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毒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梅毒
分類系統及外部資源

ICD-10 A50.-A53.
ICD-9 090-097
DiseasesDB 29054
MedlinePlus 001327
eMedicine med/2224 emerg/563 derm/413
MeSH D013587

梅毒是一種由螺旋菌菌種「梅毒螺旋體」「蒼白球 (pallidum)」亞種所導致的性病。其病原體由德國埃里克·霍夫曼英語Erich Hoffmann弗里茲·蕭丁英語Fritz Schaudinn在1905年首先發現。梅毒的主要傳染途徑是透過人類性行為。該疾病也可由母親在懷孕分娩傳染胎兒,導致先天性梅毒[1]。其他由相關「梅毒螺旋體」造成的人類疾病包括雅司病英語Yaws品他病英語Pinta (disease)非性病性梅毒

其診斷通常是透過 血液檢驗來進行;但其病菌也可在顯微鏡下看到。抗生素可有效治療梅毒,且特別適合以肌肉注射方式注射青霉素 G (神經性梅毒透過靜脈注射)或頭孢曲松。至於對青霉素嚴重過敏的病患則可以透過口服多西環素阿奇黴素來進行治療。

據信梅毒在1999年在全球感染約1200萬人,其中有超過90%的病例出現在發展中國家。梅毒感染率在青霉素於1940年代廣泛運用而大幅降低後,其感染率在許多國家於2000年後又再度增加,且通常伴隨著人類免疫缺陷病毒。這有部分是導因於不安全性行為、濫交與賣淫之增加,以及性保護措施運用的減少。[2][3][4]

徵兆與癥狀[編輯]

梅毒的徵兆與癥狀會隨其所處的4個階段而異(第1期、第2期、潛伏期及第3期)。[5]第一期梅毒的典型癥狀為單一硬下疳(一種堅硬、不痛、不癢的皮膚性潰瘍),第2期梅毒會出現瀰漫性皮疹,手掌及腳掌是常見的侵襲部位,潛伏期梅毒則有輕微或沒有癥狀,第三期梅毒則會出現梅毒瘤神經系統或心臟方面的癥狀。但因梅毒常有非典型表現,因此又被威廉·奧斯勒爵士英語William Osler稱為「偉大的模仿者」。[5][6]

第一期梅毒[編輯]

手上的第一期梅毒硬下疳

第一期梅毒通常是透過直接和他人的感染病灶做性接觸而感染。[7]在初次接觸約 3 到 90 天后(平均 21 天),在接觸點會出現稱為硬下疳的皮膚病灶。[5]這通常 (40%)是一個堅硬、不痛、不癢、底部明確、邊緣清楚,且大小介於 0.3 到 3.0 公分之間的皮膚潰瘍。[5]但此病灶也可能以其他任何形式出現。[8]在典型形式中,硬下疳會從斑疹變成丘疹,最後糜爛潰瘍[8]有時候會出現多重病灶(~40%),[5]而在感染 HIV 的病患身上比較常見到多重病灶。 病灶可能會痛或觸痛(30%),而且也可能出現在性器官以外的地方(2–7%)。其最常出現的部位在女性是子宮頸(44%),在異性戀男性為陰莖(99%),而在與男性為性交之男性則相當常見於 肛門直腸(34%)。[8]於硬下疳形成 7 到 10 天后,感染部位周圍常會發生淋巴結腫大 (80%)[5][8]。若未治療,其病灶 可能會持續存在三到六星期。[5]

第二期梅毒[編輯]

第二期梅毒的典型表現:手掌上出現皮疹
身上許多部位因第二期梅毒出現紅色丘疹結核

第二期梅毒約在第一期感染四到十星期後發生。[5]雖然第二期梅毒有許多種表現方式,不過最常見的癥狀涉及到皮膚、黏膜淋巴結[9] 在軀幹及四肢包括手掌及腳掌等部位可能會出現紅至粉紅色、不搔癢的對稱性皮疹。[5][10]此皮疹可能會變成斑丘疹膿皰。在黏膜上可能會形成扁平、寬廣、泛白、如疣一般,稱為扁平濕疣的病灶。所有這些病灶都含有病菌且具有感染性。其他可能發生的癥狀包括發燒喉嚨痛全身無力體重減輕脫髮頭痛[5]較不常見的癥狀包括有 肝炎腎臟疾病、關節炎骨膜炎視神經炎葡萄膜炎,以及間質性角膜炎[5][11]其急性癥狀通常會在三到六星期後消失,[11]但約有 25% 的人會複發第二期癥狀。 有許多出現第二期梅毒癥狀的人之前並未出現典型的第一期梅毒硬下疳(40–85% 女性,20–65% 男性)。[9]

潛伏期[編輯]

潛伏梅毒定義為在血清學上可找到感染證據,但未出現疾病症狀。[7] 其在美國並進一步敘述為早期潛伏(第二期梅毒後 1 年內)及晚期潛伏(第二期梅毒 1 年後)。[11] 英國則以二年為界區分早期潛伏梅毒及晚期潛伏梅毒。[8]癥狀在早期潛伏梅毒可能會複發。晚期潛伏梅毒則無癥狀,且其感染力不如早期潛伏梅毒。[11]

第三期梅毒[編輯]

罹患第三期梅毒(梅毒瘤)的病患。巴黎人類博物館內半身像。

第三期梅毒的損害不僅限於皮膚粘膜,並可侵犯任何內臟器官或組織,破壞性大,病程長,可危及生命,血清反應多為陽性,但傳染性小。第三期梅毒可能會在初次感染約 3 到 15 年後發生,且可能以三種不同形式呈現:梅毒瘤性梅毒(15%)、晚期神經性梅毒(6.5%)及心血管梅毒(10%)。[5][11] 若未經治療,三分之一的感染者會發展到第三期。[11]第三期梅毒患者不具感染力。[5]

梅毒瘤性梅毒,或稱晚期良性梅毒通常會在初次感染 1 到 46 年後發生,平均是15 年。此階段的特徵是會形成慢性梅毒瘤,這是一種大小差異極大,如腫瘤般的炎性軟瘤。其通常會影響皮膚、骨骼及肝臟,但可在任何部位發生。[5]

神經性梅毒指的是涉及 中樞神經系統的感染。其在早期可能無癥狀或以梅毒性腦膜炎形式出現,或在晚期以腦膜腦血管性梅毒、一般局部麻痹脊髓癆形式出現,而有平衡不良及下肢閃痛等情形。晚期神經性梅毒通常在初次感染 4 到 25 年後發生。 腦膜腦血管性梅毒通常會出現情感冷漠及癲癇、一般局部麻痹伴隨痴呆以及脊髓癆[5]也可能會有阿蓋爾·羅伯遜瞳孔英語Argyll Robertson pupil,此種瞳孔兩側較小,在人聚焦於近物時縮小,但暴露於明亮光線下則不縮小。

心血管性梅毒通常在初次感染10到30年後發生。 最常見的併發症為梅毒性主動脈炎,此併發症可能會導致動脈瘤的形成。[5]

先天性[編輯]

先天性梅毒可能會在懷孕或分娩期間發生。 罹患梅毒的嬰兒有三分之二在出生時沒有癥狀。其出生後前幾年常見的癥狀包括:肝脾腫大 (70%)、皮疹 (70%)、發燒 (40%)、神經性梅毒 (20%) 及肺炎 (20%)。若未治療,有 40% 的病患會發展為晚期先天性梅毒其癥狀包括:馬鞍鼻形變、希各門納奇斯特徵英語Higouménakis' sign馬刀脛克拉頓氏關節等。[12]

病因[編輯]

細菌學[編輯]

「蒼白螺旋體」螺旋體以施泰納銀染色修改後的病理組織

「梅毒螺旋體」「蒼白」亞種是一種螺旋狀、具高行動力的革蘭氏陰性菌。[8][13] 其他三種由相關「梅毒螺旋體」造成的人類疾病包括雅司病(雅司亞種)、品他(品他亞種)及非性病性梅毒(皮下亞種)。[5]和「蒼白」亞型不同,這些病原不會造成神經性疾病。[12] 人類是「蒼白」亞種唯一已知的天然宿主[1]在無宿主的情況下該病原僅能存活數天。這是因為該病原的基因組小(1.14 MDa),無法編入必要的代謝路徑以製造大多數的宏觀營養素。其倍增時間較慢,超過30 個小時。[8]

傳遞[編輯]

梅毒是愛滋病出現以前最令人生畏的一種性病,也是一種難對付的疾病。梅毒是由一種類似於精子狀的梅毒螺旋體微生物傳染,它們怕乾燥、怕氧氣,所以在人體外的生存能力極低,在乾燥環境和陽光照射下很快便死亡,而梅毒螺旋體在潮濕環境下可以生存較長時間。

梅毒主要透過性接觸傳染,或在懷孕期間由母親傳染給胎兒。螺旋體可穿越無損傷的黏膜或受傷的皮膚。[5][1]因此,此病原可透過親吻病灶附近、口交、陰道性交及肛交傳染。[5] 接觸第一期或第二期梅毒病灶的人約有30% 到 60% 的人會感染此疾病。[11] 從僅接種 57 個病原體的個體中有 50% 的機會感染此病可看出此疾病的傳染力。梅毒可透過血液製品傳染。但因為許多國家都對梅毒進行檢測,因此風險很低。 因共享針頭造成傳染的風險似乎很有限。[5] 梅毒無法經由馬桶坐墊、日常活動、熱澡盆、共享食器或衣服來傳染。[14]普通消毒劑如升汞(1:1000)和熱肥皂水都能在短時間內消滅之,煮沸也可將其立即殺死,所以大眾捷運的拉環或樓梯扶手等公共設施不會傳播梅毒。

診斷[編輯]

梅毒檢驗海報,圖中有一男一女因羞愧而低頭(「約」1936 年)

臨床上,很難從外觀早期診斷出梅毒。[8] 其確認須透過血液檢測或使用顯微鏡直視觀察。血液檢測因為較容易進行所以較為常用。[5]但診斷檢測無法區分疾病的期別。[15]

血液檢測[編輯]

血液檢測分成非梅毒螺旋體及梅毒螺旋體檢測。[8] 初期會使用非梅毒螺旋體檢測,其中並包括性病研究實驗室 (VDRL) 及快速血漿反應素試驗。不過由於這類檢測偶爾會出現偽陽性,因此需要利用梅毒螺旋體明膠顆粒凝集(TPHA) 或螢光梅毒螺旋體抗體吸收試驗 (FTA-Abs)之類的梅毒螺旋體檢測來確認。[5]部分病毒性感染如水痘麻疹,以及淋巴瘤結核病瘧疾心內膜炎結締組織疾病懷孕等都可能會造成非梅毒螺旋體檢測出現偽陽性反應。[7] 梅毒螺旋體抗體試驗通常會在初期感染二到五星期後得到陽性反應。[8]在已知感染梅毒的情況下,可藉由在腦脊髓液中發現大量的白血球(主要是淋巴細胞)及大量蛋白質來診斷神經性梅毒。[5][7]

直接測試[編輯]

對取自硬下疳的漿膜積液黑暗背景顯微鏡進行觀察可立即做出診斷。但由於檢測必須在取得樣本後 10 分鐘內完成,醫院未必具有所需設備或有經驗的人員。 據報其敏感度為接近 80%,因此只能用於確認診斷,但不能用於排除診斷結果。 對取自硬下疳的樣本還可以進行其他兩種檢測:直接螢光抗體測試及核酸擴增測試。 直接熒光抗體測試使用標有熒光素,且會附接到特定梅毒蛋白的抗體。至於核酸擴增測試則使用聚合酶鏈反應,之類的技術來偵測特定梅毒基因的存在。 這類測試因為不需使用活菌進行診斷,所以比較不具時間敏感性。[8]

預防[編輯]

截至2010年  (2010-Missing required parameter 1=month!),並無有效的預防疫苗。[1] 避免與感染者有親密的肢體接觸及適當使用乳膠保險套.可有效減少梅毒的傳染。但使用保險套並不能完全消除感染風險。[16][14]因此,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 建議與未感染梅毒的對象建立長期、雙方皆單一對象的關係,並避免如 酒精及其他會增加性行為風險的藥物等物質。[14]

對懷孕初期的孕婦進行篩檢並對罹患梅毒的孕婦進行治療可預防新生兒的先天性梅毒。[17]美國預防服務工作小組 (USPSTF) 強烈建議對所有孕婦進行全面性的篩檢,[18]世界衛生組織 則建議所有婦女在第一次產前檢查時進行檢測,並於 妊娠晚期再度進行檢測。[19]如結果為陽性,則建議其伴侶也接受治療。[19]然而,在發展中國家,由於許多女性完全沒有接受產前照顧,而其他人得到的產前照顧也未包括梅毒篩檢,因此先天性梅毒仍相當常見。[17]而在已開發國家偶爾也會出現先天性梅毒,因為那些最有可能(透過使用藥物等)罹患梅毒的人是最不可能在懷孕期間得到照顧的人。[17]在中低收入國家,一些能增加檢測機會的措施可有效降低其先天性梅毒發生率。[19]

梅毒在包括加拿大[20]、歐盟、[21]及美國在內的許多國家是須通報的疾病[22] 這意味著醫療照護提供者被要求向公共衛生主管機關通報,而理想情況下該機關則會向病患的伴侶發出伴侶通知[23] 醫生也可能會鼓勵病患帶其夥伴接受治療。[24] CDC 則建議性生活活躍且與男性性交的男性每年至少進行一次檢測。[25]

治療[編輯]

歷史[編輯]

青霉素出現前的日子,水銀是治療梅毒的唯一有效藥物,可外用又可內服,醫生會用水銀膏藥清洗梅毒患者潰爛的傷口以減輕病人的痛苦,通常還配合高溫蒸汽浴使用。19世紀期間,較有用的碘化鉀開始運用,但副作用亦和水銀一樣高。

1910年,德國化學家保羅·埃爾利希與他的助手秦佐八郎用上萬隻兔子實驗,發明了灑爾佛散(第606號化合物二氨基二氧偶砷苯)治療梅毒,成為梅毒特效藥,開創了整個醫學的化學治療途徑,後來又發明新砷凡納明(第914號化合物),這時梅毒總算有適當的療程。埃爾利希因此得到了諾貝爾獎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基於柴恩爵士弗萊明爵士佛洛利男爵的研究,青霉素能更有效地治療梅毒,同時徹底改變了人類的醫療史,但仍無法將梅毒由世界上消除。

早期感染[編輯]

對於沒有併發症的梅毒,以肌肉注射方式給予單劑青霉素 G ,或以口服方式給予單劑阿奇黴素仍為治療的第一選擇。[26] 多西環素四環黴素 是另外的選擇,但由於有造成先天缺陷的風險,因此不建議使用在孕婦身上。病原已對包括大環內酯類克林黴素以及利福平在內的數種藥劑發展出抗生素抗藥性[1] 頭孢曲松, 第三代 頭孢 抗生素可作為有效的青霉素基底治療法。[5]

晚期感染[編輯]

對於神經性梅毒,由於青霉素G 對中樞神經系統的穿透性不佳,因此對於建議透過靜脈注射對感染者投予大劑量的青霉素至少10 天。[5][1] 若病患會過敏,可使用頭孢曲松鈉,或嘗試進行青霉素脫敏處理。其他晚期的病症表現若要治療,可連續三星期每星期靜脈注射一次青霉素 G。若會過敏,和早期案例一樣,可使用多西環素或四環黴素,但治療時間會較長。 此階段的治療可限制病況進一步發展,但對於已經發生的損害僅有輕微效果。[5]

赫克斯海默爾反應[編輯]

赫克斯海默爾反應(又稱梅毒吉海反應、赫氏反應)是治療時可能發生的副作用之一。此反應通常會在一小時後開始出現並持續 24 個小時,其癥狀為發燒、肌肉疼痛、頭痛及心搏過速[5]其原因是肇因於免疫系統為了響應梅毒病菌在爆裂時所釋放的脂蛋白而釋放了 細胞因子[27]

流行病學[編輯]

2004 年年齡標準化每十萬人因梅毒死亡人數[28]
  no data
  <35
  35-70
  70-105
  105-140
  140-175
  175-210
  210-245
  245-280
  280-315
  315-350
  350-500
  >500

梅毒據信在 1999 年感染了 1200 萬人,其中有超過90% 的案例發生在發展中國家[1] 此疾病每年感染約 70 萬到 160 萬名孕婦,造成自然流產死胎及先天性梅毒。在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區,梅毒造成約 20% 的圍產期死亡[12]使用靜脈注射吸毒者、HIV 感染者,及與男性性交的男性的感染率較高。[2][3][4]

梅毒在 18 及 19 世紀的歐洲極為常見。 在 20 世紀初期,由於抗生素的廣泛使用,已開發國家的梅毒感染人數開始迅速下降直到 1980 及 1990 年代。[13]但從 2000 年起,美國、加拿大、英國、澳洲及歐洲等地區的梅毒感染率不斷增加,感染者主要是與男性性交的男性。[1] 美國女性的梅毒感染率在這段期間仍維持穩定,雖然英國女性的感染率也增加了,但其增加率小於男性。[29] 在中國及俄國,異性戀感染率從 1990 年代起開始增加。[1] 這歸因於不安全性行為,如濫交、賣淫及性保護措施在使用上的減少。[1][30][29]

若未治療,梅毒的死亡率介於8%到58%之間,男性的死亡率較高。[5]梅毒的癥狀在19世紀及20世紀變得比較不嚴重,其部分要歸因於有效療法的廣泛運用,而另一部份則歸因於螺旋體致病力的降低。[9]梅毒若及早治療很少會出現併發症。[8] 梅毒會使HIV的傳染風險增加2到5倍,同時感染的情形也很常見(此比例在數個城市中心達到30–60%)。[5][1]

歷史[編輯]

歐洲[編輯]

Rembrandt van Rijn 所畫的Gerard de Lairesse 畫像,「約」1665–67,帆布油畫- De Lairesse 是一名畫家及藝術理論家,罹患先天性梅毒。此病使他臉部嚴重變形並在最後使他失明。[31]

梅毒的確切起源不明。[5] 在兩種主要假說中,其中一種說法認為梅毒是參與克里斯多福·哥倫布發現美洲旅程的船員帶回歐洲的,另一種說法則認為梅毒之前便已存在於歐洲,只是並未被辨識出來。[32] 這兩種說法分別被稱為「哥倫布說」及「前哥倫布說」。[15]哥倫布說得到了可用證據的左證。[33][34]第一份書面紀錄紀載,歐洲在 1494/1495 年法國入侵期間,於義大利那不勒斯 爆發梅毒。[13][15]

梅毒歷史上根據評論者的角度和位置取得了許多名稱。1495年梅毒在那不勒斯爆發流行,又稱「那不勒斯病」,這一年法國統治者的查理八世為了收復那不勒斯王國,發動的入侵義大利戰爭,那不勒斯被圍困,城內的婦女和妓女被趕出城,遭到法國士兵強姦,法國士兵迅速的感染並傳播梅毒,那不勒斯成了梅毒流動的場所,費爾南多在日記中稱之為「法國人病」,故梅毒又有此別稱。在其他地方,法國人稱之為「義大利病」或「那不勒斯病」、「西班牙病」,阿拉伯人稱為「基督徒病」,大溪地則稱為「英國人病」。

1530年,義大利維羅那醫生詩人弗萊卡斯楚(Girolamo Fracastoro)發表了《西菲利斯:高盧病》(Syphilis,sive Morbus Gallicus)一韻以長短格六步格所寫的拉丁文詩。該詩描述義大利疾病肆虐情形,詩中主人翁是一位名叫西菲力士(Syphilus)的牧羊人[35][36]此病在歷史上也被稱為「大痘」。[37][38]患有高盧病(morbus gallicus),是一種性病。有人認為可能是第一位患有梅毒的人,於是便把這種疾病叫做 Syphilus。

「蒼白螺旋體」這個致病微生物由弗里茲·蕭丁英語Fritz Schaudinn埃里克·霍夫曼英語Erich Hoffmann在 1905 年首度發現。[13]其第一個有效療法 (灑爾佛散,Salvarsan) 則由保羅埃.利希 (Paul Ehrlich) 於 1910 年發展出來,之後接著進行 青霉素的試驗並在 1943 年確認其效果。[13][37]在有效療法誕生以前,常使用及隔離來治療,療法本身比疾病更糟糕。[37] 許多知名的歷史人物,包括法蘭茲·舒伯特亞瑟·叔本華愛德華·馬奈[13]阿道夫·希特勒[39] 據信都曾罹患過此病。

中國[編輯]

16世紀以前,中國尚無梅毒的記載,1498年,梅毒出現於印度。大約於1505年,梅毒由印度傳入廣東嶺南一帶,當時稱「廣東瘡」、「楊梅瘡」,此後梅毒向內陸傳播。陳司成著《霉瘡秘錄》被認為是中國第一部論述梅毒最詳盡的專著,明代李時珍著《本草綱目》詳細記載了梅毒流行情況。

1636年,陳司成在《霉瘡秘錄》一書記載如下:「獨見霉瘡一症,往往外治無法,細觀經書,古未言及,究其根源,始於舞會之未,起於嶺南之地,致使蔓延通國,流禍甚廣」,「一感其毒,酷烈匪常……」,「入髓淪肌,流經走絡,或攻臟腑,或尋孔竅……,始生下疳繼而骨痛,眉髮脫落,甚則目盲,耳閉」。「甚則傳染妻孥,喪身絕良,移患於子女。」梅毒還可以由母親通過胎盤血液傳給胎兒,從而導致早產、死亡、或娩出先天梅毒嬰兒。性工作者、由農村湧入城市的農民工,以及不健全的醫療保健制度導致了梅毒在中國傳播。[40]

社會與文化[編輯]

藝術與文學[編輯]

情婦死於梅毒,Hogarth 的「A Harlot's Progress

歐洲最早描繪梅毒的藝術作品是阿爾布雷希特·杜勒的《得梅毒的男人》,據信這塊木雕所描繪的是一名 國土傭僕,一名北歐的傭兵[41]19 世紀的「蛇蠍美人」或「毒婦人」之謎據信有部分是衍生自梅毒造成的破壞,文學中的經典例子包括約翰·濟慈的《無情的妖女英語La Belle Dame sans Merci》。[42][43]

藝術家史特拉丹奴斯英語Stradanus在1580年左右畫了幅畫,描繪一名富人接受以熱帶愈瘡木進行的梅毒治療。[44] 該作品的名稱為「備置及使用愈創木來治療梅毒」。該藝術家選擇在一系列作品中納入此圖像來慶祝髮現新世界,這顯示出對當時的歐洲菁英份子而言,梅毒的治療(即使無效)有多重要。在這幅色彩豐富且細節清楚的作品中,描繪了4名正在準備藥汁的僕人,而一名醫生在盯著倒霉的病人喝藥的同時藏了東西在背後。[45]

塔斯基吉和瓜地馬拉研究[編輯]

美國大蕭條時代宣傳儘早治療梅毒的海報

塔斯基吉梅毒研究是美國在20世紀最惡名昭彰、最受質疑的醫學倫理案例。[46]該研究在阿拉巴馬州塔斯基吉,進行,並由美國公共衛生服務部 (PHS) 與塔斯基吉研究所合作進行。[47] 該項研究從 1932 年開始進行,當時梅毒是普遍存在的問題,且沒有安全而有效的治療方法。[6] 該研究在設計上是要衡量梅毒未接受治療時的進展。青霉素在1947年被確認可有效治療梅毒,並被廣泛用於治療該疾病。 但研究主任仍繼續該項研究,且並未以青霉素治療參與者。[47]這項研究引起激辯,且有部分人發現有許多實驗對象拿到了青霉素。[6]此項研究直到 1972 年才結束。[47]

梅毒實驗在1946年到1948年也在瓜地馬拉進行。該實驗是在美國所贊助的 人體實驗,在胡安·何塞·阿雷瓦洛英語Juan José Arévalo政府及部分瓜地馬拉衛生部長及官員的配合下進行。醫生在未獲得實驗對象知情同意的情況下,讓士兵、囚犯及精神病患感染梅毒及其他性病,然後使用 抗生素進行治療。美國在 2010 年 10 月正式就進行這些實驗向瓜地馬拉道歉。[48]

身患梅毒的名人[編輯]

圖像[編輯]

參考[編輯]

中文書[編輯]

  • 《天才、狂人的梅毒之謎》,德博拉·海登 著,李振昌 譯,世紀出版集團 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11月版。
  • 《世界瘟疫史》,王旭東 孟慶龍 著,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5年6月版。

外文書[編輯]

  • Parascandola, John. Sex, Sin, and Science: A History of Syphilis in America (Praeger, 2008) 195 pp. ISBN 978-0-275-99430-3 excerpt and text search
  • Shmaefsky, Brian, Hilary Babcock and David L. Heymann. Syphilis (Deadly Diseases & Epidemics) (2009)
  • Stein, Claudia. Negotiating the French Pox in Early Modern Germany (2009)

注釋[編輯]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Stamm LV. Global Challenge of Antibiotic-Resistant Treponema pallidum. Antimicrob. Agents Chemother. 2010.February, 54 (2): 583–9. doi:10.1128/AAC.01095-09. PMC 2812177. PMID 19805553. 
  2. ^ 2.0 2.1 Coffin, LS; Newberry, A, Hagan, H, Cleland, CM, Des Jarlais, DC, Perlman, DC. Syphilis in Drug Users in Low and Middle Income Countries.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n drug policy. January 2010, 21 (1): 20–7. doi:10.1016/j.drugpo.2009.02.008. PMC 2790553. PMID 19361976. 
  3. ^ 3.0 3.1 Gao, L; Zhang, L, Jin, Q. Meta-analysis: prevalence of HIV infection and syphilis among MSM in China. Sexually transmitted infections. September 2009, 85 (5): 354–8. doi:10.1136/sti.2008.034702. PMID 19351623. 
  4. ^ 4.0 4.1 Karp, G; Schlaeffer, F, Jotkowitz, A, Riesenberg, K. Syphilis and HIV co-infection. European journal of internal medicine. January 2009, 20 (1): 9–13. doi:10.1016/j.ejim.2008.04.002. PMID 19237085.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5.11 5.12 5.13 5.14 5.15 5.16 5.17 5.18 5.19 5.20 5.21 5.22 5.23 5.24 5.25 5.26 5.27 5.28 5.29 Kent ME, Romanelli F. Reexamining syphilis: an update on epidemiology, clinical manifestations, and management. Ann Pharmacother. 2008.February, 42 (2): 226–36. doi:10.1345/aph.1K086. PMID 18212261. 
  6. ^ 6.0 6.1 6.2 White, RM. Unraveling the Tuskegee Study of Untreated Syphilis. Archives of Internal Medicine. 13 March 2000, 160 (5): 585–98. doi:10.1001/archinte.160.5.585. PMID 10724044. 
  7. ^ 7.0 7.1 7.2 7.3 Committee on Infectious Diseases. In Larry K. Pickering. Red book 2006 Report of the Committee on Infectious Diseases 27th. Elk Grove Village, IL: 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 2006: 631–44. ISBN 978-1-58110-207-9. 
  8. ^ 8.00 8.01 8.02 8.03 8.04 8.05 8.06 8.07 8.08 8.09 8.10 8.11 Eccleston, K; Collins, L, Higgins, SP. Primary syphili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TD & AIDS. March 2008, 19 (3): 145–51. doi:10.1258/ijsa.2007.007258. PMID 18397550. 
  9. ^ 9.0 9.1 9.2 Mullooly, C; Higgins, SP. Secondary syphilis: the classical triad of skin rash, mucosal ulceration and lymphadenopathy.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TD & AIDS. August 2010, 21 (8): 537–45. doi:10.1258/ijsa.2010.010243. PMID 20975084. 
  10. ^ Dylewski J, Duong M. The rash of secondary syphilis. Canadian Medical Association Journal. 2 January 2007, 176 (1): 33–5. doi:10.1503/cmaj.060665. PMC 1764588. PMID 17200385.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Bhatti MT. Optic neuropathy from viruses and spirochetes. Int Ophthalmol Clin. 2007, 47 (4): 37–66, ix. doi:10.1097/IIO.0b013e318157202d. PMID 18049280. 
  12. ^ 12.0 12.1 12.2 Woods CR. Congenital syphilis-persisting pestilence. Pediatr. Infect. Dis. J. 2009.June, 28 (6): 536–7. doi:10.1097/INF.0b013e3181ac8a69. PMID 19483520. 
  13. ^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Franzen, C. Syphilis in composers and musicians--Mozart, Beethoven, Paganini, Schubert, Schumann, Smetana. European Journal of Clinical Microbiolo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December 2008, 27 (12): 1151–7. doi:10.1007/s10096-008-0571-x. PMID 18592279. 
  14. ^ 14.0 14.1 14.2 Syphilis - CDC Fact Sheet.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 16 September 2010 [30 May 2007]. 
  15. ^ 15.0 15.1 15.2 Farhi, D; Dupin, N. Origins of syphilis and management in the immunocompetent patient: facts and controversies. Clinics in dermatology. September 2010-Oct, 28 (5): 533–8. doi:10.1016/j.clindermatol.2010.03.011. PMID 20797514. 
  16. ^ Koss CA, Dunne EF, Warner L. A systematic review of epidemiologic studies assessing condom use and risk of syphilis. Sex Transm Dis. 2009.July, 36 (7): 401–5. doi:10.1097/OLQ.0b013e3181a396eb. PMID 19455075. 
  17. ^ 17.0 17.1 17.2 Schmid, G. Economic and programmatic aspects of congenital syphilis prevention. Bulletin of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June 2004, 82 (6): 402–9. PMC 2622861. PMID 15356931. 
  18. ^ U.S. 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 Screening for syphilis infection in pregnancy: U.S. 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 reaffirmation recommendation statement.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May 2009 19, 150 (10): 705–9. PMID 19451577. 
  19. ^ 19.0 19.1 19.2 Hawkes, S; Matin, N, Broutet, N, Low, N. Effectiveness of interventions to improve screening for syphilis in pregnancy: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 June 2011 15, 11 (9): 684–91. doi:10.1016/S1473-3099(11)70104-9. PMID 21683653. 
  20. ^ National Notifiable Diseases. 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 5 April 2005 [2 August 2011]. 
  21. ^ Viñals-Iglesias, H; Chimenos-Küstner, E. The reappearance of a forgotten disease in the oral cavity: syphilis. Medicina oral, patologia oral y cirugia bucal. September 2009 1, 14 (9): e416–20. PMID 19415060. 
  22. ^ Table 6.5. Infectious Diseases Designated as Notifiable at the National Level-United States, 2009 [a]. Red Book. [2 August 2011]. 
  23. ^ Brunner & Suddarth's textbook of medical-surgical nursing. 12th. Philadelphia: Wolters Kluwer Health/Lippincott Williams & Wilkins. 2010: 2144. ISBN 978-0-7817-8589-1. 
  24. ^ Hogben, M. Partner notification for sexually transmitted diseases. 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 an official publication of the Infectious Diseases Society of America. April 2007 1,. 44 Suppl 3: S160–74. doi:10.1086/511429. PMID 17342669. 
  25. ^ Trends in Sexually Transmitted Diseases in the United States: 2009 National Data for Gonorrhea, Chlamydia and Syphili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22 November 2010 [3 August 2011]. 
  26. ^ David N. Gilbert, Robert C. Moellering, George M. Eliopoulos. The Sanford guide to antimicrobial therapy 2011 41st. Sperryville, VA: Antimicrobial Therapy. : 22. ISBN 978-1-930808-65-2. 
  27. ^ Radolf, JD; Lukehart SA (editors). Pathogenic Treponema: Molecular and Cellular Biology. Caister Academic Press. 2006. ISBN 1-904455-10-7. 
  28. ^ Disease and injury country estimates.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2004 [11 November 2009]. 
  29. ^ 29.0 29.1 Kent, ME; Romanelli, F. Reexamining syphilis: an update on epidemiology, clinical manifestations, and management. The Annals of pharmacotherapy. February 2008, 42 (2): 226–36. doi:10.1345/aph.1K086. PMID 18212261. 
  30. ^ Ficarra, G; Carlos, R. Syphilis: The Renaissance of an Old Disease with Oral Implications. Head and neck pathology. September 2009, 3 (3): 195–206. doi:10.1007/s12105-009-0127-0. PMC 2811633. PMID 20596972. 
  31. ^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Bulletin, Summer 2007, pp. 55–56.
  32. ^ 美國醫學社會史家羅伊·波特(Roy Porter)著《劍橋醫學史》(The Cambridge Illustrated History of Medicine):哥倫布及其同伴常常被譴責為把梅毒從美洲攜帶到歐洲,並由此而傳遍全世界。針對哥倫布的這一指責看來是真實可靠的,由美國亞特蘭大艾莫瑞大學研究人員表示,新的基因證據支持哥倫布(Christopher Columbus )將梅毒從美洲新大陸帶到歐洲的理論;研究人員針對梅毒系譜樹(family tree)進行的基因分析顯示,與梅毒最接近的是它的南美洲表親,這種梅毒亞種細菌會造成一種名叫雅司病(yaws)的傳染病。負責研究的生物演化學家哈珀(Kristin Harper)說:「部分人士認為梅毒確實是一種古老的疾病,我們最早的人類祖先可能就感染過這種疾病。另外部分人士認為梅毒來自新大陸。」「義大利似乎是第一個注意到西班牙的一些士兵曾經伴隨哥倫布的第二次航海,因此產生了梅毒美洲發源的見解。
  33. ^ Rothschild, BM. History of syphilis. 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 an official publication of the Infectious Diseases Society of America. 15 May 2005, 40 (10): 1454–63. doi:10.1086/429626. PMID 15844068. 
  34. ^ Harper, KN; Zuckerman, MK; Harper, ML; Kingston, JD; Armelagos, GJ. The origin and antiquity of syphilis revisited: an appraisal of Old World pre-Columbian evidence for treponemal infection.. American journal of physical anthropology. 2011,. 146 Suppl 53: 99–133. PMID 22101689. 
  35. ^ 西菲力士是希臘神話中絕代美人奈娥比(Niobe)的兒子,被阿波羅(Apollo)射死。
  36. ^ Nancy G. "Siraisi, Drugs and Diseases: New World Biology and Old World Learning," in Anthony Grafton, Nancy G. Siraisi, with April Shelton, eds. (1992). New World, Ancient Texts (Cambridge MA: Belknap Press/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pages 159-194
  37. ^ 37.0 37.1 37.2 Dayan, L; Ooi, C. Syphilis treatment: old and new. Expert opinion on pharmacotherapy. October 2005, 6 (13): 2271–80. doi:10.1517/14656566.6.13.2271. PMID 16218887. 
  38. ^ Knell, RJ. Syphilis in renaissance Europe: rapid evolution of an introduced sexually transmitted disease?. Proceedings. Biological sciences / the Royal Society. 7 May 2004,. 271 Suppl 4 (Suppl 4): S174–6. doi:10.1098/rsbl.2003.0131. PMC 1810019. PMID 15252975. 
  39. ^ Hitler syphilis theory revived. BBC News. 12 March 2003. 
  40. ^ 世衛組織:梅毒在中國廣泛傳播VOA,2009年11月03日
  41. ^ Eisler, CT. Who is Dürer's "Syphilitic Man"?. Perspectives in biology and medicine. 2009 Winter, 52 (1): 48–60. doi:10.1353/pbm.0.0065. PMID 19168944. 
  42. ^ Hughes, Robert. Things I didn't know : a memoir 1st Vintage Book. New York: Vintage. 2007: 346. ISBN 978-0-307-38598-7. 
  43. ^ Wilson, [ed]: Joanne Entwistle, Elizabeth. Body dressing [Online-Ausg.] Oxford: Berg Publishers. 2005: 205. ISBN 978-1-85973-444-5. 
  44. ^ Reid, Basil A. Myths and realities of Caribbean history [Online-Ausg.] Tuscaloosa: University of Alabama Press. 2009: 113. ISBN 978-0-8173-5534-0. 
  45. ^ "Preparation and Use of Guayaco for Treating Syphilis". Jan van der Straet. Retrieved 6 August 2007.
  46. ^ Katz RV, Kegeles SS, Kressin NR et al. The Tuskegee Legacy Project: Willingness of Minorities to Participate in Biomedical Research. J Health Care Poor Underserved. 2006.November, 17 (4): 698–715. doi:10.1353/hpu.2006.0126. PMC 1780164. PMID 17242525. 
  47. ^ 47.0 47.1 47.2 U.S. Public Health Service Syphilis Study at Tuskege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15 June 2011 [7 July 2010]. 
  48. ^ U.S. apologizes for newly revealed syphilis experiments done in Guatemala. The Washington Post. 1 October 2010 [1 October 2010]. "The United States revealed on Friday that the government conducted medical experiments in the 1940s in which doctors infected soldiers, prisoners and mental patients in Guatemala with syphilis and other sexually transmitted diseases." 
  49. ^ 《天才、狂人的梅毒之謎》
  50. ^ 《天才、狂人的梅毒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