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宣帝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漢宣帝劉詢
HanXuanDi.jpg
概要
姓名 劉詢劉病已
廟號 中宗
諡號 孝宣皇帝
陵墓 杜陵
政權 西漢
在世 前91年前48年1月10日
在位 前74年9月10日—前48年1月10日
年號

本始前73年前70年
地節前69年前66年
元康前65年前61年
神爵前60年前58年
五鳳前57年前54年
甘露前53年前50年

黃龍前49年

漢宣帝(前91年-前48年1月10日),原名劉病已次卿,即位後改名漢朝第十位皇帝前74年9月10日—前48年1月10日在位)。漢武帝的曾孫,戾太子劉據的長孫,史皇孫劉進的長子,生母為王翁須

生平[編輯]

出身[編輯]

漢宣帝是漢武帝的曾孫,祖父為衛太子劉據。祖母史良娣,漢武帝元鼎四年(前113年)入為衛太子的良娣,生劉進,號史皇孫。史皇孫劉進於漢武帝太始年間(前96年——前93年)娶王翁須,生劉病已,時號稱「皇曾孫」。

受難[編輯]

漢武帝征和二年(前91年),「巫蠱之禍」爆發,劉病已曾祖母衛子夫、祖父衛太子劉據、祖母史良娣、父親史皇孫劉進、母親王翁須均因此被殺,剛剛出生數月的劉病已也被投入大牢。由於他還是個嬰兒,邴吉在獄中挑選兩位女囚趙徵卿胡組做他的乳母,暫時免除二人刑罰。

巫蠱之獄連年不決,漢武帝後元二年(前87年),因為有人說長安獄中有天子氣,武帝命令處死所有犯人,廷尉監邴吉據門不納使者,保住了劉病已的性命。第二天武帝就撤銷了這道命令。後遇大赦,劉病已遇赦出獄,結束了五年的牢獄生涯。

平民生活[編輯]

出獄後的劉病已被邴吉送至祖母史良娣的娘家。史家憐其孤苦,對其照顧甚厚。不久劉病已恢復宗室身份,詔養於掖庭。是任掖庭令的張賀是衛太子劉據的故吏,哀衛太子無辜受難和皇曾孫的孤弱,對其撫養甚厚。及長,張賀教其詩書為之啟蒙,後自費延請名儒東海澓中翁教授劉病已。劉病已聰穎好學,不久即通曉儒家經典。與此同時,劉病已亦喜好遊俠、喜好鬥雞走馬,遊俠於三輔一帶,結識了戴長樂等。這些民間經歷都成為他日後當皇帝積累了重要的經驗。

前73年,劉病已到了成家娶親的年齡,掖庭令張賀有一孫女與劉病已年齡相仿,因此打算把她嫁與劉病已為妻。但是卻遭到為人謹慎的弟弟張安世的強烈反對,他說:「曾孫乃衛太子後也,幸得平民衣食縣官,足矣,勿復言予女事!」張賀不敢違逆弟弟的意思,只好為劉病已另聘屬下許廣漢的女兒許平君為妻。劉病已與許平君婚後感情很好,不久生下了兒子劉奭,也就是後來的漢元帝

意外登基[編輯]

漢昭帝元平元年(前74年),漢昭帝駕崩,由於無嗣,大司馬霍光擁立的昌邑王劉賀為帝。但是劉賀在即位的27天就被權臣霍光提請其外孫女上官皇太后廢掉。在確立繼任人選時,時任光祿大夫邴吉此時向霍光推薦劉病已,昭帝元平元年秋七月庚申(前74年9月10日),劉病已入宮見上官太后,被封為陽武侯,同日登基為皇帝,承嗣漢昭帝,隔年改元本始[1][2]

故劍情深[編輯]

宣帝由於是霍光所立,他吸取昌邑王被廢的教訓,初即位政事一決於光。唯立后問題上堅持己見,他與髮妻許平君感情深厚,當上皇帝後許平君並沒有立即被立為皇后,而是僅封為婕妤。朝臣和上官皇太后都認為應立霍光的小女兒霍成君為皇后。於是漢宣帝「求微時故劍」,群臣見宣帝意思堅決,於是議決立許平君為皇后。[3]

霍光的夫人顯對女兒沒能當上皇后非常惱怒。本始三年時值皇后許平君有孕,霍光的夫人於是勾結女醫生淳于衍將其暗殺。霍光知道後非常驚愕,但是他沒有去追究自己的妻子罪行,而是利用自己的權勢授意宣帝不追查此事。次年,霍成君如願以償成為皇后。漢宣帝對結髮之妻的去世非常悲傷,這也影響了他後來對繼任人的選擇。後來他漸漸對時為太子的漢元帝感到不滿意,並下了「亂吾家者,太子也」的評語,但始終沒有廢漢元帝的太子之位。

清除霍氏[編輯]

霍光屬於漢武帝時的衛氏外戚集團。霍光十五歲,其兄(同父異母)霍去病回到家鄉認祖歸宗,把他帶到長安,並因兄長的關係出任官,開始了漫長的仕宦生涯。

漢武帝末年巫蠱之禍,衛氏外戚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皇后衛子夫、大司馬衛青的子嗣以及衛太子一族全被族滅,但是霍氏躲過了此難。之後漢武帝漸漸明白過來,於是霍光開始受到重用。漢武帝臨死前,任命霍光、金日磾上官桀三人為輔政大臣,並以霍光為首,加封其為大司馬。但是不久金日磾去世,霍光也使上官桀屈服了,宣帝封光為丞相,開始獨攬大權。

地節二年(前68年)霍光病逝,宣帝下令以帝王的規格下葬霍光,同時亦開始親政。面對霍氏宗族的專權,漢宣帝不動聲色對其予以翦除。他先是遷霍光的女婿大將軍范明友光祿勛羽林任勝安定太守,幾個月後又把霍光的姐夫張朔給事中光祿大夫改為蜀郡太守,孫婿王漢武威太守,長樂宮衛尉鄧廣漢少府,這樣奪取了他們的軍權,掃清了霍家的外圍勢力。接著開始對霍家動手,改霍禹大司馬,無印綬,也就是剝奪了兵權,霍光的另一女婿趙平的兵權也被奪,空下來的職位完全由漢宣帝的外戚史、許兩家子弟充任。

霍光是權力鬥爭的高手,但是他的兒孫卻都很無能。霍光的兒子霍禹面對這種情況毫無應對之策,只是整日與霍山、霍雲等哭泣。不久霍顯毒殺許平君的事情開始敗露。地節四年七月,大司馬霍禹謀反事發,漢宣帝下令誅殺冠陽侯霍雲、樂平侯霍山(兩人皆為霍去病之孫)諸姊妹壻度遼將軍范明友、長信少府鄧廣漢、中郎將任勝、騎都尉趙平、長安男子馮殷等。與此同時,霍光之女霍皇后被廢,於十二年後被迫自殺

漢宣帝尚為平民之時,就對霍氏的權勢有很深的了解。霍光挾專權之勢,行伊尹廢立天子之事,更是讓漢宣帝膽顫心驚。在漢宣帝即位之初,漢宣帝拜謁高廟,霍光為驂乘(也就是駕駛車馬),漢宣帝對其深為忌憚,在車上猶如芒刺在背;但是當驃騎將軍張安世為驂乘時,漢宣帝體貌從容,一點不感到緊張。所以民間傳說為:「威震主者不畜,霍氏之禍萌於驂乗。」

霍氏一門雖然被誅,但是漢宣帝仍然十分感念霍光的功勛,在麒麟閣十一功臣中,霍光名列第一,稱「大司馬平陸侯霍氏」,僅稱官職和爵位而不道其名,以示尊重。後來又封霍光堂兄弟的後裔為平陸侯,以續霍光的祭祠。

文治武功[編輯]

與民休息[編輯]

宣帝雖然誅除霍氏一族,但是並沒有廢除霍光之政。他通過詔書正式肯定霍光的功績,並且繼續霍光的政策。他繼續推行輕徭薄賦與民休息的政策,把皇家掌控的園囿和公田分給平民耕種,並貸給他們種子。後來又在元康元年(前65年)、元康二年(前64年)、神爵元年(前61年)和五鳳四年(前54年)下令勾銷百姓所貸官府的種子,如果受災則免除他們的賦稅。還設立常平倉,平抑物價,保證物價的穩定。此外漢宣帝還減少人口稅(即算賦)。

整飭吏治[編輯]

漢宣帝曾生長於民間,為平民時喜歡遊俠,足跡遍於三畏,因此深知吏治的重要性。他五日一聽事,對官吏觀其言,察其行,考試功能。他要求官吏盡職,地節三年(公元前67年)下詔說:「二千石嚴教吏謹視遇,毋令失職。」要求郡國長官管教和督促地方官吏,不能讓他們失職。

他強調決獄宜平,特設廷平官。曾下詔說:「間者吏用法,巧文寖深,是朕之不德也。夫決獄不當,使有罪興邪,不辜蒙戮,父子悲恨,朕甚傷之。今遣廷史與郡鞠獄,任輕祿薄,其為置廷平,秩六百石,員四人。其務平之,以稱朕意。」他要求官吏奉法,元康二年(公元前64年)下詔說,「吏務平法。或擅興徭役,飾廚傳,稱過使客,越職逾法,以取名譽,譬猶踐薄冰以待白日,豈不殆哉!」他審察吏治,元康四年派遣大中大夫強等十二人循行天下,主要任務是「察吏治得失」;五鳳四年(公元前54年)又派遣丞相、御史掾二十四人循行天下,「舉冤獄,察擅為苛禁深刻者」。

反對苛政,下詔批評說:「今郡國二千石或擅為苛禁,禁民嫁娶不得具酒食相賀召」,即反對地方長官干涉民間喜慶之事。他反對欺謾,黃龍元年(公元前49年)詔責當時「上計簿,具文而已,務為欺謾,以避其課」,指令「御史察計簿,疑非實者,按之,使真偽無相亂」。

根據吏治情況,獎功罰罪。獎賞有功者,如:地節三年(公元前67年)對安撫流民有功的膠東相王成,下詔獎勵,定秩中二千石,賜爵關內侯。神爵四年(公元前58 年)對治行優異的潁川太守黃霸,定秩中二千石,賜爵關內侯,黃金百斤,同時對潁川吏民也有賞賜。王成與黃霸,原秩二千石,一年得一千四百四十石,升秩中二千石,一年得二千一百六十石,增加秩俸百分之五十。責罰罪過者,如:元康二年(公元前64年)冬,本來精明能幹、治理有績的京兆尹趙廣漢,因執法出了偏差,「坐賊殺不辜,鞠獄故不以實,擅斥除騎士乏軍興數罪」,而被腰斬。神爵四年(公元前58年)十一月,號稱「屠伯」的河南太守嚴延年因酷急和誹謗之罪,棄市。

故史稱宣帝之治「信賞必罰,綜核名實」、「吏稱其職,民安其業」。

力服匈奴[編輯]

漢武帝勞民傷財式的連番對匈奴發動戰爭的方式不同,漢宣帝對匈奴的戰爭採用了更多的持巧,軍事、政治、經濟多管齊下。宣帝即位之初,漢與烏孫為了反抗匈奴侵擾,相約分頭出兵擊匈奴,匈奴無力抵抗而逃,損失很重。後來匈奴又遭烏孫、烏桓、丁令等族襲擊,加之大雪成災,力量大大削弱,故欲與漢和親。於是漢邊境「少事」。宣帝親政時,正是匈奴內亂外患之日,無力侵擾漢境。為了減少對匈奴邊防駐軍的壓力,他下令減少軍屯。罷車騎將軍、右將軍屯兵。

匈奴內亂,出現了五個單于,各派多爭取與漢和親,或來投靠漢朝。漢為了自身的安寧,也積極應付。神爵三年(公元前59 年),匈奴日逐王先賢撣率眾來降,漢封其為歸德靖侯。五鳳二年(公元前56 年),匈奴左大將軍王定來降,封其為信成侯。同年,匈奴呼遬累單于來降,漢也封其為列侯。五鳳三年(公元前55 年)三月,宣帝詔中提到:「(匈奴)諸王並自立,分為五單于,更相攻擊,死者以萬數,畜產大耗什八九,人民飢餓,相燔燒以求食,因大乖亂。單于閼氏子孫昆弟及呼遬累單于、名王、右伊秩訾、且渠、當戶以下將眾五萬餘人來降歸義。單于稱臣,使弟奉珍朝賀。正月,北邊晏然,靡有兵革之事。」

漢朝此時設置西河、北地屬國,以安置匈奴來降者。次年,匈奴單于向漢稱臣,派遣其弟谷蠡王入侍。漢朝因邊塞無寇,減戍卒十分之二。甘露元年(公元前53 年),匈奴呼韓邪單于派遣其子右賢王銖婁渠堂入侍漢廷;郅支單于也派遣其子右大將駒於利受入侍於漢。甘露二年(公元前52 年),呼韓邪單于叩五原塞,表示願奉國珍三年正月來朝,宣帝同意,並安排接待。次年正月,呼韓邪來漢朝賀,受到盛情接待,並得到很多賞賜。這年郅支單于也遣使來漢奉獻。甘露四年,呼韓邪單于、郅支單于都遣使朝獻於漢,漢朝款待呼韓邪單于的使者格外有禮。黃龍元年(公元前49 年)正月,呼韓邪單于又來朝,漢朝對他禮賜如初。

平定羌亂[編輯]

宣帝初年,西羌先零部落擅自北渡湟水,侵佔漢民地區。元康三年(公元前63 年),西羌先零部落與各部落的酋長二百多人集會,「解仇交質」,訂立盟約,打算共同侵擾漢地。宣帝聞知,問趙充國如何對策。趙充國以為,羌人各部盟約,還可能聯合其他各部,應當及早準備。他建議一方面命令邊兵加強戰備,監視諸羌;一方面要破壞諸羌聯合,探聽其預謀內情。於是派遣義渠安國出使諸羌,了解其動向。

義渠前去,召集諸羌首領,殺了逆而不順者,又調兵殺了先零羌民一千餘人。西羌各部震恐,起而反抗,犯漢邊塞,攻城邑,殺長吏。神爵元年(公元前61 年)春,義渠所部三千騎兵被羌人襲擊,退到令居,向皇帝報告情況。宣帝當即調發兵馬前往金城。以後將軍趙充國、強弩將軍許延壽帶兵前往;又任酒泉太守辛武賢為破羌將軍,與兩將軍並進。

趙充國到了金城,以哨兵了解敵情,派間諜宣傳政策,日饗軍士而不進擊。西羌人見漢軍堅壁固守,無法進攻,互相埋怨,發生了矛盾。辛武賢以為進軍時機已到,向皇帝上書建議進兵。趙充國以為,辛武賢的建議不妥,如果冒險進兵,必然進退兩難。他一再上書建議只能先擊主謀者先零部落,逼其悔過而赦之,再選擇良吏前去撫慰羌眾。宣帝要他作詳細說明。趙充國反覆論說,馬上進擊失十二利,留兵屯田有十二便。宣帝肯定了趙充國屯田之策,於是詔令罷兵,讓趙充國負責屯田。到了神爵二年(公元前60 年),羌民斬了先零大豪楊玉、猶非之首,向漢投順,漢朝設金城屬國以安置投順的羌民。羌亂至此告一段落。

西域都護府[編輯]

漢自張騫在前138年—前126年和前119年兩次出使中亞(大宛、康居、大夏、烏孫、阿爾沙克王朝、身毒),和前104—前102年李廣利兩次伐大宛獲勝之後,於前102年在西域的天山山脈南麓烏堡設置校尉,屯田於渠犁,讓塔里木盆地的26個印歐人的城邦國接受西漢的管制。地節二年(公元前68年),宣帝派遣侍郎鄭吉到渠犁負責屯田。鄭吉通過屯田積蓄了糧食,發兵打敗了車師。宣帝詔令鄭吉繼續在渠犁與車師屯田積糧,以管制西域,對付匈奴。匈奴得知消息,前來爭奪車師之地。鄭吉固守力弱,要求增援。宣帝詔令長羅侯常惠帶領張掖郡、酒泉郡的騎兵前往車師北邊千餘里,顯示漢軍威武,嚇得匈奴騎兵退去。車師王因得到漢軍保護而不受匈奴欺壓,樂於「親漢」。稍後,鄭吉又迎匈奴日逐王來漢投降。宣帝先命鄭吉負責衛護鄯善西南方(南道)各國的安全,繼又命其兼護車師西北方(北道)各國的安全,所以號稱「都護」。宣帝還封鄭吉為安遠侯,這是神爵三年(公元前59 年)之事。

西域都護的幕府,設置在烏壘城(在今新疆庫爾勒與輪台之間),負責處理西域三十六國事務,同時主管屯田事業。漢朝的西域都護取代了匈奴在西域的僮僕都尉,反映了漢匈政治力量在西域的消長,所以史稱:「漢之號令班於西域矣,始於張騫而成於鄭吉。」

政績與評價[編輯]

由於宣帝長期在民間生活,深知民間疾苦,所以他在位時期,勤儉治國,而且還很放鬆人民的思想,對大臣要求嚴格,特別是宣帝親政以後,漢朝的政治更加清明,社會經濟更加繁榮。在親政的二十年中,他著重於整肅吏治,加強皇權。他不但族滅了腐敗的霍氏家族,而且誅殺了一些地位很高的、腐朽貪污的官員。為維護法律正常行使,宣帝設置治御史以審核廷尉量刑輕重;設廷尉平至地方鞠獄,規定郡國呈報獄囚被笞瘐死名數,重視民命之餘又加強中央對地方的控制。此外宣帝又召集著名儒生在未央宮講論五經異同,目的是為了鞏固皇權、統一思想。其餘如廢除一些苛法,屢次蠲免田租、算賦,招撫流亡,在發展農業生產方面繼續霍光的政策。對周邊異族的關係,則軟硬皆施。神爵元年(前60年),先零部(屬西羌)與諸羌聯盟並和匈奴借兵,企圖對漢復仇。宣帝派後將軍趙充國、弩將軍許延壽出金城攻擊西羌,均獲勝利,留趙充國屯田。神爵二年五月(前59年),西羌殺其首領楊玉猶非等,遂降漢。宣帝設金城屬國,撤回屯田軍。襲破車師。時匈奴發生內亂,呼韓邪單于甘露三年(前51年)親至五原郡塞上請求入朝稱臣,成了漢朝的藩屬,宣帝又得以完成武帝傾國之力而未完成的事業。

漢宣帝在位期間,「吏稱其職,民安其業」,號稱「中興」,應該說,宣帝統治時期是西漢武力最強盛、經濟最繁榮的時候,因此史書對宣帝大為讚賞,曰:「孝宣之治,信賞必罰,文治武功,可謂中興」,算是西漢、甚至是中國歷史上,少有的中興之主。他與前任漢昭帝劉弗陵的統治被並稱為昭宣之治

  • 民國史學家呂思勉:「宣帝是個「舊勞於外」的人,頗知道民生疾苦,極其留意吏治,武帝和霍光時,用法都極嚴。宣帝卻留意於平恕,也算西漢一個賢君」[4]

黃龍元年十二月甲戌日(前48年1月10日),漢宣帝去世,在位25年,享年43歲,諡號孝宣皇帝東漢建武年間上廟號中宗,逝後葬於今天西安市東郊的杜陵

家庭[編輯]

皇后[編輯]

妃嬪[編輯]

兒子[編輯]

  1. 劉奭,漢元帝 許平君所生
  2. 劉欽,淮陽(憲)王 張婕妤所生
  3. 劉囂,楚(孝)王 衛婕妤所生
  4. 劉宇,東平(思)王 公孫婕妤所生
  5. 劉竟,中山(哀)王 戎婕妤所生

女兒[編輯]

有史可查者僅兩人

  • 長女,館陶公主劉施根據《漢書 外戚傳第六十七上》顏師古注版,館陶公主母親應該是華婕妤。其它版本寫作館陶王,但宣帝五子中沒有封為館陶者。館陶王應為館陶主的筆誤。
  • 某女,敬武公主母不詳。

有關宣帝[編輯]

  1. 宣帝是中國歷史上唯一一位在即位前受過牢獄之苦的皇帝。
  2. 宣帝改名「詢」的理由是「病」、「已」兩字太過常用,臣民避諱不易。或許也認為這二字有些不吉。
  3. 宣帝與許皇后霍皇后的感情糾葛是越劇漢宮怨》的主題。
  4. 身為政治家的宣帝在訓斥太子劉奭時講出一句名言:「漢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雜之,奈何純用德教,用周政乎?」
  5. 宣帝是西漢四位擁有廟號的皇帝之一。

參考資料[編輯]

注釋[編輯]

  1. ^ 《漢書·卷八·宣帝紀第八》:秋七月,光奏議曰:「禮,人道親親故尊祖,尊祖故敬宗。大宗毋嗣,擇支子孫賢者為嗣。孝武皇帝曾孫病已,有詔掖庭養視,至今年十八,師受《詩》、《論語》、《孝經》,操行節儉,慈仁愛人,可以嗣孝昭皇帝後,奉承祖宗,子萬姓。」奏可。遣宗正德至曾孫尚冠里舍,洗沐,賜御府衣。太僕以軨獵車奉迎曾孫,就齊宗正府。庚申,入未央宮,見皇太后,封為陽武侯。已而群臣奉上璽、綬,即皇帝位,謁高廟。
  2. ^ 《漢書·卷六十三·武五子傳第三十三 》:太子有遺孫一人,史皇孫子,王夫人男,年十八即尊位,是為孝宣帝,帝初即位,下詔曰:「故皇太子在湖,未有號諡,歲時祠,其議諡,置園邑。」有司奏請;「《禮》『為人後者,為之子也』,故降其父母不得祭,尊祖之義也。陛下為孝昭帝後,承祖宗之祀,制禮不逾閒。謹行視孝昭帝所為故皇太子起位在湖,史良娣冢在博望苑北,親史皇孫位在廣明郭北。諡法曰『諡者,行之跡也』,愚以為親諡宜曰悼,母曰悼後,比諸侯王國,置奉邑三百家。故皇太子諡曰戾,置奉邑二百家。史良娣曰戾夫人,置守冢三十家。園置長丞,周衛奉守如法。」
  3. ^ 《漢書》〈外戚傳卷九十七上〉:「上乃詔求微時故劍,大臣知指,白立許婕妤為皇后。」
  4. ^ 呂思勉《中國史·前漢的衰亡》,p183,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5. ^ 出於《漢書 列傳第六十七下》許皇后漢成帝上疏又故杜陵梁美人歲時遺酒一石,肉百斤耳。蘇林曰:宣帝美人也。
漢宣帝
西漢
出生於: 前91年 逝世於: 前48年
統治者頭銜
前任:
昌邑王
劉賀
漢朝皇帝
前74年前48年
繼任:
漢元帝
劉奭
中國君主
前74年前4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