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林黨爭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東林黨爭是指東林黨閹黨以及其他派別之間的爭鬥,「言事者益裁量執政,執政日與枝柱,水火薄射,訖於明亡。」[1]東林黨是明末以江南士人為主的政治集團。在東林黨之外,還有浙黨、齊黨、楚黨、昆黨、宣黨等,東林黨爭幾乎是東林黨與全國朋黨集團之爭。

東林黨簡介[編輯]

從萬曆時代的國本之爭明末三案京察之爭,就有東林黨爭的影子。萬曆三十二年(1604年),吏部郎中顧憲成因為得罪了皇帝而被革職,他與高攀龍錢一本等在家鄉無錫東林書院講課,「講習之餘,往往諷議朝政,裁量人物」,常常和東林書院中人談論朝政得失,他們漸漸形成了一個在野集團,被稱為「東林黨」,《明史·孫丕揚傳》說:「南北言官群擊李三才王元翰,連及里居顧憲成,謂之『東林黨』。」;他們主張開放言路、實行改良時政等意見,得到廣泛支持,同時遭到朝臣、宦官的激烈反對。同時期的浙江寧波人沈一貫糾集在京的浙江籍官僚,結成東林黨的反對派,被稱作「浙黨」,以官應震吳亮嗣為主的楚黨,和山東的齊黨皆依附於浙黨,合稱「齊楚浙黨」,其它以地緣關係結成的黨派還有宣黨和昆黨。宣黨、昆黨、楚黨、齊黨、浙黨與東林黨人相互攻擊,「東林黨爭」綿延數十年,幾無寧日。《王學質疑》提要說:「夫明之亡,亡於門戶;門戶始於朋黨;朋黨始於講學。」夏允彝《倖存錄》在「門戶大略」說:「自萬曆以前,未有黨名,及四明(沈一貫)為相,以才自許,不為人下,而一時賢者如顧憲成、孫丕揚、鄒元標、趙南星之流,蹇諤自負,每相持。附四明者,言路亦有人。而憲成講學於東林,名流咸樂於趨之,此東林、浙黨所白始也。」《弘光朝偽東宮偽後及黨禍紀略》亦載:「黨禍始於萬曆間,浙人沈一貫為相,擅權自恣,多置私人於要路;而一時賢者如顧憲成、高攀龍、孫丕揚、鄒元標、趙南星之屬,氣節自許,每與政府相持。而高、顧講學於東林,名流咸樂附之,此東林黨禍所自始也。」

黨爭起源:京察之爭[編輯]

1593年4月(萬曆二十一年三月)由吏部尚書孫鑨、左都御史李世達和考功司郎中趙南星主持的癸巳京察,臣僚乘機徇私毀譽,結援同黨,有大批的大臣被罷免,吏部文選郎呂胤昌、給事中王三餘,均被斥黜,引起軒然大波。事後言官又劾論吏部稽勛司員外郎虞淳熙、兵部職方郎中楊於庭、主事袁黃。[2]

1605年(萬曆三十三年)東林黨人楊時喬與左都御史溫純主持乙巳京察,距癸巳已十二年,期間爆發了「偽楚王案」,形成沈一貫沈鯉兩大集團的鬥爭,沈鯉藉機貶謫浙黨官員給事中錢夢皋鍾兆斗及御史張似渠於永清,沈一貫則稱病閉門家居,最後內閣只剩朱賡一人,葉向高曾說「廊廟空虛一也;上下否隔二也;士大夫好勝喜爭,三也;多藏厚積必有悖出之釁四也;鳳聲氣習日趨日下莫可挽回,五也」。[3]

1611年(萬曆三十九年)辛亥京察,由年屆八十的吏部尚書孫丕揚主持,徐紹吉周永春等策劃傾覆東林,被吏部右御郎王圖制止。這時期朝廷的黨爭形成南黨和北黨之爭,互相攻擊,京畿道御史徐兆魁說:「東林所至,傾動一時,能使南北交攻,角勝黨附」[4]。日後閣部大臣,長久缺員,萬曆帝亦置之不理,《資治通鑒三編髮明》說:「楚宗事至是幾十年矣,而廷臣猶以世卿右王之故,相繼論劾,借端攻擊,報復相尋,朝事已不可問」。葉向高先後上疏百餘次,力陳:「今自閣臣至九卿台省,曹署皆空,南都九卿亦只存其二」,「陛下萬事不理,以為天下長如此,臣恐禍端一發不可收也」。吏部尚書孫丕揚曾推薦沈鯉、郭正域、顧憲成、趙南星、高攀龍等,神宗一概不理。

1617年(萬曆四十五年)浙黨吏部尚書鄭繼之主持丁巳京察,是神宗朝最後一次京察,齊(亓詩教、周永春)、楚(官應震、吳亮嗣)、浙(姚允文、劉廷元)三黨大肆斥逐東林黨人。至此朋黨之爭,愈演愈烈。

1620年(泰昌元年)的移宮案中,楊漣左光斗等東林黨人擁立太子朱由校繼位有功,趙南星高攀龍顧大章夏嘉遇周宗建等重新啟用。1623年(天啟三年)東林黨人主京察,又逐齊楚浙黨,明末考核京官的制度成為黨爭的工具。明末國子祭酒倪元璐說:「其始天子靜攝,聽臣工群類之自戰而不為之理,所謂鼠斗穴中,將勇者勝耳。故其時其血玄黃,時勝時敗」[5]

1632年(天啟三年)京察,趙南星掌吏部,力斥浙黨、齊黨、宣黨等三黨官員亓詩教趙興邦官應震吳亮嗣等「先朝結黨亂政」,議當罷黜。

東林黨獄[編輯]

明熹宗時,政治極度腐敗,太監魏忠賢獨攬大權,自稱「九千九百歲」;實行血腥鎮壓,他控制衛廠特務機構,爪牙遍及各地,隨意殺人,施行刑罰。他又拆毀全國書院,許多東林人物被迫害致死,朝野忠良盡去,還殃及邊防將帥,如熊廷弼袁崇煥等。明思宗繼位後,對東林黨的迫害才告停止,東林黨在崇禎初年暫時抬頭,但明思宗又說:「朕御極之初,撤還內鎮,舉天下大事悉以委大小臣工,比者多營私圖,罔恤民艱,廉謹者又迂疏無通。」在處斬袁崇煥後,東林黨的聲勢又告衰落[6],皇帝最後只能信任宦官,閹黨勢力復起。

東林諸人,多數是知直不知曲的君子,對個人聲名之看重甚於國家利益,爭意氣而不爭是非,君臣之間尤喜意氣用事,明萬曆朱翊鈞則因為立儲一事與大臣反復較量,最終雖屈服於眾意,竟置江山社稷於不顧,深居後宮不問國事達三十年之久。黃宗羲《明儒學案》說:「天下君子以清議歸於東林,廟堂亦有畏忌。」「東林中亦多敗類,及攻東林者,亦間有清操之人。」「方東林勢盛,羅天下清流,士有落然自異者,詬誶隨之矣。」凡不合東林人士法眼者,就被視為小人,齊楚浙黨不一定服氣魏黨,但一時走投無路,大多投靠魏忠賢門下。魏忠賢的助手魏廣微之父魏允貞生前和趙南星顧憲成是好友。魏廣微當了大學士後,以子侄輩的禮數三次登門拜訪,趙南星硬是閉門不納,逢人便說「見泉無子」,魏廣微深恨不已,慫恿魏忠賢殘酷鎮壓東林黨人。高陽批評趙南星「正氣可敬,卻微嫌剛愎,行事直道而行,不說後果,因而把一些游離分子都逼到閹黨那面」。美國學者賀凱(Charles O.Hucker)在《明末的東林運動》一文說:「明末東林運動的失敗,代表傳統儒家價值觀念與現實惡劣政治勢力鬥爭的一個典型,他們是一支重整道德的十字軍,但不是一個改革政治的士大夫團體。」

南明時期[編輯]

東林黨與閹黨之爭,一直延續到南明時期;阮大鋮打擊東林黨人向來不遺餘力,本來阮大鋮和東林諸君子關係不錯,但受到趙南星的打壓,最後乾脆倒向閹黨。當時史可法與東林黨人力主擁立潞王,史可法寫信給馬士英說明福王「七不可立」,馬士英卻搶先擁立福王。史可法在東林黨與閹黨之間兩難。《桃花扇》記載阮大鋮刻意逢迎復社的吳應箕沈昆銅沈眉生等人,結果反被責打一頓,後來阮成為南明重臣,立刻展開報復行動。

永曆朝又有所謂吳楚黨爭,是瞿式耜與廣東軍閥李成棟、廣西軍閥慶國公陳邦博之間的鬥爭,楚黨的幕後人物為瞿式耜和李元胤袁彭年丁時魁蒙正發。吳黨有堵胤錫、陳邦傅、王化澄朱天麟。堵胤錫等人主張聯合原大順軍和大西軍。何騰蛟、瞿式耜則排斥農民軍。吳、楚黨爭使得南明與大順軍、大西軍的戰力始終無法整合,最後亡於清軍之手。

南北黨爭[編輯]

甚至是到了初都還有明末黨爭的陰影,如順治時期馮詮陳名夏的北黨與南黨之爭,馮詮原是依附魏忠賢的閹黨,而陳名夏是東林黨之後。清初大量引用明朝舊宦,明末黨爭的弊端在清初政局立即反映,順治二年(1645年)七月,浙江御史吳達上疏彈劾閹黨餘孽馮銓及其黨羽孫之獬等,給事中許作梅莊憲祖等紛紛上疏支持吳達。多爾袞最初未表態,終於決定支持馮銓一派,公開申斥龔鼎孳,並將李森先革職。孫之獬也被革職,永不敘用。

康熙時,黨爭與滿族權貴內部矛盾糾纏在一起,康熙時期的朋黨主要有鼇拜黨、明珠黨、索額圖黨、皇子黨等。康熙帝深知黨爭之害,但鑑於滿之間的矛盾,卻也不加以整頓,他與滿人貴族談話總稱漢人官員為「蠻子」,甚至罵道:「蠻子那有一個好人!」[7]

注釋[編輯]

  1. ^ 《明史》卷一一七,《趙用賢傳》
  2. ^ 蔣平階,《東林始末》。
  3. ^ 《明史·葉向高傳》
  4. ^ 《國榷》卷八十一
  5. ^ 《明史紀事本末》卷六十六
  6. ^ 閻崇年,《明亡清興六十年》
  7. ^ 李光地:《榕村續語錄》「本朝時事」

參考書目[編輯]

  • 程君顒:《明末清初的畫派與黨爭》

參見條目[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