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豪 (演員)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李國豪
Brandon Lee.jpg
男演員
羅馬拼音 Lee Kwok Ho
英文名 Brandon Bruce Lee
國籍  美國
籍貫 廣東省佛山市順德區均安鎮
出生 1965年2月21日(1965-02-21)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奧克蘭
逝世 1993年3月31日(28歲)
 美國北卡羅來納州威爾明頓
職業 演員
語言 粵語英語
父母 父: 李小龍 (1940年-1973年)
母: 蓮達·艾米莉(1945年-)
出道地點 香港 英屬香港
活躍年代 1986年-1993年
網路電影資料庫(IMDb)資訊

李國豪(Brandon Lee,1965年2月21日-1993年3月31日[1]),生於美國奧克蘭,祖籍廣東順德,武打明星李小龍之子,還有一個妹妹李香凝

生平[編輯]

李國豪於1965年出生於美國奧克蘭,是一代巨星李小龍之子。李小龍香港成功時,他在香港生活,父親李小龍去世後回到美國洛杉磯,就讀於波士頓埃馬遜卡列電影學校學習電影製片,中途輟學。

李小龍死後12年,他也踏上銀幕,李國豪的第一部影片是香港片《龍在江湖》(1986),其後他回到美國,在《功夫大電影》(Kung Fu The Movie)中當第二男主角,他演出《Laser Mission》(1990)、《殺戮都市》(Showdown in Little Tokyo, 1991)後,在《龍霸天下》(Rapid Fire,1992)中首次擔任第一男主角。

早年經歷[編輯]

正像他許許多多的夥伴那樣,童年乃至少年時代的李國豪也頑皮、淘氣、也讓老師覺得討厭而必須施之以橫眉立目的兇狠臉孔。然而他天生膽大,因此,頗多智慧,卻頗難調理。雖然種族上無可爭議地隸屬於亞細亞裔人,可他的個頭卻比他的同班美國學生要高出不少,很自然地,他一直順順噹噹坐在孩子王的第一把交椅上,就因為他高大些,健壯些,因此,他受到學友們的擁護,沒人向他挑戰過,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因為他連老師都敢頂撞,不管是男是女,是壯是贏,只要是他不樂意的,他就都要牛上牛。在小學裡,幾乎沒有什麼教師喜歡他,在中學時,他先後被三個學校除名,李國豪,小小的年紀,就因「無理、蠻橫、胡鬧」而揚名於所在的任何一所學校。這些特點,和他的父親李小龍幾乎不差分毫,難怪有人發問:何以他們父子二人後來都「功夫」?都在功夫影片成星?竟至於連生命都共同地短暫得有如朝露?父親在三十有二的那一年仙逝,兒子則在三十少二的風華時光隕身。 李小龍是在兒子8歲那年駕鶴西行的。在隨後的20年裡,李國豪一直在為「父親到底是個怎樣的人」而冥思苦想,他自然看到過那麼多鮮花那麼多厚禮那麼多讚美縈繞著久已不在人世的父親的身旁,但他不明白,父親為什麼會得到這些,為什麼箍在父親亡靈上的五彩花環永遠那樣鮮豔奪目,最讓他感到困惑不解甚至難堪的是,人們在提到他李國豪時,第一反應永遠是,他是李小龍的兒子,而且,似乎在明確了這一點之後,人們才覺得他是一個有價值的人,彷彿他今生今世只能活在他父親赫赫聲名普照的光圈裡——他懷疑,他自己本無什麼可贏得人們承認的資本,只因為他是李小龍的兒子,所以他才會得到事實上完全是由他自己努力才得到的社會的認可和讚譽。對父親的深愛與對自我角色的難以確立,就像一對難捨難分的雙環枷鎖,禁錮得他常常覺得窒息。活在英雄父親的光環裡,使他即使在少不更事的年齡裡,也覺得很累,很累,是父親給他太多還是他愛父親太深?他百思不得其解。 1973年在隨家人及親朋好友無限悲哀地送走父親亡靈之後,李國豪跟著母親琳達,帶著妹妹李香凝一起搬遷到洛杉磯,孤兒寡母的三口之家在那裡安身立命。如今已成長為一名歌手的香凝後來很長一段時間都在紐奧良居住,並且在那裡打她自己的天地。她曾對朋友們無數次地談起他的哥哥,在談到李國豪自小生就的桀驁不馴的性格時,她深情地說:哥哥實在太愛父親,然而父親又那麼早離開我們,哥哥受到的刺激是難以想像的。他脾氣古怪、暴躁、乖戾,確實是一種不成熟的表現。可是,在那種心情的支配下,誰又敢對他有更高的要求呢?令人感到幸運的是,哥哥最終還是選擇了一條正確的人生道路,他繼承了父親的衣缽,在精神和心靈世界裡,他和父親永遠都是保持著最直接的交流和溝通。在拳術,功夫及電影表演諸領域裡,哥哥都已開始嶄露頭角和才華。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哥哥的一切成就都完全是他自己刻苦努力的結果,他本人也對這一點看得很重很重。正是數十年不懈的努力和追求,才使得哥哥終未陷入「父貴子榮」的泥潭裡———確實,在大多數人心目中,李小龍是李小龍,他瀟灑地代表了他的那一個時代。而李國豪就是李國豪,他要為李家開創另一種輝煌。遺憾的是,李國豪壯志未酬身先死,從這個意義上看:李家父子兩代,都曾譜寫過人生成功的華章。 李國豪9歲那年,母親琳達開始讓他上武術課,從此李國豪便走上了習武的道路。年幼的李國豪從那時起朦朦朧朧地產生了「男子漢」的觀念,當然,當他深深為父親的矯健身姿和英武拳術折服時,他更開始迷戀這一需要付出許多苦,許多汗,許多淚的「行當」。稚嫩的心靈中萌生的是「要像父親那樣橫掃千軍如卷席」的願望,跌跤、流血、傷筋,他把痛苦和磨難全都深埋在心田,這般艱韌的毅力幾乎全是天賦的,誰都沒有逼過他習武,然而他鐵一般硬地拼下了用血肉之軀撞擊刀槍棍棒的武術訓練課程。李國豪童年是在跌打滾爬的一天又一天中度過的,他的童話世界中充滿著十八般兵器的演繹法則和操練規則,親朋好友稱他是個「苦孩子」,他卻志得意滿地回憶道:沒有誰的童年會比我的更充實,更刺激了。有些美國記者也頗有感觸地嘆道:布蘭登·李的童年確實有血有肉。 在習武課上,李國豪靠著拳腳,仗著童真,贏得一任又一任教練的讚許和稱道,誰都認為他是棵「苗」,用不了多久,這棵苗會生根、發芽、開花、結果。不用對他寄望很高,他也會用很高的武藝為自己的未來營造無可限量的希望,對此,幾乎無人懷疑。有一天,母親讓他仔細看看掛在牆上的李小龍的一幀肖像,他看著看著,禁不住淚水奪眶而出,他無法控制住自己的情感,哭著喊著,疾步跑出房間,直奔練功房,他把壓抑在心頭的一切悲怨和哀思全都用拳頭的堅實出擊和大腿的頑強騰挪發洩出來。汗水、淚水交織在一起,對父親的愛,對父親的憂思融彙在一起,他的拳頭打得更穩,更準,更狠;他的腿踢的更剛,更猛,剛剛10歲出頭的李國豪,已身手不凡,令人刮目相看了。也許那雙手太習慣握拳,那雙腿太習慣踢打,坐在文化課堂上的李國豪不知怎麼的,就是沒心思捧起課本,沒耐性哪怕是在板凳上連續安坐20分鐘,這個毛病直到上了中學還是改不掉,他在私立的查德維克學校的一位化學教師曾說,布蘭登·李其實根本不需要學校教育,他對學校的那些規章制度更是嗤之以鼻。1983年的春季,在距畢業不過幾個月的當口,他因「行為舉止」不當而遭加州的這所私立學校開除,他滿不在乎,一副「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的架勢,其奈我何?後來,他在鄰近的米拉來斯蒂高級中學得到了一張文憑,終於結束了高中就學生涯。他的一位密友,演員婁菲利浦斯這樣評價他:「布蘭登·李,十七、八歲那陣子,渾身上下一股子蠻勁,讓人覺得實在不可理喻,難以接受。」

演技人品日臻成熟[編輯]

過了弱冠之年以後的李國豪由於父親李小龍的啟發,在武藝日臻超凡境地的同時,生活品味,行為舉止,待人接物等都開始有了十分顯著的變化,從讓人覺得不可接受逐漸轉變為讓人喜愛,從自負轉為坦誠,從沉默寡言變得有說有笑,整個地,李國豪像是變了個人,雖然時不時地仍讓人覺得他依舊是過去的那個李國豪,但更多時候,更多場合,人們還是覺得李國豪正在成熟,用一句普通的中國話說,是「長大成人」了,逐漸懂得真正生活意義的李國豪很快就成為美國各地眾多功夫片導演網羅的「名將」之一。由於他自小就操練父親自創的功夫—截拳道的拳藝,甚至直到死前,他仍每週三次練截拳道,因次,身材十分健壯。完美的身體造型使他輕而易舉地踏入好萊鎢影視圈,當然,片約最多的少不了是功夫片,甫入影界即以武打精湛而小有名聲,又加上他在高中畢業後選修過一些戲劇系的課程,因而其戲路雖不如其拳路那樣章法清晰,但畢竟較之一般武功演員多一層見解。因而,拍起武打戲來相當得心應手,很快地,他又萌生了要成為像父親那樣的武打影視明星的意願。21歲時,李國豪曾赴香港。與一家名為德寶的製片公司簽約,為德寶公司拍了兩部電影,其中一部便是在港引起過不小轟動的由名導於仁泰執導的《龍在江湖》

美國,早些年他更多的是參與一些功夫片的配角角色。近幾年來,由於出色的武功和不斷長進的演技備受注目,他開始得到美國一些名牌電影公司的主要角色的片約。當前,他與20世紀福克斯公司簽約,開始在一系列功夫電影中擔當重要角色,未竟的《烏鴉》一片便是他與該公司簽約拍攝的3部獲利豐富的影片的第2部。他的處女作是錄像片功夫一一第二代,1991年又推出了《小東京對壘》,內中他顯示了十分成熟的演技和令人觀止的武功技藝。當前,在全美國發行的名為《龍霸天下》的影片中,他成為第一男主角,該片由於是大公司製作,因此,他的「首席主角」地位實質上也奠定了他在好萊鎢的明星地位。 打拳、拍片,兩項都是累人的活。李國豪很快覺得,踏入影視界以後,開始忙了起來,自然也累了起來。他的計劃排得滿滿噹噹的,各種片約紛至沓來——美國式電影名人的外包裝把他妝扮的得分外英俊,各種訪談和邀請把他的身價「炒」得也許無法再高。李國豪很明白,醉心此間而不思前行將無異於「慢性自殺」,多少好萊鎢明星曇花一現的前車之鑑可供他思忖啊。他再次從他父親那傳奇般的經歷中去尋求指點迷津的良方,他十分清醒地對自己作了估價,他的一位親屬和一位武打專家當前透露說,李國豪已經意識到,也許他永遠都不會成為世界級的武打高手,以10為完美的標誌的話,他只不過處於7這個水平位上。因此他別無選擇,只能繼續努力,再努力。在一切努力都還未能產生結果之前,他決不貿然摘取任何一項桂冠。在距離結束《烏鴉》一片8天的時候,他毫不猶豫地婉拒了要他在一部有關他父親傳奇經歷的影片中擔任要角的片約,那部影片定名為《龍:布魯斯·李的故事》。無論是誰都很清楚,在美國,只要是由大公司牽頭籌拍的武打片,一定都會非常叫座,更何況是以功夫巨星李小龍的傳奇故事為主的武打片,那扶搖直上的票房記錄定會隨著交口讚譽的暖風,把個武打伶人熏得醉眼惺忪。李國豪看得真切,他不要「三月不知戲味」的虛無,他鐵了心,要用實力,一步一個腳印地推銷自己,因此,他把全部的心思和精力都放在了這部以荒誕風格見長的《烏鴉》一片的製作上。

演藝經歷[編輯]

8歲前居住香港,8歲時父親李小龍去世,移居美國洛杉磯。就讀於波士頓埃馬遜卡列電影學校學習電影製片,中途輟學。1986年由該校推薦赴演技教室學習表演,後出演影視片。20歲時出演電視劇《功夫圈》(Kongfu the Movie),作為李小龍的替身登上熒屏,一鳴驚人。1986年出演D&B公司製片的電影《龍在江湖》(Logacy of Rage)。曾出演原西德的動作片。1990年出演美國電影《小東京殺人事件》(Show Down in Littel Tokyo)。1992年主演好萊塢電影《烈焰》(Rapid Fire),獲巨大成功。1993年4月1日零點30分,李國豪在美國北卡羅萊納州威爾明頓市。電影《烏鴉》片場中被真子彈射擊,12小時後宣布死亡。年僅28歲。安息地美國西雅圖湖景墓地(與父親李小龍作伴)。遺作是《烏鴉》。

李國豪把耗資1400萬美元的《烏鴉》。一片視作他演藝生涯的一個突破口。掐指算來,該片應當是他較有影響的第四部影片,他非常希望自己在此片中能有上佳的發揮,至少也要超出他的前幾部影片,諸如《小東京對壘》《龍霸天下》等。因此,他幾乎完全處於超負荷的工作狀態之中,為了保證在片場中具備充沛的體力,從2月份接片並投入拍攝以後,他幾乎每晚8點都要去健身房進行長達1小時的體育鍛煉,經常搞得筋疲力盡。《烏鴉》一片的攝製組為了節省1400萬美元的預算資金,不得不加班加點地進行拍攝,以確保該片能按期拍完。攝製組的全體人員全都感到負荷沉重,心理壓力也異常巨大,連導演都承認,演職員著實太辛苦了,連喘口粗氣的機會都不易得。就是身強體壯的李國豪也不時地搖頭苦嘆,他常對同事們說,沒想到演電影竟會如此累人。 不過,李國豪絲毫沒有放鬆,越是勞累就越是激起他「苦幹成精」的本能衝動。他很清楚,如果《烏鴉》一片再次打響,那將對他意味著什麼。他用玩笑來驅除倦意,讓幽默來打發急噪情緒。1993年3月25日那天,他對影片的服飾顧問說,「我身上的血要比你的多幾倍。」他指的當然是塗抹在他腹部的道具假血,一眼望去,也真怕人,一汪一汪的假血順著系在他腹部的腰帶往下淌。他哪裡能料到,此情此景,在隨後的那一天,即1993年3月31日深夜,竟會真的在他身上重現,當然,那時流淌出來的,殷紅殷紅的,完全是真正的男兒熱血了。一場真正的悲劇,也正是從子彈射穿他的腹部,致使血流不止開始的。如果這場悲劇未曾發生,那麼,李國豪也許因此片一躍而成國際級的武打電影明星,正如其父李小龍20年前,即1973年以《猛龍過江》而晉升國際影星一樣。如果這悲劇未曾發生,那麼,今天的李國豪也許剛剛撣盡蜜月旅途的風塵,在自己的臥室裡與新婚妻子互吐衷腸,因為他原本是定於在4月8日攝完此片之後,於4月17日與好萊塢製片助理,27歲的麗莎·休頓完婚的。 然而,淒慘的現實卻是:李國豪倒在攝影片場裡的血泊之中,12小時之後,即4月1日下午1:04分,在附近的一所醫院裡與世長辭了。從應聲栽倒到最後合眼,他連一個字都沒留下,救護他的醫生穆里對人們說:「布蘭登·李失血過多,鮮血幾乎從他渾身上下的每一處慢慢地滲出來。」李國豪除了留下點點滴滴殷紅的鮮血外,留下的大概就只有無盡的疑惑和著無窮的悲哀了…… [1] 當李國豪倒在血泊之中後,在場的所有演職員幾乎完全愣住了,稍後數秒,緩過勁來的人們立刻沖向李國豪的身旁,33歲的緊急醫護人員萊德·巴塞被召到現場進行緊急救護,隨後又將李國豪抬上了救護車。飛快駛向距此30分鐘之遙的新漢諾威急救中心,經過4個小時的緊急手術之後,穆里醫生遺憾地表示,病人已決無成活希望。穆里醫生透露說,李國豪腹部有一個4厘米寬的傷口,X光照片顯示,在他脊柱上嵌有一個金屬物體。醫生在李國豪腹部找不到子彈頭。警方決定,1993年4月1日晚些時候,將對李國豪的屍體進行解剖分析。 該片的俄執行製片人羅森說,李國豪的身上係有一個製造特別聲音效果的裝置,當槍彈發射時,這個裝置便會發出爆炸,形成非常逼真的電影效果。在放槍時,李國豪正站在離槍嘴7米遠的地方。麥克·馬塞發射的道具手槍應當是一支空槍,發射的應當是一發空包彈,所謂空包彈不過是毫無射擊力度的空殼子彈,裡面塞一些卡片或棉花填料,發射時聲音煞是逼真,與真子彈幾乎相差無幾,而且還異常響亮。《烏鴉》攝製組要求對裝有「子彈」的手槍必須進行十分仔細的檢查。該片攝製組嚴格按照規定這樣做了,可為什麼還是發生如此不幸的事件呢? 1993年4月1日,警方在對李國豪屍體進行解剖以後,發表一份戲劇性的公告,使人們覺得李國豪之死忽然變得蹊蹺起來。警方的公告稱,李國豪的死因,明顯可以從驗屍時發現的一顆點四四口徑子彈找到突破口。這一驗屍報告公佈以後,立刻使人們產生了李國豪可能是遭人故意暗算的猜測。李國豪的經紀人在獲悉這一新線索後立即向公眾表示,為什麼一顆點四四口徑的子彈會在李國豪的腹部發現?雖然他不是法官,但是他要求警方立刻就此事進行細緻調查,追查凶手。至此,這宗意外事故不再被單純地視為李國豪身上的特別效果裝置出差錯所致。

對於點四四口徑子彈的發現,該片槍械顧問詹姆斯·莫耶先生認為,對此不必進行過份戲劇化的渲染,他認為如果道具手槍彈膛內留有一顆不會發射的啞彈(這種情況在道具手槍的使用過程中經常發生)的話,那麼槍就很可能被卡住,而當空包彈發射時,啞彈彈頭上的一個小金屬片很可能隨氣流一齊射出,有時甚至隨子彈一齊射出,如果是這種情況,那麼李國豪腹部的點四四口徑子彈就顯得不足為怪了。他不認為這是一場蓄謀的暗算,而僅僅是因為槍械檢查過程中疏忽所致。 洛杉磯的另一名槍械專家分析得更為透徹,他認為,在一般情況下,一顆點四四口徑子彈可以射穿一個在15英尺遠的人的身體,李國豪當時正站在這個射程範圍內。但解剖人員找不到子彈出口的傷口。他說,這說明,子彈飛行的速度比正常的要慢———如果在開空槍時把卡住的啞彈打出,這種情況也是可能的。速度較慢的子彈也可能是造成李國豪槍傷傷口大的原因,因為子彈飛行速度越慢,子彈擊中目標的洞也就越大。

各種分析猜測仍在繼續,李國豪神秘死亡的現實卻無法改變。他生前的一些好友追敘說,李國豪非常容易談到死亡這個話題,談起死亡他似乎總是滔滔不絕。李國豪有一次曾就《烏鴉》一片發表意見,如果他死後又有機會復活的話,他就會覺得生活才有真正的意義。想不到一語成讖,只可惜現實中的他不可能如拍片般復活了。

1973年7月20日,李小龍在電影《死亡遊戲》拍攝未完成時突然去世,《死亡遊戲》成為其遺作(現流行版本1978補拍版《死亡遊戲》基本是由替身演員和鏡頭剪輯而成,但與李小龍最初構思差距非常大)。不少李小龍迷在李國豪去世後就評說,《死亡遊戲》已經暗示了李小龍兒子李國豪的死因就是那場拍攝精武門時被同事敵人換上的真子彈擊中打傷又說明李家傳奇幾乎全都是「死亡傳奇」的禍因。

個人生活[編輯]

20年前,她失去了丈夫,20年後,她又失去了兒子,琳達·李—— 李小龍的妻子、李國豪的母親悲慟之情自然不難想見。在她乘飛機從愛達荷州奔赴李國豪病床的前5個小時,她的兒子就被宣告死亡,她連兒子的最後一面都沒見著。她久久地撫在亡兒的床沿邊,任淚水潸潸而下,嘴裡幾乎吐不出一個字。自20年前失去丈夫以後,她把全部的愛幾乎都給了膝下的一雙兒女。後來,她與愛達荷州的商人布魯斯·卡爾德威爾成婚,但仍念念不忘曾經相依為命的兒子和女兒。然而今天,她又不得不重受命運的煎熬。 麗莎 休頓李國豪美麗的未婚妻,在得知李國豪魂歸天國的噩耗後,一連數日以淚洗面。她曾對朋友們說,初識李國豪時,覺得他自負、傲慢、目中無人,可是經過一段時期的接觸以後,他發現李國豪是一個率真、爽朗、值得信賴和可以依靠的男友。他倆在貝弗利山莊擁有一個溫馨的家,許許多多個夜晚,李國豪就是用他那雙善於出拳的手緊緊地摟著她、擁抱她、親吻她,讓她感受到愛情的歡樂和甜蜜。琳達·李曾經說過,「麗莎將永遠是我們家庭中的一員」,就像母親所期待的那樣,李國豪靠著耐心、體貼和一脈柔情,終於博得麗莎的芳心,他們原本就要在4月17日成婚的,可是誰想,新娘未及披上婚紗,倒先穿上了喪服。 4月3日,李國豪的遺體被運往西雅圖,安葬在風景湖公墓區他父親李小龍的墓旁。翌日,全家人及親朋好友在女演員波麗·伯根的主持下,在好萊塢山莊為李國豪舉行了追悼儀式,共有400多人參加了追悼會,其中包括李國豪的同事、好友史蒂芬·施蓋爾和戴維·卡拉丁等功夫明星。李國豪的密友,曾在攝製片場親眼目睹李國豪遇難的傑夫·伊馬達在追悼儀式上哭得泣不成聲。一位在場的人士回 ​​憶說,「我還從未見過有人如此肝腸寸斷,他傷心得幾乎不能開口說話了」。在追悼儀式上,表現得最為鎮定自若的倒是琳達·李,這位飽經風霜的老人幾乎使每個到場的人最後都保持了昂揚向上的精神。她對弔唁者們說:「布蘭登·李一定希望今天這個場合應當充滿歡欣和愉悅的氣氛,我們今天相聚在這裡也是為了尋求快樂,不是嗎?我們相聚這裡,難道不是為了慶賀布蘭登·李的美好生活嗎?」來賓們都看到了,晶瑩的淚花在這位老人的眼眶中閃爍,然而,她的臉上卻浮現著堅定的神態,似乎是在向人們表述,兒子在世界的另一極過得好好的,他不過是換了個環境。正因為有一位如此剛強的母親,才會有如此堅韌不拔的兒子,也正因為有一位如此樂觀的母親,千百萬李家功夫迷們才從心底里滋生了對這對父子雙雄永遠的欽慕之情。

前不久,從大洋彼岸傳來消息,美國好萊塢電影界已將去世20年的中國功夫明星李小龍的名字列入好萊塢名人大道的名人榜,李小龍將化作一顆金星被鑄在好萊塢的這條著名大道上,他是該大道上的第1982顆星。每年7月8日被洛杉磯市定為「李小龍日」。好萊塢商會總裁說,這顆星並不好摘,它可以媲美奧斯卡、艾美、格林美及東尼獎項,是對一個人終生成就的肯定。據稱李小龍是獲得這項榮譽的第二位華裔影星。 稍後幾天,那頭又有消息,李國豪遺作《烏鴉》恢復拍攝。製片公司發言人稱,公司已發布一項正式公告,哀悼電影界這位新星的殞落,公司同時表示,《烏鴉》一片也許重新編輯,或許還可能被改編成「布蘭登傳奇」而進入新一輪的拍攝和製片工作。1993年5月26日,攝製工作已正式進行。琳達·李及其家人表示,支持拍完及發行此片。麗莎說,布蘭登·李將會十分願意完成此片,因為這是他認為演得最好的一部作品。

參與電影[編輯]

參演電影 上映時間 劇名 扮演角色 導演 合作演員 1994 《烏鴉》 艾瑞克·德雷文 亞歷克斯·普羅亞斯 白靈 1992 《龍霸天下》 傑克·羅 德懷特H·里特 鮑沃斯·布斯 1991 《殺戮都市》 約翰尼·村田 馬克·萊斯特 杜夫·龍格爾 1990 《閃電行動》 邁克爾·金 比奧·戴維斯 歐內斯特·博格寧 1986 《功夫大電影》 王忠 ---- 岩松信、岩松信 1986 《龍在江湖》 馬國豪 于仁泰 陳惠敏孟海

獲獎紀錄[編輯]

▪1995年第4屆MTV電影獎最佳男演員《烏鴉》(The Crow)(提名) ▪1987年第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人獎《龍在江湖》(提名)

死亡[編輯]

1993年3月,他在拍攝《烏鴉》(The Crow,台譯《龍族戰神》)時發生意外,他在北卡羅萊納州一處電影片場槍戰戲時中槍死亡[2],得年28歲。

李國豪當時與另一位男演員邁克·麥西演對手戲,他站在20英尺外手持一把點44口徑手槍,對準李國豪射擊。李國豪於12小時後宣告不治身亡。


李國豪與爸爸李小龍同埋於西雅圖湖景公墓。

參考文獻[編輯]

  1. ^ (英文)Lee, Brandon - Astro-Databank
  2. ^ Welkos, Robert W. Bruce Lee's Son, Brandon, Killed in Movie Accident. The Los Angeles Times. April 1, 1993 [2010-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