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海燈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海灯法师)
前往: 導覽搜尋

釋海燈(1902年8月14日-1989年1月10日),俗姓,名靖,字劍英,又名無病,號無病道人。生於1902年8月14日午時(另有報導說是8月18日),圓寂於1989年1月10日亥時。四川省江油縣人,第六、七屆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佛教協會理事。他以武術而聞名,人稱「海燈法師」。

生平[編輯]

7歲隨舅父習武。17歲入四川法政學校(後並於四川大學文學系。在成都求學期間,他參訪了雲遊來川的山東道士智涵子河南嵩山少林寺和尚汝峰等,學習武功。22歲在四川某寺院出家,法名海燈。並潛心習武。練成三大絕技:一、一指禪功:用一指撐地,倒立可達二分鐘。二、童子柔功:全身可軟如棉,可硬於鐵。三、梅花樁拳:能在十一根高約三尺左右的梅花木樁上如履平地,表演梅花拳法。

一九四五年,海燈法師雲遊出川,遍訪名山古剎,演授拳術武功。1946年行經河南嵩山少林寺時,被該寺住持德意長老聘為國術教授。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海燈法師多次參加一些省、市和全國性的武術比賽及表演,還擔任上海市體育宮武術教練。他在習武的同時,堅持研究佛學醫學文學。五十年代,曾在上海佛教青年會宣講《金剛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1956年,海燈法師曾應邀前往江西雲居山,結識佛教高僧虛雲法師。1967年,海燈法師返回四川,在故鄉江油縣重華鎮的山邊結了一間茅棚,名「本願精舍」。1979年9月,香港長城影業公司峨眉電影製片廠合拍大型新聞記錄片《四川奇趣錄》,海燈法師帶領弟子,來到位於成都市北郊的川西名剎寶光禪院,表演了「二指禪」、「童子功」等武術。1985年隨中國電影代表團到美國訪問,掀起了一陣「少林旋風」,他的弟子范應蓮輕鬆擊敗一身高一米八五的美國拳手。晚年曾任江油市海燈法師武術館館長、觀霧山極樂寺住持。撰有《少林雲水詩集》、《少林氣功精要》等。

1988年海燈法師武館在江油落成,並舉行了盛大的開館儀式,海燈法師任第一任館長。江油某領導說修一個海燈法師武館,發展地方經濟和社會事業,打出名牌,利用名人效應。海燈法師是江油人,江油就要推出海燈法師。

北京晚報在1983年連載了「海燈法師傳」長篇小說。中央新聞電影製片廠1984年攝製記錄片《少林海燈法師》, 展示法師的三大絕技。四川電視台在1987年拍攝了二十集的「海燈法師」連續劇。1989年海燈法師去世後,江油市為海燈編寫文史資料《海燈專集》,海燈法師弟子范應蓮寫了《我的恩師海燈》,並編輯出版了《海燈法師畫傳》。

爭議[編輯]

范應蓮訴敬永祥侵害海燈及本人名譽權案[編輯]

1989年,記者敬永祥分別在北京的《報告文學》雜誌和海南的《金島》雜誌上發表了長篇報告文學《「海燈現象」——八十年代的一場造神運動》和《海燈法師神話的破滅》,全國數十家媒體轉載。海燈法師弟子范應蓮認為敬永祥的文章及言論的基本內容失實,在1989年8月把敬永祥告上了法庭,「誹謗原告(范應蓮)和海燈法師人格,故意侵害名譽。」1991年一審法院判決,海燈法師出生於1902年8月,去世於1989年1月,有戶口檔案為據,不存在海燈法師在不同場合把年齡越說越大的問題;海燈法師作為出家人士,終身從事宗教職業,先後擔任多處寺廟方丈住持,在其任全國、省、市政協委員和佛教協會理事等職時,有關部門對其身世、經歷作過大量調查,因此,海燈並非無工作、無檔案,身世都是自己說了算;海燈法師在全國出名後,生活仍很儉樸,信徒所寄贈的供奉大都由他捐贈給當地修建寺廟、街道,改善僧眾生活。海燈法師去世後,經有關部門清理,沒有貴重遺物。敬永祥文章稱海燈法師為「巨富」無依據。

敬永祥不服提起上訴,1998年,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終審結果:敬永祥立即停止對海燈法師和范應蓮名譽的侵害,於判決生效後一個月內在公開發行的全國性非專業性報紙上和四川省級非專業性報上,為海燈消除影響,恢復名譽,並賠禮道歉。

少林寺淵源的爭議[編輯]

海燈法師聲稱曾經從師於少林武僧汝峰,而少林寺高僧德禪指出:「按照少林寺的譜系,『汝』字輩屬67輩,目前譜系才延續到34輩『延』字輩,『汝』字輩的和尚要三百年後才會出現,可以肯定的是少林寺至今也沒有過『汝峰』其人。」河南省登封縣縣誌辦公室1985年11月編印的《少林寺志》是研究少林寺的權威材料,上面記載了少林宗派的世譜之碑,排列了七十個字,現在少林寺德禪法師是「德」字輩,排在第三十一個字,行正法師的「行」字輩排在第三十二個字。

海燈自述塔林中有他師父「汝峰」大師的名字,僧眾同他一起到塔林中尋找,但是海燈把名字記錯了,碑上寫著「乳峰和尚之塔」,而且「乳峰和尚」是元代的和尚。與他不可能有師承關係。

德禪還在病榻上向律師提供了證詞,說,「我七歲到少林出家,70多年來沒有離開過寺院,1946年海燈到少林寺來『掛單』,請我的師爺貞俊法師糾正拳腳,貞俊法師認為海燈有江湖氣,就沒有給他指點,不久,海燈就走了。」

對於一指禪二指神功真實性的爭議[編輯]

范應蓮在為海燈著書立說的《恩師》第二十三節中寫道:「50年代,海燈在上海。武術家楊機鵝和盧松高問起『一指禪』,海燈便當場練了一次,左手食指著地,左右腳倒在柱頭上,兩分余鍾。」

上海的民間武術家劉立世同很多武術家們,對海燈「二指禪」提出了質疑,劉立世曾經問過跟隨了海燈20多年的徒弟張悅忠,張說他從未見過師父做過倒立二指禪。劉立世也在60年代看過海燈用拳頭支撐、靠牆倒立身體,那叫「金鋼錘」,海燈所說的「二指禪」,他也從來沒有見過。

海燈法師的弟子之一、四川新華印刷廠的劉學文給敬永祥提供了證據:1979年9月中旬,他們師徒一行住進寶光寺,準備拍電影《四川奇趣錄》,但是海燈「病了」、「且不見好轉」,加上「昔日留下的指傷」。劉學文出面找了電影廠的孫導演,「要求用特技攝影處理,……最後為師父準備了一條布帶和一塊三夾板,海燈選了布帶,……除了攝製人員和導演、以及我們五個徒弟之外,其餘人一律謝絕參觀。然後一根布帶拴住他左腳踝骨處;布帶的另一頭穿過兩扇窗戶之間的縫,由一位師兄拉緊布帶,師父被我們倒扶起來,他兩指著地,腳靠在門窗上,拍下了『二指禪』。當時在場擔任場記的峨嵋電影製片廠的美工師潘燕君也為敬永祥出證。

佛教界人士趙朴初的評價[編輯]

1985年12月16日,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國佛教協會會長趙朴初在給當時中央黨校副校長韓樹英同志的一封回信中寫道:「……幾年來,許多報紙對他的宣傳報導,甚至電影製片廠為他拍攝專題影片,做得過度。不僅少林寺方丈問題,還有其他的事,也不免失實……」

參看[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