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善論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性善論是一種對人性的看法,認為人之本性趨向善,行善比作惡要容易。

中國的觀點[編輯]

孟子的觀點[編輯]

戰國時期儒家代表人物孟子對人性本來是的看法。與荀子性惡論相反,荀子認為人性本來就是的。但也有人認為孟子的性善論並沒有明白、直接地稱人性本善,性善是點出(或強調)人性中有善性,以及具有向善的一面。

性善與四端心[編輯]

人性論是中國哲學一個重要的課題,第一個談「性」的是孔子 (「性相近,習相遠也」《論語‧陽貨》),但孔子並未明言性為善或為惡。到孟子以善言性,指出仁、義、禮、智正是性善的端倪,就是四端心。 孟子講「心」,不單只是行為的表現,不單只是修養,還深入到人的性情發起的地方、發端的地方、端始的地方,在這裡去體會人的性善,人內心的光明。孟子在端始上找根基,找那個本心,所以孟子是立本之論。 性善論及四端心的觀點,也得到了日本江戶時代的儒教思想家伊藤仁齋的讚同及傳播。[1]

他的著作中關於人性善的言論有如:

人皆有不忍人之心。先王有不忍人之心,斯有不忍人之政矣。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治天下可運之掌上。所以謂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今人乍見孺子將入於井,皆有怵惕惻隱之心,非所以內交於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譽於鄉黨朋友也,非惡其聲而然也。由是觀之,無惻隱之心,非人也;無羞惡之心,非人也;無辭讓之心,非人也;無是非之心,非人也。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羞惡之心,義之端也;辭讓之心,禮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也,猶其有四體也。有是四端而自謂不能者,自賊者也;謂其君不能者,賊其君者也。凡有四端於我者,知皆擴而充之矣。若火之始然,泉之始達。苟能充之,足以保四海;苟不充之,不足以事父母。

——《孟子·論四端》

惻隱之心,人皆有之;羞惡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惻隱之心,仁也;羞惡之心,義也;恭敬之心,禮也;是非之心,智也。

——《孟子·告子上》

朱熹的觀點[編輯]

朱熹在孟子的性善論基礎上有所發展,但也有所變化。孟子論『性善』,未名『本善』或『向善』,而朱熹主張『性本善』,天理本善,但後天出現了趨惡的人慾,因此要『存天理,滅人慾』。

西方的觀點[編輯]

亞當·斯密的觀點[編輯]

西方經濟學家亞當·斯密認為人性善,天生關心別人的命運,具備同情心或憐憫心。他認為『無論人們會認為某人怎樣自私,這個人的天賦中總是明顯地存在著這樣一些本性,這些本性使他關心別人的命運,把別人的幸福看成是自己的事情,雖然他除了看到別人幸福而感到高興以外,一無所得。這種本性就是憐憫或同情,就是當我們看到或逼真地想像到他人的不幸遭遇時所產生的感情。我們常為他人的悲哀而感傷,這是顯而易見的事實,不需要用什麼實例來證明。這種情感同人性中所有其它的原始感情一樣,決不只是品行高尚的人才具備,雖然他們在這方面的感受可能最敏銳。最大的惡棍,極其嚴重地違犯社會法律的人,也不會全然喪失同情心。』[2]

盧梭的觀點[編輯]

法國啟蒙思想家盧梭認為在原始時代,人們一無所有,愚昧無知,自由自在,但同時沒有任何社會性,純潔、善良,不會相互欺壓,因此人性天性本是善良的,天生擁有自由、理性和良心,如果接受自然主義教育,順性發展就可成為善良的人,實現善良的社會。[3]


參見[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 張岱年《中國哲學大綱》,中社會科學出版社
  • 朱熹《四書章句集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