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海因茨·古德林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海因茨·威廉·古德林
Heinz Wilhelm Guderian
Guderian01234.jpg
暱稱 「急速海因茲」(Schneller Heinz)
出生 德國普魯士西普魯士庫爾姆(今波蘭庫亞維-波美拉尼亞省海烏姆諾
去世 西德巴伐利亞施萬高
效命 德意志帝國 德意志帝國(至1918年)
德國 威瑪共和國(至1933年)
納粹德國 納粹德國
服役年份 1907年–1945年
軍銜 大將
統率 2nd Panzer Division logo3.svg 第2裝甲師
第16裝甲軍
第19裝甲軍
Deut.2.PzArmee-Abzeichen.svg 古德林裝甲兵團
Deut.2.PzArmee-Abzeichen.svg 第2裝甲兵團
獲得勳章 橡葉騎士鐵十字勳章

海因茨·威廉·古德林德語Heinz Wilhelm Guderian,1888年6月17日-1954年5月14日)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一位著名的德國陸軍將領,最高軍階為大將。古德林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前,提倡戰車與機械化部隊使用於現代化戰爭的重要推動者,在他組織與推動理論下,德國建立了一支當時作戰最具效率的裝甲部隊,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初期以新型戰爭型態──閃擊戰,屢屢擊敗敵軍,古德林也是聯合兵種作戰前線指揮等戰爭型態發展的推動者。

古德林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擔任了裝甲部隊的指揮官,在波蘭戰役期間指揮了第19裝甲軍進行快速的突穿攻勢,與蘇聯軍隊會師。在1940年的西線戰役中,古德林擔任A集團軍第19裝甲軍軍長,為西線主攻的裝甲兵力矛頭之一。攻勢發起後,古德林指揮部隊通過了被盟軍認為戰車難以橫越的阿登森林,直駛英吉利海峽,將困於比利時的盟軍包圍消滅,這次軍事行動的成功令德國乃至全世界體會到裝甲部隊在現代戰爭中的重要性;1941年6月,德國發動巴巴羅薩作戰入侵蘇聯,古德林出任中央集團軍第2裝甲兵團司令,指揮德軍裝甲師完成多次包圍殲滅戰,直趨蘇聯首都莫斯科,但在阿道夫·希特勒命令下,古德林放棄其原先的目標,轉而率軍南下進行史上規模最大的包圍殲滅戰基輔戰役,這場戰役雖然以德軍的勝利結束,但因為延誤的時間而使德軍必須在極不利的冬季狀態下進攻莫斯科,古德林也因此被免職。1943年,德國於史達林格勒戰役中慘敗後,古德林復出成為了裝甲兵總監,進行重建裝甲部隊的工作,進而發動世界上規模最大的裝甲戰鬥—庫斯克會戰,雖然德軍在戰場上佔盡優勢,將三倍於德軍的蘇軍打敗,但是由於美軍在西西里島登陸使得希特勒下令德軍回防。1944年7月,古德林出任陸軍參謀長,這是他所晉升到的最高職位,但於戰爭結束前不久被免職。

古德林現今成為了德國發展裝甲兵力的代表人物,被歷史學家稱作「閃擊戰之父」,同時也因為其急躁和直爽的個性而被部下取了個「急速海因茲」的綽號。

背景與青年時代[編輯]

古德林出生於普魯士西邊維斯瓦河旁的庫爾姆Kulm)一個軍人家庭,父親弗里德里希·古德林(Friedrich Guderian)是1名陸軍營級軍官。母親叫做卡拉娜·克爾齊霍夫(Clara Kirchhoff)。

1894年,六歲的古德林在亞爾薩斯州科爾馬爾入學讀書,1901年-1902年,進入位於巴登卡爾斯魯厄軍校。1903年-1907年,入讀位於柏林附近的大光野Gross Lichterfelde)中央軍官學校,畢業後被分配到駐在洛林州比奇的第十漢諾瓦輕步兵營,擔任見習軍官。隨後被晉陞為中尉並在1911年被分派至隸屬普魯士陸軍通信兵團的第三通信兵營。1913年10月古德林迎娶了妻子瑪格麗特·格爾納(Margarete Goerne)。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古德里先後歷任電台台長,團部參謀以及營長等職。並參與過凡爾登戰役索姆河戰役

德國裝甲兵的建立[編輯]

雖然古德林出身於輕步兵,但是卻命中注定地一直與「摩托化」問題發生密切關係。1922年1月,古得里安意想不到地被調往國防部運輸兵監察處擔任參謀。正是在這裡古德林開始了戰車裝甲兵作戰理論。

1922年4月,於慕尼黑第七摩托化運輸營實習數月後,古德林到柏林柴希維茲Gen. von Tschischwitz)將軍報到,然而古德林獲得的工作不過是研究摩托化運輸的各種問題,而不是他所期盼的如何運用為作戰部隊。

在踏上這個技術性軍職的生涯後,古德林只好奮力尋找出路。在經歷了有關用摩托化車輛運輸軍隊的計劃後,他意識到了摩托化部隊的實用性並全心投入該研究。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德國受凡爾賽條約約束,不得擁有超過100,000人的軍隊,萊因河以東50公里不得設防。因此,倘若新的戰爭發生,德國無險可守。古德林認為,德國必須依賴機動性防禦,而機動戰中又需要對運輸部隊進行保護,進而引起對裝甲車輛的需求。在與軍中相關專家討論和研究英國同行如富勒、李德哈特的著作後,古德林學會了裝甲兵的集中運用並因在軍事刊物中發表相關文章而出名。

1925年,古德林陪同運輸兵總監納茲美爾(Col. von Natzmer)參觀軍事演習時,向運輸兵總監建議在將來可以把摩托化部隊由勤務兵種轉變成戰鬥兵種時,這位總監卻很粗魯地回答到:「見鬼,什麼戰鬥部隊!它們只配裝運麵粉!」

1929年夏季演習中,雖然古德林構想的裝甲兵概念被拒,但是數月後卻有機會出任第3摩托化營營長。在這裡,他集中全力進行各種訓練,然而摩托化運輸仍然受到相當多的阻力,甚至連與同區其他部隊演習也被拒。隨後,古德里擔任新總監魯茲將軍的參謀長,並與騎兵派系發生激烈的衝突。最終為摩托化部隊贏得一席位置。之後,他便著手裝甲兵的裝備,訓練和戰術制定等問題,經過古德林多方奔走,並在希特勒的直接支持下進行開發後,小型戰車1號戰車Panzer I)面世並於1934年投入使用。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這種原本作為訓練之用的小型戰車一直都是德軍裝甲兵的標準裝備。

第二次世界大戰[編輯]

波蘭侵略戰[編輯]

1939年8月,第二次世界大戰即將爆發。古德林擔任費多爾·馮·博克轄下的第19裝甲軍軍長(含第3裝甲師),9月1日參加了波蘭侵略戰。第19裝甲軍作為德國北方軍團的開路將,一路如入無人之境。在隨後不到2個星期的時間裡,古德林和保羅·路德維希·埃瓦爾德·馮·克萊斯特的裝甲軍的高速前進就使戰術落後的波蘭人陷入重圍,德國步兵所起的作用就是俘虜包圍圈裡的敵軍。在會戰開始1個月零1天後波蘭侵略戰結束,古德林的第19裝甲軍在整個戰役中只陣亡150人,受傷700人。

古德林於此役中首次實現了他裝甲兵作戰的戰術理念,即在合適地形的戰術方向上,以裝甲集團作為火力,機動與防護三位一體的突擊手段,集中於敵防線的某1點進行突破,成功後即向敵縱深迅猛發展,致敵無法重整集結,以再次構築防線。在他的個人回憶錄中,他不無驕傲地聲稱,他很有可能是人類戰爭史上第1位坐在裝甲指揮車中利用無線電指揮部隊,並隨同1線戰鬥部隊一起衝過敵人防線的高級指揮官。

西線戰場[編輯]

1940年5月,古德林參加法國戰役,並且再次成為攻擊矛頭-擔任A軍團轄下第19裝甲軍軍長。在埃里希·馮·曼斯坦的建議下,希特勒贊同並採納了這位時任A軍團參謀長的攻擊計劃。計劃中德國人將主要攻勢從右翼費多爾·馮·博克上將率領的以比利時北部列日地區為攻擊目標的B軍團轉移到了中央地區的A軍團手中。並以阿登山脈-這個被認為是機械化部隊無法通過的地區為突破口。他的第19裝甲軍僅用兩天時間便成功穿越了阿登山脈110公里長的峽谷地帶。在戰役中優異的表現也令古德林重塑了以往被認為只會紙上談兵的印象。他的進攻速度不僅令對手,甚至他的上級格特·馮·倫德施泰特希特勒都膽戰心驚:在渡過馬斯河後,古德林就不再將戰車當自走炮使用,而是儘可能地發揮其高速特性向縱深地區運動,從色當直到濱海的阿布維爾格拉夫林, 完成了1個舉世震驚的巨大包圍圈。這個包圍圈把法國北部和比利時的所有盟軍都裝進了口袋。在行軍期間古德林的部隊甚至沒有時間俘虜敵軍,而是通過擴音器大叫:『我沒有時間俘虜你們,你們要放下武器並且離開道路以免阻礙我們前進。』以此他創造了現代戰爭史上的最快的進攻速度,即在不到6天的時間裡他的裝甲軍長驅直入400多公里橫貫法國,將戰車開到了大西洋岸邊。

蘇德戰爭[編輯]

在東線時的古德林,1941年。

1941年6月22日蘇德戰爭爆發,希特勒決定以三個集團军對蘇聯發動迅速的攻擊戰-他們分別是勒布元帥所率領的北方集團军;博克元帥所率領的中央集團军以及格特·馮·倫德施泰特元帥率領的南方集團军。古德林則是隸屬中央軍團費多爾·馮·博克元帥轄下的第2裝甲兵團司令。

7月9日上午分管第2裝甲兵團的第2軍團司令克魯格元帥因為聽說準備強渡聶伯河而趕到他的駐地,準備進行阻止。隨後古德林成功的說服了克魯格批准其渡過聶伯向斯摩棱斯克發動攻擊。到了7月11日德軍已經幾乎佔領了白俄羅斯全境,向東推進了約450至600公里。7月12日古德林的裝甲兵團包圍了前往救援斯摩棱斯克的蘇聯紅軍第13軍團的4個師和第20機械化師的部分力量。次日蘇軍進行了猛烈反擊,蘇聯中央方面軍總司令提摩勝科下令在戈梅利附近的總計20個師兵力向古德林發動攻擊,處在包圍圈內的蘇軍亦開始了突圍行動。激烈的戰鬥後,第2裝甲兵團擊退了反攻的敵人,得以繼續向斯摩棱斯克前進。7月15日凌晨,古德林的先頭部隊-第71步兵團在天色掩護下經一條鄉間小路佔領了位於斯摩棱斯克外圍防禦圈中的炮後陣地。7月16日古德林攻下了斯摩棱斯克,次日希特勒在古德林的騎士鐵十字勳章上加授橡葉。

斯摩棱斯克戰役結束後,古德林建議陸軍總部以莫斯科為目的地發起合圍攻勢。陸軍總部並沒有採納古德林以及博克元帥等人的建議,而是由希特勒親自批示採用倫德施泰特的構想-首要攻擊目標為蘇聯紅軍布瓊尼的西南方面軍以及烏克蘭首府基輔。隨後古德林所在的第二裝甲兵團被借調往倫德施泰特的南方集團军,以協助基輔會戰。9月26日基輔會戰結束,納粹德軍雖然贏得勝利,卻同時給時間予蘇聯人構造以莫斯科為核心的縱深防禦陣地。他們在莫斯科附近構築了三條防禦工事-維亞濟馬附近的維亞濟馬防線全長320公里;莫斯科以西的莫扎伊斯克防線全長140公里;最後則是沿莫斯科環城公路的四條弧形防線。原本莫斯科駐軍50萬人,卻缺少重型武器以及戰鬥經驗,隨後史達林下令在西伯利亞日本關東軍對峙的25個步槍師以及9個裝甲旅回防莫斯科。這些長期駐紮西伯利亞的軍隊對於惡劣的天氣尤其適應,並在日後的反擊戰中發揮重要作用。

隨即莫斯科保衛戰全面展開,戰鬥持續到10月中旬時蘇德都損失嚴重。蘇軍防線後撤30至50公里,德軍幾乎所有步槍師都減員2,500人,裝甲部隊則只有不到50%的正常兵力。古德林的部隊尤其嚴重,每個團都減員500人以上,步兵部隊的連隊平均人數只剩下50人。即使手下的王牌戰車旅艾貝爾巴赫戰車旅亦只剩下60輛戰車,這也是滿編時超過600輛戰車的第二裝甲兵團僅剩的戰車。在面對惡劣的天氣以及對蘇軍T-34戰車無能為力的情況下,不久德軍在莫斯科保衛戰中戰敗。古德林因建議撤退遭到希特勒拒絕,12月26日古德林被調回陸軍統帥部候命,職務則由魯道夫‧施密特中將接任。

戰爭後期[編輯]

莫斯科保衛戰戰敗一年多之後,古德林出任裝甲兵總監,負責裝甲部隊的生產、訓練、戰術制定及整編工作。上任後古德林將德國原600輛不到的戰車與裝甲車月產量提高到了1,955輛,其中包括當時德軍的裝甲主力戰車四型、最新式的戰車五型豹式和戰車六型虎式戰車。在希特勒不顧古德林對於豹式戰車可靠性的憂慮,將剛換裝成豹式的第一裝甲師投入到庫爾斯克的衛城作戰中,古德林建議在轉入戰略防禦姿態時,應當選擇用反戰車炮替代戰車成為防禦主力,得到希特勒同意其可自行安排反戰車炮的生產和分配。不過由於時間及工業、經濟、人事等因素在1944年蘇聯發動反擊時仍只有三分之一的戰防部隊裝備了突擊炮。同時古德林建議自東線戰場撤回裝甲部隊,予以重新整編,遭到希特勒拒絕後又建議自西線戰場撤回裝甲部隊得到批准。在1944年6月6日盟軍發動諾曼第戰役時,古德林已經重新整編出10個裝甲師和裝甲步兵師。對於擔任大西洋壁壘主要負責人隆美爾的防禦計劃,古德林提出了異議,認為隆美爾將機動部隊置放的位置與前線部隊空間過大而與之發生爭執。

在戰爭後期,古德林與希特勒在戰術戰略見解上的分歧愈大,由是使得兩人之間的矛盾也愈形激烈,並多次發生爭吵,但古德林出於對德國效忠的軍人誓言,始終未加入政變推翻希特勒的密謀當中。1944年7月20日事件發生,古德林參與到負責審理工作的榮譽軍人法庭,並被任命為陸軍參謀長,而在1945年3月,於德國戰敗前夕再次被希特勒以六星期病假做為健康療養的名義斥退免職。被免職當天他回到家時他的妻子對他說:「今天你出去的時間真長得可怕呀!」他回答說:「是的,而這也就是最後一次了,我已經被免職了!」。[1]1945年5月10日向美軍投降,隨後被關押3年,因為在戰爭期間並未虐待戰俘和屠殺平民而沒有被列為戰犯,於1948年被釋放。之後一直在家中修養並撰寫回憶錄《一個士兵的回憶》。

1954年5月14日古德林因病去世,埋葬於最早擔任軍職的戈斯拉爾。他所用的密碼機陳列於英國CHICKSANDS的情報處博物館。

他的兒子海因茨·岡特·古德林(Heinz Günther Guderian,1914-2004)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任第116裝甲師參謀,在魯爾口袋內投降。戰後加入德國聯邦國防軍,以少將身分退伍。

軍人榮譽[編輯]

  • 戰功十字勳章 二級
  • 帶劍奧地利戰爭紀念勳章
  • 帶劍匈牙利戰爭紀念勳章
  • 一級三軍戰鬥榮譽勳章
  • 戰鬥紀念勳章(1938年3月13日)佔領奧地利後
  • 布拉格城堡勳章(1938年10月1日)波蘭侵略戰
  • 榮譽騎士十字勳章
  • 戰車突擊勳章銀質
  • 鐵十字勳章一級 1914版
  • 鐵十字勳章一級 1939版 (加授帶)
  • 橡葉騎士鐵十字勳章
    • 騎士鐵十字勳章 (1939年10月27日)
    • 騎士鐵十字勳章加橡葉 (1941年7月17日)

著作[編輯]

  • 《注意!裝甲兵》 1937年 英國貨幣雜誌 ISBN 0-304-35285-3
  • 《一個軍人的回憶》 1952年 紐約達卡波雜誌出版社 ISBN 0-306-81101-4
  • 《西歐可以防禦嗎?》
  • 《戰車-前進!》
  • 《閃擊英雄—古德林大戰回憶錄》 陝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ISBN 978-7-5613-3079-1
  • 《古德林將軍戰爭回憶錄》 2005年 解放軍出版社 ISBN 7-5065-4845-3
  • 《注意—戰車!裝甲部隊的發展、戰術與作戰潛力》 2013年 雅圖創意設計有限公司 ISBN 9789868918702

外部連接[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1. ^ 第十二章 最後的崩潰
前任:
庫爾特·柴茲勒
國防軍陸軍總司令部總參謀長
1944年7月 - 1945年3月
繼任:
漢思·阿道夫·克利布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