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安七子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建安七子又號鄴中七子[1],是指東漢末年漢獻帝年間的七位文學家孔融陳琳王粲徐幹阮瑀應瑒劉楨。同時代曹丕的《典論·論文》首次將他們相提並論,七子與「三曹」往往被視作三國時期文學成就的代表。[2]

簡介[編輯]

曹丕在《典論·論文》中評價:「今之文人,魯國孔融文舉、廣陵陳琳孔璋、山陽王粲仲宣、北海徐幹偉長、陳留阮瑀元瑜、汝南應瑒德璉、東平劉楨公幹。斯七子者。於學無所遺、於辭無所假,咸以自騁驥騄於千里,仰齊足而並馳。」曹丕常常與建安七子「行則連輿,止則接席」,孔融被曹操斬殺後,曹丕仍以重金向天下廣徵孔融的文章。

「建安七子」與「三曹」構成建安作家的主力,對散文的發展,都曾作過貢獻。王粲在詩賦上的成就高於其他六人。劉勰文心雕龍‧才略》提到:「仲宣溢才,捷而能密,文多兼善,辭少瑕累,摘其詩賦,則七子之冠冕乎。」王粲的哀思最能表現在作品上,其代表就是《七哀詩》與《登樓賦》。最能代表建安文學的精神。王粲《七哀詩》吟道:「出門無所見,白骨蔽平原。路有飢婦人,抱子棄草間。」把在亂世的經歷見聞,融入於作品之中,留下最真實的記錄。

七人當中,除被曹操處死的孔融外,其他六人都依附於曹操父子旗下。建安二十二年(217年)冬天,北方發生疫病,當時為魏王世子的曹丕,在第二年給吳質的信中說:「親故多離其災,徐、陳、應、劉一時俱逝」。除孔融、阮瑀早死外,建安七子之中剩下的五人竟然全部死於這次傳染病。曹植《說疫氣》描述當時疫病流行的慘狀說:「建安二十二年,癘氣流行,家家有僵屍之痛,室室有號泣之哀。或闔門而殪,或覆族而喪。」

參看[編輯]

注釋[編輯]

  1. ^ 嚴羽《滄浪詩話》:「建安體,漢末年號,曹子建父子及鄴中七子之詩。」
  2. ^ 黎東方,《細說三國》(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ISBN 7-208-03442-7),408頁:「論文學,我們只須再提一下曹操的『對酒當歌』與曹植的『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不就夠了嗎?再說,建安七子怎麼樣?東漢有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