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常受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李常受
Witness Lee
WitnessLeeSpeakingOct1987TaipeiTaiwan.jpg
李常受
出生 1905年9月3日
 大清山東省蓬萊
逝世 1997年6月9日
 美國南加州安那翰
父母 李國重
孫氏
配偶 荀榮向
黎寶藝
子女 8

李常受(Witness Lee,1905年9月3日-1997年6月9日),地方教會倪柝聲之後的第二位同工領袖。在中國大陸時期,曾是倪柝聲重要的同工之一,在華北和上海等地工作;受倪柝聲打發移居海外以後,在全球各地建立地方教會,繼承倪柝聲職事並受到眾多召會和聖徒的愛戴。

李常受接續倪氏之教訓並加以發揚光大,注重基督生命教會,強調信徒的主觀經歷、在生活中對基督的主觀享受,為著產生教會。教會不是一個無生命的組織,而是一個生機的身體,來彰顯基督[1][2][3]

李常受一生著作頗豐,受其影響,牧養、指導的地方教會僅在海外即達三千處。他所主導編譯之聖經恢復本,其英文版是首本由華人主導翻譯之英文聖經。不過由於其教導與主流教派觀點有所不同,亦受到部分基督教人士的反對,指為極端教派甚至異端(有人以「呼喊派 」稱呼中國大陸境內的地方教會或其分支),但是其中許多人經過認真研究,又認為李氏的神學理論仍屬正統基督教信仰之列[4]

生平[編輯]

早年[編輯]

李常受原名李長壽,1905年9月3日出生於中國山東省蓬萊縣李家村,父親李國重在東北長春開墾,母親孫氏是蓬萊城內一個美南浸信會家庭的第三代基督徒,接受過教會學校的教育。李常受在家中排行第六,1914年隨母遷居煙台[5],其母靠為西教士幫傭養育子女。李常受在南浸信會小學中接受了三年多教育,至1918年被迫輟學作童工養家,同時讀夜校補習英文[6]。1923年其父病故他鄉[1][7]。其寡母出售祖產,使其得以就讀於美北長老會煙台毓璜頂開設的益文商專

1925年4月,李常受19歲,正在益文商專求學期間,女傳道人汪佩真到煙台講道,傳講《出埃及記》脫離法老轄制的信息,李常受因此接受福音,並奉獻一生[8]。李常受在中華自立會受點水洗禮,但是不久離開,此後7年,李常受在當地的開放弟兄會(牛頓派)聚會,學習用寓意解經的方法研讀聖經中的預言和預表,他勤讀聖經,同時還訂閱福建一位青年基督徒倪柝聲出版的《基督徒報》,開始接受倪柝聲的觀點,並在1930年接受弟兄會傳教士布納德在海中施行浸禮[9]

1932年,倪柝聲到山東濟南煙台和黃縣訪問,李常受在煙台接待他,7月,在倪柝聲離開煙台返滬的當晚,李常受就為一位中華自立會的信徒施浸,不久,脫離原屬宗派、加入李常受家中擘餅聚會的人數增加到14人,這樣,李常受在家鄉山東煙台建立了中國北方第一處地方教會。次年,聚會人數增加到近百人,租用了聚會所,汪佩真和倪柝聲也訪問這個新成立的教會。[10]

煙台教會的人數增加後,李常受感到需要全職投入教會工作,但是考慮到當時教會財務供給的現實狀況,他經歷了長時間艱難的內心掙扎。1933年8月21日,李常受終於決定放棄英商仁德洋行的高薪職位,全時間投入教會工作[11]。李常受立刻受到第一份邀請,前往長春傳道,興起東北第一處地方教會[12]。當他從東北返回煙台時,收到倪柝聲在8月17日寫於從歐洲回國航行途中的信件,也建議他全職事奉教會[13][14]

與倪柝聲同工[編輯]

平津的工作[編輯]

1934年,他移居上海,開始與倪柝聲同工。負責幫助李淵如編輯「通問彙刊」和《基督徒報》。

1935年底,倪柝聲打發李常受全家移民到天津英租界耀華里,開展北平天津兩地的見證。年長的女同工汪佩真和他配搭,在北平協和醫院得到一批護士信徒。倪柝聲本人也很重視平、津的工作,1936年1月親往天津,釋放《正常的基督徒信仰》的信息。這一時期,李常受也前往中國西北部的山西、綏遠等省從事福音工作。

煙台大復興[編輯]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戰爭期間,交通阻斷,李常受滯留在家鄉煙台。1940年,李常受到上海參加倪柝聲主持的友華村訓練,接受倪柝聲關於「建造教會的藍圖」,即教會實際的事奉治理規劃,回到煙台後即照此實行,設立長老室、執事室。當時在中國各地地方教會中只有上海、煙台二處如此實行[15]。1942年,倪柝聲由於幫助其弟弟經營中國生化製藥廠而被上海教會的同工、長老定罪並革除,有6年之久不能盡職,上海教會情形低落,不久由於日本軍方的壓力而停止聚會。在倪柝聲被革除期間,李常受繼續殷勤地積極工作,並且傳講生命樹的信息,儘力不讓上海的情形波及煙台。自1943年1月1日起,煙台教會大復興,連續聚會100天之久,有800位信徒全人奉獻,其中許多信徒移民去綏遠(今內蒙古)和東北傳福音。煙台教會的復興震動了日本佔領軍,他們懷疑其中有政治企圖。5月,李常受被日軍拘禁一個月,此後發現他僅是一個「耶穌迷」而將其釋放。但是李常受在入獄時感染了肺結核,因此臥床休息兩年半時間。1944年10月,他秘密逃往青島,在青島教會龍山路4號聚會所休息養病兩年之久。

生命樹信息與南京、上海教會的恢復[編輯]

1946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李常受的肺病也痊癒,但是這時山東的大部分地區為八路軍佔領,教會工作受阻;這時,張郁嵐俞成華汪佩真都邀請李常受南下,幫助恢復南京和上海的地方教會[16]。於是他將家眷搬到南京,自己以上海為主,兼顧南京,他在兩地傳講生命樹信息,使兩地下沉的信徒得到釋放,特別是使李淵如張愚之、杜忠臣等同工、長老得到恢復[17]

訪問華南與倪柝聲恢復盡職[編輯]

1947年底到1948年初,應香港、廣州、汕頭、廈門、福州各地教會邀請,李常受、汪佩真南下訪問這些地方教會,使得復興擴展到這些地方。另一個重要的收穫,是在福州聚會結束以後,李常受和汪佩真前往海關巷倪家[18],邀倪柝聲福州盡講道的職事,隨後又在4月,倪柝聲接受李淵如等人的道歉,並正式在上海恢復他話語的職事,帶進了更大的復興[19]

1948年和1949年,倪柝聲在福建鼓嶺舉辦了2次訓練,李常受則留在上海,負責建造上海教會南陽路145號聚會所

台灣時期[編輯]

1949年5月,在上海政局變化前夕,倪柝聲為避免地方教會同工們有可能被一網打盡,遂打發李常受前往台灣開展工作。雖然當時台灣的福音開展及基礎設施與上海相比仍有相當差距。李常受到了台灣後,未幾就在台北仁愛路買地蓋造容納300人的會所,並於1949年8月1日正式在這新會所開始聚會。由於大力開展福音運動,許多自中國大陸遷居台灣者被吸引加入地方教會,到1955年,幾年間信徒從500人增長到5萬人。教會聚會所的人數在台灣一直僅次於長老會。根據2001年統計,信徒人數為91442人,屬於669處地方召會。其中僅台北市召會一處,擁有36處聚會所,數萬信徒。李常受在台灣也仿效倪柝聲在大陸的做法,訓練全時間事奉者。他的名著《生命的認識》與《生命的經歷》即為這一時期的著作。

1955年和1957年,英國內里生命派領袖史百克兩次訪問台灣教會,及後由於在地方教會立場問題上與李常受產生爭論,最終決裂。台灣地方教會中一批青年同工,包括史伯誠林三綱徐爾建、魏建章、何廣明等人,認同史百克的教會觀,散布在嘉義、台中、高雄、新竹、基隆等地,並有相當信徒擁護。李常受因此心裡極為不安。1958年李出訪美國,回台後,終在1965年把他們移出其工作團體,並指認他們的認識不夠,指責他們分裂台灣教會。此前,約1963年,在台北編輯室服事的邵遵瀾和台灣省籍的同工張貴富先後自動離開地方教會。台灣石門水庫教會和侯秀英因為接納上述分離者,也被定罪,脫離地方教會。

而自1965年起,香港地方教會內也出現裂痕。香港教會的長老魏光禧支持李常受海外工作「工頭」地位,而另一位在1949年由倪柝聲安排來香港的長老陳則信則認為,李常受「工頭」地位已經成為歷史。1968年,李常受出版《整編本詩歌》,陳則信指責其中李常受創作的關於三一神真理的詩歌為亞流派異端,對《整編本詩歌》並他所講基督為受造的而加以拒絕。1970年兩派為天文台道香港教會尖沙咀聚會所之使用權出現爭執,並公開分裂。後來,曾與李常受在上海和美國的同工江守道也與李分開。

菲律賓也是1950年代李常受另一個盡職的重點地區。繆紹訓原是倪柝聲1920年代在福州時期的同工,1935年興起馬尼拉教會。自1950年起,李常受定期前去講道,並且安排服事,使馬尼拉教會興盛起來。但是繆紹訓不接受地方立場的觀點,最終馬尼拉教會在1961年分裂。而李常受的同工又向馬尼拉以外及各島嶼開展,興起數百處地方教會。1962年和1969年,在新加坡和泰國,也發生類似的分裂。

從美國向各大洲擴展[編輯]

1958年和1960年,李常受訪問美國,訪問洛杉磯舊金山紐約的基督徒。他幫助建立洛杉磯地方教會。1962年,李常受在洛杉磯帶領特會,傳講《包羅萬有的基督》,把主的恢復帶到美國。1965年他成立水流出版社(後作水流職事站安那翰),主要出版他和一些倪柝聲的著作和信息。他召開許多特會,主要在美國和亞洲。這一時期,李常受陸續看見並交通不少新的亮光,如1958年的「吃喝享受主」,1966年的「呼求主名」和「禱讀」,1968年的普遍申言,1969年的「七倍加強之靈」,1971年「身體的基督」,1980年「神新約的經綸」等等。在此基礎上,自1974年(69歲),他開始了工程浩大的解經訓練——生命讀經,該訓練持續了22年之久,到他90歲時才全部完成。

在李常受的努力和影響之下,陸續在各大洲許多國家興起了數千處地方教會/地方召會

亞洲[編輯]

  • 日本:1957年
  • 韓國:1966年,王重生返回韓國,建立大田教會。今天地方教會韓國相當興旺。至2009年,在韓國有126處召會,約五萬名信徒。

美洲和澳洲[編輯]

歐洲[編輯]

非洲[編輯]

李常受較新的觀點在1979年傳入中國大陸。地方教會中分為支持和反對的兩派。反對者中包括不參加三自的福州教會長老陳恪三,和參加三自的上海教會長老唐守臨任鍾祥

改制與風波[編輯]

1984年,李常受完成新約生命讀經,有感於台灣地方教會擴展緩慢,遂由美國返回台灣,推行新路(或「神命定之路」)改制,並舉辦台北全時間訓練(1986年),推行五年福音化台灣運動。同時翻譯聖經恢複本,1987年完成新約部分。

新路改制遇到了相當大的阻力。1987年到1989年,地方教會出現全球性的風波。美國安那翰教會長老英格斯約翰John Ingalls)、德國斯圖加特教會長老蘇民強、香港教會長老封志理均在這時公開反對他。

1990年代[編輯]

1980年代地方教會全球性的風波剛剛過去,東歐國家和蘇聯發生政局變化。李常受抓住時機,推動美國和台灣等地信徒移民,在1991年前往開展,迅速建立許多處地方教會。

1994年2月20日,在新春華語特會中,年已89歲的李常受又看見了聖經中「神聖啟示的高峰」:「神成為人,為要使人在生命和性情上(但不是在神格上)成為神」[20]。次年,完成全部66卷新舊約聖經的生命讀經,又對新耶路撒冷作出全新的系統解釋。在1990年代,他釋放的其他重要主題還包括神完整救恩的法理一面和生機一面、基督在祂三個神聖奧秘時期的豐滿職事、神與人的聯結(union)、調和(mingling)與合併(incorporation)[21]等,又開始被稱為「結晶讀經」的解經系列,在他去世之前完成了雅各書,雅歌、約翰和羅馬書結晶讀經。1997年2月,他在最後一次特會中,釋放了《在生命中作王》的信息。

1997年6月9日,李常受在美國加州安那翰去世,享年92歲,一生事奉65年。

思想綱要[編輯]

主的恢復[編輯]

根據李常受和倪柝聲,主的恢復至少能追溯到馬丁·路德和宗教改革,並接續蓋恩夫人新生鐸夫摩拉維亞弟兄會達秘普利茅斯弟兄會,繼續恢復失落的聖經真理。李相信神使用倪,並自信他自己恢復所有基督里的信徒的,這一的實行就是地方教會。認為主的恢復,是在地方教會聚會的基督徒與其他主流、正統、福音的基督徒都持相同的信仰:

  • 聖經是聖靈所呼出之完整神聖的啟示。
  • 神是唯一的三一神:父、子、聖靈,從永遠直到永遠共存。
  • 永遠的救恩在耶穌基督的死、埋葬、和復活里,藉著衪的恩典和信所成就的。

神的經綸[編輯]

迴別於傳統系統神學的架構,李常受晚年以神的經綸這個古代教父經常使用的神學名詞來建構地方召會的神學思想。

成神論[編輯]

李常受在晚年,跟隨亞他那修的榜樣,恢復宣講成神論,即神在耶穌里成為人,使人可以在基督里成為神(在生命和性情上,但不在神格上)。

地方立場[編輯]

倪柝聲和李常受二人的教導都指出,按照聖經的教義,所有的基督徒都在一個基督里合一而無分彼此。地方教會並非一個基督教的教會組織,各地的教會均以地方名之。依據新約聖經中的教導,為見證教會的合一,基督徒在不同地方的教會裡聚會,不應以不同名稱、宗派為依歸。按照聖經,所有新約的信徒都因著主耶穌的死,廢去了一切宗派、種族、文化、社會地位、信條或其他分別。並應按照神心所願的合一而聚集。李把這稱之為「地方立場」(見地方教會),並傳揚這種立場。

爭論[編輯]

李的職事的某些部分引起一些基督徒的爭論。例如,「地方立場」的教導很難被各基督教教派所接受。有些人認為李對三一論的理解類似於形態論,而『形態論』的教訓在二十世紀初導致獨一神格靈恩派(Oneness Pentecostal)從神召會(the Assemblies of God)中脫離出來。

李常受主持翻譯的聖經恢複本號稱是根據"最具權威"版希伯來文舊約和"學者公認最佳"版希臘文新約翻譯而成。李常受在注釋其聖經恢複本時寫到,新教各宗派是「背道的」、「異端」,犯了「屬靈的淫亂」, '不論羅馬天主教或更正教,都像猶太教一樣屬於這類,成了撒但的組織,作了撒但損毀神經綸的工具'。此論述等於宣稱宗派都不是屬神,而是屬魔鬼的,引起極大爭議.

李常受關於一個教會的理論多年來一直受到觀察者的批評。 雖然多年以來對於李發起的地方教會與該團體的教義有諸多爭議,但福音派基督教出版協會(the Evangelical Christian Publishers Association,以下簡稱ECPA)卻已經接納該團體為其會員。協會總裁道格·羅斯(Doug Ross)在2003年十一月證實了這一點。該團體已經被全世界最具影響力的基督教出版者協會所承認。羅斯補充說,許多水流職事站(LSM)的批評者從未坐下來與水流職事站(LSM)就著所關心的問題進行研討。羅斯敦促大家到水流職事站(LSM)設立的網站 www.contendingforthefaith.org 去閱讀水流職事站(LSM)就有關教義上的質疑所作的響應。美國富勒神學院也對李常受的教訓作出研究,認為李氏之教訓(不論是他的三一論及成神論),皆合乎歷史基督教正統的範疇。富勒神學院之研究聲明見於香港真理書房之網頁[22]

對基督教的訴訟[編輯]

  • 李常受去世前

尼爾達迪(Neil Duddy):《神人》(The God-men),1977。——1985年6月26日被美國加州的阿拉米達郡(ALAMEDA)高等法院判以誹謗罪,並處以重金罰款。

傑克·史巴斯(Jack Sparks):《彎曲心思者》(The Mind-benders),湯瑪斯·尼爾森公司出版。——1983年4月10日在美國18家最大報紙上,公開道歉,並停止該書出版,收回所有業已發行的書。

  • 李常受去世後

水流職事站在1999年控告發行「邪教和新興宗教百科」的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官司纏訟數年之後,2006年1月5日美國德州上訴法院裁定不受理。然而,水流職事站與相關地方教會仍向德州最高法院提出複審。2007年2月16日美國德州最高法院基於涉及宗教論點拒絕水流職事站的複審案[23],水流職事站繼續上訴最高法院。2007年6月18日,美國最高法院駁回水流職事站的請求,這場官司正式落幕[24]

地方教會與基督教研究所的爭議[編輯]

1970年代早期,美國專門研究異端與邪教的「基督教研究院」(CRI)將華人傳道人倪柝聲李常受所帶領的地方教會定為「偏激的基督教團體」。到2009年12月份,基督教研究所發表題為「我們錯了 We Were Wrong[25]的文章,「基督教研究院以長達六年的第一手研究為基礎,作出以下結論:地方教會是一個真實、正統的新約基督教會」(同上),重新證識地方召會的立場。在此文的院長前言中,漢尼葛夫漢克(Hank Hanegraaff)申明: 身為基督教研究院院長,我得悉大量關於邪教、秘教及偏激基督教神學的資料,一向以為敝組織既致力於一流的頭手研究工作,存檔的資料應當準確無誤。已過二十餘年,此假設一再得到驗證。但並非總是如此。七十年代早期,基督教研究院曾與巴沙迪諾夫婦(Bob and Gretchen Passantino)二位研究人士合作,對地方教會進行評估,其結果竟成了日後錯誤信息的主要來源。

事實真相到了二○○三年才逐漸浮現。那時,我邀請巴沙迪諾格雷琴和米勒艾略特(Elliot Miller,《基督教研究院期刊》總編輯),一同會見水流職事站的代表。在那次會晤中,我聽見他們慷慨的陳詞,逐項肯定地方教會被指控否認的真理。地方教會的代表一個接一個,用自己的話見證他們的信仰:他們相信只有一位神,卻啟示於三個永遠有別的身位;相信人永遠無法在本質上達到神格;相信「他們只不過是教會」,而並非「只有他們是教會」。

於是,我展開了一項研究計劃,其成果見於本期《基督教研究院期刊》特刊中的加長版封面故事。我們不僅在美國進行研究,收集第一手資料,甚至遠赴中國大陸、台灣、南韓和英國。研究內容包括審慎地評估數以百計的書籍、文章、教會文件、影音記錄,甚至法庭文件。 我們第一手研究的結果,一言以蔽之,就是:「我們錯了!」

主要著作[編輯]

李的職事由數以百計的音像資料和書籍記錄下來,大部分書籍都是由他釋放的信息編輯而成。他的主要著作《生命讀經》(完整在線文本)有80冊,是對新舊約聖經進行逐卷研讀,歷時21年才得以完成(1974年-1995年)。李常受晚年開始對聖經的「結晶讀經」,重申並擴展他一生對聖經中的要點(「結晶」)的認識,但未能完成。今天主的僕人李常受弟兄在水流職事站的一批同工繼續這一工作。

家庭[編輯]

  • 原配:李荀榮向,1959年病故
  • 續弦:李黎寶藝(1917-2013年),1960年結婚
  • 子女8人
    • 李蒙光
    • 李蒙澤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 1.1 『『A Memorial Biography of Brother Witness Lee.』『 Anaheim: Living Stream Ministry, 1998. Print.
  2. ^ Lee, Witness. The History of the Church and the Local Churches. Anaheim: Living Stream Ministry, 1993. Print.
  3. ^ Lee, Witness. Living a Life According to the High Peak of God's Revelation. Anaheim: Living Stream Ministry, 1994. Print.
  4. ^ 蘇穎智. 我對地方教會之信仰的改觀. 《時代論壇》Christian Times 1108. [2009-09-27]. 
  5. ^ 《李常受先生行誼訪談錄》. 台北: 國史館. 2009年. 12. 
  6. ^ 《李常受──今時代神聖啟示的傳承》第2頁
  7. ^ Reetzke, James. 『』』Biographical Sketches: A brief History of the Lord』s Recovery.』』』 Chicago: Chicago Bibles and Books. 2003. Print.
  8. ^ 《倪柝聲──今時代神聖啟示的先見》,320頁
  9. ^ 《倪柝聲──今時代神聖啟示的先見》,319、 322頁
  10. ^ 李常受:《歷史與啟示上》48~50頁
  11. ^ 《李常受──今時代神聖啟示的傳承》第6頁
  12. ^ 李常受:《歷史與啟示上》66頁《歷史與啟示上》
  13. ^ 李常受:《歷史與啟示上》50、51頁
  14. ^ 李常受:《倪柝聲──今時代神聖啟示的先見》327-330頁
  15. ^ 李常受:《歷史與啟示上》p.119
  16. ^ 李常受:《歷史與啟示上》159頁
  17. ^ 李常受:《歷史與啟示上》161到167頁
  18. ^ 李常受:《歷史與啟示上》176、177頁
  19. ^ 李常受:《歷史與啟示上》181、182頁
  20. ^ 李常受《神在人里的行動》,他《李常受弟兄與臺北長老的交通-異象的高峰與基督身體的實際》中有「神成為人,人成為神」的提法。
  21. ^ Lee, Witness. 『』』The Conclusion of the New Testament (Msgs. 276-294).』』』 Anaheim: Living Stream Ministry. 2004. Print.
  22. ^ 富勒神學院聲明中文譯文
  23. ^ THE SUPREME COURT OF TEXAS(美國德州最高法院):ORDERS ON MOTIONS FOR REHEARING,2007年上2月16日。
  24. ^ 美國最高法院檔案:No. 06-1520 Title: The Local Church, et al., Petitioners v.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et al.,2007年6月18日最後更新
  25. ^ The Christian Research Journal, Vol.32, No.06, 2009:[ http://www.equip.org/PDF/EnglishOpt.pdf We Were Wrong],2009年12月 (中文翻譯請參照 http://www.witnessleeteaching.com/affirm/CRJ.htm )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