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頭仕樂團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The Beatles
披頭四樂團
1964年的披頭四樂團上排:藍儂、麥卡尼下排:哈里森、史達
1964年的披頭四樂團
上排:藍儂、麥卡尼
下排:哈里森、史達
組合
暱稱 Fab 4
別名 金龜樂團
音樂類型 搖滾流行
出道地點  英國利物浦
活躍年代 1960年-1970年
唱片公司 Parlophone唱片天鵝唱片英語Swan Records維傑唱片英語Vee-Jay RecordsCapitol唱片藝聯唱片英語United Artists Records蘋果唱片
網站 thebeatles.com
相關團體
已離開成員

披頭四樂團英語The Beatles)是1960年在利物浦組建的一支英國搖滾樂團,在華語地區亦稱為「金龜樂團」或「披頭四樂團」等[1]。樂團成員為約翰·藍儂保羅·麥卡尼喬治·哈里森林哥·史達。他們被廣泛地承認為史上最偉大、最有影響力的搖滾樂團[2]。根植於噪音爵士樂和50年代搖滾樂(Rock and roll),披頭四探索了各種音樂類型,從流行謠曲迷幻搖滾,經常創新地運用經典元素。1960年代早期,他們的極度流行產生了披頭四狂熱英語Beatlemania現象。隨著日後創作的成熟,他們被視為當時反文化運動理想的化身。

從1960年起的之後三年間,披頭四在利物浦和漢堡的俱樂部中演出,逐漸積累了聲望。樂團經理人布萊恩·愛普斯坦把他們打磨成職業樂團,製作人喬治·馬丁激發了他們音樂上的潛能。在1962年末發行第一首打榜歌《Love Me Do》後,披頭四走紅英國。後一年,隨著披頭四狂熱在英國的蔓延,他們取得了「Fab Four」的暱稱。到1964年初,披頭四已征服美國流行樂市場,成為國際巨星,引領了「英國入侵」潮流。1965年後,披頭四製作了一系列革新的、影響深遠的專輯,包括《Rubber Soul》(1965)、《Revolver》(1966)、《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1967)、《The Beatles (White Album)》(1968)以及《Abbey Road》(1969)。樂評界認為它們是披頭四最好的作品。1970年披頭四解散,之後樂團成員都有各自成功的單飛生涯。藍儂於1980年12月遭槍擊遇害,哈里森於2001年11月因肺癌病逝。剩餘的成員麥卡尼和史達如今依舊活躍在樂壇。

根據美國唱片業協會統計,披頭四是美國史上銷售量最高的樂團英語List of best-selling music artists in the United States,共售出1.77億張唱片。他們是英國排行榜上冠軍專輯最多,也是英國單曲銷量第一的樂團。2008年,披頭四在《公告牌》的「史上最成功音樂人Hot 100」榜單上登頂;2014年,他們以20首冠軍單曲在《公告牌》「最多冠軍單曲」榜單上排名第一。他們擁有10座格萊美獎,1座奧斯卡最佳原創配樂獎以及15座艾澤·諾澤洛(作曲)獎英語Ivor Novello Awards。樂團作為一個整體入選了《時代》雜誌的「時代100人:本世紀最重要的人物」名單。披頭四是史上最暢銷的樂團,全球總銷售量估算為6億到10億間[3][4]。2004年,《滾石雜誌》把披頭四列為史上最偉大的藝人。

歷史[編輯]

1957年-1962年:組建、漢堡之行和在英國成名[編輯]

樂團前身[編輯]

1957年3月,彼時16歲的約翰·藍儂與幾個同校的朋友一起成立了一個噪音爵士樂團。他們首先稱自己為「the Blackjacks」(黑傑克),但在發現另一個當地樂團已用了此名後改稱「the Quarrymen」(採石工人),源於他們中學的名字[5]。同年7月6日,在一次教堂演出結束後,藍儂在後台第一次遇見15歲的保羅·麥卡尼。不久後,麥卡尼作為節奏吉他手加入樂團[6]。1958年2月6日,麥卡尼邀請同校朋友喬治·哈里森來看樂團的表演。藍儂面試了14歲的哈里森,對其演奏能力印象深刻,但認為他年齡太小,不能加入。一個月後,因哈里森的堅持,他被招入樂團,成為主音吉他手[7][8]。到1959年1月,藍儂中學裡的朋友都離開了樂團,只剩下他們三人,藍儂也開始了在利物浦藝術學院英語Liverpool College of Art的學業[9]。這三位吉他手,至少有三次以「Johnny and the Moondogs」(約翰尼和月亮狗)之名宣傳自己[10],無論何時只要找得到鼓手就開始演奏搖滾樂[11]。藍儂在藝術學院的朋友史都特·沙克里夫,用賣畫的錢買了一把貝斯,於1960年1月加入樂團。就是他建議把樂團的名字換成「Beatals」,致敬巴迪·霍利蟋蟀樂團英語The Crickets[12]。同年5月,樂團名稱改為「the Silver Beetles」(銀色金龜),作為利物浦流行歌手約翰尼·吉安特英語Johnny Gentle的伴奏團到蘇格蘭進行了短暫巡演。同年6月,他們把名稱改為「the Silver Beatles」(銀色披頭四),並在8月中旬改為「the Beatles」(披頭四)[13]。至此披頭四樂團正式誕生。

漢堡之行[編輯]

披頭四的非正式經理人阿倫·威廉士英語Allan Williams為他們安排了在漢堡的駐場演出,但樂團缺少一名固定的全職鼓手。在8月中旬,他們面試並錄用了彼特·貝斯特。四天後,五名成員和德國夜總會老闆布魯諾·克施米德英語Bruno Koschmider簽訂了3個半月長的駐場表演合同[14]。研究披頭四歷史的學者馬克·萊韋森(Mark Lewisohn)寫道:「他們於8月17日傍晚駛入漢堡,正當紅燈區開始蘇醒……閃爍的霓虹燈好像在尖叫提供的各色娛樂,衣不遮體的女人不害躁地坐在窗前等客。[15]

克施米德把紅燈區的幾個脫衣舞俱樂部改作音樂演奏場地,他先把披頭四安置英德拉俱樂部(Indra Club),在英德拉因噪音投訴關閉後,於10月把他們轉到帝王地下室俱樂部英語the Kaiserkeller[16]。披頭四因在競爭對手前十俱樂部英語The Top Ten Club里演出違反了合同,克施米德得知後給了樂團一個月終止的通知[17],並向當局揭發了謊報年齡的哈里森[18],導致哈里森於11月21日被驅逐出境[19]。一周後,麥卡尼和貝斯特在自己房間內點燃了掛毯,克施米德讓他倆以縱火未遂之名被逮捕,隨後也被驅逐出境[20]。藍儂則在12月中旬回到了利物浦,而沙克里夫和他的德國未婚妻阿斯特麗德·柯歇赫爾一起留在漢堡直到2月末[21]。她拍攝了第一批披頭四的半專業照片[21]

接下來的兩年間,披頭四間歇地在漢堡駐紮,期間服用藥物苯甲嗎啉英語Preludin,既為娛樂,也為通宵演出時保持亢奮[22]。1961年,第二次漢堡之行期間,柯歇赫爾為她的未婚夫剪了「Exi」髮型(名字來源於50年代漢堡的青年文化運動英語Exi (subculture)),該髮型日後被其他樂團成員採用[23][24]。1961年7月,沙克里夫決定退出樂團,在德國繼續他中斷了的藝術學業,之後麥卡尼代替他成為貝斯手[25]。1961年6月,德國製作人伯特·坎普菲爾特英語Bert Kaempfert僱傭了披頭四作為歌手托尼·施里丹英語Tony Sheridan的伴奏團隊,錄製了一些作品[26][nb 1]

結束第二次漢堡之行後,因莫西節拍樂的潮流,披頭四在利物浦的知名度漸漸增加。然而,他們對一夜又一夜在相同幾傢俱樂部演出感到厭倦[28]。1961年11月9日,在他們經常出場的洞穴俱樂部英語The Cavern Club,披頭四遇到了伯樂和日後的經理人布萊恩·愛普斯坦,當時他是一位音像店店主和音樂專欄寫手[29]。他後來回憶道:「我一聽就喜歡上了他們的音樂,新鮮真誠,有一種我認為的……明星氣質。[30]」愛普斯坦在之後的幾個月中向他們毛遂自薦,於1962年1月被任命為經理人[31]。2月初,迪卡唱片公司面試並拒絕了披頭四,說道「愛普斯坦先生,彈吉他的樂團正在消亡的路上。」[32][nb 2]4月,他們回到漢堡卻迎來了悲劇,在機場等候的柯歇赫爾帶來了沙克里夫幾日前死亡的消息。沙克里夫腦溢血在漢堡去世,年僅21歲[34]。一個月後,百代唱片旗下Parlophone廠牌的製作人喬治·馬丁簽約披頭四[34]

簽約之後[編輯]

倫敦阿比路錄音室的入口。

1962年6月6日,馬丁和披頭四的第一次錄音在百代唱片的倫敦阿比路錄音室進行[35]。馬丁立即向愛普斯坦抱怨貝斯特糟糕的技藝,並建議用職業鼓手替代他[36]。早就盤算著解僱貝斯特[37]的披頭四用林哥·史達換掉了他,後者原本是洛里·斯通和颶風樂團英語Rory Storm的鼓手[35]。9月4日,史達和樂團一起錄製了《Love Me Do》,但對史達不滿的馬丁僱傭了鼓手安迪·懷特英語Andy White (drummer),在一周後的第三次錄音中錄製了《Love Me Do》、《Please Please Me》和《P.S. I Love You》這3首歌[35]。馬丁一開始選擇史達版本的《Love Me Do》,但隨後選擇發行的是懷特擊鼓的版本,史達在該版本中演奏了鈴鼓[35]。在10月初發行後,《Love Me Do》在「唱片零售商英語Record Retailer」榜單上衝到第17位[38]。同月,他們在地區性的新聞節目中現場演出,首次在電視上亮相[39]。11月末,他們錄製了《Please Please Me》的又一版本[40],對此馬丁非常有遠見地預言道「你們剛剛完成了第一首冠軍歌曲。[40]

1962年12月,披頭四結束了他們第五次也是最後一次漢堡之行[41]。到1963年,他們已經達成一致——每個成員都要在專輯中獻聲,包括音域狹窄的史達,以鞏固他在樂團中的位置[42]。藍儂和麥卡尼已經成為了一對無間的創作搭檔,隨著樂團的成功,他們壟斷性的合作限制了哈里森作為主唱的機會[43]。愛普斯坦努力最大化披頭四的商業潛力,促使他們的演出更加專業[44]。藍儂記得他說:「看,如果你們真的想去更大的地方,你們必須要改變——別在台上吃東西,別罵髒話,別抽煙。[32]」藍儂說:「我們曾經愛穿什麼穿什麼,不管是在台上還是台下。他會告訴我們,牛仔褲不是特別得體,盡量穿合適的褲子。但他不想讓我們突然看上去都一樣了,他會讓我們保留自己的個性。[32]

1963年-1966年:披頭四狂熱和巡演歲月[編輯]

Please Please Me》和《With the Beatles[編輯]

他們的商標是基於樂器零售商和設計師艾澤·阿比特(Ivor Arbiter)的一次即興勾畫[45]

1963年2月,披頭四在一天之內完成首張專輯《Please Please Me》的馬拉松錄製。該專輯中收錄了他們之前發行的兩張單曲唱片上的四首歌曲[46][nb 3]。相比第一首《Love Me Do》的反響,單曲《Please Please Me》獲得了更大的成功。在同名專輯發行的2個月前,1963年1月,這首歌登頂了倫敦所有排行榜的榜首,除了在「唱片零售商」榜上位於第二[47]Allmusic的編輯史蒂芬·艾樂萬英語Stephen Thomas Erlewine回憶披頭四「急著發行首張專輯,在一天內匆忙完成」,評論道:「在它發行了幾十年後,這張專輯依舊聽起來新鮮,正是因為它當初是被如此緊張地製成的。[48]藍儂說那時的作曲沒有太多想法;他和麥卡尼「只是按埃弗里兄弟巴迪·霍利的風格,寫一些流行歌曲——只想創造出點聲響,而歌詞幾乎是不切題的。[49]

首張專輯在1963年3月的發行,開啟了他們日後在英國發行的12張錄音室專輯中有11張成為冠軍專輯的記錄[50]。樂團的第三首單曲《From Me to You》於4月發行,也成為了榜單大熱門,開始了披頭四在英國17首單曲幾乎連續登頂第一的記錄(在之後6年間發行的18首單曲中只有一首不是冠軍單曲[51])。第四首單曲《She Loves You英语She Loves You》在8月發行,是當時英國賣得最快的唱片,在四周內賣出75萬張[52]。該曲也是他們第一首賣出一百萬張的單曲,創下英國最高銷售量記錄,直到1978年被麥卡尼單飛後的作品《Mull of Kintyre英语Mull of Kintyre (song)》超越[53]。他們商業上的成功增加了媒體曝光度,但披頭四卻對此態度不恭,與當時大眾對流行樂手的期望背道而馳,這反而引起了人們更強烈的興趣[54][nb 4]。隨著披頭四的走紅,他們有了一批尖叫的瘋狂崇拜者,媒體把這種現象取名為「披頭四狂熱」[56][nb 5]

1963年10月30日,麥卡尼、哈里森、瑞典流行歌手莉兒-巴布斯英語Lill-Babs和藍儂在瑞典電視節目《Drop In》的片場[59]

10月末,披頭四開始為期五天的瑞典巡演,這是他們繼1962年12月最後一次漢堡之行後第一次在國外亮相[60]。當樂團於10月31日回國時,茫茫大雨中「上百名尖叫的歌迷」在希斯羅機場迎接他們。大約有五十到一百名記者、攝影師以及BBC的代表也等在機場接機,日後這樣的情形將上演一百多次[61]。第二天,他們開始了九個月內的第四次英國巡演,為期六周[62]。11月中旬,披頭四狂熱愈演愈烈,在普利茅斯的一場演唱會開始前,警方不得不用高壓水槍來控制人群[63]

專輯《Please Please Me》在榜首位置停留了30周,直到被他們自己的第二張專輯《With the Beatles》取代。百代唱片甚至推遲了後者的發售時間,以等待首張專輯的熱潮平息[64][nb 6]。 《With the Beatles》在7月至10月期間錄製,運用了更好的錄音室技術[66]。它佔據了21周榜首位置,在榜上共停留了40周[67]艾樂萬英語Stephen Thomas Erlewine稱該專輯為「最高級別的續作——超越了原作。[68][nb 7]」這張專輯也引起了《泰晤士報》樂評人威廉·曼英語William Mann (critic)的注意,他稱藍儂和麥卡尼為「1963年傑出的英格蘭作曲家」[66]。報紙發表了一系列他的文章,其中以尊重嚴肅的態度詳細地分析了披頭四的音樂[70]。《With the Beatles》成為了英國史上第二張銷量達一百萬的專輯,第一張為1958年音樂劇《南太平洋英語South Pacific (musical)》的原聲帶[71]。樂團新聞官托尼·巴羅在寫唱片封套時使用的最高稱讚「fabulous foursome」,被媒體廣泛化用為「Fab Four」作為他們的暱稱[72]

「英國入侵」[編輯]

百代唱片在美國的子公司Capitol唱片一開始拒絕發行披頭四的音樂,包括頭三張單曲,因此他們在美國的發行被推遲了一年多。與此同時,他們於1963年通過美國獨立廠牌Vee-Jay英语Vee-Jay RecordsSwan英语Swan Records發行了歌曲[73],但版稅和版權的法律問題阻礙了樂團的銷售[74][nb 8]。愛普斯坦安排了一次4萬美元的營銷活動,並得到了DJ卡羅爾·詹姆士(Carrol James)的支持,他首先在1963年12月中旬播放了披頭四的唱片。之後,樂團才開始在美國排行榜上取得成功。12月末,維吉尼亞州潮水地區英語Tidewater region的電台「WGH-AM」介紹了披頭四,與此相伴的是全套營銷活動,包括發放樂團襯衫。幾天內,該電台上播放的每兩首歌中就有一首是披頭四的歌。1964年1月的第一個周末還沒到,披頭四的歌已在紐約市播放(也伴隨著營銷活動和同樣的播放頻率),接著蔓延到整個國家。對披頭四音樂的需求增加導致了Capitol唱片在當月加急發行了單曲《I Want to Hold Your Hand[76]。該單曲於1963年12月26日發行,離樂團計劃好的首演只不到幾周遠,賣出了一百萬張,在1月中旬登上美國榜單榜首[77]

1964年2月7日,披頭四登陸美國約翰·甘迺迪國際機場

1964年2月7日,披頭四離開英國,大約4千名歌迷聚集在希斯羅機場,在飛機起飛時揮手尖叫[78]。他們到達紐約約翰·甘迺迪國際機場時,估計有3千名沸騰的歌迷前來歡迎[79]。兩天後,樂團在「埃德·沙利文秀英語The Ed Sullivan Show」上第一次在美國電視上現場演出。大約有超過2千3百萬家庭中的7千3百萬觀眾收看了該節目,是當時美國人口的百分之三十四[80]。根據尼爾森收視率報告,這是「有記錄的史上觀眾最多的美國電視節目[81]」。第二天早晨,披頭四收到美國評論界的一致負面評價[82],但一天後他們在華盛頓體育場英語Washington Coliseum的第一次美國演唱會上則見證了「披頭四狂熱」[83]。回到紐約,他們在卡內基大廳的兩次演出都反響熱烈[80]。樂團之後飛到佛羅里達,再次亮相「埃德·沙利文秀英語The Ed Sullivan Show」,吸引了7千萬人收看。披頭四於2月22日回到英國[84]

A Hard Day's Night[編輯]

聯美唱片公司英語United Artists Records注意到競爭對手Capitol唱片在1963年對披頭四的冷淡,建議其電影分部為樂團拍攝電影,主要寄希望於電影原聲帶的商業潛力[85]。1964年3月到4月,樂團成員費時6周在仿紀錄片A Hard Day's Night》中扮演自己,影片由理察·萊斯特英語Richard Lester導演[86]。影片分別於7月在倫敦,8月在紐約首映,取得了國際性的成功,一些影評人把它和馬克思兄弟相比[87]。樂評人艾樂萬英語Stephen Thomas Erlewine認為,電影原聲帶《A Hard Day's Night》見證了他們「真正地成為了一支樂團。頭兩張專輯受到的各異影響融合成了一種鮮明、歡快、獨創的聲音,充滿了響亮如鈴鐺般的吉他聲和令人傾倒的旋律。[88]」那種「響亮如鈴鐺般的吉他聲」出自於哈里森的Rickenbacker 360/12英语Rickenbacker 360/12款電吉他,是製造商給他的樣品,在本專輯中首次被使用[89][nb 9]

1964年4月4日的那一周,披頭四的歌曲在告示牌百大熱門榜上佔據了12席,包括前5名的位置[90][nb 10]。他們的流行引發了美國人對英國音樂前所未有的興趣,之後其他英國樂團接連在美國首演,並在接下來的三年中連續巡演,這種現象被稱作「英國入侵[92]。他們的髮型以當時的標準來看異樣地長,被許多成年人效仿,成為了蓬勃發展的青年文化的反叛標誌[93]

1964年,麥卡尼、哈里森和藍儂身穿相同的灰色正裝,在荷蘭的電視上演出。

在6月和7月的國際巡演中,披頭四在27天中共演出了37場,分別位於丹麥荷蘭香港澳大利亞紐西蘭[94][nb 11]。8月,他們回到美國,在23個城市開了30場演唱會。為期一個月的美國巡演再次掀起熱潮,從舊金山紐約,每次每場30分鐘的表演能吸引一到兩萬名歌迷[96]

8月,記者阿爾·阿羅諾維茨英語Al Aronowitz安排披頭四與鮑勃·迪倫見面[97]。迪倫到紐約的酒店套房中拜訪樂團時,介紹給他們服用大麻[98]。古爾德(Gould)指出這次會面在音樂上和文化上都有重要意義,在此之前雙方的歌迷「被視為分屬兩個不同的亞文化世界」:迪倫的聽眾是「有藝術和高智商傾向的大學生,懷著對政治和社會的理想主義,帶有溫和的波希米亞風格」;與此相反,披頭四的歌迷被認為是「名副其實的少女追星族英語teenybopper——指年齡範圍從小學到高中的孩子,生活被商業化的流行文化包圍,包括電視、廣播、流行音樂、粉絲雜誌和青少年時尚。他們被當做偶像崇拜者看待,而不是理想主義者。[99]」古爾德寫道,在會面後的六個月內,藍儂會「開始在唱片中公開模仿迪倫的鼻音、尖利的彈奏風格和內省的聲音性格[99]」;在一年內,迪倫會「在一支五人團隊和一把電吉他英語Electric Dylan controversy的幫助下繼續前進,永遠地拋棄了民謠的純粹性;……民謠聽眾和搖滾聽眾的區分會幾乎消失,(而披頭四的歌迷)也顯示出長大的跡象。[99][nb 12]

Beatles for Sale》、《Help!》和《Rubber Soul[編輯]

披頭四的第四張錄音室專輯《Beatles for Sale》開始顯現出成功帶來的商業壓力和對藝術創作的追求之間的矛盾[101]。他們本打算讓此專輯像上一張《A Hard Day's Night》一樣,只包含樂團的原創曲目[102],計劃於1964年8月到10月之間錄音[103]。然而,樂團已經在之前的專輯上耗盡了歌曲庫存,而常年的國際巡演使樂團的創作變得困難。藍儂承認道:「歌曲素材成為很大的問題。[104]」於是,他們從現場演出曲目中挑選了6首翻唱歌曲收錄進專輯。這張專輯於1964年12月初發行,其中的8首原創曲目脫穎而出,顯示了藍儂-麥卡尼創作組合的日益成熟[102]

1965年初,藍儂和哈里森的牙醫在邀請他們吃晚飯時,偷偷地在咖啡中加入了LSD。藍儂如此形容這次體驗:「只是有點嚇人,但很奇妙。讓我目瞪口呆了一兩個月。[105]」後來,他和哈里森開始慣常服用這種藥物,史達也至少加入了一次。麥卡尼一開始對此持反感態度,但最終在1966年末作了嘗試[106]。他成為了第一個公開談論LSD的披頭四成員,在一次雜誌採訪中表態「它讓我大開眼界」以及「使我成為了更好、更誠實、更寬容的社會一員」[107]

1965年6月,在首相哈羅德·威爾遜給予提名後,女王伊莉莎白二世頒發給披頭四四名成員大英帝國勳章員佐勳章MBE),爆發了爭議[108]。當時這一榮譽主要授予退伍軍人和公民領袖,一些保守的受勛人退回了他們的徽章以示抗議[109]

電影《Help!》的美國預告片中,披頭四在田野中演奏音樂。

披頭四的第二部電影《Help!》,仍由萊斯特導演,於7月發行。影片被描述為「大體上是一個對邦德的揶揄之作」,收到了評論界和樂團褒貶不一的評價[110]。麥卡尼說:「《Help!》很棒,但它不是我們的電影——我們有點像是受邀明星。它很有趣,但從根本上說,電影的點子有些錯了。[111]」電影原聲帶被藍儂佔據,他創作並主唱了大部分歌曲,包括兩首單曲:《Help!》和《Ticket to Ride[112]。相對應的專輯《Help!》是披頭四的第五張專輯,其中除了兩首翻唱曲目《Act Naturally》和《Dizzy Miss Lizzy》外都是原創歌曲。它們是最後兩首被披頭四收錄進專輯中的翻唱歌曲,除了最後發行的專輯《Let It Be》收錄的對利物浦民歌《Maggie Mae》的簡短演唱[113]。在《Help!》中,樂團增加了人聲多軌錄音的使用,編曲上結合了古典樂器,著名的例子是流行謠曲《Yesterday》中的弦樂四重奏。該曲由麥卡尼所作,是世界上被錄製的翻唱版本最多的歌曲[114]

樂團的第三次美國巡演於1965年8月15日在紐約謝亞球場開啟,觀眾人數破紀錄地高達55,600人——李維森(Lewisohn)描述為「也許是披頭四最著名的一場演唱會[115]」。接著在其他美國城市舉行的九場演唱會大獲成功。在亞特蘭大,披頭四使用了台上監聽揚聲器的反送英語Foldback (sound engineering)系統,是最早使用這種技術的現場演出之一[116]。在巡演末尾,在音樂上對披頭四有重要影響的艾維斯·普利斯萊(貓王)邀請他們去他在比佛利山的家中會面[117][118][nb 13]

1965年的10月中旬,披頭四進入了錄音室。這是他們首次在製作專輯期間沒有其他任務纏身。第六張錄音室專輯《Rubber Soul》於12月發行,評論界認為該專輯是樂團在音樂的成熟度和複雜度上邁出的重要一步[120]。隨著樂團對愛情和哲學更深入的探究,他們開始擴大主題性的創作方法[121]。傳記作家彼得·布朗(Peter Brown)和斯蒂文·蓋尼斯(Steven Gaines)把樂團音樂上的新方向歸因於「披頭四如今對大麻習慣性的服用」[122]。樂團證實了這一說法,藍儂稱這張專輯為「大麻專輯」(the pot album),而史達說:「大麻真的影響了我們的很多變化,特別是對寫歌的人。因為他們寫出了不同的材料,我們演奏得也不同了。[123]」在《Help!》中偷襲古典音樂世界採用了長笛和弦樂後,哈里森在《Norwegian Wood (This Bird Has Flown)》一曲中首次採用了錫塔琴,標誌著樂團進一步打破流行音樂的傳統邊界。隨著他們的歌詞變得更有藝術性,歌迷們開始從中尋找更深刻的涵義。藍儂對《Norwegian Wood》評論道:「我試著成熟老練地去寫一件風流韻事……但用一種模糊不清的手法,讓你看不出來。[124]

Rubber Soul》中有很多值得注意的歌曲是藍儂和麥卡尼合作的成果[125],但其中也有他們各自單獨創作的作品,儘管官方署名仍然為兩個人[126]。《In My Life》這首歌被認為是藍儂-麥卡尼作品中最精彩的一首之一,日後兩人都聲稱自己是該曲的主作者[127]。哈里森稱《Rubber Soul》是他「最喜愛的專輯」[123],史達稱之為「啟程專輯」[128]。麥卡尼說:「我們有過可愛爛漫的時期了,現在是擴展成長的時候了。[129]」然而,錄音工程師諾曼·史密斯英語Norman Smith (record producer)日後指出,在錄音室中已開始顯現出樂團內部有矛盾的跡象——「約翰和保羅之間的衝突變得很明顯了」,他寫道,「只要在保羅掌控的地方,喬治沒什麼可做的。[130]」2003年,《滾石雜誌》在「史上最偉大的500張專輯」榜單上把《Rubber Soul》列為第五位[131]Allmusic網站的樂評人里奇·安特伯格英語Richie Unterberger稱該專輯為「經典的民謠搖滾唱片之一」[132]

1966年-1970年:爭議、錄音室時光和解散[編輯]

最後的巡演之前的爭議[編輯]

1966年6月,Capitol唱片發行了《Yesterday and Today英语Yesterday and Today》,這是該廠牌為美國市場製作的披頭四合輯唱片之一。唱片的封面引發了一次騷亂,封面上有穿著屠夫工作服並咧著嘴笑的披頭四四人,伴著生肉和斷肢的塑料嬰兒娃娃。一種說法認為這是對Capitol唱片公司「屠宰」了他們美國版唱片的一種諷刺的回應[133]。之後的上千張唱片用新封面粘在原封面之上發行,而一張未剝皮的原版唱片在2005年12月的一場拍賣會中賣出了$10,500的高價[134]。同時,在英格蘭,哈里森遇見了錫塔琴大師拉維·香卡,後者同意傳授他該樂器的演奏技藝[135]

唱片封面事件的一個月後,在一次菲律賓巡演中,披頭四無意間怠慢了該國第一夫人伊梅爾達·馬科斯。她期盼樂團能在總統府參加一個早餐會[136]。受到邀請時,愛普斯坦代表樂團禮貌地拒絕了,因為接受這樣的官方邀請從來不是他的規矩[137]。他們很快發現馬科斯政權不習慣於得到「不」的回答。由此造成的騷亂使樂團陷入危險境地,他們費勁地逃離了該國[138]。緊接著,樂團成員第一次造訪了印度[138]

幾乎是一回到家,他們就不得不面對美國宗教和社會保守人士(以及三K黨)的猛烈抗議,起因是藍儂在當年3月在英國記者莫琳·克里夫英語Maureen Cleave的採訪中的言論[139]。藍儂說:「基督教會消亡,它將會衰落然後絕跡。我不需要為此爭論;我是對的,我會被證明是對的。我們現在比耶穌還受歡迎英語More popular than Jesus;我不知道哪個會先消失,搖滾還是基督教。耶穌還行,但他的信徒們愚笨又平庸。是他們扭曲基督教的行為在我眼中毀了它。[140]」該言論實際上在英格蘭沒有引起注意,但五個月後,就在樂團的美國巡演之前,美國青少年樂迷雜誌《Datebook英语Datebook》發表這篇報導後,這句話在美國南部聖經地帶的基督徒中引發了強烈爭議[139]梵蒂岡舉行了抗議,而西班牙荷蘭的電台,以及南非的國家廣播服務對披頭四的唱片下了禁令[141]。愛普斯坦指責《Datebook英语Datebook》雜誌對藍儂的話斷章取義。藍儂在一次新聞發布會上指出:「如果我說的是電視比耶穌更流行,我也許能免於現在的情況。[142]」藍儂聲稱他是指其他人如何看待他們的成功的,但在記者們的提示下,他總結道:「如果你們想要我道歉,如果那樣會讓你們滿意,那好吧,對不起。[142]

披頭四為美國巡演做了準備,但清楚他們的音樂在美國會受到阻礙。另一個問題是放大器的使用。樂團一開始使用的是Vox AC30英语Vox AC30放大器,後來換成了更強大的100瓦放大器,是Vox英语Vox (musical equipment)公司在1964年為他們的大型演出特別設計的,但這些仍然不夠用。樂團要和歌迷巨大音量的尖叫聲搏鬥,他們已經越來越對例行的現場演出感到厭倦[143]。披頭四認識到他們演唱會的重點已經不再是音樂了,便決定把八月巡演定為最後一次巡演[144]

Revolver》和《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編輯]

Rubber Soul》已經標誌了樂團邁進的一大步;於1966年8月,在最後的巡演前一周發行的專輯《Revolver》則標誌了另一步[145]Pitchfork網站的斯科特·普拉根霍夫(Scott Plagenhoef)稱之為「一支變得極度自信的樂團的聲音」和「重新定義了人們對流行音樂的期待」[146]。《Revolver》突出了複雜成熟的詞曲創作,實驗性的錄音室技術,和擴張的音樂風格,從創新的古典弦樂編曲到迷幻搖滾[145]。唱片封面摒棄了傳統的樂團照片,而是由他們在漢堡時期就認識的德國朋友克勞斯·弗爾曼英語Klaus Voormann設計,是一幅有力的、藝術的黑白拼貼畫。拼貼畫是披頭四四人的漫畫像,鋼筆白描風格,致敬插畫家奧伯利·比亞茲萊[145]。專輯發行前的先行單曲為《Paperback Writer》,以《Rain》作為B面[147]。文化歷史學家蘇爾·奧斯特里茨(Saul Austerlitz)認為這兩首歌曲的宣傳短片是「最早的音樂視頻之一」[148]。它們於1966年6月在美國「埃德·沙利文秀」和英國「Top of the Pops」節目中播出[149]

Revolver》中實驗性的歌曲有《Tomorrow Never Knows》,藍儂所作的歌詞來源於心理學家蒂莫西·利里的《迷幻經歷英語The Psychedelic Experience》一書。創作該曲的時候,八盤卡帶被分散在EMI大樓內,每盤配有一名工程師或一名樂團成員隨機變動環帶的進行,同時由馬丁採樣輸入的數據從而得到混合錄音效果[150]。麥卡尼的《Eleanor Rigby》值得注意地採用了弦樂八重奏英語Octet (music);古爾德稱之為「一首真正的混合作品,不屬於任何已知的歌曲類型」[151]。哈里森也成長為了詞曲作者,他創作的3首歌曲在專輯中贏得了一席之地[152]。2003年,《滾石雜誌》把《Revolver》列為史上最偉大的專輯第三位[131]。然而,在專輯發行後的美國巡演中,樂團沒有演唱其中的任何曲目[153]。克里斯·英格漢姆(Chris Ingham)解釋道:「它們很大程度上都是錄音室作品……一支四個人的搖滾樂團是無法在現場實現那些效果的,尤其在充滿歌迷尖叫聲的環境中。『現場的披頭四』和『錄音室的披頭四』已經截然不同了。[154]」樂團的最後一場商業演唱會於1966年8月29日在舊金山坎德斯迪克公園球場英語Candlestick Park舉行[155]。這標誌著他們被不間斷巡演所佔據的四年的終結,在此期間樂團在世界各地的演出超過了1,400場次[156]

卸下巡演的重負後,披頭四於1966年11月下旬開始錄製專輯《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採用了更加實驗性的手法[157]。據工程師喬弗里·艾默里克英語Geoff Emerick確認,這張專輯的錄製時間超過了七百小時[158]。他回憶樂團堅持「《Sgt. Pepper》的一切都必須不同以往。我們把擴音器放進銅管樂器的鐘形部分里,把耳機變成擴音器連接到小提琴上。我們用巨大的原始振動器來變化器樂和人聲的速度,我們把錄音帶切碎再顛倒地黏起來。[159]」歌曲《A Day in the Life》中有一部分用到了40人的管弦樂團[159]。這次錄音期首先於1967年2月產出了成果——雙A面單曲唱片《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Penny Lane》,這兩首歌沒有被收入到專輯中[160]。隨後專輯《Sgt. Pepper》於6月發行[161]

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的專輯封面,「所有音樂唱片中最著名的封面,也是世界上被模仿致敬得最多的圖像。[162]

該專輯運用了當時相對原始的四軌錄音技術,在音樂上的複雜性震驚了同時代的音樂人[162]沙灘男孩的樂團領袖布賴恩·威爾遜在當時處於個人危機之中,正掙扎著試圖完成雄心勃勃的專輯《Smile》。他聽到《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這首歌的經歷據說是導致《Smile》項目未能完成的諸多因素之一[163][nb 14]。樂評界對這張專輯一致表示讚譽[165]。古爾德評價道:

壓倒性的一致意見認為披頭四樂團創造了一張流行的傑作:幾位天才合作的結果,一張豐富的、經久不衰的、熱情洋溢的作品。他們大膽的雄心和驚人的創造力擴大了音樂的可能性,提高了人們對聆聽流行音樂唱片體驗的期望值。在這樣評價的基礎上,《Sgt. Pepper》引爆了人們對以專輯為主導的搖滾樂的巨大興趣,從而引發了唱片工業在美學和經濟層面上的革命,遠超過了更早的由1956年的貓王和1963年的披頭四所引發的流行樂壇震動[166]

Sgt. Pepper》是第一張在背面帶有完整歌詞的主流流行/搖滾專輯[167][168]。這些歌詞成為了評論分析的對象;例如在1967年末,該專輯是文學評論家和英語文學教授理察·波利爾英語Richard Poirier的學術探究對象,他看到自己的學生「以一種讓他作為文學教師只能感到嫉妒的專註程度在聽這支樂團的音樂」[169]。波利爾從中發現了一種「混雜的隱喻」:「假定他們只在做一件事或只用一種風格去表達是很不明智的……對一個主題的一種感情是不夠的……任何單一感情常常必存在於看似相矛盾的語境中。[169]」麥卡尼在那時說:「我們寫歌。我們清楚歌曲要表達的意思。但一周後另一個人對這首歌有一些其他意見,而你無法駁斥。……這些歌曲只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你自己想要的涵義。[169]」2003年,《滾石雜誌》把該專輯列為「史上最偉大的500張專輯」之首[131]

《Magical Mystery Tour》、「白色專輯」和《Yellow Submarine》[編輯]

Magical Mystery Tour》,披頭四電視電影的原聲帶,於1967年12月初在英國發行,是一張六曲雙面的迷你專輯(EP)。在美國,這6首歌和另5首單曲一起發行了同名的密紋唱片(LP)。

1月,披頭四為動畫電影《Yellow Submarine》拍攝了片段,其中有樂團成員的卡通版形象和組成原聲帶的11首歌曲,4首是新歌。發行於1968年6月,樂評人讚揚這部電影的音樂、幽默感和創新的視覺效果。直到七個月後,電影的原聲帶專輯才得以發行。

在此期間,雙面密紋唱片(LP)《The Beatles》於11月發行,因其空白封面通常被稱為「白色專輯」(The White Album)。

在該專輯錄製期間(1968年5月末到10月中旬),樂團成員之間的不和已公開化。史達退出了兩周,麥卡尼在「Back in the U.S.S.R.」和「Dear Prudence」兩首歌中代替他打了鼓。藍儂已經失去了和麥卡尼合作的興趣,輕蔑地評論後者的歌曲「Ob-La-Di, Ob-La-Da」為「老太婆的音樂垃圾」。藍儂和前衛藝術家小野洋子的戀情進一步惡化了成員間緊張的關係,他堅持在錄音時把她帶在身邊,不顧樂團不帶女朋友們進錄音室的共識。關於《White Album》,藍儂說:「每首歌都是個人歌曲;這上面沒有任何披頭四音樂。而是約翰和樂團,保羅和樂團,喬治和樂團。」麥卡尼回憶該專輯「不是製作愉快的一張」。他和藍儂兩人都認為這次錄音期是樂團分裂的開始。

《White Album》是樂團在蘋果唱片旗下的第一次發行,儘管百代唱片依然擁有他們的版權。新廠牌是蘋果總公司英語Apple Corps的子公司,由愛普斯坦創立,為了建立一個稅務有效的商業結構。該專輯吸引了超過兩百萬的預定,在美國一個月多賣出了近四百萬張,其中的歌曲佔據了美國電台的播放列表。儘管它取得了流行,但它沒有取得當時樂評界的讚譽。

然而,總體的評論界觀點最終還是轉向了正面,2003年《滾石雜誌》把它列為史上最偉大的專輯第十位。

專輯《Yellow Submarine》於1969年1月發行,僅僅包含了四首之前未發行過的新歌,其他歌曲有專輯同名曲(已收錄於《Revolver》),「All You Need Is Love」(已作為單曲發行及收錄於美國版《Magical Mystery Tour》)和7首馬丁創作的純器樂段落。

《Abbey Road》、《Let It Be》和解散[編輯]

儘管《Let It Be》是披頭四最後發行的專輯,它大部分是在《Abbey Road》之前錄製的。

1970年-現今:解散後[編輯]

1970年代[編輯]

1970年,藍儂、麥卡尼、哈里森和史達都發行了個人專輯。其中有一些包括了與前樂團成員的合作;史達的《Ringo英語Ringo (album)》是唯一一張四個人都有參與創作和演奏的,儘管是在不同的歌曲中。1971年8月,哈里森在紐約舉辦了「為孟加拉國的慈善演唱會英語The Concert for Bangladesh」,史達也出場了。除了1974錄製的一段未發行的即興演奏外(後被稱為74年的喇叭和打鼾聲英語A Toot and a Snore in '74),藍儂和麥卡尼再也沒有一起錄音過。

1975年,緊隨著披頭四與美國唱片公司EMI的解約,EMI在離開樂團的控制後迫不及待地將公司手上的大量披頭四版權兌換現金,發行了5張LP:「Rock 'n' Roll Music」(他們的快歌彙編)、「The Beatles at the Hollywood Bowl」(包括兩次在Hollywood Bowl現場的未發行曲目)、「Love Songs」(他們的慢歌彙編)、「Rarities」(他們未在美國發行或已售罄的單曲彙編)和「Reel Music」(他們電影里的歌曲彙編)。還有一張名為「Live! at the Star-Club in Hamburg, Germany」; 1962的非官方EMI唱片,這是樂團早期在漢堡Star Club表演時用一架麥克風錄下來的。所有這些樂團解散後發行的LP中,只有「Hollywood Bowl」LP是樂團成員所認可的。1986年在美國發行了原版的英國CD後,這些LP停止了發行。

1980年代[編輯]

1980年12月8日,藍儂在紐約被槍殺。1981年5月,哈里森發行了一支關於他和披頭四在一起的時光的迷宮,名為「All Those Years Ago」的單曲。這首歌是在藍儂死前一個月錄製的,史塔負責打鼓,後來作為向藍儂致敬的曲目改詞重錄。麥卡尼和他的妻子琳達在這首歌里擔任和聲。1982年4月,麥卡尼發行了「Tug of War」專輯,其中包含他向藍儂致敬的歌曲「Here Today」。

1988年,披頭四在他們取得資格的第一年進入了搖滾名人堂。當晚,哈里森、史塔、藍儂的遺孀小野洋子及他的兩個兒子朱利安·藍儂和席恩·藍儂當場出席領獎。麥卡尼沒有出席,他在預錄影像中提到:「20年後,披頭四之間還是留有一些商業糾紛,我希望它們現在已經解決了。但是很不幸地並沒有,所以我感覺自己像是個偽君子在向他們招手微笑,這只會是一次虛偽的重逢。」接下來的一年,EMI公司解決了持續十年之久的披頭四版權官司,這使發行一些早期的歌曲成為可能,導致了「Live at the BBC」專輯與精選的發行。

1990年代[編輯]

1994年,麥卡尼、哈里森與史塔為精選集的製作而重聚,這項工作是六十年代末由尼爾艾斯平諾(Neil Aspinall)開始策劃的。艾斯平諾最初是他們巡演時的旅行管理員,後來成了他們的私人助理,1968年他成為蘋果唱片的經理後,他開始為一部紀錄片搜集披頭四的音樂片段。艾斯平諾暫時把紀錄片命名為「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這部紀錄片以披頭四自己的角度來講述他們的故事,其中包含了一些樂團未發行的早期作品,麥卡尼, 哈里森與史塔,還在七十年代末藍儂錄製的兩首示範作品裡加入了一些樂器和和聲。1995到1996年,他們製作了一部有5個部分的電視劇,一套八碟的錄像帶,三套包含兩張CD的唱片與兩支單曲。唱片由Klaus Voorman繪製封面,披頭四在漢堡時期就認識他,他也是1966年Revolver唱片封面的製作者。唱片獲得了極大的商業成功,全球約有四億人觀看了這部電視劇。

2000年代[編輯]

2001年11月29日,哈里森死於肺癌。Martin與他的兒子Giles Martin為Cirque du Soleil的戲劇作品Love配樂重新製作了一些披頭四的歌曲。2006年原聲帶Love發行。2007年麥卡尼與史達在「Larry King Live」的一次採訪中重聚,並討論了他們對於戲劇的想法。哈里森與藍儂的遺孀小野洋子與Olivia Harrison與麥卡尼和Starr一起出席了Love在Las Vegas的周年紀念。2007年,有報導稱麥卡尼希望完成"Now and Then",這是樂團在製作精選集時第三首藍儂的單曲,麥卡尼將在歌曲中加入一些創作,Starr將重新錄製鼓的部分,還會利用一些之前錄音的Harrison的吉他片段。

2008年3月21日,The Beatles的律師為銷售據稱是1962年史達第一次加入樂團表演時的未發行錄音發起訴訟。蘋果唱片與Miami Lakes的Fuego Entertainment Inc.展開了對Beatles在德國漢堡Star Club表演錄音的爭奪。2008年11月,麥卡尼表示希望能夠發行The Beatles的一首長達14分鐘的名為"Carnival of Light"的實驗性質的歌曲,但這需要通過Starr和Beatles成員的遺孀們的批准。

2009年3月4日,BBC報導麥卡尼將發起一場慈善演唱會,Starr將作為嘉賓。2009年4月4日這場表演在Radio City Music Hall舉行。4月11日,Tom Petty、Jeff Lynne、Eric Idle、Jim Keltner、 麥卡尼、Joe Walsh與Harrison的妻子Olivia和兒子Dhani一起在Los Angeles參與了Harrison的名人步道頒獎。

一款以Beatles為原型的遊戲 The Beatles: Rock Band 在2009年9月9日發行。同日,12張再版專輯(從Please Please Me 到Abbey Road再加上Magical Mystery Tour與Past Masters)以原始單音道版與立體聲版兩種版本發行。

2010年代[編輯]

在2010年,美國總統歐巴馬頒贈蓋西文流行歌曲音樂獎給麥卡尼,推崇他對音樂的貢獻。

太平洋時間2010年11月16日7點,iTunes Store開始銷售 The Beatles的歌曲。更是發行了iTunes LP 《The Beatles Box Set》,其中囊括了The Beatles的所有錄音室專輯,售價為$149。[170]

音樂風格及其發展[編輯]

在《搖滾的象徵:永遠改變了音樂的傳奇人物的百科全書》(Icons of Rock: An Encyclopedia of the Legends Who Changed Music Forever)一書中斯科特·辛德(Scott Schinder)和安迪·施瓦茨(Andy Schwartz)如此描述披頭四在音樂風格上的演變:

他們最初以歡快、幽默俏皮、頂著蘑菇頭的形象出道,四人組革新了流行音樂的聲音、風格和姿態,並為一批如潮水般湧來的英國樂團打開了搖滾的大門。他們最初的影響已經足夠使他們成為那個時代最有代表性的文化標誌之一,但他們沒有止步於此。儘管他們最初的風格高度原創,難以抗拒地朗朗上口,綜合了早期美國搖滾節奏布魯斯,是他們後期的作品拓展了搖滾樂風格上的邊界,每一次的發行都探出了一片新的音樂版圖。樂團日益成熟的實驗包含了多種風格流派,包括民謠搖滾鄉村音樂迷幻搖滾和精雕細琢的流行樂,並且沒有失去早期作品輕鬆取得公眾流行度的能力。[171]

在《作為音樂家的披頭四》(The Beatles as Musicians)一書中,沃爾特·艾弗瑞特英語Walter Everett (musicologist)如此描述藍儂和麥卡尼相反的創作目的和方法:「麥卡尼不斷發展成為了努力的音樂天才,帶有為對位法而生的耳朵,以及對音樂這一普世語言的展示所需的各種技藝,把它們作為一種工具,目的是娛樂。與之相反,藍儂的成熟作品最好被理解為主要是他大膽、無意識、犀利的但未受訓練的藝術敏感性的產物。」[172]

音樂學伊恩·麥克唐納英語Ian MacDonald稱麥卡尼為「天生的作曲家——能寫出獨立於和聲存在的旋律」。他的旋律線主要是「縱向的」,使用大的和諧音程英語Consonance_and_dissonance來表達他「外向性格的能量與樂觀」。與之相反,藍儂的「橫向」發展旋律、極小的不和諧音程和依賴於和聲的重複旋律段,反映了他「沉靜、諷刺的個性」。麥克唐納稱藍儂為「根本上是個現實主義者,他本能地使旋律的節奏和韻律接近普通說話,為歌詞染上布魯斯音樂的色彩,配上和聲,而不是創作出惹人注目的曲調。」[173] 麥克唐納還讚揚了哈里森作為主音吉他手的演奏「風格鮮明、結構富有色彩」,很好地支持了藍儂和麥卡尼的聲部,而稱史達為「現代流行/搖滾的擊鼓之父」。[174]

所受影響[編輯]

披頭四受到的最早影響有艾維斯·普利斯萊(貓王)、卡爾·帕金斯英語Carl Perkins小理察查克·貝里[175]1962年4月到5月間,披頭四和小理察一起駐紮在漢堡星星俱樂部英語Star-Club,小理察指點了他們翻唱他歌曲的技巧。[176]對於貓王,藍儂說:「沒有什麼能真正感染到我,直到我聽了艾維斯的音樂。如果沒有艾維斯,就不會有披頭四。」[177]

其他的早期影響來源包括巴迪·霍利艾迪·寇克倫英語Eddie Cochran羅伊·歐比森英語Roy Orbison[178]埃弗里兄弟[179]他們在最初的成功後,仍然從同時代藝人的音樂中吸取新靈感,包括鮑勃·迪倫弗蘭克·扎帕愛的一匙樂團英語the Lovin' Spoonful飛鳥樂團沙灘男孩沙灘男孩1966年的專輯《寵物之聲》(Pet Sounds)讓麥卡尼感到驚嘆並啟發了他的創作。[180][181][182]製作人馬丁說:「沒有《寵物之聲》就不會有《Sgt. Pepper》,《Pepper》是一次希望與《寵物之聲》媲美的嘗試。」[183]印度錫塔琴大師拉維·香卡在樂團後期對哈里森在音樂上的發展有重大影響,哈里森於1966年末在印度跟著他學了六周。[184]

所屬流派[編輯]

A Höfner "violin" bass guitar and Gretsch Country Gentleman guitar, models played by McCartney and Harrison, respectively; the Vox AC30 amplifier behind them is the model the Beatles used during performances in the early 1960s
麥卡尼和哈里森的樂器,分別是一把淡棕色小提琴形狀的電貝斯(左)和一把深棕色的電吉他,倚靠在Vox的放大器上。

作為一支以噪音爵士樂風格出道的樂團,披頭四很快接受了1950年代搖滾(rock and roll)和莫西節拍樂風格(並成為後者類型的先驅)[185],最後他們的作品庫拓展到包含了各種流行音樂類型。[186]關於他們探索的音樂類型,藍儂在評論專輯《Beatles for Sale》時說:「你可以把它稱作一張披頭四鄉村和西部風格的專輯」[187],而古爾德評論《Rubber Soul》為「把民謠愛好者誘拐進流行樂領域的作品」。[188]

1965年的歌曲《Yesterday》使用了弦樂四重奏,雖然它不是流行作品中的第一例,但這是披頭四第一次使用古典音樂元素。古爾德觀察道:「更傳統的弦樂使他們的作曲才華得以被那些反感於架子鼓和電吉他的嘈雜聲的聽眾賞識。」[189] 他們繼續試驗弦樂編曲的各種效果:例如《Sgt. Pepper》中的歌曲《She's Leaving Home》,古爾德寫道「是維多利亞時代謠曲風格的感傷歌曲,它的歌詞和旋律充滿了音樂情節劇的老套內容。」[189]

1966年單曲《Paperback Writer》的B面曲《Rain》見證了樂團在風格上的進一步拓展。馬丁·斯特朗英語Martin C. Strong稱這首歌為「披頭四第一首明顯的迷幻歌曲」。[190]其他迷幻搖滾風格的歌曲有《Tomorrow Never Knows》、《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和《I Am the Walrus》等。哈里森的《The Inner Light》、《Love You To》和《Within You Without You》受到印度傳統音樂的影響,古爾德認為後兩首是「想要重現印度拉加形式英語Raga的縮小版」。[191]

創新是他們風格演變中最顯著的特徵。音樂歷史學家和鋼琴家麥可·坎普貝爾(Michael Campbell)說:「《A Day in the Life》像其他任何一首歌一樣,濃縮體現了披頭四的藝術和成就。它突出了他們作品的關鍵特點:強大的想像力、持久的悅耳旋律、詞和曲之間的緊密協調。它代表了一種新的歌曲類型……比流行樂更複雜深刻……而且有獨創性。之前真的沒有任何歌曲,無論是古典還是通俗的,如此有想像力地糅合了那麼多迥然不同的元素。」[192]哲學教授布魯斯·艾利斯·本森(Bruce Ellis Benson)贊同道:「披頭四樂團……給了我們一個極好的例子,如何把差別那麼大的多種影響因素如凱爾特音樂、節奏布魯斯、鄉村音樂和西部音樂用新的方式結合在一起。」[193]

作家多米尼克·佩德勒(Dominic Pedler)描述他們跨越了各種音樂風格:「樂團完全不是線性地從一種音樂類型過渡到下一種(有時為便利而聲稱如此),而是在精通於創作傳統的、朗朗上口的打榜歌的同時,涉足一些外圍的影響,從鄉村音樂到歌舞雜耍表演。其中之一是他們對民謠音樂的接觸,為他們後來與印度音樂和哲學產生碰撞打下了基礎。」[194]隨著樂團成員間私下關係的緊張,他們個人音樂口味的區分變得更明顯。「白色專輯」中音樂的多樣性和複雜性與它極簡主義的唱片封面正好相反。其中包含了藍儂的《Revolution 9》,受到了小野洋子具體音樂風格影響;史達的鄉村歌曲《Don't Pass Me By》;哈里森的搖滾謠曲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和麥卡尼的重金屬雛形之作《Helter Skelter》。[195]

喬治·馬丁的貢獻[編輯]

喬治·馬丁以製作人的身份參與了大量創作,使他成為「第五位披頭四英語Fifth Beatle」這一非正式稱號的有力候選人之一。[196]他利用自己受到的古典音樂教育,對成長中的作曲人起到了「非正式音樂老師」的作用。[197]馬丁建議心存疑慮的麥卡尼在《Yesterday》的編曲中突出弦樂四重奏,從而把「迄今未遭挑戰的古典樂器世界」介紹給了披頭四。[198]馬丁願意按樂團的提議進行試驗,比如在某首歌曲中加入「一點巴洛克風格」,使樂團能夠創新性地發展。[199]除了為歌曲的管弦樂部分編曲,馬丁經常親自演奏其中的鋼琴管風琴銅管樂器等。[200]

與藍儂和麥卡尼兩人合作要求馬丁適應他們不同的創作和錄音方法。麥克唐納(MacDonald)評論道:「他和能言善辯的麥卡尼一起工作感到更自然,而藍儂按直覺工作的方式通常能促使他想出更獨創的點子來,歌曲「Being for the Benefit of Mr. Kite!」就是一個傑出的例子。」[201] 馬丁談論到兩位作曲人不同的創作手法和他自己穩定樂團的作用:

相較於保羅的歌都和現實有關,約翰的歌有一種迷幻的、幾乎是神秘的特質……約翰作品的最好部分之一是他的想像——『橘子樹林』、『果醬天空』、『玻璃紙花』……我總把他視為聽覺界的薩爾瓦多·達利,而不是什麼靠毒品驅動的創紀錄藝人。另外,假裝毒品在那時披頭四成員的生活中沒有重要影響就太愚蠢了……他們知道我,作為一個師長的角色,不贊成……不僅是因為我自己不熱衷毒品,我不認為他們需要它;毫無疑問的是,如果我當時也常用毒品,《Pepper》就不會是現在這樣了。也許這張專輯是不用毒品和用毒品結合下的成功,誰知道呢?[202]

哈里森同意馬丁對於自己角色的描述:「我認為我們一起走過的那麼多年中,他是個傳統的人而我們是瘋子;但為了我們,他一直在那裡詮釋我們的瘋狂——那時一周中有幾天我們會有點過於先鋒了,他會在那裡扮演像錨一樣穩住我們的人物,和工程師們溝通,把我們的想法傳達到錄音帶上。」[203]

錄音室技術[編輯]

披頭四創新地使用了很多技術,拓展了音樂錄製的可能性,促進了馬丁和錄音工程師們的實驗。他們試圖創造性地運用偶發的狀況,比如意外的吉他回授效果,一次玻璃瓶的共振,裝反的磁帶導致的倒放等等,這些意外都可能會被利用在他們的音樂中。[204]他們渴望每次錄音都能創造出新的聲音效果。馬丁的編曲能力和EMI的工程師專家諾曼·史密斯英語Norman Smith (record producer)肯·唐森德英語Ken Townsend等,都對《Rubber Soul》,尤其是《Revolver》之後的作品貢獻巨大。[204]除了錄音技術上的創新如聲音效果英語Audio signal processing、特殊的麥克風位置、循環帶英語Tape loop雙軌英語Double tracking變速錄音英語pitch control,披頭四還使用了當時的搖滾樂中非常規的樂器。這些包括弦樂和銅管樂團,以及印度樂器如《Norwegian Wood (This Bird Has Flown)》中錫塔琴、《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中的印度豎琴英語swarmandel[205]他們還使用了一些早期的電子樂器,比如麥卡尼在《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開頭使用的Mellotron英語Mellotron電子琴襯托長笛的旋律[206],以及《Baby You're a Rich Man》中Clavioline英語Clavioline電子琴模擬類似雙簧管的聲音。[206]

影響[編輯]

位於哈薩克城市阿拉木圖的披頭四雕像。

前《滾石雜誌》副主編羅伯特·格林菲爾德(Robert Greenfield)把披頭四和畢卡索相比:「都是超越了各自時代的藝術家,原創出了特別的東西……在流行音樂領域,沒有其他藝術家比披頭四更有革新性、更有創造力、更獨特。」[207]他們不但在美國引發了「英國入侵[208],也在全球範圍內有巨大影響力。[209][nb 15]

他們在藝術上的創新和在商業上的成功啟發了全世界的音樂人。[209]很多音樂人表示受到了披頭四的影響,或者通過翻唱他們的作品英語List of artists who have covered The Beatles在榜單上取得佳績。[211]在電台上,他們的到來標誌著一個新時代的開始。1968年,紐約WABC英語WABC (AM)電台主管禁止手下的DJ播放「前披頭四時代」的音樂。[212]他們重新定義了唱片,它不再只是包含幾首熱門單曲,剩下的歌曲僅僅作為填充品英語Filler_(media)的產物。[213]他們也是現代音樂視頻的主要先驅者。[214]樂團1965年美國巡演英語The Beatles' 1965 US tour謝亞球場的開場演唱會吸引了約55,600名觀眾[115],創下當時演唱會的觀眾人數紀錄;斯皮茨(Spitz)將其描述為一次「主要突破……重塑演唱會行業的重大一步」。[215]對他們的服飾裝扮、尤其是髮型的模仿成為了反叛的標誌,對全世界的時裝業產生了影響。[93]

披頭四改變了人們聽流行音樂的方式,體驗了流行音樂在生活中扮演的角色。從披頭四狂熱現象開始,樂團的流行度使他們成為了1960年代反文化運動的化身。作為該運動的象徵,他們成為了波希米亞主義以及各個社會政治議題下激進主義的催化劑,包括女性解放運動英語Feminist movement同性戀解放運動環境運動等。[216]在1966年「比耶穌更流行」的爭議後,披頭四對於說正確的事感到有很大壓力,接著「開始努力傳播更高智慧和覺悟」。[135]

獎項和成就[編輯]

英國

  • 專輯榜冠軍最多(15張)
  • 單曲榜冠軍最多之團體(17張)
  • 單曲榜在榜最久之團體(456周)
  • 單曲榜據冠軍最久之團體(69周)
  • 單曲榜TOP 10最多之團體(28張)
  • 專輯榜據冠軍最久(174周)

美國

  • 唱片銷售最高(170白金)
  • 單曲榜冠軍最多(20張)
  • 專輯榜冠軍最多(19張)
  • 專輯榜據冠軍最久(132周)
  • 單曲榜在榜最久之團體(609周)
  • 單曲榜據冠軍最久之團體(59周)
  • 1964年4月4日之單曲榜,披頭四佔據了前5名。同樣現象至今仍未出現第二次。

其他國家

  • 德國單曲榜冠軍最多(12張)
  • 澳洲單曲榜冠軍最多(23張)
  • 荷蘭單曲榜冠軍最多(21張)
  • 瑞典單曲榜冠軍最多(18張)
  • 加拿大單曲榜冠軍最多(22張)
  • 挪威單曲榜冠軍最多(21張)

作品目錄[編輯]

核心專輯目錄[編輯]

英國

歌曲目錄[編輯]

[編輯]

  1. ^ 署名為「托尼·施里丹和節拍兄弟(the Beat Brothers)」,1961年6月錄製並在4個月後發行的單曲《My Bonnie》在德國「Musikmarkt」榜單上達到了第32位[27]
  2. ^ 從1962年初到年中,愛普斯坦一直試圖讓披頭四與坎普菲爾特解約。最終他協商達成了提前一個月解除合約,以在漢堡再錄一次音作為交換[33]
  3. ^ 馬丁本考慮在洞穴俱樂部直接現場錄製披頭四的首張專輯,但認為俱樂部場地的音響環境不夠好,便決定在「阿比路錄音室進行一場馬拉松錄音期」並運用最少的後期製作來模仿一張「現場」專輯[46]
  4. ^ 他們在當年的上半年進行了三次英國巡演:一次開始於二月的巡演長達四周,是披頭四的首次全國巡演,接著是兩次三周的巡演,分別在三月和五月到六月[55]
  5. ^ 在巡演中,披頭四雖然沒有被作為領袖樂團,但他們在二月的風頭蓋過了美國歌手湯米·羅伊英語Tommy Roe克里斯·蒙特茲英語Chris Montez,「應觀眾要求」成為了巡演頭牌,這樣的事情在之前沒有英國藝人在與美國藝人一起巡演時做到過[57]。在五月至六月巡演期,類似的情況再次發生,這次的美國歌手為羅伊·奧比森英語Roy Orbison[58]
  6. ^ 11月末,百代唱片發行了《With the Beatles》,預售了270,000張,該唱片在一周內以五十萬銷量登頂[65]
  7. ^ 與當時的常規做法相反,百代唱片在發行單曲《I Want to Hold Your Hand》前發行了專輯,並讓專輯不收錄該單曲以最大化單曲的銷售額[69]
  8. ^ Capitol唱片對唱片格式有絕對控制權,他們於1963年12月開始發行時[73],從披頭四之前的作品中挑選歌曲彙編成新的美國版專輯,並選擇他們想要的歌曲發行單曲[75]
  9. ^ 哈里森的十二弦吉他給了羅傑·麥奎因英語Roger McGuinn靈感,後者買了自己的Rickenbacker款吉他,並作為主音吉他手用該吉他創造出飛鳥樂團的標誌性音色[89]
  10. ^ 在1964年4月4日的那周,披頭四第三張美國版專輯加入了已在流通中的另兩張專輯;三張中的兩張在告示牌專輯排行榜上達到過第一位,另一張最高達到第二位[91]
  11. ^ 史達在扁桃腺切除手術英語tonsillectomy後短暫住院,他的鼓手位置在最初的五場演出時由吉米·尼克爾英語Jimmie Nicol代替[95]
  12. ^ 在9月,披頭四拒絕在弗羅里達的登場演唱,直到當地管理者確保觀眾不會被種族隔離[100]
  13. ^ 從9月起,一個美國晨間卡通系列劇《披頭四樂團英語The Beatles (TV series)》開始放映,主要講述如電影《一夜狂歡》中的笑話[119]
  14. ^ 當被問到此事時,威爾遜稱他當時覺得那首歌「很怪異」,但否認自己由此受到打擊[164]
  15. ^ 從1920年代起,美國的流行娛樂業在全世界的大部分地區佔據主導地位,通過好萊塢電影,爵士樂百老匯音樂劇,叮砰巷的音樂,以及之後在孟菲斯出現的搖滾樂。[210]

參考資料[編輯]

  1. ^ 各地歌迷聚集紐約紀念甲殼蟲樂隊歌手列儂. 網易新聞. 
  2. ^ 披頭四樂團Allmusic上的頁面. Retrieved 5 July 2013.
  3. ^ Staff Writers, CNNMoney.com. Beatles' remastered box set, video game out. CNNMoney.com. 2009-09-09 [2011-12-01]. 
  4. ^ Hotten, Russell. The Beatles at 50: From Fab Four to fabulously wealthy. BBC News. 2012-10-04 [2013-01-28]. 
  5. ^ Spitz 2005, pp. 47–52.
  6. ^ Spitz 2005, pp. 93–99.
  7. ^ Miles 1997, p. 47.
  8. ^ Lewisohn 1992, p. 13.
  9. ^ Harry 2000a, p. 103.
  10. ^ Lewisohn 1992, p. 17.
  11. ^ Harry 2000b, pp. 742–743.
  12. ^ Lewisohn 1992, p. 18.
  13. ^ Lewisohn 1992, pp. 18–22.
  14. ^ Lewisohn 1992, pp. 21–25.
  15. ^ Lewisohn 1992, p. 22.
  16. ^ Lewisohn 1992, p. 23.
  17. ^ Lewisohn 1992, pp. 24, 33.
  18. ^ Gould 2007, p. 88.
  19. ^ Lewisohn 1992, p. 24.
  20. ^ Lewisohn 1992, pp. 24–25.
  21. ^ 21.0 21.1 Lewisohn 1992, p. 25.
  22. ^ Miles 1997, pp. 66–67.
  23. ^ Lewisohn 1992, p. 32.
  24. ^ Miles 1997, p. 76.
  25. ^ Gould 2007, pp. 89, 94.
  26. ^ Spitz 2005, pp. 249–251.
  27. ^ Everett 2001, p. 100.
  28. ^ Lewisohn 1992, p. 33.
  29. ^ Miles 1997, pp. 84–87.
  30. ^ Lewisohn 1992, pp. 34–35.
  31. ^ Miles 1997, pp. 84–88.
  32. ^ 32.0 32.1 32.2 The Beatles 2000, p. 67.
  33. ^ Winn 2008, p. 10.
  34. ^ 34.0 34.1 Lewisohn 1992, p. 56.
  35. ^ 35.0 35.1 35.2 35.3 Lewisohn 1992, p. 59.
  36. ^ Spitz 2005, pp. 318, 322.
  37. ^ Miles 1998, pp. 49–50.
  38. ^ Lewisohn 1992, pp. 59–60.
  39. ^ Lewisohn 1992, pp. 81, 355.
  40. ^ 40.0 40.1 Lewisohn 1992, pp. 62, 84.
  41. ^ Lewisohn 1992, pp. 62, 86.
  42. ^ Gould 2007, p. 191.
  43. ^ Harry 2000a, p. 494.
  44. ^ Gould 2007, pp. 128, 133–134.
  45. ^ Womack 2007, p. 76.
  46. ^ 46.0 46.1 Gould 2007, p. 147.
  47. ^ Lewisohn 1992, pp. 88, 351.
  48. ^ Erlewine 2009a.
  49. ^ Sheff 1981, p. 129.
  50. ^ Lewisohn 1992, pp. 90, 351.
  51. ^ Lewisohn 1992, pp. 89, 350–351.
  52. ^ Gould 2007, p. 159.
  53. ^ Harry 2000a, p. 990.
  54. ^ Gould 2007, pp. 166–169.
  55. ^ Lewisohn 1992, pp. 90, 98–105, 109–112.
  56. ^ Spitz 2005, pp. 444–445.
  57. ^ Lewisohn 1992, p. 88.
  58. ^ Lewisohn 1992, p. 90.
  59. ^ Miles 1998, p. 86.
  60. ^ Harry 2000a, p. 1088.
  61. ^ Lewisohn 1992, pp. 92–93.
  62. ^ Lewisohn 1992, pp. 127–133.
  63. ^ Davies 1968, pp. 184–185.
  64. ^ Lewisohn 1992, pp. 90, 92, 100.
  65. ^ Lewisohn 1992, p. 93.
  66. ^ 66.0 66.1 Gould 2007, p. 187.
  67. ^ Harry 2000a, p. 1161.
  68. ^ Erlewine 2009b.
  69. ^ Gould 2007, pp. 187–188.
  70. ^ Harry 2000a, p. 1162.
  71. ^ Harry 2000b, p. 978.
  72. ^ Harry 2000a, p. 402.
  73. ^ 73.0 73.1 Lewisohn 1992, p. 350.
  74. ^ Harry 2000a, pp. 225–226, 228, 1118–1122.
  75. ^ Gould 2007, pp. 295–296.
  76. ^ Everett 2001, p. 206.
  77. ^ Lewisohn 1992, pp. 136, 350.
  78. ^ Spitz 2005, p. 457.
  79. ^ Spitz 2005, p. 459.
  80. ^ 80.0 80.1 Lewisohn 1992, p. 137.
  81. ^ Gould 2007, p. 3.
  82. ^ Spitz 2005, pp. 473–474.
  83. ^ Harry 2000a, pp. 1134–1135.
  84. ^ Lewisohn 1992, pp. 137, 146–147.
  85. ^ Harry 2000a, pp. 483–484.
  86. ^ Gould 2007, pp. 230–232.
  87. ^ Harry 2000a, pp. 489–490.
  88. ^ Erlewine 2009c.
  89. ^ 89.0 89.1 Gould 2007, pp. 286–287.
  90. ^ Lewisohn 1992, p. 138.
  91. ^ Lewisohn 1992, p. 351.
  92. ^ Gould 2007, pp. 9, 250, 285.
  93. ^ 93.0 93.1 Gould 2007, p. 345.
  94. ^ Lewisohn 1992, pp. 161–165.
  95. ^ Lewisohn 1992, pp. 160–161, 163.
  96. ^ Gould 2007, p. 249.
  97. ^ Gould 2007, p. 252.
  98. ^ Miles 1997, p. 185.
  99. ^ 99.0 99.1 99.2 Gould 2007, pp. 252–253.
  100. ^ Lewisohn 1992, p. 171.
  101. ^ Gould 2007, pp. 255–56.
  102. ^ 102.0 102.1 Gould 2007, pp. 255–256.
  103. ^ Lewisohn 1992, pp. 167–176.
  104. ^ Gould 2007, p. 256.
  105. ^ Gould 2007, p. 316.
  106. ^ Gould 2007, p. 317.
  107. ^ Brown & Gaines 2002, p. 228.
  108. ^ Spitz 2005, p. 556.
  109. ^ Spitz 2005, p. 557.
  110. ^ Gould 2007, p. 275.
  111. ^ Gould 2007, p. 274.
  112. ^ Gould 2007, pp. 276–277.
  113. ^ Gould 2007, pp. 276–280.
  114. ^ Guinness World Records.
  115. ^ 115.0 115.1 Lewisohn 1992, p. 181.
  116. ^ Emerson 2009.
  117. ^ Harry 2000a, pp. 882–883.
  118. ^ Gould 2007, pp. 283–284.
  119. ^ McNeil 1996, p. 82.
  120. ^ Unterberger 2009b.
  121. ^ Brown & Gaines 2002, pp. 181–182.
  122. ^ Brown & Gaines 2002, p. 182.
  123. ^ 123.0 123.1 The Beatles 2000, p. 194.
  124. ^ Gould 2007, pp. 297–298, 423.
  125. ^ Spitz 2005, pp. 584–592.
  126. ^ Miles 1997, pp. 268, 276, 278–279.
  127. ^ Spitz 2005, p. 587.
  128. ^ Spitz 2005, p. 591.
  129. ^ The Beatles 2000, p. 197.
  130. ^ Harry 2000b, p. 780.
  131. ^ 131.0 131.1 131.2 Rolling Stone 2003.
  132. ^ Unterberger 2009a.
  133. ^ Harry 2000a, p. 1187.
  134. ^ Gaffney 2004.
  135. ^ 135.0 135.1 Lavezzoli 2006, p. 176.
  136. ^ Spitz 2005, p. 619.
  137. ^ Spitz 2005, p. 620.
  138. ^ 138.0 138.1 Spitz 2005, p. 623.
  139. ^ 139.0 139.1 Lewisohn 1992, pp. 212–213.
  140. ^ Gould 2007, pp. 307–9.
  141. ^ Norman 2008, p. 449.
  142. ^ 142.0 142.1 Gould 2007, p. 346.
  143. ^ Harry 2000a, p. 1093.
  144. ^ Lewisohn 1992, pp. 210, 230.
  145. ^ 145.0 145.1 145.2 Gould 2007, p. 348.
  146. ^ Plagenhoef 2009.
  147. ^ Lewisohn 1992, pp. 350–351.
  148. ^ Austerlitz 2007, p. 18.
  149. ^ Lewisohn 1992, pp. 221–222.
  150. ^ Gould 2007, pp. 364–366.
  151. ^ Gould 2007, pp. 350, 402.
  152. ^ Lewisohn 1992, p. 224.
  153. ^ Lewisohn 1992, pp. 361–365.
  154. ^ Ingham 2006, p. 44.
  155. ^ Miles 1997, pp. 293–295.
  156. ^ Gould 2007, pp. 5–6, 249, 281, 347.
  157. ^ Lewisohn 1992, p. 232.
  158. ^ Emerick & Massey 2006, p. 190.
  159. ^ 159.0 159.1 Gould 2007, pp. 387–388.
  160. ^ MacDonald 2005, p. 221.
  161. ^ MacDonald 2005, p. 220.
  162. ^ 162.0 162.1 Harry 2000a, p. 970.
  163. ^ Gaines 1986, p. 177.
  164. ^ Brian Answer's Fans' Questions In Live Q&A. January 29, 2014 [27 June 2014]. "[Re: The story goes that when you first heard 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 you felt weakened by it.] No, that's not true. It was a very weird record, but yeah, I liked it." 
  165. ^ Gould 2007, pp. 420–425.
  166. ^ Gould 2007, p. 418.
  167. ^ Lewisohn 1992, p. 236.
  168. ^ Inglis 2008, p. 96.
  169. ^ 169.0 169.1 169.2 Gould 2007, pp. 423–425.
  170. ^ http://www.apple.com/the-beatles/
  171. ^ Schinder & Schwartz 2007, p. 160.
  172. ^ Everett 1999, p. 9.
  173. ^ MacDonald 2005, p. 12.
  174. ^ MacDonald 2005, pp. 382–383.
  175. ^ Harry 2000a, pp. 140, 660, 856–858, 881.
  176. ^ Harry 2000a, p. 660.
  177. ^ Harry 2000a, p. 881.
  178. ^ Harry 2000a, pp. 289, 526, 830.
  179. ^ Spitz 2005, pp. 111, 123, 131, 133.
  180. ^ Harry 2000a, pp. 99, 217, 357, 1195.
  181. ^ Gould 2007, pp. 333–335, 359.
  182. ^ Lavezzoli 2006, pp. 147, 150, 162, 169.
  183. ^ McQuiggin 2009.
  184. ^ Lavezzoli 2006, pp. 147, 165, 177.
  185. ^ http://www.allmusic.com/style/merseybeat-ma0000012018/songs
  186. ^ Gould 2007, pp. 30–32, 100–107.
  187. ^ Gould 2007, p. 255.
  188. ^ Gould 2007, p. 296.
  189. ^ 189.0 189.1 Gould 2007, p. 278.
  190. ^ Strong 2004, p. 108.
  191. ^ Gould 2007, pp. 406, 462–463.
  192. ^ Campbell 2008, p. 196.
  193. ^ Benson 2003, p. 43.
  194. ^ Pedler 2003, p. 256.
  195. ^ Erlewine 2009d.
  196. ^ Harry 2000a, p. 721.
  197. ^ Gould 2007, p. 121, 290.
  198. ^ MacDonald 2005, p. 158.
  199. ^ Gould 2007, p. 290.
  200. ^ Gould 2007, pp. 382, 405, 409, 443, 584.
  201. ^ MacDonald 2005, p. 238.
  202. ^ Martin 1979, pp. 205–206.
  203. ^ Harry 2003, p. 264.
  204. ^ 204.0 204.1 Hertsgaard 1995, p. 103.
  205. ^ MacDonald 2005, p. 212.
  206. ^ 206.0 206.1 MacDonald 2005, p. 219.
  207. ^ Gross 2009.
  208. ^ Everett 1999, p. 277.
  209. ^ 209.0 209.1 Gould 2007, p. 8.
  210. ^ Gould 2007, p. 9.
  211. ^ BBC Radio 2 2009.
  212. ^ Fisher 2007, p. 198.
  213. ^ Everett 1999, p. 91.
  214. ^ Spitz 2005, pp. 609–610.
  215. ^ Spitz 2005, pp. 576–578.
  216. ^ Gould 2007, pp. 8–9.

出處[編輯]

引申閱讀[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