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戌六君子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戊戌六君子是指清代光緒二十四年(1898年農曆戊戌年)慈禧太后發動戊戌政變時所逮捕並處死的六名變法派人士,分別為譚嗣同林旭楊銳楊深秀劉光第康廣仁

1898年9月21日,慈禧太后與直隸總督榮祿發動政變,囚禁了光緒帝,同時逮捕了譚嗣同六人等。刑部尚書趙舒翹奏曰:「此等亂臣賊子,殺無赦,何必問供。」9月28日,六人在未經刑部審訊的情況下,被慈禧太后下令押到北京菜市口問斬。被處斬的順序是:康廣仁、楊深秀、楊銳、林旭、譚嗣同、劉光第。

六君子之被捕及遇害[1][編輯]

  • 八月初九日(9月24日),上諭令逮捕楊銳、林旭、譚嗣同、劉光第等人。同日繆潤紱上折攻擊楊銳等軍機四卿阻礙言路,蒙蔽光緒帝[2]
  • 八月初十日(9月25日),楊銳、劉光第、林旭、譚嗣同等七人被由步軍統領衙門解交刑部,分別監禁[3]。是日,盛宣懷致電張之洞[4],報告楊銳等人被捕的消息[5]。張之洞立即致電當時在北京的湖北臬台瞿廷韶,請其懇求王文韶裕祿等設法解救楊銳[6],同時,又致電盛宣懷,讓其轉電王文韶等人[7]。同時四川京官亦打算救楊、劉,均未奏效[8]
  • 八月十三日(9月28日),楊銳等六人被殺,史稱「戊戌六君子」。本日刑部擬對六人進行審訊,主持此事的慶親王奕匡與鐵良陳夔龍商議,主張對六人分別審訊,認為楊銳、劉光第品行、學問均好,羅織一廷,殊非公道[9]。在刑部各官員準備審訊楊銳等人時,忽然奉命將六人直接從監獄提出,押赴刑場,時任軍機大臣的廖壽恆想通過王文韶,與剛毅、裕祿商議挽回,但未成功,他認為楊銳、林旭、劉光第均系被冤殺[10]
    • 臨刑前,楊銳勸劉光第跪下聽旨[11],並多次質問自己的罪名,被監斬官剛毅拒絕。就刑時,血噴涌丈余[12]。楊銳就刑後,縫合屍體費銀七百五十兩[13],由四川同鄉李徵庸出資。靈柩寄居清字庵(又稱清慈寺),前來祭奠者多人[14]

六君子之昭雪[1][編輯]

請昭雪楊銳等提案文[18]

伏維德宗景皇帝以天亶之姿,洞觀世燮,憤積重之難反,思拜日以兼營。然於乾健震奮之中,仍復慮出萬全,求無拂孝欽顯皇后慎重之心,以蘄造中國無疆之福。只以楊銳等登進之驟,著任之隆,取忌同朝,構成疑獄。致使先帝之苦心豫順傳說失真。雖兩宮慈孝交孚,終於同揆,而當時先帝以事與願違,憂勤成疾,至不獲親見憲政之成。宜乎薄海臣民,哀感涕泣,不能自已也。我皇上繼述方殷,闡揚為亟。擬靖明降諭旨,將楊慶昶所繳德宗景皇帝手詔宣布中外,昭示萬世臣民,並纂入實錄,以成信史。至楊銳等竭忠致身,沉冤未白,可否降旨昭雪,援照許景澄等開復原官,加恩贈恤,以慰忠魂而饜眾論。本股員等全體議決,意見相同,應請議長諮詢本院決議具奏。特此報告。

——陳寶琛,《滄趣樓文存》

  • 宣統三年(1911年)九月十三日(11月3日),陸軍第二十鎮統制張紹曾奏請赦免黨人(為該奏摺第七條關於國事犯之黨人一體特赦擢用),奉旨:赦免戊戌以來的黨人。
  • 民國三年(1914年),四川省民政長陳廷傑呈請政府昭雪楊銳、劉光第等六君子。北洋政府同意交內務部從優獎恤,以昭激勸[19]。令在北京建立祠堂祭奠,並將事蹟宣付清史館立傳。

時人之議論[20][編輯]

在北京有六個青年的改革家為那位殘忍暴虐的老太后……所殺害,但他們個個都具有捨身成仁的意志。我們常常對中國表示灰心和絕望,但是任何一個國家能產生像這樣一些烈士,是沒有理由對他絕望的。「殉道者的鮮血是教會的種子」。同樣地,這六個青年的鮮血也將是新中國的種子,他們的名字是應當被記住的,因為總有一天,他們會享受崇高的榮譽……他們並不是沒有職務的文人,到北京來謀生活,因而抓住維新理論作為進身之階,而都是——除康廣仁外——高級官吏,居於負責地位的。最近慈禧太后在北京所處死的六個青年,無疑地,歷史將以愛國者的名義給予他們,因為他們是為國家的利益而貢獻了自己的性命。他們來到北京並不是希求高官顯爵,以便搜刮人民而自肥,而是以發動和平的維新改革為唯一目的。……六君子對孔教的正道,也同樣具有熱情。他們相信孔子的教義,他們也相信中國,但他們不相信慈禧太后以及贊襄她的那一伙人。由於這個原故,禍根便種下了。他們膽敢為自己著想,而且用孔子的教訓來辯護人民的神聖權利。在一群自私自利的官僚中,他們可算是忠君愛國的典型人物,當然,我們並不認為他們的一切計劃都聰明,但他們的動機是高貴的,他們的光榮因此也是不朽的。中國野蠻地謀殺了他的第一批愛國青年……中國所需要的是青年的血液,而我們在康有為和他的死義的諸同僚的例子中,看到這種旺盛的精神是充沛的,我們引以為慰。唯一的遺憾是,這些人竟犧牲在一個非正義的反對勢力的酷刑之下。但我們可以斷言,這些人的精神是繼續存在很多人中間的,改革一日不完成,他們不會一日休止。

——《字林西報》

六君子被捕原因[編輯]

根據梁啟超的查正,六君子被捕各有原因:

  • 楊銳劉光第康有為的得力助手,慈禧太后的助手榮祿亦恨他們最深,自然要求慈禧太后最先拿下他們。
  • 譚嗣同不想像漢朝張儉一樣,四處望門投止而連累志士與好友。他亦希望以血喚醒國人變革的希望,故一心求死,拒絕逃亡。他步往刑場時,作《絕命辭》一首:「有心殺賊,無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
  • 林旭於慈禧太后軟禁光緒後,為報光緒帝知遇之恩,不顧安危,向慈禧太后力諫,保存光緒。最後惹至慈禧太后大怒,被擲入黑獄。
  • 康廣仁康有為之弟。康有為及梁啟超逃亡時,來不及通知康廣仁,最後廣仁在南海會館被捕。康廣仁雖在戊戌變法中只負責辦報,但因為是康有為親弟,所以慈禧太后要以弟代兄罪,把康廣仁押到菜市口問斬。
  • 楊深秀於五人下獄後,感五人年輕有為,不應就此死去,於是為五人向慈禧太后求情。楊深秀正直不阿,竟演變成要求慈禧太后將權力交還光緒帝的爭論,最後亦為此賠上性命。

參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 1.1 「楊銳年譜簡編」,葛志毅著。《中國古代社會與思想文化研究論集》.黑龍江人民出版社, 2006年8月
  2. ^ 《戊戌變法檔案史料》,第464—465頁
  3. ^ 《直報》(1898年9月28日)
  4. ^ 《張文襄公全集》第三冊,第493頁
  5. ^ 同時向張之洞報告楊銳等人被捕消息的可能還有喬樹枏。黃尚毅在《楊叔嬌先生事略》中說:「同鄉喬枏電知張文襄公請救」
  6. ^ 《張文襄公全集》第三冊,第759頁
  7. ^ 《愚齋存稿》卷三十三,沈雲龍主編:《近代中國史料叢刊續編》第123冊,第786頁
  8. ^ 高楷:《劉楊合傳》,《碑傳集補》卷十二
  9. ^ 陳夔龍:《夢蕉亭雜記》,上海古籍書店1985年版,第334頁
  10. ^ 《廖壽恆日記稿本》,上海圖書館藏,轉引自湯志鈞:《戊戌變法人物傳稿》(增訂本),中華書局1982年版,第570頁
  11. ^ 高楷:《劉楊合傳》,《碑傳集補》卷十二
  12. ^ 《楊參政公事略》,《戊戌變法》第四冊,第66—67頁
  13. ^ 《新聞報》(1898年10月22日)
  14. ^ 黃尚毅:《楊叔嶠先生事略》,《碑傳集補》,卷十二
  15. ^ 羅惇曧:《賓退隨筆》,第298頁,沈雲龍主編:《近代中國史料叢刊》三編第二十六輯,第256冊
  16. ^ 《四川文史資料選輯》,第29輯。
  17. ^ 趙炳麟:《諫院奏事錄》卷六,收有《請宣布德宗手詔編入實錄疏》、《再請宣布德宗手詔編人實錄疏》。《趙柏岩集》,近代中國史料叢刊,第303冊,第1205-1215頁
  18. ^ 《滄趣樓文存》卷上,第5頁
  19. ^ 姜泣群:《朝野新談》,光華編輯社1914年印行,丁編,第60—62頁。
  20. ^ 《字林西報》周刊(1898年11月7日),「不勝惋惜」,《戊戌變法》,第3冊,第520頁。
戊戌六君子
譚嗣同 · 林旭 · 楊銳 · 楊深秀 · 劉光第 · 康廣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