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水門案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民主黨全國總部當時所在地水門大廈
以絕對優勢獲得連任的理查·尼克森總統因此事被迫下臺

水門案Watergate scandal,又稱水門醜聞),是1970年代發生在美國的一起震驚世界的政治醜聞。事件開始於1972年6月17日凌晨,當時美國民主黨全國總部當時所在地水門綜合大廈的保安人員偶然發現,從地下車庫通往大廈的門鎖兩次被膠布貼住,他便立刻報警。前來的兩名便衣特警出其不意地抓獲了5個潛入民主黨全國委員會英語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總部安裝竊聽器和拍照文件的嫌犯。之後,聯邦調查局(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簡稱FBI)找到了這夥人的活動資金,這些錢中有不少聯號的百元大鈔,由此追查發現,其來源竟然是總統競選連任委員會英語Committee for the Re-Election of the President的政治捐款和經費[1][2]

1973年7月,案件的證據,包括前白宮幕僚在聯邦參議院水門委員會英語United States Senate Watergate Committee的證詞都開始指向白宮幕僚。而受到調查的白宮幕僚為了脫身,主動交代出總統上任後曾在整個白宮安裝有由語音自動啟發的錄音系統並錄下了白宮中幾乎所有的談話[3][4][2]。而根據對這些錄音磁帶進行監聽後發現,理察·尼克森在水門竊聽案發前後,都曾經明示或暗示過應該掩蓋其上任後無論是由其本人還是下屬所有過的一些並不完全合法的行動[2][5][6]。經過一系列的司法訴訟,聯邦最高法院作出判決,要求總統必須交出錄音帶,尼克森總統最終服從了最高法院的判決。

面對國會眾議院幾乎可以肯定會通過的彈劾總統的動議,並且也很可能會被參議院定罪,1974年8月9日,尼克森發表電視講話正式宣布辭去美國總統職務[7][8]傑拉爾德·福特繼任成為新的美國總統後,於9月8日宣布赦免他的一切刑事責任。

竊聽民主黨總部[編輯]

1972年1月,總統競選連任委員會首席法律顧問G·哥頓·利迪英語G. Gordon Liddy向委員會的代表主席傑布·斯圖爾特·馬格魯德英語Jeb Stuart Magruder聯邦司法部長約翰·紐頓·米歇爾英語John N. Mitchell和白宮律師約翰·W·迪恩三世英語John Dean提交了一份競選情報方案,其中涉及有大量針對民主黨的非法活動,米歇爾認為這一方案不切實際,但據稱兩個月後他批准了這一方案的「精簡版本」。在這個版本中,就包括有一個潛入位於水門大廈的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總部安裝竊聽器和拍攝機密文件的計劃。 因兩個月前安裝在水門大廈的兩個竊聽器一個失靈、一個噪音太大,所以前中央情報局顧問麥克考爾德(James McCord)同四名在美國的古巴難民準備再次潛入,由在對面旅館的亨特(E. Howard Hunt)和李迪(G. Gordon Liddy)指揮。但值班警衛弗蘭克.威爾斯英語Frank Wills(Frank Wills)察覺門鎖異常,報告後來了兩位身穿便衣的警察,三人進入大樓後抓獲嫌疑人。對面旅館裡的人倉皇逃竄,留下聯號的百元大鈔、文件箱、電話號碼本(裡面有白宮的電話號碼)等。

掩蓋和揭露[編輯]

初次掩蓋[編輯]

在潛入者被逮捕後的幾小時內,FBI就在其中兩人的通訊錄中發現了亨特(E.Howard Hount)的名字。尼克森政府幕僚們對此事非常關注,因為亨特和李迪和白宮管道工有牽連。迪恩之後就聲明他曾受尼克森顧問埃立希曼(John Ehrlichman)指使,銷毀亨特在白宮保險箱裡的文件。埃利希曼隨後否認了此事,並且最後,在獨立調查中發現之前從亨特保險箱中取得的證據被迪恩和FBI代表主管格雷(L.Patrick Gray)一同銷毀了。

尼克森本人對這次潛入事件的反應,至少在一開始就令人懷疑。水門案的公訴人尼爾(James Neal)確信尼克森對潛入事件並未預先知曉。他引用了總統與總統辦公室主任在6月23日的一段錄音作為證據,錄音中尼克森問道:「是哪個蠢貨下達的命令?」。雖然如此,尼克森隨後命令霍爾德曼動用CIA阻止FBI對這次潛入行動的資金來源進行調查。

幾天以後,尼克森的新聞秘書齊格勒(Ron Ziegler)經這次事件形容為「低級的暴竊企圖」。在8月29日的一個記者招待會上,尼克森總統命令迪恩展開行動對此事件的原因做徹底的調查,但是事實上,迪恩沒有展開任何的調查。尼克森還說:「我可以直截了當地說,白宮的工作人員、管理層、所有在職僱員,他們中沒有任何一個人與這個離奇的事件有牽連。」在9月15日,尼克森稱讚迪恩,說「在我看來,你處理這件事的方法非常靈活巧妙,因為每當在這堤壩上出現缺口的節骨眼上,你都能堵住它。」

資金去向[編輯]

1972年6月19日,據透露其中一位闖入水門的人,是共和黨的安全助手[9]。前司法部長約翰·米切爾,當時是尼克森總統競選連任委員會的負責人,他否認與水門案有任何牽連,不認識五位竊賊。8月1日,其中一位水門竊賊的銀行賬戶,被發現有一張連任委員會的25000美元支票。FBI的進一步調查,揭示出過千人的旅行和花銷得到委員會的支付,最終導致他們被逮捕,這些都與委員會的財務委員會有關。

幾筆個人捐款(合共86000美元)由銀行本票證實與總統連任有關。調查人員檢查一間由水門竊賊巴克經營的邁阿密公司的銀行記錄,發現他私下控制一個賬戶,將一張交存的支票透過美聯儲支票結算系統轉移。

該家銀行是支票的源頭,它確保被巴克正當利用的存款機構,在伯納德·巴克的賬戶收受存款前,擔保支票受到收款人的批准。只有這樣,發卡銀行才不用為未經授權向客戶賬戶發放資金承擔責任。

FBI的調查清理了巴克銀行的信託瀆職,暗示出委員會成員已收到支票。這些人都屬於委員會會計部,包括該部財務主管休·斯隆。

委員身為一家民營機構,正常的商業做法僅允許正式授權個人接受或被認可為委員會代表。故金融機構不能接受或處理委員會代表的支票,除非獲得個人的許可和正式授權。往巴克銀行賬戶的存入支票的委員會司庫休·斯隆,受到財務委員會的授權。但是,一旦斯隆已批准將支票支付給委員會,他就擁有法律和受託責任,檢查支票所存入的賬戶。斯隆卻沒有這樣做。他在面臨著欺詐聯邦銀行潛在指控時,透露曾指揮委員會的副主任傑布·馬格魯德和財務總監莫里斯·斯坦,把錢給了G·戈登·利迪。利迪把錢交給巴克,企圖隱瞞來源。巴克曾試圖用美國國外銀行的戶口轉移資產,以達到掩蓋資金的目的。但巴克、利迪和斯隆都不知道的,所有這類交易的完整記錄會大約保存6個月。巴克所用來存儲支票和藉助銀行本票和匯票轉移資金的外資銀行,在1972年4、5月份會保存整個交易記錄,直至10、11月份。

所有五名水門竊賊都直接或間接與1972年的委員會有關聯,從而導致希萊卡法官捲入上級政府官員間的陰謀[10]

1972年9月29日,據透露總檢察長約翰·米切爾,控制用於資助搜集反對民主黨的秘密共和黨資金。10月10日,FBI報告水門案在政治上,是尼克森競選連任委員會代表的間諜破壞和大規模宣傳活動的一部分。儘管這些披露從未沒有嚴重損害尼克森的競選,但11月7日總統的再次當選,就成了美國政壇史上最大的風波之一。

媒體的窮追猛打[編輯]

闖入者與連任競選委員會的關係被媒體大做文章,特別是《華盛頓郵報》、《時代》和《紐約時報》有關調查的報導。報導顯著增加宣傳性,政治影響隨之而來。嚴重依賴匿名人士信息的郵報記者鮑勃·伍德沃德卡爾·伯恩斯坦,暴露出暗示闖入者的信息,但想要作出掩蓋時,已遭到司法部、聯邦調查局、中央情報局和白宮的深入調查。

郵報的匿名人士消息主要來源於被伍德沃德和伯恩斯坦戲稱為「深喉」(Deep Throat)。33年後的2005年,該名人士的身份被證實為美國聯邦調查局前副局長馬克·費爾特。他秘密會見了伍德沃德,告知其霍華德·伍德是水門案的闖入者,並稱白宮工作人員認為水門案的利害關係極大。他警告伍德沃德,聯邦調查局千方百計要找到自己和其他知情記者,防止他們披露更為廣泛的犯罪網路。兩人的最後一次會面,是在凌晨2點於維吉尼亞州羅斯林一處地下停車庫。費爾特警告伍德沃德自己可能被跟蹤,不要對電話交談放下戒心。費爾特還將情報泄露給《時代》、《華盛頓每日新聞》和其他出版商[11]

大部分媒體早期未能掌握醜聞的全部含義,報導都集中在1972年總統大選[12]。被定罪的一位竊賊寫信給希來卡法官,稱高層試圖掩蓋真相後,情報被揭露,媒體開始轉移重點。《時代》雜誌形容尼克森每天「活在地獄裡,很少信任人」。媒體與尼克森政府之間的相互不信任,大於往常對越南戰爭揮之不去的不滿。超過40%的媒體不被民眾信任[12]

尼克森和高級政府官員討論利用政府機關,「搞定」被他們視為敵人的媒體機構的計劃[12]。該計劃已有先例。1969年,尼克森政府要求FBI竊聽五名記者的電話。1971年,《新聞日報》編輯寫了一系列關於總統與一位朋友有財務往來的文章,白宮要求審核其納稅申報[13]

政府及其支持者指責媒體「妄加指責」,把太多重點放在故事上,政府對其管理偏寬鬆[12]。1974年5月,尼克森在接受一名支持者採訪時表示,如果要遵循寬鬆的政策,媒體必須是首選,「水門案只是短時現象[14]。」媒體指出,大部分報導很精確,媒體間的競爭保證政治醜聞能大規模被報導[12]。新聞學校的申請在1974年創下歷史新高[12]

醜聞全面揭開[編輯]

1973年4月,尼克森在3月底的談話被全面披露。在談話中,尼克森意識到除掉黑爾德曼、埃利希曼和迪安的必要性,以防總統任期不保。為此,從1973年3月旬開始並在1973年5月和6月全面鋪開,直至1974年8月9日總統任期結束,尼克森創造了新的陰謀來製造掩蓋真相的效果。1973年3月23日,希萊卡法官收到一封水門竊賊詹姆德·麥克德寄來的訴狀,指證在事件審判中作偽證,還被迫被告保持沉默。為了讓他們開口,希萊卡判處亨特和其他2名竊賊40年臨時判決。3月28日,根據尼克森的命令,助手約翰·埃利希曼告訴理察·克萊因丁斯特總檢察長,白宮裡沒人懂入室盜竊。4月13日,馬格魯德告訴美國律師,自己在竊賊的審判上做了偽證,還供出了約翰·迪恩和約翰·米切爾。

約翰·迪恩相信自己可以跟米切爾、埃利希曼和霍爾德曼到檢察官那裡,說實話以保護總統。迪恩保護總統和4名跟自己親近的人心切,承擔了說實話的後果。1973年4月15日,迪恩與尼克森的關鍵會議中,迪恩完全沒意識到總統在掩蓋水門案災難中的深度。迪恩感覺會議被偷錄。他不知道這是由於尼克森在發言中,敦促要再次收集此前那一番關於籌集資金而招致麻煩的談話。迪恩的心眼,將成為參議員委員會揭開水門案真相的線索。

兩天後,迪恩告訴尼克森自己已和美國律師合作。同日,美國律師告訴尼克森,霍爾德曼、埃利希曼、迪恩和其他白宮員工也捲入對事件的掩蓋。

4月30日,尼克森起訴兩位最具影響力的助手H.R.霍爾德曼和埃利希曼·約翰,兩人最終被判處有期徒刑。他還讓克萊因丁斯特總檢察長辭職,確保沒有人暴露自己與霍爾德曼跟埃利希曼的無辜情誼,將其理解為矛盾所在。他還解僱了白宮顧問約翰·迪安。但迪安仍向參議員水門案委員會作證,明確表示自己相信並懷疑橢圓形辦公室的談話都被錄音。這些信息成為促使尼克森最終辭職而非被彈劾的重磅炸彈。

在監獄裡,埃利希曼於1977年向《新西部》和《紐約》雜誌寫信,稱尼克森給了他一大筆錢,但被自己拒絕。

參議院水門案聽證和水門錄音帶的發現[編輯]

尼克森手下一位官員在Discovery頻道關於白宮幕僚長的紀錄片"看守白宮"節目中對著攝影機說,尼克森對白宮裡面好幾個按鈕的錄音機常操作錯誤,後來他們請IBM電腦特別製做一台只有開與關的錄音機給尼克森總統使用,但尼克森仍會搞錯按鈕,所以後來又改用語音自動啟動的錄音機,因此尼克森關於水門案的談話才被錄下來。不過尼克森生前並未證實過此事,被美國人稱為狡猾迪克的尼克森是否如此粗心錄下自己的罪證也有待商榷。

「星期六之夜大屠殺」[編輯]

1973年7月13日,國會水門委員會傳喚前白宮助手亞歷山大·巴特菲爾德Alexander Butterfield)作證,他證實尼克森下令在橢圓形辦公室等白宮內的多個辦公室以及戴維營中都安裝了由語音自動啟發,24小時運轉的錄音系統,一旦有人講話或打電話就會自動錄音。7月23日,水門案特別檢查官阿奇博爾德·考克斯Archibald Cox)發出傳票,要求白宮交出錄音帶。尼克森援引行政特權拒絕交出,白宮與特別檢查官相持不下,於是尼克森於1973年10月20日解僱了考克斯,一同遭到解僱的還有拒絕執行尼克森命令解僱特別檢查官的聯邦司法部長埃利奧特·理查森Elliot Richardson)和副部長威廉·洛克肖斯William Ruckelshaus)。這一事件被媒體稱之為「星期六之夜大屠殺」(Saturday Night Massacre)。在民眾的壓力之下,尼克森被迫同意任命德克薩斯州律師萊昂·賈沃斯基Leon Jaworski)擔任特別檢查官。11月,尼克森的律師透露1972年6月20日的一段白宮錄音帶中有18分半鐘的空白,總統的私人秘書羅絲·瑪麗·伍茲Rose Mary Woods)聲稱這是自己意外抹去的,但這一說法受到了普遍的嘲笑。這段空白雖然不足以成為總統不當行為的確鑿證據,但已足以讓人對他聲稱對事件毫不知情的說法產生懷疑。[15][16]

針對尼克森政府成員的司法行動[編輯]

1974年3月1日,哥倫比亞特區的一個大陪審團作出判決,立案起訴尼克森的7名幕僚,分別是:白宮辦公廳主任哈瑞·羅賓斯·鮑勃·霍爾德曼英語H. R. Haldeman、總統顧問約翰·丹尼爾·埃立希曼英語John Ehrlichman聯邦司法部長約翰·紐頓·米歇爾英語John N. Mitchell、特別顧問查爾斯·「查克」·溫德爾·科爾森英語Charles Colson、白宮辦公廳主任助理哥頓·C·斯特拉岑英語Gordon C. Strachan羅伯特·馬蒂安英語Robert Mardian及總統連任委員會顧問肯尼斯·帕金森英語Kenneth Parkinson,控告他們串謀妨礙水門案調查,並秘密地將尼克森定為是案件中「不受起訴的同謀」。

特別檢察官說服了大陪審團暫時不要起訴尼克森,堅持總統只能在離職後才可以被起訴[17]

交出文字副本[編輯]

尼克森政府對發布材料決定得很艱難,各方一致認為所有的相關信息,應予以釋放。但尼克森和顧問因是否發布未經編輯的褻瀆和粗俗內容產生分歧。他的法律團隊則青睞於原封不動釋放錄音帶,而新聞秘書羅恩·齊格勒提議先將髒話刪掉。最終歷經數周的辯論,他們決定發布編輯版。尼克森在1974年4月29日的全國講話中,宣布發布文字副本,公開的錄音帶中任何涉及國家安全信息的內容將被刪節[18]

起初,尼克森的講話收到積極反應,但當人們在後幾周讀到文字副本時,此前公眾、媒體和政治團體中的擁護者,要求尼克森辭職或被彈劾。副總統傑拉爾德·福特表示,「描述內容很容易從印刷頁面上抹掉,但我們不能揮揮手就刪除人們頭腦中的表徵。」參議院共和黨領袖休·斯科特表示,文字副本揭露總統和他前助手的部分「可悲、噁心、守舊和不道德」的行為。眾議院共和黨領袖約翰·雅各布·羅茲同意斯科特的觀點,建議若尼克森的立場持續惡化,應該考慮辭職。支持尼克森的《芝加哥論壇報》的編輯認為尼克森「缺乏幽默感到了不人道的地步。他是狡猾、搖擺不定、世俗的人,願意被領導。他的知識差距令人沮喪。他懷疑他的員工,他沒有什麼忠誠度。」《普羅維登斯快報》寫道,「閱讀文字副本的經歷讓人嘔吐,總感覺不太乾淨」,儘管文字副本沒有透露出公訴罪行,但卻展現出尼克森對美國政府機構和美國人民的輕蔑。《時代》雜誌援引共和黨西部領導的觀點,感覺黨內仍有人支持尼克森,但大多數人認為尼克森應儘快下台。文字副本里的髒話和鬥氣交談讓她們感到不安[19][20]

聯邦最高法院[編輯]

交出錄音帶[編輯]

最終調查和辭職[編輯]

1974年8月9日尼克森的辭職信
1974年8月8日,美國總統理察·尼克森的辭職演講

播放此檔案時有問題?請參閱媒體幫助

「確鑿證據」錄音帶[編輯]

1974年8月5日,白宮發布了1972年6月23日一段從未公開過的錄音,僅隔案發數日,記錄了掩蓋方案的最初階段:尼克森曾在橢圓形辦公室和霍爾德曼會面,制定計劃阻止中情局假裝聯邦調查局以國家安全為由,參與調查。

辭職[編輯]

1974年8月9日,尼克森在辭職正式生效前不久離開白宮[21]

福特總統豁免尼克森[編輯]

1974年9月8日新總統傑拉爾德·福特用來簽署豁免理察·尼克森文件的筆

尼克森主動辭職下台後,國會中止了彈劾案的進程,但他仍然有可能受到來自聯邦或州的刑事起訴[17]。繼任總統的傑拉爾德·福特於1974年9月8日宣布給予尼克森全面且無條件的豁免權,讓他不會再因為任何擔任總統期間「犯下或可能犯下或是有部分責任」的罪行遭到起訴[22]

在對全國發表的電視講話中,傑拉爾德表示他認為這樣的豁免是最符合國家利益的,他還說,尼克森一家的情況「是一個我們都有部分責任的美國悲劇,而且這樣的悲劇可以一直持續下去,或是誰主動來結束它。我覺得只有我能有能力做到這一點,而且既然我可以,我就必須要做到。[23]

尼克森直到1994年去世時仍然表示自己是無辜的,在對豁免所作的正式聲明中,他認為自己「應該更加果斷和光明正大的處理水門案,特別是當其已經進入司法程序並逐漸從一個政治醜聞演變成一個國家悲劇的時候[24]。」

一些評論人士認為福特之所以在1976年美國總統選舉中落敗就是因為他豁免了尼克森[25],還指控兩人達成了秘密交易,福特以承諾給予豁免來換取尼克森的辭職,並於1974年10月17日到聯邦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作證[26][27]

後續影響[編輯]

最終的司法起訴[編輯]

水門案一共導致69位政府官員被起訴,48人被定罪,其中的主要人物包括[28]

  1. 約翰·紐頓·米歇爾英語John N. Mitchell聯邦司法部長,偽證罪名成立,被判有期徒刑1至4年,服刑19個月[29]
  2. 理察·克萊恩鄧斯特英語Richard Kleindienst,司法部長,因「拒絕回答問題」入獄服刑1個月[30]
  3. 傑布·斯圖爾特·馬格魯德英語Jeb Stuart Magruder總統連任委員會英語Committee to Re-elect the President主席,1973年8月對串謀罪認罪[31]
  4. 弗雷德里克·C·拉瑞英語Fred LaRue,約翰·紐頓·馬歇爾的顧問,妨礙司法罪名成立[31]
  5. 哈瑞·羅賓斯·鮑勃·霍爾德曼英語H. R. Haldeman白宮辦公廳主任,串謀、妨礙司法、偽證罪名成立[32]
  6. 約翰·丹尼爾·埃立希曼英語John Ehrlichman,尼克森總統顧問,串謀、妨礙司法、偽證罪名成立[33]
  7. 艾格爾·克羅夫英語Egil Krogh,約翰·丹尼爾·埃立希曼的助手,服刑半年[31]
  8. 約翰·W·迪恩三世英語John Dean,白宮律師,妨礙司法罪名成立[31]
  9. 查爾斯·W·科爾森英語Charles Colson,特別顧問,妨礙司法罪名成立[30]
  10. 德懷特·L·查平英語Dwight Chapin,總統副助理,偽證罪名成立[31]

政治影響[編輯]

水門案使共和黨在該年的中期選舉慘敗,民主黨在參眾兩院取得絕對優勢。1976年美國總統選舉,褔特總統以些微差距敗給民主黨的吉米·卡特。卡特上台後並未能解決石油危機,加上伊朗人質事件使他的威信下降,導致共和黨在1980年成功重奪白宮,朗奴·列根成為總統。

水門案後,最高法院的判決容許只要是維護國家安全,聯邦政府有權可以進行包括竊聽敵人等行為。這尤其在2001年九一一事件後,聯邦調查局及中央情報局多次進行監聽等行為以截斷及追蹤恐怖分子的通訊。2013年6月,前中央情報局職員愛德華·斯諾登香港將美國關於稜鏡計劃監聽項目的秘密文檔披露給了英國《衛報》和美國《華盛頓郵報[34][35]

流行文化[編輯]

  • 電影《阿甘正傳》中也對水門案進行了影射。

參見[編輯]

擴展閱讀[編輯]

  • Watergate: The Hidden History, by Lamar Waldron, 2012, Berkeley, California, Counterpoint publishers.

參考資料[編輯]

  1. ^ Dickinson, William B.; Mercer Cross, Barry Polsky. Watergate: chronology of a crisis. D. C.: Congressional Quarterly Inc. 1973: 8 133 140 180 188. ISBN 0-87187-059-2. OCLC 20974031.  本書共有兩卷,共用同一個ISBN編碼和國會圖書館編碼E859 .C62 1973
  2. ^ 2.0 2.1 2.2 The Smoking Gun Tape (Transcript of the recording of a meeting between President Nixon and H. R. Haldeman). Watergate.info website. June 23, 1972. 
  3. ^ narrative by R.W. Apple, jr. ; chronology by Linda Amster ; general ed.: Gerald Gold. The Watergate hearings: break-in and cover-up; proceedings. 紐約: Viking Press. 1973. ISBN 0-670-75152-9. 
  4. ^ Nixon, Richard. The White House Transcripts. New York: Viking Press. 1974. ISBN 0-670-76324-1. OCLC 1095702. 
  5. ^ 證據其實很簡單:根據1972年6月23日的錄音,總統指示中央情報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簡稱CIA)局長說:「……中央情報局應當給聯邦調查局打個電話,就白宮方面希望,為了國家利益,不要進一步深入調查水門案了」。這一錄音成為了總統妨礙司法的「確鑿證據」(smoking gun)White, Theodore Harold. Breach of Faith: The Fall of Richard Nixon. New York: Atheneum Publishers. 1975: 7. ISBN 0-689-10658-0. 
  6. ^ Stanley I. Kutler. Abuse of Power: The New Nixon Tapes. : 69. 
  7. ^ White (1975), Breach of Faith, p. 29. "And the most punishing blow of all was to come in late afternoon when the President received, in his Oval Office, the Congressional leaders of his party -– Barry Goldwater, Hugh Scott and John Jacob Rhodes. The accounts of all three coincide… Goldwater averred that there were not more than fifteen votes left in his support in the Senate…."
  8. ^ "Soon Alexander Haig and James St. Clair learned of the existence of this tape and they were convinced that it would guarantee Nixon's impeachment in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and conviction in the Senate." Dash, Samuel. Chief Counsel: Inside the Ervin Committee – The Untold Story of Watergate. New York: Random House. 1976: 259–260. ISBN 0-394-40853-5. 
  9. ^ Brief Timeline of Events. Malcolm Farnsworth. [May 24, 2012]. 
  10. ^ "There were still simply too many unanswered questions in the case. By that time, thinking about the break-in and reading about it, I'd have had to be some kind of moron to believe that no other people were involved. No political campaign committee would turn over so much money to a man like Gordon Liddy without someone higher up in the organization approving the transaction. How could I not see that? These questions about the case were on my mind during a pretrial session in my courtroom December 4." Sirica, John J. To set the record straight: the break-in, the tapes, the conspirators, the pardon. New York: Norton. 1979: 56. ISBN 0-393-01234-4. 
  11. ^ The profound lies of Deep Throat The Miami Herald February 14, 2012[失效連結]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Covering Watergate: Success and Backlash. Time. July 8, 1974 [2011-07-24]. 
  13. ^ The Nation: More Evidence: Huge Case for Judgment. Time. July 29, 1974 [2011-07-24]. 
  14. ^ The Nixon Years: Down from the Mountaintop. Time. August 19, 1974 [2011-07-24]. 
  15. ^ 陳偉. 「帝王總統」的自我彈劾——美國訴尼克松案(1974)//美國憲政歷程:影響美國的25個司法大案. 中國法制出版社. 2004-01: 八、錄音系統天機泄露. ISBN 7-80182-138-6. 
  16. ^ 陳偉. 「帝王總統」的自我彈劾——美國訴尼克松案(1974)//美國憲政歷程:影響美國的25個司法大案. 中國法制出版社. 2004-01: 十、司法審查的經典傑作. ISBN 7-80182-138-6. 
  17. ^ 17.0 17.1 The Legal Aftermath Citizen Nixon and the Law. TIME. August 19, 1974 [2011-07-24]. 
  18. ^ Theodore White, Breach of Faith: The Fall of Richard Nixon, Readers Digest Press, Athineum Publishers, 1975, pp. 296–298
  19. ^ Time Magazine – U.S. Edition – May 20, 1974 Vol. 103 No. 20. Time. May 20, 1974 [2011-07-24]. 
  20. ^ Time Magazine – U.S. Edition – May 13, 1974 Vol. 103 No. 19. Time. May 13, 1974 [2011-07-24]. 
  21. ^ Lucas, Dean. Famous Pictures Magazine – Nixon's V sign. [2007-06-01]. (原始內容存檔於September 26, 2007). 
  22. ^ Gerald Ford's Proclamation Granting a Pardon to Richard Nixon. Ford.utexas.edu. [2010-06-17]. 
  23. ^ Ford, Gerald. Gerald R. Ford Pardoning Richard Nixon. Great Speeches Collection. The History Place. September 8, 1974 [2006-12-30]. 
  24. ^ Nixon Library Nixon Timeline - Page 2 - Los Angeles Times
  25. ^ Shane, Scott. For Ford, Pardon Decision Was Always Clear-Cut. The New York Times. : (A1). 
  26. ^ Gettlin, Robert; Colodny, Len. Silent coup: the removal of a president. New York: St. Martin's Press. 1991: 420. ISBN 0-312-05156-5. OCLC 22493143. 
  27. ^ Ford, Gerald R. A time to heal: the autobiography of Gerald R. Ford. San Francisco: Harper & Row. 1979: 196–199. ISBN 0-06-011297-2. 
  28. ^ www.nytimes.com, October 30, 2005, "Ideas and Trends: When Criminal Charges Hit the White House" by Bill Marsh
  29. ^ www.washingtonpost.com, November 10, 1988, "John N. Mitchell, Principal in Watergate, Dies at 75" by Lawrence Meyer
  30. ^ 30.0 30.1 www.time.com, June 24, 1977, "The Law: Watergate Bargains: Were They Necessary?"
  31. ^ 31.0 31.1 31.2 31.3 31.4 www.time.com, March 11, 1974, "The Nation: The Other Nixon Men"
  32. ^ Washington Post profile of Haldeman
  33. ^ Stout, David. John D. Ehrlichman, Nixon Aide Jailed for Watergate, Dies at 73. The New York Times. February 16, 1999. 
  34. ^ Smith, Matt. NSA leaker comes forward, warns of agency's 'existential threat'. CNN. 9 June 2013 [10 June 2013]. 
  35. ^ Calderone, Michael. Washington Post Began PRISM Story Three Weeks Ago, Heard Guardian's 'Footsteps'. The Huffington Post. 7 June 2013 [10 June 2013].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