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會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工會,或稱勞工總會工人聯合會。工會原意是指基於共同利益而自發組織的社會團體。這個共同利益團體諸如為同一僱主工作的員工,在某一產業領域的個人。工會組織成立的主要意圖,可以與僱主集體談判工資薪水、工作時限和工作條件等等。

工會可分為紅色工會黃色工會,紅色工會一般通過集體議價談判和組織工人罷工為工人謀取利益,黃色工會指與資方妥協或被收買,或是被工賊所控制的工會,或是資方緩解勞工不滿情緒的工具,往往為了資方利益反對工人罷工。

簡史[編輯]

工會成員參與2007年台北的勞動節活動

早期,工會可能出現在16世紀末到17世紀。當時是為了打破中世紀商會的壟斷由學徒與幫工自發組織的社交性與互助性機構。最早產生於法國與德意志,稱為「幫工聯合會」。目的是幫助工人的薪資問題與工作時間與行會師傅與中間商進行討價還價,並組織了罷工。[1]至1731年德意志法律規定,其「幫工聯合會」為非法。

工會組織的產生源於工業革命,當時越來越多的農民離開賴以為生的農業湧入城市,為城市工廠僱主打工,但工資低廉且工作環境極為惡劣,在這種環境下,單個的被僱傭者無能為力對付強有力的僱主,從而誘發工潮的產生,導致工會組織的誕生。1900年代美國瓊斯夫人所領導的工會運動,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工會在很多國家,相當一段長的時間內屬於非法組織,當局對成立非法組織工會處以酷刑,甚至有的處以死刑,儘管如此,還是存在各種工會,並逐步獲得政治權力,從而導致工會組織的合法化,也催生了各國勞工法工會法的誕生。

隨著20世紀後期新自由主義的興起,各已發展國家的工會勢力都有所衰減。在美國,1950年代約有三分之一的工人加入工會,而2003年時僅剩13%;一些高移動性的產業(如製造業)在面臨工會運動時,往往以遷廠作為要脅。此外,美國工人組成工會須向全國勞動關係局連署,並在監督下進行選舉;但在連署後至投票前這段時間,資方可以採用各種手段對付尚無談判權的勞工[2]

問題[編輯]

1930年代誕生的全美汽車工人聯合會英語UAW)是美國最大工會,不僅人多勢壯,而且有政治和經濟勢力,UAW擁有9億美元的罷工基金,能夠承擔得起一場持續兩個多月的罷工,一旦集體罷工,整個工廠將陷入癱瘓。例如1998年所發生的通用汽車工人罷工,僅旗下兩個零部件廠罷工54天就帶來22億美金的損失。2007年9月24日,通用汽車旗下7.3萬員工發動全國性罷工,結果通用汽車不得不簽署昂貴的勞資協議,包括建立醫保信託基金、保證在美國投資等。因此美國汽車工人每個小時值55美元(含福利制度),比在美國南部設廠的日本汽車企業高出25美元,生產著同樣車型的中國工人則僅為每小時1.5美元。巨額的福利待遇,例如全額支付的醫療費用、法律咨詢、對子女的照顧、退休金、假期、教育補貼以及失業保障金等加劇了美國汽車工業的衰退。《紐約時報》記者米什萊恩·梅納德在《底特律的沒落》一書稱「無形中使每輛車的成本增加了1200美元」,不過同級日本汽車的售價並未比美國汽車便宜,歸咎於美國車廠勞工薪資較高顯然不公平。2008年底美國國會參議院否決了總額為140億美元的汽車業救援方案。原因在於共和黨人堅持要求三大汽車公司在2009年就將員工工資降低,而汽車工會卻計劃在2011年才下調工資。

早期的,只是一些地方行業工會,帶有強烈的封建領地性質。隨著時代的遷移,工會開始進行全國性的串連,美國最大的工會聯盟美國勞工聯合會-產業工會聯合會英語AFL-CIO)合併時有1600萬個會員。美國記者羅伯特·費奇(Robert Fitch)出版的《出賣團結:腐敗如何毀害了勞工運動,削弱了美國的前程》一書中,批評了美國工會存在的問題,書中指斥工會體制本身有三大癥狀:腐敗、分裂、孱弱,「美國的兩萬多相對獨立的地方工會,如同封建領主一樣。工會大多有自己的壟斷地盤,在自己的地盤裡有與資方的獨家談判權,向在地盤裡的工人們徵收會費。工會領導掌控了『工會就業』機會的分配,得到就業機會的工人與工會領導形成庇護關係,工人視領導為恩人,忠誠於這些領導。這些工會更像半獨立的封建領地,而不像是為勞動人民的共同利益而鬥爭的勞工組織。」。今日美國工會存在著大量的黑幫滲透,芝加哥的黑幫掌控了「勞聯」。1957年美國頂級黑幫人物在紐約州碰頭,56人中有22人是工會領導。

中國大陸地區的工會[編輯]

目前,中國大陸地區有著大量的工會組織,由社會運作程面普遍看已經名存實亡,工會已經成為企業內部的一個組織部門,並由組織高層進行工會人事任命(國有企業由相關的政府部門任命)而非由員工選出,已經沒有相對獨立的組織和行動。大多只是在某些節日進行象徵性的小福利發放及娛樂活動組織,並不能代表廣大員工的根本利益,尤其是國企工會,在很大程度上代表的是資方利益。

這就涉及到一個工會會員資格的問題,這裡尤其要提到高級管理人員是否能成為工會會員的問題,高級管理人員決定的是組織的決策和更廣泛的戰略,而這些政策與戰略則由企業的權力等級中較低級別的管理人員來執行。那麼代表企業的所有者行使管理企業、制定政策、部署戰略權力的處於企業管理高層的「白領」,不同於一般的低層管理人員及普通僱員,儘管從表面上看他們也「以工資收入為主要生活來源」,但這個群體的切身利益基於其特殊的職務身份而與僱主密切關聯,是僱主的代表或代理人。當僱主與僱員之間發生衝突時,他們不可能真正站在僱員的立場上為維護僱員的利益而與僱主進行抗爭。馬克思曾經論述過,這些人的勞動具有兩重性,既是管理也是勞動,但這種勞動體現了資本對於剩餘價值的追求,是資本的人格化代表。這種身份,也是與工會的性質不相容的。中國大陸地區的工會立法,對公有制企業高層管理人員、私營企業主和外商投資企業的中方代表是否可以加入工會,都未做規定。因此在實踐中,公有制企業的高層管理人員和外商投資者中方代表加入工會都為引起爭議,因此才會出現剛才所說的國企工會代表資方的利益這樣一種情況。

歷史上著名的工會[編輯]

註記[編輯]

  1. ^ [美] 拉爾夫. 《世界文明史》 (下卷). : 第48頁. 
  2. ^ George DeMartino, Free Trades or social tariffs?, in Jonathan Michie (ed), The Handbook of Globalisation, Edward Elgar Publishing Ltd, 2003.
  3. ^ [1]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