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仁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陸軍一級上將 李宗仁
Lizhongren.jpg
任期
1948年5月20日-1954年3月10日
總統 蔣中正
繼任 陳誠
個人資料
出生 1891年08月13日(1891-08-13)
 大清帝國廣西省桂林縣
逝世 1969年1月30日(77歲)
 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
籍貫 廣西桂林
國籍  大清帝國(1891-1911)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1912-1921)
 中華民國(1921-)
 中華人民共和國(1965-)
政黨  中國國民黨
配偶 第一位:李秀文
第二位:郭德潔
第三位:胡友松
a. 1949年1月21日任代總統至同年11月20日。
學歷
  • 廣西陸軍速成學堂畢業
    (1913年)
經歷
  • 護國軍第六軍林虎部排長連長、幫辦營長、幫統
    (1916年-1921年)
  • 邊防第三路司令
    (1921年-1922年)
  • 廣西「自治軍」第二路總司令
    (1922年-1923年)
  • 北京政府桂林鎮守使
    (1923年5月-1923年11月)
  • 北京政府「定桂軍」總指揮
    (1923年11月-1924年)
  • 廣西全省綏靖督辦公署督辦兼第一軍軍長
    (1924年12月-1926年)
  • 中國國民黨(第二屆候補)中央監察委員
    (1926年1月-1929年3月)
  • 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
    (1925年9月21日-1928年)
  • 國民革命軍第七軍軍長
    (1926年3月-1927年8月)
  • 國民政府委員
    (1927年3月-1929年3月)
  • 第一集團軍第三方面軍總指揮
    (1927年4月-)
  • 廣西省政府委員
    (1927年5月-)
  • (國民政府)中央特別委員會委員
    (1927年9月-1927年12月)
  • (國民政府)財政監理委員會委員
    (1928年)
  • (國民政府)建設委員會委員
    (1928年-1929年)
  • (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常務委員
    (1928年2月-)
  • (國民政府)武漢政治分會主席兼第四集團軍總司令
    (1928年4月-1929年3月)
  • (國民政府)預算委員會委員
    (1928年8月29日-1929年3月4日)
  • (國民政府)軍事參議院院長兼編遣委員會編組部主任
    (1929年1月-1929年3月)
  • (國民政府)財政委員會委員
    (1929年1月31日-1930年7月5日)
  • (國民政府)首都建設委員會委員
    (1929年)
  • (國民政府)賑災委員會委員
    (1929年)
  • 中國國民黨(第四屆)中央監察委員
    (1931年11月-)
  • 南寧綏靖公署主任
    (1932年)
  • (國民政府)中央政府駐辦事處常務委員
    (1932年)
  • (國民政府)財政委員會委員
    (1932年)
  • 西南軍政委員會委員
    (1932年-1935年)
  • 桂黔邊區剿匪總司令
    (1935年12月-)
  • 廣西綏靖公署主任
    (1936年)
  • 第五路軍總司令
    (1937年2月-1937年8月)
  • 第五戰區司令長官
    (1937年8月-1938年)
  • 安徽省政府主席兼保安司令
    (1938年1月-1938年9月)
  • 軍事委員會委員
    (1938年1月-)
  • 軍事委員會委員長漢中行營主任
    (1945年2月-1945年9月)
  • 國民政府主席行轅北平行轅主任
    (1945年9月-1948年4月)
  • 中國國民黨中央非常委員會副主席
    (1949年7月16日-1950年)
  • 中華民國副總統
    (1948年5月20日-1954年3月10日)
  • 中華民國代總統
    (1949年1月21日-1949年11月20日)

李宗仁(1891年8月13日-1969年1月30日),字德鄰中國國民革命軍陸軍一級上將,中國國民黨新桂系首領,曾任首任中華民國副總統總統

廣西省桂林西鄉村出生,父親李培英是名教師,育有五子三女。

1910年參加中國同盟會。以實力軍人,加入在廣州孫文陣營。之後與白崇禧黃紹竑合作,統一廣西,擁戴廣州國民政府北伐時,帶領廣西軍隊一路由湖南進攻至山海關。北伐以後十年期間,屢次發動和參與中原大戰等國民黨內戰,亦苦心經營廣西。抗戰時,動員廣西將士抗日,指揮多次大戰,在台兒莊大捷中名震一時。

1948年國民黨行憲,當選副總統蔣中正下野後,一度任代總統,欲以和談挽救國民政府未果。之後出走美國,後偕夫人郭德潔經瑞士回到中國大陸文革期間病逝於北京

早年經歷[編輯]

1908年,李宗仁考入廣西陸軍小學堂第三期,1911年畢業。1913年,廣西陸軍速成學堂畢業。1913年至1914年,在廣西將校講習所任中尉教官。

1916年加入護國軍第六軍林虎部任排長,參與護國護法諸役,因作戰英勇,富冒險精神,於1921年晉陞至統領(相當於團長)。

統一廣西[編輯]

第二次粵桂戰爭後,率所部1,000餘人進入廣西十萬大山,吸引附近敗撤之桂軍來投,更主動聯絡黃紹竑白崇禧,得其效力麾下,軍力迅速增至6,000餘人,控制玉林梧州等7縣市。1923年10月,李宗仁、黃紹竑、白崇禧宣誓加入正在實行聯俄容共改組中的中國國民黨

1924年5月23日,李宗仁發表統一廣西宣言,採用合縱連橫策略,至1925年夏,消滅陸榮廷沈鴻英陸雲高各部勢力,統一廣西。

在李宗仁與省內最後一個勁敵沈鴻英決戰期間,孫中山北京病危。滇系軍閥唐繼堯乘機聯絡廣東軍閥陳炯明鄧本殷劉震寰等企圖東下入粵,消滅新興之中國國民黨。唐繼堯向李宗仁開出700萬元銀洋借道費,被李宗仁拒絕。唐遂派龍雲盧漢唐繼虞等率領7萬滇軍,兵分三路入桂。

自1925年2月至7月,李宗仁、黃紹竑、白崇禧以2萬人之軍力,終將三路7萬滇軍擊潰。至此由名將蔡鍔一手訓練、裝備精良之滇軍,不再成為中國軍界主要勢力之一。

北伐[編輯]

1927年1月底,蘇俄鮑羅廷遊說李宗仁,希望其取代蔣中正繼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遭李拒絕。李返回南京後,全力支持蔣反蘇清共,並警告張發奎需警惕葉挺反對國民政府。但李亦曾在九江勸蔣辭去黃埔軍校校長一職,以免予人口實而被指為「新軍閥」。

1927年4月,新桂系聯合蔣發動清黨,處決中國共產黨員和中國國民黨內左翼人士。李宗仁率領國民革命軍第七軍在南京警戒可能左傾之軍隊,在采石磯將意圖暴動之程潛林祖涵(即林伯渠)國民革命軍第六軍包圍繳械,並在國民革命第一軍劉峙師逮捕中國共產黨員。白崇禧在上海直接指揮清共,黃紹竑、李濟深同時在廣西、廣東進行「清黨」,處決大批中國共產黨分子、中國國民黨內部左翼人士,李宗仁表弟李珍鳳在北伐之前加入中國共產黨,清黨期間被捕,後槍決於廣西桂林。清黨使新桂系與中國共產黨結下政治仇恨。

1927年7月初,武漢汪兆銘派唐生智、張發奎兩部共20餘萬大軍東征南京,欲打倒蔣。8月,新桂系成功聯合何應欽逼迫蔣下野,南京與武漢兩國民政府統一,史稱「寧漢合流」。蔣下野後,李立即將國民革命軍第七軍第二師、第三師分別擴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十九軍國民革命軍第十三軍,原第二師師長鬍宗鐸任第十九軍軍長,第十三軍軍長則由白崇禧自兼,將第七軍廣西留守部隊整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十五軍,黃紹竑任軍長。隨後,李宗仁指揮第七軍,在白崇禧、何應欽配合下,在棲霞龍潭戰鬥中全殲渡江南犯之孫傳芳13個整建制師,孫傳芳僅以身免,從此淡出政壇。

消滅北洋直系軍閥後,李宗仁著手將汪兆銘逐出南京。9月21日,汪兆銘返回武漢,唐生智部東下進攻南京國民政府。10月19日,新桂系部隊西征武漢,討伐唐生智,史稱寧漢戰爭。戰至11月11日,唐生智被擊敗,其部隊被新桂系收編,唐生智東渡日本避難。新桂系勢力從廣西、江南擴展到兩湖,並與粵系首領李濟深(時稱半個桂系)緊密融合,使新桂系勢力進入廣東。

11月16日,張發奎在汪兆銘指示下趁李濟深不在,在廣州發動政變,企圖刺殺黃紹竑。在爭鬥中新桂系獲勝,第四軍元氣大傷,張發奎、黃琪翔下野,流亡海外。新桂系在軍事上消滅唐、張兩部後,遂發動強大政治攻勢,要求凡是在四一二清共期間,反對南京國民政府清共,態度同情中國共產黨的中國國民黨黨員皆須要檢討自咎,並不得擔任黨內領導職務,矛頭直指汪精衛。李宗仁在黨務大會上直稱汪精衛賣黨賣國,是黨賊國賊。汪精衛一系終被新桂系打倒,被迫於12月15日全體總辭職。新桂系主導國民政府。

1928年初,蔣中正趁廣州事變及「桂系排汪」造成的影響,得以復出。1月9日,蔣正式在南京復職國民革命軍總司令,新桂系軍隊被迫撤出南京、江南要害富庶之地,發展受挫。蔣與宋美齡結婚時,李是國民政府全體中央委員中唯一未送結婚賀禮之人。

1928年4月,蔣命令駐兩湖各軍加入北伐,編為第四集團軍,以李宗仁為第四集團軍總司令。[1]李宗仁兼任武漢政治分會主席。第四集團軍由新桂系嫡系部隊和改編的原唐生智兩湖部隊所組成,共轄十六個軍又六個獨立師。李宗仁指揮部隊北上,開始「二次北伐」,討伐奉系軍閥張作霖,第四集團軍進至北平天津山海關。桂系控制的地區從兩廣、兩湖至平津,總兵力逹二十餘萬人。

當時,對於是否接受張作霖之子張學良之投誠,國民革命軍內部分歧極大。不同於閻錫山馮玉祥主張國民革命軍一定要進駐東北,全部遣散奉系軍隊的主張;李宗仁則主張接受張學良投誠,並可繼續管理東北事務。最終蔣採納了李的意見。

中原大戰[編輯]

1928年北伐成功,國民政府召開國民革命軍善後編遣會議,李宗仁主張「賞罰獎懲公平」,即:裁無軍功之軍隊,留有功之軍隊;裁軍功小者,留軍功大者。會議最後因各方分歧太大而沒有實際結果。李宗仁後就任軍事參議院院長一職。同年初,李宗仁出於控制湖南之目的,軟禁主政湖南之程潛,任命何鍵魯滌平主持湖南政務。但魯、何二人不和。

1929年2月,魯滌平暗地投向蔣中正,蔣中正並繞過武漢政治分會接濟魯滌平部大批軍械彈藥,何鍵查扣後當即上報武漢政治分會,新桂系將領夏威、胡宗鐸、葉琪等人大懼,在未得到李宗仁同意,亦未與三號人物白崇禧商討之前提下,於2月21日倉促以武漢政治分會名義發報中央,宣布免去魯滌平本兼各職。同日,夏威、葉琪二人率軍進入長沙,將魯滌平部繳械,魯逃離長沙。

3月21日,國民政府發表聲明,免去李宗仁、白崇禧、李濟深本兼各職,武力討伐新桂系。馮玉祥,閻錫山兩派觀望形勢,態度暗昧。李宗仁為表和平態度,長駐南京、上海,此舉在軍事上使新桂系從一開始就陷於不利境地。最後新桂系被擊敗。李宗仁、黃紹竑、白崇禧等逃往法屬安南(今越南)、香港。

蔣中正隨後任命俞作柏李明瑞楊騰輝鄭介民主政廣西。俞、李二人因政治面貌左傾親共,在廣西引入鄧小平陳豪人等共產黨人進行活動,宣傳赤色革命。鄭介民將此情形密報蔣中正,南京國民政府遂於1929年10月將俞、李二人免職。而鄭介民則因離間、監視桂系的特殊功勛,其後成為軍統局首腦人物。楊騰輝則與俞、李分道揚鑣,聯同大批原桂系軍官對李宗仁表示重新效忠,李宗仁、白崇禧遂在此一片混亂的局勢下返回廣西,重新掌握了俞、李、楊三人之部隊及湖北陸續逃回的桂軍官兵。

1930年5月,新桂系北上參加中原大戰,李宗仁對此次北伐信心十足,專門委託香港印鈔廠印製大批中國國民銀行鈔票,準備佔領武漢後公開發行。初期大捷,自桂林北上後勢如破竹,6月初即攻佔長沙、岳陽,迫近武漢;但終因黃紹竑態度猶疑,行軍遲緩,致使新桂系部隊被各個擊破。新桂系、馮玉祥、閻錫山三大派別在中原大戰中都被蔣中正擊敗。

整頓廣西[編輯]

1931年發生九一八事變,蔣中正於12月15日通電辭職下野。1932年發生一二八事變,中國國民黨各派系謀求妥協,一致抗日。1932年4月,李宗仁出任廣西綏靖公署主任,白崇禧任副主任,和廣西省政府主席黃旭初形成「後李白黃」體制。

抗日[編輯]

李宗仁1938年在台兒庄

1936年4月,李宗仁發表了《我的主張——焦土抗戰》一文,從政治、經濟、軍事、外交四個方面闡述中日全面戰爭一旦爆發,最後的勝利者必是中國,號召全國軍民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化全國為焦土,用大刀闊斧來答覆侵略者。

1937年7月,中國抗日戰爭爆發。李宗仁任第五戰區司令長官。1938年1月至6月,李指揮國民革命軍抗擊日軍。在臺兒莊會戰中,李親臨前線督戰指揮,獲得國民革命軍抗戰中首次大勝。在台兒庄會戰中,李成功化解張自忠龐炳勛之間宿怨。同年,李先後指揮徐州會戰武漢會戰。徐州大突圍中,李成功指揮60萬大軍突圍,國民革命軍未出現淞滬會戰南京保衛戰撤退時之混亂。

1939年後,指揮隨棗會戰棗宜會戰豫南會戰,抗擊日軍。

事後,在《李宗仁回憶錄》中,李自稱任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期間,要求所部官兵「寧肯吃樹皮,決不可擾民」;並成功警誡全軍禁煙禁賭。李自稱在1939年9月,與史迪威朱可夫分別晤談期間,曾準確預測法國馬其諾防線不足恃,英法聯軍必敗;而英法一旦失敗,則蘇德互不侵犯條約立成廢紙,希特勒必然東進,史達林此時自以為得計,實大禍不遠矣。

1944年6月,曾分别致備忘錄與盟軍中國戰區參謀長魏德邁將軍、美國駐華大使赫爾利、英國駐華軍事代表衛阿特將軍,希望「盟軍不要急於開闢歐洲第二戰場,在此期間應全力消滅日本,待德、蘇皆奄奄一息,再行東西對進,德蘇兩雄自將俯首就擒,戰後之世界自由和平指日可待」,李宗仁尤其反對「美英企望蘇軍加入中國戰場,對日本關東軍作戰」。

1944年底,蔣中正為防止以李為首的桂系力量壯大,將第五戰區司令長官李宗仁調升為軍事委員會委員長漢中行營主任,名義上指揮第一、五、十3個戰區,實則是虛設機構,明升暗降,以削去兵權。

國共內戰[編輯]

1945年抗戰勝利後,圍繞如何處理中國共產黨問題,李宗仁與蔣中正之間產生諸多分歧。李宗仁被任命為國民政府主席北平行轅主任,名義上統帥冀、魯、察、綏、熱、平、津、青五省三市。實則並無調兵遣將、馭控下屬之實權。李韜光養晦,結交胡適齊白石甘介侯司徒雷登等文化名流。他與徐悲鴻在抗戰時期即已相熟。主政北平後,他為徐任校長的國立北平藝專解決了用地問題,徐感念此舉,將校內一建築命名為「德鄰紀念堂」。[2]

1947年10月2日,陳誠蔣介石報告,東北民主聯軍己發動攻勢,請令國民政主席北平行轅政務委員會主任委員李宗仁督促第九十二軍軍長侯鏡如迅速率部出關,協擊北寧鐵路附近之中共軍隊。[3]:84271947年底,李宗仁拒絕在無實權(即「生殺予奪」)下總責華北地區、東北事務,且其「東北華北剿匪方略」亦被蔣否定。李三度拒絕指揮東北戰事,堅持參選中華民國副總統。

副總統[編輯]

1948年3月,國民大會召開,選舉第一任行憲總統和副總統。李宗仁在蔣中正反對和壓力下,最終在4月29日,以1438票對1295票,擊敗蔣屬意的孫科。李宗仁當選為國府副總統。[4]:11948年副總統競選,當廣播員報告李票數已超過過半數當選時,蔣盛怒之下,把收音機踢翻。[5]就職前夕,蔣手諭說,要李在就職典禮上穿用軍常服。[5]5月19日,李發演說,宣布辭去國民政主席北平行轅政務委員會主任委員職,並稱「希望全國上下今後在蔣主席的領導下,努力削平內亂」。[3]:86055月20日,在正副總統就職典禮上,蔣並未穿軍常服,而是長袍馬褂,旁若無人地站在台上。[5]李當時心頭一怔,「感覺到蔣先生是有意使我難堪」[5]

蔣中正和李宗仁攝於就職禮後。據李宗仁回憶,蔣中正故意不讓他知道要穿著中式禮服,結果他穿軍裝,看起來好像是蔣的副官。

1948年5月底,蔣調白崇禧華中剿匪總司令部司令長官。李強烈反對蔣設立華中剿匪總司令部,認為黃河以南、長江以北地區應由華東剿匪總司令部統一指揮;若硬要一分為二,也應由白崇禧出任華東剿匪總司令。李在與親信將領閒談時,曾說「徐州是南京的北大門,理應派一隻去,至少也要派一隻,結果卻派了一頭」。

1948年8月15日,李宗仁離開北平飛往南京前,對記者發表談話,希望對中國共產黨恢復「和談」。[6]8月17日在南京雖否認其事,而態度模稜兩可,對前途已喪失信心。[6]

1948年年底,國軍在中國共產黨發動之三大戰役中大敗,國、共軍事力量逆轉為150萬:400萬。經濟上,上海爆發金圓券風暴。外交上,杜魯門上台後表示對蔣中正失去信心。12月25日。李和程潛要求國民政府和中國共產黨和談,並且要求蔣介石下野。[7]是月下旬,蔣與李經過兩次協商,就蔣下野讓位問題達成協議;一、蔣主動下野,以便南京政府開始和談;二、由副總統李代行總統職務,宣佈和平主張;三、與中共和談事由行政院主持。[3]:8764

代總統[編輯]

1949年1月1日,蔣發布元旦文告。1月19日,蔣約見李宗仁商談時局,表示引退。[8]1月21日,副總統「李宗仁宣佈就代總統職」[9],聲明願就中國共產黨「所提八項條件即行開始商談」[9]。1月24日,李宗仁表示:「決促進和平實現。」[10]「又飭令孫科行政院長,辦理「七大和平措施」,「取消全國戒嚴令」[10]。1月27日,李宗仁親電毛澤東,「促其迅速指定和談代表與談判地點。」[11]並謂:「政府業已承認,以共方所提的『八項條件』作為和談的基礎。」[11]李宗仁在中國國民黨內未具有中央常務委員身份,又與中央政治委員會代主席孫科關係不洽,與黨關係益加隔閡,進而引發「府院之爭」、「黨政之爭」。[12]:312

1949年2月9日,李宗仁自稱「共黨壓迫我完全脫離美國,為唯一條件」[13]2月20日,李宗仁「飛往廣州」[14]。2月21日,李宗仁「復飛桂林」[14]。2月25日,李宗仁返回南京,立即準備換行政院長,強何應欽「繼任」[15]李希望透過和談,依仗長江天險,阻止人民解放軍進攻。另一方面,希望爭取到美國支持,以挽救國民政府。可是李上台後,國民政府處處受蔣操控;美國亦沒有提供先前承諾援助。孫科在蔣支持下,無視李命令,將行政院搬至廣州。李宗仁力壓。

1949年3月,孫科辭職,改由何應欽擔任行政院長。何在李與蔣之間無法自處,為明哲保身,終於辭職,由閻錫山接任。李試圖穩定貨幣,因蔣命令蔣經國湯恩伯桂永清中央銀行所有黃金白銀美鈔外匯轉運台灣,亦告失敗。3月22日,李發動部份立法委員,「要求政府將所存現金運回,期作半年之用,用完了事」[16]。李雖多次飛台,令台灣省主席陳誠將金銀運回大陸,終無果。3月24日,明告美國駐華大使,「謂彼欲往莫斯科一行,請求其諒解」[17]

1949年4月,李宗仁等曾多次要求蔣出國,蔣均不為所動。[18]4月1日,李派以張治中為首的六人談判團抵達北平,與中國共產黨展開談判。4月7日,毛澤東覆李電稱:「根據八項原則,以求具體實現。」[19]。4月10日,乘閻鍚山至溪口晉見蔣之便利,李曾托其帶書請示機宜。[20]同日,李電陳蔣介石謂:「萬一和談破裂,則實難肩此重任;故決心『引退』以謝國人」[21]。4月12日,蔣戒其勿為脅迫而自餒。[20]4月17日,李乃致電蔣,請其復職,繼續領導戰爭。[22]李拒絕在《國內和平協定》上簽字,後發表《告全國同胞書》,表示反共決心。[4]:1和談最終宣告破裂。4月20日,人民解放軍渡過長江。4月22日,李要求蔣復職;蔣說明只討論時局之政策,「而不涉及人事之變動」[23]。李於會後即回南京。[23]。4月23日,解放軍攻佔南京,李宗仁乘追雲號在明故宮機場「飛往桂林」[24][25]。國民政府遷往廣州

1949年5月5日,李宗仁致函美國總統杜魯門[26]5月8日,李宗仁返廣州,惡意攻擊蔣,更變本而加厲。[27]李宗仁發表講話,表示將「決心戡亂到底」。之後半年,解放軍席捲全國。

1949年6月1日上午,立法院舉行會議,審查李宗仁提名居正為行政院長一案,投票結果以一票之差被否決。[3]:89316月2日上午,中國國民黨中政會在廣州舉行,吳鐵城主席,李提名閻錫山出任行政院長,經全體與會委員一致同意。[3]:89326月11日,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第一九七次會議通過非常委員會名單,終於定案。[12]:3106月13日,蔣致電鄭彥棻,指示徵詢吳忠信、吳鐵城、陳立夫、閻錫山等對於副主席人選意見:「非常委員會名單既經過通過,對於副主席亦應即提名,請商諸禮卿、鐵城、立夫等同志,如副主席祇可提一人,則提德鄰,如提二人,則將哲生亦同時提出。究以一人抑二人,並與伯川院長切商速覆。如各同志以暫提一人,則由秘書處以中名義先提德鄰為副主席。」[28]李在委員名單確定後,頗為關心非常委員會成立工作,除向中央執行委員會秘書處索取該會組織條例外,並致電蔣氏,推薦由吳忠信兼任秘書長、程思遠出任副秘書長。[29]

1949年7月30日,李宗仁由台北飛返廣州。[30]

1949年8月1日,李在非常委員會第八次會議稱,保衛廣東,決戰應積極,不可延誤,但部隊不聽調度,即無法完成部署。今後大決策應請總裁指示,小的如軍隊調動等,應聽國防部命令。總裁說過他領導黨不問政事,曾見諸文告。[31]9月27日,總統府發言人聲明,李宗仁不同意湯恩伯繼任福州綏靖公署主任。[3]:9018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成立。[32]10月13日,李宗仁自廣州出走桂林,國軍撤離廣州。[33]李宗仁發表談話,重申反共決心。[34]

1949年11月16日,李宗仁病復發,十二指腸出血,蔣中正復出在即。11月20日,「代總統李宗仁託言就醫經由桂林經南寧飛赴香港」[34],將中樞軍政交由閻錫山主持。

1949年12月4日,李宗仁藉口胃疾復發,須出國治療,偕其妻及隨員7人,乘包機一架,離港赴美。[35][36]。12月5日,李宗仁離職赴美。[34][37][38]。12月8日至12月10日,國府五院院長、各部會首長、政府公務員及兩蔣紛紛離開成都飛抵台北。12月19日,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醫院切除四分之三隻,此後滯留在美國達十六年。

旅居海外[編輯]

鑒於李自知不能去台灣,遂借口就醫去美國。[4]:2李在海外不歸期間,中華民國政府、中國國民黨與蔣中正本人多次邀其重返中樞繼續行使總統職權。1949年11月22日,蔣在重慶約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委討論,決定派居正朱家驊洪蘭友鄭彥棻四人持函赴港探訪李,勸其回國。蔣在函中保証,將以「充分權力」交給李。同日,蔣約白崇禧談話,仍然表示本人此時決不復職,要求李剋日回渝,商定對內、對外大計,唯李婉拒。11月29日,再遣朱家驊、洪蘭友赴港,仍未有結果。[39][40][41]李曾加入第三勢力,1949年曾資助自由民主大同盟,並曾公開建議「台灣可成為美國之一個自治州」。1949年12月7日,中華民國政府播遷台灣。李並沒有獲得美國支持,一直滯留美國,給蔣復行視事之機。[42]:190

1950年1月20日,監察院致電李,促請由美國返台視事[43],李以身體有恙仍需調養為由復電婉拒[44]

1950年2月5日,國民大會代表胡鍾吾劉宜達等人再電李[45],未有結果。政府多次電請在美國之代總統李回台主持政務,否則將被視為放棄代總統職權[46]。李電覆監察委員,表示短期內不能返國。[46]2月14日,中國國民黨中央非常委員會委員居正于右任張群吳鐵城朱家驊陳立夫、何應欽、閻錫山吳忠信等人聯名致電李,勸其回國,並稱若再不歸國將請總裁復職。[47]這是中華民國方面最後一次勸說。李則覆電:「仁以病尚未痊,醫囑不宜遠行」;同時李在電報中表示,基於憲法規定,總統暫由行政院長代理,並立刻召集國民大會選舉新總統。[48]行政院長閻錫山與副院長朱家驊也提出辭呈,仍成「若無元首,中華民國就瀕於亡國」[49]之氛圍,以替蔣復行視事鋪路。[42]:190這使李完全敗退。[42]:190

1950年3月1日,在各界勸進中,蔣在台北宣佈復行視事[50],重返總統職務職而不是重新就職[42]:190。因為蔣1949年下野並沒有經過國民大會承認,李是「代行」而非繼位。[42]:190李聲稱蔣此舉違反憲法。蔣於復職文告中稱:「李代總統自去年十一月積勞致疾,出國療養,迄今健康未復,返旆無期,於是全體軍民對國事惶惑不安,而各級民意機關對中正責望尤切。中正許身革命四十餘年,生死榮辱早已置諸度外,進退出處,一惟國民之公意是從。」同日,蔣致電李,希望李早日康復,並請代表其訪問美國朝野後,從速返回台灣,共濟艱危時局。[51]

1952年1月11日,「蔣把『彈劾李宗仁違法失職案』交給監察院[52]。監察院通過彈劾副總統李宗仁違法失職案。[53]通過此後李仍具副總統之地位。

1954年1月3日,李致函蔣:「以憲法規定國大代表任期六年,用臨定條款來延長代表任期是非法的。」蔣不理。[54]2月,第一屆國民大會第二次會議選舉第二屆總統、副總統。3月10日,第二次會議六次大會審議彈劾李宗仁違法失職案,並舉行投票。同意彈劾比率高達94.4%,符合了三分之二同意門檻。[55]李被蔣免去副總統職務,成為流落異鄉之一介平民。[4]:2 至遭罷免後,李已無可能去台。在此前後,有資料表明他參與孫立人案,同時積極策動仍留在大陸的廣西舊部襲擾新政權,殺死新政權軍政幹部及平民多人,中共「廣西剿匪」即由此而發。他這一系列做法在當時世界冷戰背景之下,或遇到挫敗,或乏人響應,後漸與中國共產黨聯繫熱絡。

到中國大陸[編輯]

1954年,周恩來在萬隆會議上發表聲明:「台灣是中國的領土,中國人民解放台灣是中國人民自己的內政問題,美國造成台灣地區的緊張局勢,中國政府願意同美國政府坐下來談判。中國人民願意在可能的情況下,爭取用和平方式解放台灣。」[4]:2周聲明消息傳到美國後,李異常高興,立即寫信給程思遠,囑其同海外人士交換意見,替他准備一個文件,並於1955年8月,發表《關於台灣問題的建議》。[4]:2他在建議中談到:

台灣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

在中國人之間,如假以時日,沒有不能解決的事。經過一段和平共處的時間,就可以召開一個全國會議,由自由中國人士和中國共產黨試行解決他們之間的一切問題。

所謂聯合國託管、中立化和兩個中國的理論,作用使台灣和中國分離。這正與一般的統一傾向……背道而馳。」[4]:2-3

據當時負責統戰工作的中共中央統戰部副部長宋堃回憶,1955年5月,李歸來事宜最早提出。[4]:5當時,曾擔任李政治秘書及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正寓居香港之程思遠隨港澳代表團到北京訪問,與曾經在中國抗日戰爭時期任八路軍駐桂林辦事處主任之舊交李克農﹙時任外交部副部長﹚會晤。[4]:55月7日,李克農向周恩來當面滙報,積極建議中央爭取李宗仁回國。[4]:5同時,李濟深也曾向中國共產黨中央建議過此事。[4]:5

1958年,中國共產黨中央得知李宗仁決意歸來,毛澤東在一份文件中批示:(周)恩來同志,此事似可告知台灣方面,指出美國毀蔣陰謀,叫蔣注意。[4]:5注意之點在美國,不在李宗仁。[4]:5

從李方面來說,也有一個試探中國共產黨中央態度之過程。如他曾將自己收藏之一部分書畫作品送回國,聲稱當年自己是花了11萬美金購買。[4]:6但其實不少是贋品,按當時價格,頂多值3,000美金。[4]:6毛澤東得知此事,答應給他12萬美金。[4]:6並說,這是一筆政治賬,我們做統戰工作要講策略。[4]:6他要11萬,就給他12萬。[4]:6李拿到這筆錢,很滿意地說:「共產黨不簡單,是識貨的。」[4]:6

爭取李歸來中國大陸,先後花費10年時間。[4]:6期間,程思遠「同志」多次到北京,為中國共產黨中央和李聯繫牽線搭橋。[4]:6另外,李濟深、張治中、邵力子及其他一些「民主人士」,包括李舊部劉仲容等,也起到重要作用。[4]:6毛和周歡迎李歸國,周為此費盡無數精力。[4]:6

1963年11月,中國共產黨中央經過認真分析研究,認為歡迎李歸來時機已經成熟。[4]:6周特意事先向台灣打招呼,以免引起誤會。[4]:6程思遠在由周當面交代任務和有關政策後赴瑞士蘇黎世與李面談。[4]:6程向李講明周提出「四不」:擺脫美國關係、不插手台灣問題、不和第三勢力攪在一起、不介入中美關係;和「過五關」:過好思想關、政治關、家族關、社會關、生活關之要求時,李一一答應。[4]:6對李之出處,周提出可重回美國料理些事;回來看看,住一時期再回去,保證來去自由和保密;留歐,如考慮願為祖國做些事,歡迎,經濟上有困難可幫助;決心回國,歡迎。[4]:6李當即表態說:「我只要一可,回到祖國定居,安度晚年。」[4]:6

1965年2月3日,在獲得李決意歸來之確切消息後,毛在一份文件上批示周,似應歡迎李回國,去年向美報投書問題,無關大局,不加批評。[4]:7因為他已自己認錯了。[4]:7

1965年6月18日,程思遠第五次來到北京。[4]:7領受中央統戰部部長徐冰、國務院秘書長周榮鑫、國務院總理辦公室主任童小鵬和全國政協秘書長平傑三等按照周恩來意見,交代任務(當時周離開北京出訪非洲14國)後,程即於第二天上飛機,前往瑞士迎接李。[4]:7

1965年7月12日11時,周和徐冰及國務院副秘書長、總理辦公室副主任羅青長等在人民大會堂,召集部分黨外人士舉行一個談話會,向黨外通報李要到中國大陸之消息,並闡述有關方針政策。[4]:8據有關記載,參加此重要會議有原桂系主要人物和原南京和平談判代表團成員張治中、邵力子、章士釗、黃紹竑、李蒸、劉斐、盧郁文、李俊龍、傅作義、黃琪翔、朱蘊山、李任仁、劉仲容、陳劭先陳此生梅龔彬楊東蒓覃異之等。[4]:8會議還通知蔡廷鍇劉仲華參加,他二人因病未能出席。[4]:8 7月15日,中央有關部門就李回國後發表聲明問題電告中華人民共和國駐巴基斯坦大使丁國鈺:「李回國後的簡短聲明稿,仍請李決定。」[4]:8發報之前,此電報稿送呈毛審閱。[4]:87月15日早上,毛批示周去上海多留幾天,同李面商聲明稿,並同機回北京。[4]:8李回國,周應到機場歡迎。[4]:8可在上海住幾天,商量好簡短聲明後再到北京。[4]:87月17日,周根據毛指示飛抵上海出迎李。[4]:8

抵達北京[編輯]

7月19日,周與李在上海文化俱樂部長談,李誠懇全部接受周之意見。[4]:10

7月20日,李和夫人郭德潔,在程思遠陪同下,終於回到北京。[4]:10在機場,周恩來、彭真賀龍郭沫若等111名政要親自接機。

北京機場大廳裡,李先生莊嚴宣讀聲明,說:「16年來,我以海外待罪之身,感於全國人民在中國共產黨和毛主席的英明領導之下,高舉社會主義建設總路線的紅旗,堅決奮鬥,使國家蒸蒸日上,並且在最近已經連續爆炸成功了兩顆原子彈。這都是我國自力更生、艱苦奮鬥的成果。凡是在海外的中國人,除少數頑固派外,都深深為此感到榮幸。我本人尤為興奮,毅然從海外回到國內,期望追隨我全國人民之後,參加社會主義建設,……今後自誓有生之日,即是報效祖國之年,耿耿此心,天日可表……」[4]:10-11

他說:「我深望海外僑胞和各方面人士也應該堅決走反帝愛國的道路。1949年我未能接受和談協議,至今猶感歉疚,此後一度在海外參加推動所謂「第三勢力」運動,一誤再誤。經此教訓,自感作為中國人,目前只有兩條道路可循:一就是與中國廣大人民站在一起,參加社會主義革命與建設;一就是與反動派沆瀣一氣,同為時代所背棄,另外沒有別的出路。」[4]:11 7月20日晚,周在人民大會堂接見並隆重設宴歡迎李和夫人郭德潔。[4]:11

7月26日,毛在游泳池接見李夫婦和程思遠先生,交談友好親切。[4]:11毛說:你們回來了,很好,歡迎你們。」[4]:11李說:「我們這一次回到祖國懷抱,受到政府人民的熱烈歡迎,首先應對主席表示由衷的感謝。」[4]:11毛說:「跑到海外的,凡是願意回來,我們都歡迎,他們回來,我們都以禮相待。……蔣介石比你高一級,你是他的部下,他回來我們更歡迎。」[4]:11

7月31日晚,劉少奇王光美董必武和夫人何蓮芝鄧小平和夫人卓琳,在人民大會堂東大廳接見並宴請李和郭德潔。[4]:12陪同有徐冰和夫人張曉梅,及羅青長、劉仲容等人。[4]:12

9月26日下午3時,李在全國政協禮堂三樓舉行中外記者招待會。[4]:12

參觀海南島[編輯]

1966年2月,李堅持要參觀海南島,很想了解。[4]:19當時,李很想了解具體戰況與軍事設施。[4]:19海口時,李很注意戰鬥機不時在空中飛行,並問空軍是否24小時在空中巡邏?[4]:19美機是否經常飛來?[4]:19解放軍高射炮打多高?[4]:19在去榆林港途中問訊雷達設備,見到飛機就觀察兩邊山頭,當時接待李之軍方人員十分尷尬,只是在榆林港安排他坐艦艇在海上兜圈,依稀見到一些軍事設施。[4]:192月28日,李宗仁偕郭德潔和程思遠等,從湛江乘專機飛南寧,受到韋國清和夫人許其倩等熱烈歡迎和宴請。[4]:19

郭德潔逝世[編輯]

1966年3月8日,廣西醫學院曾懷瑞大夫便向李宗仁和平副部長報告說,郭德潔病情隨時可能突然惡化。[4]:223月16日,李接到南寧來電,報告郭德潔夫人病情惡化。[4]:21於是,李決定中止參觀,提前返回南寧。[4]:213月21日零時30分,妻郭德潔因乳腺癌北京病逝。[4]:22

郭德潔遽然去世,使李觸目傷心。[4]:24在郭潔德遺體告別儀式上,周恩來再三囑咐李要節哀,保重身體。[4]:24同時,周還建議李之舊友陪同李外出走走,轉換環境,排遣情懷。[4]:24

郭潔德去世後,誰來照顧李晚年生活,成為實際問題。[4]:25-26經人介紹,李結識北京某醫院護士胡友松。[4]:267月25日,李與胡友松履行正式結婚手續。[4]:26經張成仁介紹,周恩來同意,著名影星胡蝶女兒、27歲之胡友松與76歲之李宗仁完婚。[56]婚後,李和胡友松去北戴河[4]:26

保護[編輯]

8月31日,其宅遭北京紅衛兵抄家,理由是郭德潔涉嫌梅花黨案。周得知此事後,當即指示:不能進到李宗仁家裡去,不能在李宗仁先生家裡搞鬥爭。[4]:269月15日,周親自安排由國務院管理局高富有接李宗仁到三〇一醫院保護起來。[4]:26

保重[編輯]

1966年10月1日,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見到應邀參加國慶典禮之李宗仁,特意與李熱情握手。[4]:26毛對李說:「請多保重身體,共產黨不會忘記你的。」[4]:26隨後,毛請李來到休息室去吃茶。[4]:26在休息室,毛和李最後一次談話,中心意思是談「文化大革命」之事。[4]:26同時,毛明確告訴李,紅衛兵要砸爛政協,要徹底否定統一戰線,這是不對。[4]:26接著,毛把統一戰線在民主革命中和社會主義時期統一戰線之必要,對李作說明。[4]:26毛明確說,民主黨派不能取消,人民政協還是要。[4]:26要對紅衛兵說清楚,有些人可能聽不進去,但要好好地做工作,說服教育他們。[4]:26

逝世[編輯]

1967年,公安部大肆追查「梅花黨」案件。有人對郭德潔不輕易放過,並藉以攻擊。[4]:23當時在王府井大街上出現一張大字報,說郭德潔是美國特務組織梅花黨負責人,負有中央情報局特殊使命來中國做特務工作,說該組織用梅花型胸針作為聯絡標誌。[4]:23還把當時被誣陷成「美國中央情報局長期潛伏的高級戰略特務」王光美和郭聯繫起來。[4]:23謠言借造反小報像雪片似飛遍全國。[4]:23-24其政治企圖主要是抺黑周恩來。[4]:24

1968年8月以後,李身體每況愈下,晚年在美國已患肺氣腫,經常患感冒發燒住院,同時發現有十二指腸癌。[4]:269月30日,李扶病參加周恩來舉行之國宴,但回家後即感身體難以支持,第二天便又回住醫院,天安門城樓檢閱觀禮也未能出席。[4]:26李此次出席國宴,便是他最後一次公開露面之政治活動。[4]:26

1969年1月下旬,李病重消息很快由北京醫院報告到中央統戰部。[4]:26周極度緊張工作,見到關於李病重之報告。[4]:26他立即做批示:要盡一切可能搶救。[4]:261月30日,李宗仁病情惡化,醫護人員用盡一切措施搶救,延續生命,甚至用振搏器幫助呼吸也無效。[4]:27午夜12時,李溘然長逝,享年78歲。[4]:27但據唐德剛表示,據聞其是遭慢性中毒而死。[57]

對於李去世,中央統戰部立即寫下治喪報告[4]:27周審閱報告,贊同舉行一個骨灰安放儀式,在報告上批示:由全國政協主席周恩來主持。[4]:27毛澤東批准報告。[4]:27 2月初,在八寶山革命公墓為李舉行一個簡單骨灰安放儀式。[4]:27

周參加李骨灰安放儀式,是最高之禮遇。[4]:28參加李骨灰安放儀式有10來個人,是有影響有分量人士。[4]:28周宣佈李骨灰安放儀式開始,大家分別向李骨灰盒鞠躬告別。[4]:28隨後,周走來握著胡友松之手說:「李先生逝世了,以後你有什麼困難,國家會照顧你的。」[4]:28

胡友松在骨灰盒上寫著:李宗仁先生千古。[4]:28事後,李骨灰安放在八寶山革命公墓第一室。[4]:28

1978年11月9日,中共中央組織部部長胡耀邦中共中央黨校講話,談到中共特工首腦康生的問題,其中提到李中毒致死的疑案時說:「我們肯定了李宗仁是慢性中毒死亡……李宗仁到底死在誰的手中,當然康生有最大嫌疑。」 [58]

評價[編輯]

李宗仁當年崇敬孫中山,響應孫中山主張,統一廣西,促進兩廣統一,為北伐奠定基礎。[4]:2他率領精銳的廣西第七軍加入北伐軍行列,參加北伐戰爭,第七軍被稱為北伐最精銳主力之一,被譽為北伐「鋼七軍」。在北伐中,李宗仁之廣西部隊打到山海關,立下不少功勞。[4]:2在中國抗日戰爭時提出「焦土抗戰」,號召全國軍民誓死與日軍血戰到底,表現中國人的氣節。他的桂系部隊是全國第一支主動接受改編成中央軍的地方軍閥部隊,他用以起家的桂系十萬老兵幾乎全部在上海徐州武漢對日作戰中損失殆盡,予日軍沉重打擊。 「在抗日戰爭中,李宗仁肯於和中國共產黨合作,血戰台兒莊,並領導所轄戰區部隊積極作戰,建立了一定的功勳。同時,李宗仁長期堅持反共立場,對中國共產黨犯有罪行,是中國人民解放軍通緝的首要戰犯之一。」[4]:2對中共篡奪中國政權起到阻礙作用。

李在同蔣長期共事,最後與蔣決裂,分道揚鑣。[4]:3他對於美國懷有幻想,曾企圖依靠美國,搞「第三勢力」。[4]:3他開始轉變政治立場。[4]:3

他開放了以前處於半獨立狀態的廣西,同意中央政府在廣西徵兵,在抗戰時期,全省人口共1,200多萬的廣西,由於此前實行的「寓兵於農」的民團制度,大部分青年都接受過比較系統的訓練,兵員比較優秀,所以有130多萬廣西青年應徵入伍,差不多近8個廣西人中就有1個出省當兵抗戰(這還不包括那些留在廣西後來參加游擊和修鐵路的人),其中大部分被蔣中正編入中央軍。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周恩來這樣評價他:李將軍一生做過三件大好事,第一是北伐,第二是台兒庄大戰(我覺得應該說是抗日),第三是回歸祖國。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毛澤東評李宗仁:「廣西這幾年跟蔣介石鬧獨立。名氣很大啊!廣西是個有名的窮省份,鬧起飢荒來,災民常逃到湖南來。湖南的農民討不到老婆的,就娶廣西的妹子。李先生憑什麼鬧獨立?據說,這幾年,沒有南京政府的財政支持,不僅撐得住局面,還被人稱讚為全國的模範省。我看李宗仁是個有本事的人。」、「德鄰先生,你這一次歸國,是誤上『賊船』了。台灣當局口口聲聲叫我們做『匪』,還叫大陸為『匪區』,你不是誤上『賊船』是什麼呢?!」

他曾是地地道道的軍閥,擁兵自重思想極重。在寧漢戰爭蔣桂戰爭中原大戰等內戰中給平民造成巨大危害,在湖北,他的桂軍在佔領武漢時無惡不作,被湖北人民稱為虎狼之兵。

1930年代,他在廣西實行全省皆兵的民團制度,與中央對抗,使廣西被外人稱為「斯巴達式」的廣西,他統治下的廣西成為半獨立於中央的省份。加劇了全國軍閥割據的狀況,不利中華民國統一。

參看[編輯]

註釋[編輯]

  1. ^ 陳布雷等編著,《蔣介石先生年表》,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78年6月1日,第15頁
  2. ^ 傅寧軍著,報告文學《吞吐大荒:徐悲鴻尋蹤》,人民文學出版社
  3. ^ 3.0 3.1 3.2 3.3 3.4 3.5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韓信夫、姜克夫主編,《中華民國史大事記》(全十二卷,共十二冊),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7月
  4. ^ 4.000 4.001 4.002 4.003 4.004 4.005 4.006 4.007 4.008 4.009 4.010 4.011 4.012 4.013 4.014 4.015 4.016 4.017 4.018 4.019 4.020 4.021 4.022 4.023 4.024 4.025 4.026 4.027 4.028 4.029 4.030 4.031 4.032 4.033 4.034 4.035 4.036 4.037 4.038 4.039 4.040 4.041 4.042 4.043 4.044 4.045 4.046 4.047 4.048 4.049 4.050 4.051 4.052 4.053 4.054 4.055 4.056 4.057 4.058 4.059 4.060 4.061 4.062 4.063 4.064 4.065 4.066 4.067 4.068 4.069 4.070 4.071 4.072 4.073 4.074 4.075 4.076 4.077 4.078 4.079 4.080 4.081 4.082 4.083 4.084 4.085 4.086 4.087 4.088 4.089 4.090 4.091 4.092 4.093 4.094 4.095 4.096 4.097 4.098 4.099 4.100 4.101 4.102 4.103 4.104 4.105 4.106 4.107 4.108 4.109 4.110 全國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編:《文史資料選輯》第140輯,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2000年2月,ISBN 7503410655
  5. ^ 5.0 5.1 5.2 5.3 「以退為進」:李宗仁競選副總統始末
  6. ^ 6.0 6.1 李守孔著:《中國現代史》,台北三民書局,1973年9月,第165頁,ISBN 9571406635
  7. ^ 翁元口述、王豐記錄:《我在蔣介石父子身邊的日子》,台北:圓神出版社,2001年11月新版,第11頁
  8. ^ 蔣經國著,〈危急存亡之秋〉,刊《風雨中的寧靜》,台北:正中書局,1988年,第136頁
  9. ^ 9.0 9.1 陳布雷等編著,《蔣介石先生年表》,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78年6月1日,第58頁
  10. ^ 10.0 10.1 蔣經國〈危急存亡之秋〉,刊《風雨中的寧靜》,台北,正中書局,1988年,第142頁
  11. ^ 11.0 11.1 蔣經國著,〈危急存亡之秋〉,刊《風雨中的寧靜》,台北:正中書局,1988年,第144頁
  12. ^ 12.0 12.1 劉維開:〈1940年代中國國民黨領導階層之分析〉,刊呂上芳主編:《論民國時期領導精英》,香港:商務印書館,2009年12月,ISBN 9789620764264
  13. ^ 蔣經國著,〈危急存亡之秋〉,刊《風雨中的寧靜》,台北:正中書局,1988年,第153頁
  14. ^ 14.0 14.1 蔣經國著,〈危急存亡之秋〉,刊《風雨中的寧靜》,台北:正中書局,1988年,第157頁
  15. ^ 蔣經國著,〈危急存亡之秋〉,刊《風雨中的寧靜》,台北:正中書局,1988年,第160頁
  16. ^ 蔣經國著,〈危急存亡之秋〉,刊《風雨中的寧靜》,台北:正中書局,1988年,第171頁
  17. ^ 蔣經國著,〈危急存亡之秋〉,刊《風雨中的寧靜》,台北:正中書局,1988年,第172頁
  18. ^ 陳布雷等編著,《蔣介石先生年表》,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78年6月1日,第59頁
  19. ^ 蔣經國著,〈危急存亡之秋〉,刊《風雨中的寧靜》,台北:正中書局,1988年,第179頁
  20. ^ 20.0 20.1 李守孔著,《中國現代史》,台北:三民書局,1973年9月,第169頁,ISBN 9571406635
  21. ^ 蔣經國著,〈危急存亡之秋〉,刊《風雨中的寧靜》,台北:正中書局,1988年,第181頁
  22. ^ 李守孔著,《中國現代史》,台北:三民書局,1973年9月,第170頁,ISBN 9571406635
  23. ^ 23.0 23.1 蔣經國著,〈危急存亡之秋〉,刊《風雨中的寧靜》,台北:正中書局,1988年,第188頁
  24. ^ 蔣經國著,〈危急存亡之秋〉,刊《風雨中的寧靜》,台北:正中書局,1988年,第189頁
  25. ^ 程思遠著,《李宗仁先生晚年》,第82頁
  26. ^ 李宗仁「表示彼將迎合美國對華政策之改變」,見蔣經國著,〈危急存亡之秋〉,刊《風雨中的寧靜》,台北:正中書局,1988年,第196頁
  27. ^ 李守孔著,《中國現代史》,台北:三民書局,1973年9月,第171頁,ISBN 9571406635
  28. ^ 〈蔣總統致鄭彥棻電,1949年6月13日,《蔣總統引退與後方佈置》﹙上﹚,《革命文獻》,第二十八冊,《蔣中正總統檔案》,台北:「國史館」藏
  29. ^ 〈李宗仁呈蔣總統寒電〉,1949年6月14日,《蔣總統引退與後方佈置》﹙上﹚,《革命文獻》第28冊,《蔣中正總統檔案》,台北「國史館」藏
  30. ^ 蔣經國著,〈危急存亡之秋〉,刊《風雨中的寧靜》,台北:正中書局,1988年,第230頁
  31. ^ 〈洪蘭友致蔣中正電〉,1949年9月1日,台北「總統府」編,《京滬撤守前後之戡亂局勢》上,《革命文獻》戡亂時期第三十一冊
  32. ^ 陳布雷等編著,《蔣介石先生年表》,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78年6月1日,第61頁
  33. ^ 陳布雷等編著,《蔣介石先生年表》,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78年6月1日,第61-62頁
  34. ^ 34.0 34.1 34.2 陳布雷等編著,《蔣介石先生年表》,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78年6月1日,第62頁
  35. ^ 李守孔著,《中國現代史》,台北:三民書局,1973年9月,第176頁,ISBN 9571406635
  36. ^ 李宗仁謂其「胃疾復發,赴美就醫」,一俟「短期內病癒後,即續負應盡之責」見蔣經國著,〈危急存亡之秋〉,刊《風雨中的寧靜》,台北:正中書局,1988年,第276-277頁
  37. ^ 李宗仁「與夫人郭德潔、長子李幼鄰、幼子李志聖及前內政部長李漢魂」,隨從由香港「飛抵紐約,入長老會醫院割治胃潰瘍宿疾。臨行前囑程思遠帶他的親筆信以專機飛海口晤白崇禧」,見程思遠著,〈李宗仁與蔣介石決裂的經過〉,刊《大對抗》,台北:風雲時代出版公司,1992年
  38. ^ 蔣經國著,〈危急存亡之秋〉,刊《風雨中的寧靜》,台北:正中書局,1988年,第277頁
  39. ^ 程思遠:我在香港從事第三勢力活動的前前後後
  40. ^ 郭廷以:《中華民國史事日誌》·民國三十八年
  41. ^ 楊天石:「蔣介石在台復行視事前後」
  42. ^ 42.0 42.1 42.2 42.3 42.4 松田康博:〈蔣介石的領導風格與遷台戰略〉,刊呂芳上主編:《論民國時期領導精英》,香港:商務印書館,2009年12月,ISBN 9789620764264
  43. ^ 顧維鈞著,《顧維鈞回憶錄》(七),北京,中華書局1989年版,第587頁
  44. ^ 中央日報》,台北,1950年2月2日
  45. ^ 《中央日報》,台北,1950年2月5日
  46. ^ 46.0 46.1 張之傑等:《20世紀臺灣全紀錄》,台北:錦繡出版社,1991年,第309頁
  47. ^ 《中央日報》,台北:中央日報社,1950年2月21日
  48. ^ 秦孝儀編:《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卷九,台北:中正文化基金會,2002年,第42-51頁
  49. ^ 秦孝儀編:《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卷九,台北:中正文化基金會,2002年,第50-52頁
  50. ^ 陳布雷等編著:《蔣介石先生年表》,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78年6月1日,第63頁
  51. ^ 《中央日報》,台北,1950年3月2日
  52. ^ 程思遠:〈李宗仁與蔣介石決裂的經過〉,刊《大對抗》,台北:風雲時代出版公司,1992年
  53. ^ 陳布雷等編著:《蔣介石先生年表》,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78年6月1日,第69頁
  54. ^ 程思遠:〈李宗仁與蔣介石決裂的經過〉,刊《大對抗》,台北:風雲時代出版公司,1992年
  55. ^ 中央選舉委員會:《中華民國選舉史》,台北:中央選舉委員會印行,1987年
  56. ^ [1]
  57. ^ 唐德剛撰,《中華百科全書》·李宗仁篇
  58. ^ 尹冰彥:「李宗仁回大陸最後的日子」

參考文獻[編輯]

官銜
中華民國國家元首
前任:
首任
中華民國副總統
第一任
1948年5月20日 - 1954年1月21日
繼任:
陳誠
前任:
蔣中正
中國大陸地區領導人a 繼任: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澤東
a. 1949年1月21日因總統蔣中正「引退」,代行總統職權至同年11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