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郃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張郃
征西車騎將軍
張郃
清代三國演義中張郃的畫像
征西車騎將軍
國家 中國
時代 曹魏
主君 韓馥→袁紹→曹操→曹丕→曹叡
儁乂
籍貫 河間鄚
出生 不詳
冀州河間郡鄚縣
逝世 231年
天水
諡號 壯侯
墓葬 木門峽谷

張郃(?-231年),儁乂(俊義)(yì),冀州河間國(今中國河北省任丘市)人,是三國時期曹魏的著名將領,官至征西車騎將軍鄚侯;死後,追封諡曰壯侯。以臨場巧變見稱,先後跟隨韓馥,輾轉跟隨袁紹。在跟隨袁紹時遭到謀士郭圖的誣陷,所以轉投曹操。在曹魏帳下常立功勛,後期抵禦蜀國的表現出色,多次抵禦諸葛亮北伐;導致蜀國將領甚至是劉備諸葛亮都有所忌憚。

生平[編輯]

時勢趨然[編輯]

張郃於黃巾之亂的時候,以韓馥的軍司馬身份參與鎮壓叛亂。韓馥死後,效力於袁紹。在攻打公孫瓚時立下不少戰功,升為寧國中郎將。[1]官渡之戰中,曹操襲擊烏巢,張郃說:「曹公兵精,往必破瓊等;瓊等破,則將軍事去矣,宜急引兵救之。」但是郭圖卻說:「郃計非也。不如攻其本營,勢必還,此為不救而自解也。」張郃反駁:「曹公營固,攻之必不拔,若瓊等見禽,吾屬盡為虜矣。」結果袁紹聽信郭圖,不聽張郃的勸阻,派他攻打曹操軍營,結果不但沒攻下,缺乏救援的烏巢也被劫了。郭圖將計謀失敗後,誣陷張郃失敗後出言不遜,張郃等將領懼怕被追究,於是投降了曹操。曹操對張郃的投降感到高興,親自迎接並稱「如微子韓信也」,此後擔任著偏將軍、封都亭侯。

隨後的南征北戰,張郃表現出了他的武將風姿。攻鄴城,渤海敗袁尚、袁譚,征烏丸,圍雍奴,討柳城,征東萊,討管承、陳蘭、梅成,平馬超,破韓遂,圍安定,降楊秋,與夏侯淵討鄜賊梁興及武都氐,平宋健,滅張魯,所向披靡,攻無不克,戰無不勝,屢建戰功。[2]

堅整嚴備[編輯]

後來張郃頗受曹操重用,張郃跟隨太祖(曹操)到渭南,擊潰了馬超、韓遂,保衛了安定城,也令馬超的部將楊秋投降。後張郃、夏侯淵一起征討盤踞在鄜城的賊寇梁興和武都一代的氐族叛軍,再次擊敗了馬超的部隊,平定了宋建統治的地區。張郃在對馬超韓遂的討伐,都立下大功,被委任鎮守曹魏西部的大片國土,更先後與張遼徐晃夏侯淵搭擋。在曹操平定漢中亦出下不少戰功。

215年漢中之戰曹操親率大軍進攻漢中,從散關入,派張郃率五千步兵在前開道,一直到陽平。張魯投降,曹操回軍,留張郃與夏侯淵、徐晃等守漢中,以拒劉備。同年,張郃率五千步兵南下進攻巴西郡,欲遷徙當地百姓到漢中。劉備派征虜將軍張飛領萬餘精兵為巴西郡太守,抗擊張郃。張郃軍進至岩渠,與張飛相拒五十餘日,張飛率精兵萬餘人從小道進攻張郃,由於山道狹窄,首尾不能相救,張郃軍被擊破,張郃棄馬爬山和手下十餘人退回南鄭。升遷蕩寇將軍。

建安二十三年218年,劉備進攻漢中,屯於陽平,夏侯淵、張郃、徐晃等率軍迎擊,張郃負責防守廣石。

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劉備親自率精兵萬餘人,分為十部,夜間猛攻張郃。張郃率親兵與蜀軍進行對抗,劉備不能攻克張郃,退走走馬谷,放火燒營,夏侯淵知張郃兵少,調部分兵力來增援,並救火,途中遇上劉備軍,被黃忠所殺。曹軍大敗,張郃同敗軍一起退守陽平關東。司馬郭淮和督軍杜襲收斂散卒,推舉張郃繼夏侯淵為魏軍主帥。張郃出任,指揮士兵,布置營寨,軍心安定。不久,曹操遣使令張郃假節。劉備欲渡漢水來攻,見魏軍在漢水以北列陣相迎,劉備於是放棄渡河,隔水相持。曹操親自進攻漢中,不能取勝,於是撤出漢中的部隊,令張郃屯兵於陳倉。

劉備屯陽平,郃屯廣石。備以精卒萬餘 ,分為十部,夜急攻郃 。郃率親兵搏戰,備不能克。」陳壽後評稱張郃用兵以巧變稱,而此戰則顯示出他的嚴整堅重。劉備起自河北,又曾北從袁紹,對張郃向來應有所知,陽平廣石之役可能給他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陰影,《魏略》「淵雖為都督,劉備憚郃而易淵。及殺淵,備曰:「當得其魁,用此何為邪!」(見裴松之陳壽《三國志》)

舉接代位[編輯]

夏侯淵死後,漢中地區的魏軍群龍無首,軍司馬郭淮見狀,便說:「張郃將軍乃是國家之名將,為劉備所忌憚;今日事態緊急,非張將軍不能安定軍心。」於是立刻被推舉為主將,並迅速重整因失去大將而混亂的軍隊。而當劉備聽聞黃忠殺了夏侯淵,只說:「要殺就殺張郃,殺夏侯淵有什麼用!」[3]

外勒戎旅[編輯]

延康元年,曹丕即魏王位後,任命張郃為左將軍,進封都鄉侯爵位。等到曹丕登基之後,又進封他為鄚侯,命令張郃與曹真率領兵馬征伐盤踞在安定一代的盧水胡人和東部羌人。

戰鬥結束後,曹丕又在許昌宮召見了張郃、曹真,派張郃南下與夏侯尚一起進攻東吳政權的江夏郡。張郃獨自率領幾路大軍渡過長江,奪取了百里洲上的吳軍堡壘。而《吳主傳》的記錄比較詳細:「秋九月,魏乃命曹休、張遼、臧霸出洞口,曹仁出濡須,曹真、夏侯尚、張郃、徐晃圍南郡。權遣呂范等督五軍,以舟軍拒休等,諸葛瑾、潘璋、楊粲救南郡。二年春正月,曹真分軍據江陵中州。」[4]

曹叡即位後,派張郃來到南方,駐紮荊州,和司馬懿一起進攻孫權的部將劉阿等人,大軍來到祁口,與吳軍激戰,打敗了劉阿所部。[5]

臨陣制變[編輯]

228年街亭一役是張郃一生最成功的戰役,蜀漢丞相諸葛亮進行北伐,其中的街亭之戰,曹叡給張郃加官特進,讓他總督各路軍馬,在街亭阻擋諸葛亮的部將蜀漢馬謖。馬謖依傍險要的南山紮寨,沒有下山佔據城池而守。張郃包圍馬謖於高山上,斷絕了他取水的道路,然後發起進攻,大敗馬謖。此後攻回早先叛降諸葛亮的南安天水安定三郡,令蜀漢該次北伐一無所獲。

在防衛諸葛亮的北伐取得功績,《三國志》對張郃的軍事能力評價極高:「郃識變數,善處營陳,料戰勢地形,無不如計,自諸葛亮皆憚之。」

而曹叡亦下詔說:「賊亮以巴蜀之眾,當虓虎之師。將軍被堅執銳,所向克定,朕甚嘉之。益邑千戶,並前四千三百戶。」

料敵先機[編輯]

不久後,張郃又被調到荊州與吳國作戰,這時諸葛亮又再出祈山,魏明帝急召張郃至魏、漢邊界的南鄭,說:「遲將軍到,亮得無已得陳倉乎!」張郃卻說:「比臣未到,亮已走矣;屈指計亮糧不至十日。」魏明帝遣南北軍士三萬及分遣武衛、虎賁使衛張郃。張郃當晚趕到南鄭,果然不出所料,諸葛亮糧盡兵退。魏明帝詔張郃還京都,拜車騎將軍。此段在《三國演義》中並無記載。

戰死木門道[編輯]

231年諸葛亮第四次北伐,張郃受命帶兵進駐洛陽,諸葛亮因擔心祁山糧道而帶蜀軍回退。張郃在木門道追上蜀軍交戰,結果右膝中箭,不治而死。據《魏略》記載,司馬懿強行命令張郃追擊,導致張郃身亡。在《三國演義》中,描述張郃主動要求追擊蜀軍。

張郃死後,朝廷賜給他壯侯的諡號,他的兒子張雄繼承了他的爵位。張郃征戰多年,屢立戰功,明帝分給他食邑,封他的四個兒子為列侯,賜給他的小兒子關內侯的爵位。

特徵[編輯]

張郃為人心思細密,他精通歷算,又擅長戰場規劃與謀略,在多次作戰前必會分析敵我軍勢,然後再作詳盡的謀略。在多次戰役中顯示張郃並不只是武將一個,而張郃更能稱得上儒將。例如在袁曹的官渡大戰、蜀魏的漢中戰、定軍山之戰都薦舉出不少計謀,又或是破謀等例如黃忠的「反客為主」之計、諸葛亮的「埋伏計」和算出蜀軍急攻陳倉的糧數等。可見張郃的智謀並非池中物,連曹操都將之比擬為韓信。

與韓信相比,二人有一些共同點:

  • 第一,兩人同樣精通曆法;
  • 第二,兩人同樣善於算數;
  • 第三,兩人皆為儒將型的大將。

此外,張郃雖為將卻愛樂儒士,嘗薦同鄉卑湛經明修行,詔曰:「昔祭遵為將,奏置五經大夫,居軍中,與諸生雅歌投壺。今將軍外勒戎旅,內存國朝。朕嘉將軍之意,今擢湛為博士。」(被皇帝下詔嘉獎,將張郃比作愛好儒學的東漢大將祭遵,並將卑湛提升為博士。)[6]

張郃亦善處理各種變數,善於安排陣營的布局,推算出戰鬥的情勢及地形,無不如計,蜀軍中自諸葛亮及以下的人都十分忌憚他。

雖然羅貫中的《三國演義》是基於「擁劉反曹」的思想,在前期更是將張郃描寫的無勇無謀,但小說終究是小說,無法掩蓋歷史真相。因而後期,將張郃英勇無比的形象突出描寫,在九十九回中被諸葛亮圍攻,一人拍馬舞槍,沖出重圍,在萬軍之中往來沖突,再在亂軍中救出副將戴陵,連諸葛亮都稱譽他勇武過人,更視其為蜀中之害,可見張郃為智勇雙全的魏國名將。

才能表現[編輯]

陳倉戰[編輯]

街亭之戰大獲全勝後,張郃一度被調回到荊州支援司馬懿與吳國作戰。228年諸葛亮攻陳倉魏明帝急召張郃回京都,還親自到河南城設置酒宴為張郃送行,並問:「等將軍你到了,諸葛亮會不會已經攻下陳倉?」張郃知道諸葛亮孤軍深入缺乏糧草,必定不能久攻,便回答:「臣還沒到,諸葛亮就已經走了;算來諸葛亮的糧草撐不過十日。」接著連夜趕到南鄭,張郃一到,諸葛亮只得退兵,張郃因此被任命為征西車騎將軍。這一段足以表現出張郃的智慧和曆法算術。

木門道[編輯]

231年諸葛亮復出祁山,司馬懿派遣費曜戴陵以四千兵力留守上邽,其餘全部支援祁山,張郃認為應當分兵在雍、郿兩縣以防諸葛亮襲擊後方,然而司馬懿卻擔心無法抵禦諸葛亮而否決分兵的提議,結果諸葛亮反而分兵留攻祁山,親自帥軍攻打上邽,不但擊破守軍還大量收割麥子,並且在撤軍時利用地形使回防的司馬懿無法交戰。張郃說:「敵軍遠道而來,我軍的優勢不在作戰,而是要以長遠之計打敗敵軍。祁山的守軍知道大軍就在附近,人心自然會穩定,因此我們應當駐守於此,再以奇兵襲擊蜀軍後方,不宜前進又不敢作戰而坐失民望。」司馬懿不聽,堅持要找諸葛亮,找到之後又登山掘營,不肯戰,因而被部屬說「畏蜀如虎」,之後在諸將請命之下才派遣張郃攻王平,不能勝,自己率軍與諸葛亮正面交鋒,結果以大敗收場。後諸葛亮退兵,司馬懿命令張郃追擊,張郃說:「軍法,圍城必開出路,歸軍勿追。」司馬懿不聽,張郃無奈出戰,於木門道遭蜀軍伏擊,中箭陣亡。 張郃戰死的三種記載:

  1. 《三國志·張郃傳》:「郃追至木門,與亮軍交戰,飛矢中郃右膝,薨,諡曰壯侯」。
  2. 《魏略》:亮軍退,司馬宣王使郃追之,郃曰:「軍法,圍城必開出路,歸軍勿追。」宣王不聽。郃不得已,遂進。蜀軍乘高布伏,弓弩亂髮,矢中郃髀。
  3. 《太平御覽》卷二百九十一 引 袁希之《漢表傳》:丞相亮出軍圍祁山,以木牛運糧。魏司馬宣王、張郃救祁山。夏六月,亮亮糧盡,軍還,至於青封木門。郃追之,亮駐軍削大樹皮,題曰:「張郃死此樹下。」豫令兵夾道,以數千強弩備之。郃果目見,千弩俱發,射郃而死。

史料的混亂之處[編輯]

裴松之在張郃傳中提到:「臣松之案武紀及袁紹傳並雲袁紹使張郃、高覽攻太祖營,郃等聞淳于瓊破,遂來降,紹眾於是大潰。是則緣郃等降而後紹軍壞也。至如此傳,為紹軍先潰,懼郭圖之譖,然後歸太祖,為參錯不同矣。」因此究竟是張郃先降曹操而後袁紹軍大潰,還是袁紹軍先大潰而後張郃降曹操尚有爭議。

《三國志·魏書·張郃傳》「紹軍先潰,懼郭圖之譖,然後歸太祖。」但,《三國志·魏書·武帝紀》和《三國志·袁紹傳》均為「袁紹使張郃、高覽攻太祖營,郃等聞淳于瓊破,遂來降,紹眾於是大潰。」再因,張郃、高覽領「重兵」來看,應是先歸曹操,而袁紹後敗。

關於張郃的記載,是《三國志》中較為混亂且前後不甚統一的。但根據其作者陳壽所處朝代為司馬晉朝來看,就能明白其中道理。縱觀《三國志》《魏書》《魏略》《漢晉春秋》等史料相關記載,張郃是司馬懿一生中與之爭論最多的一位。因而,陳壽作為晉朝的史官,不詳細記錄張郃事迹也在情理之中。

家庭[編輯]

  • 至少有四個兒子
  • 長子:張雄,繼承張郃的爵位。
  • 次子:名子不詳,被明帝封為列侯。
  • 三子:名子不詳,被明帝封為列侯。
  • 四子:名子不詳,被明帝賜關內侯爵位。[7]

逸話[編輯]

墓葬[編輯]

張郃葬於木門峽谷中。而時至今日,木門峽谷中仍存有張郃坪、張郃墓。張家坪〔原名張郃坪〕位於木門道峽谷東側,為諸葛亮與魏將張郃作戰時的埋伏之處。峽谷西側為十悄地梁,其下有諸葛亮拴馬之處的拴馬灣。峽谷低處有一小山石,成橢圓形,名曰石鼓。另外離石鼓不遠處有一土堆小丘,形如巨鍾,故稱土鍾。據《三國志·張郃傳》載:「諸葛亮復出祁山,詔郃督諸將西至略陽,亮還保祁山,郃追至木門,與亮交戰,飛矢中郃右膝,諡曰壯侯」。

成語[編輯]

「屈指可數」:

屈指,用手指計算事物的數量。據《三國志·卷一七·魏書·張樂於張徐傳·張郃》記載:魏文帝時,任命張郃為節度使督導關中諸軍。他到達荊州時,正好是冬天河流水淺的時候,大船無法通行,只好住紮在方城。此時正好諸葛亮復出,急攻陳倉,魏文帝很擔心,不僅親自到河南城巡視,還增派軍隊給張郃,並問等他趕到,陳倉是否保得住?張郃知道諸葛亮的軍隊沒有太多糧食,不能久攻,於是回答:「不用等臣到,諸葛亮就先撤退;我屈指一算,諸葛亮的軍糧維持不了十天。」後來「屈指可數」這句成語就從這裡演變而出,用來形容數量很少。

武器[編輯]

在小說《三國演義》裡,張郃於七十回中就有「張郃復回,剌雷銅於馬下」,和九十九回中就有「拍馬舞槍,沖出重圍,無人能擋」。

評價[編輯]

  • 陳壽:「郃識變數,善處營陳,料戰勢地形,無不如計,自諸葛亮皆憚之。」
  • 陳壽:「太祖建茲武功,而時之良將,五子為先。于禁最號毅重,然弗克其終。張郃以巧變為稱,樂進以驍果顯名,而鑒其行事,未副所聞。或注記有遺漏,未如張遼、徐晃之備詳也。」[8]
  • 曹操:「昔子胥不早寤,自使身危,豈若微子去殷、韓信歸漢邪?」
  • 陳群:「郃誠良將,國所依也。」[9]
  • 劉備:「當得其魁,用此何為邪!」
  • 郭淮:「張將軍,國家名將,劉備所憚;今日事急,非張將軍不能安也。 」
  • 曹叡:「賊亮以巴蜀之眾,當虓虎之師。將軍被堅執銳,所向克定,朕甚嘉之。益邑千戶,並前四千三百戶。」、「昔祭遵為將,奏置五經大夫,居軍中,與諸生雅歌投壺。今將軍外勒戎旅,記憶體國朝。朕嘉將軍之意,今擢湛為博士。」
  • 王弘:「昔魏朝酷重張郃,謂不可一日無之。及郃死,何關興廢?」[10]
  • 張預:「孫子曰:「絕山依谷。」郃以馬謖不下據城而絕其汲道。又曰:「歸師勿遏。」郃追亮歸軍,而敗覆得也。」
  • 李密:「若隋代官人,同吠堯之犬,尚荷王莽之恩,仍懷蒯聵之祿。審配死於袁氏,不如張郃歸曹;范增困於項王,未若陳平從漢。」
  • 朱元璋:「王保保以鐵騎勁兵,虎踞中原,其志殆不在曹操下,使有謀臣如攸、彧,猛將如遼、郃,予兩人能高枕無憂乎。」[11]

參考資料[編輯]

  • 陳壽《三國志·魏書·武帝紀》
  • 陳壽《三國志·魏書·董卓等傳》
  • 陳壽《三國志·魏書·張遼等傳》
  • 陳壽《三國志·魏書·辛毗楊阜高堂隆傳》
  • 陳壽《三國志·蜀書·諸葛亮傳》
  • 習鑿齒《漢晉春秋》
  • 魚豢《魏略》

備註[編輯]

  1. ^ 《三國志》:張郃字俊乂,河間鄚人也。漢末應募討黃巾,為軍司馬,屬韓馥。馥敗,以兵歸袁紹。紹以郃為校尉,使拒公孫瓚。瓚破,郃功多,遷寧國中郎將。
  2. ^ 《三國志》:授以眾,從攻鄴,拔之。又從擊袁譚於渤海,別將軍圍雍奴,大破之。從討柳城,與張遼俱為軍鋒,以功遷平狄將軍。別征東萊,討管承,又與張遼討陳蘭、梅成等,破之。從破馬超、韓遂於渭南。圍安定,降楊秋。與夏侯淵討鄜賊梁興及武都氐。又破馬超,平宋建。
  3. ^ 《魏略》:淵雖為都督,劉備憚郃而易淵。及殺淵,備曰:「當得其魁,用此何為邪!」
  4. ^ 文帝即王位,以郃為左將軍,進爵都鄉侯。及踐阼,進封鄚侯。詔郃部與曹真討安定盧水胡及東羌,召郃與真井朝許宮,遣南與夏侯尚擊江陵。郃別督諸軍渡江,取洲上屯塢。
  5. ^ 《三國志》:明帝即位,遣南屯荊州,與司馬宣王擊孫權別將劉阿等。追至祁口,交戰,破之。
  6. ^ 《三國志》:郃識變數,善處營陳,料戰勢地形,無不如計,自諸葛亮皆憚之。郃雖武將而愛樂儒士,嘗薦同鄉卑湛經明修行,詔曰:「昔祭遵為將,奏置五經大夫,居軍中,與諸生雅歌投壺。今軍外勒戎旅,內存國朝。朕嘉將軍之意,今耀湛為博士。」
  7. ^ 《三國志》:諸葛亮復出祁山,詔郃督諸將西至略陽,亮還保祁山,郃追至木門,與亮軍交戰,飛矢中郃右膝,薨,諡曰壯侯。子雄嗣。郃前後征伐有功,明帝分郃戶,封郃四子列侯。賜小子爵關內侯。
  8. ^ 《三國志‧魏書‧張樂於張徐傳》
  9. ^ 《三國志 魏書 辛毗楊阜高堂隆傳第二十五》
  10. ^ 《新校本南史·卷十九》
  11. ^ 《明史 列傳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