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爺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師爺,即幕客幕賓幕友,俗稱師爺,指中國古代各級官員所聘請的私人顧問,官員的幕府通常由師爺組成。雍正帝曾言:「今之幕客,即古之參謀記室。」師爺始於明朝,興盛於清朝清末新政後逐漸沒落。現代香港在律師事務所中為客戶提供法律意見或服務但沒有律師牌照服務人員,也被俗稱為「師爺」。

簡介[編輯]

秦朝張耳為客,李斯曾做呂不韋舍人都算是幕友的原始稱呼[1]。幕賓語出南朝宋劉義慶世說新語·雅量》:「郗生可謂入幕賓也」。韓振稱:「掌守令司道督撫之事,以代十七省出治者,幕友也。」[2]

幕友主要有刑名錢穀書啟、征比、帳房、閱卷、朱墨、挂號等種類,其中前三者最不可少,汪輝祖說:「幕客佐吏全在明習《律例》」,「幕客之用律,猶秀才之用四子書也」。清代從總督巡撫知府縣令,皆聘有幕賓,清代的幕友多來自紹興府八縣,所以又稱「紹興師爺」,形成了一個龐大的地域性「師爺幫」。紹興籍師爺龔萼在《雪鴻軒尺牘》中說:「吾鄉之業於斯者不啻萬家。」宋朝以後更形成「吏強官弱,浸以成風」[3]。孝宗時宰相呂頤浩說:「緣官不知法,致吏得以欺。」陳天錫說,師爺對於主官,猶如「飢渴之於食飲,寒暑之於裘葛,而不可離矣」。紀昀閱微草堂筆記》中認為這些人「無官之責,有官之權」。雍正時,鄔思道田文鏡的幕賓。趙翼包世臣李善蘭汪世鐸華衡芳林則徐左宗棠等人都曾做過幕賓。《浮生六記》的作者沈復即出生於師爺世家,其父在師爺的貧困中死去,他子承父業,拜師學做師爺。游幕一生,因正直不貪,終身貧困,「春寒徹骨,沽酒禦寒,囊為之罄。」[4]愛妻芸娘去世,竟無錢裝殮。曾國藩的幕府人員多達八九十人,李鴻章是其中的一員。幕賓在清代地方政府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官之考成倚之,民之身家屬之」[5]

由於中國科舉的局限性,官員大多僅通曉文學經學,並不夠瞭解法律與實際繁雜不堪的地方政治與庶務。[6]所以大多數的地方官員都需要幕友來輔佐。陳天錫說,師爺對於主官,猶如「飢渴之於食飲,寒暑之於裘葛,而不可離矣」。清代劣幕堪稱最多,形成難以控制的社會勢力。[7]乾隆年間按察使沈作朋甚至與幕友徐掌絲暗通聲氣,作姦犯科。汪輝祖談到乾隆末年,「以守正為迂闊矣,江河日下,砥柱為難,甚至苞苴關說,狼狽黨援,端方之操,十無二三」。嘉慶、道光時期,出現了幕友劣幕化的趨勢。咸豐年間,旗員出身的陝甘總督樂斌不曉公事,委託給幕友彭沛霖。彭沛霖因此四處招搖撞騙。[8]清代有「官一幕二衙門三」的說法,民間稱劣幕「一代做官,三代打磚」。幕友仍會參加科舉考試,如汪輝祖幾十年後終於考中進士。紹興人范家相早年做幕友,後來考中進士。

幕賓雖居幕府,唯非官非吏,無品無位,沒有公家薪水,故有「炭敬」、「冰敬」之類的賄賂,周詢《蜀海叢談》記載,清末四川省總督兩司及鹽茶道衙門的幕友,各府廳州縣官員,「三節」皆例鎮節敬。「大席」每席每郡邑多者二十兩,督署且略厚;各「小席」,多者十兩,少亦四兩。《清稗類鈔》記載:在湖南省作幕的「紹興師爺」任麟,其弟子「月必以所得館穀分潤於師」,是為「幕例」。汪輝祖是清代名幕,其薪金之豐厚,可列當時全國幕友薪金之前茅。汪輝祖在《佐治藥言》說:「吾輩從事於幕者,類皆章句之儒,為童子師,歲修不過數十金;幕修所人或數倍焉,或十數倍矣。」[9]又說:「處幕館者,章身不能無具,隨從不能無人,加以慶弔往還,親朋假乞,無一可省,歲修百金,到家亦不坦六、七十金。人口之家、僅是敷衍,萬一久無就緒。勢且借貸無門。」。章學誠在《與執政論時務書》中說:「州縣有千金之通融,則胥吏得乘而牟萬金之利;督撫有萬金之通融,州縣得乘而牟十萬之利。」。

幕賓常與胥吏混稱,但幕賓地位則遠高於胥吏。

注釋[編輯]

  1. ^ 鄭天挺《清代的幕府》
  2. ^ 《清經世文編》卷二十五《幕友論》
  3. ^ 《宋史》卷三百六十五《蔡居厚傳》
  4. ^ 《浮生六記·坎坷記愁》:「夜至江陰江口,春寒徹骨,沽酒禦寒,囊為之罄。」
  5. ^ 汪輝祖:《佐治藥言》
  6. ^ 胡林翼致友人信:「幼年精力,半耗於八股及時俗應酬,是以學識太小,本領太低,力不如志,以為可惜」,許同莘評價道:「才如(胡)文忠,而猶為此語」,更何況其他人呢(《公牘學史》)。
  7. ^ 何桂芳在《請查禁謀薦幕友片》中說:「各省州縣到任,院司幕友必薦其門生故舊,代辦刑名錢穀,該州縣不問其人例案精熟與否,情願厚出束脩,延請入幕,只因上下通氣,申文免駁詰。」
  8. ^ 張集馨《道咸宦海見聞錄》
  9. ^ 汪輝祖:《佐治藥言》,「自處宜潔」條。

參考書目[編輯]

  • 凌林煌:《曾國藩幕府(全期)成員之量化分析》,《思與言》,33.4(1995年12月),6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