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督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條目的主題不是拿督公達圖

拿督Datuk, Dato'),源自於古馬來語,是一個常見於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汶萊的稱號,乃是對有地位和崇高名望者的一種尊稱。在馬來西亞和汶萊,「拿督」也是榮譽制度下的一種稱號,不具有世襲封邑的權力,是一種象徵式的終身榮譽身份。

起源[編輯]

關於「拿督」的最早記載,可以追溯到7世紀的室利佛逝,用來描述屬國君主或封臣的Telaga Batu碑文,其中使用古馬來語將地方酋長或長老稱為「拿督」(datu),用來表示部落或甘榜(kampung)的領袖。這一詞彙起源於南島語系,是古馬來語中對年長者的稱呼。[1] 室利佛逝以一種稱為「曼達拉」(mandala)的模式,以王都為中心,將週邊的領土、部落和港口封賜給宣誓效忠室利佛逝君主的「拿督」,實行中央集權管理。故此,爪哇的君主稱為拉圖,而非拉惹或者馬哈拉惹maharaja)。

印度尼西亞[編輯]

在印度尼西亞,「拿督」(Datuk)是見於馬來部族和米南加保部族的稱號,是對處理傳統與社群事務的領袖的尊稱。在米南加保部族,「拿督」(Datuak, Datuk Luak)是經由傳統習俗(Kerapatan Adat Nagari)選出的部族或氏族領袖,是一個由繼承者擁有的稱號。[2] 不同於馬來部族,米南加保部族是母系制度的社群,現任拿督逝世後,他的統治權和管理權是由兄弟或外甥繼承,女性則繼承財產支配權和監督權。

馬來西亞[編輯]

在馬來西亞,「Datuk」有兩種不同的涵義。在非正式的場合,它是用於對「祖輩」男性的尊稱;而在正式的場合,它是用於對部族和國家領袖的尊稱。馬來西亞是個聯邦國家,聯邦和州有各自獨立的榮譽制度,由蘇丹或州元首冊封「拿督」稱號。

在聯邦和委任元首制的州屬(砂拉越檳城沙巴馬六甲的元首由最高元首委任),國家元首和州元首依據議會的提議冊封「拿督」(Datuk,檳城的拿督稱為「Dato'」);在君主制的州屬,世襲君主除了依據議會的提議冊封「拿督」(Dato')外,也可以依據自己的意願冊封王族(Waris)、貴族(Orang Kaya)或大臣(Orang Besar)的拿督稱號(Dato' Bergelar)。在森美蘭,四位酋長(Undang Luak)是經由傳統習俗(Adat Perpatih)選出的氏族領袖,繼承「拿督」(Dato')的稱號和權力。

在砂拉越,第三等砂拉越之星勳章(PSBS)沿革自布魯克王朝的同名勳章(MSS),佩戴者稱為「Dato'」;第三等翠鳥之星勳章(PGBK)的佩戴者稱為「Datuk」;功績勳章(DJBS)的佩戴者稱為「Datu」,三者皆譯為「拿督」。

「拿督」的配偶元配)稱為「拿汀」、「拿督夫人」或「督潘」(在聯邦和其它州屬稱為「Datin」;在登嘉樓稱為「To' Puan」;森美蘭的四位酋長夫人同樣稱為「To' Puan」)。在正式的社交禮節中,女性必須「從夫姓」才能冠上有關的稱號,除非她的稱號是來自於蘇丹或州元首的冊封,而不是延伸自丈夫的權利。由於馬來西亞的《國民登記法令》並不強制女性在婚後冠上夫姓(除了所有的華人、少數的印度人和少數的馬來貴族外,大多數的馬來人、印度人和土著並沒有傳統姓氏),所以這項細節常常被忽略,或沒有嚴格的遵守。

在馬來西亞的榮譽制度裡,不同地區的「女拿督」會有不同的稱號,可能是「Datuk」(在聯邦和委任元首制的州屬,但不包括檳城)、「Dato'」(吉打彭亨霹靂玻璃市、森美蘭、登嘉樓、砂拉越和檳城)、「Datin Paduka」(柔佛雪蘭莪)或「Datin」(吉蘭丹)。「女拿督」的丈夫除非有得到蘇丹或州元首的冊封,否則的話,並沒有任何的稱號。

汶萊[編輯]

在汶萊,蘇丹依據榮譽制度和議會的提議冊封「拿督」(Dato')。

菲律賓[編輯]

菲律賓中南部也可以找到達圖的稱謂,與拉者Rajah)及蘇丹同是地方君主、領袖或酋長的稱號,它的由來是受到馬來-南島文化的影響。

其它地區[編輯]

在印尼日惹、印尼梭羅、菲律賓蘇祿和其它廢除君主制的地區,君主或蘇丹是虛設的榮譽稱號,所冊封的「拿督」頭銜並沒有獲得廣泛的承認。

「拿督」的衍生詞[編輯]

kadatuankedaton是「拿督」的衍生詞,指的是「拿督」的領地或官邸,或等同於宮殿(keraton, istana)。在爪哇馬打蘭文化中,kedaton指的是keraton的內殿,也即是君主與王室成員的私人生活空間。

另見[編輯]

腳註[編輯]

  1. ^ Casparis, J.G., (1956), Prasasti Indonesia II: Selected Inscriptions from the 7th to the 9th Century A.D., Dinas Purbakala Republik Indonesia, Bandung: Masa Baru.
  2. ^ Navis A.A., (1984), Layar Terkembang Jadi Guru: Adat dan Kebudayaan Minangkabau, Jakarta: PT. Grafiti Pers. (Indones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