淝水之戰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淝水之戰
日期: 383年11月
地點: 中國淝水
結果: 晉朝大獲全勝
參戰方
前秦 東晉
指揮官和領導者
苻堅前秦皇帝)
苻融(征南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陽平公)
姚萇(龍驤將軍、督益梁州諸軍事)
謝安中書監錄尚書事侍中、征討大都督、假節衛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建昌縣公)
謝石尚書僕射、征虜將軍、征討大都督、興平縣伯)
謝玄 (前鋒都督、都督徐兗青三州揚州之晉陵幽州之燕國諸軍事、東興縣侯)
兵力
870,000人
80,000人
傷亡與損失
770,000人
5,000人

淝水之戰,又稱肥水之戰,發生於東晉太元八年(前秦建元十九年)(383年),前秦出兵伐晉,於淝水(現今安徽省壽縣的東南方)交戰,最終東晉僅以八萬軍力大勝八十餘萬前秦軍[1]

戰爭起源[編輯]

前秦壽光三年(357年)六月,秦主苻生欲除苻堅,苻堅先下手為強,殺掉苻生,自立為大秦天王(不稱皇帝)。[2]

苻堅重用漢人王猛之後,國力強大,在相當短的時間之內東滅前燕,南取梁(漢中)、益二州,北併吞鮮卑拓跋氏之代國,西方兼併前涼,遠征西域,一統北方。在王猛死前,一直阻止苻堅的南進政策,且勸苻堅不要攻擊東晉王朝,因為他認為前秦的國力雖比東晉強,但由於前秦剛剛才統一北方,時機未成熟,加上東晉有長江天險。王猛死後七年,苻堅認為時機成熟,決定攻擊東晉。前秦許多大臣都表示反對,一心希望儘早統一中國的苻堅說:「區區長江天險算什麼?我擁有百萬大軍,只要我一聲令下,叫士兵們把皮鞭投入長江,足可斷掉流水了!」此為成語「投鞭斷流」之典故。

兵力比較[編輯]

  • 前秦
27萬族兵(主力,投入決戰者15萬),25萬其他民族兵力(主要在荊州戰場),60萬戎卒。號稱百萬
  • 東晉
8萬北府兵

經過[編輯]

淝水之戰北伐時期的南北形勢圖,圖中黑線為淝水之戰之前雙方實際控制區域分界線,紅線為北伐勝利到謝安去世時期的雙方實際控制區域分界線

太元元年〔376年〕,孝武帝司馬矅開始親政,謝安升中書監、錄尚書事,總攬朝政,陳郡謝氏成為東晉的最後一個「當軸士族」。同年,苻堅統一了中國北方,前秦與東晉的戰爭已經臨近。當時的東晉,長江上游由桓氏掌握,下游則屬於謝氏當政,謝安儘力調和桓謝兩大家族關係,以為即將爆發的戰爭作準備。[3]

戰前準備[編輯]

377年,廣陵缺乏良將防守,謝安不顧他人議論,極力舉薦自己的侄子謝玄出任兗州刺史,鎮守廣陵,負責長江下游江北一線的軍事防守。謝安則自己都督揚州、豫州、徐州、兗州、青州五州軍事,總管長江下游。謝玄不負叔父重託,在廣陵挑選良將,訓練精兵,選拔了劉牢之、何謙等人,並訓練出一支在當時的整個中國最具有戰鬥力的精兵——北府兵

第一階段:淮南之戰[編輯]

378年四月,前秦征南大將軍苻丕率步騎7萬人進攻襄陽苻堅又另派10萬多人,分三路合圍襄陽,總計投入兵力就是17萬。襄陽守將朱序死守近一年後,於太元四年(379年)二月城破被俘。苻堅又派彭超圍攻彭城,秦晉淮南之戰爆發。謝安在建康布防,又令謝玄率5萬北府兵,自廣陵起兵,謝玄4戰4勝,全殲敵軍。謝安因功封建昌縣公,謝玄封東興縣侯。

第二階段:淝水之戰[編輯]

太元八年(383年)五月,桓沖傾十萬荊州兵伐秦,以牽制秦軍,減輕對下游的壓力,苻堅派苻睿慕容垂姚萇慕容暐等人迎戰,自己親率步兵六十萬,騎兵二十七萬,以弟苻融為先鋒,於八月大舉南侵。謝安臨危受命,以謝石為前線大都督,謝玄為先鋒,並謝琰桓伊等人,領八萬兵馬,分三路迎擊前秦軍。苻堅自認為能速戰速決,並派已是前秦度支尚書的朱序前去勸降謝石,朱序卻私下提示謝石宜先發制人。十一月謝玄劉牢之以五千精兵奇襲,取得洛澗大捷,秦軍折損十名大將及五萬主力。十二月,雙方決戰於淝水,朱序在秦軍陣後大叫:「前線的秦軍敗了!」,秦軍陣腳大亂,隨後晉軍全力出擊,大敗秦軍。 謝玄謝琰桓伊率領晉軍七萬,戰勝了苻堅和苻融所統率的前秦十五萬大軍,並陣斬苻融,淝水之戰以晉軍的全面勝利告終。

影響[編輯]

戰後的中國[編輯]

中國南北分立的局面繼續維持。東晉乘勝北伐,收回黃河以南故土,但不久,因丞相謝安去世和前線主帥謝玄退隱而轉為守勢。前秦元氣大傷,苻堅於公元385年被姚萇所殺,各族紛紛獨立,中國北方重新陷入分裂混亂的局面,先後成立了十國。直到439年北魏重新統一北方。而東晉則延續了數十年,直至公元420年被劉裕篡位,改國號為宋;中國的南北朝時代開始。一直持續到公元589年,才被隋文帝楊堅統一,建立了「隋朝」。

衍生成語[編輯]

這場戰役為日後帶來了四句四字成語:「投鞭斷流」、「草木皆兵」、「風聲鶴唳」、「踉踉蹌蹌」。

投鞭斷流[編輯]

投鞭斷流:當苻堅決定南侵東晉時,遭朝中大臣勸諫,指出東晉由漢族人建立,受國人擁戴;而且有長江天險,不易攻下,但驕傲的苻堅卻不屑地回應:「我坐擁百萬大軍,只要我一聲令下,所有士兵把他們的鞭投入區區長江,足可把江水斷流,長江天險還有什麼好怕的?」後人以「投鞭斷流」形容軍隊陣容鼎盛,或實力強大的機構人才輩出等。

出處:「以吾之眾旅,投鞭於江足斷其流。」典出《晉書·卷一一四·苻堅載記下》。

草木皆兵[編輯]

草木皆兵:前秦的先頭部隊在洛澗附近被晉軍偷襲,被擊敗得潰不成軍,不但令秦兵士氣受挫,亦令一向驕傲的苻堅信心動搖。他得知晉軍正向壽陽前進,便和苻融登上壽陽城頭觀察晉軍動靜。他看見對岸的晉兵,排列整齊,戰船密佈,心中覺得晉兵訓練有素。再望向北面的八公山,山上長滿無數草木,北風吹過,草木晃動,就像無數士兵在運動,即時大驚地跟苻融說道:「晉兵是一支多麼強大的對手,你怎麼說他們是弱旅?」後來,人們以「草木皆兵」形容人神經過敏及疑神疑鬼。

出處:語本《晉書·卷一一四·苻堅載記下》:「堅與苻融登城而望王師,見部陣齊整,將士精銳。又北望八公山上,皆類人形,顧謂融曰:『此亦勍敵也!何謂少乎?』憮然有懼色。」

風聲鶴唳[編輯]

風聲鶴唳:前秦苻堅的軍隊在淝水一戰中大敗,苻融戰死;苻堅中箭,率領餘兵拚命逃回北方。當他們聽到吹過的聲音及飛的鳴叫,都以為是晉兵仍在後窮追不捨,於是他們日夜逃跑,飢寒交迫,結果當他們回到北方時,百萬大軍已失去了十之七八。後人便以「風聲鶴唳」形容人在受過刺激後,心靈變得脆弱不堪,一旦風吹草動都會受不了,或者亦可形容岌岌可危的處境。

出處:典出《晉書·卷七十九·謝安傳》。

踉踉蹌蹌[編輯]

踉踉蹌蹌:淝水之戰晉軍收復壽陽,謝石和謝玄派飛馬往建康報捷。當時謝安正跟客人在家下棋。他看完了謝石送來的捷報,不露聲色,隨手把捷報放在旁邊,照樣下棋。客人知道是前方送來的戰報,忍不住問謝安:「戰況怎樣?」謝安慢吞吞地說:「孩子們到底把秦人打敗了。」客人聽了,高興得不想再下棋,想趕快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別人,就告別走了。謝安送走客人,回到內宅去,他的興奮心情再也按捺不住,跨過門檻的時候,踉踉蹌蹌的,把腳上的木屐的齒也碰斷了。這是著名的典故「折屐齒」的來歷。

出處:典出《晉書·卷七十九·謝安傳》。

注釋[編輯]

  1. ^ 晉書·苻堅載記下》記載:苻堅「遣征南苻融、驃騎張蚝、撫軍苻方、衛軍梁成、平南慕容暐、冠軍慕容垂率步騎二十五萬為先鋒。堅髮長安,戎卒六十餘萬,騎二十七萬,前後千里,旗鼓相望。」
  2. ^ 《資治通鑒》| 卷一百
  3. ^ 世說新語》:「苻堅遊魂近境,謝太傅謂子敬曰:『可將當軸,了其此處。』」

類似之著名戰役[編輯]

相關鏈接[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