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批評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文學
Lit.jpg
文學
各國文學
記事總覽
出版社文學期刊
文學獎
作家
詩人小說家
其他作家

文學批評英語Literary criticism)乃是對文學的研究、評價和解讀。現代文學批評經常受到文學理論的影響,而後者專注於對文學的技巧和目標進行哲學性的探討。二者雖然密切相關,但文學批評家未必總是理論家。

文學批評究竟是從文學理論中分野出來的獨立一支,或者是植於具體的文學及其批判?這還頗有爭議。例如,《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文學思想和批評指南》(Johns Hopkins Guide to Literary thinking and Criticism)描述的文學理論和文學批評之間就沒有區別,而且幾乎都是使用兩個術語來描述相同的概念。一些評論家認為文學批評是文學理論的實踐,因為批評總是直接處理文學作品,而理論可能更為一般而抽象。

文學批評往往呈現為文章或專著。學術型的文學批評家在文學系任教,並在學術期刊上發表文章;流行的批評者則在大眾期刊上發布他們的批評,例如《泰晤士報文學副刊》,《紐約時報書評》,《紐約書評,《倫敦書評,《國》,和《紐約客》。

文學批評史[編輯]

亞里士多德的《詩學》清晰地定義了文學的範疇,並且引入了許多沿用至今的文學術語。

古典和中世紀的批評[編輯]

文學批評的歷史幾乎和文學本身一樣長。公元前4世紀,亞里士多德著《詩學》,便涉獵了文學分類學和諸多文學類型之描述,同時夾雜著大量對同時代藝術作品的細緻批評。在《詩學》中第一次發展出來的「文學模擬」和「感情淨化」等概念,直到今天,也還是文學研究的重中之重。柏拉圖對詩的抨擊,如「仿製」、「劣等」和「虛偽」等,同樣也是文學批評成長期的產物。幾乎是同一時代,婆羅達牟尼在他的《戲劇學》里,涉及到了對古印度文學和梵語戲劇的批評。

後古典時期和中世紀的批評專注於宗教文本,由此產生的宗教詮釋傳統和訓詁學對世俗文學的研究影響深遠。對於三大亞伯拉罕宗教之文學,即猶太教文學、基督教文學和伊斯蘭教文學來說,情況尤其如此。

自公元9世紀起,文學批評以別的形式被應用於阿拉伯世界的文學和詩歌批評中,尤其是賈希茲( Al-Jahiz)的al-Bayan wa-'l-tabyinal-Hayawan,以及阿卜杜拉·伊本( Abdullah ibn al-Mu'tazzb )的Kitab al-Badi。[1]

重點文本[編輯]

隆基努斯:「在崇高

文藝復興時期的批評[編輯]

文藝復興時期的文學批評將古典理念發展為文學的新古典主義,同時實現了其形式與內容的統一。文學開始被尊為文化的核心,詩人和作家也被賦予了保持悠久文學傳統的使命。1498年,隨著經典文本的復興,尤其是Giorgio Valla對亞里士多德《詩學》的拉丁文譯著面世,文藝復興時期的文學批評誕生了。而亞里士多德的作品,特別是《詩學》,便從此作為文學批評領域最有影響力的著作,一直持續到18世紀末期。Lodovico Castelvetro是這一時期影響最為深遠的批評家,他在1570年為《詩學》寫了評註。

重點文本[編輯]

啟蒙時期的批評[編輯]

重點文本[編輯]

  • 霍布斯:「答Davenant的序言 Gondibert
  • 皮埃爾高乃依:三個統一行動,時間和地點
  • 約翰Dryden:「一個戲劇詩歌徵文
  • 薩科布瓦洛Despréaux:「詩藝」指
  • 洛克:「關於人類理解的一篇文章
  • 約翰丹尼斯:「現代詩的進步和改革
  • 波普:「對批評的文章
  • [約瑟夫艾迪生]:「在快樂的想像」(「觀察家」散文)
  • 維柯:「新科學」
  • [埃德蒙伯克]:「進入我們的思想的崇高和美麗的的起源的哲學探究」
  • 大衛休謨:「品味標準
  • 塞繆爾詹森:「小說」,「Rasselas」,「前言」莎士比亞
  • 愛德華楊:原成分「的猜想
  • Gotthold以法蓮萊辛:「拉奧孔」
  • [約書亞雷諾茲]:「藝術上的話語
  • 狄德羅:「演戲的悖論'
  • 康德:「判斷力批判
  • [瑪麗沃斯通克拉夫特]:「一個女人的權利辯護
  • 威廉布萊克:「天堂或地獄的婚姻」,「托馬斯巴茨的信」,「雷諾茲的話語說明」,「一個描述性目錄」,「願景最後的審判「,」在荷馬的詩歌
  • 弗里德里希席勒:「關於人的審美教育的信函
  • 弗里德里希施萊格爾:「關鍵片段」,「雅典娜的碎片」,「不可理解的

19世紀的批評[編輯]

十九世紀初的英國浪漫主義運動將全新的審美理念引入文學研究,這就是:文學對象未必一定得是漂亮的、高貴的或者完美的;文學本身就具有化腐朽為神奇的力量。 在德國,古典主義之後繼起的浪漫主義文學理念強調了碎片化的審美觀(an aesthetic of fragmentation ),對於英語文學的讀者而言,這個觀點具有驚人的現代性;相比於嚴肅的英語浪漫主義觀來講,它也更加著重地強調所謂的「智慧」或者「詼諧」(德文詞:Witz)。 到了十九世紀後期,文學作品給一些作家們帶來的聲譽反而不如其文學評論帶來的大,例如馬修·阿諾德(Matthew Arnold)就是這樣。

重點文本[編輯]

新批評[編輯]

雖然已經有了很多重要的審美運動做為先驅,但是關於文學批評的現代觀點,卻是脫胎於二十世紀初發展起來的全新進路。在這一世紀之初,以「俄羅斯形式主義」之名著稱的批評流派,以及稍晚一些的英美新批評主義,開始主宰英語世界的文學討論和研究。這兩個學派都大大拔高了文本研讀在文學批評中的價值,認為它比一般化的討論、比對作者意圖或者讀者反應的探究遠為重要。儘管上述學派早已衰落,但這種對於文學形式的強調、對「文字本身」的嚴肅關注卻一直持續到現在。

理論[編輯]

諾思洛普·弗萊( Northrop Frye )於1957年出版了一本很有影響力的《對批評的剖析》(Anatomy of Criticism)。在這本書中,他評論說,一些批評家傾向於先接受某種思想體系(ideology),然後以這一體系為基準評判文學作品。這一視角對現代的保守派思想家們影響極大。例如E·麥可·瓊斯( E. Michael Jones)在他的《墮落的現代人》(Degenerate Moderns)中,就據此論爭說,斯坦利·費希(Stanley Fish )因為自己曾經通姦過,便排斥譴責通姦的古典文學。[2]

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晚期之前,新批評主義差不多就是英美文學圈的主角。這段時間裡,受結構主義、後結構主義和其他歐陸哲學的影響,英美各個大學的文學部見證了一套更加系統的哲學性文學理論的崛起。這股潮流一直持續到八十年代中期,此時人們對「理論」的興趣達到頂峰。此後的批評家們,雖然毫無疑問地仍然受其影響,但是也就開始舒舒服服地解讀文本,而不再去構想一套系統的方法論和哲學預設了。

20世紀重點文本[編輯]

薩特:「為什麼寫作?》

  • [西蒙德波伏娃]:「第二性」
  • 夏佳理起重機:「走向一個更充足的批評,詩歌結構
  • 菲利普惠爾賴特:「燃燒噴泉」
  • 阿多諾:「文化批評和社會」,「美學理論
  • [羅馬雅各布森]:「隱喻和轉喻波蘭人
  • 弗萊:「批評的剖析」,「關鍵路徑」
  • [加斯東巴什拉]:「空間詩學」
  • [恩斯特貢布里希]:「藝術與幻覺
  • 海德格爾:「語言的本質」,「詩的語言」;「[荷爾德林]和詩的本質
  • E. D.赫希:「客觀的解釋」
  • 喬姆斯基:「語法理論方面
  • 德希達:「結構,符號,並在人文科學的話語播放
  • 羅蘭巴特:「結構主義活動」;「作者死亡

福柯:「真理和動力」;「什麼是作者」,「語文的話語

  • [漢斯羅伯特姚斯]:「作為一個文學理論的挑戰的文學史」
  • [喬治Poulet]:「讀現象
  • 威廉斯:「國家和城市
  • [朱莉婭克里斯蒂瓦]:「從一種身份的另一個」;「婦女時間」
  • 保羅德曼:「符號學和修辭學」,「時間性的修辭
  • [哈羅德布魯姆]:「詩歌傳統的辯證法」,「詩,修正主義,鎮壓」
  • 欽努阿·阿契貝:「殖民主義的批評」
  • Stanley Fish:「正常情況下,文字語言,直接的言語行為,普通的日常生活,很明顯的,是不言而喻的,和其他特殊情況」,「有一文在這個類?「

愛德華賽義德* []:「世界,文本和評論家」,「世俗批評

  • [伊萊恩肖瓦爾特]:「走向女性主義詩學」
  • [桑德拉吉爾伯特]和[蘇珊Gubar]:「在句子中感染」;「在閣樓上的瘋女人
  • [美利克里格]:「」醒來的夢「:符號替代,以寓言
  • 德勒茲和[菲利克斯瓜塔里]:「反俄狄浦斯:資本主義與心理分析」
  • 勒芝:「犧牲危機」
  • [伊蓮娜西蘇]:「美杜莎笑
  • [喬納森卡勒]:「除了釋義
  • 賀哈特曼:「作為文學的文學評論」
  • [沃爾夫岡伊瑟爾]:「的劇目
  • 海登懷特:「歷史的文本作為文學神器
  • 伽達默爾:「真理與方法
  • 保利科:「的認知,想像,和情感的隱喻過程
  • M。 H.拉姆斯:「如何與文本的東西
  • [J.希利斯米勒]:「作為東道主的評論家
  • 克利福德格爾茨:「模糊類型:社會思想Refiguration
  • [菲利波托馬索馬利亞內蒂]:「未來主義宣言」基金會和
  • 特里斯坦Tzara:「樸實無華公告」
  • 安德烈布雷頓:「超現實主義宣言」;「宣言」,1925年1月27日
  • 米娜洛伊:「女權主義宣言」
  • 橫光利一:「感覺和新感覺
  • 奧斯瓦爾德安德拉德:「Cannibalist宣言」
  • 安德烈布列塔尼,托洛茨基和[迭戈里維拉]:「宣言:邁向自由的革命藝術
  • 胡適:「文學改革的一些適​​度的建議」

書籍的歷史學[編輯]

其他形式的文學批評,歷史書的方法是一個跨學科的探究繪圖的領域書目歷史文化文學史,並媒體理論。主要關注與生產,流通和接收文本和他們的物質形態,歷史書的目的,同他們的物質方面的文本性連接的形式。

在文學史與書史可以看出,相交的問題是:署名權作為一種職業的發展,形成閱讀的觀眾,審查和版權的限制,和文學形式的經濟。

文學批評之現狀[編輯]

今天的興趣文學理論歐陸哲學大學文學系的一個較為保守的文學批評共存的新批評可能已批准。對文學批評的目標和方法,特點在「崛起」的理論被批評採取雙方的分歧有所下降。許多評論家認為,他們現在有一個偉大的方式和方法,從中選擇多個。

一些批評者的工作主要是與理論文本,而其他人閱讀傳統文學;興趣在文學經典是仍然很大,但許多評論家都還少數民族和有興趣的婦女文獻 ,而一些評論家的影響文化研究 漫畫書閱讀,如流行的文本或通俗雜誌/體裁小說生態批評得出文學和自然科學之間的連接。 達爾文主義文學研究研究進化影響人類本性中的文學。許多文學批評家也可以在電影評論傳媒研究。一些寫思想史;他人帶來的結果和方法[社會歷史]閱讀文學作品來承擔。

對學院式批評之價值的質疑[編輯]

文學批評的價值一直受到一些著名藝術家的質疑。 納博科夫爭論說,一位好的讀者在讀書、尤其是讀文學傑作之時,其目的並不是「學術研究」,更不是致力于歸納「文學的普遍規律」。[3] 詹姆斯·喬伊斯的孫子,Stephen J. Joyce於1986年在哥本哈根參加一個喬伊斯作品學術研討會之時,說到:「如果祖父在這裡的話,他會笑死的......既然《都柏林人》和《一個青年藝術家的肖像》可以被隨便哪位讀者拿起來閱讀和欣賞,而無需任何學術指導、文學理論或者複雜的詮釋,那麼《尤利西斯》也是一樣——只要你把那些文學批評的雜訊拋諸腦後。」他又質問道,美國國會圖書館收藏了261本文學批評著作,它們是否真的為喬伊斯的文學遺產增添了光彩?[4]

參見[編輯]

參考[編輯]

  1. ^ van Gelder, G. J. H., Beyond the Line: Classical Arabic Literary Critics on the Coherence an Unity of the Poem, Brill Publishers, 1–2, 1982, ISBN 9004068546 
  2. ^ Jones, E. Michael; Degenerate Moderns: Modernity as Rationalized Sexual Misbehaviour; pp. 79-84; published 1991 by Ignatius Press. ISBN 0898704472
  3. ^ [納博科夫]「文學」講座,chap. L'Envoi p.381
  4. ^ 紐約客(2006) The injustice collector by D. T. Max, June 19, 2006

研究書目[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Template:口語百科

Template:Litcr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