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捕鯨業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日本的一份鯨肉刺身

早在12世紀,日本就已開始捕鯨國際捕鯨委員會禁止了商業捕鯨後,20世紀日本龐大的商業捕鯨活動宣告結束,目前日本的捕鯨活動受到日本鯨類研究所的限制。現在,捕鯨活動在支持和反對捕鯨的政府和組織之間是一個爭論話題。反對捕鯨的國家、科學家和環保組織認為,日本捕鯨的科學項目沒有必要,或者,是一個商業捕鯨的偽裝。[1][2][3]日本方面認為,每年定量的捕鯨對於科學研究和鯨群數量的保持都有必要。[4][5]

日本商業捕鯨的歷史演變[編輯]

「千絵の海 五島鯨突」,葛飾北齋,1830年。

日本商業捕鯨有400多年的歷史(日本有徐福教民捕鯨傳說),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捕鯨、食鯨國。東京南部千葉縣銚子市和田町毗鄰太平洋,面積32.45平方公里,人口約5800,是日本歷史最悠久的捕鯨漁村,目前日本四大捕鯨基地之一,當地人捕鯨和屠宰鯨的手藝嫻熟,鯨肉是當地人主食之一。

南槌鯨每年6月會到和田町的房總半島附近海域覓食,當地漁民們的捕鯨忙季一直到9月為止。 現在捕鯨魚要有配額,和田町的漁民一年只有26頭南槌鯨的配額,價格較以前提高。

日本的捕鯨產業[編輯]

日本鯨類研究所的統計數據:2000年日本生產鯨肉2849噸、鯨皮類1051噸。鯨魚尾部的瘦肉6000日元(約合53美元)/千克,普通瘦肉2610日元(約合20美元)/千克,上等皮3300日元(約合29美元)/千克。日本捕鯨產業年批發總額3200多萬美元。日本的市場和餐館,每年銷售出2000多噸鯨肉。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報告說,日本市場銷售多種瀕危鯨種,包括座頭鯨長鬚鯨灰鯨等。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日本國內糧食缺乏,鯨魚肉曾經是重要的糧食補給,作為營養午餐的蛋白質來源之一,老一輩的日本人因此對於鯨肉存有眷戀。鯨肉在現今的日本已不若往常受歡迎,但部分市場仍可買到生肉、熟食或鯨魚罐頭。

古式捕鯨蒔絵,江戶時代,紀州太地

捕鯨的爭議[編輯]

紐西蘭奧克蘭大學的鯨類調查報告說,儘管座頭鯨的數量稍有恢復,但仍不足以支持商業捕鯨活動。鯨類專家貝克教授認為,例如斐濟群島附近的座頭鯨已經絕跡,新喀里多尼亞附近的座頭鯨現在只有大約400頭,小鬚鯨的數量降低到了原來的1/3。

國際愛護動物基金會代表米克說,儘管國際上很多國家譴責日本的商業捕鯨,但試圖阻止日本捕鯨的努力失敗了。世界自然基金會的報告嚴肅批評日本所謂的「科學捕鯨」活動。該基金會全球生物項目負責人蘇珊說:「日本的捕鯨項目是商業性和政治性的,不是真正的科學研究。」綠色和平組織的調查顯示,92%以上的日本民眾根本不知道他們的政府每年都要捕殺900頭以上的鯨,69%的民眾不支持在遠海捕鯨。該組織始終反對日本與冰島等國打著科學調查的口號進行商業性捕鯨,多次與捕鯨船展開正面交鋒,很多人認為依靠當今科技,人們可以憑藉聲納跟蹤或DNA提取進行研究,根本無須提取鯨的性命。

有日本學者提出美國之所以推動保護鯨魚,是在上世紀70年代日本經濟高速增長時煽動反日情緒,打壓日本的手段,也有日本學者認為美國批評和阻止日本自由捕殺大海裡的鯨魚,是為了讓日本在糧食安全上對美國形成依賴,並大量進口美國產的牛肉。

國際法庭的裁決[編輯]

日本在南太平洋的捕鯨活動,引起澳洲紐西蘭等南太平洋國家的抗議和反對,並多次與保護鯨魚的組織在海上爆發衝突。2010年5月,澳大利亞政府國際法院提起訴訟,指日本以科學研究為名捕殺鯨魚,只是掩飾捕鯨的商業目的。

2014年3月31日,位於荷蘭海牙國際法院裁定,日本未能就其所聲稱的科學研究項目,證明須要在南極獵殺大量鯨魚,所以判決日本敗訴[6]。國際法庭下令日本對其科學研究計劃作出改革前,應停止發放捕鯨許可。國際法庭的這項裁決是終審裁決,具有法律約束力,各方皆不得上訴,而日本表示會尊重國際法庭的裁決。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官方機構
非政府組織
新聞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