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瓦西里·康丁斯基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康丁斯基)
前往: 導覽搜尋
瓦西里·康丁斯基
Vassily-Kandinsky.jpeg
藍騎士派(表現主義)、包浩斯
出生 Василий Кандинский
1866年12月16日儒略曆12月4日)
俄羅斯帝國 俄國莫斯科
逝世 1944年12月13日(77歲)
法國 法國塞納河畔訥伊
運動 表現主義抽象藝術
國籍  俄羅斯帝國
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 蘇維埃俄國 (1917年開始)
德國 德國 (1928年開始)
法國 法國 (1939年開始)
知名於 繪畫

康丁斯基俄語Василий Кандинский,即通用譯法(音譯)下的「瓦西里·坎金斯基」,「康丁斯基」為本人物俄語人名傳統特例,格里曆1866年12月16日-1944年12月13日),出生於俄羅斯畫家美術理論家。

儒略曆1866年12月4日,康丁斯基出生於俄羅斯莫斯科,在敖德薩度過童年。進莫斯科大學後,就讀法律經濟學。1896年在慕尼黑學習繪畫(寫生,素描和解剖學),在俄國革命之後的1918年返回莫斯科。因為前衛藝術與官方的現實主義藝術相悖,1921年他回到德國,從1922年在包浩斯開始任教,1928年加入德國國籍,直至1933年包浩斯納粹關閉。此後定居法國,在1939年加入法國國籍,1941年法國被納粹占領,康丁斯基沒有選擇前往美國定居,他在1944年逝於巴黎近郊的塞納的內依

皮特·蒙德里安馬列維奇一起,康丁斯基認為是抽象藝術的先驅。他還與其他人共同成立了一個為時不長但很有影響力的藝術團體「藍騎士」。康丁斯基的繪畫售價曾近一千五百萬美元。索羅門·古根海姆美術館是康丁斯基作品的最大藏家之一。

康丁斯基具有聯覺(知覺混合)的能力,他可以十分清晰地聽見色彩。這一效果對他的藝術產生主要影響。他甚至把他的繪畫命名為「即興」和「結構」,仿佛它們不是繪畫而是音樂作品。

藝術分期[編輯]

康丁斯基的純抽象藝術並不是突如其來的。

美術學家「Hajo Duechting」把康丁斯基按照藝術特徵劃分為六個時期:

  • 初期(莫斯科1866年-1896年)
  • 變形(慕尼黑1896年-1911年)
  • 抽象的突破(藍騎士 1911年-1914年)
  • 俄羅斯間奏曲(1914年-1921年)
  • 點,線和面(包浩斯 1922年-1933年)
  • 生物的抽象(巴黎 1934年-1944年)

青年和靈感[編輯]

康丁斯基在莫斯科的少年時代的生活賦予他諸多藝術靈感。在童年時代,他對色彩具有異乎尋常的感受力和非凡的記憶力。這可能由於他具有聯覺使得他如同看見色彩一樣清晰地聽見色彩。在莫斯科生活的年代他一直保持著這種對色彩的強烈興趣,儘管當時他還沒有顯出要鑽研藝術的傾向。 1889年康丁斯基參加了一個民俗調查小組,對莫斯科北部的沃洛格達地區進行旅行考察。他研究了當地民間藝術中在深色背景上使用明亮色彩的手法,這種手法在他早期作品中留下了痕跡。 幾年後康丁斯基寫道「色彩是琴鍵,眼睛是錘子,而心靈則是鋼琴的琴弦」。

1896年,康丁斯基剛好30歲,他放棄了教授法律和經濟學的有前途的教職,前往慕尼黑進入藝術學院。就在這一年離開莫斯科之前,他看到了莫奈的畫展,尤其是聆聽了對《乾草堆》的解說,對具有高度色彩感受力的他來講,這幅畫意味著色彩已經從物體本身得以解放。

藍騎士[編輯]

在藝術學院,康丁斯基的條件非常有利,他年長而且成熟,不僅作為繪畫的初學者,而且還作為一個真正的藝術理論家。儘管這一時期的作品估計相當多,可惜現存的很少。20世紀開始後,情況有所改觀。很多自然風景畫和城鎮畫都留了下來,這些畫用色粗厚,形象可辨。康丁斯基的絕大多數畫都不強調人物,一個例外是「舊俄羅斯的星期天」(1904年),畫中農民和貴族站在城牆的前面,這是一幅重新創作的畫,色彩極其豐富,至於富於幻想那是當然的。

「馬上情侶」(1907年)描寫了馬背上的一對年輕人,男子溫柔小心地擁著女子,途經一座俄羅斯城堡,正準備涉河。馬在默默的走著,遠處城堡璀璨的夜色使河流和樹葉帶上了色彩斑斕的反光圓點。

「藍騎士」(1903)也許是康丁斯基在1900年的最初十年里的最重要作品。畫中一名騎士身披藍色斗篷,身跨白馬,飛速穿越一片山地牧場。騎士和馬匹在草地上落下的陰影是深藍色的。畫的前方有很多散亂的藍色陰影,可能是沒畫出來的樹影。藍騎士在繪畫中占有突出的地位,但沒有明確的定論,馬的步態不自然(康丁斯基想必知道)。事實上有人認為騎士身攜一孩子,同樣也可以認為騎士還有另外一個陰影。康丁斯基把騎士畫成一群色彩的組合,而並不注重細節。「藍騎士」與現代畫家的作品相比沒有特別卓著之處,但是它顯示了過不了幾年後康丁斯基所要走的方向。

從1906年到1908年康丁斯基花了很多時間週遊歐洲,最後在慕尼黑以外的小鎮落腳。「藍色的山」 (1908年 - 1909年)是這一期間的作品,顯示了他走向純粹抽象的傾向。一座藍色的山被左右兩顆大樹裹脅,一黃,一紅。三名騎士和其他徒步者組成的行列在畫的底邊穿越。騎士的臉,衣服和馬鞍都塗成單色,騎士和徒步者根本沒有細節描寫。「藍色的山」畫中的色彩使用法顯示了康丁斯基進入了一個獨立於形態的,只表現色彩本身的藝術境界。

除了繪畫,康丁斯基還取得了作為美術理論家的發言權。他協助建立了慕尼黑新藝術家協會並在1909年成為會長。由於這一團體不能整合象康丁斯基那樣的徹底革新的藝術手法和傳統藝術理念的矛盾,在1911年宣布解散。康丁斯基於是著手建立一個新的藝術團體「藍騎士」,結集了具有相似志向的藝術家,比如弗朗茨·馬克。這一團體發行一本年鑑,也命名為「藍騎士」,曾舉辦過兩次畫展。年鑑和畫展原計劃多次進行,由於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而終止。康丁斯基途經瑞士瑞典返回俄羅斯

康丁斯基在《藍騎士年鑑》發表的文章和同年撰寫的論文《論藝術的精神》幾乎在同一時期問世,對抽象藝術來說既是衛護,又是推進。文中還論證了所有形式的藝術都具有到達某種精神高度的同等能力。他相信在繪畫中,色彩可以作為一種自主的東西,游離於物體或者任何其它形態的視覺描述而獨成一體。另外,他還有一部名為《點、線、面》的藝術理論著作。

瓦西里的椅子[編輯]

1925年至1932年,包浩斯遷校至狄索。匈牙利籍學生馬賽·布魯爾(Marcel Lajos Breuer,1902~1981)在1925年上半季騎腳踏車在校園中閒晃,從腳踏車彎曲的鋼管把手上突發奇想,聯想到索內的彎木椅,就用鋼管,配合帆布和織品等材料,並由工廠技師協助,不斷的實驗,終於創造出世界第一張量產的鋼管。為了感謝老師康丁斯基的啟蒙,布魯爾將他的鋼管椅以老師的名字命名為「瓦西里椅」(Wassily Chair)。

冥誕[編輯]

  • 2014年12月16日,谷歌在首頁為其慶祝第148個生日。[1]

註釋[編輯]

  1. ^ 148th-birthday - 谷歌(世界文)(英文)(中文)

參見[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