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擊手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使用M24狙擊步槍的美國海軍陸戰隊狙擊小組,2004年

狙擊手指專職於隱匿行蹤,並且能夠於遠距離精確地射擊的軍人或是警察。一般使用狙擊步槍,利用良好的偽裝藏身於隱蔽位置,對長遠距離的特定目標進行射擊,往往要求一擊斃命。

詞源[編輯]

英文「sniper」一詞最早出現於1824年,原本為「sharpshooter」,意為「神槍手」。動詞to snipe」最早被18世紀70年代的英屬印度士兵所使用,意思為「從隱蔽處射擊」,來源於狩獵鷸鳥的意思(鷸鳥是一種行動靈敏、警覺性很高、很難獵殺的涉禽,因而獵手往往需要很高的槍法和隱蔽能力)。在美國內戰期間,士兵們多數會將sniper一詞稱為「進行小爭鬥者(skirmisher)」。內戰士兵通常會利用隱蔽的神槍手來掩護自己移動中的隊伍。大體來說,這些槍手在當兵之前的職業是獵人或射擊手,適合當此任務的人,年輕者需要靈活的行動性和戰場效應,而較老者則需要精練的射擊術和戰場技巧。其次,「sniper」一詞在美國內戰期間並未普遍使用。在最近十多年間,Sniper一詞被普遍使用,尤其是警察部隊裡的步槍射手。在波士尼亞戰爭當中,尤其是圍攻貝爾格勒南斯拉夫首都)一役中,「sniper」一詞被認為是那些沒有受過訓練、在窗口或者屋頂上開槍襲擊他人的恐怖平民。另外一例,在塞拉耶佛(玻茲尼亞澤哥維那共和國首都)一役中,城裡的大街主道被人們稱為「狙擊後巷」。

以上的例子稍微擴張了「sniper」一詞的定義,同時為這詞添加了一些言外之意。所以,官方採取了其他字眼,以避免「sniper」一詞被誤用,像警察裡的「反狙擊手」(counter-sniper shooter)、「精準射手」(accurate shooter)、「作戰射手」(designated shooter)和「神槍手」(marksman)等等。有些特別的字眼已使用了一段時間,而另外的則是一些公開的婉轉字眼。中國大陸過去長年用的是「冷槍手」的名稱。

戰鬥中的狙擊手[編輯]

在不同的國家中,包含狙擊手編制、配置和其戰術的相關軍事理論也有所不同。從大體上來說,狙擊手的目的為通過狙殺少數高價值及高威脅性目標如敵方狙擊手、中高階軍官多人武器操作手(如砲手或機槍手)、通訊設備操作員、甚至是部份醫護人員(凡配有或攜帶武器的人員儘管身上有明顯標明可辨別之醫護標誌亦得視為戰鬥人員),來降低敵方的戰力。

蘇俄和其衍生的軍事理論包含了步兵班等級的「狙擊手」,事實上只能算是在其他理論中所謂被稱為「神槍手」(marksman)或「特等射手」(designated shooter)。此原因在於配備了突擊步槍的士兵並不具備在中遠距離上準確射擊的能力。

美國和英國的狙擊手編制原則為三人的狙擊小組,其中一人為觀測員,另一人為狙擊手,另外第三人得作為狙擊手擊殺紀錄的見證人兼狙擊陣地警戒人員。不過往往受限於地形限制與人力需求,三人小組的編製甚難成形而改為觀測員與狙擊手的兩人小組,兩人的狙擊小組將職責改為狙擊手負責對目標的瞄準和射擊,而觀測手負責對環境的觀察和警衛並為狙擊手擊殺紀錄的見證人。即使如此,出於避免視覺疲勞的考慮,狙擊小組中兩人往往都能相互轉換角色。

狙擊手的典型任務包括掩護偵查監視追蹤、狙殺敵軍人員,包括敵軍指揮官、射擊隨機目標(targets of opportunity),甚至是反物資與反器材的任務(此種任務越來越依靠大口徑子彈,例如.50 BMG子彈來有效完成)。

由於狙擊手的成效和耐用,因此英美兩國在後期便加強使用狙擊手,尤其在伊拉克戰爭中擔任掩護角色。2002年,加拿大陸軍「派翠西亞公主輕步兵團」(Princess Patricia's Canadian Light Infantry)在阿富汗進行「森蚺作戰」(Operation Anaconda),其中由雷格斯戴爾伍長(Graham Ragsdale)率領的三人狙擊小組中,佛龍下士(Corporal Rob Furlong)以 McMillan TAC-50 .50口徑步槍於2,430公尺的距離一槍擊斃一名塔利班武裝份子。但最卓越的射擊術功績並不代表能利用步槍一槍擊中。

警察中的狙擊手[編輯]

檀香山警局特警隊的反狙擊小組在進行空中平台訓練

警隊通常在解救人質的行動中部署狙擊手來監控現場及掌握罪犯動向,不過狙擊手開火是整個解救行動的最後手段,只有在人質的生命受到直接威脅或需掩護攻堅隊移動部署時的時候才會開槍。和軍隊裡服役的狙擊手相比,警察中的狙擊手的接戰狙擊距離要短得多。該距離一般為100米左右,在少數情況下可少於50米。警隊狙擊手很少或從不將罪犯擊傷而使其失去行動與反擊能力進而逮捕,其一般做法為將罪犯直接當場擊斃解除威脅。

對警隊狙擊手的需求始源於1972年的慕尼黑慘案。德國警察部門錯誤地部署了未經過適當訓練而配備帶瞄準鏡步槍的警員,使得所有的以色列人質被害。而當時由於德國憲法的限制,德國軍隊不得將狙擊手用於國內事務。此事件間接導致了第九國境守備隊的成立。

俄亥俄州哥倫布市,一個特種武器和戰術部隊狙擊手使用特殊的金屬粉末壓結成型無破片彈頭子彈,通過將企圖自殺者手中的左輪手槍擊中解體,從而阻止其自殺行為。

在和平時期,警隊狙擊手如美國聯邦調查局的人質解救小組具有在其崗位更長的服役時間,用以接受比軍隊狙擊手更多的訓練和實戰演習。

訓練[編輯]

要培養出優良的狙擊手,良好與充足的訓練是很重要的。軍隊裡的狙擊手訓練,務求狙擊手能以偽裝術來隱藏自己、追縱觀察敵軍,精確的槍法也是必要的。另外,受訓練者亦須接受基礎的設置,例如一星期內練習射擊幾千次,著重在400-600米以上的射擊,包括向靜止目標、移動目標射擊,另外徒手格鬥技巧、野外求生、詭雷製作安裝及拆除也是必學的。

狙擊手的訓練與一般步兵的射擊訓練要來的更扎實,甚至教導與學習更多的射擊技巧細節,小至扣壓扳機的方式與技巧,到射擊姿勢的種類與應用,以及射擊時所需要的技巧性注意事項,例如建立正確的瞄準線,扣發時的生理協調性,包括肌肉的張力控制等等。

從扣壓扳機來說,狙擊手使用的部位較普通步槍兵更為集中於食指的指尖牴觸扳機下緣;普通的扣壓法是用食指第一節的指腹部位扣壓扳機中段。兩者之差異在於狙擊手以最輕最巧的方式"徐徐扣壓"擊發步槍,而普通的做法則是以比較粗糙簡略的方式完成,因此擊發上,手指對於槍身穩定的影響以狙擊手的方式所造成的最小,而普通的扣壓法則會造成在射擊技巧上所謂"急扣"的問題,因此彈著的偏移就會比較嚴重,而且依照個人慣用手的因素分別偏向同側。

至於以射擊姿勢來說,狙擊手所以採用的姿勢比較起普通步兵的差異在於,普通步兵的姿勢被要求實用化,但是狙擊手所採用跟需要的射擊姿勢則是要求精準化。

比如說一般的立姿射擊姿勢,這個姿勢是狙擊手最不會主動跟主要採取的射擊姿勢;這倒不是說狙擊手「一定」不會採用,而是這個姿勢在握持槍枝的時候,槍枝本身能夠獲得足夠的穩定來源,我們稱為支點好了,是最少的。因此採用這種姿勢射擊,很容易因為槍枝搖晃而發生彈著偏移的情形,尤其是步槍本身的重量就是一個固定的體力消耗因素之外,狙擊手如果為了進行遠程狙擊而必須採用6X瞄準鏡,那麼即便是瞄準鏡都會更加速消耗狙擊手的體力(瞄準鏡因為倍數而與重量成正比);狙擊手再如何加強嚴訓,還是會疲憊,會勞累,也就會因為前面兩個因素而產生射擊上,甚至戰術上不可饒恕的錯誤;輕者,狙擊手丟了老命,重者,重大關鍵性的任務失敗,進而嚴重影響戰局與戰勢的發展。

因此普通步兵所使用的立姿射擊在班排小部隊戰術下與所身處的戰鬥環境下有其必要與價值,但是對狙擊手而言,卻是相當的不適當,所以一般人與一般官兵對於狙擊手動輒像貓科動物一樣或躺或趴而有所誤解,實在是不明所以的關係。

而狙擊手所採用的射擊姿勢也不是只有俯趴在地上以致將自己的輪廓降到最小,如果地面有坡度,或者目標具有高度差,狙擊手會採用側臥的方式,將臀部朝向目標然後槍管置於大腿的外側作為依託;這個姿勢也是一般步兵不會受到訓練與運用到的。

甚至例如坐姿射擊,狙擊手採用這個姿勢的時候,與一般步兵的差異在於普通射擊教範裡面不會提到同時還要主動地形地物來增加身體的穩定性,就只是規範射手坐在平面上,兩腳打開與肩略寬,雙手握持步槍,雙肘頂膝獲這於大腿上求得穩定。而狙擊手所採用的姿勢則會利用牆壁,房柱,樹幹,或者任何堅固穩定的物體頂住後背,不讓身體在不自覺下產生移動而影響瞄準的精準性。

所以說我們不難看出來狙擊手在射擊姿勢上所受到的訓練與要求都是為了達到一個重要的目的,就是穩定。身體的穩定性越高,獲得瞄準線的速度就越快越精準,自然,有效的擊殺率也就提高,因此創造戰術上的殺傷效率跟震嚇的作用。

至於一般射擊教範中往往都強調以雙手握持槍枝作為射擊的依據以及成為射擊姿勢的一環。也就是說,在狙擊手的射擊方式中,不見得雙手都是進行握持的動作,比如說像是以臥姿射擊來說,這個姿勢是公認最精準確的射擊方式,射手能夠提供槍枝的支點就高達"四點一面";兩隻手兩個肘加上一整個身體貼地。但是狙擊手通常不是,狙擊手的四個點通常只用兩個,扣扳機的手跟手肘。因為狙擊手主要利用沙包來承托槍身,但是如果沒有沙包,就用背包,如果連背包都沒有,就用倒下來的樹幹,灌木上比較粗大的枝椏,或者任何穩定又能承受槍枝重量的物體來進行瞄準與射擊。在這種情形下就會有一隻手空出來可以運用;絕對不是用來抓癢或者拍打蚊蠅,而是被減輕進行對槍枝穩定的負擔而已,這隻手還是有事情要作,主要是抓穩槍背帶,或者協助支撐與穩定身體。

有時候在影片中我們可以看到狙擊手的槍托上有個墊片,這個墊片是可調的,一般設計成高低可調,也有極少的客制化改裝品墊片還可以加上前後可調的功能;原因很簡單,因為每個人的臉頰厚度不一。這個墊片雖然結構很簡單,但是功能很重要,因為它可以協助射手輕易獲得瞄準線,或者協助射手建立瞄準線。瞄準並不是一種只要把眼睛湊到照門或者瞄準鏡的目鏡(前面的叫物鏡)前面就可以的行為;就精準度來說,很多人是的確可以看的見目標,準星,跟照門,但是仍無法射中目標。

因為這三點並不在同一條線上,所以瞄東打西往往司空見慣,因此加上這個墊片,一方面是限制,一方面也是固定射手進行瞄準時的姿勢與操作的範圍。但是不要誤以為原來打不準的人加上墊片就能百發百中,如果不能將準星照門跟目標吻合成一條線,就算脖子打石膏固定也沒有用。雖然說狙擊手利用墊片進行瞄準,但是毋寧說經過密集與專業的瞄準與射擊訓練後,這個墊片就變成協助狙擊手在執行任務上減輕瞄準負擔與疲勞的工具

至於有人說在戰場上,有時狙擊手亦會掛上步槍上配的背帶,以減少槍托的衝擊力;這個說法是極度錯誤的,背掛扯緊槍背帶的目的在於使槍枝強制與身體的連結穩固,同時在射擊時,抑制槍身因為震動而產生的搖晃,如果射手沒有把步槍作緊密的握持,那麼射擊的反衝就會直接先作用在槍身上,讓槍口直接上揚,甚至槍枝的槍機翻轉拋殼運作還會讓槍身偏轉,那麼可以肯定的是這一發不能打中瞄準的目標。槍枝的反衝/衝擊力道來自於物理定律的質量守恆因素,這個情形原則上來說無法絕對減除,但是可以片面性的大幅改變,例如M82巴瑞特.50口徑反物資步槍的槍口制退器就是個很好的例子。大家都知道子彈的體積大小與反衝的力道成正比,歷史上第一把狙擊戰車用的德國毛瑟13.2公釐反戰車步槍(Tankgewehr M1918)在射擊時,巨大的反衝力會讓射擊姿勢沒有準備好的射手,肩膀出現撕裂傷或脫臼;就算做好射擊姿勢,也會因為劇烈的搖晃導致暈眩。M82步槍就不會讓射手發生如此的悍事,因為它的槍口制退器是採用一組三對六孔的排放設計,導引發射的高壓瓦斯從槍口的左右以高速方式往後噴發,那麼再透過「作用力與反作用力」的定律與原理,讓大氣對高速排放的瓦斯產生反作用力,那麼M82步槍就會從原來因為反衝而往後衝的動作變成往前衝,那麼原來預期的作用力就會大幅減少,因此增加射擊精準度,也增加射擊速度,也大幅降低射手的疲勞與壓力。

另外,在射擊訓練的上也提到呼吸能夠影響射擊精準度的問題,肇因吸氣與吐氣會連帶胸腔的大小變化,繼而造成射擊姿勢的干擾因素。有人說在學理上是在狙殺目標之前先吸一口氣,使其部空虛,然後再發出子彈,就可以減少因心臟跳動而導致出來的振動,提升射擊的準確性。

這個說法有基本上的矛盾,因為吸氣之後,肺部會因為進入的氣體而膨脹,並非空虛;普遍的理論是吸氣後憋氣至發射後才吐氣與換氣,但是人類在無氧下,肌肉的效率只能維持不超過10~15秒的時間,再久,肌肉就會產生更多的乳酸,而乳酸是疲勞的生理因素之一,亦即在重複的憋氣狀態下,戰鬥的效能的滑落其實比一般運動下激烈的呼吸還快,這當然不是講求長時效精準的狙擊手會採用的方式。

如果是先吐氣後憋氣,身體會因為血紅素攜氧量不足,尤其是小腦,會因此判斷而強制大腦啟動主動呼吸的作用以維持生理機能的安全,所以吐氣後要憋氣的時間會更短,增加疲勞生成的速度會更快,而且眼球會因為缺氧而發生黑視或者失去週邊視野,這對靠眼睛吃飯的狙擊手是更不可能接受的情況。

所以狙擊手採用的方式是在進入預定要發射時,會先大吸一口氣,然後酌量排出,再酌量吸入,維持這個呼吸節奏與方式,等到其中有一個吐氣的回合,就扣壓扳機。如果用心電圖來打比喻,這很像是個先來個激烈的心跳,然後心臟馬上開始進行微弱而規律的跳動,狙擊手既然採用這種方式,自然就能以呼吸來控制自己的心跳,自然呼吸穩定心跳也就會穩定,那麼干擾射擊精準的因素當然就被排除掉了兩個。

自從2001年的911事件後,美國軍方對士兵的射擊標準提高。一些秘密的訓練機構,例如:美國黑水公司、全球定位系統狙擊手防衛學校、狙擊手訓練學校等,已經發展了幾百個軍事部門,同時提供一些基本狙擊手所學的技術課程。亦有很多部隊,例如:美軍第82空降師美軍第10山地師亦在尋找狙擊手人材,和從童軍裡出抽出一些人接受槍術訓練,提高他們的質素。

在2006年,美國多間軍校被預訂超過實際限額,導致應徵者等候超過二至八個月。另外,軍校不能同時容納兩名由任何一間部門來的應徵者,因此令各部門的受訓生很難達到同一個進度。狙擊手亦能透過利用沙包提高命中率。在戰場上,兩足支架承托的沙包更為普遍,儘管帆布背包的表面可能較為柔軟。在特殊的環境之下,兩足支架可以配合俯地的射擊模式,同時使命中率能持續。很多警隊和軍隊裡的狙擊手亦會使用這種調較式的兩足支架。

在射擊方面準會有一定的物理學上的偏差,當狙擊手從一個固定的位置開火時,每一發子彈的位置都非常接近,儘管是從遠處射出。同樣地,一個狙擊手亦必須有能力測量身處的距離風速海拔高度,任何一個因素都能改變子彈的命中位置。因此,例如量度距離錯誤,就會使子彈的殺傷力減低,同時令命中率降至最低。

大部份的狙擊手當遇上目標時,會有傾向將槍的口徑調整歸至,這種方法能夠在戰場上使用。當在一個合適的距離下,狙擊手會校準其瞄準鏡,在風速改變之下重新調較口徑至零,以方便擊中目標。

美國軍方[編輯]

美軍的狙擊手是由志願兵來擔任,指揮官會觀察其長處,並且會以基本的狙擊技術來訓練他們。很多軍隊狙擊手會被派至前線空中引導(Forward Air Control,FAC)來主持空襲任務,同時擔任炮兵部隊觀察員(Forward Observers,FOs)的角色和在轟炸任務裡,擔任迫擊砲部隊的觀察員(mortar fire controllers,MFCs)。

在軍隊裡有效率的狙擊術,不移動位置的狙擊術不能夠使用,因為身體強制的長期固定性會導致肌肉疲勞和生硬,同時又要克服因帶容器來排泄而造成的不便。因此,這些情況和電影像《大敵當前》裡的產生矛盾。

英國軍方[編輯]

第一個英國狙擊部門是由一隊,曾參與過第二次波爾戰爭(1899-1902)偵察兵所組成,部隊由一位美國將軍檢羅素伯翰(Frederick Russell Burnham)指揮,並稱這些偵察部隊為「半狼半兔」,這些狙擊部隊經受過槍法、戰場和策略等訓練,因而被稱作「獵人」。

協調一致[編輯]

狙擊術裡最重要的元素就是「協調」,因而提供有效的殺傷力和高級的射手,亦包含準確的槍術。一隊軍隊在行動方面上是非常講求協調,因為當我方狙擊手向一個沒有準備而暴露在外的敵人發出第一顆子彈時,就能夠準確地狙殺敵軍的狙擊手和其他重要目標。

警察部隊裡的狙擊手更加需求協調,尤其是在匪徒脅持人質的情況下。如果發出一顆失敗的子彈,就因此很可能導致人質的傷亡,同時令談判終結,然後令匪徒再次逃脫與警方對峙。在這類情況下,生命取決於一發子彈,警察同時也必需克服如此的心理障礙。

瞄準目標[編輯]

在阿拉伯的美國狙擊小隊,他們使用的狙擊槍是M24 SWS,10月19日2006年。

量度精準[編輯]

若要射出又遠又準確的目標,狙擊手必須量度或估計目標與自己的距離,然後方可開火。因為狙擊手須負責,一個長程的彎彈道所擊中的位置。但如果不清楚精確的距離,就可能導致子彈的彈道過弱或者過強。舉一個典型的例子:一名狙擊手使用的是軍用狙擊彈(像7.62 x 51 mm NATO, M118 Special Ball),假設狙擊手誤當800米作700米,就會導致子彈未達目標而先墜下。

一般的人類顱都有大約150毫米(即6英吋)闊,而兩個肩膀距離闊度則一般大約有500毫米(即20英吋)。另外,距離由胯部至頭部都大約有1米左右(39英吋)。

測距儀器[編輯]

當狙擊手不能確定目標距離時,雷射測距儀便可以考慮,但絕對不可以在戰場上使用,原因很簡單,發出雷射光和目標的人都可以清楚看見光線,因此並不有效。不過目前已有採用不可見光波長作為光源之雷射測距儀,可在不被敵方發現下精準測量距離。另有一種簡易的身高/距離方法被多數狙擊槍所採用,人類平均身高約在1.7至1.8公尺,當目標越遠時在狙擊鏡中的影像就會越小,反之亦然;利用這個原理,狙擊鏡製造商在狙擊鏡中預先劃分不同高度的刻度並且標示距離。當射手欲瞄準目標人物時,先將狙擊鏡中的目標移至高度刻度,藉由讀取刻度的標示來得知目標距離後再進行彈道補償。

要在沒有雷射測距儀的情況下,狙擊手必須利用密爾點式單筒電子望遠鏡,從鏡裡的密爾點和十字線找出準確的距離。密爾點的用法就如計算尺的用法一樣,用來比較高度。因此,當知道了自己身處環境與目標的高度差距之後,目標位置就很容易準確地確認了。

計算單位[編輯]

將目標的高度(一般用)×1000,然後再用密爾除以剛才乘了一千的那個高度。當然,這只是一個大約的數字。可是,當將望遠鏡裡的鏡放大至7或40倍,密爾點數就會隨之改變,影響數字的準確性。美國海軍陸戰隊的標準單位是1密爾(1毫弧度),亦即等於3.436角分。而美國軍方使用的是3.6角分,所以會選擇在1000碼之內直徑1碼(36英吋)的目標。另外,很多商業製造業者都使用3.5,為求方便起見。詳細計算弧度和角分的公式如下:

用角度測量的密爾,對比起精確的毫孤度來說,只是一個大概。不同的軍方組織和機構亦會使用不同的預計方式。參看三個以角度測量密爾的定義。

在長程狙擊術裡,子彈落點的位置是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子彈的威力可從一個曲線圖裡表達出步槍的殺傷力。儘管有些槍鏡配帶著彈道修正鈕系統(Bullet Drop Compensator, BDC),但這只需靠計量器就可取代。因此,不同的子彈就有不同的彈道係數,配的槍也需符合要求。例如308 Federal 175 grain(11.3 g)BTHP彈,就只能配合每分鐘以2, 600呎/秒(790米/秒)在100碼範圍內所射的槍。一個16.2角分的調校則會使子彈射中600碼內的目標,但如果子彈的類型是168 grain(10.9 g),使用17.1角分的調校則較為合適。

不論是由高處或低處發射目標,靠地心吸力調校的效果會更加有效。同時,風速亦扮演一個角色,若風速高,子彈的殺傷力也會隨之而然地提升。風的方向和對流則可利用測風器(Crosswind)準確地量度。

瞄準提示[編輯]

所有觀察距離、風速和海拔的方法,就是利用自己的眼睛去「保留」,亦稱Kentucky windage。最精準的方式是叫做「調校」狙擊鏡。將準星對準目標,同時包含了以上元素。尤其是那些精確機器,利用調校更可提高命中率,再用自己的眼睛去保留,方可命中目標。要擊中移動的目標,一瞬間的瞄準就在眼前,這被稱為「誘試」目標。在這種情況下,「保留」這種方法較為有效,判斷目標將走向哪個位置或方向,從而作出射與否的決定。

狙擊裝備[編輯]

穿著吉利服的美國海軍陸戰隊隊員
  • 狙擊手的主要裝備包括手槍、手動或半自動狙擊步槍彈藥偽裝器材。
  • 觀測手的主要裝備包括手槍、全自動或半自動步槍,偽裝觀測器材。部份觀察者亦配備狙擊步槍以在狙擊手失誤時補槍,又或輪流當值狙擊手以減少疲勞。

狙擊戰術[編輯]

瞄準部位[編輯]

瞄準部位可隨狙擊手種類的不同而變化。軍隊中狙擊手的射擊距離往往大於300米,因此其往往選擇瞄準目標胸部、射擊其軀幹。此種方式依靠子彈對目標造成的失血、組織和器官損傷達到其致命性。相比之下射擊距離大大縮短的警隊狙擊手通常試圖射擊目標頭部。在人質生命受到極大威脅時,狙擊手射擊目標位於顱骨底部的延腦。一些彈道和神經學家認為狙擊手射擊的實際上是脊柱的第二脊椎部分,此部分損傷後對自主行動的影響與延腦損傷相同。但是到目前為止此觀點還主要是學術上的。

藏身位置[編輯]

各軍隊為了提高自己收集情報的效率,往往會派出一個或一小隊狙擊手,然後隱身高處,以作為防禦據點。同時,狙擊手亦會利用單筒或雙筒望遠鏡來確認目標,又以類似電話聽筒的超高頻對話機,來支援情報工作的運作。另外,狙擊手使用偽裝,非尋常的接近途徑和頻繁而緩慢的移動接近來蒙蔽敵人,從而使其免於敵方的精確反擊。有些狙擊手可在少於90米的短距離內狙殺目標而不被發現。

目標[編輯]

人員和器材都可成為狙擊手的目標。狙擊手最普遍的目標為最重要的敵方人員,高威脅性如敵方狙擊手、多人武器操作手、通信兵為優先目標,其次如軍官和特殊戰鬥人員,用以造成對敵方行動最大限度的干擾及心理壓力。其他對狙擊手構成中等威脅的人員也可成為狙擊手的目標,比如用以搜尋狙擊手位置的軍犬馴養員。

狙擊手通過士兵的外觀和行為來識別軍官,識別標誌包括:表明高軍階的制服,與通信員通話,坐在車中乘客的位置上,配備勤務兵,或是更頻繁的對話和轉移。如果情況允許,狙擊手以軍銜從高到低的順序狙殺,在某些戰場甚至有不敬禮區,以防士兵對軍官敬禮時也暴露了其軍官身分。如果軍銜不可辨認,狙擊手則會破壞通信設備干擾通信。

在現代戰爭中,最主要的傷亡是由靠乘員操作的武器造成的。因此,偵查是狙擊手最有效的用途之一。狙擊手通過有氧調節、滲透手段、長距離觀測設備和其戰術來完成偵察任務。在這種情況下,狙擊手只在高價值目標出現的時候射擊。

配備.50口徑步槍的狙擊手可破壞噴氣式戰機的渦輪葉片,飛彈導航系統,貴重光學儀器,和雷達的軸承,喉管和導波管。此種槍械常被稱為反器材步槍。與其相似,狙擊手也可射擊鉸鏈,用以替代破門炸藥(door-opening charge)。

心理戰[編輯]

出於降低敵方士氣的目的,狙擊手會採用可預測的順序進行狙殺。在古巴革命戰爭中,七·二六運動總是狙殺一群巴蒂斯塔士兵中走在最前面的那個。意識到這一點之後,士兵們認為走在最前面是自殺行為,於是拒絕行動。此種做法有效的降低了政府軍在山區中搜尋起義軍和其基地的主動性。另一種戰術是狙殺一排士兵中的第二個,用以阻止士兵跟隨其走在隊伍最前面的長官行動。

英語中用以宣揚狙擊手神秘性的「One shot, one kill」在大眾文化中聲名遠播。此片語包含了狙擊手以隱蔽和效率為出發點而形成的戰術哲學。「One shot, one kill」的準確含義可以解釋為:

  • 為避免不必要和輕率的射擊,只發射一顆子彈。
  • 每顆發射的子彈都應準確擊中目標,使敵人立即死亡。
  • 若第一次射擊未命中目標須變換射擊位置

這個片語是否反映現實狀況仍在辯論,然而它已被廣泛的用於文學作品和電影中。例如2007年射擊遊戲《決勝時刻4:現代戰爭》(Call of Duty4:Modern Warfare)中,玩家在其中一關中擔當狙擊手的角色。而這一個關的標題,就是「One shot, one kill」。

在漢語中有「一槍一個」的說法,意思指槍法出眾,也可理解為英語的「One shot, one kill」。

反狙擊手戰術[編輯]

在現代軍事策略中,反狙擊手戰術伴隨著狙擊手作戰的產生而不斷進化。此戰術旨在減輕狙擊手對部隊的傷害,因為此種傷害往往同時是生理上(戰鬥效能)和心理上(士氣)的。

友方狙擊手通常被用來對付敵方狙擊手。除了觀察外,防守方還可以使用其他包括計算彈道等方法來推測狙擊手的方位。三角測量定位是通常使用的定位方法,傳統上彈道是人工計算的。不過最近基於雷達技術的儀器也有供應。一但狙擊手的方位被算出,防守部隊就會在掩護下接近並擊敗他。美國軍方正在資助一個名為「紅貓頭鷹」(RedOwl)的項目,該項目使用雷射和聲學探測器來推測子彈的發射地點。

狙擊手射擊的次數越多,其暴露的可能性也越大。所以防禦方有時採用將頭盔稍微伸出隱蔽處的方法用以誘惑狙擊手射擊。在冬季戰爭中,芬蘭軍隊普遍使用一種叫「Kylmä-Kalle」(Cold Charlie)的成功戰術。在該戰術中,人體模型先被偽裝成誘餌(如軍官),然後呈現為經過草草偽裝的真人。通常,蘇聯的狙擊手無法拒絕這種簡單目標的誘惑。一但狙擊手的方位暴露,大口徑反坦克步槍,如Lahti L-39 "Norsupyssy"("Elephant rifle"),就會將其除去。

其他的戰術包括向疑似的狙擊手方位直接炮擊或迫擊炮擊、空中轟炸。或使用煙霧彈遮敝狙擊手及觀測手的視線,和在疑似方位周圍使用絆線操作的炸彈,地雷或設置陷阱。甚至假的絆線也可阻礙狙擊手的正常行動。在缺乏反步兵地雷時,可將絆線與手榴彈煙霧彈信號彈連接構成陷阱。即使該陷阱不足以殺死狙擊手,也會將其準確位置暴露。陷阱應當放置在狙擊手隱蔽處的周圍,或在狙擊手可能的撤退路線。野外手工的知識可輔助此戰術。

一種很古老的戰術為在危險地帶裡,將布條拴在灌木叢或相似物品中。布條會在微風下飄動,從而干擾狙擊手的觀察。此戰術的精髓在於其易於使用,儘管它並不能阻止一名優秀的狙擊手選擇下一個目標。

不對稱戰爭中的狙擊手[編輯]

在狙擊戰術裡,有一種叫「不對稱的」射擊情況。舉一個例子,在北愛爾蘭50年代期間,有不少士兵死於隱蔽步兵的槍彈下,有些更是在相當遠的距離下中彈。此外,還有其他20世紀90年代的實例:有幾名英國士兵被敵軍以50口徑的步槍射殺身亡。在北愛爾蘭(除了剛才的那個例子),狙擊手通常會將一連串的敵軍看作「來吧(come on)」,狙擊手的位置因而很容易被暴露,所以狙擊手就會使用埋伏的辦法。當某一方的戰況不妙時,狙擊手就較有利了。狙擊手通常會使用幾種個人策略,來打擊敵軍的行動和裝備。

由於殺傷力上的不同,狙擊戰術因此被稱為個人的「恐怖襲擊」(因而得到「恐怖分子」的綽號)。這些觀察上的規律,大體來說也算是一種心理戰(本條目有所介紹)。在波士尼亞塞爾維亞克羅埃西亞的內戰(~1990年)當中,塞爾維亞的狙擊手見人就殺,不論是軍人或平民,成人或小孩。這類狙擊手將會分類為戰爭囚犯,原因為故意殺害非軍人。

一系列包括1966年Austin sniper甘乃迪遇刺,和2002年末的Beltway Sniper attacks的敏感案件使得公眾將狙擊(從位於一個隱蔽位置進行中長距離射擊的意義來說)和謀殺聯繫起來。可是這些案件無論從射擊距離或是狙擊技巧上都與軍隊狙擊手無關。在此三案件中所有罪犯都曾在美國服役,但無一接受狙擊手訓練。事實上和普通士兵相比,被俘獲的狙擊手更容易遭受不人道的待遇。此中原因為普通士兵在「平等機會」下互相射擊,而狙擊手從容不迫的跟蹤和狙殺目標的行為被認為是「不公平」的。

狙擊手和精確射手[編輯]

在一些軍事理論中,狙擊手或精確射手(sniper/sharpshooter)有著不同的職責。狙擊手接受關於野外作業偽裝的大量訓練,而這些訓練對於精確射手來說往往是不必要的。狙擊手通常提供寶貴的偵查情報,也對敵方士兵的心理造成影響。而精確射手的角色主要是延伸其所在的有效射程。

狙擊手也使用其掌握的秘密行動、隱藏、和滲透技巧來執行forward placement和監視任務,這使得他們的角色比班一級的精確射手更具戰略性。精確射手往往存在於步兵班中,而狙擊手通常以為單位部署。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國陸軍遊騎兵美國海軍陸戰隊偵察營中狙擊手是以連為單位部署的。

狙擊手和精確射手職責的不同在於精確射手通常部署在城區,而且會和警察或執法機構合作。而狙擊手通常在野外活動,如雨林中或其他隱蔽良好的場所。狙擊手通常裝備高度精確的旋轉後拉式槍機狙擊步槍和隨身武器,而精確射手往往使用半自動步槍(不一定是狙擊步槍),旋轉後拉式槍機獵槍,甚至是經過精確化的突擊步槍卡賓槍由於其準確性,后座力和低子彈初速往往不被採用)。

因此,狙擊手專精於高度準確的單發射擊,而此射擊的效果取決於該狙擊手的偽裝,時間掌握和目標的選擇。精確射手則通常參與人質解救和與警察相關的行動。精確射手具有更短的射擊距離,需要更高的射速。而且由於精確射手並不具備狙擊手的隱蔽技能(所以無法發動突然襲擊),他們往往被迫向快速移動的目標射擊。大口徑武器尤其是.50口徑狙擊步槍的發展使得狙擊小組裡的觀測手可在其配備的突擊步槍外另外裝備反物質步槍,儘管其重量會嚴重影響狙擊手的行動。

最重要的一點是,精確射手所接受的偽裝和隱蔽訓練並不能使其勝任狙擊手的任務,因為此訓練並不適合精確射手的職責和工作環境。然而此區別在警隊狙擊手和班一級的精確射手往往被淡化。在警隊中,精確射手擔負著在拯救行動開始前的偵察和監視任務;而在步兵班中,處在良好掩護和隱蔽處的精確射手依靠其配備高級光學系統的步槍來達成準確和有效的敵方傷亡。

著名狙擊手[編輯]

The Calgary HighlandersH.A. Marshall中士。在二戰中,加拿大的狙擊手也是偵察兵。專用器材包括配備瞄準鏡的No. 4 Mk I(T)步槍和經過偽裝的Denison smock. PAC Photo, by Ken Bell(September 1944)。

甚至在火器發明之前,士兵(如弓箭手)已經接受成為神射手的特殊訓練。

20世紀[編輯]

21世紀[編輯]

Rob Furlong創長程狙擊的世界記錄的TAC-50原槍。
  • 羅布·福爾隆(Rob Furlong),加拿大陸軍下士。2002年3月於阿富汗使用TAC-50 .50 BMG狙擊步槍擊斃2,430公尺(7972英尺/1.509英哩)外的一名基地組織份子,創下長程狙擊的世界記錄[1]
  • Juba,在一些伊拉克武裝組織宣傳錄像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狙擊手,在錄像中共襲擊37名美軍士兵[2],至今為止其存在性和真實身份未知。
  • 克雷格·哈里森(Craig Harrison),英國陸軍騎兵隊下士。2009年11月在阿富汗南部赫爾曼德省穆薩堡山區,使用一支L115A3遠程狙擊步槍在2,475米(8120英尺)外射殺兩名塔利班武裝份子,創下了新的長程狙擊世界記錄。[3]
  • 克里斯·凱爾(Chris Kyle),美軍海豹部隊狙擊手,派駐伊拉克的期間創下美軍狙擊最多人記錄(官方記錄160人、個人宣稱255人),2013年遭退伍同袍槍擊身亡。

各地狙擊手的單位[編輯]

 香港香港警務處特別任務連

相關作品[編輯]

電影[編輯]

相關條目[編輯]

注釋[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 " Snipers, tireurs d'élite et armes de précision du monde " Edition Mission Spéciale Production. 2006 [1]
  • Plaster, Maj. John. The Ultimate Sniper : An Advanced Training Manual for Military & Police Snipers. Paladin. 1993. ISBN 0-87364-704-1. 
  • Sniper Tactics: Going for the Gun. [2006-01-26]. 
  • Law, Clive M. Without Warning: Canadian Sniper Equipment. Service Publications. 2005. ISBN. 
  • Shore, C. With British Snipers to the Reich. Lancaster Militaria. 1988. ISBN 0-935856-02-1. 
  • Brooksmith, Peter. Sniper: Training, Techniques and Weapons. St. Martin's Press. 2000. ISBN 0-312-26098-9. 
  • Pegler, Martin. Out of Nowhere: A History of the Military Sniper. Osprey. 2004. ISBN 1-84176-854-5. 

外部連結[編輯]