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沈葆楨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沈葆楨
沈葆楨

爵位 一等輕車都尉(同治三年起)
籍貫 福建省侯官縣
族裔 漢族
原名 沈振宗
字號 翰宇,一字幼丹
諡號 文肅
出生 嘉慶二十五年(1820年)4月9日、農曆2月25日
福建省侯官縣
逝世 光緒五年(1879年) 〔59歲〕
江蘇省江寧
出身
  • 廩生
  • 道光十九年己亥科舉人
  • 道光二十七年丁未科進士出身
經歷
  • 翰林院庶吉士(道光二十七年~三十年)
  • 翰林院編修(道光三十年~咸豐四年)
  • 武英殿纂修官(咸豐元年)
  • 順天鄉試同考官(咸豐二年)
  • 江南道監察御史(咸豐四年~五年)
  • 掌貴州道監察御史(咸豐五年)
  • 江西九江府知府(咸豐五年~七年)
  • 署廣信府知府(咸豐六年)
  • 江西廣饒九南兵備道(咸豐七年~九年)
  • 加按察使銜(咸豐九年)
  • 江西吉南贛寧道(咸豐十年)
  • 江西巡撫(咸豐十一年-同治四年)
  • 兵部侍郎(坐銜)
  • 右副都御史(坐銜,咸豐十一年~同治四年)
  • 福建船政大臣(同治六年九年,同治十一年~光緒元年)
  • 臺灣海防欽差大臣(同治十三年,光緒元年)
  • 兩江總督(光緒元年~五年)
  • 辦理通商事務大臣(兼任,光緒元年)
  • 太子太保(追贈,光緒五年)

沈葆楨(1820年-1879年),翰宇,又字幼丹福建省侯官縣(今福州市區)人,晚清重臣,諡文肅

沈葆禎是「同治中興」時洋務運動的重臣之一,先後曾任總理船政大臣及南洋通商大臣,對臺灣近代史也有重要影響。

葆禎妻林普晴清朝著名大臣林則徐的次女。

生平[編輯]

出身[編輯]

沈葆楨於清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考中進士,選庶吉士散館後授翰林院編修咸豐四年(1854年)改任御史

任職江西[編輯]

咸豐六年(1856年)改派江西,任九江知府,追隨曾國藩太平天國作戰。當時,城池被太平軍圍攻,守城的沈葆楨與夫人同登上城樓,沈夫人甚至仿效南宋梁紅玉在城樓上擊鼓,守軍士氣為之大振、擊退敵軍。

咸豐十一年(1861年),沈葆楨升任江西巡撫。同治三年(1864年),清軍攻破太平天國首都天京(今江蘇南京),幼天王洪天貴福洪仁玕黃文英等逃至江西,皆為沈葆楨所擒,因功授輕車都尉,加頭品頂戴。

船政大臣[編輯]

同治五年(1866年),左宗棠福建福州設立馬尾造船廠,左仍在籌備中旋即被調任。左宗棠薦沈葆楨代其事,沈於次年(1867年)被任為船政總理大臣,任內對中國的現代航海事業及洋務運動皆貢獻甚大。沈葆楨除了在馬尾興建船塢,製造現代船艦以裝備福建水師(同時更供應北洋海軍南洋海軍其他艦隊),更非常著重人材培養,建立了中國首家海軍學校福建船政學堂,訓練之人材中不少成為日後北洋水師與洋務實業的中堅。

牡丹社事件[編輯]

同治十三年(1874年)5月,日軍攻打臺灣,清廷聞訊後派遣時任福建船政大臣的沈葆楨,緊急前往臺灣籌辦防務。不久之後,清廷獲知日軍已登陸臺灣,且與原住民發生激戰,因此改授沈葆楨為欽差大臣,稱「欽差辦理臺灣等處海防兼理各國事務大臣」,將福建所有鎮、道歸其節制,江蘇廣東沿海各口輪船准其調遣,以便與日本及各國按約交涉。沈葆楨受命後,便與福州將軍文煜、閩浙總督兼署福建巡撫李鶴年聯合上奏,提出聯外交、儲利器、儲人才、通消息等四項要求,清廷均予以嘉許,並命迅速辦理。

6月,沈葆楨與福建布政使潘霨一同至臺。沈葆楨以軍備刻不容緩,府城為根本之地,遂於安平興建砲臺,置放西洋巨砲以為防禦(即億載金城),同時派兵分駐枋寮東港等地,也在旗後(今日的旗津)設立砲臺,並請調淮軍最精銳的武毅銘軍(劉銘傳部)唐定奎部隊六千餘人,及總兵張其光吳光亮等洋槍隊及粵勇共八千餘人先後抵臺,積極備戰。

雖然此時臺灣情勢一觸即發,但清廷本身海防空虛,新疆回亂未平,不希望與日本發生正面衝突;日本也因飽受臺灣南部瘴癘之氣所苦,同時並未具備大規模對外征戰能力,雙方遂簽訂北京專約,日軍撤離臺灣。

在臺灣的建設[編輯]

億載金城、八通關古道、恆春城、二鯤鯓砲臺

行政區劃的調整[編輯]

牡丹社事件後,沈葆楨決定在日軍登陸的瑯嶠地區設置恆春縣,同時奏請在臺灣北部設立臺北府,將淡水廳噶瑪蘭廳分別改為淡水縣宜蘭縣。另將淡水廳頭前溪以南地區單獨劃設為新竹縣,雞籠地區單獨設廳,並改名為基隆廳。於是大甲溪以北地區新設臺北府,下設淡水、新竹、宜蘭三縣及基隆廳,以淡水縣為附郭縣,使北部在行政組織上的比重大為增強,以配合其在臺灣開港以後的迅速發展。

北臺灣外,沈葆楨為解決臺灣政治組織與移墾開發速度脫節的問題,也對中南部的行政區劃加以調整。由於當時嘉義縣南部的曾文溪以南地區距離縣治過遠,且為加強臺灣府之附郭縣臺灣縣的轄境,因此將此一地區劃入臺灣縣。此外又將彰化縣埔里地區單獨設立埔里社廳,改「北路撫民理蕃同知」為「中路撫民理蕃同知」,移駐埔里。另在後山地區設置卑南廳,移「南路撫民理蕃同知」駐守。於是大甲溪以南的中南部地區仍設臺灣府,下轄彰化縣嘉義縣臺灣縣鳳山縣恆春縣五縣及埔里社廳澎湖廳卑南廳三廳。

開山「撫番」[編輯]

沈葆楨除奏請增設臺北府,以平衡南北地位的失調外,也亟思改善臺灣前山、後山的地形阻隔、交通困難的問題。他認為開山、「撫蕃」必須同時進行,且必須積極開發後山地區,以免為外人所佔,因此他急於打通前後山的通道,分北路、中路、南路同時進行。北路由噶瑪蘭廳蘇澳花蓮奇萊,共計205里、中路由彰化林圮埔花蓮璞石閣,共計265里,以及南路由屏東射寮至臺東卑南,共計214里,其中中路即是三路中碩果僅存,現今為國定古蹟八通關古道

沈葆楨所謂的「撫蕃」,乃是有計畫的使「蕃」民漢化,其所擬定的計畫包括選土目、查蕃戶、定蕃業、通語言、禁仇殺、設「蕃學」、修道路、易冠服等。他在開山深入山地之時,道路所經之處,隨時隨地招撫當地「蕃社」,使其承諾願意接受漢化,不再以出草屠殺漢人,若有不服招撫或仍以武力抵抗者,便以兵力展開討伐,發生大港口事件加禮宛事件等屠殺事件。

此外,沈葆楨認為若要徹底落實「撫蕃」工作,則必須將過去限制漢人攜眷入島、禁止漢人偷渡渡臺禁令以及禁止漢人進入山地、禁止漢人娶原住民女子為妻等禁令加以解除,否則漢人對山地的開墾仍將裹足不前。因此沈葆楨於1875年2月奏准解除對臺灣的一切禁令。

表彰忠節振勵民心[編輯]

沈葆楨抵臺之時,清廷領有臺灣已達190年,當時清廷對鄭成功的抗清運動也已由貶抑轉向包容,早在康熙帝就已有「朱成功係明室遺臣,非朕之亂臣賊子」之語。臺灣人也有建祠祭祀之風,鄉民私下祭奉鄭成功,稱為大王爺、開山王,且名以「開山廟」,以掩官吏耳目。

沈葆楨抵臺之後,臺灣進士楊士芳等稟稱,可否奏請追諡鄭成功,並准予建祠;臺灣道道員臺灣知府等官員亦表贊同,沈葆楨也認為有其必要,據以上奏,清廷准其奏請,在臺灣府城建專祠,並追諡「忠節」,以彰義忠。之後建祠於府城,以南明諸臣114人配享,春秋兩季加以祭祀。沈葆楨並親手書寫對聯云:「開萬古得未曾有之奇,洪荒留此山川,作遺民世界;極一生無可如何之遇,缺憾還諸天地,是創格完人。」

加強防務[編輯]

為加強臺灣的防禦能力,沈葆楨乃命人在臺灣各地修築相關建築。如臺南二鯤鯓砲臺恆春縣城牆等。

南洋大臣[編輯]

光緒元年(1875年),沈葆楨回中國大陸,上燕京後,被任為兩江總督南洋大臣,負責督辦南洋水師。沈葆楨以朝廷經費有限,分散建南、北洋水師感到不足,主動提議先集中力量建北洋水師。

身後[編輯]

光緒五年(1879年),沈葆楨在江寧病逝於任上。文肅,朝廷追贈太子太保銜。

沈葆楨墓位於福建省福州市鼓樓區26°05′58″N 119°15′43″E / 26.09946°N 119.26187°E / 26.09946; 119.26187)。

評價[編輯]

  • 連雅堂:「析疆增吏,開山撫番,以立富強之基,沈葆禎締造之功,顧不偉歟!」

後代[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黃益群:〈宮巷沈家大院的後人們——訪沈葆楨六代嫡孫沈丹昆〉,炎黃縱橫,2012年5月9日。
  2. ^ 沈呂寧:〈祖父沈覲宸逝世四十五周年祭〉,沈是我的博客,2007年2月18日。
  3. ^ 沈呂汀:〈五十回顧〉,海軍官校50年班畢業50周年專輯,2011年10月10日。

研究書目[編輯]

  • David Pong(龐百騰)著,陳俱譯:《沈葆楨評傳——中國近代化的嘗試》(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

參見[編輯]


官銜
前任:
劉坤一
兩江總督
任職期間:1875年-1879年
繼任:
劉坤一
前任:
毓科
江西巡撫
任職期間:1861年-1865年
繼任:
孫長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