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茲·卡夫卡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法蘭茲·卡夫卡
Franz Kafka
Kafka1906.jpg
法蘭茲·卡夫卡
出生 1883年7月3日
奧匈帝國波西米亞布拉格(即今天的捷克)
逝世 1924年6月3日(40歲)
奧地利下奧地利州克洛斯特新堡
公民權 奧匈帝國捷克斯洛伐克[1][2]
母校 德國查理-斐迪南大學[注 1]
職業 作家、保險經紀、工廠經理
知名作品
風格 現代主義文學現代主義存在主義超現實主義魔幻現實主義
簽名 Franz Kafka's signature.svg

法蘭茲·卡夫卡德文Franz Kafka,1883年7月3日-1924年6月3日),是一位德語小說家。其代表作品《變形記》、《審判》和《城堡》有著鮮明的主題並以現實生活中人的孤立孤獨異化、人心理和生理上的折磨的痛苦、親子間的衝突、人物角色恐怖的追求、神奇的轉換以及官僚機構內部的錯綜複雜為原型。在逝世後,文章才得到比較強烈的迴響。文筆明淨而想像奇詭,常採用寓言體,背後的寓意見仁見智,暫無定論。別開生面的手法,令二十世紀各個寫作流派紛紛追認其為先驅。

卡夫卡出生在布拉格(後來是奧匈帝國的一部分)的一個中產階級、講德語的猶太家庭。卡夫卡在世時,奧匈帝國隨即成立,布拉格的大多數人口都說捷克語,並且當時說捷克語捷克人[注 2]和說德語奧地利人有著實在性的分歧。兩種族群都在加強自己國家的認同感。聚居在布拉格的猶太區的猶太人經常發現他們是介於捷克人和奧地利人之間的,因而自然會提出一個地方究竟歸屬於誰的問題。卡夫卡能流利地說這兩們語言,並選擇了德語為母語。

卡夫卡雖然偏愛文學但也在學校學過法律並經受過律師職業的培訓,在他完成法學教育後,受聘於一家保險公司工作。任職後的空餘時間內,卡夫卡開始寫短篇故事。對於剩餘的時間,卡夫卡經常會抱怨難有較充裕的業餘時間從事寫作,因為自己不得不將大量時間去工作。他後悔對他的Brotberuf("日常工作",即"生計")投入了過多的關注。卡夫卡喜歡使用書信交流,他給自己家人(包括他的父親赫曼•卡夫卡和最小的妹妹奧特拉·卡夫卡)和親密的女性朋友(包括他未婚妻菲利斯·鮑爾)寫過上百封的信件,卡夫卡與他父親的關係複雜且陷入了困境,這極大的影響了卡夫卡後來的文學創作。因為歐洲當時對猶太人的壓迫排擠,身為猶太人的卡夫卡時常抱怨自己的種族,雖然對猶太人處境的低下、被動的抱怨與不滿也影響了他的作品風格,但卡夫卡認為身為猶太人卻對自己沒有起多大的幫助。

僅有少部分卡夫卡的作品是在他生前出版的:故事集《沉思》(Betrachtung)、故事集《鄉村醫生》(Ein Landarzt)和刊登在文學雜誌上的單一故事作品(如:《變形記》)。卡夫卡還印刷了他的短篇故事集《飢餓藝術家》(集合)(Hungerkünstler),但卻在他死後才出版。卡夫卡未完成的作品,包括他的小說《審判》《城堡》《美國》(或《失落者》)都是在卡夫卡死後出版,其中大部分都是由他的猶太人朋友馬克斯·布洛德幫忙出版,但他不顧卡夫卡想要毀掉自己手稿的願望。阿爾貝·加繆加夫列爾·加西亞·馬爾克斯讓-保羅·薩特三位大作家都受到卡夫卡作品的影響。英語中有"Kafkaesque"(即卡夫卡式的)這一術語來描述生活中像卡夫卡作品裡那樣離奇的現象。

生平[編輯]

家庭[編輯]

5歲照片
布拉格出生地標誌。

卡夫卡生於布拉格(之後屬於奧匈帝國老城廣場聖尼古拉教堂附近的一個中產階級阿什肯納茲猶太人家庭,其父親赫曼•卡夫卡(1852–1931)是卡夫卡祖父雅各布·卡夫卡的第四個孩子,[4][5]。祖父居住在捷克南波希米亞州靠近斯特拉科尼采的一個聚居著大量猶太人名為奧塞克的村子裡,[6]是名從事屠宰哺乳動物和鳥類的祭祀屠夫英語Shechita(希伯來語: שחיטה)。是卡夫卡的父親將家人移居到布拉格。其父最早在旅遊業工作並是旅遊銷售代理人,後來轉行成為一名高檔商品和衣物的銷售商人,他一共僱傭了15人並以寒鴉(捷克語kavka)為商標圖案。[7]卡夫卡的母親名叫朱莉·洛雅(1856–1934),洛雅父親是猶太釀造商人,母親是在波傑布拉迪的一個個富裕的零售商人,[8]接受到的教育比丈夫高。[4]

卡夫卡的家人說一種變種的德語,大概是受到了意第緒語的影響。意第緒語主要是阿什肯納茲猶太人在操用此語,並且被蔑稱為Mauscheldeutsch[9](即:Moses German摩西德語[10])。由於德語被認為是社會流動的媒介語言,所以鼓勵自己的孩子說高地德語[11]赫爾曼和洛雅一共有六個孩子,法蘭茲·卡夫卡是家中長子[12],法蘭茲的兩個弟弟海因里希和格奧爾格在嬰兒期就死亡,此時法蘭茲·卡夫卡才七歲。法蘭茲的三個妹妹加布里埃爾(1889–1944)、瓦萊麗(1890–1942)、奧塔爾(1892–1943)都死在第二次大戰對猶太人大屠殺時期。瓦萊麗在1942年被驅逐到波蘭羅茲猶太區英語Łódź Ghetto,她的歷史終結於此。卡夫卡的父親赫爾曼被傳記作家斯坦利·科恩戈爾德描述為"身材魁梧,自私傲慢的一個商人。[13]卡夫卡在父親的信里是這麼說的"你則是一個真正的卡夫卡,強壯、健康、食慾旺盛、聲音洪亮、能說會道、自鳴得意、高人一等、堅韌沉著、有識人之明、相當慷慨,當然還有與這些優點相連的所有缺點與弱點,你的性情以及有時你的暴躁使你犯這些毛病。"[14]在工作日時,父母都不在家裡,卡夫卡的母親每天工作多達12個小時來管理家族企業。因而卡夫卡的童年有幾分孤獨寂寞,[15]並主要由家庭教師和僕人撫養大。卡夫卡和他父親糟糕的關係在他長達103頁的《致父親的信》中能夠清楚的反應。在信中卡夫卡抱怨了父親的獨裁和苛刻對自己影響極深;[16]卡夫卡的母親朱莉·洛雅是個文靜害羞的人,這與他父親形成鮮明對比。[17]父親在家的主宰地位對卡夫卡的作品有著重大影響。[18]。卡夫卡是自幼懦弱,膽小,缺少自信,他愛好文學戲劇,18歲進入布拉格大學,初習化學文學,後習法律,獲博士學位。畢業後,在保險公司任職。 1904年,法蘭茲·卡夫卡開始發表小說,早期的作品頗受表現主義的影響。1912年9月22日晚至翌日清晨,通宵寫出短篇《判決》,從此建立自己獨特的風格。生前共出版七本小說的單行本和集子,在生命垂危之時,卡夫卡曾留下遺言「將我的一切手稿銷毀」。死後好友布勞德違背他的遺言,替他整理遺稿,出版三部長篇小說(均未定稿),以及書信、日記,並替他立傳。

愛情[編輯]

法蘭茲·卡夫卡一生多次與人訂婚,卻終生未娶。菲莉斯與法蘭茲·卡夫卡戀愛五年,卡夫卡寫給她的500多封信。1914年5月底,卡夫卡與菲莉斯訂婚,7月解除婚約。1917年7月再度訂婚,1917年9月,檢查出患有肺結核,12月又解除婚約。1919年5月卡夫卡與另一位女子尤里雅訂婚,1920年4月又解除婚約。卡夫卡害怕新婚生活會毀掉他的孤獨感,他在日記裡一再表示「女人們充滿性慾,她們天生不貞潔,調情,對我毫無意義……」「性交是對在一起的幸福的懲罰,儘可能過苦行的生活,比一個單身漢更加苦行,對我來說這是忍受婚姻生活惟一可能的道路。可是她呢?」而後又與有夫之婦密倫娜陷入熱戀,並留下了多封堪比《少年維特之煩惱》的《緻密倫娜情書》,但後來因發現密倫娜還是不會離開她的丈夫,而卡夫卡又一直陷於深深的內疚之中,二人最終分手。

1923年卡夫卡在生命的最後時光與朵拉熱戀。1924年6月3日,死於肺結核,當卡夫卡的棺木放入墓穴時,朵拉拚命往墳墓裏跳,被在場人員緊緊抱住。

評論[編輯]

後世的批評家,往往過分強調法蘭茲·卡夫卡作品的陰暗一面,忽視其明朗、風趣的地方,米蘭·昆德拉在《被背叛的遺囑》(Les testaments trahis)中試圖糾正這一點。其實據布勞德的回憶,卡夫卡喜歡在朋友面前朗讀自己的作品,讀到得意的段落時會忍俊不禁,自己大笑起來。

卡夫卡和他的父親[編輯]

在卡夫卡一家中,這個內斂的作家被看做是一個特立獨行的人,特別是他的父親,他對於他兒子的興趣無法給予哪怕一丁點兒的理解。

法蘭茲·卡夫卡越來越沉溺於文學當中,這與他的父親關係甚大。他的父親赫爾曼·卡夫卡是一個成功的商人,而他早期的生活卻非常艱難。赫爾曼·卡夫卡來自於一個農村家庭,在服完兵役後,他在布拉格開始慢慢積累財富。他是一個毫無溫情可言的暴君,經常肆意的使喚和責備他的店員。即使是他自己的孩子,也每天都被他訓斥,他認為他們應該表現得更好,並且應該感恩於他。此外,他一直對他的兒子們有一個明確的期望,既像他自己一樣,坦誠、堅強、並且努力工作。

法蘭茲·卡夫卡後來(1919年)曾給他的父親寫過一封將近一百頁的信,但他卻始終沒有將信寄出。在這封信裡面,他描述了他在童年所受的創傷:他無比傾慕他那強勢的,幾乎決定一切的,並且每件事都能做出正確決定的父親。然而他對兒子們只有輕蔑的嘲諷,對於法蘭茲所熱衷的事情,他表現出的只有鄙視。這場父子之間實力懸殊的鬥爭的結果只有一個——這個本來就靦腆的男孩變得更加內向,並且幾乎不再說話了。年輕的卡夫卡始終活在這樣一種罪惡感中:他對其他人的感情,他對文學的興趣以及他對於生活的夢想——這些所有的個人意識不僅僅是錯誤的,而且簡直是有罪的,他破壞了他父親完美的生活。在他的作品中,關於萬能的、神一樣的父親以及關於罪惡感的題材都經常有所表現,例如1912年的《判決》(Das Urteil),此短篇被認為很好地體現了卡夫卡矛盾的審父心理。

軼聞[編輯]

  • 「卡夫卡」在捷克語中是「寒鴉」的意思,卡夫卡父親的舖子即以寒鴉來作店徽。
  • 為紀念這位獨一無二的作家,1983年發現的小行星3412以「卡夫卡」來命名。
  • 日本作家村上春樹愛讀卡夫卡,他其中一本小說的名字就叫《海邊的卡夫卡》。

卡夫卡與中國[編輯]

  • 阿根廷作家波爾赫士(即博爾赫斯)(Jorge Luis Borges)是首個將卡夫卡小說譯為西班牙文的人,他在一篇文章《Kafka y sus precursores》中替卡夫卡追宗認祖,其中一人是韓退之,全因他寫過《獲麟解》這篇寓言。(可參考錢鍾書對博爾赫斯的文章評論(《談藝錄》))
  • 卡夫卡讀過一些中國文學的德譯本,他在1912年11月24日寫信給當時的未婚妻菲莉斯.鮑威爾,引用了清朝詩人袁枚的《寒夜》[19]

寒夜讀書忘卻眠,
錦衾香盡爐無煙。
美人含怒奪燈去,
問郎知是幾更天。

作品[編輯]

布拉格的卡夫卡銅像

生前出版的單行本[編輯]

生前出版的集子[編輯]

生前出版的小說(未結集)[編輯]

遺作(長篇小說)[編輯]

  • 失蹤者》(Der Verschollene);又名《美國》(Amerika)
  • 審判》(或譯《訴訟》)(Der Prozeß)
  • 城堡》(Das Schloß)

版本[編輯]

從1978年起,在德國聯邦政府的財政支持下,一批來自各國的德語文學專家,開始按照當代學術標準來編輯卡夫卡的小說、日記、書信、遺稿,並由菲施爾出版社(S. Fischer Verlag)陸續出版。

參考來源[編輯]

  1. ^ Koelb 2010, p. 12.
  2. ^ Czech Embassy 2012.
  3. ^ Čapka, František. X. Směřování k samostatnému státu//Dějiny zemí Koruny české v datech. Prague: Libri. 1999 [21 June 2009]. ISBN 80-85983-67-2 (Czech). 
  4. ^ 4.0 4.1 Gilman 2005, pp. 20–21.
  5. ^ Northey 1997, pp. 8–10.
  6. ^ Kohoutikriz 2011.
  7. ^ Brod 1960, pp. 3–5.
  8. ^ Northey 1997, p. 92.
  9. ^ Bechtel, Delphine. Yiddish Theatre and Its Impact on the German and Austrian Stage//In Malkin, Jeanette R.; Rokem, Freddie. Jews and the making of modern German theatre. Studies in theatre history and culture. University of Iowa Press. 2010. 304 [2011-10-28]. ISBN 978-1-58729-868-4. "[...]觀眾們聽到在舞台上連續的意第緒語和德語的混合語言,有時與摩西德語傳統使用方式結合。" 
  10. ^ Applegate, Celia; Potter, Pamela Maxine. Music and German national identity.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01. 310 [2011-10-28]. ISBN 978-0-226-02131-7. "[...]在1787年,普拉格人口超過10%的是猶太人[...],他們說德語和大概是 Mauscheldeutsch的語言,Mauscheldeutsch語是當地猶太德國人的方言,不同於意第緒語(Mauscheldeutsch = Moischele-Deutsch = 'Moses German')." 
  11. ^ Gray 2005, pp. 147–148.
  12. ^ Hamalian 1974, p. 3.
  13. ^ Corngold 1972, pp. xii, 11.
  14. ^ Kafka-Franz, Father 2012.
  15. ^ Brod 1960, p. 9.
  16. ^ Brod 1960, pp. 15–16.
  17. ^ Brod 1960, pp. 19–20.
  18. ^ Brod 1960, pp. 15, 17, 22–23.
  19. ^ 卡夫卡全集8.83-87頁

參考資料[編輯]

注釋說明[編輯]

  1. ^ 在1882年2月28日,經奧匈帝國皇帝法蘭茲·約瑟夫一世批准,奧地利皇家委員會將位於捷克的布拉格查理大學分為了德國查理-斐迪南大學和捷克查理-費迪南大學兩部分。[3]
  2. ^ 指當參與(捷克)國家復興運動的團體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