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價值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哲學人文科學上,普世價值英語universal value)泛指那些不分領域,超越宗教國家民族,只要本於「理性」與「良知」皆為所有或幾乎所有的人們認同之價值、理念。現、當代的人類文明:「人們普遍認同的價值包括人權、自由、平等、民主、憲政、博愛等理念;普遍不認同君權、奴役、階級、專制、暴政、仇恨等理念」。中國新文化運動的第一人、國學大師、哲學家、紅學家、教育家胡適之認為:「我覺的世界上二、三百年來有一種公開的趨向,朝科學民主這個方向上走……」

普世價值的定義[編輯]

人類普遍認可的共同價值。有益的事物就有價值,對人類普遍有益的事物就是普世價值。普世價值也叫普適價值。普世價值涉及到兩重含義。

第一,為大家所「發現」的普世價值。賽亞·柏林(Isaiah Berlin)的定義是「普世價值……是那些被很多人在絕大多數地方和情況下、在幾乎所有的時間里、實際上共同認可的、無論是否在他們的行為中明確表現出來的價值……」。[1]

第二,為所有人有「理由」相信的普世價值。阿馬蒂亞·森(Amartya Sen)認為當莫罕達斯·甘地認為「非暴力」是普世價值時,他主張所有的人都有理由相信非暴力的價值,並非所有的人目前正在相信非暴力的價值。[2]許多不同的東西都被認為是普世價值,例如繁殖後代[3]、對快樂的追求[4]民主[5]等。

關於是否存在普世價值、如果存在的話什麼是普世價值的問題跨越了包括心理學政治學哲學在內的一些領域。

哲學的思考[編輯]

哲學上對普世價值的思考主要集中在價值論價值觀上,但在倫理學美學政治哲學中也起到重要作用。

倫理學的思考[編輯]

歸結主義英語Consequentialism)認為只有產生具普世價值結果的行為才是正確的行為。[6] 功利主義認為,快樂痛苦是唯一具有普遍意義上內在價值的事物。

心理學的思考[編輯]

施瓦茨(Shalom H. Schwartz)與一些心理學同事們對普世價值進行了實證研究,調查普世價值是否存在,如果存在的話,又是哪些。施瓦茨定義的「價值」是那些「影響人們選擇行為和評價事件方式的令人嚮往的觀念」。[7]他假說的普遍價值將涉及到三個不同類型的人類的需要:生理需求,社會統籌的需要,以及與福利和群體生存相關的需求。包括在44個國家對不同文化的超過25000人問卷在內的一系列的研究,施瓦茨的結果是,存在著十種不同類型的56種具體的普遍價值:[8]

  • 安全:強壯的肉體以避免疾病和天敵的傷害以及更高效地獲取物質、繁殖後代。清潔,家庭安全,國家安全,社會秩序的穩定,報恩,健康,歸屬感。
  • 享樂:擁有生存必需的物質,如食物和財富,作為快樂享受生活的保障。
  • 權力:權威,領導地位,主導地位。
  • 成就:成功,能力,雄心,影響力,智慧,自尊。
  • 刺激:大膽刺激的行為,多樣的生活,精彩的生活。
  • 自主:創造力,自由,獨立,好奇心,選擇自己的目標。
  • 普世性(道德):博大胸懷,才智,社會公正,平等,和平,美麗,與自然的融和,對環境的保護,內心的和諧。
  • 慈善:樂於助人,誠實,寬容,忠誠,責任,友誼。
  • 傳統:生活中的自我定位,謙讓,虔誠,尊重傳統,平和。
  • 社會整合:自律,服從。

施瓦茨還測試了「靈性」這個類型,也就是「生命的意義」,但發現並不具有普世性。[9]

政治學和法學的思考[編輯]

政治學和法學的思考主要集中在更高法律規則英語rule according to a higher law)及其衍生開的一些其他概念。更高法律規則意為只有當公平、道德和公正這些更高原則獲得滿足後,法律才可以被執行。[10]在法律實踐上,更高法律規則是通過法治英語rule of law)和法治國德語Rechtsstaat)的概念體現出來。法治可分為狹義法治和實質法治;狹義的(英語formal)法治認為法治本身並不提供「公正」,但為人們提供一個尋求公正的法律框架和程序;實質的(英語substantive)法治擴展了狹義的概念,包括某些與此相關的包括自由、人權和民主在內的個人實質性權利。[11]實質法治的這個擴展則在法理上承認天賦人權,也為憲政國家的憲法最終包括人權法案建立了法理依據。儘管在學術界狹義法治比實質法治獲得更廣泛的認可,但在各國的法律實踐上,憲政國家的憲法普遍包括了人權法案,因而實質法治得到事實上的廣泛的確認。

憲政是西方政治思想史上一種主張以憲法體系約束國家權力、規定公民權利的學說、理念和政治實踐。這種理念要求政府所有權力的行使都納入憲法的軌道,並受憲法的制約,使政治運作進入法律化理想狀態。憲政是民主制度的基礎和保障,同時也是對民主政治的制衡。傳統上,憲政本身並不直接涉及到政府是否通過民主選舉產生,但現代憲政理論往往與民主的概念密不可分,並成為民主的必要條件。另一方面,法治是憲政的基礎,沒有法治也就沒有憲政。[12]自由、人權和民主正是通過憲政和法治被認為是普世價值。相較之下,共產主義被信仰者認為是絕對真理,但一般不會用普世價值來稱呼它,亦鮮有人認為其為普世價值。

爭議[編輯]

最基本的爭議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是否存在普世價值,其中以道德普遍主義道德相對主義之爭具代表性。

第二類爭議是哪些該算作普世價值,比如,有人認爲叢林法則自然競爭也應該算作普世價值的一部分(有人認為其為普遍原則但不是普世價值)。宗教界人士則認爲神學觀點也是普世價值的一個組成部分,有人則認為其為絕對真理(就信仰者而言),但不是普世價值(相對於民主等非宗教概念而言)。

中國大陸學界在普世價值是否存在、普世價值的存在基礎及普世價值的內涵這些問題上尚有爭議。

參考書目[編輯]

索引[編輯]

  1. ^ Jahanbegloo 1991, p. 37
  2. ^ Sen 1999, p. 12
  3. ^ Bolin & Whelehan 1999
  4. ^ Mason 2006
  5. ^ Sen 1999
  6. ^ Pettit 1996, p. 303
  7. ^ Schwartz & Bilsky 1987, p. 550
  8. ^ Schwartz 1994
  9. ^ Schwartz 1992
  10. ^ West's Encyclopedia of American Law (in 13 volumes), 2nd Ed., edited by Jeffrey Lehman and Shirelle Phelps. Publisher: Thomson Gale, 2004. ISBN 0787663670.
  11. ^ Craig, Paul P. Formal and substantive conceptions of the rule of law: an analytical framework. Public Law. 1997: 467. 
  12. ^ Philip P. Wiener, ed., "Dictionary of the History of Ideas: Studies of Selected Pivotal Ideas", (David Fellman, "Constitutionalism"), vol 1, p. 485, 491-92 (1973-74) ("Whatever particular form of government a constitution delineates, however, it serves as the keystone of the arch of constitutionalism, except in those countries whose written constitutions are mere sham. Constitutionalism as a theory and in practice stands for the principle that there are—in a properly governed state—limitations upon those who exercise the powers of government, and that these limitations are spelled out in a body of higher law which is enforceable in a variety of ways, political and judicial. This is by no means a modern idea, for the concept of a higher law which spells out the basic norms of a political society is as old as Western civilization. That there are standards of rightness which transcend and control public officials, even current popular majorities, represents a critically significant element of man's endless quest for the good life.")

相關條目[編輯]

參見[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