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十力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熊十力
熊十力
//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zh/7/7e/Replace_this_image_male.svg
學者
20世紀
出生 光緒十一年正月初四
1885年2月18日(1885-02-18)
 大清湖北省黃岡縣上巴河張家灣
逝世 1968年5月23日(83歲)
 中國上海虹口醫院
親屬 師從: 歐陽竟無
弟子: 高贊非、張立民
長女: 熊幼光
次女: 熊再光
孫女: 熊原、熊儒
曾孫女: 熊明心、熊明宗
學歷
湖北陸軍特別小學堂
經歷
湖北軍政府參謀
全國政協首、二、三、四屆委員
代表作
《新唯識論》、《原儒》

熊十力(1885年2月18日-1968年5月23日),湖北黃岡人。二十世紀中國思想家、學者。原名繼智升恆定中,後改名十力,號子真,晚年號漆園老人。1968年5月23日,因反對文革絕食而亡,逝於上海[1]

生平[編輯]

熊十力出生在湖北省黃州府黃岡縣鄉間(今黃岡市團風縣上巴河鎮熊坳村張家灣)的一個貧苦農家,幼時為人牧牛。

13歲到14歲時,他的父母相繼病亡。日後他只是在父親的朋友何檉木先生處讀了半年鄉塾[1]

16歲到17歲時遊學鄉間。受到維新派影響,讀孟子[註 1]王船山[註 2]顧亭林[註 3] 書,萌發革命之志。[1]

1905年,熊十力考入湖北新軍特別學堂。次年春,加入日知會。由於熊十力在軍學界圖謀舉事,遂被鄂軍首領張彪通緝,幸為友人掩護,秘密出逃。武昌起義後,曾任湖北都督府參謀。

民國元年,參與編輯日知會志。二次革命失敗後,曾去江西德安教書。

1917年到1918年間,曾參與孫中山領導的護法運動。後慨然棄政向學,以探討人生的本質、增進國民的道德為己任。[1]

1919年前後,執教於天津南開中學,不久結識梁漱溟

1922年在南京從歐陽竟無學佛教唯識學,並和柳詒徵湯用彤等人交遊。後受聘為北京大學特約講師。

1928年在國立中央大學南京大學)講學。逐漸離開佛教唯識學,形成自己的一套觀點。抗戰時期,熊十力入川,繼續著述講學。抗戰末期出版的《新唯識論》語體文本和《讀經示要》是他的思想成熟、體系完成的標誌。

1950年3月,熊十力到京,齊燕銘到車站迎接。到京後住在董必武租定的北京安定門內車輦店胡同五十一號,房主為周劉氏,系南向房屋,租金若干擔米。6 月17日,移住護國寺大覺胡同十二號,是張雲川覓得的單獨的院落。張系熊先生早年的學生。此時,房屋家具均由政府安排購置,工資按當時最高標準訂為八百斤小米。

郭沫若本希望熊十力到中國科學院去,那裡沒有哲學社會科學學部,但熊十力說他仍回北大老巢,按老規矩,每周兩點鐘課,不到校上課,讓學生到他家裡來。他仍然過著獨居、思考、著述的生活。賀麟、任繼愈曾分別帶學生到熊家聽熊講課。這一段時間,熊十力生活比較安定。董必武、徐特立、郭沫若、李四光、張東蓀、張申府、陳銘樞等都來看過他。他與梁漱溟、林宰平、賀麟、伍庸伯、廢名等,有過一些往來。得游者有王星賢、郭大中、劉公純、陰法魯等。

1950年夏天,熊十力在書肆上偶得《張江陵集》一部。仲秋,寫成六萬多字的《與友人論張江陵》(這裡,友人是指傅治薌。)的小冊子,由幾人集資印存二百部。

1950年,熊十力曾寫信給毛澤東和中央政府,建議設立中國哲學研究所,培養研究生研討國學;恢復南京內學院,由呂秋逸主其事,恢復浙江智林圖書館,由馬一浮主其事;恢復勉仁書院,由梁漱溟主持之。以上後三機構是早間性質,但請中央或地方政府資助。據說毛澤東曾複信數字,大約是:「十力先生:長函誦悉,謹致謝意。」不過熊十力仍堅持提以上建議,1951年曾再上書林伯渠、董必武、郭沫若,1954 年又分别致函毛澤東、郭沫若。

1950年11月,熊十力通過張雲川與大眾書店郭大中、萬鴻年商量,將與印順法師論戰的《摧惑顯宗記》印二百冊。資金由趙介眉贊助。是書以黃慶(黃艮庸)述的名義,全稱為《申述新論旨要平章儒佛摧惑顯宗記》,作為「十力叢書」之一。

1951年2至5月,熊十力在北京著成《論六經》,商諸大眾書店郭大中、萬鴻年印二百餘部,作為「十力叢書」之一存之。安貧好學的劉公純幫助校對。這本書又題「與友人論六經」,友人系指董必武。熊十力春天與董見面時就想與他談儒家經典,後取筆談形式。全書於六經中對《周禮》(即《周官》)發揮甚多,帶有空想社會主義色彩。是書認為,《周官》、《春秋》之社會主義與民主主義為同一系統,是孔子為萬世開太平之書,是中國文化與學術思想之根源。這些觀點,在抗戰末年的《讀經示要》中已經有了,在以後的《原儒》中更有發揮。本書書末的部分,是熊十力致林伯渠、董必武、郭沫若的一封長信。信中懇請當局復興中國文化,提振學術空氣,恢復民間講學。

1951年5 月,熊十力曾托李淵庭帶一字條給梁漱溟:「辯證法。《易》與新學說確有不同處。新義根底是鬥爭,《易》道雖不廢鬥爭,但鬥爭是不得已而用之。要以仁義為經常之道,我正在於此處用心。」是月,曾有兩長函致梁漱溟,討論梁著《中國文化要義》。對梁先生提出的中國文化「早熟」、「退化」諸說,對所謂中西文化發展歸本於情感與理智各有偏勝之說,關於中國古代沒有「民治」思想之說,關於中國學術不能謂為哲學,不妨說為主義與思想及藝術云云,熊十力都提出了批評。

1951年6 月30日,熊十力致函蒙文通,言及自己的孤獨,說自己足不出戶,亦無人往來,老學生只二三人時一過。林宰平住得太遠。梁漱溟和張東蘇不常到此,所思亦不盡同。唯賀磷還常見面。賀是性情中人。北大哲學系學生九人左右,每星期天來一次,聽熊先生講授《新論》,然往往因開會遊行,不能不多曠缺。八月,通過張遵騮介紹,劉靜窗始與熊十力通信。

1951年臘月至1952年秋,熊十力集中精力刪削《新唯識論》語體本,文字減少了近一半左右(熊先生自己說減少了三分之二),結構、主旨未變。

1952年秋移居十剎海後海的鼓摟大金絲套十三號,一所小四合院。這是國務院購買的,乃公房,安排熊先生住(熊先生1954年離開北京時即把房子退掉了)。

1953年冬,由董必武協助印行的《新唯識論》(壬辰刪定本)問世。

1953年,史達林去世,讓許多小學生也哭成一團。熊十力對此持堅決的批評態度。

1954年,自春至秋,熊十力埋頭著《原儒》。這是熊十力的又一大著。到中秋節,熊十力已將上卷寫完。

1954年10月29日,由弟子劉公純、周朋初陪同,熊十力離京,從此定居滬上。行前,董必武、林伯渠、吳玉章等在北京飯店為熊十力餞行。[2]

文革開始之後,熊十力精神有些錯亂,不斷給中央領導寫信抗議,他獨自一個人在街上和公園裡自言自語:「中國文化亡了!」「中國文化亡了!」[3][4]

1968年,熊十力在家曾拒絕飲食,後改為減食,以求速死。但仍不停地寫書,寫了又毀,毀了又寫。春夏之交,又患肺炎,病後不肯服藥,送醫院前已發高燒。在虹口醫院治療後基本好轉,但他習慣於一清早開窗,又患感冒。病體衰弱,大便用力過猛,心力衰竭,搶救不及,於5月23日上午九時與世長辭,終年八十四歲。[5]

哲學觀點[編輯]

熊十力主要的哲學觀點是:體用不二、心物不二、能質不二、天人不二。人與天地萬物同具仁心本體,內蘊著極大的力量,可以創造、生化。又主張人不被人創造出來的物質世界和人文建制所異化、所遮蔽,以致忘卻人之所以為人的根蒂。

著作[編輯]

主要著作有《新唯識論》、《論六經》、《原儒》、《體用論》、《明心篇》、《乾坤衍》。

評價[編輯]

熊十力被《大英百科全書》稱為20世紀中國最傑出哲學家。熊十力面對西學的衝擊,在儒學價值系統崩壞的時代,重建儒學。熊十力是新儒家的實際開山人物。熊十力的三大弟子(牟宗三唐君毅徐復觀)在20世紀後半葉香港台灣東南亞地區的新儒家風潮中起到領導作用。熊十力及其三弟子(牟宗三唐君毅徐復觀)和張君勱梁漱溟馮友蘭方東美被稱為當代「新儒學八大家」。

自評[編輯]

熊十力曾自謂:「人謂我孤冷,吾以為人不孤冷到極度,不堪與世諧和」,「凡有志於根本學術者,當有孤往精神」。[3]

著名學者許紀霖:「一代大師已遠去,世間再無熊十力。」[3]

腳註[編輯]

  1. ^ 孟子:名軻,字子輿,有「亞聖」之稱,與孔子合稱「孔孟」。
  2. ^ 王夫之:湖南衡山人,晚年住在南嶽衡山下的石船山,世稱「王船山」或「船山先生」,同黃宗羲顧炎武並稱為明末清初的三大思想家。
  3. ^ 顧炎武:本名繼坤,改名絳,字忠清,後改炎武,字寧人,號亭林,自署蔣山俑,與黃宗羲王夫之並稱為明末清初的三大思想家。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 1.1 1.2 1.3 熊十力. 中國學術論壇網. [2008年] (中文(中國大陸)‎). 
  2. ^ 一廂情願的提議. 天地間一個讀書人——熊十力傳. 百花洲文藝出版社. [2010年] (中文(中國大陸)‎). 
  3. ^ 3.0 3.1 3.2 一代狂哲熊十力. 光明網. [2009年] (中文(中國大陸)‎). 
  4. ^ 文革時期國學大師熊十力痛苦悲吟:中國文化亡了. 鳳凰網. [2012年] (中文(中國大陸)‎). 
  5. ^ 漚滅全歸海落日下崦嵫. 天地間一個讀書人——熊十力傳. 百花洲文藝出版社. [2010年] (中文(中國大陸)‎). 

參考資料[編輯]

  • 《熊十力先生學行年表》,蔡仁厚著,1987,台北,明文出版社。

研究書目[編輯]

  • 張慶熊:《熊十力的新唯識論與胡塞爾的現象學》(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5)。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