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佛蘿倫絲·南丁格爾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佛蘿倫絲·南丁格爾
Florence Nightingale 1920 reproduction.jpg
出生 1820年5月12日(1820-05-12)
Flag of the Grand Duchy of Tuscany (1848).gif 義大利佛羅倫斯
逝世 1910年8月13日(90歲)
英國 英國倫敦
職業 護士統計學家
知名於 現代護理學先驅
獎項 皇家紅十字勳章(1883年)
聖約翰勳章
功績勳章(1907年)
簽名 Florence Nightingale Signature.svg

佛蘿倫絲·南丁格爾OMRRC英語Florence Nightingale,1820年5月12日-1910年8月13日),英國護士統計學家,出生於義大利一個來自英國上流社會的家庭。

德國學習護理後,曾往倫敦的醫院工作。於1853年成為倫敦慈善醫院的護士長。

克里米亞戰爭時,她極力向英國軍方爭取在戰地開設醫院,為士兵提供醫療護理。她分析過堆積如山的軍事檔案,指出在克里米亞戰役中,英軍死亡的原因是在戰場外感染疾病,及在戰場上受傷後沒有適當的護理而傷重致死,真正死在戰場上的人反而不多。她更用了圓形圖以說明這些資料。

南丁格爾於1854年10月21日和38位護士克里米亞野戰醫院工作。成為該院的護士長,被稱為「克里米亞的天使」又稱「提燈天使」。

由於南丁格爾的努力,讓昔日在地位低微的護士,社會地位與形象都大為提高,成為崇高的象徵。「南丁格爾」也成為護士精神的代名詞。

早期生涯[編輯]

佛蘿倫絲·南丁格爾繪製的「東部軍隊死亡原因統計圖」。
愛伯利公園(Embley Park),佛蘿倫絲·南丁格爾小時候的家,現為一所學校。
南丁格爾的墳墓,位於英國漢普郡Wellow村聖瑪加利教堂(St. Margaret's Church)的墓地

佛蘿倫絲·南丁格爾生於義大利佛羅倫斯英國上流社會家庭,且跟她的姊姊派絲諾普(Parthenope)一樣,她的名字也是取自她的出生地:佛羅倫斯

她的父親是威廉·愛德華·南丁格爾英語William Edward Nightingale(William Edward Nightingale,1794年-1875年),而母親是法蘭西斯·芬妮·南丁格爾·史密斯英語Frances Fanny NightingaleFrances Fanny Nightingale née Smith,1789年-1880年)。威廉·南丁格爾生於William Edward Shore,他的母親瑪麗·艾凡斯(Mary née Evans)是彼得·南丁格爾一世的姪女,而她的父親(南丁格爾的外祖父)是一名廢奴主義者威爾·史密斯

南丁格爾年輕時,過著十分優渥的上流社會生活,隨時有人服侍,活在舞會、沙龍,以及與貴族們的周旋之中。雖然表面看來是令人稱羨之生活,但南丁格爾內心卻一直感到十分空虛,覺得自己生命活得毫無意義。一直到她決心選擇為人服務的護士,當作自己一生的天職後,她才強烈感受充實的生命意義。傳說南丁格爾曾聽到上帝對她說話,要她成為護士,才選擇這條道路。事實上,早於1837年在愛伯利公園英語Embley Park(Embley Park)開始,她就已是護士了。在那個時代,護士是很沒有地位的工作,是只有貧苦低下階層的女人為了謀生,才肯做的污穢工作,尤其在戰爭爆發之時,護士更需要隨軍奔赴戰場,不但辛苦而且十分危險。在當時的人們看來:所謂護士大概與僕人廚師之流差不多罷了。1844年,當南丁格爾宣佈她將入行護士一職,此舉令她的家人,尤其是她的母親極為震驚、憤怒和悲痛。不過,南丁格爾後來的表現,徹底改變了社會對護士的社會負面形象,更打破了當時「一位好女性不是當賢妻就應當良母」的社會根深蒂固觀念,讓大眾認識到,原來女性可以在社會發揮更多不同的貢獻。

她一直照顧著窮人。在1844年12月,一個窮人在倫敦的一所工廠醫院死去,引起了公眾對該醫院的責備,這時,南丁格爾成了促進醫院改善醫療環境的倡導者。

1851年,南丁格爾在德國西澤斯韋特英語Kaiserswerth(Kaiserswerth)了解很多有關其醫院的先祖,即由德國路德會牧師西奧多.弗利德納英語Theodor Fliedner(Theodor Fliedner, 1800–1864)開設、由其女助手管理的醫院的事情。南丁格爾深深地被那裡優質的照顧及服務所感動。

南丁格爾後來接獲政治家及詩人理查·蒙克頓·米爾尼斯英語Richard Monckton Milnes(Richard Monckton Milnes)的求婚。1847年,她在羅馬市遇上政治家席德尼·賀伯特英語Sidney Herbert, 1st Baron Herbert of Lea(Sidney Herbert, 1st Baron Herbert of Lea)。賀伯特已婚,但當兩人首次見面時,他們就深深的被對方吸引,從此他們一直都是一對極親密的朋友。賀伯特幫助了她在克里米亞的護士工作,而她則成為了賀伯特政治生涯中的重要顧問。至1851年,她終於拒絕了密林斯的求婚,因為她深信婚姻會妨礙她的工作,但她這一個舉動卻違反了母親的心願。

南丁格爾與班傑明·喬維特英語Benjamin Jowett(Benjamin Jowett)亦有很親密的關係,尤其是在她想要在牛津大學開設應用統計學講座的時候。[1]

南丁格爾的護士生涯從1851年開始,那時,她得以到德國西澤斯韋特,以女執事的身份首次接受護理培訓[2],為期四個月。她的家人強烈反對她接受此培訓,因為他們認為這很危險,且護士在社會上的身份地位很低,加上該醫院是一所天主教醫院。雖然她得不到家人的支持,但她反叛的性格此時顯露無遺——她依然堅持立即動身前往西澤斯韋特。在那裡,據她所稱,她獲得她神聖職業「最重要的經驗」。

她的父親每年給她500英鎊(現在約為50,000美元或25,000英鎊)[來源請求],讓她能在工作之餘,過著舒適的生活。

南丁格爾於1860年在倫敦的聖托馬斯醫院,成立了世界上第一個非修道院形式的護士學校[3],現在是倫敦大學國王學院的一部分,奠定了基礎護理學專業。她的生日(5月12日) 被定為國際護士節日。

克里米亞戰爭[編輯]

南丁格爾最有名的貢獻是在克里米亞戰爭期間。1854年10月21日,她和38名女性志願者護士的工作人員,前往英國主要軍營的所在地,俄國的克里米亞半島。

南丁格爾和她的護士在1854年11月抵達。她們發現醫護人員過度勞累,傷兵未得到適當照顧,政府官員態度冷漠。藥品供應不足,衛生被忽視,大規模感染是常見的,其中許多是致命的感染。並且沒有設備,為病人準備食物。

在第一個冬天,在斯庫台(Scutari) 有4,077名士兵死亡。士兵死於斑疹傷寒,傷寒,霍亂,是戰爭死亡人數的十倍。在臨時軍營醫院的衛生條件是致命的,因為人滿為患、醫院公共廁所的污水管有缺陷、和通風不足。英國政府派出的衛生委員會於1855年3月到斯庫台,改善污水管和通風狀況,使得死亡率大幅降低。在戰爭期間,南丁格爾並未瞭解到衛生條件的改善,可以降低死亡率。

跟據戰地記者的描述,南丁格爾和她的護理助手群將術後感染的機率降低、改善飲食和醫療衛生等,被傷兵們稱為「上帝派來的天使」。甚至在南丁格爾等人提著燈夜巡房,還有傷兵不顧自己的傷勢下床,曲膝跪在地上親吻著影子

南丁格爾回到了英國,並開始收集證據,向皇家委員會報告軍隊士兵的健康狀況,她開始相信,大部份在醫院內死亡的士兵,是在惡劣的生活條件中喪生。這段經歷影響了她後來的職業生涯,讓她主張重視衛生的生活條件。因此,她在非戰爭時期,開始改善醫院的衛生設施,並降低了士兵在醫院的死亡率。

南丁格爾在1859年出版了一本136頁的教科書《Notes on Nursing英語》,在南丁格爾學校和其他護理學校使用。其他的著作還有《Notes on Hospitals》、《Notes on Matters Affecting the Health, Efficiency and Hospital Administration of the British Army》。

在1870年代,南丁格爾指導琳達·理查茲(Linda Richards英語),「美國的第一個訓練有素的護士」,使她返回美國有足夠的培訓和知識,以建立高品質的護理學,琳達·理查茲後來在美國和日本成為偉大的護理先驅。

統計和衛生改革[編輯]

南丁格爾從小就顯示出對數學的天份,後來,南丁格爾成為視覺表現和統計圖形的先驅。[4] 她所使用的餅圖(pie chart英語),雖然在1801年由威廉普萊費爾所發明,它在當時仍是一個新穎的顯示數據的方法。

南丁格爾被描述為「在統計的圖形顯示方法上,是一個真正的先驅」, 她發展出極座標圖餅圖的形式(polar area diagram英語[5],或稱為南丁格爾玫瑰圖(Nightingale rose diagram英語),相當於現代圓形直方圖(circular histogram英語),以說明她在管理的野戰醫院內,病人死亡率在不同季節的變化。她使用極座標圖餅圖,向不會閱讀統計報告的國會議員,報告克里米亞戰爭的醫療條件。

後來,南丁格爾對於印度的農村生活,做了全面的衛生統計研究,並在印度改善醫療和公共衛生服務。在1858年和1859年,她成功地遊說成立一個皇家委員會,研究印度的情況。在1873年,南丁格爾報導,「衛生改革10年後,在印度士兵之間的死亡率已經從每千名69人,降低到至18人」。

在1859年南丁格爾被選為英國皇家統計學會的第一個女成員,她後來成為美國統計協會的名譽會員。

榮譽[編輯]

1907年,英國國王愛德華七世功績勳章頒授給了南丁格爾,是首次授予女性。

1867年建立的倫敦滑鐵盧廣場克里米亞紀念碑,為南丁格爾鑄造了提燈銅像。

1912年,國際護士理事會將5月12日南丁格爾的誕生日定為國際護士節

1912年,紅十字國際委員會決定,每兩年頒發一次南丁格爾獎章和獎狀,作為對各國護士的國際最高榮譽獎。

馬克思曾分別在德國的《新奧得報》和美國的《紐約論壇報》發表對南丁格爾的讚譽,使南丁格爾在英國外的聲名得到傳播。

2008年10月,香港伊利沙伯醫院內的一條街道,經地政總署宣佈命名為南丁格爾路(Nightingale Road)[6]

至今「南丁格爾」泛稱是為護理師的代名詞,在英國和法國等地,皆設有「南丁格爾護理學校」專門培育護理師人才。而在台灣,只要是護校,其校堂一定會擺設南丁格爾的塑像,並擺置「護理師誓詞」。將卒業的「準護理師」們都必須在南丁格爾的塑像前宣誓「護理師誓詞」後方能走出校門就業。

參考文獻[編輯]

  1. ^ Bibby, John. (1986) Notes towards a history of teaching statistics
  2. ^ 南丁格爾環境理論 - 《大理學院學報:綜合版》——第3卷第3期大理學院學報JOURNAL OF DALI COLLEGE,2004年5月
  3. ^ 陳炳聖. 《萬物簡史》. 源樺. 2007. ISBN 986828421X. 
  4. ^ Lewi, Paul J.. Speaking of Graphics. 2006. 
  5. ^ Cohen, I. Bernard (1984), p.107.
  6. ^ 香港有條南丁格爾路. 蘋果日報. 2008-10-13 [2011-05-06]. 

相關作品[編輯]

延伸閱讀[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