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東寧·德弗札克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重新導向自德佛札克
前往: 導覽搜尋
德弗札克
全名 Antonín Leopold Dvořák
出生 1841年9月8日
布拉格附近
逝世 1904年5月1日 〔63歲〕
布拉格
所屬時期/樂派 浪漫主義
擅長類型 交響曲管弦樂協奏曲室內樂歌劇,宗教音樂
代表作 九部交響曲(第九「新世界」),狂歡節序曲,B小調大提琴協奏曲,斯拉夫舞曲,歌劇《水仙女》,「美國」四重奏
學生/受影響人物 蘇克諾瓦克

安東寧·利奧波德·德弗札克捷克語Antonín Leopold Dvořák,1841年9月8日-1904年5月1日)生於布拉格(當時屬於奧匈帝國,現屬於捷克)附近的內拉霍奇夫斯鎮英語Nelahozeves伏爾塔瓦河旁的磨房內,卒於布拉格,是捷克民族樂派作曲家。追隨著民族主義者斯美塔那,德弗札克經常在他的作品中使用摩拉維亞和他的故鄉波希米亞(當時屬於奧匈帝國,現屬捷克)的民謠音樂的風格。德弗札克自己的風格經常被描述為「吸收了民歌的影響並找到有效的方式利用它們,用交響樂的傳統最完滿的再現了一個民族的特色」。[1]其代表作有第九交響曲《新世界交響曲》、《B小調大提琴協奏曲》、《斯拉夫舞曲》、歌劇《露莎卡》。他被認為「可能是他那個時代最多面手的作曲家」。[2]

生平[編輯]

出生和年輕時代[編輯]

德弗札克出生地

德弗札克出生在布拉格附近的內拉霍奇夫斯鎮,他的的父親František Dvořák經營祖傳的客棧和肉店。他的母親Anna Zděnková是一名貨物看守的女兒。安東尼是他們第一個兒子,安東尼總共有八個弟弟。

他6歲的時候在Nelahozeves上小學,在那裡他第一次上小提琴課。1853年他遷往茲洛尼斯學習德語。當時德語是波希米亞的生存之本。在那裡他跟隨教堂唱詩班領唱Antonín Liehmann學習鋼琴和管風琴。在此期間,他有時演奏管風琴補貼家計。他還在他老師的樂隊中演奏,並且開始作曲。有一個由來已久而且由一封偽造的滿師證書所支持的傳言,說德弗札克的雙親強迫安東尼學習屠宰技術,但目前沒有任何證據證明這個傳言的真實性。

1856年秋德弗札克去了Česká Kamenice,據推測他是為了進修德語,並且準備到德語教學的布拉格管風琴學校上課。1857年10月他上了兩年的管風琴學校,也在一所普通學校上過學,還作為中提琴手在一年登台兩次的Cäcilien協會樂隊中演出。

職業音樂家的第一步[編輯]

德弗札克本想謀一個管風琴師的職位,但失敗了。1859年夏天開始他就在Karl Komzák的樂團裡面當中提琴手,在咖啡館,或是公眾場合演奏樂曲集錦,序曲和舞曲。德弗札克這樣過了十一年,其間沒有發表作品。從這段時間流出下來的作品判斷,他是自學的作曲,而且可以說是按部就班的,從開始的莫扎特,經孟德爾頌舒曼直到1870年代末的華格納。剛開始他的重點是弦樂四重奏

1862起Komzák的樂隊在新開的布拉格臨時劇院登台,約在1865年升級為歌劇樂團。在國家劇院落成之前,這座臨時劇院是第一所捷克歌劇戲劇的用武之地。其中斯美塔那貢獻良多,他的《布蘭登堡人在波希米亞》和《被出賣的新嫁娘》1866年就是在此首演的。

1865年起德弗札克除在樂隊的工作外,還開始在劇院教授鋼琴。他的女學生有姐妹倆Josefina和Anna Čermáková。當時德弗札克愛上了17歲的Josefina,可惜未成眷屬,但當時11歲的Anna,卻在8年後即1873年11月17日與德弗札克成婚。

成名[編輯]

1870年德弗札克寫下第一部歌劇《阿爾弗雷德》,德語劇本,但歌劇在他生前都不曾獲得上演機會,可以看作是一次練筆。第一部為觀眾所接受的作品是歌劇《國王與燒炭工》,Bernhard J. Lobeský寫的捷克語劇本。1871年7月他辭去了樂隊工作,只為了多點時間作曲。在1871年到1873年,他發表了歌劇,室內樂和為合唱和樂隊而寫的讚美詩《白色山的遺產》,這些作品得到了熱情的讚美與肯定。

只是其歌劇《國王與燒炭工》不盡如人意。1873年臨時劇院已經開始排演,但是不得不中斷,據稱原因是這部歌劇太難而不可能演唱。德弗札克再次重新審視其曲風,並且拋棄了新德國學派的那一套重新作曲,1874年首演,結果是大獲成功。

1874年開始他開始到私立音樂學校授課,2月他得到了一個管風琴職位,在此位置上他一直工作到1877年。

蜚聲國際[編輯]

1874年到1877年間他都得到國家獎學金。愛德華·漢斯力克是這個評委會的成員,後來還有布拉姆斯。後者成就了德弗札克的決定性突破——他通過自己的出版商Fritz Simrock出版了德弗札克的二重唱合集《摩拉維亞之聲》。同時這也標誌著兩位大作曲家終身友誼的開始。

出國旅遊[編輯]

1884年德弗札克接受愛樂協會的邀請第一次前往倫敦。這兩年內寫成的《鬼新娘》(Rusalka,根據Karel Jaromír Erben的敘事詩寫成)和《聖潔的魯米那》是伯明罕利茲的委託之作。

第一次倫敦之行後,德弗札克到普日布拉姆(Příbram)旁的維索卡山(Vysoka)避暑,在那裡他可以充分遠離城市享受大自然。1877年起他的公眾露面停息,只接受少量的委託,修改舊作,寫作歌劇《雅各賓派人》。

1889年初德弗札克應俄羅斯皇家音樂協會之邀到訪莫斯科聖彼得堡。在再一次的倫敦之旅後他回到布拉格,在那裡他接受了卡爾斯大學榮譽博士頭銜,1890年10月他成為音樂學院教授。其實1889年一月他就收到聘任提議,但由於他當時事務繁忙不得不推掉。

在新世界[編輯]

1893年德弗札克一家和他的朋友在紐約。從左到右是:他的妻子安娜,兒子安東寧,莎蒂·西伯特,約瑟夫·科瓦里克,莎蒂·西伯特的母親,女兒奧提莉,安東寧·德弗札克。[3]

1892年至1895年間,德弗札克到紐約市美國國家音樂學院英語National Conservatory of Music of America擔任院長,年薪為當時的15000美元,這對德弗札克的財政狀況來說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4]但他也要考慮到家庭團聚的問題,他的妻子,女兒Otilie和兒子Antonín陪同前往。其他四個孩子只在1893年夏天來美國。那時一家在愛荷華州的捷克移民村斯畢維里英語Spillville, Iowa歡度美好時光。

聘任建議是由慈善家珍妮特·瑟伯英語Jeanette Thurber夫人提出的,她想把美國從歐洲音樂一統天下的局面中解放出來,並且樹立美國自己的藝術偶像。她建議作曲家從美國詩人亨利·沃茲沃思·朗費羅的長詩《海華沙之歌英語The Song of Hiawatha》選取題材,寫一部美國歌劇。[4]德弗札克深深認同美國黑人和印第安人音樂應該是美國音樂的發展基石,認為通過它們將會找到美國音樂自己的風格。[5]德弗札克在紐約遇到了他後來的學生哈里·布雷英語Harry Burleigh——最早的美國黑人作曲家之一。他向德弗札克介紹了美國黑人的傳統靈歌英語Spiritual (music)[6]

1893年,德弗札克從《海華沙之歌》這個描寫印第安人的偉大詩篇中找到靈感,再結合自己對印第安人和美國黑人音樂的研究,最終為紐約愛樂樂團寫出了很出名的作品:第9交響曲《自新世界》。1893年12月16日,德弗札克的朋友安東·塞德爾英語Anton Seidl指揮紐約愛樂樂團在紐約著名的卡內基音樂廳首演了這部交響曲,獲得熱烈歡迎。[4]他在紐約還寫有《感恩贊》和弦樂四重奏第96篇章,就是《美國弦樂四重奏》。從中可看到美國的音樂元素的滲入,例如五聲音階,一個降低的導音切分音的應用。

德弗札克在音樂學院的主要工作是作曲課,他的學生有魯賓·高德馬克

從美國歸來[編輯]

本來他的任期為兩年,後來順延兩年。可是1895年4月德弗札克就回國了,原因可能是他女贊助人Thurber經過一次經濟危機後財政情況急劇惡化,後果是德弗札克被多次拖欠薪水。

德弗札克在維索卡山平靜地度過了幾個月,11月份再次到布拉格音樂學院上任。他曾打算過搬到維也納,在那得到一個位置應該不成問題,但最後還是沒有付諸現實。期間誕生了他最後一部弦樂四重奏。

交響詩[編輯]

1896年德弗札克與絕對音樂劃清界限。雖然他之前寫過一些被稱之為標題音樂的作品,如1889年的為鋼琴而作的《詩意聲樂畫》,他稱之為「標題音樂,但是是舒曼式的」,或是同年的Dumky三重奏(鋼琴三重奏)。但現在他直接轉向交響詩的創作。這是一種音樂體裁,在李斯特華格納的新德國學派里,它是爭論的焦點之一。

這一年之內他寫了《水仙女》、《午時女巫》、《金紡車》和《野鴿》。這些作品都是根據捷克詩人Karel Jaromír Erben的敘事詩集《Kytice》創作的。他用散文式的音樂告訴聽眾這些故事的情節。下一年他還寫了《英雄之歌》,雖然他並沒有公開其大綱,但是他在一封信中卻對之作了解釋。

最後歲月[編輯]

布拉格德弗札克像

此時的德弗札克已經完成了其室內樂和管弦樂的創作。在他最後的歲月里他只寫歌劇:1898年《魔鬼與凱特》、1900年《水仙女》和1902/3年的《阿米達》。

在《阿米達》首演的時候,德弗札克因腿疼而不得不中途離開。幾天後他得了感冒,只能在床上休息。1904年5月1日他在家人的陪伴下悄然離世,死因是中風而去世,享壽63歲。在逝世的第四天,捷克為他舉行了國葬。

音樂[編輯]

德弗札克的音樂是古典音樂浪漫音樂結合民歌元素寫成的。他的主要作品有九首交響曲(其中最著名的是第9號「新世界」交響曲,以及第8號「英吉利」交響曲),大提琴協奏曲,無與倫比的清唱劇,如《聖母悼歌》和《安魂曲》,大量室內樂,16首斯拉夫舞曲和歌劇《水仙女》。他的管弦樂作品以民族色彩強烈、音色燦爛多變著稱。

德弗札克的作品有很多,無不呈現出捷克民族音樂特性。史麥塔納將自己國家的民族面貌和民歌引入捷克音樂創作,如他的歌劇和《我的祖國》。德弗札克將此傳統發揚光大,帶到高峰。他讚美當時乃是音樂界主流的華格納布拉姆斯的音樂,但卻不為其意識所影響,仍自己走自己的路。

在這位謙遜的人的作品中,充滿了對祖國,對大自然,對宗教的愛。他從一連串的失敗中堅持過來,直到布拉姆斯推薦其斯拉夫舞曲付梓出版,以及為大眾所接受為止。德弗札克不斷地寫出那些無可超越的音樂作品。伊斯特凡·克爾特斯灌錄其交響曲全集之前,德弗札克只有少部分作品為大眾所熟知。但是經伊斯特凡·克爾特斯拉斐爾·庫貝利克不遺餘力的推廣,人們才認識到德弗札克音樂的價值。[來源請求]

交響曲[編輯]

曲名 年代 敘述
第1號交響曲《茲洛尼斯的鐘聲》 1865年 德弗扎克於24歲時寫下第一首交響曲(茲洛尼斯為其故鄉波希米亞的小村莊),可以聽出他的經驗不足,但也已顯露許多吸引人的特質,又表現出他的天才。它與貝多芬的《第5號交響曲》有不少相似的地方,如旋律樂器。德弗扎克依舒伯特曲子樣式,有些來自鋼琴獨奏的重新再使用。
第2號交響曲 1865年 仍舊以貝多芬為模範,這時期更加明亮,更有田園風光。
第3號交響曲 1873年 明確表現出在德氏熟識華格納李斯特音樂後,其意外與深刻的衝擊。(並沒有詼諧曲
第4號交響曲 1874年 它表現出強烈受到華格納音樂的影響,特別是第二樂章,讓人回憶起《唐懷瑟》的首章。相對的,詼諧曲有相當的捷克風格。
第5號交響曲 1875年 第5號及第6號交響曲,大量描繪田園風光,並刻畫出華格納風格。第5樂章有陰暗緩慢的節拍,似乎引用柴可夫斯基《第1號鋼琴協奏曲》的旋律
第6號交響曲 1880年 表現出跟布拉姆斯《第2號交響曲》強烈之相似性。
第7號交響曲 1884年〜1885年
第8號交響曲「英吉利」 1889年 最受歡迎的交響曲之一,音色瑰麗多變。本曲乃是他前往英國期間所創作,故副標題常被稱作「英吉利」,但全曲仍洋溢強烈之捷克波西米亞風格
第9號交響曲「新世界」 1893年 這是德弗扎克最受歡迎之交響曲;副標題全名為「來自新世界」(From the New World),是他前往美國時所發表,一般簡稱為「新世界」交響曲,其實全曲也仍洋溢強烈之捷克波西米亞風格。其中第二樂章的主題旋律,以被改編為著名歌曲〈念故鄉〉而著稱。

傳記[編輯]

  • O. Šourek: Antonín Dvořák, Prag 1922
  • V. Kafková – M. Příhod: Antonín Dvořák, Prag 1961
  • J. Burghauser: Antonín Dvořák, Prag 1986

參見[編輯]

參考資料和注釋[編輯]

  1. ^ Clapham (1995), 765
  2. ^ Taruskin (2010), 754
  3. ^ Burghauser (2006), p. 82 ("Dvořákova rodina s přáteli na dvoře domu v New Yorku v roce 1893 [zleva manželka Anna, syn Antonín, Sadie Siebertová, Josef Jan Kovařík, matka Sadie Siebertové, dcera Otilie, Antonín Dvořák].")
  4. ^ 4.0 4.1 4.2 安東寧·德沃夏克:E小調第九交響曲,作品95號,《自新世界》. CCTV. 2007年07月16日 [2013-10-14]. 
  5. ^ Beckerman, Michael. Henry Krehbiel, Antonín Dvořák, and the Symphony "From the New World". 
  6. ^ De Lerma, Dominique-Rene. "African Heritage Symphonic Series". Liner note essay. Cedille Records CDR055.

參考書目[編輯]

  • Clapham, John. Dvořák, Musician and Craftsman. London: 1979. ISBN 0-393-01204-2. 
  • Taruskin, Richard. Music in the Nineteenth Century.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0. ISBN 978-019-538483-3.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