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異次元殺陣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異次元殺陣
Cube
Cube The Movie Poster Art.jpg
DVD Cover
基本資料
導演 Vincenzo Natali
監製 Mehra Meh
編劇 André Bijelic,
Graeme Manson,
Vincenzo Natali
主演 Nicole de Boer,
Nicky Guadagni,
David Hewlett,
Andrew Miller
配樂作曲 Mark Korven
攝影 Derek Rogers
剪輯 John Sanders
片長 90 minutes
語言 English, French
上映及發行
上映日期 9 September 1997 (Canada)
發行商 Cineplex-Odeon Films
預算 CAD 365,000
前作與續作
續作 異次元殺陣2 - 迷室驚方
各地片名翻譯
香港 心慌方
台灣 異次元殺陣

異次元殺陣Cube),是一部1997年出品,由Vincenzo Natali導演的加拿大科幻電影。七個互相不認識的人被放進一個立方體迷宮,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樣來到的這裡。他們被迫共同設法逃脫迷宮,這過程中,他們遇到了各種各樣的(一部分是極為恐怖的)事情。

儘管這是一部低成本的影片,但它還是收到了較為不錯的商業成功,還獲得了Cult(邪典電影)的稱號。這部電影的吸引力大部分在於它的超現實主義風格,影片中沒有太多的內容可供解釋怎樣和為什麼創造這個立方體迷宮,也無法搞清楚如何遴選被關進來的人,這有點卡夫卡風格。影片中提及到了「外面的世界」,但在形象上處理的極為抽象,外面的世界是廣闊的黑暗或明亮的白色

情節摘要[編輯]

整個迷宮中的每一個立方體要麼是安全的,要麼是裝有致命的危險設備(比如能夠把進入的人切成碎塊的「壽司機器」或者能夠向進入的人噴射強性液體的裝置)。起初,人們往想要進入的立方體扔一個綁著繩子的靴子,以測試該立方體是否安全,但是這個方法很快就失效了,Rennes,綽號Wren——一個曾經逃脫六、七個高科技保安監獄的越獄專家,恐怖地在一個經過「靴子測試」的立方體房間中受到致命的襲擊,當人們把他拉回上一個房間時死亡。

Leaven是一個聰明的、會心算的年輕女孩,在不久發現了一個可以判斷房間是否安全的方法:在房間聯通管道壁上鑲嵌有三組、每組三位的序列號,Leaven起初認為,如果三個數字都不是質數,那麼這個房間就是安全的。Leaven同時發現了那些數字是被編碼過的笛卡爾直角坐標

Worth曾經是這個巨大的立方體迷宮的外殼的設計者之一,他說出了這個外殼的尺寸(每邊邊長434英尺)。Leaven步量了每一個立方體房間的內部邊長是14英尺,假設立方體房間牆壁不是很厚,這個立方體迷宮至多可以包含每維26個立方體房間。(儘管在影片中她的計算是假想的,但是顯然是正確的,房間內外邊長相差1.5英尺左右,也就是,如果從外部測量立方體房間,每邊長度約在15.5英尺左右。)根據編碼過的座標, 她確定他們當前的位置離大立方體一個面只有七個房間。(這裡沒有解釋她怎樣判定到達那裡的方向,因為顯然房間中沒有可供確定方向和坐標軸的信息)

後來,Leaven的「沒有質數的房間是安全的」推測被證實是錯誤的,而實際上致命的立方體房間序列號包括質數的冪(當然包括一次冪)。這樣,他們面臨著對大量三位數進行分解質因數的任務——這是很困難的(儘管對於Leaven來說沒有那麼困難,但是看起來也相當困難)。幸運的是,人們發現,Kazan——一個自閉症患者——能夠迅速把聽到的數字分解質因數並說出這個數字有幾個質因數。

不久,他們來到了立方體迷宮的一個面。他們用外衣做成繩索,把醫生Holloway懸在立方體房間和大立方體外殼之間,希望她能夠看到出路。但是她沒有看到出路,反而差點掉了下去,幸好看起來很和善的警察Quentin抓住了她。但是一直惡毒地希望她離隊的Quentin在其他人不知道的情況下故意放手把Holloway拋了下去,造成Holloway死亡。Holloway死後其餘的人決定休息,在休息時,Quentin暗中叫醒年輕女孩Leaven,並叫他丟下另外兩人,同時對她進行性騷擾,被Leaven尖叫聲驚醒的Worth前來幫忙並與Quentin大打出手,之後Quentin開始以暴力控制整個隊伍。

同時他們回到了有著Wren屍體的房間,意識到自己回到了當初來到的房間。起初他們認為他們一直再繞圈子,但是Worth發現曾殺死Wren的那個房間不再和這個房間相鄰,這時,他和Leaven發現這些房間是會週期移動的。

Leaven很快發現那些序列號不僅僅可以解碼為是否安全、當前位置,還可以解釋為置換(permutations,也指排列),這些獨立的房間按照這個移動。稍頃,Leaven計算出如果他們只要在一個曾經到達的房間等待就可以有機會進入一個「橋立方體」(bridge cube),一個單獨的、來往於內部立方體房間和外殼的立方體房間。如果他們在那個曾經到達的立方體房間中等待一次移動,便可以到達橋立方體,和外面的世界。

Leaven、Worth和Kazan稍後用計甩掉了以發瘋的Quentin,到達了連接外面的立方體。此時Worth說自己要待在裡面,他已對外面的世界感到失望,Leaven此時坐下打算與Worth聊聊,但此時Quentin突然出現並用從門把手上拆下來的箭頭金屬棍殺害了Leaven,同時中傷了Worth。Quentin之後打算離開立方體並殺死已出去的Kazan,但Worth用期最後一股力死命抓著Quentin的腳不讓他出去,之後立方體開始週期移動,Quentin再移動時被夾死。而Worth嚴重受傷,爬到Leaven身旁候嚥下最後一口氣。

只有Kazan活著出來,影片中看不到外面世界,但是我們看到了Kazan獨自、緩慢地走在明亮的白色空間中。[1]

角色發展[編輯]

導演和編劇(在DVD解說中)說道:電影中的每一個角色是根據角色發展(Character Development)的既定反應設計的。這是通過故事中的很多手法和誰領導誰聽從的改變表現出來的。

Quentin這個把自己推上領導者位置的角色是團隊的中心任務。他是一個警察並且擁有力量和冷靜的頭腦。他常常自告奮勇完成危險的任務,並尋求一個「實際的解決方案」。儘管,影片中(通過Quentin在紅色房間和Worth的對質)表示他有陰暗面:他顯示出了暴力,尤其對女士;殘忍,尤其對Worth;少許的精神錯亂,關於Holloway提出的「與年輕女孩有一手」。隨著影片進展,他想要控制Leaven(應該是團隊中最為有能力的人),他愈發像一個壞人。

Holloway是團隊中年齡最大的女性,她是一位醫生。她的行為顯出她有些發狠,還有一些妄想和一些戲劇性。她是「陰謀理論」的中心人物,常常表示美國政府應該為這個立方體迷宮負責。隨著影片發展,她越來越善良——為遭遇「壽司機器」的Quentin治療、一直照顧Kazan。她也在紅色房間向Quentin解釋為什麼大家需要Worth時顯示出了冷靜的性格。當大家處於立方體的一個面的時候,她主動嘗試尋找外殼,但是被Quentin殺了。(這意味著Quentin從英雄壞人的轉變)。

Leaven最初是以一個柔弱、絕望的年輕女孩形象出現的。在引起Quentin、 Worth和Halloway注意以前,她沒有探索所在環境而是不斷要求幫助。她是團隊中唯一一個有隨身物品的人(她擁有她的眼鏡),並且剛開始她顯得沒什麼用(「我誰也不是,我在學校上課,和家長一起住,他們都是普通人,我誰也不是!」)。但是,不久她就顯出了團隊「大腦」的重要位置,她是團隊中唯一會解碼密文並計算的人(儘管Kazan幫助她完成計算、Worth也有一定關於這個的能力)。她和Worth、Kazan關係良好,在Quentin和其他將她視為逃脫的關鍵的人眼中,Leaven是一個令人羨慕的對象。

Worth出現的時候,表情嚴酷,嚴重受傷。實際上,在影片的第一部分中,除了嘲笑Quentin想要逃出這個立方體迷宮的努力,他一直保持著嚴酷的形象。他常常被問起為什麼對生存顯得那樣絕望:「我就是一個普通的傢伙,我在辦公樓裡面坐辦公樓的事情,好了麼?」他為團隊殿後、引領Kazan和做一些「靴子測試」。當他們到達紅色房間時(緊接著「壽司機器」),Quentin向他挑戰,這時Worth才說出他曾經參與過這個立方體房間外殼的設計。他表示並不了解建造這個房子的目的和有關房間中致命設備的信息,但是他知道在幾個月之前已經有人被放入這個立方體。在紅色房間中,Worth與Quentin對抗,他說了一段較長、清晰、值得注意的話:「這就是一個完全失誤的計劃,你明白麼,Holloway? 老大哥根本沒有在看你。」('It (The world) is all a headless blunder functioning under the illusion of a master plan. Can you grasp that, Holloway? Big brother is not watching you')隨著影片的發展,他最終成為了一個(替補)英雄,他理智地和Quentin對抗。Kazan和Leaven分開的時候,他救了Kazan。並在Quentin處救了Leaven。在最終,他覺得他已經沒有生存下去的理由,所以當到達出口的時候,他選擇了死亡。在出口處,Leaven問他「這出口通向哪裡」時,他回答「無邊無際的愚蠢人性」('Boundless human stupidity')。隨後,Leaven就被跟過來的Quentin殺了,他按倒了Quentin,並在將被封鎖在房間時殺掉了Quentin。這也意味著他從一個「禍害」到英雄的轉變。

Rennes,也就是Wren,出場時顯得很有能力和學問,他是一個越獄專家,從不少主要監獄中逃脫過。他把「靴子測試法」發揚光大。作為一個年齡較大的人,他顯得精力旺盛、身心健康(雖然有一點面部痙攣)。他不斷用靴子檢測著房間,並建立了曾被整個團隊接受的「只需關注你前方的房間」理論。但是,他的學問和冷靜並沒有救他——酸性液體的襲擊使他從全隊的希望和唯一的專家轉變為一個受害者。

Kazan是一個自閉症患者,Quentin不信任他——在經過「沉默機關」事件之後更加不信任了。但是,他對於逃脫起到了作用,他可以為大家計算出房間是否安全。

還有一個角色Alderson(DVD封面上的人物),僅在影片開始時出現。他沒有遇到那個團隊,很快就被殺死了。無論如何,這個人物還是完成了從「看起來像主角」到「什麼都不代表」的轉換。有一些關於設置這個人物的目的何在的討論。有人認為他是電影中的麥高芬

致命的立方體房間[編輯]

致命的立方體房間給予角色們極度的壓力——它會恐怖地殺掉他們。

致命的立方體房間中的設備:

  • 能夠穿過你身體的鋒利鐵絲網(殺掉了Alderson)
  • 運動控制(有動靜就啟動)的火焰噴射器(被「靴子測試」成功避免)
  • 高強度的酸性液體噴射器(Rennes被殺掉並且毀容)
  • 鋒利鐵絲先是在你身邊環繞(大概圍成圓柱體),然後突然繞到一起(大概沙漏形)把你切成無數份(差點殺掉Quentin,雖說免於一死,但是也嚴重受傷,電影中的人物叫這個做「壽司機器」)
  • 從四壁伸出長釘刺穿你的身體(這個設備是聲控的,也差一點殺掉Quentin)

Quentin曾經提到他還被差點被斬首,由此推測他可能因為三次死裡逃生的巨大精神壓力而瀕臨崩潰。

一個潛在的機關就是由於房間會快速移動,所以移動時正在房門處的人會被殺死,Quentin就是這樣被分成兩段的。

Holloway因為Quentin的故意放手而從立方體側面摔落下去,估計也死了。

人物也對立方體房間進行了一些破壞,Leaven在金屬表面上刻字打草稿;Quentin擰下某個房間的一個門把手作為武器來殺害Leaven;一些人物的屍體也留在了房間中;Kazan還在一個房間中小便。各種跡象表明,之前還有很多人被放入了這個房間,但是卻沒有屍體,可能被清除走或者立方體有分解屍體的功能。

立方體迷宮的目的[編輯]

建造這個立方體迷宮有一個明顯的目的就是研究人在強壓力狀態下的心理狀態變化。

立方體也可能就代表生命或者世界本身。沒人知道為什麼活著或者為什麼生活在地球上,並且錯誤的決定會造成死亡。立方體迷宮只是把這些用恐怖的方法微縮在一起。

創作細節[編輯]

影片是在多倫多拍攝的,只有一個棱長14英尺的「立方體」。房間的顏色是通過滑動板改變的。

系列[編輯]

異次元殺陣的續集異次元殺陣2:超級立方體(2002年),前傳異次元殺陣:零(2004年)。

異次元殺陣系列這個條目有更加詳細的內容。

演員[編輯]

所有人物的名字來自真實的監獄名字。

類似的電影[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1. ^ 由前傳可知,所謂外面的世界其實也是一個陷阱

參見[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