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承疇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洪承疇
洪承疇

降清後的洪承疇畫像


大明兵部尚書總督薊遼軍務
大清太傅兼太子太師武英殿大學士兵部尚書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經略湖廣廣東廣西雲南貴州等處地方總督軍務兼理糧餉
爵位 三等輕車都尉
籍貫 福建南安縣
族裔 漢族閩南民系
字號 字彥演,號亨九
諡號 文襄
出生 萬曆二十一年九月二十二日
(1593年10月16日)
福建南安縣
逝世 康熙四年二月十八日
(1665年4月3日)
福建南安縣
親屬 (子)洪士銘
出身
  • 明萬曆四十四年丙辰科同進

士出身

洪承疇(1593年10月16日-1665年4月3日),彥演亨九福建泉州南安英都人(今英都鎮良山村霞美)[1]。為明神宗萬曆四十四年(1616年)進士,累官至陝西布政使參政,崇禎時官至兵部尚書、薊遼總督,後投降,成為清朝首位漢人大學士。洪承疇宣導儒家學術,針對順治不盲信孔子孟子,提出意見,為異族滿清統治漢人江山打下基礎。洪承疇也建議清廷採納許多明朝的典章制度,獻計甚多,大多被清廷信納,加以推行,完善清王朝的國家機器。為了鞏固清朝的統治,洪承疇建議滿洲統治集團也須「習漢文,曉漢語」,瞭解漢人禮俗,淡化滿漢之間的差異。對於清朝,洪承疇在朝廷的功勞極大,可以說除了多爾袞范文程以外,再無他人,其行為多為漢人所不齒。

平定流寇[編輯]

明思宗崇禎時,流寇大起。時年,洪承疇三十七歲,任參政。韓城遭民軍王左桂圍攻,楊鶴調洪承疇救援,洪承疇帶數百由家丁、僕人、伙夫拼湊的軍隊,首赴沙場,以卓越指揮解圍韓城,斬殺五百餘人。此後兩個月里,所部號稱「洪兵」,連戰連捷。「托塔王」王左桂降,承疇宴請,席間殺之。洪承疇好殺降卒,崇禎四年(1631年)四月,令賀人龍等設酒宴犒勞降卒,趁機殺300餘人。費密說:「陝西總督某招撫數千人,某日遣降卒樵採,去其弓矢,發兵數千人圍殺。降卒見狀,紛紛拔木舉石,奮起反抗,突圍而出。從此以後,民軍絕了投降之心。」然而,縱觀明末農民起義,多見民軍見迫佯降,圍一旦解,即行反叛,張獻忠屢降屢叛,正是一證,可見承疇先見之明。

1631年八月,延綏巡撫死於任上,洪承疇代之為巡撫,十月授陝西三邊總督。七年(1634年)任兵部尚書,兼督河南山西陝西湖廣等處軍務,鎮壓農民起義。陳奇瑜五省總督時,悉困民軍於車廂峽,受降後民軍復叛。陳奇瑜下獄。崇禎八年(1635年),洪承疇接任,組織圍剿卓有成效,幾個月內,各地民軍肅清,民軍主力又被壓縮至洛陽附近。斯時,民軍召開「滎陽大會」,聚「十三家」和「七十二營」之眾,會上李自成倡議兵分三路,一路往山西,一路往湖廣,一路往鳳陽。赴中都鳳陽之民軍,毀皇陵。六月,曹文詔受命出擊,中伏身死。洪軍三月間至河南時,義軍已大部又集中於陝西;洪承疇回軍關內。此時李自成破咸陽,逼西安高迎祥、張獻忠等乘官軍被牽制於陝,三入河南。明廷認識到民軍流動作戰,又改以分區負責,重點進攻。1635年8月,以盧象升為五省總督,專治中原;洪承疇專治西北,各自負責,相互協同。崇禎九年1636年春,民軍連連失利。

1636年,洪承疇受命專督關中,在臨潼破民軍。孫傳庭在子午谷大敗闖王高迎祥,高迎祥敗走,洪承疇俘之,送北京處死,李自成獲推繼任闖王,號稱「李闖」。此時清軍犯邊,盧象升調往邊境援助,中原民軍復起。張獻忠在南陽左良玉擊敗,熊文燦理中原軍務後,招撫張獻忠等人。

崇禎十一年(1638年)十月,洪承疇大破李自成,李自成僅以18騎敗走商洛,明末農民起義轉入低潮。之後,盧象升楊嗣昌掣肘,戰死於巨鹿崇禎帝不得已將洪承疇從西線調來,給予李自成張獻忠喘息之機。

松山敗戰[編輯]

崇禎十一年十二月(1639年),盧象昇戰死,崇禎十二年調任洪承疇為薊遼總督,繫東北邊防,防衛滿洲。崇禎十三年(1640年)冬,清軍攻錦州及寧遠,洪承疇派兵出援,敗於塔山、杏山。

為挽救遼東危局,崇禎十四年(1641年),洪承疇率八總兵、十三萬人集結寧遠。三月,皇太極率大軍圍困錦州。時八總兵均懷驕橫,不易服從統一號令。洪承疇主張徐徐逼近錦州,步步立營,且戰且守,勿輕浪戰。於是,明軍控制了松山至錦州的制高點,以凌厲攻勢重挫清軍,局勢開始好轉。然而兵部尚書陳新甲以兵多餉艱為由,催洪進軍。洪承疇拖垮清軍之方略無法實施,不得已,率軍進入松山,意圖在松錦與之決戰。

皇太極聞洪承疇至,親率兩黃旗來援,部署對明軍形成大包圍態勢,並斷明軍糧道。洪承疇主張決戰[2],各總兵卻主後撤,終決議突圍。突圍途中,各軍不待軍令,爭先退走,清軍趁勢掩殺。洪承疇率萬人殘兵坐困松山城,突圍屢不成。翌年城陷,洪承疇兵敗被俘至盛京,史稱松錦之戰。洪承疇被俘後為表示忠於明室,宣佈絕食,但不久後投降。

仕清歲月[編輯]

洪承疇是最早提出清軍入關內後首要任務就是剿滅農民軍,其後,他本人為此不遺餘力,獻計多爾袞。隨多爾袞南下,聞李自成已陷北京明朝崇禎皇帝同日滅亡。洪承疇建議「出其不意,從薊州密雲近京處,疾行而進」,直趨北京,多爾袞用之,終殺敗大順軍。洪承疇建言將目標對準大順軍,招納故明遺臣,很快清廷穩定北直隸、山東山西三省之地,遷都北京。入關後,順治皇帝任命他為太子太保兵部尚書都察院右都御史,入內院佐理軍務並授秘書院大學士,成為清朝首位漢人大學士。

順治二年(1645年)五月,多鐸南明弘光政權,多爾袞被勝利沖昏頭腦,下「剃髮令」,激起強烈反抗。危難之中,多爾袞於六月以洪承疇代多鐸,授予「招撫江南各省總督軍務大學士」,敕賜便宜行事。洪承疇在任期間,竭力緩和滿漢矛盾,以撫為主,但也鎮壓屠殺大批忠於明王室義士,遭天下唾罵。

順治四年(1647年),洪承疇喪父回鄉守制。

順治五年(1648年)四月,奉召返京,再次入內院佐理機務,攝政王多爾袞傾心任用。

順治十年(1653年)五月,時年61歲,已任內翰林弘文院大學士、兵部尚書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佐理機務,兼任《大清太宗實錄》總裁官的洪承疇,又被任命為「太保兼太子太師,經略湖廣、廣東、廣西、雲南、貴州五省,總督軍務兼理糧餉」,「吏、兵二部不得掣肘,戶部不得稽遲」,「事後報聞」,出師征討南明永曆政權。

至順治十六年(1659年),正月,清軍平定雲南,洪承疇疏請發內帑賑濟貧民,並暫緩向逃亡緬甸桂王餘部進軍,使戰亂之後的雲貴地區社會秩序趨於安定,生產開始恢復。八月,以年老體衰、目疾加劇請求返回北京,翌年奉旨回京,卻遭冷遇。

順治十八年(1661年)正月,順治帝逝世,康熙帝即位。洪承疇也已69歲,仍任大學士,於五月疏乞休。朝廷幾經爭論,授以三等阿達哈哈番母(輕車都尉)世襲。

康熙四年(1665年),洪承疇卒,年73歲。諡文襄。

乾隆四十一年十二月初三日一份詔書中,命國史館編纂《明季貳臣傳》。洪承疇等出於「開創大一統之規模,自不得不加之錄用,以靖人心而明順逆。今事後平情而論,若而人者,皆以勝國臣僚,乃遭際時艱,不能為其主臨危授命,輒復畏死刑生,靦顏降附,豈得復謂之完人」之理由被列入《明季貳臣傳》中。

參看[編輯]

  • 洪士銘:長子,順治十二年進士。

參考文獻[編輯]

書籍[編輯]

  1. ^ 泉州市地方志編纂委員會編. 泉州市志. 北京: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2000-5: 第一章 人物傳. ISBN 7-5004-2700-X. 
  2. ^ 《國榷》卷97:洪承疇對諸將說「雖糧盡被圍,應明告吏卒,守亦死,不戰亦死,如戰或可死中求生。不佞決意孤注,明日望諸軍悉力。」


官銜
前任:
吳阿衡
明朝薊遼總督
崇禎十二年-十四年(1639年-1641年)
繼任:
楊繩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