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申國難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滿清入關屠殺)
前往: 導覽搜尋

甲申國難,是指公元1644年李自成張獻忠明朝清朝軍隊互相交戰引發的一系列事變。因1644年為甲申年,故稱為「甲申之變」,又因這年百姓多有死傷,故又稱「甲申國難」。李自成大順軍在1644年入主燕京崇禎皇帝自盡,明朝滅亡,全國各地不少漢人亦與崇禎皇帝一起自殺。不久滿清軍隊在明朝降將吳三桂的引領下進入山海關,擊敗李自成的大順軍,正式入主中原

過程[編輯]

李自成攻佔北京[編輯]

崇禎甲申年(1644年)三月十五日(4月21日)李自成大順軍抵達居庸關,監軍太監杜之秩總兵唐通不戰而降,同時,劉芳亮率領南路軍,東出固關後,真定太守邱茂華游擊謝素福出降,大學士李建泰保定投降。

三月十六日,李自成部過昌平,抵沙河。十七日進高碑店西直門,以大砲轟城,入午攻打平則門彰義門,西直門。夜半,守城太監曹化淳率先打開外城西側的廣甯門,農民軍由此進入今復興門南郊一帶。三月十八日,李自成派在昌平投降的太監杜勳入城與崇禎帝秘密談判。據《小腆紀年附考》卷四載,李自成提出的條件為:「闖人馬強眾,議割西北一帶分國王並犒賞軍百萬,退守河南……闖既受封,願為朝廷內遏群寇,尤能以勁兵助剿藩。但不奉與覲耳。」雙方談判破裂。

三月十九日清晨,兵部尚書張縉彥主動打開正陽門,迎劉宗敏所部軍,中午,李自成由太監王德化引導,從德勝門入,經承天門步入內殿。此時崇楨帶著太監王承恩煤山瞭望,又返回乾清宮,大臣皆己逃散,最後崇禎前往煤山自縊,史稱「甲申之變」。李自成下令將崇禎皇帝「禮葬」,在東華門外設廠公祭,後移入佛寺。二十七日,葬於田貴妃墓中。

李自成入住紫禁城,封宮女竇美儀為妃。大順軍入北京之初,兵不滿二萬[1],李自成下令:「敢有傷人及掠人財物婦女者殺無赦!」[2]京城秩序尚好,店舖營業如常,「有二賊掠緞鋪,立剮於棋盤街。民間大喜,安堵如故」[3]。但從二十七日起,大順軍開始拷掠明官,四處抄家,規定助餉額為「中堂十萬,部院京堂錦衣七萬或五萬三萬,道科吏部五萬三萬,翰林三萬二萬一萬,部屬而下則各以千計」[4]劉宗敏製作了五千具夾棍,「木皆生棱,用釘相連,以夾人無不骨碎。」[5]城中恐怖氣氛逐漸凝重,人心惶惶,「凡拷夾百官,大抵家資萬金者,過逼二三萬,數稍不滿,再行嚴比,夾打炮烙,備極慘毒,不死不休」[6],「牽魏藻德方岳貢丘瑜陳演李遇知等,勛戚冉興讓張國紀徐允楨張世澤等八百人追贓助餉。」[7]談遷棗林雜俎》稱死者有1600餘人。李自成手下士卒搶掠,臣將驕奢,「殺人無虛日,大抵兵丁掠搶民財者也」[8]。四月十四日,西長安街出現告示:「明朝天數未盡,人思效忠,定於本月二十日立東宮為皇帝,改元義興元年。」十三日,由李自成親率十萬大軍奔赴山海關征討鎮守山海關的明將吳三桂,留守北京者為劉亮李侔[9]

清兵入關[編輯]

在李自成的大順軍包圍北京城時,崇禎皇帝召鎮守山海關遼東總兵吳三桂前來勤王,但吳三桂抵達北直豐潤時,北京城已被大順軍攻陷,崇禎皇帝自殺,吳三桂於是引兵退保山海關。李自成曾多次招降,吳三桂再三猶豫,曾一度有投降李自成的念頭。據傳後來聽說其愛妾陳圓圓被李自成部下擄去而作罷。兩面受敵的吳三桂,對內不敵李自成,對外難擋滿清攝政王多爾袞。陳圓圓和吳家親人都成了李自成的人質。為保全家人性命,吳答應與李自成議和,為防李自成有詐,又私下以黃河南北分治為條件向多爾袞求助。多爾袞複信吳三桂,許諾封他為清朝平西王,變合作關係為受降關係。

而在京的李自成,因害怕清兵入關,決定「滅吳保關」,於是發兵二十餘萬,四月十三,由李自成親率大軍,奔赴山海關攻討吳三桂。四月廿二,吳軍初敗,吳三桂求救於多爾袞,多爾袞將計就計,趁吳三桂與李自成談判之機,突然向李自成發動攻擊。李自成卻以為上了吳三桂的當,他認定吳三桂「引狼入室」,於是將吳三桂全家族滅。吳三桂為報殺父親與一家之仇,放清軍入關追剿李自成的部隊。多爾袞率4萬多滿洲八旗、近兩萬蒙古八旗、約3萬漢軍八旗以及孔有德等統率的約兩萬天祜兵、天助兵,加上包衣外藩蒙古兵、朝鮮軍合計12萬清兵一同入關,在一片石之戰中聯合吳三桂擊潰李自成的大順軍。清軍入關後,攻入北京,多爾袞把年幼的清世祖順治帝以及朝廷由東北的盛京遷都北京,封吳三桂為平西王。清軍開始入主中原

這時吳三桂轉成為清軍先驅,率軍攻打陝西四川等地的李自成張獻忠餘部。之後會同清軍將領多鐸等進攻南明治下的雲南貴州等地,南明最後一位皇帝永曆帝亦為吳三桂處死。吳三桂受命鎮守雲南,兼管貴州,形成割據勢力。但後來康熙帝議撤藩時吳三桂聯合平南王世子尚之信、靖南王耿精忠一起起兵反清,史稱三藩之亂。清軍最終攻陷雲貴,其孫吳世璠自殺,歷時八年的三藩之亂結束。

參考文獻[編輯]

  1. ^ 李天根,《爝火錄》卷一:「賊破京城,兵不滿二萬,而孩子居其半,京師自守不固,非賊之能攻也。合料賊眾並唐通,白廣恩陳永福之兵不過五六萬耳」
  2. ^ 劉尚友:《定思小紀》,69頁,浙江古籍出版社
  3. ^ 流寇志》,卷10,161頁
  4. ^ 《甲申核真略》
  5. ^ 甲申紀事
  6. ^ 明季北略》卷20
  7. ^ 懷陵流寇始終錄》,卷18,334~335頁。
  8. ^ 甲申傳信錄
  9. ^ 趙士錦甲申紀事》說,「惟留李岩居東城,牛金星居朝中,以為守備。」陳濟生再生紀略》說,「偽相牛及賀(有威)、郭(之緯)兩偽將留守京師」《甲申傳信錄》說,「制將軍李過賀錦二將留守京都,禁約軍丁。」楊士聰甲申核真略》說,「惟留一姓李偽都督居東,與牛金星共為守備。」在《平寇志》和《懷陵流寇始終錄》說,李牟和牛金星「以老弱萬人守京師。」《鹿樵紀聞》則說李過留守。談遷《國榷》記「牛金星、李牟李友等居守。」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