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和天皇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昭和天皇
第124代天皇
Bundesarchiv Bild 102-12923, Kaiser Hirohito.jpg
昭和天皇
在位期間
1926年12月25日-1989年1月7日
大正15年12月25日-昭和64年1月7日
時代
昭和
即位禮 1928年(昭和3年)11月10日,於京都御所
大嘗祭 1928年(昭和3年)11月14日15日
年號 昭和:1926年 - 1989年
首相
前任 大正天皇
繼任 明仁今上天皇

在位期間
1921年11月25日1926年12月25日
大正10年11月25日-大正15年12月25日
天皇 大正天皇
首相

出生 1901年4月29日
 日本東京府東京市赤坂區青山御所
崩御 1989年1月7日(87歲)
 日本東京都千代田區吹上御所
大喪儀 1989年(平成元年)2月24日,於新宿御苑
陵墓 武藏野陵
御名 裕仁
1901年(明治34年)5月5日起名
別名 攝政宮
幼稱 迪宮
若竹
父親 大正天皇
母親 貞明皇后
皇后 香淳皇后
継宮明仁親王
義宮正仁親王
照宮成子內親王
久宮祐子內親王
孝宮和子內親王
順宮厚子內親王
清宮貴子內親王
首都 東京
皇居 宮城、皇居
榮典 大勲位菊花大鏈章
學歴 東宮御學問所
副業 生物學者
簽名 昭和天皇的簽名

昭和天皇日語昭和天皇しょうわてんのう Shōwa Tennō;1901年4月29日-1989年1月7日)是日本第124代天皇(1926年-1989年在位),本名裕仁日語裕仁ひろひと Hirohito),為現任天皇明仁父親。出生時稱號為迪宮日語迪宮みちのみや Michi no miya),徽印印號若竹日語若竹わかたけ Wakatake)。

裕仁在大正十年(1921年)因父親大正天皇患病而出任攝政,大正十五年(1926年)繼位,以《尚書》中「百姓昭明,協和萬邦」一句改元昭和。其在位期間經歷第二次中日戰爭第二次世界大戰,戰後依照新憲法失去政治上的實權,以作為日本國家與國民象徵而存在。除了神話中的天皇之外,他是歷代天皇中在位時間最長及享壽最高者,也是現時全球在位時間第二長的國家元首(最長為泰王蒲美蓬·阿杜德)。

生平[編輯]

1902年手舉旭日旗的迪宮裕仁親王
昭和3年(1928年)登基大典時的昭和天皇

家庭[編輯]

大正十三年(1924年)與久邇宮邦彥王長女良子女王(香淳皇后)結婚,育有2男5女。

1936年的皇室家族
(122)明治天皇
 
(123)大正天皇
 
(124)昭和天皇
 
(125)今上天皇
 
皇太子德仁親王
 
 
 
 
 
 
 
 
 
 
 
 
 
 
 
 
 
 
 
 
 
 
 
 
 
 
 
 
 
 
 
 
 
 
 
秩父宮雍仁親王
 
 
常陸宮正仁親王
 
 
秋篠宮文仁親王
 
悠仁親王
 
 
 
 
 
 
 
 
 
 
 
 
 
 
 
 
 
 
 
 
 
 
 
 
 
 
 
高松宮宣仁親王
 
 
寬仁親王
 
 
 
 
 
 
 
 
 
 
 
 
 
 
 
 
 
 
 
 
 
 
 
 
 
 
 
三笠宮崇仁親王
 
 
桂宮宜仁親王
 
 
 
 
 
 
 
 
 
 
 
 
 
 
 
 
 
 
 
 
 
 
 
 
 
 
 
 
 
 
高圓宮憲仁親王
 


東宮行啟[編輯]

騎兵隊於臺灣總督府前迎接攝政皇太子

1923年4月16日,應臺灣總督田健治郎邀請以皇太子身分搭乘軍艦「金剛號」來臺灣訪問12天,以特造的台鐵花車作為交通工具,行程遍及基隆臺北新竹臺中臺南高雄澎湖等地。駐臺日籍官員嚴陣以待,建立歡迎牌樓,在南北各地興建豪華行館,例如「金瓜石太子賓館」、「陽明山草山行館」、「菁桐太子賓館」、「高雄壽山館」、「角板山太子賓館」等,這些行館及其造訪之地,都受到妥善的保存及維護。[4][5][6]惟壽山館已遭拆除,遺址位於今國立中山大學校內範圍。

早期統治[編輯]

1926年,裕仁登上皇位。當時日本正日益民主化,於是裕仁採用昭和作為年號。儘管年號中包含和平的含義,但日本卻很快地走上了軍事擴張之路。隨著1927年一場銀行大危機,新上任的日本首相田中義一開始在中國東北擴張日本的軍事勢力。裕仁致力於履行自己立憲君主的職責,很少過問內閣的政策,但他既不贊成也不反對擴張主義。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極端民族主義者鼓吹對天皇要絕對服從,反對立憲民主制。但他無法駕馭軍國主義分子,為日後戰爭爆發埋下了隱患。

1929年的經濟大蕭條進一步促進了日本軍國主義擴張主義的政策。1931年日本侵略中國東北後,在那裡建立了「滿洲國傀儡政權。30年代,極端民族主義分子製造了一系列政治暗殺事件。1932年5月15日犬養毅首相遭暗殺,標誌著政黨領導的內閣之結束和日益為軍隊控制的官僚內閣之開始。這個獨裁體制要求學校講授絕對的愛國主義,他們強迫大學開除具有民主思想的教授。

1936年2月26日,「皇道派」極端狂熱的法西斯主義少壯派軍官發動的「二二六兵變」,在裕仁的嚴令下被鎮壓,結果是日本軍部內部的「統制派」獲勝而結束,軍部控制了政府、日本中央政府過去難以控制的日本軍隊。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統治[編輯]

1938年檢閱陸軍的裕仁

1937年,中日戰爭開始,日本很快吞併了大部分東亞地區,使其加入「共榮圈」。裕仁被指責同意導致這場戰爭對外政策,並批准東條英機納粹德國希特勒義大利墨索里尼結成法西斯主義軸心國,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亞洲戰場戰爭,侵略中國等國家。有人認為,在政府決定加入戰爭這件事上,裕仁作了正式批示。根據他對憲法理解,他有義務支持內閣通過政策。

1940年3月30日,日本參謀本部聲言「如本年內中國事變仍不能解決,則自1941年初開始,自動撤兵」[7]。6月,裕仁批准參謀本部《加速執行南進政策》,假如英、美干預,「就不惜與美一戰」[8]。7月30日,裕仁正式批准近衛內閣「南進」國策和建立「大東亞共榮圈」基本政策[9]。裕仁說:「海軍希望在更遠的地方大幹一場之前,必須解決中國事變;……陸軍想要立即南進,以補救他在中國的失敗。」[10]

1941年12月7日,日本突然襲擊美國夏威夷群島珍珠港海軍基地。翌日,裕仁頒布《對英美兩國宣戰詔書》,致使美國及其盟國加入對日戰爭,開啟太平洋戰爭序幕。

1945年8月,美國向日本投下兩顆原子彈後,裕仁被要求參加戰時最高國務會議特別會議,以考慮和討論美國及其盟國提出投降條件。裕仁和當時首相鈴木貫太郎主張日本投降。由於委員會中政治和軍事成員就是否投降無法達成一致意見,首相要求天皇做最後決定。裕仁同意投降接受波茨坦公告,其中「無條件投降」暗含一個條件:不廢除天皇。8月15日,裕仁通過無線電廣播,史無前例地向日本民眾解釋投降原因。此段廣播被稱為「玉音放送」。使用大量漢語文言的《終戰詔書》,使很多日本平民無法具體理解廣播內容。

戰後的統治[編輯]

裕仁簽署日本國憲法,1946年
裕仁與尼克森[11],1971年
1950年,在實驗室進行生物學研究的昭和天皇
穿著禮服的昭和天皇和香淳皇后,1956年

戰後,包括蘇聯在內國家要求廢除天皇,並讓天皇接受戰犯審判,但是美國為防共產主義在亞洲散布,需要在亞洲建立一個非共產經濟強國,如果沒有天皇,日本國內社會必然動盪,因為日本長期推行神化天皇、效忠天皇教育,天皇已經成為多數日本人心中精神支柱,事實上當時在傳出可能審判天皇消息後,許多民眾寫信向盟軍官員表示無法接受,所以因美國策略需要,道格拉斯·麥克阿瑟上將、邦納·費勒斯英語Bonner Fellers准將等其他官員共同表示,裕仁對第二次世界大戰並不負主要責任。這一觀點得到日本人民極大歡迎。

1946年元旦,昭和天皇發布《人間宣言》,否定天皇神聖地位,承認自己與平民百姓一樣也是,並不是

美國佔領日本後,最高負責人道格拉斯·麥克阿瑟實際上掌控有日本統治權。在他干預下,1947年通過新的日本國憲法,使天皇這一最高統治者的位置變為了一個國家的象徵,而提出最高統治權歸人民所有,真正實行立憲民主。同年10月10日,首席檢察官紀南(Joseph B. Keenan)宣布,天皇和企業界都不用負擔戰爭責任。[12]

為了與憲法的變化相一致,戰後裕仁把自己打扮為一位民主的君主:與平民會面,允許皇族成員被拍照。他還訪問過災區,視察日本的戰後建設。(這次旅行可能為盟軍領袖所安排,因為當時一直有天皇可能被審判甚至處刑的傳言,安排天皇巡視災區正好可以安撫人心),皇太子明仁親王也打破傳統,和一位普通女性結婚而不是貴族家庭成員。1971年裕仁訪問西歐,1975年訪問美國,這是第一次以天皇的身份訪問外國。因為是海事類出身,裕仁對水產有許多研究,最後出版了「水母的書」為代表作。

逝世[編輯]

裕仁與隆納·雷根(1983年)

1987年9月22日,昭和天皇在消化系統問題持續數月之後接受了胰臟手術,其後被診斷出十二指腸癌。次年8月15日,靜養中的昭和天皇被日本陸上自衛隊的一架直升機從那須御用邸送至日本武道館出席1988年全國戰沒者追悼式,這也是昭和天皇最後一次出席全國戰沒者追悼式。9月19日,昭和天皇在吹上御所吐血,此後病情持續惡化且需不斷輸血,皇太子明仁也在此期間攝政。[13][14]日本社會亦開始「自肅」,停止公共娛樂活動或縮減娛樂活動的規模,婚宴等個人行為亦遭波及。[15]日本放送協會等媒體亦持續報導天皇病情。截至1988年12月,昭和天皇為當時世界上在位時間最長的君主。[16]

1989年1月7日早6時33分,昭和天皇在吹上御所駕崩,享年87歲。這一消息於當天早間7時55分由宮內廳長官藤森昭一宣布,NHK隨後於當天早7時57分播出黑底白字的「天皇陛下崩御」靜態字卡。[17]藤森亦公布了天皇患癌的詳情,而宮內廳在公布天皇死訊前從未向外界透露天皇患癌一事。[18]天皇駕崩後亦有數人殉死,其中1月7日當天,和歌山縣一名87歲男子[19]茨城縣一名76歲的原海軍少尉[20]相繼自殺

天皇駕崩當天,日本政府決定1月7日及其後的6天內為各自治地方的哀悼期,2天內為民間哀悼期,公共娛樂活動停止。[21]NHK部分電視劇因此停播一周,如晨間劇小純的加油歌日語純ちゃんの応援歌》,電視廣告亦在天皇駕崩後大規模停播。類似的臨時停播情況亦發生於1995年阪神大地震期間和2011年日本東北地方太平洋近海地震期間。[22]包括1988年度全國高等學校英式橄欖球大會日語全国高等学校ラグビーフットボール大会在內的體育活動亦因此中止或延期舉行。

駕崩後不久的天皇在1月7日至1月31日的時間段內被稱為大行天皇,而「昭和天皇」這一諡號於1月31日由海部俊樹公布。2月24日,昭和天皇的葬禮(大喪之禮日語大喪の礼)在新宿御苑舉行。包括西班牙國王胡安·卡洛斯一世、瑞典國王卡爾十六世·古斯塔夫、比利時國王博杜安一世、東加國王陶法阿豪·圖普四世、約旦國王海珊·本·塔拉勒、汶萊蘇丹哈桑納爾·博爾基亞、不丹國王吉格梅·辛格·旺楚克、盧森堡大公、聯合國秘書長佩雷斯·德奎利亞爾、美國總統喬治·赫伯特·沃克·布希、法國總統弗朗索瓦·密特朗、菲律賓總統柯拉蓉·艾奎諾、印尼總統蘇哈托、丹麥亨里克親王、英國菲利普親王、泰國王儲瑪哈·哇集拉隆功、中國外交部長錢其琛等在內的各國代表出席了葬禮。昭和天皇於當天下午被葬在八王子市武藏野陵[23]陪葬品達一百餘件,其中包括昭和天皇生前採集的貝類標本、生前愛用的顯微鏡等。[24]

昭和天皇與靖國神社[編輯]

1952年至1975年,昭和天皇曾八度參拜靖國神社[25]1978年,靖國神社合祀甲級戰犯之後,就不再去參拜。日本經濟新聞報導(2006年7月20日)從前宮內廳長官富田朝彥的遺物筆記中發現,昭和天皇曾向富田表示,他因為對合祀作法不悅,因此停止參拜。

前宮內廳長官富田朝彥遺物中,發現二十多本筆記留有昭和天皇語錄,其中於昭和天皇逝世前一年,1988年4月28日筆記中,記載有關昭和對靖國神社看法。

昭和天皇當時曾說「靖國神社的筑波宮司(祭司)處理合祀問題很慎重,但是換上松平慶民宮內大臣長子松平永芳擔任宮司之後,他完全不了解他父親愛好和平的想法,隨即決定合祀,所以從那之後就不再去靖國參拜,那是我的信念」。

筆記中也記載昭和天皇於當年4月29日生日記者會上,被詢問到對大戰看法,昭和說,怎麼說大戰都是最不好回憶。會後昭和對富田表示,被問到對戰爭感想時,我一心想表現出厭惡戰爭的心情。

但是資料統計,在戰爭時期昭和天皇18次參拜靖國神社。[26] 1944年4月25日,昭和天皇身穿軍服率領東條英機等人前往靖國神社,軍部將領列隊迎接。[27]

戰爭責任[編輯]

裕仁會見道格拉斯·麥克阿瑟,1945年

昭和天皇在位63年,是信史以來,在位時期最長日本天皇,也是一段經歷幾大動亂和變化時期。

對於昭和天皇爭議很多,有人認為他是日本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罪魁禍首,也有人認為他只是日本軍傀儡,並無實權。但是無可否認,他對軍部日益壯大視而不見,而且他有天皇權力可制裁不聽指示軍人,但他並沒有去制裁,而是樂觀其成。

裕仁有一句名言:「問題不在我們幹了什麼,而在於全世界對我們所幹的事情有什麼反應」。

由於東條英機受東京審判,許多人認為罪魁禍首是東條英機,然而東條擔任內閣總理大臣期間是1941年-1944年,任期僅3年,另一名被遠東國際審判法庭列為甲級戰犯名單之列的近衛文麿(1937、1940、1941三年任內閣總理大臣),被逮捕以前已在1945年12月16日在自宅住家中服毒(氰化鉀)自盡,因此未被受審。而日軍早在1931年九一八事變開始,侵略時間長達14年,然發動九一八事變的時任朝鮮軍司令官林銑十郎沒於1943年。

天皇權力來自大日本帝國憲法(又稱明治憲法),憲法第一條規定:「大日本帝國由萬世一系的天皇統治之。」明治憲法係基於天皇主權原理,由天皇總攬立法、司法、行政之統治權。此外,行政各部官制、陸海軍的統帥、宣戰的公布、條約的締結等,都屬於天皇大權。該憲法一直到二戰結束前從未更動。

明治天皇當權時期建立親任官制度就是為了鞏固天皇的統治權,明治憲法下高層文官武將,皆由天皇經親任式任命:文官如內閣總理大臣、樞密院議長、樞密院副議長、內大臣、國務大臣、特命全權大使、大審院長、檢事總長、行政裁判所長官、朝鮮總督、台灣總督等;武官如陸軍大將、海軍大將、參謀總長、軍令部總長、總軍總司令官、軍司令官、侍從武官長、東京警備司令官、聯合艦隊司令長官、艦隊司令長官……等;因此昭和天皇也擁有人事權。

918事變以來到二戰結束共23位皇族親王擔任皇軍高級將領,如伏見宮博恭王(元帥;海軍大將、海軍軍令部部長)、梨本宮守正王(元帥;陸軍大將)、閑院宮載仁親王(元帥;陸軍大將、參謀總長)、朝香宮鳩彥王(陸軍大將、上海派遣軍司令)、東久邇宮稔彥王(陸軍大將、一號作戰計劃北路日軍司令)、賀陽宮恆憲王(海軍中將)、秩父宮雍仁親王(陸軍少將)、閑院宮春仁王(陸軍少將)、伏見宮博義王(海軍大佐、第三驅逐隊司令)、高松宮宣仁親王(海軍大佐)、竹田宮恆德王(陸軍中佐)、三笠宮崇仁親王(陸軍少佐)等等,諸位親王的軍銜都是裕仁天皇親自授予的,他們是皇軍指揮官,都在權力核心。此外,東條上一任首相近衛文麿後陽成天皇12世孫,宮廷貴族五攝家之一,擁有公爵爵位,當過貴族院議長和三任首相,作為天皇傳統家臣已經有700多年歷史;其家世背景無疑是天皇親信,天皇既然能讓自己的皇族親信在國會、軍部擔任要職,那麼包括東條英機等鷹派人士的權位自然是天皇授予的。因此無論是軍隊還是國會,都是裕仁天皇掌權控制的。

918事變是軍部沒有取得天皇事先同意進行,一度引起日本國會反彈,但裕仁天皇的立場卻支持軍部的作為,11月5日,參謀總長從天皇那裏得到參謀總長可以決定和命令有關關東軍作戰行動部分權限委任,便利用這一委任命令權,把進攻錦州部隊於11月28日退回遼河以南。同年12月28日,關東軍事先得到天皇和參謀本部同意,再度發起錦州戰役。1932年1月3日,佔領錦州。1月8日,裕仁天皇對關東軍侵佔東三省大片土地的「功績」進行表彰:「曩者滿洲事變勃發,關東軍將士基於自衛之必要,果斷神速,以寡克眾,迅速完成芟伐,此後,凌艱苦,冒祁寒,蕩伐各地蜂起之匪賊,完成警備任務,或在嫩江齊齊哈爾地方,或在遼西、錦州地方,冒冰雪,勇戰力鬥,拔除禍根,宣揚皇軍威武於中外。朕深嘉獎其忠烈。爾將士等其各堅忍自重,以確立東亞和平之基礎,有厚望焉。」[28]

日本著名歷史學家井上清在其所著《天皇的戰爭責任》一書,對天皇發表嘉獎敕語解讀:這一敕語清楚地表明:裕仁的軍隊不管是擅自發動侵略戰爭也罷,擅自擴大戰爭也罷,只要取得成功,他就認為是應加讚賞的。[29] 原本國會抨擊軍部擅自進兵,卻因為天皇支持軍部態度作罷。由於受到天皇的稱讚,使得好戰軍官得到極大鼓勵。戰火從東北擴大到內蒙,延燒到上海。

1932年,上海發生128事變,日軍向閘北一帶中國駐軍發起進攻,駐防閘北的蔡廷鍇將軍頑強抵抗,導致日軍進攻失敗。裕仁天皇趁機於2月2日任命皇后的堂兄伏見宮博恭王為海軍軍令部總長。陸軍參謀總長由伏見宮的祖叔閑院宮載仁親王擔任,至此,陸海兩軍作戰事宜完全控制在皇室成員手中。此後激戰數日,日軍久攻不下,引起國際關注,裕仁唯恐西方列強干預,於是決定停戰防止事端擴大,天皇裕仁指示司令官白川義則道︰「在將中國第十九路軍從上海擊退之後,不要長追不捨,希望在3月3日國際聯盟大會召開之前能夠停戰。」戰後天皇裕仁同近臣談到上海事變時誇耀道︰「3月3日實現了停火。但這並不是依據參謀本部的命令,而是因為我已特地命令白川不得擴大事端。」 [30] 證明天皇對戰爭具有否決權。

1933年2月4日,陸軍參謀總長閑院宮載仁親王上奏提出作戰計畫,獲裕仁天皇批准。[31] 關東軍重啟戰端,出兵熱河,3月24日,關東軍副參謀長岡村寧次奉命回國向天皇報告熱河作戰情況。據岡村寧次回憶,天皇陛下「頗為熱心地聽取了我的上奏」[32]。戰事持續到5月31日簽定塘沽協定才暫時中止。

「事實上,日本天皇裕仁早在1935年就指令參謀本部策劃這場戰爭。1936年3月,即戰爭爆發前一年多之前,裕仁審核了已制定的計劃。該計劃,非常周密,甚至指出了將如何在馬可波羅橋(盧溝橋)畔尋釁。」[33]

1937年7月7日爆發七七事變,根據支那事變畫報創刊號報導,參謀總長閑院宮載仁親王於7月11日下午7點35分再度赴葉山皇室離宮,就有關北支事變(七七事變)統帥事宜向天皇呈奏。同日8點44分抵達逗子車站返回東京。[34]

裕仁在1937年8月5日公然違反國際戰爭法規,命令軍隊對待中國俘虜不必遵守國際法。[35]

1937年11月,皇族成員朝香宮鳩彥王代替生病的松井石根擔任上海派遣軍司令,並指揮12月2日到6日攻打南京的戰役。朝香宮鳩彥王頒布了「殺掉全部俘獲人員」的命令,釀成了慘絕人寰的南京大屠殺[36][37]

裕仁對參與屠殺暴行的高級將領予以嘉勉。1938年2月12日,朝香宮回國復命,裕仁就在皇宮接見並對他屠城「戰績」大加讚賞,特賜雕有日本皇室菊花紋徽銀質花瓶一對,以示褒獎且因「戰績」恢復朝香宮皇室身份。他的軍銜也因屠殺「有功」而被晉陞為大將

裕仁天皇還公開表揚谷壽夫等主事南京大屠殺領導幹部,據1940年2月11日日本大阪朝日新聞報導,谷壽夫、中島今朝吾、牛島滿、草場辰巳、佐佐木到一 等,因攻佔南京有功,獲得天皇恩賞綬勳。[38]

裕仁經常頒發勳章做為獎勵手段。象徵日本最高榮譽的勳一等旭日大綬章,在戰前多數頒發給右翼軍人,包括畑俊六林銑十郎松井石根板垣征四郎及川古志郎梅津美治郎土肥原賢二岡村寧次東條英機山本五十六永野修身等;以及主戰派大臣,例如近衛文麿荒木貞夫廣田弘毅重光葵小磯國昭東鄉茂德等,顯示裕仁天皇鼓勵侵略戰爭。

戰爭時期,裕仁天皇以大日本帝國皇軍大元帥身分,坐鎮大本營,聽取戰報,批准軍部或指示軍部行動,由軍部立案,參謀總長向天皇上奏。經過「御説明」「御下問」「奉答」流程,最後由天皇裁可,發佈大陸命大海令大陸指大海指等軍令指示皇軍作戰方向,這證明天皇擁有統帥權。[39][40] 1937年7月,裕仁授權使用化學武器第一號令:「適當時候可以使用催淚彈」。1938年,日本開始使用毒瓦斯、毒氣、細菌武器等國際上禁止的「細菌戰」,造成中國大量無辜人員的傷害。而這些武器首先必須取得天皇的許可,才能由參謀總長發出指令。據統計僅武漢戰役中,日本大本營批准使用毒氣375次,1939年5月,裕仁簽發「大陸命301號」,批准在東北邊境開展化學武器試驗,1940年批准在中國使用細菌武器,一直到1942年。[41]

根據《Khabarovsk War Crime Trials》一書提到,在蘇聯伯力受審的關東軍戰犯,陸軍軍醫中將梶塚隆二供稱,731部隊是奉天皇敕令建立的。[42][43][44] 甚至皇室成員也參與計畫,包括天皇的弟弟秩父宮、三笠宮親王,以及他的叔叔東久邇宮稔彥親王,其他皇室成員視察過瀋陽、長春、哈爾濱細菌戰實驗室。天皇表弟竹田恆德親王擔任關東軍首席主計官要職,掌握細菌部隊經費,並主管審批各支部訪問者,發通行證。當關東軍司令官參觀731實驗室時,竹田全程監護。謝爾頓·H·哈里斯著作死亡工廠一書分析,裕仁天皇在1926年繼承皇位前就對化學戰和細菌戰表現強烈的興趣,他不但是知名的海洋生物學者,他很早就迷上了帶病真菌、桿菌和各種培養研究,裕仁相信科學是實用工具,必要的戰爭手段,這種手段包括化學戰和細菌戰。[45]

裕仁天皇擔憂在戰場上對美軍使用生化武器會遭受更大報復,下令嚴禁對美軍使用生化武器,因此細菌戰只針對中國。[46]

裕仁1938年年底簽發實施無人區作戰的第241號《大陸命》,日軍開始毀滅作戰役,並且愈演愈烈,1938年後持續五年空襲的重慶大轟炸、1940年後對解放區實行的「反掃蕩」、發展成「燒光、殺光、搶光」的「三光作戰」,目的是「加強對敵人的封鎖,摧毀敵人繼續戰鬥的意志」,甚至「讓敵人將來再也無法生存」。據估算,在這些作戰中被殺害的中國非武裝人員在240萬以上。[47][48]

1946年(昭和21年)5月,裕仁天皇用廣播呼籲「克服糧食短缺問題」。

大日本帝國憲法第13條規定:天皇得以宣戰、媾和及締約。裕仁天皇也曾行使權力宣戰,珍珠港事變隔日裕仁頒布對美英兩國宣戰詔書[49],下令日軍全力進攻。 裕仁也是太平洋戰爭決策者。早在1941年7月2日御前會議通過的《伴隨形勢發展的帝國國策綱要》(情勢ノ推移ニ伴フ帝國國策要綱)以及9月2日御前會議通過的《帝國國策遂行要領》,[50] 已經確定對英美開戰。御前會議是指天皇、內閣總理大臣、國務大臣、軍部高層共同參與的會議。當時首相是裕仁親信近衛文麿,因此將太平洋戰爭責任由東條英機一人承擔並非事實,東條英機執行的是裕仁預先制定的作戰方針。

1943年後期,盟軍逐步收復失土,日軍戰況失利,節節敗退;研究顯示裕仁天皇鼓勵軍民以自我犧牲的方式捍衛國土。[37] 例如塞班島戰役,島上軍民捨命頑抗,戰鬥至彈盡糧絕仍不投降,未戰死的軍民最後高呼「天皇陛下萬歲」跳崖。戰後,自殺地點因此被命名為萬歲崖。軍部大本營擔憂全軍覆沒會打擊士氣,於是美化宣傳殉國行為,打著「一億總玉碎」、「七生報國」的口號,意指全國人民都能為天皇犧牲,戰場各地日軍受到感召,紛紛響應玉碎行動,令盟軍遭受巨大的損失。

1944年7月18日,東條英機被迫承擔挑起太平洋戰爭責任辭職,交出軍政大權,政治生涯結束。東條下台後,日軍抵抗反而更加猛烈;神風特攻隊登上歷史舞台,他們是絕對效忠天皇的死士,傳聞隊員在行動前喝下天皇御賜的御前酒,高呼天皇陛下萬歲,向盟軍發動自殺攻擊。由此可見,日軍瘋狂行為不是由東條英機一個人獨裁主導。

日本投降時尚有兵力720萬。他們在裕仁一聲令下迅速撤軍、棄械、繳械、交割佔領地和移交主權給盟軍,鮮少有抗命的情形出現,由此足見裕仁天皇才是皇軍最具有號召力和公信力的實質領導者。日本投降後,中國英國蘇聯澳大利亞紐西蘭等國都將裕仁列為日本頭號戰犯英國首相艾德禮蘇聯人民委員會主席史達林分别致電麥克阿瑟,要求嚴懲戰爭罪犯裕仁天皇,建議經公審後絞死

麥克阿瑟考慮到為了在遠東扶植與共產黨俄國進行冷戰的盟友,並且一個因審判處決天皇而陷入混亂的日本不利於美國的利益,而天皇制度能起到凝聚日本保守反共勢力的作用,因此麥克阿瑟本人支持放棄追究天皇的戰爭責任,就此給當時的美國總統杜魯門急電報告:

日本國民……對日本天皇崇敬備至,已達百餘年之久。在太平洋戰爭中,少數軍國主義分子曾以此作為煽動民族主義的狂熱手段,號召為天皇而自我犧牲。而戰後日本國民對裕仁天皇的崇拜有增無減,視如國神。我認為,如果對裕仁天皇公審處決,必將使全日本國民信仰的支柱徹底崩潰,甚至在日本全國引起反對盟國的瘋狂騷亂和暴動。處決裕仁為日本舉國所不容,我們重建和改造日本的前途則不堪設想,結果可能是歷史的悲劇。

因而,我本人作為盟國駐日本國的全權代表,出於對日本國未來命運的考慮,決定對裕仁天皇免予戰爭責任的起訴。

如果盟國決定逮捕和作為戰犯處決天皇,那麼駐日盟軍統帥部將需要增援100萬作戰部隊……

華盛頓很快回電同意麥克阿瑟的意見,於是麥克阿瑟頒布了盟軍總司令部第一號令:

出於對日本前途和國民信仰的考慮,盟國決定對日本天皇裕仁不予追究發動戰爭的責任,不予起訴和逮捕。今後裕仁的人身地位和人身自由,應與其他日本國民同樣受到憲法的保護。

日本宣佈投降時仍保有720萬兵力,是美國與盟國顧慮主要原因之一,[51] 最後,不但天皇免於審判,連同23名擔任高級將領的皇族親王也受到保護,全體不起訴。

天皇傀儡論並無具體證據,何人參與控制天皇、脅迫天皇、恐嚇天皇、威脅天皇乃至奪走天皇權力,相關人事物,時間、地點全都交代不清;在當時的時空背景,天皇的權威達到巔峰,皇軍們願意為天皇死戰,民間將天皇視之為國神,任何對天皇不敬的行為或言論根本難以在日本社會生存,皇軍將領的人物傳記均未見有誰不利於天皇。1947年,東條英機接受東京審判時證言:「日本臣民若違背陛下(天皇)的意志不可能做任何事,何況是政府高官。」[52]

教科書和官方對天皇戰爭責任隻字未提。根據麥克阿瑟回憶錄,日本天皇到東京赤坂美國駐日大使館,與盟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將軍舉行秘密會談,裕仁曾說過:「我願負發動戰爭的所有政治決定和軍事行動的完全責任,這次拜見是為接受各國審判而來。」日本外務省2002年10月17日公開了日本二戰投降後裕仁天皇與盟軍司令麥克阿瑟首次會見的官方記錄,其中並無後者在記憶錄中所寫的天皇自稱要承擔戰爭責任;2003年日本文藝春秋月刊7月號刊登由裕仁天皇草擬的謝罪詔書草稿[53] 證實裕仁天皇曾經有認罪意圖。日本麗澤大學教授松本健一認為,由於擔心在官方記錄中留下談及戰爭責任的部分將會在裁判中遭追究,官僚或者侍從可能從記錄中刪除了相關內容。[54]

英國廣播公司BBC)製作的二戰題材的紀錄片《揭秘裕仁天皇》片中描述天皇是逃脫審判的戰爭頭目,引起日本社會譁然。儘管日本對BBC施加了強大壓力,要求BBC立刻停止製作該紀錄片,但節目仍2005年播出。而1988年9月21日的《太陽報》在報導裕仁病危的消息時使用了「地獄正等待這位萬惡的天皇」這一標題,稱裕仁至死未因戰爭責任受到應有的懲罰,該報導與英國另一小報《每日星報英語Daily Star (United Kingdom)》對裕仁病重一事的詛咒性報導引發了日本政府對英國方面的抗議。[13]

軍國主義的後遺症[編輯]

二戰期間美國的一些宣傳海報上將希特勒、墨索里尼和裕仁並稱「三個惡棍」

裕仁天皇生前從未因戰爭行為公開道歉,僅在接見韓國總統時表示「遺憾」,而未釐清責任歸屬。天皇的態度助長右翼份子的氣焰,日本軍國主義狂熱者至今仍為了捍衛天皇名譽採取激進手段,1990年長崎市長本島等公開表示裕仁天皇應該負戰爭責任,遭到右翼人士槍擊重傷入院。[55]

效忠日本天皇是日本右翼人士或親日右翼人士最高思想原則,是絕不動搖的基礎信念,是無庸置疑的。然而右翼人士卻將東條英機為首戰犯視為民族英雄,積極鼓吹日本官員前往靖國神社參拜,[56] 這與「天皇傀儡論」形成巨大矛盾。右翼份子對於大東亞戰爭歷史研究透徹,他們深度了解、熟悉有關東條英機等軍國主義人物傳記,他們並沒有發現東條英機等人企圖不軌。合理推定,正因為東條英機等戰犯是對天皇忠心耿耿的忠臣,為天皇犧牲生命,背負罵名,才換來右翼人士的同情與崇拜。

由於裕仁天皇宣佈終戰而非戰敗,導致為數不少的右翼人士堅持日本沒有戰敗,沒有分出勝負,只是暫時終止戰爭;此觀點獲得官方認同,間接打擊日本國內的反省聲浪。右翼份子更進一步將侵略行為合理化,形容「大東亞聖戰」是一場反抗白人的戰爭,印度、印尼、越南、菲律賓等國能脫離西方殖民統治獨立建國是日本的功勞。

二戰後日本國內對天皇戰爭責任的反思[編輯]

日本立教大學訪問學者保阪正康認為天皇有戰爭責任:「即使天皇僅是一枚橡皮圖章,但他是唯一處在對軍隊有發言權地位的人。而且在現實中,許多人都是高喊著『天皇萬歲』才敢於獻出生命的。」

日本亞洲史檔案中心高級研究員牟田昌平認為,日本國內如今對如何看待侵略歷史存在分歧的部分原因在於昭和天皇的戰時責任在戰後沒有被清算:「德國希特勒義大利墨索里尼。但日本缺少一個與之匹配的人物」,「這可能部分是因為日本的民族特性——日本人習慣於避免把個人應該承擔的責任明確化。」

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大江健三郎等7人組織九條會,日本左翼作家加藤周一說:「我看到以愛國主義之名犧牲如此多的價值,特別是人的生命——個人被要求在戰爭中為了天皇而犧牲自己。真是太可惡了!」而武士社會也有著「主君的過失即是臣下的過失的慣例」,臣下會替主君去承擔責任。

天皇日記副本被發現[編輯]

已故昭和天皇侍從小倉庫次,其後擔任東京都立大學法經系主任,他在二次大戰時期所寫長達600頁日記副本被發現,並刊登在《文藝春秋》4月號上。文中記載裕仁自1939年至1945年期間,未曾對公眾發表的言論,包括他曾說「滿洲事變令人飽嘗痛苦」。日軍1937年全面侵華。3年後,天皇已經開始暗地埋怨,低估中國軍力:「每個人都對戰爭判斷錯誤,特別是陸軍的專責部門應儘快結束戰事,並在未來10年重整國防軍力。」1941年,裕仁甚至暗自批評當時首相近衛文麿:「大東亞戰爭開始前我已十分憂心,近衛在任時,好像毫無準備便帶領我們進入戰爭,東條英機接任後我們才真的準備好。」

評價[編輯]

美國哈佛大學教授比克斯用了十年撰寫了《裕仁與現代日本的塑造》,他在書中披露,是裕仁下令包圍南京,裕仁天皇雙手染滿血腥,但在戰後卻因美日包庇,絲毫未受到調查與控訴。[57]

參考資料[編輯]

  1. ^ 賀柏特.畢克斯(Herbert P. Bix)裕仁天皇(Hirohito and the Making of Modern Japan),中文版林𣵚貴譯,台北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第572頁
  2. ^ 同上,第577頁
  3. ^ 同上,第578頁
  4. ^ 沒有到不了的地方 跟著元首去觀光,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5. ^ 「次高山」的命名經過, 國史館臺灣文獻館
  6. ^ 裕仁太子金剛號, 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
  7. ^ 包滄瀾《日本近百年史》下,頁295。
  8. ^ 池信高《日本決定開戰:1941年決策會議記錄》,頁51。
  9. ^ 木戶幸一《木戶幸一日記》,東京,1966年日文版,頁812-813。
  10. ^ 同上,頁812-813。
  11. ^ 當時在裕仁訪問歐洲途中的經停點安克雷奇國際機場會面
  12. ^ 賀柏特.畢克斯(Herbert P. Bix)裕仁天皇(Hirohito and the Making of Modern Japan),中文版林𣵚貴譯,台北,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頁530。
  13. ^ 13.0 13.1 Ailing Emperor's Condition Unchanged. 洛杉磯時報. 1988-09-23 [2014-07-02]. 
  14. ^ Hirohito's Condition Deteriorates. 洛杉磯時報. 1988-10-20 [2014-07-02]. 
  15. ^ 1988年9月29日 朝日新聞「陛下ご闘病で自粛ムード 派手な服もダメ 市民生活にも広がる」
  16. ^ Hirohito Enters 63rd Year of Reign. 洛杉磯時報. 1988-12-26 [2014-07-02]. 
  17. ^ NHK播報日本昭和天皇死訊. 土豆. 
  18. ^ Hirohito Dies, Ending 62 Years as Japan's Ruler. 洛杉磯時報. 1989-01-08 [2014-07-02]. 
  19. ^ 1989年1月8日 讀賣新聞「昭和天皇崩御 『お供』と87歳男性が後追い自殺/和歌山」
  20. ^ 1989年1月9日 毎日新聞「『一兵士としてお供』と昭和天皇の後追い自殺-茨城」
  21. ^ 1989年1月7日 読売新聞「歌舞音曲控えて 協力要請を閣議決定/天皇陛下崩御」
  22. ^ NHK電視台恢復早間劇大河劇 3月19日正式播出. 騰訊娛樂. 2011-03-19 [2014-07-23]. 
  23. ^ The Funeral Of Emperor Hirohito : Last Rites For An Emperor. 洛杉磯時報. 1989-02-24 [2014-07-02]. 
  24. ^ 1989年2月23日 讀賣新聞「『昭和天皇』副葬品明らかに ご採集の貝標本、大相撲番付表、ご愛用顕微鏡」
  25. ^ 同上,頁551。
  26. ^ 【天皇陛下、皇太子殿下の靖國神社御親拝】. 
  27. ^ 昭和天皇陛下 靖國神社 御親拝. 
  28. ^ 満州事変ニ際シ関東軍ニ賜ハリタル勅語. [1932年]. 
  29. ^ 《裕仁天皇傳》. [2011年]. 
  30. ^ 昭和天皇獨白録-04(上海事件の纏め). 
  31. ^ 満州事変以後の昭和天皇の言動. [2010年]. 
  32. ^ 稻葉正夫《岡村寧次大將回憶錄》,1972年
  33. ^ 戴維·伯格米尼(David Bergamini)《日本天皇的陰謀》(Japan's Imperial Conspiracy)英文版,Morrow出版,1971年,頁48-49
  34. ^ 日本人眼中七七事變. [2005年]. 
  35. ^ Akira Fujiwara, Nitchû Sensô ni Okeru Horyo Gyakusatsu, Kikan Sensô Sekinin Kenkyû 9, 1995, p. 22
  36. ^ Chen, World War II Database
  37. ^ 37.0 37.1 David Bergamini, Japan's imperial Conspiracy, 1971
  38. ^ 南京大屠殺~ 下卷: 以血洗血. 
  39. ^ 大陸命. 
  40. ^ 大海令とは. 
  41. ^ 裕仁天皇的戰爭責任與天皇制的問題. [2005年]. 
  42. ^ 731部隊と天皇. 
  43. ^ 天皇的殺人工廠 日本擁有細菌武器. [2005年]. 
  44. ^ 731部隊細菌戦國家賠償請求訴訟. [2002年]. 
  45. ^ 《日本天皇裕仁與細菌戰》. [2005年]. 
  46. ^ 美國華人學者:裕仁天皇的侵華戰爭責任不容抹殺. [2005年]. 
  47. ^ 訴 狀 - 重慶大爆撃訴訟. [2008年]. 
  48. ^ 日本老兵:天皇下令推行「三光政策」. [2009年]. 
  49. ^ 對英美兩國宣戰詔書. 
  50. ^ 帝國國策遂行要綱の採択. 
  51. ^ 二次世界大戰中的台灣. 
  52. ^ 「天皇不起訴」に至る経緯. 
  53. ^ 謝罪詔書草稿. 
  54. ^ 天皇二戰謝罪書草稿重見天日. 
  55. ^ 長崎市長拜票 車站前遭狙殺. 
  56. ^ 日右翼稱不參拜靖國神社就不是日本人. 
  57. ^ 《日皇裕仁的战争责任:下令包围南京 对屠杀很清楚》. 中興. 鳳凰網. [2011年10月12日] 簡體中文. 

書籍文獻[編輯]

  • 《現代史資料·7·滿洲事變》,三鈴書房,1965年,第337頁
  • 《天皇的戰爭責任》井上清,商務印書館,1983年,第69頁。
  • 《昭和天皇獨白錄》(中譯本),《世界史研究動態》,1991年第8期。
  • 《Bergamini, David. Japan's Imperial Conspiracy》. William Morrow. 1971
  • 《Factories of Death: Japanese Biological Warfare》.Sheldon H. Harris 1994(第232頁~第238頁)
  • 《Khabarovsk War Crime Trials》 日譯(ハバロフスク裁判)1950
  • 《Hirohito and the making of modern Japan》. Herbert P.Bix.2001
昭和天皇
大和王朝
出生於: 1901年4月29日
統治者頭銜
前任:
大正天皇
日本天皇
1926年12月25日-1989年1月7日
繼任:
明仁
今上天皇
官銜
空缺期
前一位相同頭銜:二條齊敬
攝政
1921年11月25日-1926年12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