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業力)
前往: 導覽搜尋

梵文:कर्मन्,梵文:karma,巴利文:kamma),印度宗教一個普遍的觀念。印度傳統宗教包括印度教錫克教佛教耆那教都有業力的觀念,業力是組成有情因果關係、因果報應的原素。業力是指有情個人過去、現在的行為所引發的結果的集合,業力的結果會主導現在及將來的經歷,所以,個人的生命經歷及與他人的遭遇均是受自己的行為影響。因此,個人有為自己生命負責的必要以及責任。而業力也是主導有情眾生輪迴六趣的因,所以業力不單是影響現世的結果,還會生生不息地延伸至來世。

印度教業力觀[編輯]

業力觀是構成印度教理想主義中的主要部份,印度教中,業力是解釋邪惡問題的主要方向,而和佛教耆那教不同,印度教中的神對於業力有特定角色。

印度教認為,業力是非個人及形而上的法則,人也沒有改變這個法則的能力,而業力也不是懲罰或獎賞,只是自然的法則。

佛教業力觀[編輯]

佛教的業是道德因果規律,輪迴是其必然結果,佛教的業與輪迴相互關聯,它們是互為因,互為果的[1]。業報學說以論述因緣果報的因果論為代表。業及業報只限於闡述某種心智現象,並非指業所衍生的具體事物(那是緣而非業)。業即是行為[2]。依不同的業力,有情眾生出生高低、貴賤、苦樂等;不同的業力,不同的業力,有情眾生世事的得失、善惡、毀譽、和苦樂不等。依業世界轉,依業眾生住,依業有情縛,如輻附車輪。依業得榮譽,依業被束縛,依業而毀損,依業而為虐。曉知業生諸種果,何言世間本無業[3]。業分身、口、意三種。

雖然佛教把不等差異歸結於業的運作規律,但是並不主張所有一切皆為業的作用。在《法趣論》中, 業只是二十四緣之一的業緣罷了。佛陀駁斥一切苦樂無記之受皆由前業所定的錯誤觀點,他說:「若如此,因前業,人們將行兇、偷盜、邪淫、妄語、謗語、綺語、貪、瞋、邪見。那麼,把前業作為根本因素,他們既沒有希望,也沒有能力,更沒有必要奉行或戒除這些事情[4]。」這段經文展示業並不同於宿命論、前生註定論或命中注定論。

根據佛教,在物質和精神領域,有五種因果的運作方法(巴利語niyamas)[5]
1. 季節 utu-niyama。如風雨的季節現象。
2. 種子 bija-niyama。種瓜得瓜,種豆得豆。
3. 業 kamma-niyama。行為因果,即善惡之行為產生相應的善惡之果報。
4. 法規 dhamma-niyama。如萬有引力。
5. 意識 citta-niyama。即意想思維過程、意識的形成、心念的力量,包括心的感應、心的超越、往事的憶想、心的預感等。
佛教的因果業報的運作所生起的現象並不只決定於業,還有其他四種運作方法。

業的解釋[編輯]

巴利語的業kamma,字幹是kam,原意為行為或所做。一切身口意所造作的有意念的活動統稱為業。佛陀說:「諸比丘,我說行(巴利語cetana)為業。眾生通過意念,由身口意作業[6]。」在業的運作之中,最重要的特點是心[7]。心造作一切業力行為。
業是行為,包括過去、現在與未來的行為。因此,現在的我們是過去所作的結果,我們的未來決定於現在所作的結果。換句話說,我們的現在不完全是過去的結果,未來又不會絶對無誤是我們現在的結果。業的運作盤根錯綜[8]

業的因[編輯]

緣起法paticcasamuppada的闡述中,業依無明而生起。渴愛或貪tanha是造業的另一主要根源,與無明為伍,不淨業由這兩因素而起。而世間的清淨的業則與三善法:布施(非貪alobha)、慈愛(非嗔adosa)、知識(非癡amoha)相關。世間淨業仍是業,因為潛藏的無明及貪欲仍未被滅。而出世淨業則是已消滅了無明與貪, 這時的行為沒帶來業力。

業與果報[編輯]

業指行為,果為結果,是業的相應行為。業如有潛在生長的種子,經過陽光與水的善緣及沒有其他的逆緣,樹上結出來的果實為業果。業有善惡與無記之分,果報亦然。人生在富裕之家,健康、長壽等名為善報anisamsa。若生於貧窮、長相醜陋、多病、短命等名為惡報adinava。

欲界kamavacara的業由十二種染污意識及八種清淨意識構成;色界rupavacara的業是由五種清淨意識構成;無色界arupavacara的業是由四種清淨意識構成[9]。 八種出世lokuttara意識不被稱為業,因為它們旨在消除業的根源。其中的智慧(般若pañña)佔主導作用,而在世間意識中, 行cetana發揮作用。

人們的言行, 口業是由意識, 通過言語形式表達出來;身業是由意識,以身體為工具而發動;意業除了意識外,不以其他任何為工具。
一個人善惡思想產生結果, 這類意識被稱為欲界果意識, 與色界有關的五種果意識, 以及與無色界有關的四種果意識, 合稱為業果kamma-vipaka。業本身是一種法規, 它自行運作, 不受外界主宰。「依所種之種,獲應得之果;行善者積德,作惡者聚怨;善種種子者,必將享其果。」[10]

業力即是造業後產生相應結果的潛在力量。從因生果,從果知因;種子生長果子,果子說明種子。這就是它們之間的相互關係。

今生一個人若生於貧窮之家, 這是前生所作的業, 但佛教的業力之說並不是宿命論, 亦沒有最後的審判。業的理論是鼓勵人們知道原因而在當下作出積極的改變, 人有力量來使業力的軌跡改道, 如生在窮家是前世業決定的今世果, 但當下努力讀書, 行善積德, 結好善緣, 就可依靠自己的努力而改變貧窮, 進而達致成功與富裕。

造業者[編輯]

無有造業者,亦無受果人,唯蘊自輪轉,此乃正知見[11]。誰為業的造作者? 何人收獲業的果報? 原始佛教不認為有一個固定不變的實體,或行為之外有一行為造作者, 思想之外有一思想者, 以及在意念之背後有一作意者。

業的儲存處[編輯]

彌蘭陀王那先比丘:「尊者,業存於何處?」 「大王,不可說業存於此變化無端的意識中,或身體的某一個部位。它以心色為依,在機緣成熟時自我表現出來,這就好像,不是說芒果存於樹的某一個部位,而應說,在一定時節裡,有芒果依樹而掛[12]。」

業流的力量依據的是強大的心流citta-santati, 當因緣時機成熟時, 果報現象就會生起。如同風與火不會被貯藏在任何一個地方, 業也不存於體內或體外的任何地方, 當業造了後, 遇緣就起作用, 與其相應的心就會現起果報。

善與惡業[編輯]

業有十善業與十惡業,分別是三身善業與三身惡業、四口善業與四口惡業和三意善業與三意惡業。

身三善業: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身三惡業:殺生、偷盜、邪淫
口四善業: 不妄語、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口四惡業: 妄語、兩舌、惡口、綺語
意三善業: 不貪、不嗔、不癡;意三惡業: 貪、嗔、癡
另有導致投生地獄的「五逆」業: 殺父殺母殺阿羅漢破和合僧出佛身血。 而佛陀與阿羅漢的業則是無記業, 沒帶來果報的。


批評[編輯]

南宋理學學者對當時過度解釋佛教因果的泛因果證驗說加以質疑。朱熹以為強調因果報應為佛教教義之末流。[13]
陳淳抨擊因果論,認為「因果之說全是妄誕」,他批評道:「所載證驗極多,大抵邪說流入人心,出此等狂思妄想而已。
溫公三代以前何嘗有人夢到陰府十等王者耶,此說極好,只緣佛教盛行,邪說入人已深,故有此夢想。」[14]

注釋[編輯]

  1. ^ 《佛陀與佛法》那難陀長老著, 釋學愚譯
  2. ^ 陳義孝編, 竺摩法師鑑定, 《佛學常見辭彙》
  3. ^ 《殊勝論》P.65。
  4. ^ 《增支部》第一品
  5. ^ 《Abhidhammavatara》
  6. ^ 《增支部》第三品
  7. ^ 《法句1.1-2》「諸法心先導,心主心造作,若以染污心,或語或行業,是則苦隨彼,如輪隨獸足。諸法心先導,心主心造作,若以清淨心,或語或行業,是則樂隨從,如影不離形。」
  8. ^ 《佛陀與佛法》那難陀長老著。
  9. ^ 《阿毗達磨手冊》
  10. ^ 《相應部》第一品
  11. ^ 《清淨道論》, 覺音著。
  12. ^ 《彌蘭陀問經》
  13. ^ 朱熹:「所以橫渠有釋氏兩末之論,只說得兩邊末梢,頭中間真實道理卻不曾識,如知覺運動是其上一梢也,因果報應是其下一梢也。」(《朱子語類》卷126)
  14. ^ 陳淳《北溪字義

參看[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1. 漫談世間業報論,http://www.hkbuddhist.org/magazine/542/542_04.html ,2006年4月7日更新。
  2. 林朝成、郭朝順著,《佛學槪論》,三民書局,362-395頁,2000年,9571431036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