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濁水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林濁水
2006AACSE Opening-CSLin.jpg
中華民國(台灣)政治人士
政黨  民主進步黨
出生 1947年3月25日 (1947-03-25)(67歲)
臺灣 臺灣台中縣埔里區(位於今南投縣
學歷
經歷
  • 民主進步黨中央評議委員
  • 《新潮流雜誌》總主筆
  • 《民進報》總主筆
  • 新國家連線全國總幹事
  • 民主進步黨中央政策會執行長
  • 立法院(第二屆)委員(台北市第一選區)
    (1993年-1996年)
  • 立法院(第三屆)委員(台北市第一選區)
    (1996年-1999年)
  • 立法院(第四屆)委員(台北市第一選區)
    (1999年-2002年)
  • 立法院(第五屆)委員(全國不分區)
    (2002年-2005年)
  • 立法院(第六屆)委員(全國不分區)
    (2005年-2006年)
著作
  • 《測量臺灣新座標》
  • 《林濁水文集》7冊
  • 《共同體:世界圖像下的台灣》
  • 《瓦解的帝國》
  • 《國家的構圖》
  • 《歷史劇場:痛苦執政八年》

林濁水Lin Cho-shui,1947年3月25日),原名林宗耀臺灣南投縣埔里人,政治人物。有「台獨理論大師」之稱。

早年[編輯]

林濁水畢業於國立新竹高級中學國立政治大學東方語文學系。大學畢業後,本來擔任教師,後投入黨外運動,並且曾經為文點出當時《中央日報》散發的〈南海血書〉為虛構。與林正傑林世煜被譽為「黨外三林」。林濁水曾經歷任《八十年代》、《亞洲人》、《暖流》、《進步》、《深耕》等黨外雜誌的編輯,1983年出任黨外編輯作家聯誼會黨外編聯會)的會長,該會就是民主進步黨派系新潮流系的前身。1986年民主進步黨成立時,林濁水也是創黨成員;1989年,林濁水出任《新潮流雜誌》(The Movement)總編輯,與邱義仁吳乃仁洪奇昌並稱為新潮流系的四位大老。

從政[編輯]

1990年,林濁水出任「新國會聯合研究室」的主任。1991年,提出民進黨的台獨黨綱,同年於台北市參選第二屆國大代表,但是落選;次年於台北市當選第二屆立法委員,並且於1995年與1998年連任;2001年與2004年,都獲選為民進黨的不分區立法委員。於2002年擔任民進黨中央政策會執行長,但由於反對立委減半意見未被黨中央採納,於2004年總統大選後辭去執行長職務。林濁水的問政品質及專業素養,也被不少社運團體肯定。

2006年11月13日,林濁水與民進黨立委李文忠同時宣佈辭去立委一職,其不分區立委席次由同黨的許德祥遞補[1]。2007年,林濁水被列為十一寇之一。

2012年,林濁水代表民進黨參選新北市第4選區立委,落選。

主張[編輯]

攝於2003年

林濁水一方面是政治人物,另一方面也是評論家,目前專心研究於兩岸關係台灣的國際戰略。其論點散見於各大報。林濁水也著有《瓦解的帝國》(ISBN 9579512264)、《國家的構圖》、《穿越巨變》等著作。雖然被冠上「台獨理論大師」之稱號,但林濁水近年自稱是「穩健台獨」、「溫和台獨」,以此與「冒進台獨」、「激進台獨」等「民族主義」區隔;近年來,其立場強調應在中華民國稱號下強化國家認同。

由於林濁水在民進黨的資深地位,使其得以在2000年以後成為陳水扁總統在黨內的最嚴厲的批評者之一。林濁水多次公開認為:陳水扁總統的領導風格,有權力過於集中的問題;其外交表現反覆,使原本有利於台灣的美台關係結構受到衝擊,損耗美國對台灣的信任。對於民進黨執政時所進行的憲改中,對於立法委員席次減半,林濁水始終表達反對立場;林濁水認為,此種改革純屬討好民粹,既不符合憲政學理,也會扭曲民意。林濁水要求黨內,如果非要通過國會減半,至少要一道通過國會單一選區兩票制改革,以減少傷害。在多數台灣人認為「立委減半就可以遏阻立院亂象」的單純思考下,國會席次減半及單一選區兩票制修憲條文在2005年修憲時獲得通過。

國會減半修憲通過後,林濁水便致力於第八次修憲,他對第八次修憲主張為:

  1. 中央政府體制改為議會內閣制
  2. 國會選制改為單一選區兩票聯立制(德國制)
  3. 降低修憲門檻

林濁水認為,立委選舉採用聯立制,可以讓立院政黨比例接近實際得票率,避免扭曲民意。


評價與軼事[編輯]

  • 中國時報》:「隨著黨外變成民進黨、再成為執政黨,林濁水有變也有不變。變的是,從打天下到治天下,他對政治體制愈加重視;作為民進黨『台獨黨綱』的起草者,他曾主張應由公民投票來決定是否制憲;但在台灣民主化後作為國會立委,他也了解公民投票的侷限,並必須與國會運作並行,而不是取代國會。當然,不變的是,林濁水是永遠的浪漫派,對自己與別人都永遠真誠;從政三十多年來,從未因與權力妥協,改變自己的主張。」(《中國時報》2006年11月14日A3版)
  • 林濁水對陳水扁的直率諫言,在其所屬政黨同僚與支持者中,則有兩極評價。不支持林濁水的意見傾向認為:民進黨在國會屬於少數,施政原本困難,不分區立法委員特別應當捍衛行政部門;在陳水扁陷入國務機要費等案件時,應優先考慮執政權之安定,批判時應該明確與泛藍撇清關係。而林濁水所屬的新潮流系也遭遇頗多類似而且更強烈的黨內批評。
  • 林濁水對待馬英九的態度不如批判陳水扁般的嚴厲是他黨內批判的主因,並稱「馬英九是好人」,但林濁水批評馬英九的政策錯得離譜。
  • 林濁水無視新潮流是陳水扁政府主幹及主要決策者的事實。
  • 林濁水批評陳水扁總統破壞台美關係,被認為將責任完全推給一個人,實際上國民黨反軍購及親中態度、在抬面下的傷害至少與陳水扁一樣。
  • 林濁水對於兩岸經貿及三通較為開放的立場遭到戒急用忍派的批評,但他對泛藍經濟及兩岸政策的批評與戒急用忍派相近。
  • 林濁水指出,共產黨對台灣的作法是三通中有利台灣的政策就不開放、不利台灣的政策就開放之、堅持一中原則對台灣不利就堅持、反之則無視一中原則。
  • 林濁水認為陳水扁及民進黨的經貿政策及實際政績都比起國民黨──從兩蔣到李登輝到馬英九時代都算──好太多了,只是民進黨對自己的經貿政策沒有信心。[1][2]
  • 林濁水與戒急用忍派都認同西進會造成台灣薪資下滑、失業率上升,也認為這是泛藍的盲點;但林濁水認為戒急用忍解決不了問題。
  • 林濁水的觀點與民進黨高層並沒有過大差異,但是發言被視為「砲口對內」、做為被視為「內鬥內行、外鬥外行」,被親綠電台列為「十一寇」之一。

執筆專欄[編輯]

語錄[編輯]

  • 有人民的信賴,才能得到選票。執政黨如果無法得到信賴,是應思考能否再領導下去的時候了。[3]
  • 陳(水扁)總統說,他當初請蕭萬長擔任2004年大選經濟政策顧問小組召集人,是「請鬼開藥單」;語氣雖然刻薄,但內容總是不錯的[4]
  • 不論民進黨或國民黨,如真要拼經濟,恐怕最該做的是從國民黨編織的神話中覺醒,好好地檢討[5]
  • 人民愈痛苦,扁愈被佔人口多數的輸者圈支持。把扁當「反西進」的救星,其實是很奇怪的。因為直到2005前扁是西進派的,他一上台,就宣佈四不一沒有、開放小三通、修正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縮小中國人民來台限制、放鬆對中國各項投資限制、2004年底正式通過「積極開放」計劃…。但他的計劃既受阻於中國的肘制,又被國民黨不分青紅皂白地批為「鎖國」,從而在民間形成反三通的刻板印象,終於被M型社會的輸家當成經濟民族主義的救星[6]
  • 馬政府會出問題,根本不是政策太好、宣傳太差;相反的,是政策大有問題,偏偏宣傳太好了。[7]
  • 台灣對中國出口是台商在中國設廠向台灣買機器設備、半成品、上游原料所帶動的,在中國組裝後,留下來在中國賣的不到兩成,其餘七成以上賣到歐美日,所以台灣對中國的出超基本上是由歐美市場帶動,而不是中國市場帶動。………由於美國經濟才是台灣出口和經濟成長的主要引擎,美國一熄火,台灣對中國的出口一定首當其衝。[8]
  • 蔡守訓和陳水扁比爛。[9]
  • 長期以來,社會強烈批評:司法是有錢或有權判生,無錢無權判死。但還有一種同樣嚴重傷害到司法公平,甚至造成冤獄的,那就是「有怨判死」。[10]
  • 假使台灣兩大黨都只聽得見自己愛聽的聲音,那將是台灣的不幸;但現在看來是這樣。[11]

政治評論[編輯]

九月政爭[編輯]

2013年9月14日,民進黨黨員林濁水呼籲如果背信案真的有罪證,民進黨就應該開除柯建銘黨籍。[12]

注釋[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黨外三林
林正杰 | 林世煜 | 林濁水


第5屆中華民國立法委員全國不分區名單
尤清 | 王鍾渝 | 江丙坤 | 吳東昇 | 李桐豪
林忠正 | 林惠官 | 林濁水 | 邱永仁 | 侯彩鳳
殷乃平 | 高仲源 | 高志鵬 | 高育仁 | 高明見
許榮淑 | 陳飛龍 | 陳健民 | 陳健治 | 陳勝宏
程振隆 | 黃宗源 | 黃政哲 | 黃昭順 | 黃逢時
劉俊雄 | 劉憶如 | 蔡中涵 | 蔡鈴蘭 | 鄭逢時
鍾榮吉 | 顏錦福 | 蘇嘉富 | 饒穎奇 | 顧崇廉
李和順 | 陳忠信 | 劉世芳 | 劉松藩 | 鄭貴蓮
黃德福 | 陳道明 | 張俊宏 | 洪奇昌 | 林文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