65. ISBN 0002115395. 
  28. ^ The Discovery of Radioactivity. Lawrence Berkeley National Laboratory. 9 August 2000 [2 August 2012]. 
  29. ^ L. Pearce Williams. Curie, Pierre and Marie//Encyclopedia Americana, vol. 8. Danbury, Connecticut: Grolier, Inc. 1986: 331–332. 
  30. ^ 30.0 30.1 L. Pearce Williams. Curie, Pierre and Marie//Encyclopedia Americana, vol. 8. Danbury, Connecticut: Grolier, Inc. 1986. 332. 
  31. ^ "Marie Sklodowska Curie", Encyclopedia of World Biography, 2nd ed., vol. 4, Detroit, Gale, 2004, pp. 339–41. Gale Virtual Reference Library. Web. 3 June 2013.
  32. ^ 32.0 32.1 32.2 Marie Curie  – Research Breakthroughs (1807–1904) Part 3. 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 [7 November 2011]. 
  33. ^ 33.0 33.1 Susan Quinn. Marie Curie: A Life. Da Capo Press. 1996. 176. ISBN 978-0-201-88794-5. 
  34. ^ 34.0 34.1 Mould, R. F. The discovery of radium in 1898 by Maria Sklodowska-Curie (1867–1934) and Pierre Curie (1859–1906) with commentary on their life and times (PDF). The British Journal of Radiology. 1998, 71 (852): 1229–54 [31 July 2008]. PMID 10318996. 
  35. ^ Marie Curie  – Recognition and Disappointment (1903–1905) Part 1. 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 [7 November 2011]. 
  36. ^ 36.0 36.1 36.2 36.3 36.4 Marie Curie  – Recognition and Disappointment (1903–1905) Part 2. 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 [7 November 2011]. 
  37. ^ Prof. Curie killed in a Paris street (PDF). The New York Times. 20 April 1906 [8 February 2011]. 
  38. ^ 38.0 38.1 38.2 Marie Curie  – Tragedy and Adjustment (1906–1910) Part 1. 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 [7 November 2011]. 
  39. ^ 39.0 39.1 39.2 39.3 Marie Curie  – Tragedy and Adjustment (1906–1910) Part 2. 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 [7 November 2011]. 
  40. ^ 40.00 40.01 40.02 40.03 40.04 40.05 40.06 40.07 40.08 40.09 40.10 40.11 40.12 40.13 Tadeusz Estreicher. Curie, Maria ze Skłodowskich//Polski słownik biograficzny, vol. 4. 1938: 113 (Polish). 
  41. ^ 41.0 41.1 41.2 41.3 Marie Curie  – Scandal and Recovery (1910–1913) Part 1. 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 [7 November 2011]. 
  42. ^ Barbara Goldsmith. Obsessive Genius: The Inner World of Marie Curie. W. W. Norton & Company. 2005: 170–71. ISBN 978-0-393-05137-7. 
  43. ^ Robert William Reid. Marie Curie. New American Library. 1974: 44, 90. ISBN 0002115395. 
  44. ^ Barbara Goldsmith. Obsessive Genius: The Inner World of Marie Curie. W. W. Norton & Company. 2005: 165–76. ISBN 978-0-393-05137-7. 
  45. ^ 45.0 45.1 45.2 45.3 Marie Curie  – Scandal and Recovery (1910–1913) Part 2. 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 [7 November 2011]. 
  46. ^ 46.0 46.1 46.2 46.3 46.4 46.5 Marie Curie  – War Duty (1914–1919) Part 1. 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 [7 November 2011]. 
  47. ^ 47.0 47.1 47.2 47.3 47.4 47.5 Marie Curie  – War Duty (1914–1919) Part 2. 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 [7 November 2011]. 
  48. ^ Wiesław Śladkowski. Emigracja polska we Francji 1871–1918. Wydawnictwo Lubelskie. 1980. 274. ISBN 83-222-0147-8 (Polish). 
  49. ^ Ann M. Lewicki. Marie Sklodowska Curie in America, 1921. Radiology (Radiological Society of North America). 2002, 223 (2): 299–303 [7 November 2011]. doi:10.1148/radiol.2232011319. PMID 11997527. 
  50. ^ Julie Des Jardins. Madame Curie's Passion. Smithsonian Magazine. October 2011 [11 September 2012]. 
  51. ^ 51.0 51.1 51.2 51.3 Marie Curie – The Radium Institute (1919–1934) Part 1. 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 [7 November 2011]. 
  52. ^ Naomi Pasachoff. Marie Curie:And the Science of Radioactivity: And the Science of Radioactivit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6. 93. ISBN 978-0-19-509214-1. 
  53. ^ Zbigniew Zwoliński. Science in Poland – Maria Sklodowska-Curie. Uniwersytet im. Adama Mickiewicza w Poznaniu. [27 August 2012]. 
  54. ^ 54.0 54.1 Marie Curie – The Radium Institute (1919–1934) Part 2. 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 [7 November 2011]. 
  55. ^ Chemistry International – Newsmagazine for IUPAC. International Union of Pure and Applied Chemistry. 5 January 2011 [7 November 2011]. 
  56. ^ 56.0 56.1 Marie Curie Enshrined in Pantheon. New York Times. 21 April 1995 [2 August 2012]. 
  57. ^ Marie Curie and Her Legend. 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 [7 November 2011]. 
  58. ^ Norman E. Holden. Atomic Weights and the International Committee: A Historical Review. Chemistry International. 2004. 
  59. ^ 59.0 59.1 59.2 Marie Curie – The Radium Institute (1919–1934) Part 3. 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 [7 November 2011]. 
  60. ^ Carl Rollyson. Marie Curie: Honesty In Science. iUniverse. 2004. x. ISBN 978-0-595-34059-0. 
  61. ^ James Shipman; Jerry D. Wilson; Aaron Todd. An Introduction to Physical Science. Cengage Learning. 2012. 263. ISBN 978-1-133-10409-4. 
  62. ^ Philipp Blom. 1903: A Strange Luminescence//The Vertigo Years: Europe, 1900–1914. Basic Books. 2008. 76. ISBN 978-0-465-01116-2. "The glowing tubes looked like faint, fairy lights." 
  63. ^ Denise Grady (6 October 1998), A Glow in the Dark, and a Lesson in Scientific Peril 紐約時報
  64. ^ 64.0 64.1 Bill Bryson. A Short History of Nearly Everything. Random House Digital, Inc. 2012. 74. ISBN 978-0-385-67450-8. 
  65. ^ 65.0 65.1 65.2 Tadeusz Estreicher. Curie, Maria ze Skłodowskich//Polski słownik biograficzny, vol. 4. 1938: 114 (Polish). 
  66. ^ Robert William Reid. Marie Curie. New American Library. 1974. 265. ISBN 0002115395. 

引用錯誤:在<references>中以「Nobel_Prize_Facts」名字定義的<ref>標籤沒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引用錯誤:在<references>中以「winners」名字定義的<ref>標籤沒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引用錯誤:在<references>中以「Radioactive:_Marie_and_Pierre_Curie.2C_a_Tale_of_Love_and_Fallout」名字定義的<ref>標籤沒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引用錯誤:在<references>中以「Letcher2003」名字定義的<ref>標籤沒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引用錯誤:在<references>中以「Les-Palmes-de-M-Schutz_-_Trailer_-_Cast_-_Showtimes_-_NYTimes.com」名字定義的<ref>標籤沒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引用錯誤:在<references>中以「IEA_-_reaktor_Maria」名字定義的<ref>標籤沒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引用錯誤:在<references>中以「Curium」名字定義的<ref>標籤沒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引用錯誤:在<references>中以「CurieSheean1999」名字定義的<ref>標籤沒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引用錯誤:在<references>中以「curie」名字定義的<ref>標籤沒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引用錯誤:在<references>中以「Council1997」名字定義的<ref>標籤沒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引用錯誤:在<references>中以「cosm」名字定義的<ref>標籤沒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引用錯誤:在<references>中以「buffalo」名字定義的<ref>標籤沒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引用錯誤:在<references>中以「Borzendowski2009-37」名字定義的<ref>標籤沒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引用錯誤:在<references>中以「Borzendowski2009-36」名字定義的<ref>標籤沒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引用錯誤:在<references>中以「Princess_Madeleine_attends_celebrations_to_mark_anniversary_of_Marie_Curie.27s_second_Nobel_Prize」名字定義的<ref>標籤沒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引用錯誤:在<references>中以「nobelprize」名字定義的<ref>標籤沒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引用錯誤:在<references>中以「Minutes」名字定義的<ref>標籤沒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引用錯誤:在<references>中以「Marie_Curie.E2.80.99s_144th_Birthday_Google_Doodle」名字定義的<ref>標籤沒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引用錯誤:在<references>中以「independence」名字定義的<ref>標籤沒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引用錯誤:在<references>中以「Picture_of_the_McDonnell_Douglas_MD-11_aircraft」名字定義的<ref>標籤沒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引用錯誤:在<references>中以「Most_inspirational_woman_scientist_revealed」名字定義的<ref>標籤沒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引用錯誤:在<references>中以「Marie_Curie_voted_greatest_female_scientist」名字定義的<ref>標籤沒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引用錯誤:在<references>中以「Madame_Curie_art」名字定義的<ref>標籤沒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引用錯誤:在<references>中以「How_the_Curie_Came_to_Be」名字定義的<ref>標籤沒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外部鏈結[編輯]


居禮家族
第一代雅克·居禮 | 皮埃爾·居禮 | 瑪麗·居禮
第二代伊雷娜·約里奧-居禮 | 弗雷德里克·約里奧-居禮 | 艾芙·居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