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語拼音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拼讀
漢語拼讀系統
官話
北方官話
現代標準漢語

小兒經
威妥瑪拼音
郵政式拼音
法國遠東學院拼音
德國式拼音
注音符號
國語羅馬字
北方話拉丁化新文字
耶魯拼音
捷克式拼音
漢語西里爾化拼音
漢語拼音
注音第二式
通用拼音
中文拼音對照表
西北官話
小兒經
東干語
西南官話
 四川話
四川話拉丁化新文字
四川話拼音
吳語
吳語音韻羅馬字
 蘇州話
蘇州話羅馬字
蘇州話拼音方案
 上海話
上海話拉丁注音
上海話羅馬字
江南話拉丁化新文字
錢乃榮方案
現代上海話拼音對照表
 其他
杭州話羅馬字
寧波話羅馬字
台州話羅馬字
溫州話羅馬字
甌嘉話拉丁化新文字
贛語
 南昌話
贛語白話字
贛語拼音
客語
梅縣話
客家話拼音方案
臺灣客家語
客語白話字
臺語方音符號
臺灣語言音標方案
客語通用拼音
臺灣客家語拼音方案
粵語
港府方案
標準羅馬拼音
Meyer–Wempe
耶魯粵語拼音
粵語寬式國際音標
黃錫凌羅馬拼音
廣州話拼音方案
劉錫祥拼音
教育學院拼音方案
粵拼
新法蘭西粵語拼音方案
初學粵音切要
粵語拼音對照表
閩語閩東語
福州話
平話字
福州話拼音方案
閩語閩南語
臺灣話
白話字
臺灣語假名
臺語方音符號
臺語現代文
簡式台語現代文
臺灣語言音標方案
臺語通用拼音
臺羅拼音
閩南語拼音對照表
廈門話
白話字
閩南方言拼音方案
閩南語拼音對照表
潮汕話
潮州話拼音方案
海南話
海南話拼音方案
跨方言
趙元任通字方案

漢語拼音,在中國大陸常簡稱為拼音,是一種以拉丁字母漢字標音的方案。漢語拼音在中國大陸作為基礎教育內容全面使用,是義務教育的重要內容。在海外,特別是常用華語的地區如新加坡馬來西亞菲律賓等,目前也在漢語教育中進行漢語拼音教學。中華民國臺灣)自2009年開始,中文譯音也採用漢語拼音,但護照姓名和部分地名仍採舊式威妥瑪拼音[1]

漢語拼音同時是將漢字轉寫為拉丁字母的規範方式。《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第十八條規定:「《漢語拼音方案》是中國人名、地名和中文文獻羅馬字母拼寫法的統一規範,並用於漢字不便或不能使用的領域。」漢語拼音也是國際普遍承認的漢語普通話拉丁轉寫標準。國際標準ISO7098(中文羅馬字母拼寫法)寫道:「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1958年2月11日)正式透過的漢語拼音方案,被用來拼寫中文。轉寫者按中文字的普通話讀法記錄其讀音。」[2]無論是中國大陸的規範還是國際標準,都明確指出了漢語拼音的性質和地位,即漢語普通話的拉丁拼寫法或轉寫系統,而非漢語正字法或漢語的文字系統。漢語拼音字母只是對方案所用拉丁字母個體的稱謂,並不意味著漢語拼音是一種拼音文字全音素文字)。

歷史[編輯]

20世紀初期中文主要的音譯系統是由19世紀中葉時英國人威妥瑪建立的威妥瑪拼音系統,該系統是一套用於拼寫中文普通話的羅馬拼音系統。中國民族知識分子採用拉丁字母設計漢語的注音最早可以追溯到1906年朱文熊的《江蘇新字母》和1908年劉孟揚的《中國音標字書》,還有1926年的國語羅馬字和1931年的拉丁化新文字。所有這些漢字拉丁化方案都為漢語拼音的制定提供了基礎。

1936年埃德加·斯諾存取陝北時,發現徐特立正在蘇區進行漢語拉丁化拼音方案的試驗,並稱這套方案基本能滿足漢語拼音化的改革。此事被記入《西行漫記》一書,這套拼音方案也成為1949年建國後大陸文字改革的基石之一。

根據毛澤東關於制定民族形式的漢語拼音文字方案的指示,中國文字改革研究委員會從1952年3月開始了以制定漢字筆畫式拼音方案為主的研究工作。

1954年10月,周恩來提議設立「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並指示:拼音方案可以採用拉丁化,但是要能標出四聲。

在試製民族形式的漢語拼音方案前後,1950年到1955年,全國各地和海外華僑共633人寄來了655個漢語拼音文字方案,文字改革研究委員會從中選擇了264種,編印成《各地人士寄來漢語拼音文字方案組譯》兩冊,作為制定漢語拼音方案的重要參考資料。

漢語拼音文字方案大致有這樣幾種形式:漢字筆畫式、拉丁字母式、斯拉夫字母式、幾種字母的混合形式、速記式、圖案式、數位形式。

1956年9月26日,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主任吳玉章在中國共產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上作《關於中國文字改革問題》的發言。發言指出,漢語拼音方案,採用羅馬字母,這是確定了的。因為拉丁字母是現代大多數的民族語言中所公用的字母,並且是為中國知識界所已經熟悉的一種字母。……拼音方案,在目前主要的用途,是為了給漢字注音和用作教學普通話的工具。

1957年11月1日,國務院全國會議第六十次會議透過《關於公布〈漢語拼音方案草案〉的決議》。

漢語拼音方案草案,經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提出後,兩年來,由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和各地方協商委員會組織了廣泛的討論,並且由國務院組織漢語拼音方案審訂委員會加以稽核修訂,最後又由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會召開擴大會議加以審議,現在由國務院全體會議透過,準備提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下次會議討論和批准,並且決定登報公布,讓全國人民事先知道。

應用漢語拼音方案為漢字注音來幫助識字和統一讀音,對於改進學校語文教學,推廣普通話,掃除文盲,都將起推進作用。對於少數民族制定文字和學習漢語方面,也有重大意義。因此,這個方案草案在提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討論和批准之後,可以在師範、中小學校,成人補習學校,掃盲教育和出版等方面逐步推行,並在實踐過程中繼續求得完善化。具體辦法,將由教育部、文化部及其他有關單位會同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分別擬定,報告國務院批准施行。

1958年1月10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舉行報告會,周恩來作了《當前文字改革的任務》的重要報告。報告規定了中國當前文字改革的任務是:簡化漢字,推廣普通話,制定和推行《漢語拼音方案》。並指出:漢語拼音方案是用來為漢字注音和推廣普通話的,它並不是用來代替漢字的拼音文字。

一所學校推廣普通話的標語,使用漢語拼音注音

1958年1月27日,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開始討論《漢語拼音方案草案》。2月3日,吳玉章在第一屆第五次會議上作《關於當前文字改革工作和漢語拼音方案的報告》。經過討論後,2月11日,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正式批准《漢語拼音方案》,並透過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漢語拼音方案的決議》。

決定:一、批准漢語拼音方案。二、原則同意吳玉章主任關於當前文字改革和漢語拼音方案的報告,認為應該繼續簡化漢字,積極推廣普通話;漢語拼音方案作為幫助學習漢字和推廣普通話的工具,應該首先在師範、中、小學校進行教學,積累教學經驗,同時在出版等方面逐步推行,並且在實踐過程中繼續求得方案的進一步完善。

1965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測繪總局和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於聯合頒發了《少數民族語地名的漢語拼音字母音譯轉寫法(草案)》。

1977年9月,聯合國第三屆地名標準化會議根據「名從主人」的原則,透過了《聯合國第三屆地名標準化會議關於推薦用〈漢語拼音方案〉拼寫中國地名作為中國地理名稱羅馬字母拼法的國際標準的決議》。大會認識到:《漢語拼音方案》是中國法定的羅馬字母拼音方案;中國已制定了「中國地名漢語拼音拼寫法」;注意到:《漢語拼音方案》從語言學的觀點來看是健全的,也極宜作為中國地理名稱羅馬字母拼寫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地圖(漢語拼音版)》、《漢語拼音中國地名手冊(英漢對照)》以及其他資料已經在中國出版;《漢語拼音方案》已經有了廣泛的應用;考慮到:經過一個適當的過渡時期後,在國際上採用漢語拼音作為中國地理名稱的羅馬字母拼寫依據是完全可能的;因此推薦:採用漢語拼音作為國際上用羅馬字母拼寫中國地理名稱的(惟一)系統。

1978年9月26日,國務院批轉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國家測繪總局等單位的《關於改用漢語拼音方案作為我國人名地名羅馬字母拼寫法的統一規範的報告》,從1979年1月1日起,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對外檔案、書刊中的人名、地名的羅馬字母拼寫,一律採用漢語拼音方案拼寫。「……改用漢語拼音字母作為我國人名地名羅馬字母拼法,是取代威妥瑪式等各種舊拼法,消除我國人名地名在羅馬字母拼寫法方面長期存在混亂現象的重要措施。」中國大陸此後即直接以漢語拼音「統一」大陸地方譯名,在未開展廣泛諮詢公眾的情況下,不論發音是否與普通話相似程度,一律漢語拼音化,只有拉薩內蒙古烏魯木齊哈爾濱等少數地方獲保留傳統發音譯名,像廣州、汕頭、廈門等原來使用粵音和潮汕發音、閩南發音的拼寫統統取締。

廣州市愛群大廈巴士站,爲了推廣普通話和漢語拼音,愛羣大酒店原來的粵音英文名「Oi Kwan」被修改成「Aiqun」,巴士站的管理單位是廣州市交通委員會,為市政府屬下部門。
石室聖心大教堂使用多年的英文名稱「Sacred Heart Cathedral」被當局改成其認可的漢語拼音拼寫標準「Shi Shi」。[3]

1978年9月26日,國務院批轉文字改革委員會、外交部、測繪總局、地名委員會《關於改用漢語拼音方案拼寫中國人名地名作為羅馬字母拼寫法的實施說明》第三條規定:「在各外語中地名的專名部分原則上音譯,用漢語拼音字母拼寫,通名部分(如省、市、自治區、江、河、湖、海等)採取意譯。但在專名是單音節時,其通名應視作專名的一部分,先音譯,後重複意譯。例如珠江,必須翻譯成「Zhujiang River」,而不能是「Pearl River」或民國時的「Canton River」。石室聖心大教堂也不能使用1888年開始使用的英文名稱「Sacred Heart Cathedral」,而應該叫「Shi Shi」。

1979年6月15日,聯合國秘書處關於採用「漢語拼音」的通知:「……從1979年6月15日起,聯合國秘書處採用「漢語拼音」的新拼法作為在各種拉丁字母文字中轉寫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名和地名的標準。從這一天起,秘書處起草、翻譯或發出的各種檔案都用「漢語拼音」書寫中國名稱。」

20世紀1980年代初,中國地名委員會制定了《中國地名漢語拼音字母拼音規則(草案)》。

1981年1月,中國地名委員會、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和國家測繪總局發表公告稱,「目前國際上雖然在拼寫中國地名(包括台灣的地名)時,大多數使用了漢語拼音方案,但他們在對台電信聯繫等方面,還是沿用舊拼法。根據中央最近確定的對台工作的方針政策,和鑒於用漢語拼音方案拼寫台灣地名存在的實際問題,我們的意見是:堅持一個中國,反對「兩個中國」,堅持我國在聯合國地名標準化會議的提案,用漢語拼音方案拼寫包括台灣在內的中國地名;同時,又要承認現實,方便使用,有利於對台工作。今後我國向外提供羅馬字母地名以及出版漢語拼音版地圖時,台灣地名可以在漢語拼音方案拼法的後面括注慣用舊拼法,作為過渡。在我對台郵電聯繫時,台灣地名也可單獨使用慣用舊拼法,作為一種變通的過渡辦法。」[4]

1982年,國際標準化組織發出ISO 7098號檔案(中文羅馬字母拼寫法)採用《漢語拼音方案》進行中文羅馬字母拼寫,1991年修訂。

1984年12月25日,中國地名委員會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國家測繪局聯合發行了《中國地名漢語拼音拼寫規則(漢語部分)》。

1986年1月23日國務院發行《地名管理條例》,「第八條:中國地名的羅馬字母拼寫,以國家公布的《漢語拼音方案》作為統一規範。拼寫細則,由中國地名委員會制定。」

1996年1月發行國家標準GB/T 16159-1996《漢語拼音正詞法基本規則》,1996年7月實施。

2000年10月31日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八次會議透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2001年1月1日起施行),又一次確立了漢語拼音方案的法律地位。第十八條規定「國家通用語言文字以《漢語拼音方案》作為拼寫和注音工具。《漢語拼音方案》是中國人名、地名和中文文獻羅馬字母拼寫法的統一規範,並用於漢字不便或不能使用的領域。初等教育應當進行漢語拼音教學。」其中給出了「《漢語拼音方案》」的定義和使用範圍,並且要求初等教育的漢語拼音教學。

2008年1月25日15時,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舉行2008年第1次例行新聞發行會介紹《漢語拼音方案》頒布50周年紀念活動有關內容及漢語拼音推行情況。

2008年9月16日,台灣中華民國行政院跨部會議透過提案,放棄此前使用通用拼音的政策,改採漢語拼音為譯音標準,並從2009年1月1日起實施。

2011年10月發行國家標準GB/T 28039-2011《中國人名漢語拼音字母拼寫規則》,2012年2月實施。[5]

2012年6月發行《漢語拼音正詞法基本規則》的修訂版GB/T 16159-2012,2012年10月實施。[6]

形式構成[編輯]

漢語拼音採用拉丁字母和一些附加符號表示漢語的發音。對應漢語音系學(現代音韻學)的漢語音節結構劃分,漢語拼音的形式構成也分為聲母韻母聲調三部分。

根據漢語拼音方案《字母表》的規定,漢語拼音使用26個現代基本拉丁字母,有大小寫之分,字母順序與英語字母表一致。其中字母V/v,在方案中規定為「拼寫外來語少數民族語言和方言」之用。由於漢語拼音的實際職能僅限於拼寫漢語普通話,如今這條規定已然無人問津。不過,字母V/v目前又作為一個鍵位成為《漢語拼音方案的通用鍵盤表示規範》為不能省略兩點附加符號的字母ü規定的通用鍵盤替代表示。

有時可能需要注意,漢語拼音方案發行時使用的字型,並不沿用任何一種通行的字型,而是以非襯線體為基礎,幾種字型的混合體,這與常見的拉丁字母略有不同。其中較為特殊的是用世紀哥德體寫的,沒有襯線的字母A的小寫ɑ和字母G的小寫ɡ,以及字母Y的兩筆直畫小寫y。這種習慣一直沿用下來,但是《漢語拼音方案》本身並沒有規定用哪種字型。這幾個字形多用於中國大陸正規的語言學專著以及語文教育和對外漢語教學方面的出版物,特別是中小學語文教材。做出如此設計,主要是擔心初學拼音字母的學童在手寫的時候也去機械模仿常見印刷體ag的字形。但隨著英語教育在中國大陸的普及,如何印刷都變得無傷大雅。而且方案同時規定:「字母的手寫體依照拉丁字母的一般書寫習慣。」因此漢語拼音字母和其他常見的基本拉丁字母並不是兩套字母表。

漢語拼音方案還使用了一些附加符號,主要是聲調符號和字母ü上的兩點符號。前者與字母的組合雖然數目有限,但具體和哪個字母形成組合其實都是臨時的,因為一個聲調符號就表示了整個音節的高低變化,即表示了一種「超音段音位」;後者來源於德語的母音變音字母(Umlaut),與字母u的組合固定地表示一個母音([y])。還有一種極其少見的附加符號,用在e/z/c/s之上,形成ê//ĉ/ŝ,依次表示一個單母音韻母([ɛ])和三個捲舌塞擦音聲母zh/ch/sh

字母表[編輯]

字母 A a B b C c D d E e F f G ɡ H h I i J j K k L l M m N n O o P p Q q R r S s T t U u V v W w X x Y y Z z
名稱音 a bê cê dê e êf ɡê ha yi jie kê êl êm nê o pê qiu ar ês tê wu vê wa xi ya zê
讀音 a bo ci de e fo ɡe he i ji ke le mo ne o po qi ri si te u yu wu xi yi zi

註:

  • 字母的讀音與英語等使用的拉丁字母不同。
  • 字母V,只用來拼寫外來語、少數民族語言和方言。
  • 字母的手寫體依照拉丁字母的一般書寫習慣。
  • 專有名詞如人名、地名,第一個字母應大寫。

聲母[編輯]

漢語中每個音節起始處的輔音可以構成聲母。漢語拼音方案《聲母表》規定的聲母符號一共有21個(不含零聲母)。

不過,漢語音節起始處絕非只有21種輔音。在實際語流中,半母音、喉塞音和某些鼻音都可能成為一個漢語音節的領音。音系學將這些輔音歸納為零聲母音段,例如「安」(an)、「英」(ying)、「文」(wen)、「元」(yuan)等就是零聲母音節。由於零聲母輔音聽感並不十分明顯,加上漢語拼音屬於音位拼音而非音素拼音,故漢語拼音方案不承認其聲母地位,認為零聲母音節是以母音開頭、沒有聲母而只有韻母和聲調的音節。

漢語拼音方案規定的21個聲母符號,按照《聲母表》原順序排列如下:

字母 b p m f d t n l
發音
字母 g k h   j q x
發音  
字母 zh ch sh r z c s
發音

方案規定,在給漢字注音的時候,為了使拼式簡短,zh、ch、sh可以省作ĉŝ,ng可以省作ŋ,然而這幾個符號並不常用。

按照聲母所對應輔音的發音部位發音方法分布,可列表如下(方括弧中是國際音標,僅供參考):

塞音 塞擦音 擦音 鼻音 邊音
清音 清音 清音 濁音 濁音 濁音
不送氣 送氣 不送氣 送氣
雙唇音 b
[p]
p
[]
m
[m]
唇齒音 f
[f]
齒齦音 d
[t]
t
[]
z
[ts]
c
[tsʰ]
s
[s]
n
[n]
l
[l]
捲舌音 zh
[ʈʂ]
ch
[ʈʂʰ]
sh
[ʂ]
r
[ʐ]
齦顎音 j
[]
q
[tɕʰ]
x
[ɕ]
軟顎音 g
[k]
k
[]
h
[x]

註:ng在普通話中只作韻母,在某些方言中則可作聲母。

韻母[編輯]

漢語拼音中一共有37個韻母,分別是:

開口呼 齊齒呼 合口呼 撮口呼




i [i]
丨 衣
u [u]
ㄨ 烏
ü [y]
ㄩ 迂
a [ä]
ㄚ 啊
ia [i̯ä]
丨ㄚ 呀
ua [u̯ä]
ㄨㄚ 蛙
o [ɔ]
ㄛ 喔
uo [u̯ɔ]
ㄨㄛ 窩
e [ɯ̯ʌ]
ㄜ 鵝
ê [ɛ]
ㄝ 誒
ie [i̯ɛ]
丨ㄝ 耶
üe [y̯œ]
ㄩㄝ 約
er [ɑɻ]
ㄦ 兒




ai [aɪ̯]
ㄞ 哀
uai [u̯aɪ̯]
ㄨㄞ 歪
ei [eɪ̯]
ㄟ 誒
uei [u̯eɪ̯]
ㄨㄟ 威
ao [ɑʊ̯]
ㄠ 熬
iao [i̯ɑʊ̯]
丨ㄠ 腰
ou [ɤʊ̯]
ㄡ 歐
iou [i̯ɤʊ̯]
丨ㄡ 優




an [än]
ㄢ 安
ian [i̯ɛn]
丨ㄢ 煙
uan [u̯än]
ㄨㄢ 彎
üan [y̯ɛn]
ㄩㄢ 冤
en [ən]
ㄣ 恩
in [in]
丨ㄣ 因
uen [u̯ən]
ㄨㄣ 溫
ün [yn]
ㄩㄣ 暈
ang [ɑŋ]
ㄤ 昂
iang [i̯ɑŋ]
丨ㄤ 央
uang [u̯ɑŋ]
ㄨㄤ 汪
eng [ɤŋ]
ㄥ 亨的韻母
ing [iŋ]
丨ㄥ 英
ueng [u̯ɤŋ]
ㄨㄥ 翁
ong [ʊŋ]
ㄨㄥ 轟的韻母
iong [i̯ʊŋ]
ㄩㄥ 雍

注釋:

  1. 「知、蚩、詩、日、資、雌、思」等七個音節的韻母用 i,即:知、蚩、詩、日、資、雌、思等字拼作 zhi,chi,shi,ri,zi,ci,si。
  2. 韻母ㄦ寫成 er,用作韻尾的時候寫成 r。例如:「兒童」拼作 ertong,「花兒」拼作 huar。
  3. 韻母ㄝ單獨使用的時候寫成ê。
  4. i 列的韻母,前面沒有聲母的時候,寫成 yi(衣)、ya(呀)、ye(耶)、yao(腰)、you(優)、yan(煙)、yin(因)、yang(央)、ying(英)、yong(雍)。
  5. u 列的韻母,前面沒有聲母的時候,寫成 wu(烏)、wa(蛙)、wo(窩)、wai(歪)、wei(威)、wan(彎)、wen(溫)、wang(汪)、weng(翁)。
  6. ü 列的韻母,前面沒有聲母的時候,寫成 yu(迂)、yue(約)、yuan(冤)、yun(暈);ü 上兩點省略。
  7. ü 列的韻母跟聲母 j、q、x 拼的時候,寫成 ju(居)、qu(區)、xu(虛),ü上兩點省略;但是跟聲母 l、n 拼的時候,仍然寫成 lü(呂)、nü(女)。
  8. iou、uei、uen 前面加聲母的時候,寫成 iu、ui、un,例如 niu(牛)、gui(歸)、lun(論)。
  9. 在給漢字注音的時候,為了使拼式簡短,ng 可以省作 ŋ。

韻母的分類[編輯]

按照韻母的結構和發音特點,普通話韻母可作不同的分類。

  • 按韻母的結構分類:普通話韻母按結構可分為單韻母、複韻母和鼻韻母三類。
  • 按韻母的口形分類:韻母可根據韻頭分為四類,稱為四呼,即開口呼(a、o、e、ê)、齊齒呼(i)、合口呼(u)和撮口呼(ü)。漢語拼音的韻母表就是按此排列的。

韻頭、韻腹、韻尾[編輯]

複韻母由韻頭、韻腹、韻尾組成:

  • 韻母只有一個母音(如a),或者一個母音帶一個鼻輔音(如an)的話,該母音稱為韻腹,所帶的鼻輔音稱為韻尾
  • 韻母若由兩個母音構成(如ao、ie),開口度較大的母音為韻腹,餘下的母音若在韻腹前則稱為韻頭(又稱介音),若在韻腹後則稱為韻尾。
  • 韻母有三個母音(如iou),或者兩個母音帶一個鼻輔音(如ueng)的話,則中間的母音是韻腹,第一個母音是韻頭,韻腹後的母音或鼻輔音為韻尾。

聲調[編輯]

普通話四聲調值用曲線法表示

現代漢語普通話中有四個聲調以及輕聲,其聲調符號借鑒了五度標記法[7]

  • 第一聲陰平,或平調¯):
ā (ɑ̄) ē ī ō ū ǖ Ā Ē Ī Ō Ū Ǖ
  • 第二聲陽平,或升調ˊ):
á (ɑ́) é í ó ú ǘ Á É Í Ó Ú Ǘ
  • 第三聲上聲,或上音ˇ):
ǎ (ɑ̌) ě ǐ ǒ ǔ ǚ Ǎ Ě Ǐ Ǒ Ǔ Ǚ
  • 第四聲去聲,或去音ˋ):
à (ɑ̀) è ì ò ù ǜ À È Ì Ò Ù Ǜ
  • 輕聲,不標符號:
a (ɑ) e i o u ü A E I O U Ü

陽平符號從左下寫起(提),去聲符號從左上寫起。

每個漢字由韻母和聲母配合構成一個音節構成。在韻母上部應該標出聲調,為了方便也可省略。

漢語拼音中標聲調位置的規則如下:

  1. 如果有a,則標在a上。
  2. 如果沒有a,但有o或e,則標在這兩個字母上。這兩個字母不會同時出現。
  3. 如果也沒有o和e,則一定有i、u或ü。如果i和u同時出現,則標在第二個韻母上。這是特別針對ui和iu而言的(這兩個音的實際讀音應該是uei和iou)。如果i和u不同時出現,則標在出現的那個韻母上。

聲調一律標原調,不標變調。但是在語音教學時可以根據需要按變調標寫。

鼻音[編輯]

音調符號可以直接標在 m 與 n 之上表示鼻音,例如 ḿm̀[8]ńňǹ 用來拼寫「嘸」、「呣」、「唔」、「嗯」等字的讀音[9]

語流音變[編輯]

變調[編輯]

變調是指在讀詞語或朗讀說話過程中,由於鄰近音節聲調的相互影響,有些音節的聲調往往要發生變化的現象。[10]

  1. 「一」的變調
    • 「一」在去聲音節前讀陽平,調值35。
    • 「一」在非去聲音節前,即在陰平、陽平、上聲前讀去聲,調值51。
  2. 「不」的變調
    • 「不」在去聲音節前讀陽平,調值35。

「一」夾在重疊式動詞中間,「不」夾在動詞或形容詞中間,或充當動詞後面的不語時,都輕讀,屬於「次輕音」。

輕聲[編輯]

輕聲在漢語拼音中不標調,如:你們(nǐ men)。而某些辭書上是透過在音節前加點的方式來表示輕聲,如:你們(nǐ·men)。輕聲是一種特殊的變調現象,也是普通話中的一種特殊現象。

輕聲的作用[編輯]

在普通話中,有的輕聲詞有區別詞義和詞性的作用。如:外面wàimiàn(外表)與外面wàimian(外邊)的詞義不同;對頭duìtóu(正確、合適,形容詞)與對頭duìtou(仇敵、對手,名詞)的詞性不同。 讀作輕聲的幾種情況:

  1. 固定讀輕聲的:
    1. 名詞、代詞的字尾(子、頭、們等)
    2. 語氣詞(啊、嗎、呢、吧等)
    3. 助詞(的、地、得、著、了、過等)
    4. 音節重疊的親屬稱謂(爸爸、媽媽、哥哥、姐姐等)
    5. 名詞、代詞後面的方位詞(上、下、里、面等)
    6. 動詞、形容詞後面表示趨向的詞(來、去、上等)
    7. 單音節動詞的重疊形式(看看、試試等)
  2. 少部分用於分辨詞義詞性的
  3. 習慣上讀輕聲的詞語

兒化[編輯]

讀處於詞尾的「兒」字時,只保留捲舌的動作,與前一個音節融合成一個音節。
兒化音變規則

  1. 音節末尾是ɑ、o、e、ê、u的音節,韻母直接捲舌。
  2. 韻尾是i、n(in、ün除外)的音節,丟掉韻尾,韻腹直接捲舌。
  3. 韻母是in、ün的音節,丟掉韻尾,加er。
  4. 韻母是i、ü的音節,直接加er。
  5. 韻母是舌尖母音-i(前)和-i(後)的音節,韻母變作er。
  6. 韻尾是ng的音節,丟掉韻尾,韻腹鼻化(發音時口腔鼻腔同時共鳴,稱作鼻化音,用~表示)並捲舌。

普通話中有的詞語末尾也是「兒」字,如嬰兒、幼兒等,這些詞語中的「兒」字是自成音節,不是兒化韻。在某些詩歌、散文中,為了節奏和韻律的和諧,詞尾的「兒」也是自成音節,不需兒化,否則會打亂詩歌或文章句子的節奏。

音變[編輯]

「啊」的音變

  1. 「啊」在句首的音變
    • 「啊」在句首的一般讀陽平或上聲。
  2. 「啊」在句末的音變
    1. 前一個音節結尾音素是a、o(ao、iao除外)、e、ê、i、ü時,「啊」讀作yɑ,書面可寫作「呀」。
    2. 前一個音節結尾音素是u(包括ao、iao)時,「啊」讀作wɑ,書面可寫作「哇」。
    3. 前一個音節結尾音素是-n時,「啊」讀作na,書面可寫作「哪」。
    4. 前一個音節結尾音素是ng時,「啊」讀作nga,書面可寫作「啊」。
    5. 前一個音節結尾音素是舌尖母音-i(前)時,「啊」可讀作/za/(國際音標)。
    6. 前一個音節結尾音素是舌尖母音-i(後)時,「啊」讀作ra。
  3. 部分形容詞的音變
    • 形容詞+重疊式字尾的詞語,即ABB式,一般讀陰平,也可以讀原調。

隔音符號[編輯]

a、o、e 開頭的音節連線在其它音節後面的時候,如果音節的界限發生混淆,用隔音符號(')隔開,例如 pí'ǎo(皮襖)、Xī'ān西安)。

j、q、x等字母的來源[編輯]

  • j的發音與英語的j的發音較為接近,所以用j表示。
  • q在絕大多數語言中發音為[k],與漢語發音不同。採用q的原因在於,古代讀q的一些字讀[k][kʰ],這種現象在一些南方漢語中還有保留,例如閩南語中「氣」,念做[kʰi],「棋」念做[ki]。另外在阿爾巴尼亞文裡q的發音近似漢語拼音q。
  • 古代,讀x的一些字讀[h],這種現象在一些南方漢語裡還有保留,如閩南語等南方方言裡,「下」念做[ha]。而x在國際音標中讀[x][h][x]極為接近。另外,x在漢語中發音為[ɕ],在拉丁化新文字中拼做[xi],而巴斯克語葡萄牙語中,x發音為[ʃ],較為接近。[11]

作用[編輯]

漢語拼音對普及識字以及初等教育起了很大的作用。同時它也為語源學漢語與其它語言的比較提供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工具。同過去其它的漢語拉丁化的規則相比,它的規律比較簡單,發音更規範於普通話的發音。它系統地體現了普通話發音的規則。

隨著電腦的普及,漢語拼音也是一種非常常用的中文輸入法

由於漢語拼音是一種只書寫讀音的體系,無法取代漢字。用漢語拼音拼寫漢字的文章很難懂,因此,它不是一種正式的書寫方式,而是漢語的一種輔助工具。漢語拼音是漢語羅馬化的統一規範,用於漢字不方便或者無法使用的領域。

漢語拼音化[編輯]

由於漢字複雜,學習需時,並且不如英文輸入電腦般直接,熱衷漢語文字改革的愛好者為了發展出拉丁化的漢語拼音文字,正在漢語拼音方案的基礎上研究分詞連寫和分化定型同音詞等問題。中國語文現代化學會為在中國大陸實作所謂「一語雙文」而進行了一些研究。

自從1986年初廢除第二批簡化字以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採用了以維持現狀,追求語言文字使用的連續性和穩定性為主的語言文字政策,放棄了「漢字拉丁化」的計劃。

問題[編輯]

  • ü這一字母不便於電腦輸入,漢語拼音輸入法中都以v代替輸入。英語中沒有這一字母,因此,帶有這一字母的漢語人名、地名轉寫為英語時,有時只好將兩點省去,寫為u,引起混淆,例如女媧被錯誤地轉寫為Nuwa。部分人士[12]認為,涉及ü的音節只有nü、lü、nüe、lüe四個,因此可以把這四個音節拼寫為nyu、lyu、nyue、lyue,這樣既便於電腦輸入,在拼讀時也更準確;不過「nyu」與其他音節相連時,會引起混淆,需要加隔音符號,譬如「妓女(jì'nyǔ)」若不加隔音符號易與「金魚(jīnyú)」混淆。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發行電子護照以來,對人名中的「ü」都轉寫成「yu」,如呂姓一律作「Lyu」。[5][13][14]
  • 由於拼音盡量減省字母盡量達成能夠只用一個字母分別表示聲母、韻母、介音的效果,同一拼音字母出現在不同位置或不同的組合可能出現不同的發音,學習者發音時須將減省的發音還原而並非直覺的一字對一音[15],如「哥」和「給」中的e音素不同;j,q,x後的ü省去兩點與介音「-u-」有兩個音值而只用一個字母標不同;i有兩個音值「即」和「至」,均用i標導致很多非官話語言區的中年人讀不準;-ian、-üan(注意:-üan前接聲母時省去兩點,簡寫為-uan)中的a並不讀/a/而是/ɛ/,不少非官話語言區的中年人會將「遠」讀成/jwan/,增加了學習者的困難。[16]
  • q、x所表示的音與大多數語言的讀音相差極大,外國人容易誤讀。例如,英語q通常作/k/音,x通常用來表示詞中的/ks/音,在極少數以x開頭的詞彙讀/z/。雖然q、x所表示的音從歷史語言學的角度而言有一定道理(見上面「j、q、x的來源」一節),但對於不了解漢語的人而言,是很難懂的。
  • 由於以濁音字母表示不送氣清音,導致漢語中有濁音的方言,如閩南語吳語等,教學中遇到不少困難,不少年輕人無法正確發濁音。
  • 漢語拼音用聲調附標的方式表示聲調,使用電腦輸入聲調十分麻煩,不少語文教師深有體會。
  • 無法直寫,與傳統直寫中文不合。

對其它語言拼音的影響[編輯]

中國的少數民族語言(包括藏語拼音新維文)、漢語方言在新創文字時都受到漢語拼音的影響。

字母詞讀音[編輯]

對於有漢語拼音首字母縮略而成的字母詞或代號,在實際運用中的讀音一般沒有統一規定的標準,可以選用以下的三種讀法常見讀法:

  1. 讀如原漢字讀音
  2. 讀如英文字母發音
  3. 讀如漢語拼音字母讀音,比較少見

但部分情景下,存在規範讀法,如:

  • 中國大陸旅客列車車次的正確讀法:將帶有的字母讀作原漢字讀音。如「K388次」讀作「快三百八十八次」,「L4000次」讀作「臨四千次」,「G7001」讀作「高七零零一次」

參見[編輯]

相關[編輯]

註腳[編輯]

  1. ^ 漢語拼音接軌中國?郝龍斌:國際認同 續執行. 中央社. 2009-02-21 [2012-10-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9-2-21) (中文(繁體)‎). 
  2. ^ 原文:Hànyǔ pīnyīn fāng'àn (Chinese phonetic system) or pīnyīn, which was officially adopted on 1958-02-11 by the National Assembly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s used to transcribe Chinese. The transcriber writes down the pronunciation of the characters according to their readings in pǔtōnghuà.
  3. ^ 石室景點譯「SHI SHI」網友齊聲說「不妥」. 羊城晚報. 2010-10-27 [2013-03-07]. 
  4. ^ 關於用漢語拼音拼寫台灣地名時. 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語言文字應用研究所. [2013-03-07]. 
  5. ^ 5.0 5.1 中國人名漢語拼音字母拼寫規則_教育部門戶網站_MOE.GOV.CN. [2013-08-11]. 
  6. ^ 漢語拼音正詞法基本規則_教育部門戶網站_MOE.GOV.CN. 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 [2013-08-11]. 
  7. ^ 王力. 漢語音韻. 北京: 中華書局. 2002. ISBN 9787101008319. 
  8. ^ Unicode 未收此字元,要用組合字元 m̀ 顯示
  9. ^ 當中數個是為編纂《漢語大字典》而需要額外補充;起初附錄於 GB 2312 之字模集,爾後收納於 GBK 及 GB18030
  10. ^ 鄭作廣. 普通話培訓與測試. 廣西: 廣西教育出版社. 2004年9月: p.24–p.35. ISBN 978-7-5435-3928-0 (中文(中國大陸)‎). 
  11. ^ [1]
  12. ^ 拼音ü的問題
  13. ^ 姓「呂」去辦理護照 應該填LYU、LU 還是LV?
  14. ^ 事實上ü也是EASCII字元之一,按住ALT鍵並依次輸入數位鍵區數位2、5、2(大寫字母為2、2、0)可直接輸入該字元。
  15. ^ iu、ui、un等拼音方式也是省略後的結果,極端一點就會有注音符號的樣子,如miu音中複韻母只用一字母表示,但大部分其他複韻母省略的情況下卻會造成混淆而不會像注音符號般一個複韻母就編一個符號來表示。
  16. ^ 有人認為這不是拼音的問題,而是一個語言學問題。「煙、遠」這兩個音節在傳統音韻學上一直認為與「安」押韻,在注音符號及其他羅馬化方案中,皆將「煙、遠」轉寫成ㄧㄢ、—ian、—üan。語言學上認為此處/ɛ//a/的一個音位變體,在轉寫時,可以寫原音位,而不寫其音位變體,因此,方案中寫作-ian、-üan是合理的。然而這個寫原音位而不寫變體的原則在漢語拼音中並不一致適用:j、q、x是團音「g基k欺h希」和尖音「z齎c妻s西」分別變體而來,比如郵政式拼音的北京Peking,清華 Tsinghua 都區分尖團而不寫變體,但是漢語拼音仍舊照注音符號寫變體。而注音符號中ㄨㄥ(翁)在聲母後變體為ong,漢語拼音還把轉寫變體獨立於原音位之外。可見得所謂語音轉寫原則仍然有很大的彈性。

參考資料[編輯]

  1. 《漢英雙解新華字典》,商務印書館國際有限公司,北京,2000年,ISBN 7-80103-198-9/H·58

外部連結[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