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廷玉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張廷玉)
前往: 導覽搜尋

張廷玉(1672年10月29日-1755年5月19日),衡臣研齋文和安徽桐城人,清朝保和殿大學士軍機大臣太子太保,封三等伯,為康熙雍正乾隆三帝之元老,居官五十年,後因得罪乾隆帝,險些遭禍,後依然配享太廟,是清朝唯一配享太廟漢族大臣。

簡介[編輯]

張廷玉是康熙三十九年進士,曾擔任《康熙字典》、《明史》、《清會典》的總纂官。張廷玉和鄂爾泰同事十餘年,兩人在同一屋中辦公,「往往竟日不交一語」。[1]

雍正末年,鄂爾泰、張廷玉兩家門生故吏遍布朝野。乾隆帝即位之後,決心要剪除朋黨,乾隆曾言:「鄂爾泰、張廷玉素不相得,兩家亦各有私人」,鄂爾泰及其黨羽首先受到懲治。乾隆十年鄂爾泰去世,鄂黨實力消退,特別在胡中藻文字獄之後,鄂黨徹底被消滅,鄂爾泰乃胡中藻座師,被撤出賢良祠。乾隆開始對張廷玉進行有計劃的打擊。

乾隆十四年,張廷玉請求退休摺子內說「以世宗遺詔許配享太廟,乞上一言為券」之語,乾隆感到不快,但仍頒布手詔賜之。次日有風雪,廷玉不親至宮門謝恩,僅交待次子張若澄代他前去謝恩,皇帝大怒,降旨切責,協辦大學士汪由敦為之乞恩,汪由敦提前給張廷玉通風報信,次日張廷玉立即入朝謝恩,忘了當時尚未下旨。乾隆怒責汪由敦洩密,下令革去張廷玉爵位,並立罷到任不足一月的汪由敦協辦大學士之官職。張廷玉疏請罷配享治罪,自言「年衰識瞀,衍咎自滋,伏乞罷臣配享,並治臣罪。」

乾隆十五年(1750年)七月,張若澄妻父朱荃四川學政任內,因隱瞞母喪消息,「匿喪趕考」,此案牽連張廷玉。乾隆決定收回三代皇帝對張廷玉的一切賞賜,以示懲罰;八月,欽差大臣德保將張廷玉抄家。德保嚴格檢查張廷玉的私人文件及藏書,查看其中有無怨恨之詞。幸好張家恪守「忠厚留有餘地步,和平養無限天機」的家訓,無一人因故得禍。

日後張廷玉鎮日呆坐家中,終日沉默不語。乾隆二十年三月,張廷玉卒於故里。乾隆仍遵遺詔,配享太廟,諡文和。張廷玉之終能配享太廟,還在於「不茹還不吐,既哲亦既明」。

年表[編輯]

  • 康熙十一年生,精通滿文,自稱「得清書奧妙,同習之人實無出余右者」。其父是康熙大學士張英
  • 康熙三十九年,中進士,授翰林院庶吉士,奉旨習滿文
  • 康熙四十二年,御試滿文一等第一,授翰林院檢討,充《親征平定朔北方略》纂修官。
  • 康熙四十三年,侍直南書房,充《御選詠物詩》、《佩文韻府》纂修官,充日講起居注官。
  • 康熙五十五年,授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
  • 康熙朝時歷任庶起士翰林院檢討、直南書房洗馬庶子侍講學士內閣學士
  • 康熙五十八年任刑部侍郎,不久調任吏部侍郎。
  • 康熙六十一年,兼學士銜辦理翰林院文章事。
  • 雍正元年升禮部尚書,其後放為順天鄉試主考,加官太子太保,兼翰林院掌院學士
  • 雍正元年,命為諸皇子師傅,充纂修明史總裁官,授禮部尚書。
  • 雍正二年,調充戶部尚書。
  • 雍正三年,署大學士事。
  • 雍正四年,晉文淵閣大學士,仍兼戶部尚書、翰林院掌院學士,併兼充《康熙實錄》總裁官
  • 雍正五年(1727年),升為文華殿大學士。一日張廷玉患小病,雍正說:「大學士張廷玉患病,非朕臂病而何?」
  • 雍正六年(1728年),升保和殿大學士,改兼吏部尚書。
  • 雍正七年,因西北用兵,設軍機房於隆宗門內,與怡親王胤祥、大學士蔣廷錫董其事。10月,加少保銜。
  • 雍正十一年(1733年),長子張若靄高中一甲三名探花,張廷玉「驚懼失措」,請求皇帝降低其子的名次。遂改為二甲一名。
  • 乾隆十三年九月,文穎館修成《御制詩集》,進呈御覽。乾隆帝翻閱時發現有錯別字,勃然大怒,遂命將大學士、文穎館總裁官張廷玉等三人「交部議處」。這是乾隆理頓張黨之始[2],因為當時有「桐城張姚二姓,占卻半部縉紳」之說。福格《聽雨叢談》卷四載:「丙辰一科,劉綸薦自張廷璐,而擬試題出於其兄大學士張廷玉之手,劉又年甫逾冠,一時未錄未薦之士,乃謂出於宿構,造作歌詩,要之公道具在。」
  • 乾隆十四年,張廷玉請求退休,以雍正帝的承諾,要求乾隆帝寫下字據,讓他配享太廟。乾隆大為不悅,爆發正面衝突。
  • 乾隆十五年(1750年)七月,其子張若澄妻父朱荃隱瞞母喪,擔任主考,此案牽連張廷玉。乾隆命欽差大臣德保將張廷玉抄家
  • 乾隆二十年(1755年)張廷玉去世,乾隆命仍遵雍正遺詔,讓張廷玉配享太廟。賜祭葬,諡文和。

評價[編輯]

張廷玉在任期間的主要工作在於擔任皇帝的秘書,對清廷政治制度的貢獻是完善了奏摺制度與軍機處的運作規則。與其他直接處理政務的大臣不同,歷史上並沒有留下太多關於張廷玉的具體事績。張廷玉的辦事能力強,應是事實,清史說:「凡有詔旨,則命廷玉入內,口授大意,或於御前伏地以書,或隔簾授幾,稿就即呈御覽,每日不下十數次」。西北用兵時,「遵奉密諭,籌畫經理,羽書四齣,刻不容緩」,傍晚回家,仍然「燃雙燭以完本日未竟之事,並辦次日應辦之事,盛暑之夜亦必至二鼓始就寢,或從枕上思及某事某稿未妥,即披衣起,親自改正,於黎明時付書記繕錄以進」。雍正帝曾稱讚:「爾一日所辦,在他人十日所不能也。」[3]汪由敦稱「雍正以來數十年間,吏治肅清,人民安樂……張氏從容坐而論道,享極盛之世……那麼張氏的慎密周詳,略可想見也。」[4]。雍正十一年(1733),張廷玉回鄉祭祖,雍正贈玉如意,祝他「往來事事如意。」又贈《古今圖書集成》2部,當時只印64部。又著「所過地方派撥兵弁護送,並文武官員迎接」[5]

張廷玉為人謹小慎微[6],謹守黃庭堅的名言「萬言萬當,不如一默」[7]。雍正亦讚揚他「器量純全,抒誠供職」,稱其為「大臣中第一宣力者」。雍正末年,張廷玉回家省親,皇帝寫信給他說:「朕即位十一年來,朝廷之上近親大臣中,只和你一天也沒有分離過。我和你義固君臣,情同密友。如今相隔月餘,未免每每思念。」[8]雍正皇帝臨終,命其與鄂爾泰並為顧命大臣。乾隆朝,以兩朝元老為朝廷所重,乾隆說他:「不茹還不吐,既哲亦既明」。死後配享太廟。終清一代,漢大臣配饗太廟者惟張廷玉一人。

著作[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曾先後纂《康熙字典》,並充《明史》、國史館、《清會典》總纂官[9]

文藝作品中的形象[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嘯亭雜錄》
  2. ^ 乾隆帝說:「試思太廟配享皆佐命元勛,張廷玉有何功績勛猷,而與之比肩乎?鄂爾泰尚有經度苗疆成就,而張廷玉所長,不過謹慎自將,傳寫諭旨,朕詩所謂『兩朝綸閣謹無過』耳,而靦然濫膺俎豆,設令冥冥有知,踧踖惶悚,而不能一日安矣。」(《國事列傳》張廷玉傳)
  3. ^ 《澄懷園語》卷一
  4. ^ 汪由敦:《張廷玉墓志銘》
  5. ^ 《澄懷園主人自訂年譜》
  6. ^ 昭槤《嘯亭雜錄》卷一《察下情》:「王制府士俊出都,張文和公薦一健仆,供役甚謹。後王將陛見,其仆預辭去。王問何故,仆曰:『汝數年無大咎,吾亦入京面聖,以為汝先容地。』始知為侍衛某,上遣以偵王劣跡也。故人懷畏懼,罔敢肆意為也。」
  7. ^ 黃山谷《贈送張叔和》:「百戰百勝,不如一忍;萬言萬當,不如一黙。無可簡擇眼界平,不藏秋毫心地直」,《山谷集》卷三
  8. ^ 《張廷玉年譜》
  9. ^ 汪由敦《桐城張公墓志銘》:「公典領機要,朝廷大製作,多出公手。修三朝實錄、玉牒、會典、《明史》諸書,皆為總裁。」當時汪由敦有《史局口號》一詩:「不須潦倒問青衫,玉局陳編待發凡。農部按期支月俸,諸生一例署頭銜。敢從班馬論家法,且續《金》、《元》整舊函。怪底塵封浣花紙,年來綺語盡教芟。」(汪由敦《松泉集》卷五)

書籍[編輯]



官銜
前任:
田從典
戶部漢尚書
雍正元年九月壬午-雍正四年二月辛卯
(1723年10月4日-1726年3月31日)
繼任:
蔣廷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