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步高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徐步高
Tsui Po-ko
20070414ap07y.jpg
徐步高駐守於東九龍總區警察機動部隊期間的個人照片
出生 1970年5月17日(1970-05-17)
中華人民共和國福建省邵武市
逝世 2006年3月17日(35歲)
香港 香港尖沙咀
職業 警員:編號53533

徐步高英語Tsui Po-ko;1970年5月17日-2006年3月17日),已故前香港警務處警員,於1993年加入警隊,於2006年3月17日在香港九龍尖沙咀廣東道柯士甸道交界行人隧道中被軍裝巡邏小隊警員曾國恆擊斃,經過調查後,證實他涉嫌參與於2001年發生的梁成恩遇襲案麗城花園恆生銀行劫案[註 1][1][2],被香港傳媒予以「魔警」的稱號。

2007年2月26日,死因裁判法庭將上述三宗開槍引致死亡案件的死因聆訊合併審理,於同年4月25日裁定徐步高非法殺害警員梁成恩、曾國恆和巴基斯坦籍的銀行警衛Khan Zafar Iqbal,並且致使警員冼家強受傷;他本人則是合法被殺[3]

個人生活[編輯]

徐步高於福建邵武市出生,為閩西客家人,於1978年隨母親來到香港定居,翌年父親與胞弟亦來到香港,一家團聚。他在觀塘官立工業中學(今觀塘功樂官立中學)就讀,四年級時為理科生,因為成績差而被日校停學,改在夜校留級,他在22歲時再戰會考,8科中有3科合格[4],後來再次會考,達致5科合格,符合投考成為警員的基本成績要求[5]。中學畢業後,徐步高曾經從事多份職業,包括在香港義勇軍香港輔助警察隊服務,並且曾經旅居歐洲9個月[6][7]。1995年,徐步高與任職社會工作者的女朋友結婚,婚後兩人育有一女,一家三口居住在東涌裕東苑,其興趣為旅行及運動,曾經參加馬拉松毅行者及由警務處舉辦的體育比賽等,工餘時亦有參與滑翔傘活動[8]

1999年4月17日,徐步高以頭籌購入東涌東堤灣畔五座一個面積769呎的單位,購入價為260多萬港元,當日奪得頭籌的他興奮地向傳媒舉出勝利手勢,更表示「樓市一定唔會跌」、「樓股皆向上」等,其後他將該單位放租,由於樓市下跌,令其帳面上虧蝕逾70萬元[9]。2002年起,徐瞞著妻子向自己一位居住在旺角廟街的張姓友人借用其住址,作為與銀行通訊之用,投資戶口包括中銀香港恆生銀行大福證券等,另有外匯投資,投資額以萬元計[註 2][10]。2004年10月,徐步高的母親張維美把15萬港元存入徐步高的中銀儲蓄戶口作投資用途,兩星期後徐母在大福證券開設一個證券戶口。在2005年2月,徐步高把35萬港元現金存入徐母的大福證券戶口內,讓徐母投資,而徐步高本人亦於同年11月獲授權可動用此戶口的資金,徐母在庭上亦承認戶口實質由徐步高操作[11]

2000年6月8日,徐步高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遇到河南探險家李靖,得悉他將駕駛單車參加寧夏舉行的「中國銀川國際摩托節」,於是決定結伴同行。兩人於6月23日凌晨2時抵達,可惜摩托節已經閉幕。主辦活動的銀川市摩托車組委會祕書長陳鋒得悉兩人的經歷後,主動接待兩人3至4日,並且安排《新消息報》記者採訪徐步高。陳峰送贈了大會的紀念品──上衣及紀念座,予徐步高[12]

2001年10月,徐步高攜同妻子參加亞洲電視遊戲節目《百萬富翁》,連續答對10條問題,結果於回答第11條問題時出錯,問題為: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規模僅次於哪個國家?選擇有為日本中國新加坡馬來西亞,正確答案為日本,惟兩人拒絕使用錦囊,結果贏得60,000港元獎金[13]

徐步高曾經隱瞞家人在1999年至2005年期間在香港及深圳消遣,包括定期光顧指壓中心、卡拉OK夜總會嫖妓[註 3][14]。2004年8月7日,徐步高與友人在東薈城的賽馬會投注站投注,期間徐突然掏出75,000港元現鈔,下注在當晚舉行的亞洲盃足球賽決賽─—中國日本的賽事,兩人合注8萬港元投注日本勝,賠率為2.8倍,結果兩人贏得224,000港元,徐分得21萬港元,及著友人暫時保管,兩日後再存入其戶口[註 4][15]

任職警察[編輯]

徐步高於1993年投考加入香港警務處,成為警員[註 5][6],在警察訓練學校畢業時獲得頒授銀笛獎;徐步高的射擊技術相當優異,在警察訓練學校練靶場及模擬銀行劫案中的射擊訓練均全部命中目標,獲得滿分。在2001年至2005年年期,徐步高接受每季一次的射擊訓練及週年考試,每次均48發全部命中目標,獲得滿分,而根據練靶場紀錄,徐以右手開槍。此前,徐步高在香港義勇軍服務時,曾經訓練左手開槍,他本人曾經向上司表示,自己左右手開槍皆靈活[16]。徐步高曾經向胞弟及友人表示警務沉悶、浪費青春,並且有意辭職[6]。1994年至2005年年間,徐步高先後被派駐東九龍總區警察機動部隊機場警區(啟德)、機場警區(赤鱲角)、青衣分區、大嶼山北警區及所屬的竹篙灣警崗,擔任警車車長及駐守於軍裝巡邏小隊

徐步高在1996年至2001年間,先後4次報考「警員/高級警員擢升警長升級檢定考試」[註 6][17],其中於2000年8月舉辦的一次考試,他以68分成為在2,105名考生中的優異生,獲得警察官方刊物《警聲》訪問[18][19]。1998年7月,由於徐步高處事冷靜,能夠獨立地處理糾紛而獲得上級賞識,推薦徐參加晉陞警長的面試遴選,惟其資歷與累積的「指揮官嘉許」不足,晉陞失敗。雖然徐其後多次報考晉陞警長的筆試,惟自1999年起再無向上級自薦晉陞。1999年至2003年間,徐步高前後3次投考機場特警組,第一次因為性格過於自我,不接納他人意見而不被錄用;另外兩次則是因為體能不合格而不能通過遴選[4]

徐步高多次轉換崗位與晉陞均不成功,接連作出一些怪異行為,例如於2002年至2005年駐守青衣分區軍裝巡邏小隊期間,徐曾經在一更內發出30張檢控違例告票,在警署每月月結上,徐的檢控遴例告票發出數量更是整個青衣分區之總和;徐步高前往中國大陸消遣時,在羅湖關卡高呼「平反六四、打倒共產黨」的口號;在警署餐廳用餐時又高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於2004年7月1日,以披麻戴孝的打扮,手持寫有「民主」二字的相架,高調參與七一遊行[4]

涉嫌參與罪案及死因聆訊[編輯]

凶徒在石圍角邨殺警案現場留下的口罩,經過檢驗後,證實與徐步高的去氧核糖核酸吻合
徐步高在案中所使用的史密斯威森軍警型左輪手槍,槍枝已經嚴重鏽蝕,槍柄則以黃色膠帶包裹,槍內3發子彈悉數發射,餘下3發彈殼。警方其後證實此為梁成恩被搶去的佩槍
冼家強與徐步高發生糾纏的隧道平台。經過近距離槍戰後,兩人躺臥在平台左上角,開火還擊的曾國恆則躺臥在平臺右下角的梯間

軍械鑑證科證實徐步高在尖沙咀警員槍擊案中所使用的史密斯威森軍警型左輪手槍為殉職警員梁成恩被搶去的佩槍,相信徐步高涉嫌參與石圍角邨殺警案及麗城花園劫殺案,有關調查於2006年年底完成,大量證據顯示徐步高涉及上述3宗案件:

  • 石圍角邨殺警案中,死者梁成恩身旁一個懷疑屬於凶手的口罩,上面有死者和一名不知名男子的去氧核糖核酸樣本[20]。在與徐步高的去氧核糖核酸檢驗比對後,證實兩者吻合[註 7][21]
  • 麗城花園劫殺案中,匪徒穿著一件右胸有一個三角標誌的紅衣和美津濃球鞋[註 8][22]及深綠色頭套。警務人員在徐步高位於東涌的住所搜查,先後檢走逾60件證物及27盒生活錄影帶[註 9][23],徐步高在影帶片段曾經穿著同款的運動鞋及相當類似的紅色上衣。
  • 警察調查徐步高及妻子的八達通紀錄,發現兩人有交換使用八達通卡的習慣;其他發現他曾經在兩宗案件發生前多次前往案發現場,而兩宗案件都發生在他當值執勤前的空檔[24]
  • 警察調查發現徐步高在麗城花園劫殺案後,其銀行戶口內出現總值約558,000港元的不明款項,而款項以現金存入的方式,存放在他個人開設的19個私人戶口內,以其張姓友人於廟街的住址作通訊地址,全部在2001年12月後開設。[25]。另外,徐步高在該案後出境記錄53次,先後到中國大陸35次和到澳門7次,其中有與家人旅遊澳洲加拿大,亦與朋友紐西蘭歷險及旅遊其他多個國家,消耗近20萬港元。警察認為以他的家庭收支,難以負擔有關旅費,因此資金明顯來歷不明[26]
  • 警察發現徐步高於2006年3月16日晚上11時48分(尖沙咀警員槍擊案發生前一個半小時左右),下班離開東涌警署,徒步前往東涌裕東苑停車場取用電單車,以4分鐘時間駕駛電單車前往逸東邨家興停車場。其後,他轉為駕駛一部報失的客貨車,由東涌開往油麻地官涌街,泊車後步行抵達案發現場,警察模擬其所需時間約為33分鐘,推測他於當晚12時21分抵達現場。探員在徐步高的電單車搜獲與他離開警署時穿著類似的衣物,相信他在出發之前曾經易容及更衣[27]
  • 警察在徐步高的電單車撿獲一張記錄了巡邏警到人員到達廣東道政府合署的簽到時間及人員數目等資料的紙張,由此可以分析廣東道行人隧道是尖沙咀分區及油麻地分區的交界,兩區人員巡邏時都會經過隧道,惟由不同出口離開,路線不會重疊。警察懷疑有人刻意抄下兩區人員簽到時間,得悉凌晨1時半前兩區人員均不會同時在隧道內出現[28]

死因裁判法庭於2007年2月26日起合併審理涉及徐步高的3宗開槍引致4人死亡案件的死因聆訊,聆訊共進行36日,由陳碧橋擔任死因裁判官。警務處所提交的死因調查報告交代三案的調查結果、徐步高的背景及個人財務狀況等。同年4月25日,陪審團一致裁定徐步高是殺害梁成恩、Khan Zafar Iqbal和曾國恆的凶手,而曾國恆在遇襲時開槍還擊,法庭裁定徐步高被合法殺死。

跟蹤政要及解放軍駐港部隊[編輯]

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在東涌警署由徐步高所使用的儲物櫃內,發現兩本日記簿及一份綠色文件夾,記錄徐步高於2005年曾經跟蹤多名政治人物,包括鄉議局主席劉皇發香港立法會議員黃宜弘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鄔維庸,載有跟蹤內容、定時觀察及車牌紀錄,又記錄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陳鑑林馬力張學明工聯會議員陳婉嫻座駕的車牌,記錄了香港行政長官董建華居住在嘉慧園。日記亦記載了解放軍駐港部隊槍會山軍營白加道司令員官邸的守軍換班時間,動機未明[29]

心理分析[編輯]

成長階段[編輯]

徐步高生前駐守的大嶼山北警署。他於2006年3月16日晚上11時48分下班離開警署後,策動翌日凌晨發生的尖沙咀警員槍殺案

心理服務課警察臨床心理學家徐佩宏透過家庭訪問及徐步高生前寫給妻子的16封私人信件,分析徐步高的成長階段。童年時代,徐步高被父母刻意栽培為愛國青年,刻苦耐勞,有高度的自信心與自律能力。徐並無不正常的經歷,儘管於7歲時遷居香港存有適應問題,只是整體生活快樂活潑,徐亦學會壓抑情緒及掩飾痛苦。青年時期的徐非常懂事,廣泛的閱讀使到他比較同輩突出,而他亦試圖證明自己獨立,可以照顧自己。徐的父母於1990年婚變,及其本人的會考成績不理想,對徐造成一定打擊,徐將責任歸咎於父親,並且隱藏自己的悲痛[30]

1993年至1998年期間,是徐步高加入警務處及建立家庭的人生階段。雖然徐步高在警察訓練學校表現出色,惟開始遇到不少負面評價,被同學批評為自私及傲慢等,徐經常以其在學堂的優異成績來表現自己,不過上司對其表現評讀一般,使到他雖然在學校及內部考試成績均優異,仍然沒所作為。徐於加入警務處前認識其女朋友,兩人結婚後建立了甚為美滿的家庭,在此階段徐的生活亦算健康正常,面對晉陞警長失敗亦沒埋怨別人,只覺得自己原地踏步,一無是處。1998年,徐母向他坦誠婚變是個人責任,與徐父無關,令到徐無法理解,徐的思想與行為亦多次出現矛盾。同年,他向妻子留下16封信件後,與胞弟前往中國大陸展開3,000公里長的單車之旅,以抒解工作與生活所遇到的困難[30]

1998年至2001年期間,是徐步高心理狀況的轉折期。徐步高放棄晉陞警長,並且申請任職車長10年,後來他感到後悔,同時多次申請加入精英部門,惟不成功。徐放棄晉陞警長,卻連續參加升級筆試,成績理想雖然令他自覺比較優勝,而工作上亦一直期待表現與挑戰自己,惟不獲上司的認同,事業原地踏步,對徐帶來不忿與不安。個人生活方面,結婚後遷居東涌的徐步高感到自己跟家人與朋友疏離,生活苦悶單調,因而曾經有過離婚的打算,並且開始嫖妓解悶[30]

2001年,踏入30歲的徐步高突然得到一筆來歷不明、約50萬港元的金錢,其後向友人借出地址以申請12個投資戶口、8個儲蓄戶口,總共存入55.7萬港元。徐步高面對這筆「不義之財」,令到一向奉公守法的他內心掙扎不已,即使於2002年與家人同遊加拿大仍然難以開懷。徐步高於1998年致函妻子的信件中透露,他打算還錢予父親,惟徐父於2002年要求他償還近80萬港元欠款,以幫助他置業,卻遭到擁有50餘萬港元儲蓄的徐所拒絕。專家認為徐的反常做法,顯然在動用這筆款項上有「難言之隱」,本身亦為了秘密管理金錢而造成了極大的困擾。2003年,徐在金融市場上投資失利,損失了37萬港元,令他懷疑自己的能力,感到混亂與沮喪,但是無處宣洩,加上晉陞屢遇挫折,令徐的怪異行為於2004年升級,例如他在申請智能身份證時,無端在職業一欄上填上「無業」,而不願意寫上警察的身份。他亦開始對政治感到高度熱情,深信要剷除虛偽的統治者,又曾經在警署飯堂用膳時無故大聲唱起國歌,又大叫共產黨下台[31]

徐佩宏並假設徐步高涉及三宗案件分析其心理,推斷徐在梁成恩案前已經策劃行劫,而他本身升職不遂,加入精英部門又不成功,令其挫折感加劇,更認為自己是制度的受害者。故此希望借搶奪警槍以辱警隊,當時未必打算殺人,但是他在案發後必須將事件合理化,不斷說服自己,梁成恩及護衛殉職,警務處及銀行將會協助兩人的家屬。而2001年的兩宗案件則使到徐步高內心不安,令其心理問題持續惡化,加上2003年至2004年年度,他首次在評核報告中成績退步,導致他再次萌生犯罪計劃,自信奪取兩支警槍為使命,惟難度更高,他可能計劃了數個月,亦顯示他自信及能單獨行動[32]

迷亂理論[編輯]

當警方消息於2006年3月17日下午公佈了疑犯是徐步高之後[註 10],香港多份報章均於2006年3月18日刊登了香港城市大學犯罪學課程研究中心主任黃成榮的訪問,以剖析其犯罪的心理因素。黃成榮認為,徐步高出現了迷亂理論的情況。他將徐步高個案套用在理論上,指出他因為在多次考試中都不能成功晉陞,引起了他對上司的不滿,但又不能向其反映意見,結果只好在外面的世界尋求滿足和成功感而犯案,目的是宣洩不滿的情緒。而徐步高的內向性格,令他可能會把自己看作為受害人,並形成了自己永遠是最好的自大心理,而其他人則是錯誤的偏執想法,造成他表面上仍極度理智、深藏不露,家人及同僚未必能夠察覺有異樣[33][34][35]

黃成榮認為徐步高獲得《警聲》報導,令他對升級為警長存有很大期望。可惜屢次考試均告失敗,令他有感「時不予我」及委屈,印證了「迷亂理論」及當中的「心理變異」狀態,故此只好透過搶奪手槍及行劫來取得財富而達至個人滿足,以彌補未能升級的「金錢損失」及「心理創傷」。由於徐步高是曾接受嚴格訓練的警員,熟悉警方辦案手法,加上警方掌握徐氏的資料,他為了其身份不被揭露,故他犯案時,他需要戴假髮來掩飾,並在犯案時必須殺死有關的人士,以免警方能夠從線索中追查出其真正身份[33][34][35]

分裂性人格障礙[編輯]

警方於徐步高儲物櫃搜出的證物,包括頭套、假髮等

警方邀請美國聯邦調查局刑事調查專家麥克納馬拉(James J. McNamara)對徐步高的人格作心理評估。他根據警方提供的證人供詞,認為徐步高可能患有分裂性人格障礙[註 11][36]。他指徐步高相當注重個人體能,但只喜愛個人運動,不會出席同僚的飲宴及慶祝等社交場合。可見他為人孤獨,不需要社交成就,只爭取事業上成功,但4次投考警察精銳部隊失敗,加上不理解自己「努力不懈地」發出違例告票卻得不到上司賞識,上司要求他多做打擊罪案工作,而不是抄牌,徐又未能滿足指示,認為上司針對他,構成很大挫敗感。最後追求刺激的他遂將想法付諸行動,去埋伏及殺害同袍,甚至光天化日下打劫,以追尋於軍裝生活中得不到的滿足感[37]

然而,有關觀點被其後出庭作供的青山醫院法醫精神科主管阮長亨反駁,他指有關說法只是片面評估徐步高的心理狀況,而且涉及人格障礙的特徵必須持續出現,並對當事人構成很大痛苦,才可判定他屬精神病患者。徐步高於工作上無顯著退步、與家人有親密關係、性格亦無特殊改變,故不能滿足精神病者應具備的診症標準。他指徐步高自戀妄想及反社交,屬對社會有特殊想法的「性格問題」,而不一定是分裂性人格障礙[38]

唐吉訶德式幻想[編輯]

警方邀請澳洲昆士蘭科技大學犯罪學系主任教授博漢士(Roderic Broadhurst),分析徐步高的犯罪心理。他指徐步高帶有鄉音,存有異鄉人心理,雖然聰明而沒有機會繼續高等教育,在警隊又對事業不滿,與同事關係一般,一直鬱鬱不得志。在尖沙咀警員槍擊案發生前幾天,徐曾經在竹篙灣警崗受到女上司批評其工作和文書能力,可能激發他潛藏的挫敗及羞恥情感。在人際關係方面,徐與他人表面友好,實際上並不鞏固。徐與妻子關係因1998年發生婚姻危機而疏離,雖然徐曾經寫信給妻子承認不忠,並因女兒其後出生而令關係一度修復,但他並沒有戒絕婚外性行為,兩人關係可能因為幼女而勉強相處。而根據徐步高胞弟的證供,博漢士指徐步高不想與妻女同住,甚至認為妻子是他與朋友及家人疏離的原因[39]

博漢士推斷徐步高可能有唐吉訶德式幻想,認為自己能改變世界。徐喜歡閱讀中外戰史,並高調表示自己對政治領導不滿,可能覺得自己能夠成為政治人物;而徐步高在家中床頭貼著寫有以下句子的A4紙張[39]

- 活著,我該做什麼?
- 我生活的意義是什麼?
- 和平、安逸只會造成停屯
- 衝突及對抗、戰爭才有新生
- 古時 無知創造神。雷電、火山、颱風,人們無法解釋,就用神解釋
- 術士、巫師、修士、教宗有代神說話,統治階層成形
- 統治階層不能容忍人們對神的懷疑,這減低其合法性認受性
- 人生的目的是什麼?矢

註:「屯」相信是「頓」的字誤;「矢」懷疑為未完成的字體

顯示徐步高想從普通人,昇華到「」的層面。徐可能以為自己超越或幻化為「神」,因為只有「神」才有權力奪去他人生命[40]。博漢士認為徐步高有格鬥性的性格傾向,加上其人格障礙,促使他以暴力解決問題,而他在1999年購入的東堤灣畔物業投資,承受經濟損失,博漢士相信徐認為是政府一手造成,並遷怒於象徵政府權威的警隊之上,因此使命感驅使及權力控制,是與本案有關的部分犯罪動機。而依據性格推測,徐步高認為無人可理解他,對他人不信任,相信徐犯案時不會有同黨[41]

媒體暴力[編輯]

尖沙咀警員槍擊案發生後,傳媒就事件進行連續幾個星期的大篇報導,傳媒很快將矛頭指向涉嫌行凶的徐步高身上。幾份銷量大報冠以「魔鬼警察」、「狂魔」、「魔警」等標籤,對徐進行媒體審判。有媒體刊登不少有待求證的新聞資料,例如「第四人呼之慾出」等,後來都被警方否認[42]

由於徐步高生前與妻子曾參加亞洲電視的電視遊戲節目《百萬富翁》,亞視其後表示為回應觀眾的網上留言,特別將有關片段剪輯,製作成《徐步高事件實錄》,於2006年3月25日晚上7時35分播出,由藝員黃璦瑤主持。該節目約長半小時,剪輯了相關案件的新聞片段,並完整播放徐步高與妻子(徐妻樣貌及聲音經過特別處理)參加《百萬富翁》的9分鐘片段。該節目原本打算邀請心理專家分析徐步高答問時的心理及性格,但最後取消該環節,只訪問《百萬富翁》節目主持人陳啟泰,憶述對徐的模糊印象[43]。該節目未播出就已惹得議論紛紛[44],徐步高的遺孀更於當日下午致電亞視綜藝、公關及宣傳副總裁葉家寶,要求取消重播計劃,但亞視方面只保證會處理畫面,並拒絕其要求[45][46]。結果,該節目如期播出,並錄得平均收視15點,觀眾收看人數達57%(相等於1,028,160人收看)。同時,廣播事務管理局接獲602宗投訴,指亞視播放該節目的做法不顧徐家感受、令人不安、不宜於合家歡時段播出、對警方調查構成不公,以及節目對徐步高造成人身攻擊等[47]

其後徐的遺孀更發表聲明,希望傳媒給她及家人留一點空間,以免令她們感到生活雪上加霜;傳媒對牽涉案情的其他受害者家屬亦不放過,殉職警員梁成恩的未婚妻亦先後兩次作出聲明,請求傳媒不要再干擾她的私人生活。

參見[編輯]

注釋[編輯]

  1. ^ 警務處處長李明逵在2006年3月23日出席與恆生銀行合辦的滅罪比賽開展儀式後,向記者表示以警方現有的資料,相信已足夠證明徐步高有份參與梁成恩案及麗城花園恆生銀行劫案。
  2. ^ 證人張振榮作供時表示,他曾經獲徐步高授權拆信,查看交易內容,記得其中一項投資為基金買賣,投資額為1.95萬美元(約值15萬港元)。
  3. ^ 徐步高的生前好友,前警員李藝在庭上作供指,兩人在1999年至2005年間多次相約到內地嫖妓,每次開支約500元;兩人亦定期光顧旺角花園街一間娛樂場所,平均每月約1至2次。
  4. ^ 徐步高的生前好友,前警員李藝在庭上作供指出,在本地賭波未合法化的2002年,徐步高曾主動向他詢問世界盃決賽外圍投注的方法,並表示要投注5萬元,李遂建議徐向澳門投注。兩人於2004年亞洲盃的決賽賽事贏得22.4萬元,對於徐步高突然有大筆現鈔投注賭波,李藝稱當時沒主動問及,並相信是徐平日投資或積蓄所得。
  5. ^ 徐步高的胞弟徐步雲在庭上指出,徐步高投身警察主要為了人工高、福利好,並非出於正義感的志願。他憶述徐步高曾經提及「工作沒有意思」,想轉做教車師傅,過休閒一點的生活。
  6. ^ 徐步高於4次警長升級檢定考試之中,1996年成績為良好(Credit);1999年為及格(Pass);2000年為優異(Distinction);2001年為優良(Great Credit)。
  7. ^ 政府化驗師彭志明在庭上指出,在香港要再找另一個擁有相同DNA組合的人,機會率為14.9億分之一,機會極微。
  8. ^ 根據劫匪在現場遺下的鞋印,證實劫匪穿著的是美津濃男裝27號半(日本尺碼,即鞋身長度為31釐米)的波鞋。該款波鞋為2001年中推出市場的Next Alpha款式,型號8KO 00144,每對售價290港元。該款波鞋在港出售共800對,而尺碼為27號半的僅有130對,並於2001年底全部售出。
  9. ^ 警方在死因聆訊呈上四段生活錄影帶片段,第一段於1999年12月31日拍攝,片中短髮陸軍裝的徐步高興奮地撫摸懷孕妻子的肚皮;第二段為2000年12月30日拍攝,片中徐步高與一名小女孩在東涌東薈城一帶玩耍,片中顯示他當時穿著美津濃球鞋;第三段為2001年3月17日拍攝,片中徐步高與女兒及青少年在籃球場打籃球,他當時亦是穿著同款美津濃球鞋;第四段於2002年3月拍攝,片中顯示徐步高與小女孩等人到加拿大梅耶特河(Miette River)雪山區滑雪場旅遊,片中他戴著一個黑色飛虎隊頭套。
  10. ^ 香港無線電視在2006年3月17日的「六點半新聞報導」首次報導「有消息指,今次槍擊案疑犯是隸屬大嶼山北分區警員徐步高」及徐的一些生平資料,並刊登徐在《警聲》第692期的訪問照片(圖片經過處理)。
  11. ^ 根據美國精神醫學會的《精神病診斷與統計手冊》(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指出分裂性人格障礙者有9項特點,包括「介入觀念、牽連觀念」、「不尋常認知經驗」、「奇怪觀念」、「古怪想法及言語」、「多疑、妄想」、「情感表達不當、侷促」、「外觀行為古怪、偏離常態」、「除親屬以外,缺乏知心朋友」、「社交過分焦慮」,若附合5項要件者就屬於分裂性人格障礙者,而專家分析徐步高附合後7項要件,可能患有此障礙。

參考文獻[編輯]

  1. ^ 「警察福利部援助徐步高家屬」《成報》A4,2006年3月24日
  2. ^ 無線電視新聞及資訊部(2006)「2006年香港大事回顧」,2006年12月24日
  3. ^ 「梁成恩、巴籍護衛、曾國恆可瞑目了 徐步高被裁定殺人凶手」《星島日報》A06,2007年4月26日
  4. ^ 4.0 4.1 4.2 「母親細說徐步高一生」《壹週刊》A054,2007年4月26日
  5. ^ 「徐步高童年活潑敢於冒險 因父母離異自閉」《星島日報》,2007年4月3日
  6. ^ 6.0 6.1 6.2 「父:徐步高打不還手 弟指兄當差為高薪福利」《明報》,2007年3月17日
  7. ^ 「徐步高涉賭波集團?胞弟不相信 卻不肯定有冇賭波」《太陽報》,2007年3月17日
  8. ^ 「瘋血爆發陽光男孩已『死』」《星島日報》P03,2007年4月26日
  9. ^ 「投資物業損手 90萬現金成謎」《太陽報》,2006年3月19日
  10. ^ 「瞞私己投資 借老友地址」《明報》,2007年3月26日
  11. ^ 「兒子取15萬還35萬 徐母不感奇怪沒問來歷」《明報》,2007年4月17日
  12. ^ 「徐步高神秘紅衣寧夏尋源 三角標誌與劫匪紅衣相似 警千里追查」《明報》,2007年3月15日
  13. ^ 「夫妻檔《百萬富翁》捧六萬 揚言會做善事 兩月後又殺人」《太陽報》,2006年3月21日
  14. ^ 「好友揭徐步高愛嫖豪賭 99年起旺角深圳尋歡 最密每週一次」《明報》,2007年3月24日
  15. ^ 「一注7.5萬買波 賭亞洲盃贏21萬」《明報》,2007年3月24日
  16. ^ 「徐步高瞞妻借地址炒外匯 雙手皆靈活持槍」《星島日報》,2007年3月27日
  17. ^ 「徐步高仕途受挫現怪行 狂抄「牛肉乾」 羅湖橋呼『平反六四』」《明報》,2007年3月27日
  18. ^ 「升級檢定考試 優異生暢談心得」《警聲》第692期,2000年11月22日
  19. ^ "Diligent duo net exam distinctions", "OffBeat-News", 22 Nov 2000
  20. ^ 「染梁血口罩發現他人DNA」《大公報》,2007年3月7日
  21. ^ 「石桃樓槍殺案現場 口罩DNA與徐吻合」《明報》,2007年4月4日
  22. ^ 「Mizuno波鞋露劫匪身份 庭上呈家庭照 抱女童男子穿同款波鞋」《明報》,2007年3月14日
  23. ^ 「徐步高:活著,我該做什麼?床邊手寫字條呈堂」《明報》,2007年3月14日
  24. ^ 「徐步高用妻八達通掩行蹤」《星島日報》,2007年4月13日;「查八達通紀錄 揭徐步高踩線」《明報》,2007年4月13日
  25. ^ 「徐步高63戶口提存避追查 投資蝕37萬 20萬存母戶口」《明報》,2007年4月11日
  26. ^ 「徐步高花20萬遊埠53次」《星島日報》,2007年4月12日
  27. ^ 「東涌下班往尖沙咀花33分鐘 徐步高易容抵凶案現場」《太陽報》,2007年3月28日
  28. ^ 「警方分析:精心挑犯案地點」《明報》,2007年3月28日
  29. ^ 「徐步高跟蹤親政府名人包括劉皇發黃宜弘鄔維庸紀錄日誌呈堂」《明報》A04,2007年3月28日
  30. ^ 30.0 30.1 30.2 「留妻16封信 展開三千里單車之旅 徐步高出走證能人所不能」《太陽報》,2007年4月3日
  31. ^ 「徐50萬來歷不明投資損手 心理專家:內心掙扎 怪異行為升級」《明報》,2007年4月4日
  32. ^ 「搶槍為辱警隊」《太陽報》,2007年4月4日
  33. ^ 33.0 33.1 「專家:凶徒宣洩挫敗感」《文匯報》,2006年3月18日
  34. ^ 34.0 34.1 「疑凶心理變異犯案—犯罪學家剖析」《明報》,2006年3月18日
  35. ^ 35.0 35.1 「亦正亦邪 徐步高屬典型雙面人」《星島日報》,2006年3月18日
  36. ^ 「FBI:徐步高或患分裂性人格 加入飛虎失敗受挫 殺人打劫尋滿足感」《明報》,2007年3月29日
  37. ^ 「FBI專家推斷符七項特質 徐患分裂人格障礙」《太陽報》,2007年3月28日
  38. ^ 「青山醫院醫生:FBI說法片面」《明報》,2007年3月31日
  39. ^ 39.0 39.1 「徐步高:活著,我該做什麼?床邊手寫字條呈堂」《明報》,2007年3月14日
  40. ^ 「槍擊案手法世界罕見」《大公報》,2007年3月30日
  41. ^ 「認為殺人可操控別人生命 徐想改變世界自以為是神」《太陽報》,2007年3月30日
  42. ^ 「懸疑槍擊案新聞媒介沸騰 亞視求收視無顧觀眾投訴」《傳媒透視》,2006年4月號
  43. ^ 《徐步高事件實錄》的相關媒體現象研究,可參考:馮應謙(2006)「『公共利益』VS『公眾的興趣』」《傳媒透視》2006年04月號
  44. ^ 「亞視發死人財播徐實錄 節目未出街 已有240宗投訴」《太陽報》,2006年3月26日
  45. ^ 「亞視播《實錄》 徐妻制止不果」《明報》,2006年3月26日
  46. ^ 「徐妻要求取消重播《百萬富翁》」《成報》,2006年3月26日
  47. ^ 「亞視特輯收視勁 投訴602宗」《成報》,2006年3月28日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