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善長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李善長
李善長
//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9/93/%E6%9D%8E%E5%96%84%E9%95%BF.jpg
政治人物
14世紀
別名 李百室
性別
出生 1314年
元朝鳳陽定遠
逝世 1390年
明朝南京
國籍 明朝
學歷
私塾
經歷
掌書記
國公
丞相
韓國
太常寺少卿
丞相

李善長(1314年-1390年),字百室濠州定遠(今屬安徽)人。明朝開國功臣,曾任中書省丞相

至正十四年(1354年),朱元璋經略滁陽(今安徽滁州)時,經丁德興引薦隨之起義,留為掌書記(軍政機要秘書),預機謀,至饋餉,甚見親信。論功被封為宣國公。裁定明初制度,監修《元史》。洪武三年(1370年)進左丞相,封韓國,予鐵券。四年以疾致仕[1]

胡惟庸以李善長推薦,被擢為太常寺少卿,後為丞相,兩人往來甚密[2]。洪武十三年(1380年),胡惟庸案發。二十三年(1390年),李善長以胡黨獲罪,謂其元勛國戚,知逆謀不舉,狐疑觀望,心懷兩端,大逆不道,連其妻女弟侄家口七十餘人一律處死。朱元璋手詔條列其罪,傳著獄辭,為《昭示奸黨三錄》布告天下[3]

李善長死後第二年,虞部郎中王國用上書為之辯冤,認為李善長「謀反」的罪名難以成立,他指出——李善長與朱元璋同心協力,出生入死開國平天下,功居勛臣第一,生得封公,死得封王。他的兒子李祺被朱元璋招為駙馬,眾多的親戚也紛紛拜官封爵。作為一位人臣,他已安享了萬全富貴,其榮譽已臻於極致,絕不會冒險謀反以圖僥倖。再者來說,倘若有人說他要圖謀不軌,自立為帝,這一罪名或許還能成立;但現在竟說他要襄助胡惟庸謀反,則大謬不然。李善長與胡惟庸只是侄兒、侄女輩的親家,而與朱元璋卻是兒女親家。不僅兩家的親疏不可同日而語,而且,即使李善長幫助胡惟庸謀反成功,他之多也不過仍是個「勛臣第一」罷了,其地位絕對不會比他在朱元璋手下更高。王國用的這些話說的句句在理,連朱元璋也被駁得啞口無言,不再罪責王國用[4]

參考文獻[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1. ^ 明史》(卷一百二十七):「洪武三年大封功臣。帝謂:「善長雖無汗馬勞,然事朕久,給軍食,功甚大,宜進封大國。」乃授開國輔運推誠守正文臣、特進光祿大夫、左柱國、太師、中書左丞相,封韓國公,歲祿四千石,子孫世襲。予鐵券,免二死,子免一死。時封公者,徐達、常遇春子茂、李文忠、馮勝、鄧愈及善長六人。而善長位第一,制詞比之蕭何,褒稱甚至。」
  2. ^ 明史》(卷一百二十七):「丞相胡惟庸初為甯國知縣,以善長薦,擢太常少卿,後為丞相,因相往來。而善長弟存義子佑,惟庸從女婿也。十三年,惟庸謀反伏誅,坐黨死者甚眾,善長如故。御史台缺中丞,以善長理台事,數有所建白。十八年,有人告存義父子實惟庸黨者,詔免死,安置崇明。善長不謝,帝銜之。又五年,善長年已七十有七,耄不檢下。嘗欲營第,從信國公湯和假衛卒三百人,和密以聞。四月,京民坐罪應徙邊者,善長數請免其私親丁斌等。帝怒按斌,斌故給事惟庸家,因言存義等往時交通惟庸狀。」
  3. ^ 明史》(卷一百二十七):「獄具,謂善長元勳國戚,知逆謀不發舉,狐疑觀望懷兩端,大逆不道。會有言星變,其占當移大臣。遂並其妻女弟侄家口七十餘人誅之。而吉安侯陸仲亨、延安侯唐勝宗、平涼侯費聚、南雄侯趙庸、滎陽侯鄭遇春、宜春侯黃彬、河南侯陸聚等,皆同時坐惟庸黨死,而已故營陽侯楊璟、濟甯侯顧時等追坐者又若干人。帝手詔條列其罪,傅著獄辭,為《昭示奸黨三錄》,佈告天下。善長子祺與主徙江浦,久之卒。祺子芳、茂,以公主恩得不坐。芳為留守中衛指揮,茂為旗手衛鎮撫,罷世襲。」
  4. ^ 《明史/卷127》:善長死之明年,虞部郎中王國用上言:「善長與陛下同心,出萬死以取天下,勛臣第一,生封公,死封王,男尚公主,親戚拜官,人臣之分極矣。藉令欲自圖不軌,尚未可知,而今謂其欲佐胡惟庸者,則大謬不然。人情愛其子,必甚於兄弟之子,安享萬全之富貴者,必不僥倖萬一之富貴。善長與惟庸,猶子之親耳,於陛下則親子女也。使善長佐惟庸成,不過勛臣第一而已矣,太師國公封王而已矣,尚主納妃而已矣,寧復有加於今日?且善長豈不知天下之不可幸取。當元之季,欲為此者何限,莫不身為齏粉,覆宗絕祀,能保首領者幾何人哉?善長鬍乃身見之,而以衰倦之年身蹈之也。凡為此者,必有深仇激變,大不得已,父子之間或至相挾以求脫禍。今善長之子祺備陛下骨肉親,無纖芥嫌,何苦而忽為此。若謂天象告變,大臣當災,殺之以應天象,則尤不可。臣恐天下聞之,謂功如善長且如此,四方因之解體也。今善長已死,言之無益,所願陛下作戒將來耳。」太祖得書,竟亦不罪也。


前任:
明朝開國
明朝中書省丞相
1368年—1371年
繼任:
徐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