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會更好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明天會更好》(Tomorrow will be Better)是全球華語流行樂壇史上最成功的公益單曲,由羅大佑作曲,羅大佑、張大春許乃勝李壽全邱復生張艾嘉詹宏志等人共同作詞,陳志遠編曲,羅大佑、張艾嘉、李壽全出面邀集台灣60位華語歌手共同錄唱。專輯於1985年年底出版,收錄群星合唱版、松江兒童合唱團演唱版、卡拉OK伴唱版、伴奏版四種版本,由藍與白唱片發行。

參與歌手[編輯]

參與歌手(男性)[編輯]

部分獨唱兼合唱
余天李建復洪榮宏王夢麟費玉清齊秦
合唱
巫啟賢包偉銘包小松包小柏王日昇文章、「水草三重唱」(黃元成許環良許南盛)、齊秦江音傑李宗盛吳大衛林禹勝施孝榮岳雷徐乃麟徐瑋姚乙張海漢童安格楊烈楊耀東廖小維羅吉鎮鍾有道

參與歌手(女性)[編輯]

部分獨唱兼合唱
蔡琴蘇芮潘越雲甄妮林慧萍王芷蕾黃鶯鶯陳淑樺金智娟李佩菁齊豫鄭怡江蕙楊林
合唱
張艾嘉張清芳成鳳、「百合二重唱」(李靜周月綺)、李碧華何春蘭陳黎鐘黃慧文芊苓林淑蓉邰肇玫唐曉詩麥瑋婷許慧慧賴佩霞藍心湄

創作背景[編輯]

  • 1985年,非洲衣索比亞發生飢荒。為援助饑民,美國歌手以稍早英國群星合唱的公益單曲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為藍本,組成USA For Africa,推出合唱歌曲We Are the World天下一家),專輯版稅捐作賑災用途,迴響極為熱烈,並募得鉅款。流風所及,世界各地多有仿效者。
  • 1985年,《明天會更好》原宣佈在10月10日上市,但在各界翹首企盼下,卻延期到了台灣光復節40周年;1986年則是「國際和平年」。《明天會更好》的創作初衷,即是模仿We Are The World「群星為公益而唱」的形式,呼應世界和平年的主題、並紀念台灣光復40週年。
  • 《明天會更好》邀集的華人歌手跨越不同地域、不同唱片公司,打破了簽約的限制。專輯製作單位以「明天基金會籌備會」的名義,邀集台灣當時最知名的唱片公司包括飛碟唱片喜瑪拉雅音樂新格唱片歌林唱片滾石有聲出版社鄉城唱片寶麗金唱片麗歌唱片光美文化上華唱片點將唱片科藝百代福茂唱片等參與這張專輯,並由各家唱片公司競標發行權。專輯售出的盈餘由後來標得專輯發行權的藍與白唱片捐給中華民國消費者文教基金會(消基會),為消基會籌募新台幣600萬元的基金作為公益之用。
  • 「紀念台灣光復40週年」的主題在歌曲發行之後,反而很少被提及。這可能與發行時間一再推延、錯過了1985年10月25日的台灣光復節有關。《明天會更好》的公益訴求,遂變得更模糊、分歧。當時台灣唱片市場的盜版、盜錄問題十分嚴重,加上曾有媒體以「海盜王國」形容台灣生產名牌仿冒品的猖獗情形,對台灣的國際形象傷害頗大,故「反盜版」、「反盜錄」、「反仿冒」也成為許多參與歌手強調的主題。
  • 關於這首歌的歌詞,羅大佑在後來回憶台灣喜劇演員許不了的時候,曾透露:「後來在寫《明天會更好》的歌詞時,我為他填了一句『誰能忍心看他最後的小丑 帶走我們的笑容』,但被認為太灰色,無法採用。」根據最後的演唱版本,發表的歌詞是:「誰能忍心看那昨日的憂愁 帶走我們的笑容。」
  • 錄唱前夕,主辦單位邀集許多音樂界、文化界人士各自貢獻詞句,以羅大佑的版本為主,逐句修潤,才共同完成最終的歌詞定稿。
  • 《明天會更好》集結了60位台灣歌手,但是其中一些著名歌手卻未能出席,包括劉文正鳳飛飛歐陽菲菲鄧麗君
  • 2011年元月發行的《印刻文學生活誌》刊載羅大佑與龍應台的對談紀錄中,羅大佑表示,答應了寫歌工作之後,才知道中國國民黨原本想就地利用此首歌曲作為該黨的選舉歌曲,當下有「被騙」的感受;但因完成後的歌曲有部分歌詞寫實地描寫了灰暗面,被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文化工作會(文工會)認為不適合用作選舉形象歌曲,作為該黨選舉形象歌曲的提議才作罷。

影響[編輯]

  • 《明天會更好》集合台灣樂壇眾多巨星合唱的空前創舉,加上朗朗上口的旋律,使這首歌大受歡迎,專輯在短短幾個月內便在台灣、香港等地售出25萬張以上,成為全球華人的公益典範。1990年代,中國大陸的中小學老師更經常把《明天會更好》列為歌唱比賽的指定曲。
  • 1987年,香港TVB推出類似《明天會更好》的《地球大合唱》,邀集群星為公益獻唱,兩者常被相提並論。2001年,台灣第12屆金曲獎發起反盜版運動,邀請羅大佑製作主題曲《2001明天要更好》;2003年為防治SARS,鼓勵民心,召集80餘位歌手製作合唱作品《手牽手》;及在2005年初為響應救助南亞海嘯災民,召集近100名歌手合唱《愛》,也都能見到當年《明天會更好》的影響。

外部連結[編輯]

MV

參見[編輯]

注釋[編輯]

  1. ^ 台北訊,〈風雨送愛心 藝人義舉 群星賑災秀 載歌載舞〉,《聯合報》1986年9月7日第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