俠客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重新導向自游侠
前往: 導覽搜尋
清末拳師霍元甲,受尊崇為大俠

俠客,又稱俠士遊俠豪俠,或單稱「」,中國古代社會一類身份特殊的人物,他們通曉武藝,行俠仗義,抱打不平,慷慨好施。俠客是中國文學的重要主題,是人們心目中的英雄好漢。

特點[編輯]

技能[編輯]

典型俠客是習武的,通曉武術[1]常訴諸武力,韓非說:「俠以武犯禁」。[2]俠客把習武之人的道德,發展至最高水平,是習武之人中的精英。[3]

行事[編輯]

俠客待人接物立身處世,往往有以下部份或大部份特點:[4]個性鮮明,意志堅強,堅守信念;為人公正,伸張正義,具有正義感,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救急扶危,樂於助人,慷慨輕財,無私利他,不惜捨己救人;忠於知己,勇敢堅強,誠實可信;無視法紀,常訴諸武力,有時好勇鬥狠,破壞社會秩序;為了原則和道義不惜犧牲,視死如歸;愛惜名譽,如受冒犯,誓必報復,有時做事輕率;生性傲慢,放蕩不羈,不受約束,不肯屈居人下,反叛放縱,個人主義,不顧社會整體。

俠客高尚勇敢、抱打不平、樂於助人和愛惜名譽的個性,和西方的騎士有相似之處。[5]

職業[編輯]

俠客由個性和作風而界定,並不屬於特定的社會階層,[6]和日本浪人有點相似,[7]出身各式各樣,職業各有不同,包括官員、將領、商人、農夫、醫生、詩人、屠夫或無業等等。[8]在清代,一些俠客成為鏢師或拳師,如大刀王五霍元甲[9]傳說中,有些俠客成為盜賊,專門劫富濟貧,可稱為「俠盜」。[10]

籍貫[編輯]

俠客以北方人較多,也許因為中國北方接近遊牧民族,受其勇武的習俗影響。[11]

歷史[編輯]

戰國至西漢[編輯]

戰國時代局勢動蕩,俠客應運而生,保護弱者維持秩序。[12]當時天下分裂,一些俠客離家遠遊,周遊各國,稱為遊俠。[13]權貴往往收留許多門客,包括俠士,如信陵君魏無忌就收容許多遊俠。[14]早期俠客社會勢力較大,有些俠客有許多部下、追隨者和族人,忠心耿耿,連群結黨,人多勢眾,聲勢浩大,號令一方,[15]如西漢時的朱家劇孟郭解等等。這種俠客往往稱為豪俠。[16]

漢高祖遊俠出身,非常敬重俠客。[17]西漢初年,朝廷招納了一些豪俠為官,如西漢時的灌夫陳遵,都官拜太守[18]豪俠亦往往與官員結交,成為地方官府的吏役,甚至做地方官的爪牙。[19]但從漢景帝開始,那種勢力特別強大的豪俠,朝廷視為對皇權和秩序的嚴重威脅,設法打擊,[20]誅殺許多豪俠,漢武帝更是大規模有系統地加以翦除,如郭解、萭章等。[21]

東漢以後[編輯]

自東漢起,那種人多勢眾號令一方的豪俠很少出現,[22]只是在兵荒馬亂的時代,一些豪強擴充武力,有許多人投奔追隨,號令一方,也堪稱豪俠,如三國時的劉節、東晉時的祖逖、北魏時的裴慶孫[23]由於中國社會趨向重文輕武,武裝的豪族漸漸消逝,[24]俠客之間的聯繫趨於鬆散,[25]大多單人匹馬,獨來獨往,甚或出沒無常,沒有地方勢力,有時號稱劍客,例子如唐代許俊、南宋時的「龜山僧」、明代呂光午[26]

歷朝都會招納個別俠客為官員或將領,如唐代郭元振、宋代焦繼勳成為將領,明初宋克成為官員。[27]俠客在唐代以前社會地位較高,宋代以後大不如前,六朝唐代都有不少歌頌俠客的詩歌,但自宋代起,衷心讚美俠客的詩歌很少出現。[28]清朝初年,鏢局出現,負責押運和護衛,一些鏢師亦是俠客,如大刀王五,一些教授武術的拳師,亦被視為俠士,如清末霍元甲[29]

廣義的「俠」[編輯]

俠客一般是習武的,但有時也包括不習武的人,廣義來說,只要做事有俠義之風就算是俠客。[30]俠客的領袖,或贍養俠客的人,往往被視為「俠」,如戰國四公子[31]後世財雄勢大,能結交和號召俠客的人,也稱為「俠」或「任俠」,如明代王守仁[32]有些士大夫,未必習武,但待人處事有俠義精神或俠義之風,受讚譽為「俠」,[33]如東漢時的名士郭泰、北宋的陳慥、明代何心隱[34]秘密會社特重「義氣」,也被視為有「俠」的精神。[35]

文學中的俠客[編輯]

俠客是中國文學中受讚揚的英雄形像。[36]

詩歌[編輯]

六朝隋唐時,有不少讚揚俠客的詩歌,名篇如曹植〈白馬篇〉、王維〈少年行〉、李白〈俠客行〉和〈少年行〉、孟郊〈遊俠行〉。[37]宋元兩代可能受理學影響,少有吟詠俠客的詩歌,[38]。明代詩人著重復古和模彷古詩,重新以俠客為主題,但作品欠缺真感情;到清代,俠客詩歌再度衰落。[39]

小說[編輯]

俠客生平富戲劇性,個性多姿多彩,往往產生許多傳聞,成為中國小說的重要主題,反映了人們對正義之士的期望。[40]在小說中,俠客一般不談戀愛,剋制個人感情,認為兒女私情有礙行俠。[41]唐代後期傳奇小說興起,出現一些優秀的俠客小說,反映唐代藩鎮割據下,人們期望俠客出來撥亂反正。[42]最出色的作品是杜光庭虯髯客傳》,此外有裴鉶崑崙奴傳》和《聶隱娘》、袁郊《紅線傳》。[43]唐傳奇中的俠客有些懂得法術,如紅線和聶隱娘[44]

在宋代,俠客是說書藝人常用的故事主題,[45]好些俠客故事發展成小說,最著名亦最出色的是明代《水滸傳》,書中最具俠氣的人物是魯智深[46]五代時的英雄如郭威趙匡胤,也是俠義小說的主角。[47]在清代,有一類俠客小說描寫俠客保護清官儆惡鋤奸,稱為「俠義公案小說」,典型作品有石玉昆三俠五義》,描寫南俠展昭白玉堂等「五鼠」保衛包公對付壞人。[48]有些小說則著重描寫俠客的愛情故事,如佚名《好逑傳》和文康兒女英雄傳》。[49]

從晚清起,有些俠客小說特別渲染和誇張俠客的武藝,可稱「武俠小說」,反映了國家衰落、面對強權時振興國民的期望,[50]最傑出的作品之一是向愷然《俠義英雄傳》,作者聲稱故事有事實根據,小說主角是晚清霍元甲。在20世紀後半,武俠小說仍方興未艾。[51]另一些小說中,俠客不但精通武藝,還懂得法術,如把劍化為寒光成為飛劍,或馭鳥飛昇,稱為「飛仙劍俠小說」,最精彩的是民國時還珠樓主蜀山劍俠傳》。[52]

戲劇[編輯]

中國傳統戲劇常以俠客為主題,故事往往並非取材自現實,主要改編自唐傳奇小說、《水滸傳》或史書。[53]在元代雜劇李逵是梁山好漢中最流行的主角。[54]取材自史實中的俠客,有信陵君荊軻等。[55]清代後期的京劇,除了取材自唐傳奇和《水滸傳》外,也改編清代俠義小說,如《十三妹》一劇改編自《兒女英雄傳》。[56]

註釋[編輯]

  1. ^ 馬幼垣:〈話本小說裏的俠〉,頁107。
  2.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9。
  3. ^ 余英時:〈俠與中國文化〉,頁321-322。
  4.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1-8、13。
  5.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195、198。
  6.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3。
  7.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206。
  8.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49。
  9.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48-49、133-134。
  10. ^ 馬幼垣:〈話本小說裏的俠〉,頁125。
  11.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49;余英時:〈俠與中國文化〉,頁364。
  12. ^ 增淵龍夫:〈漢代民間秩序的構成和任俠習俗〉,,頁532-534、547。
  13. ^ 余英時:〈俠與中國文化〉,頁341-342;劉若愚:《中國之俠》,頁207。
  14.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15-16。
  15. ^ 余英時:〈俠與中國文化〉,頁326-327;劉若愚:《中國之俠》,頁31-33;增淵龍夫:〈漢代民間秩序的構成和任俠習俗〉,528-529。
  16. ^ 余英時:〈俠與中國文化〉,頁332-333、338-341;增淵龍夫:〈漢代民間秩序的構成和任俠習俗〉,549-550。
  17. ^ 增淵龍夫:〈漢代民間秩序的構成和任俠習俗〉,頁545、554。
  18. ^ 余英時:〈俠與中國文化〉,頁344、336。
  19. ^ 增淵龍夫:〈漢代民間秩序的構成和任俠習俗〉,頁552-553。
  20. ^ 余英時:〈俠與中國文化〉,頁331。
  21. ^ 余英時:〈俠與中國文化〉,頁337;劉若愚:《中國之俠》,頁36-37。
  22. ^ 余英時:〈俠與中國文化〉,頁343-345。
  23. ^ 余英時:〈俠與中國文化〉,頁346-348、365。
  24. ^ 余英時:〈俠與中國文化〉,頁366。
  25.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11。
  26. ^ 余英時:〈俠與中國文化〉,頁368-371、384-385。
  27.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42-44、48。
  28.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52-67、67-76。
  29.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48-49、133-134。
  30.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194。
  31. ^ 余英時:〈俠與中國文化〉,頁340;劉若愚:《中國之俠》,頁3。
  32. ^ 余英時:〈俠與中國文化〉,頁385。
  33. ^ 余英時:〈俠與中國文化〉,頁373、349-353。
  34. ^ 余英時:〈俠與中國文化〉,頁363-364、372、383。
  35. ^ 余英時:〈俠與中國文化〉,頁367-368。
  36. ^ 馬幼垣:〈話本小說裏的俠〉,頁105。
  37.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52-53、60、62-66。
  38.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67、71。
  39.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72、76。
  40.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192。
  41.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203;馬幼垣:〈話本小說裏的俠〉,頁132。
  42.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88。
  43.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90-92。
  44. ^ 馬幼垣:〈話本小說裏的俠〉,頁119。
  45.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106-107。
  46.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107-115、112。
  47. ^ 馬幼垣:〈話本小說裏的俠〉,頁107、115。
  48.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116-118。
  49.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120-123。
  50.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132-133。
  51.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133-135。
  52.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127-128。
  53.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147、158。
  54.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148-149。
  55.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186、167-168。
  56. ^ 劉若愚:《中國之俠》,頁188-189。

參考書目[編輯]

  • 劉若愚著,周清霖譯:《中國之俠》(上海:三聯書店上海分店,1991)。
  • 余英時:《現代儒學的回顧與展望》(北京:三聯書店,2004),〈俠與中國文化〉,頁320-391。
  • 馬幼垣:《中國小說史集稿》(台北:時報文化出版事業有限公司,1980),〈話本小說裏的俠〉,頁105-145。
  • 增淵龍夫著,孔繁敏譯:〈漢代民間秩序的構成和任俠習俗〉,載劉俊文編:《日本學者研究中國史論著選譯.卷三.上古秦漢》(北京:中華書局,1993),頁526-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