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大革命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法國大革命
Anonymous - Prise de la Bastille.jpg
1789年7月14日,攻佔巴士底監獄
又名 恐怖統治時期的法國革命戰爭
參與者 法國社會
地點 法國
日期 1789年1799年
結果
  • 一系列的王權被不安定的君主立憲制所限制;法國國王、貴族、教會被激進、世俗的民主共和國所廢除或替換,反而變得更專制、軍國主義以及基於財產的。
  • 基於民族主義民主主義和啟蒙運動公民權天賦人權的激進的社會變革。
  • 激烈的社會運動推翻了封建王朝,啟蒙運動思想向歐洲各國傳播,動搖了歐洲的封建王朝體制。
  • 拿破崙的崛起。
  • 與歐洲其他國家的武裝衝突
系列條目
法國歷史
法國國徽

法國大革命法語Révolution française1789年1799年)是一段法國社會激進與政治動盪的時期,對於法國歷史以及全歐洲都留下了深刻廣泛的影響。法國的政治體制在大革命期間發生了史詩式的轉變:統治法國多個世紀的絕對君主制封建制度在三年內土崩瓦解,過去的封建、貴族和宗教特權不斷受到左翼政治團體、平民和農村中的農民的衝擊[1],傳統君主制的階層觀念、貴族以及天主教會被自由、平等、博愛等新原則推翻。整個歐洲的皇室因而心生恐懼,便在1814年發起反法討伐,並成功恢復舊君主制,但很多重大的改革已經成為永久性的變動。所以造成了革命的支持者與敵人之間,長達往後兩百年的政治上的對立。

面對財政危機,愈來愈多的法國百姓被不稱職的國王路易十六世,以及持續頹廢貴族的漠不關心所激怒。這種不滿與蓬勃發展中的啟蒙思想所結合,助長了激進的情緒,終於法國大革命在1789年5月的三級會議中爆發。革命的頭一年,第三等級的革命民眾在6月發表了網球廳宣誓,7月攻佔巴士底獄,8月凡爾賽婦女運動迫使法國王室在10月返回巴黎。接下來的幾年則由不同的立法會議與右翼的君主制擁護者的鬥爭所主導。

1792年9月22日法蘭西第一共和國成立,路易十六在次年被推上斷頭台。不斷出現的外部壓力實際上在法國革命中成為了主導角色,法國大革命戰爭1792年開始,戰爭取得了一個世紀以來法國未曾取得的勝利,並使法國間接控制義大利半島萊茵河以西的領土。在國內,派系鬥爭及民眾情緒的日益高漲導致1793年至1794年恐怖統治的產生。羅伯斯庇爾雅各賓派倒台以後,督政府於1795年掌權,直到1799年拿破崙上台後結束。

現代社會在法國革命中拉開帷幕,共和國的成長、自由民主思想的傳播、現代思想的發展以及國家之間大規模戰爭的出現都是此次革命的標誌性產物。在作為近代一場偉大的民主革命而受到讚揚的同時,法國大革命也因期間所出現的一些暴力專政行為而為人詬病。革命隨後導致了拿破崙戰爭、兩次君主制復辟以及兩次法國革命。接下來直至1870年,法國在兩次共和國政府、君主立憲制政府及帝國政府下交替管治。

歷史學家《舊制度與大革命》的作者托克維爾認為,1789年法國革命是迄今為止最偉大、最激烈的革命,代表法國的「青春、熱情、自豪、慷慨、真誠的年代」。它是一場社會政治革命,符合當時全歐洲的需要,其效果是廢除若干世紀以來統治歐洲和法國的封建制度。它不僅要改變舊政府,而且要廢除舊的社會形式,因此就需要同時進攻所有現存的權力機構,毀滅所有公認的影響,祛除種種傳統,更新風尚與習慣[2]Mark PhilpLynn Avery Hunt等西方學者認為,法國大革命受到激進主義思潮影響。[3][4][5][6]

起因[編輯]

路易十六。

革命發生的直接原因是1788年春法國的旱災。當時法國還沒有從發生在3年前的乾旱中恢復過來,上次乾旱因飼料不足出現了大規模的屠宰牲畜的情況,造成以牲畜的排泄物為主要肥料的法國農田肥力不足大量閒置。 1788年7月13日,雞蛋大小(重約500g)的冰雹連續敲打著農田,造成大量土地收成全無。同年冬天法國處於嚴寒狀態。這致使法國大革命前夕麵包價格的大幅度上漲(從正常情況下的一個4磅麵包8到1789年底的12蘇)[7],患病人數和死亡率上漲,大規模飢荒和普遍的營養不良。飢荒甚至蔓延到歐洲的多個地區,而且政府缺乏足夠的運力致使食品無法運往災區。

18世紀是法國經濟通貨膨脹日益惡化的時代,通貨膨脹使得社會購買力下降,1780年代地主因欠收加租又進一步削弱農民的收入。國內最大的地主羅馬天主教會對穀物徵收什一稅。什一稅儘管表面上減輕了國王稅項對民眾的壓力,實際上對每天都餓著肚子的窮人而言是一座大山。國內設置的關卡則限制了國內的經濟活動[8],以及在間歇性的作物歉收時成為運輸障礙。資料顯示1788年貧戶的家庭一半收入花費在麵包上,1789年則達到80%。商品滯銷,農民湧入城市造成高失業率,都使得社會開始動蕩不安。[9]

法國由於路易十五時代的過度參戰又未能打贏(特別是七年戰爭)而導致國庫空虛,以及參加美國獨立戰爭帶來的財政壓力。當時法國國債總量高達20億里拉。由於戰爭債務帶來的社會負擔,加上君主體制下的軍隊無能,缺乏為退役老兵提供社會服務所拖累。同時貴族階級,尤其是住在凡爾賽路易十六瑪麗·安托瓦內特皇后的奢華生活大大加重平民百姓的經濟負擔。老舊而效率低下的財政系統無法負擔政府債務,而不合理的稅務制度又讓這一切雪上加霜。

新舊階級勢力之間的衝突在某種程度上對革命推波助瀾。法國的貴族頭銜是開放的,讓一些有能力及有錢的第三等級人群有機會成為貴族。1700年至1789年間,法國社會增加了5萬個新貴族。隨著國家財政陷入危機,封爵的價格越來越高。另一方面,一些沒落的貴族對這些新貴族也十分的不滿。貴族本身也有投資商業、礦業、地產等行業,因此中產階級財富與貴族財富的概念界限在18世紀以後變得模糊,但中產階級和貴族之間的衝突依然日益嚴重。[9]

啟蒙時代帶來的憤恨和渴望,以及由此而生的社會和政治因素也是法國大革命產生的重要原因。這包括對專制王權的憤恨;那些和荷蘭英國等國的商業城市有聯繫的,也因為荷蘭爆發愛國者起義失敗吸引了荷蘭流亡人士,無形中助長了法國革命的政治意識形態[10];野心勃勃的知識分子和商人對貴族特權和統治的憤恨;農民、工人以及資產階級對傳統貴族領主特權的憤恨;對神職特權者的憤恨和對宗教自由的渴望,相對貧困的鄉村低等教士對貴族主教的憤恨,和由此延伸的對天主教的憤恨,受新教徒控制的小兄弟會修士會對其它宗教機構的影響;對自由以及共和制度(尤其是隨著革命的深入發展)的渴望;以及國王解僱財政顧問中被視為人民代表的安·羅伯特·雅克·杜爾哥以及後來的雅克·內克爾[11]

革命前夕[編輯]

經濟危機[編輯]

路易十六繼位時正值法國爆發經濟危機國家幾近破產,入不敷出。[12]造成這種窘境的根源是法國參與了七年戰爭美國獨立戰爭[13]1776年5月,財政部長杜爾哥失去支持,被迫下台。翌年,出生於瑞士日內瓦雅克·內克爾繼任為財政總監。由於他是新教徒,且身為外國人,無法以歸化的法國公民身份擔任部長職位。[14]內克爾意識到,國家在稅收的責任分攤問題上存在的不公平;[14]貴族和神職人員往往享受著許多稅務豁免。[15]他認為,國家不能抽稅太高,貴族和神職人員的稅務豁免特權應該取消,並建議通過舉債來解決法國的財政問題。內克爾發表了一份報告以闡述其壓縮大約36,000里弗爾赤字的主張;並提出限制那些掌控著最高法院司法權的貴族們的開銷。正因如此,國王的大臣們與內克爾水火不容。一方想要鞏固自己的地位,另一方則希望對方認同自己這個財政總監的地位。地方勢力也因內克爾損害他們的利益而反對他。國王否決了內克爾的這個提案,並將內克爾解職,查爾斯·亞歷山大·德·卡洛訥被指派為繼任者,此事嚴重損害了政府的公信力[9][14]。卡洛訥起初還很大手大腳,但他很快就意識到嚴峻的財務狀況,並提出了新稅法。[16]他的建議中包含一個普遍通行的地價稅,徵稅對象包括了貴族和神職人員。社會矛盾的激化,導致了諸如磚瓦之日的社會暴動。

1788年路易十六召開權貴會議,參會者都是貴族階層。貴族階級希望推進憲政改革,以及任何加稅行為需由三級會議通過,國王不得任意逮捕或拘禁人民等,又計劃在1789年5月召開三級會議。已經停開數百年的三級會議重開,標誌著波旁王朝不再是獨斷專行的君主專制[17]

1789年三級會議[編輯]

諷刺第一第二等級欺壓第三等級的漫畫

三級會議最初的安排是在等級上分為三級,分別為教士、貴族及其他法國人,每一級都有一票,這樣其餘兩個等級都能否決第三個等級的決定。巴黎最高法院擔心政府會搞一場虛假的會議以操縱結果,於是他們要求會議以1614年的上次的三級會議形式安排[18]。 1614年的規定區別在於每個成員有一個投票權,第三等級成員則有雙倍投票權。例如在多菲內省,省議會同意將第三等級的票權擴大到2倍,舉行普選,允許每人一票而不是每等級一票[19]。由傾向自由的巴黎市民組成的組織「Committee of Thirty」,組織活動反對等級計票。這個由富人組成的組織,向三級會議施壓要求跟隨多菲內省的投票方式。他們認為舊例是合理的,因為民眾應該擁有主權[20]。由重新擔任財政總監的內克爾組織的一幫第二等級的貴族則對此投票方式表示反對。然而路易十六最終在12月27日同意了每人一票的方案,只是將每張選票所代表的票權判斷權力留給了三級議會。

選舉在1789年春舉行,普選的第三等級合資格者要求為法國本土出生或已成為法國公民的男性公民,並要求在居住地投票以及繳納稅款。原文如下:

Pour être électeur du tiers état, il faut avoir 25 ans, être français ou naturalisé, être domicilié au lieu de vote et compris au rôle des impositions.

[21]
1789年三級會議

投票產生出1201名代表,包括291名貴族300名教士以及610名第三等級成員。[22]在討論前,三級會議編寫了「意見書」(cahiers de doléances)說明即將提交討論的內容[23]。一些在數月之前還會被認為是非常激進的想法在意見書中明確表達了出來,但是意見書的大部分內容支持君主專制。很多內容假定第三等級將會支持日後的稅收改革,很少提及啟蒙思想[18][24]。自由派的貴族和教士編寫的小冊子在出版管制暫停後如潮水般湧現並廣泛傳播。西哀士在當年1月出版的小冊子《第三等級是什麼?》(Qu'est-ce que le tiers état? )中提出:「第三等級是什麼?是一切,是整個國家;第三等級在政治秩序中的地位是什麼?什麼也不是;第三等級要求什麼?要求取得某種地位。」[18][25][26][27]

1789年5月5日三級會議在凡爾賽舉行,內克爾作了一個三小時的開場演說。會議剛開始就陷入了僵局,第三等級的基本戰術是要求所有的決議必須由三個等級公開討論決定,因此他們要求參會代表的身份確認必須要公開進行,而不是僅在各自的等級群體里完成。教士等級宣稱需要更多時間完成,遭到民眾反駁。內克爾聲稱每個等級都要做身份確認,「國王會為大家仲裁」,但卻未獲得另外兩個等級認可。[24][28]

國民議會(1789年)[編輯]

網球場宣言

1789年6月10日埃馬紐埃爾-約瑟夫·西哀士提出由第三等級自行操作參會人員認證,邀請另外兩個階級參加,但不會永遠地等下去。他們兩天後動手,並在6月17日完成人員認證工作。然後他們通過投票作出了一個意義深遠的決定,他們自稱為「國民議會」,一個不是為國家而是為「人民」服務的會議。他們邀請另外兩個階級參與,但事先聲明即使另外兩個階級不加入,他們依然會對國家事務進行決策[29]

為了繼續保持對三級會議的控制及阻止國民議會的行動,路易十六以木匠在兩天內要為國王演講做準備,對場地裝修為由,下令關閉國民議會的召開地萬國大廳。當時的天氣不太好,於是國民議會轉移到附近的一個室內網球場。在這裡,1789年6月20日他們發表了《網球場宣言》,宣稱國民會議會續存至法國憲法建立為止。大部分的教士代表很快就加入到國民議會中去,貴族階層則有47人加入。到6月27日,國王方面公開讓步,不過大量軍隊在巴黎和凡爾賽集結。巴黎及其它城市不斷有人對國民議會發表支持[30]

國民制憲議會(1789–1791)[編輯]

攻陷巴士底監獄[編輯]

Jean-Pierre Houël油畫「巴士底」

7月9日國民議會宣布改稱為國民制憲議會。這時候,內克爾因為靠近第三等級惹禍上身。在皇族裡,瑪麗皇后、國王的弟弟阿圖瓦伯爵以及其他樞密院裡的保守派都勸說路易十六解僱他。1789年7月11日,內克爾宣布皇室家庭應該按預算資金過活後,國王解僱了他,同時重組財政部[31]

法國大革命早期手持三色旗的無套褲漢形象

不少巴黎市民認為路易的行動是皇室對議會開始干預的第一步,因此消息傳出後第二天巴黎開始出現暴動。他們更擔憂的是正在進駐的部隊(其中不少並非本國士兵而是皇室僱傭的外國兵團)已接到推翻制憲議會的命令。在凡爾賽的制憲議會不斷想辦法避免再被驅逐出開會地點。巴黎很快就陷入暴亂、搶劫之中,暴動市民受到法國衛兵的支持[32]

7月14日,叛軍盯上了巴士底堡里的武器和彈藥庫存。儘管當時監獄裡只有7名囚犯(四名鍛工,包括薩德侯爵在內的兩名因道德罪被收押的貴族,以及一名殺人疑犯),巴士底獄由此被當作是法國封建制度的象徵。經過數小時的戰鬥,巴士底獄於當天下午被攻陷。雖然當時的巴士底獄管理者侯爵洛奈命令停火以避免雙方相互殘殺,他仍然被人拖出來毆打、用刀亂刺直至最後被斬首。他的頭被穿在長矛上繞城展示。暴動民眾回到巴黎市政廳,把拒絕提供武器的商會會長雅克·德·弗萊塞勒推上被告席,此人即刻被判槍決。這一天後來也成為了法國國慶日。

國王和他的軍事支持者這時再次讓步了。拉法葉侯爵擔任巴黎國民衛隊的指揮,在網球場宣言發布時擔任國民會議主席的讓·西爾萬·巴伊在名為「公社」的新政府架構下擔任巴黎市長。內克爾再次上台,不過這次將會是曇花一現。儘管內克爾在其財務大臣職位上的表現有目共睹,但作為政治家卻不太受到其它派別的歡迎。他的經濟政策並不能觸及社會矛盾的深處,這就為他的最後一次下台埋下了伏筆[33]

國王到巴黎巡視,並在7月17日同意將國旗定為藍白紅三色旗,以及確定「國家萬歲」、「國王萬歲」的口號[34]。保守貴族們對皇室的行為很不滿,一些對政局產生懷疑的人開始流亡。一些人更是參與到國家的內亂及歐洲封建王朝的反法同盟的活動中去。

另一方面,人民主權論開始向全國散播。在農村地區,人們參與燒毀地契等的「大恐慌」活動。凡爾賽的動盪使得失業率大幅度上升,各種謠言在社會中散布[35]

立憲工作的努力[編輯]

1789年8月4日,國民制憲議會決議通過取消封建制度(儘管當時各地的農民暴動和資本主義經濟發展已經基本上摧毀了封建制度),包含該內容的決議案被後世稱為《八月法令》。該法令掃除了第二等級的封建領主權力,以及第一等級收取什一稅的權力。這樣貴族、教士、城鎮、城市、省等等都失去了它們的特權。

當年8月26日,國民制憲議會發布《人權宣言》。這份宣言不但具有憲法效力,更重要的是對國民制憲議會的原則的宣示。它對外宣布國民制憲議會不但是立法機構,還是編制新憲法的主體

內克爾、穆尼埃拉利托勒達勒侯爵和一些人曾建議建立參議院,成員由國王從民選代表中選出。一群貴族對是否開設針對貴族的上議院展開討論,最終同意法國應該成立一個單一的一院制的議會。他們認為國王應保留「暫停權」,他有權延遲對法令的實施,但不能完全禁止。議會制度最終取代歷史上的83省制度,在地區和人口方面統一管理及大體上平等。

就在制憲會議集中精力制憲的同時,經濟危機仍在蔓延,財政赤字不斷擴大。奧諾雷·米拉波帶頭處理這些問題,議會給予內克爾全面的財政掌控權。

凡爾賽的婦女運動[編輯]

1789年10月5日凡爾賽的婦女運動

在國家聲譽已經跌到極點的時候,從國王身邊的侍衛傳出的謠言在1789年10月5日引發騷動。婦女組成的遊行隊伍開始在巴黎的市場中集結並行進到市政廳, 要求市政廳官員解決他們的問題。婦女認為政府官員面對的嚴峻經濟形勢負有責任,尤其是對食物短缺。他們亦要求王室結束對制憲會議的干預,要求王室及政府搬到巴黎,以表示對解決當時法國社會普遍的貧困現狀的誠意。

由於不滿城市官員的回應,多達7,000名婦女帶著大炮和小型武器加入到行進至凡爾賽的隊伍。拉法葉命令兩萬名國家衛兵維持秩序,之後一些暴徒衝進宮殿,殺死了幾名衛兵。拉法葉最後說服國王,遵照群眾的請求搬到巴黎。

1789年10月6日,國王和王室在國家衛兵的「護衛」下從凡爾賽搬到了巴黎杜伊勒里宮,並正式承認國民制憲議會。

革命與宗教[編輯]

在這幅漫畫里,教士和修女在1790年2月16日頒布新法令後慶祝他們的新的自由。

革命導致從羅馬天主教到國家的大規模的權力轉移。按照舊制度,教會是法國單一的最大土地所有者。教會可以豁免對政府的稅項,同時它還對一般市民徵收什一稅(收入的10%的稅項,通常以穀物的形式徵收),[36],不少人對教會的財富和權力深惡痛絕。少數居住在法國的新教徒,如雨格諾派,希望能制定反天主教的新法令以報復歧視他們的教士。啟蒙思想家如伏爾泰通過批評天主教動搖君主政體對這種憤恨推波助瀾[37]。正如歷史學家約翰·麥克曼勒斯所說:「在十八世紀法國的王座和聖壇通常被認為是一個同盟,它們的同時倒台成為他們的內部聯繫的最終證據」[38]

1789年5月的三級會議激化了這種對教會的憤恨。教會以13萬教士構成了第一等級。當國民議會在1789年6月組成時,教士們加入國民議會,這埋葬了三級會議的自古以來的政治威信。[39]國民議會開始執行社會和經濟改革,8月4日制定的法律取消了教會徵收什一稅的權力。為緩解財政壓力,11月2日,國民議會宣布教會的財產「由國家處置」[40]。他們利用這筆財產作為擔保發行一種新貨幣:指券。因此,此時國家肩負起了教會的職責,這包括支付教士薪水和照顧窮人、病人及嬰兒。[41]到12月,國民議會開始拍賣土地以獲取收入,這讓指券在之後的兩年內貶值25%[42]。1789年秋,修會聖願被立法廢除。1790年2月13日,所有宗教體系被廢除[43]。修士和修女被勸諭回到平民生活並最終有部分人結婚。[44]

根據1790年7月12日通過的神職人員民事組織法案,教士成了國家的僱員。這建立了一個為教區教士和主教而設的選舉系統以確定對教士的報酬比例。很多天主教徒反對選舉系統,因為這否定了羅馬教宗對法國教宗的權威。最終在1790年,國民議會開始要求全體教士效忠皇室。[45]

密謀和激進主義思潮[編輯]

路易十六出逃[編輯]

1791年六月國王一家回到巴黎,這時他們的出逃瓦雷內的計劃已經失敗

路易十六對法國大革命的發展方向逐漸感到氣餒。他的兄弟,阿圖瓦伯爵及路易自己的妻子瑪麗王后反對革命的立場堅定且受到流亡者的支持,但他自己卻拒絕作出任何讓外界感到他支持外國勢力以對抗議會的事情。最終,由於感到個人及家庭的安全受到威脅,他決心離開巴黎並逃到法國與奧匈帝國的邊界附近,且此行已經得到了邊境衛隊的保證。

路易將賭注押在布耶侯爵身上,他同時譴責逃亡者和議會,且在蒙特梅迪的營地對路易的逃亡作出支援。1791年6月20日,國王一家從杜伊勒里宮逃出,他們自己打扮為平民,他們的僕人則打扮成貴族。

然而,到了第二天,國王在瓦雷內被人認出並被捕(在默茲省),他和他的家人被護送回巴黎,當時仍然穿著僕人的服裝。佩蒂翁拉圖爾-莫布爾安托萬·巴納夫代表議會在埃佩爾奈會見國王一家後將其帶回。巴納夫從此成為王室家庭的顧問。當他們一家回到巴黎,群眾以沉默的方式迎接他們。制憲議會暫時停止了國王的王位,他和王后受到監視保護。[46][47][48][49]

制憲完成[編輯]

君主立憲派的統治[編輯]

巴黎出現一批革命團體,其中雅各賓俱樂部科德利埃俱樂部在革命中發揮巨大作用。

1790年6月,制憲議會廢除了親王、世襲貴族、封爵頭銜,並且重新劃分政區。成立大理院、最高法院、建立陪審制度。制憲議會還沒收教會財產,宣布法國教會脫離羅馬教宗統治而歸國家管理。

1791年6月20日路易十六喬裝出逃失敗,部分激進領袖和民眾要求廢除王政,實行共和,但君主立憲派則主張維持現狀,保留王政。7月16日君主立憲派從雅各賓黨中分裂出去,另組斐揚俱樂部

9月制憲議會制定了一部以「一切政權由全民產生」、三權分立的憲法,規定行政權屬於國王、立法權屬於立法會議,司法權屬各級法院。9月30日制憲議會解散,10月1日立法議會召開。法國成為君主立憲制國家。

法國大革命引起周邊國家不安,普魯士奧地利成立聯軍攻打法國。由於路易十六的王后、奧地利皇帝的妹妹瑪麗·安東尼特洩露軍事機密給聯軍,使法國軍隊被打敗,聯軍攻入法國1792年7月11日立法議會宣布祖國處於危急中。巴黎人民再次掀起共和運動的高潮。雅各賓派領袖羅伯斯比爾馬拉丹敦領導反君主制運動,於8月10日攻佔國王住宅杜伊勒里宮,拘禁了國王、王后,打倒波旁王朝,推翻立憲派的統治。

吉倫特派的統治[編輯]

1792年8月10日,巴黎市民攻下王宮

1792年8月10日的起義使吉倫特派取得政權,迫使立法會議廢除憲法、國王退位、實行普選制。同時法國軍隊和各地組織的義勇軍在9月20日瓦爾米戰役打敗外國聯軍。9月21日,由普選產生的國民公會開幕,9月22日成立了法蘭西第一共和國1793年1月21日,國民公會經過審判以叛國罪處死國王路易十六、皇后瑪麗·安托瓦內特和教士埃德熱沃爾特。

吉倫特派當政以後,把主要力量用於反對雅各賓派山嶽黨。從1792年秋季起,人們不滿他們的溫和政策,要求打擊投機商人和限制物價。以忿激派為代表的平民革命家要求嚴懲投機商,全面限定生活必需品價格。而吉倫特派卻頒布法令鎮壓運動。

與此同時,法國軍隊在1792年10月後已經打到了國外。歐洲各國的專制王朝非常害怕,1793年2月,普魯士奧地利西班牙荷蘭薩丁尼亞漢諾瓦英國成立了反法同盟,對法國進行武裝干涉。然而吉倫特派無力抵抗外國軍隊,巴黎人民於5月31日6月2日發動第三次起義,推翻吉倫特派的統治,建立起雅各賓專政

雅各賓派獨裁專政[編輯]

「雅各賓專政」,又稱「恐怖時代」,是雅各賓派領袖羅伯斯比爾的專制獨裁統治。雅各賓專政後,平定了被推翻的吉倫特派在許多地區煽起的武裝叛亂。6月3日7月17日頒布3個土地法令,使大批農民以分期付款的方式買到土地。6月24日公布憲法,這是法國第一部共和制憲法,但是由於戰爭未能實施。7月,改組並加強作為臨時政府機關的救國委員會,並把投機商人處決。10月底,他們把吉倫特派及其支持者斬首,包括布里索、羅蘭夫人科黛,美國革命家托馬斯·潘恩也被捕入獄。1793年底至1794年初將外國干涉軍全部被趕出國土,國內的叛亂也基本平息。

1794年3-4月雅各賓內部開始了激烈的鬥爭。羅伯斯比爾以搞陰謀的罪名處死了雅各賓派中與他政見不和的丹東埃貝爾等人,使雅各賓派趨於孤立,民眾也開始反對恐怖政策。不久國會中反羅伯斯比爾獨裁的力量組成熱月黨,於7月27日(法國新曆共和二年熱月9日),熱月黨發動熱月政變推翻羅伯斯比爾並將他斬首。

利用斷頭台殺害異己[編輯]

1791年1794年雅各賓派專政期間,巴黎設置斷頭台,三年內被斬首的「反革命份子」,達7萬人之多,但不少並非保皇黨成員,只是反對雅各賓派的人士。斷頭台遺址即今日巴黎市中心協和廣場

熱月黨的統治[編輯]

熱月黨人於1795年解散國會,成立新的政府機構督政府恐怖時期結束,但政局仍然不穩。1796年督政府派拿破崙·波拿巴遠征義大利取得重大勝利,軍人勢力開始抬頭。1797年立法機構選舉時,許多保皇黨分子當選,督政府為打擊保皇黨勢力,宣布選舉無效。1798年立法機構選舉雅各賓派的殘餘勢力當選,督政府再次宣布選舉無效。這種政策歷史上稱為鞦韆政策,督政府日益獨裁。

大革命結束及拿破崙時代的開始[編輯]

1799年英國又組成第二次反法聯盟,以西哀士為首的右翼勢力要求軍人控制局面。11月9日(共和八年霧月18日)拿破崙發動霧月政變,結束了督政府的統治,建立執政府,自任執政。法國大革命結束,開始拿破崙時代。

影響[編輯]

婦女的參與[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French Revolution. 
  2. ^ 中文版序言//舊制度與大革命. 商務印書館. 1992年9月1日. 
  3. ^ Mark Philp. The French Revolution and British Popular Politic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 79. 
  4. ^ Leigh Ann Whaley. Radicals: politics and republicanism in the French Revolution. 
  5. ^ Lynn Avery Hunt. Politics, Culture, and Class in the French Revolution. : 87. 
  6. ^ Alison Yarrington. Reflections of Revolution: Images of Romanticism. Routledge. : 112. 
  7. ^ Hibbert. Pg 96.
  8. ^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 Traite. [2008-10-16]. 
  9. ^ 9.0 9.1 9.2 法國大革命提綱 (DOC).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10. ^ Schama, ch. 3 and 4
  11. ^ Doyle 1989, pp.73–74
  12. ^ Frey, p. 3
  13. ^ France』s Financial Crisis: 1783–1788. [2008-10-26]. 
  14. ^ 14.0 14.1 14.2 Hibbert, p. 35, 36
  15. ^ Frey, p. 2
  16. ^ Doyle 2001, p. 34
  17. ^ Doyle 2001, p. 36
  18. ^ 18.0 18.1 18.2 Doyle 2001, p. 38
  19. ^ Doyle 1989, p.89
  20. ^ Neely, p. 56
  21. ^ 法國國會官方網站上的相應介紹文章「« Les hommes naissent et demeurent libres et égaux en droit »」(法語)
  22. ^ Hibbert, pp.42–45
  23. ^ Frey, pp. 4, 5
  24. ^ 24.0 24.1 Neely, pp. 63, 65
  25. ^ 《第三等級是什麼?》節選
  26. ^ 西耶斯的《論特權第三等級是什麼》
  27. ^ Furet, p. 45
  28. ^ Schama 2004, p.300–301
  29. ^ Schama 2004, p.303
  30. ^ Schama 2004, p.312
  31. ^ Schama 2004, p.317
  32. ^ Schama 2004, p.331
  33. ^ Furet和Ozuof,《A Critical Dictionary》,288頁
  34. ^ Schama 2004, p.357
  35. ^ Hibbert, 93
  36. ^ Censer and Hunt, Liberty, Equality, Fraternity: Exploring the French Revolution, 4.
  37. ^ Censer and Hunt, Liberty, Equality, Fraternity: Exploring the French Revolution, 16.
  38. ^ John McManners, The French Revolution and the Church, 5.
  39. ^ John McManners, The French Revolution and the Church, 50, 4.
  40. ^ National Assembly legislation cited in John McManners, The French Revolution and the Church, 27.
  41. ^ John McManners, The French Revolution and the Church, 27.
  42. ^ Censer and Hunt, Liberty, Equality, Fraternity: Exploring the French Revolution, 61.
  43. ^ Emmet Kennedy, A Cultural History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148.
  44. ^ Censer and Hunt, Liberty, Equality, Fraternity: Exploring the French Revolution, 92.
  45. ^ Censer and Hunt, Liberty, Equality, Fraternity: Exploring the French Revolution, 92.
  46. ^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Eleventh Edition
  47. ^ Lindqvist, Herman (1991). Axel von Fersen. Stockholm: Fischer & Co
  48. ^ Loomis, Stanley. The Fatal Friendship. Avon Books. 1972. ISBN 0-931933-33-1. 
  49. ^ Timothy Tackett, When the King Took Flight.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3. 

書目[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Porticodoro / SmartCGArt Media Productions — Classical Orchestra.

播放此檔案時有問題?請參閱媒體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