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茲·卡夫卡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法蘭茲·卡夫卡
Franz Kafka

法蘭茲·卡夫卡
出生 1883年7月3日
奧匈帝國布拉格
逝世 1924年6月3日(40歲)
奧地利維也納旁的Kierling
職業 保險經紀、工廠經理、小說家作家
體裁 小說
文學運動 現代主義存在主義超現實主義魔幻現實主義先驅
施影響於 約翰·班維爾弗拉基米爾·納博可夫

法蘭茲·卡夫卡德文Franz Kafka,1883年7月3日-1924年6月3日),20世紀奧地利德語小說家猶太人。在逝世後,文章才得到比較強烈的迴響。文筆明淨而想像奇詭,常採用寓言體,背後的寓意見仁見智,暫無(或永無)定論。別開生面的手法,令二十世紀各個寫作流派紛紛追認其為先驅。

生平[編輯]

5歲照片

法蘭茲·卡夫卡生於捷克(當時屬奧匈帝國)首府布拉格一個猶太商人家庭,是家中長子,有三個妹妹(另有兩個早夭的弟弟,她們後來都在第二次大戰時於集中營中死亡)。自幼懦弱,膽小,缺少自信,他愛好文學戲劇,18歲進入布拉格大學,初習化學文學,後習法律,獲博士學位。畢業後,在保險公司任職。

1904年,法蘭茲·卡夫卡開始發表小說,早期的作品頗受表現主義的影響。1912年9月22日晚至翌日清晨,通宵寫出短篇《判決》,從此建立自己獨特的風格。生前共出版七本小說的單行本和集子,在生命垂危之時,卡夫卡曾留下遺言「將我的一切手稿銷毀」。死後好友布勞德(Max Brod)違背他的遺言,替他整理遺稿,出版三部長篇小說(均未定稿),以及書信、日記,並替他立傳。

愛情[編輯]

法蘭茲·卡夫卡一生多次與人訂婚,卻終生未娶。菲莉斯與法蘭茲·卡夫卡戀愛五年,卡夫卡寫給她的500多封信。1914年5月底,卡夫卡與菲莉斯訂婚,7月解除婚約。1917年7月再度訂婚,1917年9月,檢查出患有肺結核,12月又解除婚約。1919年5月卡夫卡與另一位女子尤里雅訂婚,1920年4月又解除婚約。卡夫卡害怕新婚生活會毀掉他的孤獨感,他在日記裡一再表示「女人們充滿性慾,她們天生不貞潔,調情,對我毫無意義……」「性交是對在一起的幸福的懲罰,儘可能過苦行的生活,比一個單身漢更加苦行,對我來說這是忍受婚姻生活惟一可能的道路。可是她呢?」而後又與有夫之婦密倫娜陷入熱戀,並留下了多封堪比《少年維特之煩惱》的《緻密倫娜情書》,但後來因發現密倫娜還是不會離開她的丈夫,而卡夫卡又一直陷於深深的內疚之中,二人最終分手。

1923年卡夫卡在生命的最後時光與朵拉熱戀。1924年6月3日,死於肺結核,當卡夫卡的棺木放入墓穴時,朵拉拚命往墳墓裏跳,被在場人員緊緊抱住。

評論[編輯]

後世的批評家,往往過分強調法蘭茲·卡夫卡作品陰暗的一面,忽視其明朗、風趣的地方,米蘭·昆德拉在《被背叛的遺囑》(Les testaments trahis)中試圖糾正這一點。其實據布勞德的回憶,卡夫卡喜歡在朋友面前朗讀自己的作品,讀到得意的段落時會忍俊不禁,自己大笑起來。

卡夫卡和他的父親[編輯]

在卡夫卡一家中,這個內斂的作家被看做是一個特立獨行的人,特別是他的父親,他對於他兒子的興趣無法給予哪怕一丁點兒的理解。

法蘭茲·卡夫卡越來越沉溺於文學當中,這與他的父親關係甚大。他的父親赫爾曼·卡夫卡是一個成功的商人,而他早期的生活卻非常艱難。赫爾曼·卡夫卡來自於一個農村家庭,在服完兵役後,他在布拉格開始慢慢積累財富。他是一個毫無溫情可言的暴君,經常肆意的使喚和責備他的店員。即使是他自己的孩子,也每天都被他訓斥,他認為他們應該表現得更好,並且應該感恩於他。此外,他一直對他的兒子們有一個明確的期望,既像他自己一樣,坦誠、堅強、並且努力工作。

法蘭茲·卡夫卡後來(1919年)曾給他的父親寫過一封將近一百頁的信,但他卻始終沒有將信寄出。在這封信裡面,他描述了他在童年所受的創傷:他無比傾慕他那強勢的,幾乎決定一切的,並且每件事都能做出正確決定的父親。然而他對兒子們只有輕蔑的嘲諷,對於法蘭茲所熱衷的事情,他表現出的只有鄙視。這場父子之間實力懸殊的鬥爭的結果只有一個——這個本來就靦腆的男孩變得更加內向,並且幾乎不再說話了。年輕的卡夫卡始終活在這樣一種罪惡感中:他對其他人的感情,他對文學的興趣以及他對於生活的夢想——這些所有的個人意識不僅僅是錯誤的,而且簡直是有罪的,他破壞了他父親完美的生活。在他的作品中,關於萬能的、神一樣的父親以及關於罪惡感的題材都經常有所表現,例如1912年的《判決》(Das Urteil),此短篇被認為很好地體現了卡夫卡矛盾的審父心理。

軼聞[編輯]

  • 「卡夫卡」在捷克語中是「寒鴉」的意思,卡夫卡父親的舖子即以寒鴉來作店徽。
  • 為紀念這位獨一無二的作家,1983年發現的小行星3412以「卡夫卡」來命名。
  • 日本作家村上春樹愛讀卡夫卡,他其中一本小說的名字就叫《海邊的卡夫卡》。

卡夫卡與中國[編輯]

  • 阿根廷作家波爾赫士(即博爾赫斯)(Jorge Luis Borges)是首個將卡夫卡小說譯為西班牙文的人,他在一篇文章《Kafka y sus precursores》中替卡夫卡追宗認祖,其中一人是韓退之,全因他寫過《獲麟解》這篇寓言。(可參考錢鍾書對博爾赫斯的文章評論(《談藝錄》))
  • 卡夫卡讀過一些中國文學的德譯本,他在1912年11月24日寫信給當時的未婚妻菲莉斯.鮑威爾,引用了清朝詩人袁枚的《寒夜》[1]

寒夜讀書忘卻眠,
錦衾香盡爐無煙。
美人含怒奪燈去,
問郎知是幾更天。

作品[編輯]

布拉格的卡夫卡銅像

生前出版的單行本[編輯]

生前出版的集子[編輯]

生前出版的小說(未結集)[編輯]

遺作(長篇小說)[編輯]

  • 失蹤者》(Der Verschollene);又名《美國》(Amerika)
  • 審判》(或譯《訴訟》)(Der Prozeß)
  • 城堡》(Das Schloß)

版本[編輯]

從1978年起,在德國聯邦政府的財政支持下,一批來自各國的德語文學專家,開始按照當代學術標準來編輯卡夫卡的小說、日記、書信、遺稿,並由菲施爾出版社(S. Fischer Verlag)陸續出版。

參考來源[編輯]

  1. ^ 卡夫卡全集8.83-87頁

http://www.kafka-franz.com/kafka-Biography.htm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