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裝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易服癖)
前往: 導覽搜尋
變裝的男人

變裝又稱易服扮裝,是人類一項受予複雜解釋的行為,指任何人為任何理由、動機穿著「被視為屬於另一個性別」的服裝。成語「易弁而釵」就是男扮女裝的意思。

變裝的動機[編輯]

由於人、理由、性別、衣物都相當的複雜多變,因此變裝也是相當複雜多變。很多人變裝並不是為了或是戀物癖的理由。同樣的,儘管變裝也是一種跨性別的行為,不是每一個變裝的人都有跨性別的感覺或認同。甚至一種行為是否是變裝也很複雜,例如某些人認為男性穿耳洞戴耳環是變裝(他們所處環境之風氣只有女士才戴耳環而又默認之故引申出此念),某些人卻認為不是,這兩類人對變裝的定義就不同。這很視乎於社會與民俗對於衣著所造就的風氣與潮流。

變裝一詞的意義未必與理由無關。像是某些跨性別者就把變裝當作一種身份、認同。變裝一詞的意義甚至也不限於性別,也有Cosplay角色扮演化粧舞會扮演行為等意思。於舞會、化妝舞會等類似場合上,以一特定時代地點、階級、歷史或虛擬的人物為主題的服裝打扮,也是變裝的一種。[1]

研究變裝的理由、動機有不少問題。歷史上的變裝案例,除非是明顯與一個特定事件有關,或由變裝者刻意強調其變裝動機,通常都很難確定變裝者之動機。而且現在作出的性別分類,像是同性戀、跨性別,在過去的變裝案例上未必有意義。而且即使在現在,變裝的人的動機也很難確定,常出現說法反覆的情形。

有關「跨性別」之「性別認同」所作的裝扮[編輯]

某些人是為自身的性別認同認同另一個性別而穿著與生理性別不同的衣物。像是某些跨性別者就覺得在日常生活中與人交流時為求心安理得與自在,而穿著心理認同性別的衣物,以表達自己正確的心理性別,繼而在自己與他人交流時希望他人適度按照「男女社群話題之異」來相應調整話題。
跨性別包括了許多次分類,比如變性者(transsexual)、變裝者(cross-dresser)、變裝者(transvestites)、變裝國王(drag kings)與變裝皇后(drag queen)。

通常戀異性裝癖者或是異裝癖(transvestic fetishist)不包含在這裡面,因為在大部分的情況下這並不是一個性別議題(gender issue)(不過在實踐上很難分)。

在本文中為行文方便起見,變裝是指行為而與理由動機無關。但是變裝一詞的意義未必與理由無關。某些跨性別者就以「變裝」或是意義相關的CD(cross-dressing)、TV(transvestic)來稱呼相關的行為或人物。在此,變裝可說就是一種身分認同。

戀異性裝癖者[編輯]

人類變裝的動機,有因為性別認同障礙而變裝,也有因為純粹戀異性裝癖而變裝。戀異性裝癖不能劃到跨性別類別裡來,原因如下:

  • 跨性別者乃認為自己心理性別生殖性別不一致,並基於在「社會普遍習慣把男女衣著風格作鮮明區分」的風氣下務求取得大眾對其內心真正性別即心理性別之認同,而穿著與生理性別不同的裝扮。他們對異性服飾並不會有慾望,假如人類都恢復一絲不掛,他們就不會再有變裝的需要和擔憂,故此以戀異性裝癖並不適用於判定到跨性別者上。
  • 戀異性裝癖的變裝則並非因為如跨性別者般其內心不認同自己的生殖性別,而是純粹迷戀該等服飾之功能以達求滿足自身性慾幻想之目的。

很多戀異性裝癖者跟人間既有的刻板印象不同,不是跨性別也不是同性戀。而許多人就只是單純把自己定義為跨性別者,儘管他們也可能符合以上所述的其中一個分類。

職業與變裝[編輯]

職業有時會使工作者作出變裝行為,像是台灣沒有男用絲襪,某些需要長時間站立的男性工作者就會穿上女用絲襪或褲襪

演員與表演[編輯]

男演員演出女性角色在中國傳統戲劇中有悠久的歷史。京劇大師梅蘭芳就以此聞名。民國初年開始有女演員演出男性角色,粵劇名伶任劍輝就是經常扮演男角的女演員。演員扮演異性角色稱為反串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第一任國務院總理周恩來在就讀天津市南開中學的時期,曾參與「南開新劇」(南開中學的話劇團隊),並多次反串飾演女性角色[2]

而較知名的男扮女演員則計有香港已故藝人張國榮,其變裝動機乃基於在「社會普遍習慣把男女衣著風格作鮮明區分」的風氣下務求以衣著風格取得大眾對其心理性別戀愛傾向的認知與認同。在長江七號電影中,周星馳的契女徐嬌黃蕾姚文雪反串演出男性角色[3][4][5];而韓永華則反串演出女性角色[6]

在台灣綜藝界也有很多例子,並且用中國傳統戲劇中的「反串」一語來指變裝。在電視界中像是藝人陽帆扮的「楊婆婆」,澎恰恰許效舜主持的「鐵獅玉玲瓏」,還有藝人大炳的表演都是很有名的反串。在某些餐廳秀中,第三性是一吸引人的主題。

在泰國,以「泰國變性女人」為主題的表演早已是國際馳名。在日本,1914年成立的寶塚歌劇團則以女演員演出男性角色聞名。日本組合「昭和時代」模仿韓國青春洋溢的組合「少女時代」,全都是由男生反串。在香港,著名DJ葛民輝於電台節目上不時化身「娟姨」與聽眾談天。

特種行業[編輯]

在台灣「特種行業」,有所謂的「第三性公關」,是由男士穿著典型女裝,再作坐檯的「小姐」。

掩飾身份的變裝[編輯]

中國古代民間傳奇人物花木蘭女扮男裝代父從軍的故事家喻戶曉,文學作品中亦有不少女扮男裝的女性形象,例如祝英台女扮男裝讀書。

衍生的社會問題[編輯]

有些女性則認為男性易服後難以單從服飾被辨認其生理性別,從而增加她們遇到男性非禮時防範上的困難,情況如同「披上羊皮的狼」,然而並沒有足夠資料證據顯示,變裝者有較高比例為性騷擾加害者,大多數加害者往往外表上都符合於主流社會認知,將服裝穿扮視為增加性騷擾防範困擾的說法顯得牽強。

然而在有些地方設有禁止人民作異性典型打扮的法律,以減少可能出現的風化案件。而如果變裝行為對別人構成不安,執法機關也有可能以遊蕩罪或類似罪名向變裝者提出告訴。

各地法令[編輯]

 新加坡[編輯]

新加坡法律曾經以當今社會兩性著裝習慣為規範訂立法律,並強制所有於其境內外出現或駐留的人士遵守,把「社會普遍習慣把男女衣著打扮風格作鮮明區分」的風氣貫徹硬性執行,例子有:

  • 規定男士頭側頭髮長度不得足以蓋住耳朵及膊[7],而在公眾場所亦時常有「長髮男子不受歡迎」等告示;
  • 規定男士不得穿著修裁標緻的衣衫裙子絲襪褲襪高跟鞋等「被視為屬於女性穿著」的服裝;
  • 規定男士不得佩戴耳環與任何標緻飾物等「被視為屬於女性佩戴」的飾物。

新加坡境內任何民眾儀容一旦未符合上述所有規定者即屬違法。

著名日本音樂大師喜多郎曾因為在新加坡機場辦理入境手續時留長髮,與新加坡政府對男士的儀容規範不符,就被拒絕入境,而其專場音樂會也因此被迫取消。[8][9]

 伊朗[編輯]

伊朗政府當局在2010年7月也頒布了男性人員的髮型指引,把留馬尾等長髮、 龐克髮型等男性人員予以法辦著令剪短。[10][11]

參考文獻[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