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田勝賴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武田勝賴
200px
別名 伊奈勝賴
出生 1546年
逝世 1582年4月3日
甲斐國
職業 戰國時代大名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武田勝頼
假名 たけだかつより
平文式羅馬字 Takeda Katsuyori
日語舊字體 武田勝賴

武田勝賴 / 諏訪勝賴(1546年-1582年4月3日),日本戰國時代安土桃山時代甲斐戰國大名甲斐武田家第20代家督,武田二十四將的成員之一。

武田勝賴為武田信玄與其側室諏訪御料人所生,武田信玄的四男,最初繼嗣母家成為諏訪家家督及信濃伊那谷高遠城城主。有諏訪四郎勝賴伊奈勝賴等名稱,武田信玄曾幫勝賴嘗試向足利義昭請求官位與偏諱的恩賞,受制於織田信長的阻擾而未果。

信玄長男義信遭廢嫡病故,次兄海野信親為盲人與三兄信之早逝的因素,且信玄後面的兒子們都已過繼他人。信玄以選定其子信勝為下代家督繼承人,讓勝賴以「陣代」身分代行掌理武田家家督權務等名義成為繼承人。在信玄辭世後正式繼嗣成為家督。

生平事蹟[編輯]

早年[編輯]

出生地點及確實日期不明,是武田信虎嫡男晴信(即信玄)與諏訪賴重之女諏訪御寮人所生,在生母諏訪御寮人還未與信玄生子以前,在信虎擔任當主時期,武田氏仍然與諏訪氏維持良好關係。

1541年(天文十年),信玄逼走父親出走並繼承武田家當主之後,武田家與諏訪家的友好關係即破滅,並在隔年之後,諏訪家當主諏訪賴重即被武田信玄遣軍征伐而戰敗被俘,幽禁在東光寺,最後自殺。

信玄出於能對信濃國諏訪地方的有效統治之政略,遂納賴重之女諏訪御料人為妾,諏訪御料人懷孕之後即返回諏訪故居生下勝賴,成年後以「諏訪(四郎)勝賴」之名繼嗣諏訪家。

武田信玄為了專注在北信濃地區對抗上杉謙信的軍勢,與領國西陲相鄰的織田信長締結「甲尾同盟」,並且將信長養女遠山夫人嫁給勝賴達成政略聯姻的政治同盟。

勝賴成年繼嗣諏訪家之後,先後隨武田家重臣秋山信友馬場信房學習軍學及城務管理等事務。

永祿六年(1563年),首次在進攻上野國箕輪城參戰,在北武藏方面作戰中立下戰功。

攝政武田家[編輯]

勝賴在信玄晚年被由高遠城召回信玄身邊,而當時亦顯示出勝賴準備繼承武田家,曾參與三方原之戰

信玄死時,遺命「勝賴之子武田信勝為武田家當主,信勝十六歲之前,由勝賴攝政武田家」,故勝賴實質上繼承了武田家。信玄死後,勝賴復姓武田,並直接繼承為當主

勝賴在不久已經在一些戰役中顯示了實力,他佔領了織田軍美濃國明智城,使原本來救援的織田六萬大軍退回岐阜。後來,勝賴率軍攻下德川軍的高天神城(今屬靜岡縣掛川市),是為高天神城之戰

面對織田家德川家兩方軍勢先後展現出優異的軍事本領,令織田信長讚言「武勇更勝信玄」的評價。

長篠之戰[編輯]

天正三年(1575年),原武田家臣長篠城奧平貞能貞昌父子受德川家康策反倒戈,於是勝賴以討伐叛臣名義出兵長篠城,勝賴最初先圍攻長篠城,但奧平父子的守軍奮力守城等待織田、德川軍的馳援,使得武田軍遲遲無法攻下長篠城。

作戰途中擄獲向德川家康求援之後返還的奧平家臣鳥居強右衛門(本名勝商),勝賴威迫他向守軍告知「援軍不會到達的了,你們開城門投降吧!」以減低守軍士氣,不料強右衛門表面上答應,一到城前即向守軍告知援軍將至消息,武田軍怒而將他刺死,此舉亦令守軍堅守意志更甚。

另一方面織田德川聯軍行軍至離長篠城不遠處的設樂原之後,便先駐紮在此進行構築防禦陣地的準備,未立即對武田軍採取攻勢。

勝賴及武田家臣們原本打算先攻下長篠城之後,再以長篠城為據點,與織田德川聯軍決戰,不料原本負責駐防能制高監視軍勢動向在鳶巢山的守軍主將三枝守友及河窪信實,遭到德川家臣酒井忠次率領三千兵急襲,在姥懷支砦戰死。獲知鳶巢山失守的勝賴與武田家臣擔憂退路失守的可能,決定與織田德川聯軍決一死戰。

設樂原決戰[編輯]

5月21日早時,勝賴與武田軍將軍勢移駐以天王山為中心,佈陣在與織田德川聯軍隔川對面,並且發動猛攻,武田軍在諸將輪番猛攻之下,曾有2度差點突破防馬柵殺進織田信長所在的本陣地,戰鬥過程大約持續約8小時才結束。

但是在此戰中,織田、德川的聯軍巧妙利用火繩槍、防馬柵以及地勢、兵力數量上的優勢,擊敗武田勝賴的軍勢;武田家除了山縣昌景內藤昌豐小幡信貞真田信綱土屋昌次馬場信房等大將戰死外,武田家的軍隊死傷達一萬餘人,受到慘重的打擊。

長篠之戰後[編輯]

長篠之戰結束不久,駐防東美濃岩村城的秋山信友,遭到織田信忠領軍及前來督戰信長的織田軍團包圍,勝賴命鄰近的木曾義昌馳援岩村城,但木曾義昌以軍資不足延遲出兵,秋山信友見援軍遲遲未至,向織田軍請降,但信長痛恨武田家反覆背信,將包括秋山信友及叔母織田艷等武田家降將一併處死。

期間勝賴致力向京都商人添購大批新式鐵炮充實軍備,外交上先與上杉謙信結盟合抗織田家,後以迎娶北條氏政之妹、相模夫人為繼室,締結「甲越相同盟」。

經過長篠之戰後,武田家雖然損失了許多重要將領與士兵,但此時的武田家整體國力及軍勢還未明顯到衰弱地步。

御館之亂與甲相同盟破裂[編輯]

1578年,上杉謙信病死之後,發生御館之亂,上杉景勝與上杉景虎(北條氏政之弟,過繼予上杉謙信)兩派為家督之爭而對峙,勝賴受北條家請託介入調停上杉家家督之爭,勝賴於是率兵以軍事威脅迫兩方和談,景勝方迫於勝賴的軍事威脅,答應以景勝收養景虎之子道滿丸為嗣子做為和談,勝賴見和談順利落幕,洽巧邊境傳來德川軍進犯的消息,便撤軍返回甲府,不料勝賴一撤軍,支持景勝派之武士見沒了威脅,便片面破壞和談並殺死上杉景虎、上杉憲政及道滿丸,景虎派武士亦遭到殲滅,北條家得知噩耗,將景虎之死怪罪於勝賴而反目成仇,造成武田家面臨北條家、德川家、織田家三方勢力的包圍局勢。

勝賴面臨此包圍局勢被迫與常陸的佐竹家及上杉家締結「甲越佐同盟」以抗包圍。其間勝賴與景勝透過佐竹家,設法與織田信長談和,並且釋放原本在武田家當質子的信長之子信房及將其子信勝成為織田家人質等做為談和善意,但織田信長已決意討滅武田家,不願與之談和。

高天神城失守 威望失信[編輯]

第二次高天神城之戰,因為未能派遣援軍援救被德川家包圍攻擊的守將岡部元信及麾下守城武士,使其任由遭德川軍圍攻戰死,成為武田家覆亡最後關鍵,期間織田家藉此宣傳勝賴對「高天神城見死不救」及「岡部元信抵死不降」的負面情報,重重打擊家臣及國人眾對勝賴的信任,1581年再度進攻德川家,但是其中不少老臣最後也叛離了武田勝賴;

家臣叛離 武田衰亡[編輯]

而武田勝賴接受穴山信君建議,命真田昌幸著手建築新府城,以利發展經濟及軍事戰略,期間以築新府城為名向領地內新徵賦稅,導致武田家的大將木曾義昌因負擔不起稅賦,也叛離武田勝賴。武田勝賴為討伐木曾義昌而再度舉兵,木曾義昌向織田求援,天正10年(1582年)信長下達甲府討伐令,織田德川木曾北條等總勢17萬餘兵力同時發動進攻甲府,最後連駐防駿河的穴山信君也叛離投靠德川家。而武田先鋒部隊在鳥居峠之戰中遭到織田軍重創幾乎殲滅;另一方面駐守高遠城的異母弟仁科盛信及守城諸將,遭遇織田軍主力猛攻不敵敗亡。

命隕「天目山」[編輯]

勝賴知悉南信武田軍勢潰敗之後決定棄守新府城逃亡,軍議時真田昌幸曾致信勸勝賴逃往北信上州方面的「岩櫃城」以抗織田軍,最後武田勝賴卻決定逃往武田家宿臣小山田信茂的居城「岩殿山城」,不料由於小山田信茂的背叛,使得勝賴與嫡男武田信勝及家臣武士等殘餘48人(據說餘半是婦孺)走投無路逃往天目山,並在此與武田信勝、土屋昌恆等殘餘武士於天目山之戰抵抗瀧川一益3000人的包圍,明白勢寡難敵,與北條夫人自殺身亡,得年37歲,甲斐武田家勢力也到此滅亡。

辭世句[編輯]

おぼろなる月もほのかに雲かすみ 晴れて行くへの西の山のは

(朦朧之月被雲遮蔽,雲逐漸散開,終於月落西山)

逸聞[編輯]

受到文學創作影響,江戶時代的通說中[來源請求]描述,武田勝賴是有蠻勇之人,作戰時常常親陷戰陣,但也因此將自己周邊成為戰場。而武田勝賴不斷地擴大領土,使武田家領土較信玄時代更為廣大,也因此與穩重的老臣不斷有所衝突。

研讀史料者[誰?]以為,勝賴的庶出身份讓家臣不服,亦由於信玄的遺言未正式讓其繼承武田家而僅以陣代名義代理,以致憐惜義信之死的老臣對勝賴不滿,造成勝賴急於立功以確立在武田家的領袖地位,和老臣之間也往往不聽建言而造成人心背離。

有說法指稱信玄病歿遺言交代「死後三年不對外征戰」,但實際上信玄死後織田家與德川家便不時侵擾武田家領地,在隨時遭遇外敵襲擊的情況,要做到三年內不對外征戰的固守方式並不容易,反而更可能被領內國人家臣質疑勝賴是個軟弱的當主的負面印象,提前引起家臣叛離與內訌效應,面臨此種情況勝賴除了對外征戰以示威信與凝聚武田家領導向心力之外別無他法。

武田家的軍事勢力雖然強盛,然而要維持足夠水準的軍事力所需要的物資經濟是不可或缺,武田家版圖全盛時期看似寬廣,但除了駿河遠江等近海領地有著富庶商業經貿,其餘領地皆為山地,能供應維持軍力所需的產業經濟土地與人力相當有限,周圍有上杉家、北條家、德川家、織田家等群雄環伺影響武田領地周圍經貿進出。

武田家內部家臣團有不少本來是自主性相當獨立的國人衆領主,武田家當主若是無法適切處置調略這些領主,一但與主家關係交惡這些領主容易與主家敵對的勢力調唆倒戈或是不太聽從主家命令。

信玄執掌時期,武田家臣團對外戰略傾向機會主義的功利導向,追求近眼戰果利益,欠缺貫徹一致的長遠戰略佈局與經營政策等基礎構想,使得武田家發展前期看似強盛,但到了後期因內耗與供需失衡而勢力難以為繼。

然而勝賴執掌在武田家權務期間並非未做努力,自長篠之戰後,勝賴致力發展領內經濟及拓展外交政策,添購如鐵砲等新式軍備,收攬商人為家臣以利掌握商業發展,然而一切所做的努力最終隨著「甲州征伐」戰役,武田軍慘敗給以織田家為首的征伐聯軍以及武田家重要家臣的叛離而終究徒勞無功。

評價[編輯]

信長對勝賴評價

信玄剛病逝時,信長認為勝賴無力繼承。但是跟勝賴交手一年之後,對謙信的書信則給予勝賴「雖為年輕輩不可輕視」的高評價。長篠之戰後的書信則稱「武田精銳均已潰散,勝賴以不足為懼。」至於天目山之後,三河物語的紀錄則是「日本國內首屈一指的武將,只可惜時運不繼。」

著作[編輯]

  • 《武田勝賴》,新田次郎著,為同作者《武田信玄》的續集。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