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有為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康有為
出生 1858年3月19日(1858-03-19)
大清廣東省南海縣丹灶蘇村
逝世 1927年3月31日(69歲)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山東省青島市
職業 思想家、學者、戊戌變法領袖之一
配偶 張雲珠梁隨覺何旃理市岡鶴子廖定徵張光
受影響於 孔子
施影響於 梁啟超

康有為(1858年3月19日-1927年3月31日),原名祖詒廣廈長素,又號明夷更生西樵山人游存叟天游化人廣東省南海縣丹灶蘇村人,人稱康南海,光緒廿一年(1895年)進士,曾與弟子梁啟超合作戊戌變法,後事敗,出逃。他信奉孔子的儒家學說,並致力於將儒家學說改造為可以適應現代社會的國教。

生平[編輯]

早年[編輯]

康有為生於官僚家庭,祖父康贊修道光年間的舉人,父親康達初做過江西補用知縣。康有為自幼學習儒家思想,光緒五年(1879年)開始接觸西方文化。光緒八年(1882年),康有為到北京參加順天鄉試,沒有考取。南歸時途經上海,購買了大量西方書籍,吸取了西方傳來的進化論和政治觀點,初步形成了維新變法的思想體系。後經考證,其很多思想來自於其他大名士之著作,並非為康有為原創。

光緒十七年(1891年)後,他在廣州設立萬木草堂,收徒講學,弟子有梁啟超陳千秋等人。

1895年「公車上書」是各地舉人實行的,康有為並沒有真正實行「上書」。他只是在松筠庵門前聯絡了一些各地赴京的舉人,商議準備上書。但終究沒有實行。

百日維新的核心成員也非康有為,實際上為光緒帝周圍的一品大臣翁同龢(1830—1904)、楊深秀(1849—1898)等「帝黨」;而具體執行者為「軍機四卿」或「四章京」楊銳、劉光第、譚嗣同、林旭四人。皆由光緒帝授予四品卿銜,參預新政,當時有關新政的詔書全由四章京代皇上草擬。

而1898年6月,光緒皇帝召見康有為,只委以「總理衙門章京上行走」的六品小官(行走,清朝制度,不設專職的官員或不專任的官員叫作「行走」)。實際上並沒有像對待「軍機四卿」那樣特別重用。

康有為的老師為朱九江

中年[編輯]

光緒二十一年(1895年),康有為到北京參加乙未科會試,康有為自稱得知《馬關條約》簽訂,在松筠庵聯合1300多名舉人,上萬言書,即「公車上書」,又未上達。由於光緒帝年紀較輕,且沒有實際從政經驗,康有為依靠其激進且不符合實際的改革觀點於當年5月底第三次上書,這得到光緒帝讚許。但根據不少學者的看法,康有為在進行政治宣傳以及回憶的時候(最明顯如其《康南海自訂年譜》)存在著很多不尊重事實的地方,而且又有很多吹牛造假的現象[1]

茅海建等不少學者則根據許多文獻認為康有為所謂的組織舉人聯名上書,事實上是一次流產的政治事件。公車上書實則是由當時的翁同龢李鴻藻汪鳴鑾等京城高官發動組織,目的是阻撓《馬關條約》的簽訂。另有研究者認為,當時清政府內部已經趨於求變,即使是保守派的徐桐和榮祿,也曾對變法做過努力。公車上書的時候,18省「公車」絕大多數都沒有參加康組織的簽名,他只徵集到80名廣東人的簽名。而僅僅是另一人陳景華就鼓動了一場280多人簽名的廣東公車上書。[2]

不久,康有為會試中式第五名,榜名康祖詒。殿試之後,位列二甲第四十六名,賜進士出身,用工部主事。[3][4][5] 7月,他和梁啟超創辦《中外紀聞》,不久又在北京組織強學會

光緒二十三年(1897年),德國佔領膠州灣,康有為再次上書請求變法。次年1月,光緒皇帝下令康有為條陳變法意見,他呈上《應詔統籌全局折》,又進呈所著《日本明治變政考》、《俄羅斯大彼得變政記》二書。4月,他和梁啟超組織保國會,號召救國圖強。6月16日,光緒帝在頤和園勤政殿召見康有為,任命他為總理衙門章京,准其專摺奏事,籌備變法事宜,史稱戊戌變法

戊戌變法與政變[編輯]

戊戌變法之初,在康有為的幕後主持下,光緒皇帝推動了一系列的改革,後人稱為戊戌變法。後經學者考證,光緒皇帝收到的每筆奏摺,全文或摘要皆須送慈禧審閱,在清宮檔案中均有詳細紀錄,因此慈禧太后對變法內容完全知情。若慈禧不支持變法,戊戌變法不會維持一百天時間。而事實上,後來被殺的變法派戊戌六君子,楊銳和劉光第是張之洞推薦的,林旭是榮祿推薦的,只有譚嗣同才是康有為的人。但在變法中,光緒帝基本上只聽康有為的意見,而其部分不切實際甚至涉嫌造反的意見引起慈禧等保守派的不滿,才會導致最後的政變。

期間,康有為的思想漸趨保守,為自己進入權力核心鋪路。他提出變法核心為「立制度局、新政局」。制度局效仿的是日本明治維新,只負責議政而不涉足具體的行政。中央制度局由皇帝主持,地方則設法律局、稅計局、學校局、農商局、工務局、礦政局、鐵路局、郵政局、造幣局、遊歷局、社會局、武備局等「十二專局」,架空現有的軍機處、總理衙門、六部、地方督撫衙門等部門。他也認為中國的國民素質不足以設立議會,應由皇帝專權。

根據雷家聖《力挽狂瀾:戊戌政變新探》[6]一書指出:戊戌變法期間,日本前首相伊藤博文至中國訪問。當時英國傳教士李提摩太向變法派領袖康有為建議,要求清朝方面聘請伊藤為顧問,甚至付以事權。按照李提摩太向康有為的建議,是要將中美英日四國建立為一個類似後來蘇聯或獨聯體的政體,藉以對抗俄國[7]

於是,變法派官員在伊藤抵華後,紛紛上書請求重用伊藤,引起保守派官員的警惕。保守派官員楊崇伊甚至密奏慈禧太后:「風聞東洋故相伊藤博文,將專政柄。伊藤果用,則祖宗所傳之天下,不啻拱手讓人。」[8]這種激烈的言論,促使慈禧太后在9月19日(八月初四)由頤和園回到紫禁城,意欲瞭解光緒皇帝對伊藤有何看法。

在康有為的授意下,變法派官員楊深秀於9月20日(八月初五)上書光緒皇帝:「臣尤伏願我皇上早定大計,固結英、美、日本三國,勿嫌『合邦』之名之不美。」[9]另一變法派官員宋伯魯也於9月21日(八月初六)上書言道:「渠(李提摩太)之來也,擬聯合中國、日本、美國及英國為合邦,共選通達時務、曉暢各國掌故者百人,專理四國兵政稅則及一切外交等事。」[10]儼然欲將中國軍事、財稅、外交的國家大權,交於外人之手。慈禧太后於9月19日(八月初四)返回紫禁城後,於9月20至21日獲知此事,驚覺事態嚴重,才當機立斷發動政變,重新訓政,結束了戊戌變法。

然而,慈禧在9月21日訓政當天頒布的捉拿康有為的上諭中並未提到康有為賣國,只說:「諭軍機大臣等:工部主事康有為結黨營私,莠言亂政,屢經被人參奏,著革職,並其弟康廣仁,均著步軍統領衙門拿交刑部,按律治罪。[11]」此外,楊深秀和宋伯魯都曾上奏倡議四國合邦,但慈禧在戊戌政變之後定他們的罪中都未提到他們這條罪名;宋伯魯的罪名是「濫保匪人」、「聲名惡劣」,楊深秀的罪名是與康有為結黨。雷家聖指出這是因為慈禧當時還不知道英、美、日等國的參與程度,如果貿然指責英、美、日等國,外交糾紛更難收拾,故只能以含混之罪名帶過。

變法失敗後,維新派人士人人自危,李鴻章甚至不顧危險在慈禧面前稱自己是「康黨」;意在將推行「合邦」計畫者,與一般維新派人士做出區隔,希望保持部分維新的成果,但隨著保守派掌權,新政紛紛廢除,使得中國走向更保守排外的道路。[12]

政變後康有為逃至天津,又得李提摩太牧師協助,坐重慶號到上海海面,再由英國領事館職員協助在上海海面轉船到香港,再由香港逃往加拿大,自稱持有皇帝衣帶詔,在光緒二十五年六月十三日(1899年7月20日)組織保皇會,又名中國維新會,鼓吹君主立憲,反對革命。為獲得國際支持,他曾遊歷列國,會見歐洲各國君主。1900年曾參與自立軍起義

民國以後[編輯]

辛亥革命後,康有為於1913年回國,定居上海辛家花園,主編《不忍》雜誌,宣揚尊孔復辟。作為保皇黨領袖,他反對共和制,一直謀劃清廢帝溥儀復位。1917年6月28日康有為從天津秘密進京,與效忠前清的北洋軍閥張勳發動復辟,擁立溥儀登基,不久即在當時北洋政府總理段祺瑞的討伐下宣告失敗。

1921年遷居愚園路「游存廬」,1923年遷居青島(見青島康有為故居[13]。康有為晚年始終宣稱忠於清朝皇帝,1924年溥儀被馮玉祥逐出紫禁城後,他曾親往天津,到溥儀居住的張園覲見探望。

逝世與掘墓[編輯]

康有為先生之墓

1927年3月18日康有為因躲避北伐戰亂,從上海抵達青島。3月29日參加同鄉宴,宴後嘔吐,31日凌晨5時30分七竅流血猝死。關於其死因,其女康同壁生前堅持「被人在食物中投毒而導致死亡」;康同壁之女羅儀鳳文革中所寫的一份交待材料稱康氏「是被國民黨下毒害死的」。康有為另一位女兒康同環則認為,「可能是英記酒樓的食品不潔所致,未必是因為政治鬥爭而犧牲的。」康氏弟子呂振文臨終對其子披露,因康氏不同意溥儀「跟著日本人走」,故而遇害。此外還有慈禧餘黨暗害說,甚至移植睾丸致死說(已被證實為謠言)[14]

康有為逝世後葬於青島[15]。辭世後遺體曾暫厝李村棗兒山,1948年正式安葬於青島,翌年10月舉行康有為遷葬和墓碑揭幕儀式。

文革期間,康曾被視為「中國歷史上最大的保皇派」,1966年8月,其墓地被紅衛兵掘開,屍骨被造反派掘墓鞭屍,並把其帶有白髮之顱骨遊街示眾,後來康有為的顱骨被市博物館王集欽研究員以「造反有理」實物展覽為名收入館中藏匿,才使得今日康有為墓中有康氏的一點屍骨。

1985年12月27日再遷墓至嶗山區中韓鎮大麥島村北浮山南麓的現址(現青島大學之北)並立碑,今為山東省文物保護單位

思想[編輯]

康有為的理想和政治主張主要在他撰寫的《大同書》中得到體現。

近年對於康有為的歷史地位存在著較大爭議。由於維新變法(即戊戌變法)後各派人士的自述常常出於政治宣傳目的而頗多不實,使得這一歷史時期的研究存在很大困難。

著作[編輯]

康有為書法
流亡中的康有為,約1920年
青島市康有為故居

以下著作因其中有些寫作時間尚在爭議,故一律不注時間,只列主要著作名稱。單篇文章除重要者外一律不列。

全集[編輯]

  • 萬木草堂叢書
  • 演孔叢書
  • 康有為詩文選
  • 湯志鈞選編,康有為政論集
  • 蔣貴麟編,康南海先生遺著匯刊,台北:宏業書局,1976年
  • 蔣貴麟編,萬木草堂遺稿,臺北:成文出版社,1978年
  • 蔣貴麟編,萬木堂遺稿外編,臺北:成文出版社,1978年
  • 蔣貴麟編,萬木草堂遺稿外編續編,臺北:成文出版社,1983年
  • 樓宇烈編,康有為學術著作選,北京:中華書局
  • 康有為全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
  • 康有為全集,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7年

家庭[編輯]

青島康有為故居內的康有為像
青島康有為故居內的康有為晚年畫像

康有為有六房妻妾和十五個子女。

  • 大房 張雲珠(1855年-1922年),字「妙華」。
    • 第一女 同薇(1879年-1974年),字「文僩」,號「薇君」。
    • 第二女 同璧(1881年-1969年),字「文佩」,號「華鬘」。
    • 第三女 同結(1884年-1884年),數日殤。
    • 第四女 同完(1885年-1885年),數月殤。
    • 第一子 同國(1890年-?),殤。
    • 第五女 同荷,養女,康有溥之女。
  • 二房 梁隨覺(1880年-1969年)
    • 第二子 同吉(1902年-1902年),生於印度,未滿月殤。
    • 第六女 同復(1903年-1979年),生於澳門
    • 第七女 同環(1906年-?),生於瑞典
    • 第三子 同籛(1908年-1961年)
  • 三房 何旃理(1891年-1915年),字「金蘭」。
    • 第四子 同凝(1909年-1978年)
    • 第八女 同琰(1911年-1928年),18歲時死於車禍。
  • 四房 市岡鶴子(?-1927年),昵稱「鶴姬」,日本人,和三房何旃理情同姐妹。在康有為猝死後自殺。
    • 女(未排行) 凌子(1925年-?),生於日本,在市岡鶴子自殺後則隱姓埋名不知所終。
  • 五房 廖定征
    • 第九女 同令(1915年-1927年),12歲時死於肺炎。
  • 六房 張光(1900年-1943年),小名「阿翠」。
    • 第十女 靜谷(1927年-2012年),養女,張光兄弟之女。

相關描寫[編輯]

康有為曾多次出現在描寫清末歷史的電影電視劇中,其中比較著名的有: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豆棚閒話:康有為這人近乎騙子
  2. ^ 茅海建《「公車上書」考證補(一)》茅海建《「公車上書」考證補(二)》
  3. ^ 《清史稿·卷473》康有為傳:「康有為,字廣廈,號更生,原名祖詒,廣東南海人。光緒二十一年進士,用工部主事。」
  4. ^ 《光緒二十一年進士登科錄玉音》:(二甲四十六名)康有為, 貫廣東廣州府南海縣民籍, 蔭生。曾祖健昌, 祖贊修, 父達初。癸己科鄉試第八名, 乙未科會試第五名。
  5. ^ 《康南海自編年譜》頁270:「(光緒二十一年)越日榜發,中進士第八名,本擬會元,總裁徐桐以次篇『優優大哉,禮儀三百,威儀三千』題文分天地人鬼四比,惡其太奇,降第五雲。殿試朝考皆直言時事,讀卷大臣利李文田與先中丞公宿嫌,又以吾不認座主,力相排。殿試徐壽蘅侍郎樹銘本置第一,各閱卷大臣皆圈矣,惟李文田不圈,並加黃簽焉,降至二甲四十八名。……十一日引見,授工部主事。」
  6. ^ 雷家聖《力挽狂瀾:戊戌政變新探》,台北:萬卷樓,2004.
  7. ^ Timothy Richard ,Forty-five years in China, Chapter 12.
  8. ^ 楊崇伊〈掌廣西道監察御史楊崇伊摺〉,《戊戌變法檔案史料》,北京中華書局,1959,p.461.
  9. ^ 楊深秀〈山東道監察御史楊深秀摺〉,《戊戌變法檔案史料》,北京中華書局,1959,p.15.
  10. ^ 宋伯魯〈掌山東道監察御史宋伯魯摺〉,《戊戌變法檔案史料》,北京中華書局,1959,p.170.
  11. ^ 《清實錄》
  12. ^ 戊戌變法中的李鴻章 在光緒與慈禧中間老謀深算
  13. ^ 康有為把青島當做避暑之地,大部時間住在上海。
  14. ^ 康有為有沒有移植過猴子睾丸?. 騰訊. [2014-04-05]. 
  15. ^ 晚年信風水 康有為葬青島

書籍[編輯]

  • 趙爾巽等《清史稿》
  • 康有為學術著作選《康南海自訂年譜》. 1992年09月第1版.
  • 王明德《百年家族—康有為》,臺灣立緒文化事業有限公司。ISBN 957-0411-38-4

研究書目[編輯]

  • 蕭公權著,汪榮祖譯:《康有為思想研究》(臺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1988)。
  • 汪榮祖:《康有為論》(北京:中華書局,2008)。
  • 汪榮祖:〈康有為章炳麟合論〉。
  • 羅久蓉:〈康有為的歷史觀及其對時局與傳統的看法〉。
  • 《康有為評傳》. 馬洪林著. 南京:南京大學出版社. 1998年. (中國思想家評傳叢書)
  • 《康有為傳. 紀能文,羅思東著. 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 1998年.
  • 《康有為傳》. 童強著. 北京:團結出版社,1998年. (中國文化巨人叢書.近代卷)
  • 《康有為》. 許殿才編著. 北京:中國國際廣播出版社,1996年. (愛國主義教育叢書)
  • 《康有為》. 何金彝,馬洪林著. 長春:吉林文史出版社,1997年. (大儒列傳)
  • 《康有為》. 西羽著.--天津:新蕾出版社,1993年. (中華歷史名人叢書/顧傳菁,李福田主編)
  • 《康有為大傳》. 馬洪林著. 瀋陽:遼寧人民出版社,1988年. 662頁
  • 《康有為》. 馬洪林著.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6年. (中國近代史叢書)
  • 《康有為》. 宋青藍著. 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1983年. (中國歷代名人傳叢書)
  • 《康有為》. 何雙生著. 北京:中華書局,1982年. (中國歷史小叢書)
  • 《力挽狂瀾:戊戌政變新探》,雷家聖著,台北:萬卷樓,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