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騫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敦煌莫高窟第323窟北壁上的張騫出使西域圖,唐代初期(618年到714年)繪製

張騫前200年[來源請求]-前114年)子文,西漢漢中郡成固(今陝西省城固縣)人,封地博望(今河南省方城縣博望鎮),時稱博望侯。西元前2世紀中國漢代西漢)旅行家、外交家探險家,對絲路的開拓有重大的貢獻。

生平[編輯]

建元二年(前139)張鶱由匈奴人甘父作嚮導,率領一百多人,浩浩蕩蕩從隴西(今甘肅)往媯水(今阿姆河一帶,前蘇聯烏茲別克共和國)流域出發,中途在祁連山匈奴俘虜,當時匈奴的首領單于沒有照例殺掉他們,而是把張騫囚禁起來,還讓他娶了匈奴女人為妻,甚至還生了幾個小孩。但張騫並沒有忘記自己的使節身份,始終保留著使節的象徵——「漢節」,等待完成漢武帝交付他們的使命。

前129年,張騫和隨從堂邑父兩人逃出了匈奴的控制,取道車師國(今新疆吐魯番盆地),進入焉耆,接著沿塔里木河西行,經龜茲國(今新疆庫車東)、疏勒國(今新疆喀什)等地,翻越蔥嶺,到達大宛(Ferghana,今費爾干納盆地),這裡,離他們出發地有6000公里之遙。在這裡,他們看到了汗血馬,大宛國王歡迎中國的使節,並派人做嚮導,幫助張騫等人到達了月氏人所在地——媯水流域(烏滸水,Oxus)的康居(今巴爾喀什湖鹹海之間),這裡土地肥沃,民眾生活安樂,月氏人無意聯合漢朝來對付宿敵匈奴。張騫在附近的大夏國看到了"邛竹杖"、"蜀布"(都是中國四川的特產),當地人稱這些來自"身毒"(印度)。

前128年(漢元朔元年),張騫啟程回國,此時他已經搜集了絲綢之路腹地的大量資料,包括大宛大夏巴克特里亞)、康居索格狄亞納)等。為避免再次被匈奴俘虜,張騫繞遠路從蔥嶺、沿昆崙山北麓而行,經莎車于闐(今新疆和田)、鄯善(今新疆若羌),但不幸又被匈奴擒獲。

前126年,匈奴單于死去,張騫乘機帶著堂邑父以及匈奴妻子逃脫,終於回到了中國。100多人的使團,生還的只有兩人,漢武帝封張騫為太中大夫,堂邑父為奉使君

張騫開拓的這一條路線,也就是今日的絲路中線,主要在天山南麓。

征戰[編輯]

前124年,漢武帝派張騫自蜀至夜郎(貴州遵義府桐梓縣東),謀通身毒,但為昆明夷所阻,不能通,因昆明夷欲壟斷中印商務。

前123年(漢元朔六年),張騫隨西漢大將軍衛青攻打匈奴得勝,封為博望侯。

前121年(漢元狩二年),張騫與李廣一同到右北平攻打匈奴,但因延誤軍期(李廣被圍、張騫的軍隊隔天才到,因趕路勞累而沒有追擊匈奴),原本要被處決,他用博望侯的爵位贖罪,最後被貶為庶人;李廣也因此役而功過相抵。

第二次出使[編輯]

前119年,漢武帝命張騫為中郎將,再度出使西域,執行聯合烏孫以「斷匈奴右臂」的外交政策,隨行人員約300,牛羊以萬計,絲綢器、器和器等貴重物品成千上萬。張騫平安抵達伊犁盆地的烏孫國,烏孫王昆莫歡迎張騫的來訪,並收下了豐厚的禮物,但當時烏孫國已經分裂,而且烏孫人對漢朝還不了解,所以張騫並沒有得到滿意的答覆。此後,張騫派遣副使,對烏孫周邊地區大宛康居大月氏安息身毒于闐扜彌(今新疆于田克里雅河東)等進行外交活動。

前115年(漢元鼎2年),張騫啟程回國,並帶著數十位來漢朝探路的烏孫國使者,以及數十匹烏孫良馬。張騫被封為"大行" ,位列九卿。隔年(前114年),張騫去世。漢武帝為了紀念他,將日後奉派往西域的使節都改稱為博望侯。

評價[編輯]

張騫兩次出使的外交成果,與他所帶的禮品和原本的期待相比,相差甚遠,但在一定程度上滿足了漢武帝對「天馬」的渴望。在偏於封閉自保的傳統社會,張騫的出使,在民族交流史上開闢了新紀元,被譽為"鑿空"的行動。西域諸國從此呈現在中原人的視野中,東西方的商人們紛紛沿著張騫探出的道路往來貿易,成就了著名的「絲綢之路」。他開拓漢朝通往西域的南北道路,並從西域諸國引進了汗血馬黃瓜葡萄苜蓿石榴胡桃胡麻等等。

張騫在危難中不失氣節,如梁啟超稱讚他「堅忍磊落奇男子,世界史開幕第一人」。

參考[編輯]

研究書目[編輯]

  • 桑原騭藏著,楊鍊譯:《張騫西征考》(台北:臺灣商務印書館,19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