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自清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朱自清
{{{name}}}
性別
原名 自華
國籍  中華民國
出生 1898年11月22日(1898-11-22)
 大清帝國江蘇東海縣
逝世 1948年8月12日(49歲)
 中華民國北平
職業 文學家詩人
種族 漢族
語言 漢語英語
配偶 原配:武鍾謙
續弦:陳竹隱
子女 朱邁先
研究領域 文學教育學
學歷
經歷

清華大學中國文學系主任

朱自清(1898年11月22日-1948年8月12日),原名自華,字佩弦,號秋實。原籍浙江紹興,生於江蘇東海,長大於江蘇揚州,故稱「我是揚州人」。現代中國著名詩人、散文家、學者,所著合編為《朱自清全集》。

生平[編輯]

朱自清在北京大學畢業,曾任清華大學中文系教授、系主任。

1898年,生於江蘇省東海縣,原籍為浙江紹興,因其世代居住於揚州,自稱揚州人,本名自華,後改名自清。

1916年,考入北京大學預科,翌年,升大學部哲學系,積極參加五四運動,,奉父母之命與揚州名醫武威三的女兒鍾謙結婚。

1917年,家庭經濟困頓,為惕勵自己不隨流俗合污,改名自朱自清與葉聖陶清。「自清」出自《楚辭·卜居》:」意思為廉潔正直使自己保持清白。字佩弦,因朱自清自感性情遲緩,感於《韓非子》中「董安於之性緩,故佩弦以自急」之語,乃字「佩弦」以自警策。

1919年,開始寫作新詩,處女作為《睡吧,小小的人》而後收錄於《雪朝》

1920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哲學系,後任教於杭州第一師範,十一月,文學研究會正式成立,其為早期會員之一。

1922年,與俞平伯,葉盛陶,劉延陵創辦《詩》月刊,為新詩運動以來最早的詩刊,辦七期即停刊。

1923年,開始寫作散文,處女作《槳聲燈影裡的秦淮河》一發表及獲好評,周作人曾讚譽為〔白話美術文的模範〕。

1924年,出版詩和散文集《蹤跡》。在思想和藝術上呈現出一種純正樸實的新鮮作風。其中《光明》《新年》《煤》《送韓伯畫往俄國》《羊群》《小艙中的現代》等,熱切地追求光明,憧憬未來,有力地抨擊黑暗的世界,揭露血淚的人生,描述著反帝反封建的革命精神,為初期新詩中難得的作品。

1925年,主編《我們的六月》出版,不久,便到清華大學任教,開始從事文學研究,創作方面則轉以散文為主,這是他一生服務清華大學暨學習研究中國古典文學的開始。

1928年,第一本散文集《背影》出版,集中所作,為個人真切的見聞和獨到的感受,以平淡樸素而又清新秀麗的優美文筆獨樹一幟。 

1931年,留學英國,進修語言學和英國文學。

1932年,與陳竹隱女士結婚。

1934年,《文學季刊》散文雜誌《太白》創刊,其為兩者之編輯人之一。

1935年,編輯《〈中國新文學大系〉詩集》並撰寫《導言》。出版散文集《你我》,這一時期,朱自清散文情致雖稍遜於早期,但構思的精巧、態度的誠懇仍一如既往,文學的口語化則更為自然、洗練。

1938年,到昆明,任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南開大學合併的西南聯合大學中國文學系主任,當選為中華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理事。在抗日戰爭中,不顧生活清貧,以認真嚴謹的態度從事教學和文學研究,曾與葉聖陶合著《國文教學》等書。 

1946年,主編新生報《語言與文學》副刊。

1948年,6月18日,他在《抗議美國扶日政策並拒絕領取美援麵粉宣言》上簽字。8月12日因胃潰瘍死於北平醫院,年五十一歲。

[1][2][3]毛澤東則在文章《別了,司徒雷登》中說朱自清是不吃美國救濟糧餓死的。而朱自清在日記中的記述並非缺少食物。[4]

散文風格[編輯]

朱自清散文結構嚴謹,脈絡清晰,簡樸平實,平淡自然,簡鍊委婉含蓄,描寫細緻生動,細膩傳神,綺麗纖細,善用比喻,有時則過於精細。朱自清善於言情,情感真摯動人,清新雋永,用活的口語。他又善於借景抒情,情景交融,富有詩意,絢麗多彩,情調與音韻和諧。

朱自清早期作品,以擅長寫景、抒情見長,如「槳聲燈影裏的秦淮河」、「背影」、「荷塘月色」,也有些作品著重於社會現狀的批評。

評價[編輯]

朱自清以散文聞名,其中藝術成就較高的是收錄《背影》、《你我》諸集裡的《背影》、《荷塘月色》、《溫州的蹤跡》之二的《綠》等抒情散文。朱自清的散文不僅以描寫見長,並且還在描寫中達到情景交融的藝術境界。他的寫景散文在現代文學的散文創作中佔有重要地位,他運用白話文描寫景緻最具魅力。如《綠》中,就用比喻、對比等手法,細膩深切地畫出了梅雨潭瀑布的質和色,文字刻意求工,顯示出駕馭語言文字的高超技巧。這些文字在他辭世之前就產生了較大的影響,形成了獨特的清麗風格。

李素伯說散文集《背影》給人以「芳香的迷醉」,郁達夫評價朱自清:「他的散文,能夠貯滿一種詩意。」而李廣田評價:「他的作品一開始就建立了一種純正樸實的新鮮作風。」

然而,也有不少人評論他的文章詞藻部分。例如葉聖陶說《荷塘月色》、《槳聲燈影里的秦淮河》、《匆匆》等文,「都有點做作,太過於注重修辭,不怎麼自然」[5]。這幾篇散文「論文字,平穩清楚,找不出一點差池,可是總覺得缺少一個靈魂,一種口語里所包含的生氣」[6]韓寒稱:「我從不覺得《荷塘月色》是哪門子好文章,為什麼編教材的置朱自清這麼多好文章不選偏選一篇堆砌詞藻華麗空洞的《荷塘月色》?」[7]洛夫也認為:「既空洞而又濫情。」

旅美學人夏志清則認為《荷塘月色》這些文字「『美』得化不開……讀了實在令人肉麻」,「其實朱自清五四時期的散文(《背影》可能是唯一的例外),讀後令人肉麻,那裡比得上琦君?」,「《背影》究竟不是韓愈的《祭十二郎文》,蘇軾的《前赤壁賦》這樣擲地有金石聲的好文章,用不著當它為中國散文的代表作來代代傳誦。」,至於《匆匆》、《荷塘月色》等名文則「文品太低,現在一般副刊上的散文(且不論名家的),調子都比《匆匆》高」,「即使最著名的《背影》,文中作者流淚的次數太多了……虧得胖父親上下月台買橘子那段文字寫得好,否則全文實無感人之處。」[8]

余光中表示「他的句法變化少,有時嫌太俚俗繁瑣,且帶點歐化。他的譬喻過分明顯,形象的取材過分狹隘,至於感性,則仍停閨在農業時代,太軟大舊……用古文大家的水準和分量來衡最,朱自清還夠不上大師。置於近30年來新一代散文家之列,他的背影也已經不高大了,在散文藝術的各方面,都有新秀跨越了前賢。」[9]

余光中表示「朱自清散文裡的意象,除了好用明喻而趨於淺顯外,還有一個特點,便是好用女性意象,像是〈荷塘月色〉的一、二句裡,便有兩個這樣的例子,這樣的女性意象實在不高明,往往還有反作用,會引起庸俗的聯想。"舞女的裙"一類的意象對今日讀者的想像,恐怕只有負效果了吧,尤其"美人出浴"的意象尤其糟,簡直令人聯想到月份牌、廣告畫之類的俗豔畫面,用喻草率,又不能發揮主題的含意,這樣的譬喻只是一種裝飾而已。」「在文字方面,大致來說,他的文字樸實清暢,不尚矜持,譽者已多,無須贅述,但是缺點亦復不少,敗筆在所難免。朱自清在白話文的創作上是一位純粹論者,他主張:「再寫白話文的時候,對於說話,不得不做一番洗鍊功夫......渣滓洗去了,鍊得比平常說話精粹了,然而還是說話(這就是說,一些字眼還是口頭的字眼,一些語調還是口頭的語調,不然,寫下來說不成其為白話文了)依據這種說話寫下來的,才是理想的白話文。」這是朱自清在《精讀指導舉隅》一書中評論<我所知道的康橋>時所發的一番議論。[10]

中國大陸(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教科書)曾先後收錄《綠》、《春》、《背影》、《荷塘月色》於中小學的語文課本,並要求學生背誦部分段落。《背影》一文亦常年入選中華民國國立編譯館國文科教科書文選,當中許多片段學生皆能琅琅上口。

作品列表[編輯]

作品 年份 類型
雪朝 1922年 文學研究會的成員的合集
毀滅 1923年 長詩

短篇小說[編輯]

作品 年份 類型
1921年 /
笑的歷史 1923年 以妻子武鍾謙為原型[11]

散文[編輯]

作品 年份 簡述
蹤跡 1924年 朱自清首本詩與散文集
背影 1928年 共收錄十五篇,分甲乙兩輯,書前有自序,是對新文學運動以來小品文發展的情況及發達的原因。
歐遊雜記 1934年 紀錄一九三二年五六月歐遊時的遊蹤。
倫敦雜記 1943年 是歐遊期間,在英國七個月的所見所聞。
你我 1936年 包含各式各樣的雜文集,共收錄二十九篇,分甲乙兩輯。
匆匆 1922年 /

語文[編輯]

作品 年份 類型
新詩雜話 1947年 共收錄十五篇討論新詩的文字。
經典常談 1946年 通俗化的學術論著,共計十三個篇章。
詩言辨志研究 1947年 分 詩言志 比興 詩教 正變四部份。
標準和尺度 1948年 雜文集,收錄二十二篇。
語文零拾 1948年 包括譯文 書評 書序 筆記等。
論雅俗共賞 1948年 共收錄文藝論文十四篇。
書評與議文 / /

學術著作[編輯]

作品 年份 類型
古逸歌謠集說 / /
詩名著箋 / /
古詩十九首釋 / /
十四家詩鈔 / /
宋五家詩鈔 / /

參考文獻[編輯]

  1. ^ 吳晗在《關於朱自清不領美國「救濟糧」》一文中回憶:「這時候,他的胃病已經很沉重了,只能吃很少的東西,多一點就要吐。面龐消瘦,說話聲音低沉。他有大大小小七個孩子,日子比誰過得都困難。但是他一看了稿子,毫不遲疑,立刻簽了名。他向來寫字是規規矩矩的,這次,他還是用顫動的手,一筆不苟地簽上他的名字。」(原載《人民日報》,1960年11月20日)
  2. ^ 黃波. 朱自清實死於嚴重胃潰瘍 餓死乃後人杜撰. 《羊城晚報》 (人民網). 2011年4月12日. 
  3. ^ 馮學榮. 朱自清死亡真相. 2013-02-15 21:10:16 (中文(中國大陸)‎). 
  4. ^ 朱自清因何而死,並非枝節小事. 新快報. 2012-07-07 B22. "翻開1948年的日記,我們沒有看到他為食物短缺而苦的記載,相反,多的倒是下面一些文字:「飲藕粉少許,立即嘔吐」;「飲牛乳,但甚痛苦」;「晚食過多」;「食慾佳,終因病患而剋制」;「吃得太飽」……就在他逝世前14天的1948年7月29日,也就是他在拒領美國「救濟糧」宣言上簽名後的第11天,他還在日記里提醒自己:「仍貪食,需當心!」……" 
  5. ^ 葉聖陶:《朱佩弦先生》,《中學生》第二○三號
  6. ^ 唐弢:《晦庵書話》
  7. ^ 三重門》之「韓寒自白」
  8. ^ 夏志清《人的文學》中《琦君的散文(《書簡》節錄)》,福建教育出版社,2010年1月
  9. ^ 金傳富整理〈余光中論朱自清的散文〉,《余光中選集·語文及翻譯論集》,安徽教育出版社,1999年2月第一版
  10. ^ 陳信元整理<余光中論朱自清的散文> ,《朱自清散文》,宇河文化出版有限公司,2008年7月第一版第一刷
  11. ^ 李景華:悲憤的控訴——讀朱自清的《笑的歷史》,《唐山師範學院學報》 1999年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