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麻雀運動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條目的主題不是麻將
從城市到農村,麻雀在工人農民士兵學生等多年集體捕殺後,造成了嚴重的生態失衡

打麻雀運動,又稱「消滅麻雀運動」,指的是從1958年2月,大躍進初期毛澤東發起的「除四害運動」之消滅麻雀的全國性大規模群體事件。

運動介紹[編輯]

歷史背景[編輯]

在歷史上曾經就麻雀的食性發生過激烈的爭論,1957年1月18日,時任教育部副部長、生物學家周建人在《北京日報》發表題為《雀是害鳥無須懷疑》的文章,就肯定:「麻雀是害鳥,害鳥應當撲滅,不必猶豫」。

當時朱洗持反對立場,並引用大量史料,尤其是1878年出版的經典著作《自然界的奧妙》一書中。他說,1744年,腓特烈大帝,懸賞除滅麻雀,結果麻雀沒有了,而果樹的害蟲因沒天敵,越繁殖越多,把果樹葉子都吃光了,結不出一個果子來。大帝不得不急忙收回成命,並且被迫去外國運來麻雀,加以保護和繁殖。朱洗在繼續引用美國紐約以及附近城市、澳大利亞為撲滅害蟲從國外引進麻雀的成果後說:「我們如果公平地衡量利弊得失,應該承認麻雀在某些季節確實有害,更多的時間是有益的。」他鄭重地提出:「是否應該消滅麻雀尚應考慮。」[1]

毛澤東根據當時情況綜合判斷,後在中共會議上全體討論認為麻雀以穀物為食,影響到農業生產,因而將麻雀定為四害之中的老四,在中國開展了的除四害運動

運動過程[編輯]

打麻雀運動的宣傳海報,在校學生也是被動員的對象。海報中的圖像為:男學生正在用彈弓瞄準麻雀,女學生則拎著被打下的數隻麻雀

圍剿聚殲麻雀運動首先從四川省開始,自1958年3月20日至22日,全省滅雀1500萬隻,毀雀巢8萬個,掏雀蛋35萬個。隨後,天津、哈爾濱、杭州、長春、鎮江、北京等城市紛紛效法,這些城市到4月6日共滅雀1600萬隻。北京自4月19日至21日,捕殺麻雀401160隻。上海,自4月27日至 29日捕殺麻雀505303隻。截至1958年11月上旬,全國各地不完全的統計共捕殺麻雀19 .6億隻。全國各地全民動員圍剿麻雀時,新聞媒體做了大量報導。《人民日報》更認為,這是人類向自然開戰,征服自然的歷史性偉大鬥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文藝工作者也奉命謳歌「這場人類征服自然的歷史性偉大鬥爭」。時任中國文聯主席、中國科學院院長郭沫若作《咒麻雀》詩一首,刊於1958年4月21日的《北京晚報》,詩曰:「麻雀麻雀氣太官,天垮下來你不管。麻雀麻雀氣太闊,吃起米來如風刮。麻雀麻雀氣太暮,光是偷懶沒事做。麻雀麻雀氣太傲,既怕紅來又怕鬧。麻雀麻雀氣太嬌,雖有翅膀飛不高。你真是個混蛋鳥,五氣俱全到處跳。犯下罪惡幾千年,今天和你總清算。毒打轟掏齊進攻,最後方使烈火烘。連同武器齊燒空,四害俱無天下同。」[1]

對生態的嚴重影響[編輯]

結果使農田當中的害蟲幾乎沒有天敵,而讓次年的糧食嚴重歉收,發生極為嚴重的飢荒問題。不久後,包括鄭作新在內的很多鳥類學者通過野外研究,證實了在麻雀的食譜中,人工種植的穀物僅占不到50%的比重,他們的研究成果甚至發表在中共中央的機關報《人民日報》上,這是絕無僅有的。1959年11月27日,中國科學院黨組書記張勁夫,綜合生物學界的意見,寫了一份「關於麻雀問題向主席的報告」。隨即在1960年3月16日,毛澤東在為中央起草的關於衛生工作的指示中改變了消滅麻雀的決定,提出麻雀不打了,代之臭蟲,4月19日,這一包含修正後「除四害」的《農業發展綱》四十條,正式提請 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二屆全國人民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討論通過,向全國公布。從「承受不起麻雀造成的糧食損失而轟麻雀」到「全面權衡利弊、寧可遭受糧食損失也要容忍麻雀」 ,最後還是肯定了麻雀的作用,改變了「轟麻雀」的做法。

事後清算科學家[編輯]

在幾年後開始的文革之中。這些反對打麻雀運動的科學家被扣上利用麻雀做文章反對毛主席、反對大躍進,反對最高指示等種種罪名,受到殘酷迫害。朱洗在1962年已經病逝,但此時仍被扣上把毛主席同腓烈特大帝相提並論、公開反對毛主席的罪狀,因此受到紅衛兵砸碑掘墳、曝其屍骨。[1]

參見條目[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